[小夫妻的淫荡事之淫乱乐翻天][完]


嗯,开篇了,开篇讲点废话,看我文的朋友们啊,我说的是年后开写不是说年后就全本了,而且开年事多有事一忙就得耽搁不过给你们写文的心还有,而且我写这个的主要含义就是让弟兄们乐呵乐呵,在现在我绿文一脉有点少的时候能有点看头,娱乐最多,而且我崇尚的是肉,没有肉戏写出花来也没意思啊?而且有肉要有主打还不能是上来就演个一级片,我最闹心的就是看到写了半天文笔好的特殊的半天不给肉,气的我只想说一句「大哥这么好的文笔去起点吧」你还能挣钱!~好像废话多了,不过没关系,还有一句这下篇主要描绘的是淫荡事,主角还是李松(固定的)不过已经是从夫妻间的小玩闹,改成扩大规模了这个当初我是有伏笔的,嘻嘻,留言里还说玩到最后人去楼空,朋友这是我写的,我就崇尚当年胡大象大的文,写的都好都很肉,最后是大圆满不是很好吗?  还有我写的这是色文,不要跟我说什么合理不合理的,我有一句话就是「谁要是敢看着黄书跟我讲三观,我先问候他祖先!~」闲话少说,开书了!~文笔不好,拾人牙慧诸位见笑!~(PS。祝贺嬲完本,很好的文章哈哈!~~)? ??(1)  目送老婆和奸夫共同乘坐飞机远去。  留我独自一人回到家。  回想起这几天的过往,刺激的回味着。  不知道老婆和强哥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老婆和强哥的蜜月到底是什么样的。  独自一人坐在家中真切的感受到了孤独。  哎,这还真是一种惩罚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成天无所事事,给萱儿和强哥打电话也不接。  自己唯一的爱好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沾染着强哥精液的丝袜套在鸡巴上撸管。  可就是这样我依然觉的不解渴。  不知道应该怎么释放掉自己的欲望。  后来干脆不撸了。  成天约哥们兄弟出去买醉。  用喝酒解开自己的苦闷。  又是一天喝醉的晚上,我踉跄着回到了家中。  冲了个热水澡。  已经渐渐习惯自己在家的日子。  回到卧室。  望着萱儿和强哥的巨幅新婚照片,看着强哥和萱儿甜蜜相拥的景象,脑补着他们究竟会如何如何的甜蜜。  性,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这回不用再顾及我,他们可以放肆的造爱。  异域他乡别样的风情。  郎才女貌的俊男美女。  纵情的享受甜蜜。  哦,不行了。  我的欲火又上来了。  可是这么干撸,真的不过瘾啊。  罢了,睡吧,睡着了也就不想了,躺在床上,把萱儿和强哥从我的脑中踢出去。  尽量的让自已空冥一些。  催眠着自己。  本来这个方法很见效。  我眼瞅着就要堪堪睡去,谁知此时脑中竟然灵光一现。  猛的我从床上弹了起来。  对了,我那疼人的好老婆萱儿说过,给我留了个小彩蛋。  这几天心情不好也没去想。  刚刚脑子进入了空冥之后。  这本以深埋的记忆,忽然被翻出。  萱儿说过,如果我憋不住的话就去找出来。  对,我猛的起身找寻着。  对了,是在床头柜里,我拉开抽屉,玩命的翻找。  彩蛋,彩蛋。  ?奇怪?说好的彩蛋的,什么也没有啊。  除了一些杂物就是萱儿当年大学之后不用的手机。  这彩蛋在那里啊?我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仔细的找寻。  没有没有,都没有。  不可能啊,萱儿不会跟我说谎啊。  最后什么也没翻到。  只剩下,里面的手机了。  满载着最后的希望,我按开手机开关。  在里面仔细的查找,终于,在我当年看过的那个文件夹里发现了了一个新的视频。  我像找到了新大陆一样的兴奋,颤抖着手指点击了播放,画面闪现,出现的是萱儿坐在厕所中。  先是对着摄像头俏皮的一笑,然后就传来萱儿那甜美的嗓音。  「哈哈,老公,你点开视频了哦。哈哈,憋不住了哦,找老婆要彩蛋了哦。  羞羞哦。」  说着萱儿还可爱俏皮的拿食指在脸上轻轻滑动了两下。  虽然知道是视频,那也弄得我小脸发烫,是的,真不好意思,确实是自己憋不住了。  这时视频里的萱儿突然说道「别不好意思啊。」「啊!」吓得我差点把手机扔地上。  拿着手机左看右看。  刚想确定这手机是不是通灵了。  手机里的萱儿又笑了「哈哈,怕什么,结婚都好几年了我还能不知道你有什么反应?」萱儿得意的在视频中开心的笑着说道「别惊讶,老公,嘻嘻,当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人家可能是刚跟奸夫老公上飞机,也可能是刚到目的地。嗯……也有可能此时的人家正在奸夫老公的身下婉转娇啼。嘻嘻,我这么说老公喜欢吗?  是不是特带感?把你邪恶的黑手给我放下。不许往鸡巴那边摸。」萱儿突然大声了起来。  正好的制止了我正往鸡巴方向伸出的罪恶的小手。  萱儿此时又在视频里说道「嗯,其实人家真的觉得好对不起老公的。和奸夫度蜜月把你扔在家里。还自私的不许你出去找野女人。自己却和野汉子在大洋彼岸纵情的操逼。真的很对不起,所以老婆我下定决心,给老公你留下这个彩蛋。  你要真的憋不住的话就看看吧。虽然知道这有些不对。但老婆大人我赏给你了。  同时也是为了能纠正你这些天来的奴性心里。还记得当年在宾馆我手机里你不是还有个视频没看吗?这回老婆把这个视频当礼物给你,密码是xxx,最后当你看完之后,记得给我发短信,写上我看完了。这样我才会联系你的哦。好了不说了。老公享受我给你的礼物把」。  看完了这个视频,让我回想到了当年真的还有一个黑色的视频有密码而无法查看。  我点开了那个视频,输入了密码。  开头是一小部分黑屏,在结束之后,不禁让我吃惊的是,屏幕上出现的是岳母的身姿。  其实如果也跟当年我看的那部分一样的话,我也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可这回真的不一样。  就看着屏幕里那躺在床上的岳母,竟然是浑身赤条条的躺在一张大床上,当时我就激动到不行,马上按了暂停欣赏着岳母那诱人的身姿。  看着躺在床上的岳母,盘着头,两条光洁的玉臂。  一双在女人中绝对制霸的豪乳,两条玉腿轻分,由于拍摄的镜头有点远,让我无法真切的看见岳母的下身究竟如何,唯一的新奇是我终于知道萱儿的白虎原来是遗传了丈母娘。  看着这幅诱人的画面,脑中想着这几年去岳母家时,岳母的一颦一笑。  再看看与那时端庄秀丽截然不同的岳母。  这种淫荡的反差感不禁让我的欲望空前的高。  再又看了几眼,将岳母的身姿牢牢的记在了我[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的脑海之中,轻触视频播放,画面里镜头一转,居然看见了一个熟人,哈哈是那个外国妞丹妮。  由于她是当管家兼秘书。  所以常住在岳父家。  好像还没有什么亲人。  每次在岳父家过年的时候都是和我们一起过。  其实每次看着她那修长挺拔的身材,带有异域风情的面孔时,多少的我也会有想一亲芳泽的想法,不过只是些男人的小幻想罢了。  视频里这时传来了萱儿的声音「别扭捏了,丹妮姐。像平常一样的。快,快啊。妈,你看,这丹妮姐放不开。要不你帮她把。」萱儿一边拍视频,一边对床上的岳母说着,岳母宠溺的对着视频一笑。  嗯,应该是对着正在拍摄萱儿一笑。  摇摆身姿从床上起来。  就这样赤裸的走到丹妮的面前,丈母娘的个子虽然不矮但是丹妮的个子却是很高足有170,只见岳母一双玉臂轻扬。  环住了丹妮的头将丹妮的头轻柔的往下带动。  将丹妮的双唇印在了她那饱满的嘴唇上。  整个场面美得如同画的一般。  两位风格各异的大美女,轻吻在了一起。  那画面的美感,带来的视觉冲击。  让我一饱眼福。  嘿嘿,原来这个视频是拉拉三部曲啊。  前两个视频是互相的吃咪咪,这个看起来无疑是两位大美女床上练磨镜的功夫了。  嗯,期待的往下看着。  就见此时的丹妮和岳母已经是在口舌纠缠了。  有最先的生涩,逐渐的改为忘我。  许久唇分。  岳母开始给丹妮脱下她的小西装,又把里面的白色衬衫除去,现在的丹妮身上仅剩下一个雪白的小bra堪堪遮住那雪白漂亮的乳房。  丹妮的乳房并不大,但盈盈一握的感觉对男人来说很有掌控感。  岳母轻柔的将手伸到她的后背,解开她那对小白兔的束缚。  看着这对颤巍巍的白兔虽然无法与岳母的巅峰媲美。  但那可爱诱人的模样也是十分的赏心悦目。  岳母轻柔的抚弄了几下她的美乳。  张口对准其中一个小馒头上的红豆吃了下去,刺激的丹妮浑身一个激灵。  「啊……夫人,不……no……不要。」  在岳母的连番舔弄下。  丹妮呼吸自乱,一双小手来回的扭动,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被丈母娘挑逗的娇羞不已的小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  岳母挑逗了一会,放过了她,将丹妮推倒在了床上。  将丹妮的裤裙除下,脱掉丹妮的高跟鞋。  在丹妮的一双黑丝大长腿上来回的抚摸,丹妮的一双美腿绝对是数得上号的。  从线条的流感。  到腿肉的均匀分布。  都是接近于完美的。  尤其是看见岳母把黑丝从她腿上慢慢扯去的那一刻。  那显现出的洁白细腻。  反射着光泽的大腿,馋的你直流口水。  套用个现在的词就是「什么也不用,就这双腿就够你玩一年的」。  看着岳母把丹妮的白色花边小内裤除去。  两位没人全都赤裸着。  两个如玉般的人儿,重叠在了一起。  岳母从额头一路亲到乳房,在顺着平坦的小腹。  一直亲吻到了那萋萋芳草。  哈哈,丹妮的毛毛有点多啊,显得有点膨胀的感觉。  不过在丹妮的整体上来说,一点也不妨碍她的美。  终于进入到了正题。  只见岳母的扶着丹妮的双腿,把脸埋进那团芳草之中。  舔弄了起来。  刺激的丹妮如羊羔般的哼哼。  「夫人……啊GOD……你……你……舔的……好棒。」可不是吗。  我看着岳母在那里认真的舔弄着。  和丹妮迷醉的浪叫着。  我罪恶的小手也往下体伸去。  这画面,不撸可惜了。  正在我美美的撸动着,一边欣赏着。  突然「嗯?这是什么?」  眼下的场景让我一愣,只见岳母在那团芳草之中舔弄了一会。  竟然从阴毛中叼起一节小棍含在嘴中,由于速度很快没有看清,我停下手中的动作。  认真的盯着手机屏幕。  看着屏幕里的岳母,从慢慢舔弄居然改成了上下的套弄,而嘴里的那根小棍竟然渐渐地变粗变长。  我操。  这他妈是什么?一个不应该在这都是女人的画面中,出现的男人鸡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惊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的看着。  当这小棍变成最终形态之后,我认真的确认了一下。  对,是男人的阴茎。  棒身,龟头。  零件完整的一个男人的生殖器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这个小伙伴当时就惊呆了。  怎么回事,那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啊呸。  事实就摆在我的眼前。  我也多少的有点明白了起来。  这太难以置信了。  你能想象一个外国的金发碧眼的大美女突然长了个鸡吧。  这一下把我弄的都不知道该怎么着好了。  可视频里的岳母却知道该怎么办。  只见她把丹妮的阴茎嘬硬了之后。  白嫩的素手在上面又撸动两下,看到硬度正好的岳母。  眼睛里突然闪现出了一抹淫光。  灵巧的舌头在嘴唇上画了个圈,十分淫荡的一笑。  抬起身子扶着丹妮的鸡巴,丰满的臀部一个下沉就坐了下去。  「啊……爽……啊……好爽……怎么样,丹妮……你爽吗?」此时的丹妮也是爽到不行,一双小手先是在岳母的大腿上摩擦,最后不过瘾的直接摸到了岳母的那两个大奶子上。  「啊……夫人……啊……丹妮……丹妮,也……也好爽,啊……夫人你……你的穴穴好爽……啊!」看着眼前的淫行,刺激的我大脑,我操,原来这金发的美洋妞竟然是个人妖。  我操,还他妈的跟我岳母上床了,我操,我丈母娘竟然让人妖给操了。  这一连三个我操,说的我一下比一下兴奋。  每说一次我的大黑鸡巴就硬挺上一分。  看着眼前的淫乱的画面,激动的我的鸡巴来回的乱摆。  我连忙伸出手去压制,可手一上去就不是压制了而是一下紧紧的握住,然后死命的撸动了起来。  好爽,我不禁大声的叫了出来「好爽,我操,我丈母娘竟然让外国人妖给操了,我还边看边撸管,太爽了。」我变态的放肆着喊叫。  画面里的动作也是越来越激烈。  只见岳母的大肥腚一阵剧烈而极速的运动,刺激的身下的丹妮马上一脸的痛苦难以招架,「啊……夫……夫人……别……别这么用力加……加速……人家……人家吃……吃不消……啊……人家……人家射了!~」只见丹妮一脸痛苦的小头一扬。  两手狠劲的抓着岳母的大奶子。  全身一个劲的抽搐,已经正在射精了。  身上的岳母则是一脸生气的拍打着丹妮的乳房「讨厌,每次都是我刚进入状态,你就不行了。怎么这么没用啊。」合着是怪丹妮射早了。  说完还不解气的又是照着丹妮的乳房一顿狠拍,拍的她的奶子都红了。  丹妮也是吃痛的一叫说道「对不起嘛夫人,人家自打6岁起就开始吃雌性激素了,吃这么长时间,我现在能勃起已经是不容易了。就我这小鸡巴哪里架得住夫人你那大屁股磨啊。」丹妮十分委屈的答道。  岳母听完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得了,你也不容易。生了个女人心却是男儿身。唉,算了吧,我也不为难你了。」转身对着镜头的方向说道「萱儿,宝贝,快过来你丹妮姐她不行了。你来给妈妈我舒服舒服。」只见画面一阵晃动,手机交接到丹妮的手里,转身拍起了萱儿,我仔细一看「嚯!」好么,只见我的萱儿竟然穿的十分的整齐,但唯独就在腰间穿了一件特殊型的三角裤,说它特殊就是因为,在这三角裤上固定着一个硅胶的大鸡巴。  粉色的跟真的似的。  就像我的萱儿长出了个鸡巴一样。  整个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只见我的萱儿调皮的走到床边揉着岳母的大奶子说道「哈哈,妈,闺女我来了,闺女伺候你舒服。」岳母听她说完也是一乐「好,还是闺女孝顺。来吧,给妈舒服舒服。」说完岳母就往床上一跪。  雪白大屁股对着萱儿撅了起来。  萱儿那里也不怠慢。  来到岳母的身后,把硅胶大鸡吧在岳母的阴唇上来回的摩擦几下,润滑好了,小蛮腰猛然的往前一顶,把硅胶大鸡吧刺进了岳母的逼里。  岳母则是十分的开心一脸的动情「啊……好小萱……好闺女……用力……太棒了……妈妈好爽……闺女使劲啊……啊……」身后的萱儿听到了妈妈的夸赞更加的开心。  卖力的挺动着小蛮腰。  使硅胶大鸡吧在岳母的肥熟的大逼里来回的穿刺着。  「妈,怎么样,女儿伺候的你爽不?爽了你就叫吧。」岳母那里也是放肆的叫喊着「啊……好闺女……啊……伺候……伺候的妈……好舒服……真是孝顺妈的好闺女……啊……用力……使劲……你越使劲,越能让妈知道你的孝心……啊……」我一手拿着手机,欣赏着这一幕经典的闺女用大鸡吧孝顺亲妈的大片,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剧烈。  套弄的自己呼吸急促,啊,有要射的感觉,啊,听着岳母在视频里声嘶力竭的叫床声。  不禁让我的达到了爆发点。  「啊……射……射了」  我紧着撸动了几下,一股浓精激射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视频里的岳母也同时的被萱儿操出了高潮。  尖叫着喷着淫水。  视频到此也终于播放完了。  我记得老婆说了,还要我给他发短信。  我拿出手机,查找了一下怎么发国际短信。  打好我看完了,点击发送,然后头一歪,沉沉的睡去。  这发射完的睡眠质量都高,我这一觉都睡到大中午了。  其实要不是来电话了我可能还要接着睡。  拿起床头的手机,接通,听到对方穿来的声音「喂?老公,怎么才接电话啊。」是萱儿,我一下精神了起来「啊,老婆,怎么大中午的打电话啊,我才起来啊。你呢,你在那边还好吗?这你和强哥……」往下我还真没好意思说,怕萱儿受不了。  萱儿也明白我的意思「我这里一切都好,吃的好,住的好,玩的好。强哥那里就更好的都没边了。白天花你的钱领着你媳妇到处观光,晚上花你的钱领着你媳妇开房。夜夜操着你媳妇,还大中午的给你打电话。我这里有时差的。我们这已经是半夜了,我这刚把奸夫伺候舒服了,这才出来给你打的电话。」听着萱儿刺激的言语,不禁让我热血沸腾「老婆,你说的我好刺激啊。再说说你们都干了什么了呗。」萱儿说道「有什么好说的,跟咱俩蜜月时一样,白天瞎逛,晚上上床。诶?  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老公,老婆留给你的彩蛋你看了?嘻嘻,好看不?」我一听萱儿问我,回答道「看了啊,哇塞,好劲暴啊。这么长时间才知道原来丹妮姐竟然是个人妖。我的天,还把岳母给上了,这事岳父不知道的吧?」萱儿说「你啊,这丹妮就是我父亲花钱买来的他能不清楚丹妮的身份?其实丹妮姐就是我爸爸买来陪他玩的。不过她和我妈的事可能不知道。」我一听好霸道,岳父威武啊,花钱买个人妖玩。  「那老婆你让我看完给你打电话干嘛啊?」  萱儿回答道「还不是为了老公你。这视频只是彩蛋的一部分。明天你给丹妮打电话,告诉她,大小姐把执行计划送给你了。她就会明白的。好了,我这是偷着给你打个电话。不多说了,挂了……」放下电话,想着女友的话莫名其妙的不过,我还是给丹妮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是丹妮甜美而流利的中文发音「你好?」我拿着电话一阵的踌躇,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丹妮在话筒中继续的询问着「你好?请问你是?」不行啊,还是好尴尬啊,不过我也不能就这么空着啊,结结巴巴的回答道「你好啊。丹妮,是我,李松。」丹妮愉悦的声音传来「哦,呵呵,原来是姑爷啊。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在岳父家经常见到丹妮,不过交集的地方实在是不多。  而且我要说的话感觉真的好难开口。  不过内心里毕竟惦记着那充满诱惑的彩蛋。  所以我结巴着跟丹妮说了起来「丹妮姐,这……我……嗯……」真是很难开口,一咬牙「萱儿她对我说,大小姐把执行计划送给我了。」天哪我终于一股脑的说出来了。  听筒那边是一阵的沉默。  好一会才传来丹妮的话语。  「嗯,我知道了,计划需要准备,你等我电话吧。」我连忙答应「嗯,好的,我等你电话。」挂断电话我整个人有点发蒙,不知道这通电话打过去自己会得到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不过也好,自己终于可以不烦躁的睡个好觉了。  正当我晚上准备着上哪用餐的时候。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丹妮打来的。  有点小激动呢,马上接通「喂?」  刚说了个喂,话筒中传来了丹妮的声音「嗯……姑爷我这里准备好了,你过来老爷家里吧!」老爷家就是我岳父那里,让我去他那干什么?我带着满心的不解驱车前往岳父家。  看见丹妮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  其实只要不细想真的看不出丹妮是个人妖,全身比例均匀,异域风情的金发大波浪。  除了下身有男性器官外,绝对比女人还女人。  来到别墅前在车库停好车。  我走到丹妮的面前,丹妮和我面对面羞涩的红了脸。  在门口有点扭捏,期期艾艾的对我说道「姑……姑爷,你,这,你……小姐把那视频给你看了?」哈哈,那羞涩的小模样很是逗人,对于现在的社会来说,什么类型的人出现都不会有人惊讶的。  也不会有刻意的鄙视。  反正我是不会看不起丹妮的。  「哼哼,你说呢?丹妮哥。」  一句丹妮哥把丹妮说的更加的不好意思。  「姑爷,请不要因此看轻我,每个人的命运不同,而我只是老爷买来的玩具罢了。」丹妮说罢有些哀怨,这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美女就流泪吧,我上前安慰道「安心了,我没有半点不尊重你的意思,在我和萱儿的内心里一直是把你当亲人的。亲情是包容一切的,所以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不会把你看轻的」虽然不怎么会安慰人,但是我这发自肺腑的话语得到了丹妮的认同。  眼圈泛红的丹妮给了我一个拥抱,「谢谢你,松,你是个好人。」??这,这怎么还发卡了?我还有一肚子话要问呢「那个,丹妮姐,你把我叫来到底有什么事啊?」丹妮也擦干了面颊上的泪水,恢复了开心的笑容「呵呵,什么事?当然是好事了,大小姐不是把计划执行的权利给你了吗?没和你说什么事吗?」我一脸郁闷的说道「哪有,说是给我个彩蛋,剩下什么也没说。」丹妮这是笑的十分的妖娆。  「呵呵,想知道是什么吗?跟我来就好了。」  说着牵着我的手走进了别墅。  岳父家里除了丹妮和岳父岳母没有外人在,卫生打扫有钟点保洁,三餐是酒店的高级厨师做好了用特制的食盒送来。  而一般的情况岳父都是忙于社交,没时间回来的。  我被丹妮牵着走进了别墅,丹妮把我带到了书房的门口,先是敲了敲门,但什么也没说。  转身对我说道「想知道是什么自己进去吧。」  说完也不理我转身走了。  剩下我一个呆愣着望着书房的门。  到底是什么啊?弄这么神秘干什么?无奈的我只好推开门走了进去,推门进来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岳母,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岳母怎么在家?我有点凌乱了,内心中闪出一个想法是丹妮姐给我告家长了。  虽然我看的视频是岳母和丹妮的。  但是,这属于人家的隐私。  而且这事虽然不对,但岳母也是我的长辈。  不管怎么说我对岳母是相当尊重的。  看来今天可能是岳母要给我上点政治课了。  刚逗完扭捏的丹妮,这情景一调换,我看着面前沙发上端坐的岳母,我十分的局促不安,场面的气氛很是尴尬,岳母一抬眼看见在那里正扭捏的我,温婉的一笑,「小松你来了,坐吧。」啊,岳母笑的好温柔,这几年每次来萱儿家岳母都是这么温柔,好像温和的阳光一般,有融化一切的魔力。  我听话的坐在了岳母对面的长条沙发上,因为岳母的温柔,将我的不安全部消除,我这才看向岳母,岳母因为要帮助岳父打理公司所以一般都是正装和OL套装为主。  有时在家里才穿休闲装。  今天穿的比较正式,黑色的女士西装,里面穿的是白色衬衫,由于胸部的宏伟愣是把白衬衫撑出了西装,下身是黑色裤裙,露出的小腿上罩着黑丝,岳母端庄的坐在那里,如同画里出来的一样。  岁月如同是她的伴侣,带给她的不是衰老,而是用时间把她滋养的成熟完美,岳母看我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主动的开口说道「小松啊,丹妮把今天的事都跟我说了,你……是看过那个视频了吧?」岳母轻微的一蹙眉头,十分的有韵味,到底是熟女啊,什么事不用说的太明白一个表情就能让你体会到许多意思,我都到这了当然是看过视频了。  而岳母也不是说这意思。  她的为难的表情正是在演给我看,看我对这事是什么看法。  我连忙上前表忠心「岳母,在我心里是十分尊敬您的。视频就是个意外。所以请你放心,第一我不会乱说,第二不会对您有任何的看轻。」看到我十分严肃的说完这段话,岳母放心的笑了笑。  起身坐到我身边说「呵呵,小松我相信你,当初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无奈啊。」岳母边说边揽住我的一条胳膊搂进怀中,把脑袋轻柔的贴在了我的肩头,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动作,但是一股甜美的夹杂着香水的成熟女人的香气迎面扑来。  那种无可名状的香味让我陶醉其中,而我的胳膊在岳母的怀中一紧。  胳膊虽然隔着衣服但瞬间我感受到了岳母胸前的柔软。  啊,好软,可软中还带有肉肉的弹性。  这这舒爽的感觉让我不禁把胳膊小幅度的拉扯几下,哇塞,果然爽翻。  这一系列的小动作让我心猿意马。  胯下的鸡巴立即充血顶在裤裆上疼得我一激灵。  立马惊醒了自己,我在干什么?我竟然对岳母起了反应,太可耻了。  我内心有点自责。  立马赶走自己的坏思想让自己正经一点。  我这还胡思乱想,岳母那里开始和我诉说「小松,其实你不知道,我处在现在这个状态也很难的,我一面是大富豪的妻子,一面是女儿的妈妈。一面是女总裁要在公司里树立形象。方方面面都要做到位,可,我是人,是女人。尤其是这个时间段的女人,老话说的不错,30如狼,40如虎,这时候的我无法再压抑自己的欲望。萱儿她爸爸跟我的房事几乎是断了,不是他不行,而是他那个地位现在那些骚狐狸恨不能组团爬到他床上,不过他很念我和他的夫妻情份,虽然天天玩女人但从来不金屋藏娇,可怜的就是我了,男人有钱花天酒地就是本事,女人可不同,尤其是我这样的绝不能像那些女人一样出去找鸭子,不能有什么情人,因为太不保靠,我需要顾及脸面,同时也要顾及你岳父的脸面,所以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对丹妮下手了,其实丹妮是你岳父花大价钱培育出来的。按泰国的方法选出小男孩,一直打雌性激素,又用药物控制不让他失去男性功能。最终培育成长鸡巴的金发美人供你岳父淫乐。丹妮虽然和我发生了关系但是……小松,你应该明白,毕竟她不是个真正的男人,不仅没有帮我压制欲望,反而,反而刺激的我欲火难以控制的爆发,直到有一天我和丹妮的事被萱儿知道了,我也对她哭诉了这些,萱儿很孝顺没有将事情说出。还陪着我帮我泄欲。萱儿制定了一个计划。  就是帮我物色个安全的好男人,她说,只要有一天有个男人得到计划执行的权利就是萱儿为我选定的人,小松……」我一直倾听着岳母的诉说,刚开始还觉得很有道理,可就在最后这几句,口风忽然间变化,事情一下豁然开朗。  这彩蛋居然是岳母?我心里一下反应不过来,想跟岳母解释,但岳母可没有给我解释的时间,一阵香风闯入我的怀中,一双柔嫩饱满的嘴唇一下堵住了将要说话的嘴。  一条滑腻的香舌突进了我的嘴里,我即将要说的话和往下的思路被这条小舌头在我的嘴里一卷,当时嗡的一下,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在岳母那一阵挑逗的舌吻下,我直接迷失了,只顾得上用我的舌头和岳母纠缠,一阵湿吻过后,我直接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嘴里呢喃着无力的拒绝「岳……岳母,我们这……不能这样啊!」此时的岳母在舌吻的激发下,已经早已把原先温婉的面容抛弃,成熟妩媚的玉容上写满了欲望,「小松,你就当可怜我,不要拒绝我。」说完岳母的丰盈雪白的嫩手一把按在了我的裤裆之上,本就挺的生疼的我被这一按更加受不了「啊!~」的惨叫一声,而那边的岳母用小手抚摸感受到我裆部的坚挺,眼中绽放出带有惊喜的淫光,小手迅捷的解开我的裤带,小手探入我的内裤中,当我感受着鸡巴上覆盖的一阵柔嫩。  岳母小手一用力,将我硬挺的鸡巴拽了出来,小手紧紧的攥住我以硬到胀痛的鸡巴上,上下的撸动一番。  一下把我仅有的反抗全都消弭于无形,享受着岳母手心的温柔哪里还想要制止啊。  此时的岳母抚弄着我的鸡巴也是十分的兴奋,「呵呵,好女婿,居然长了这么一根好东西。来,让岳母好好验验实际是不是和外形一样猛。」说着,岳母身姿灵巧的滑下沙发。  跪在我面前,妩媚的向我一笑,一手揽过我的鸡巴,一手轻撩自己耳边的发丝,埋首向我的胯间,轻启朱唇,先是挑逗的拿舌尖在我的大龟头上一挑,当时就爽的我一颤,在我还没来的急回味刚才那一瞬间的时候,更大的快感马上袭来。  岳母小嘴张开,变魔术一般的,一口将我的肉棒吞进口内,毫不费力的给我来了个深喉,啊,这,这是我人生当中有数的几次口交,来的是那么的猛烈和突然,我此时以爽的呼吸错乱,仰头倒在沙发上,全身的思想都凝聚到了我的黑色大肉棒之上,感觉着岳母口内带来的快感,啊,这舌头的动作,岳母用大量粘稠的唾液包裹着我的龟头,然后用柔舌舔舐的上下翻飞,那份熟练的技巧和对男性快感点的掌握,天哪,果然熟女才是最棒的,岳母一边口舌吹舔一面说「呵呵,这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狂野肉棒,啊,好棒,人家好喜欢。」说完岳母用肉唇对着我的黑龟头亲了起来,那是一种舒爽般的折磨,在口水的侵袭下,我的龟头被亲的黝黑锃亮,闪现着肉光,岳母对我的黑棒简直爱不释口。  双眼妖艳的一发光,似乎与我的鸡巴较上劲了,臻首再次低埋,将肉棒纳入口内,这次不像前面那样的温柔,我只感觉到包裹着棒身的口腔越来越紧窄,龟头所达到的地方也是越来越深入,岳母那疾风骤雨似的猛烈的摇动着头部,我的快感也在节节攀升,终于,「啊,啊……岳母,啊……射……啊!~」射精的快感,让我语无伦次,只剩下动情的嚎叫,其实我现在根本上来说已经不算是「射」精了,在岳母极尽真空般小嘴的吸力下,我的精液,一股一股的,不由自主的被岳母从肉帮中裹出,那一阵阵的释放让我觉得如坠云端,整个人好似要飘入天堂,但突然间我身上一沉,在我惊讶的没有回神的同时,一阵香风扑面,丈母娘撅着小嘴直接狠狠的压在了我的嘴巴上,其实吻不算什么,但亲吻的同时一股浓稠粘厚的液体也同时传进了我的嘴中,那似曾相识的味道,在我脑中清楚的传来,是精液?我竟然品尝了自己的精液?虽然我玩的开,吃过强哥的精液,但现在轮到自己的反而第一感觉是恶心,我两臂挣扎想要脱身,把嘴里的东西清除掉,可是岳母竟然强势的双臂一卷,两条胳膊勒住了我的脖子,随着我的挣扎越勒越紧,小舌头在我的嘴中翻动,挑动着我的大舌头一起搅拌着大团的精液,现在我的嘴里有大团的精液,还有岳母自上而下灌进来的口水,在她与我疯狂的挣扎和搅拌下,突然「咕噜」一声,我的口内下意识的发出自然吞咽的动作,那满满一大口的东西十分顺滑的进入了我的食道,这……我竟然吃了自己射出来的东西,此时岳母也放开了我对我的紧搂,我从怀抱里挣脱而出,在沙发边连声干呕了起来,不过不知是哪位前辈说过,吃下去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吐的出来?岳母看着我难受的干呕她自己却是兴奋异常,双手一用力,从新把我的上半身固定在了沙发上,用充满口液的小舌头舔在我的脸颊上,一手抚弄着我刚射过的鸡巴,柔声在我耳边说道「怎么样?自己的东西好吃吗?岳母给你做的口活爽吗?是不是很刺激。」听完岳母说的话,把我的恶心感解除了大半,现在这么一回想真的是好刺激,不仅仅是口活的技巧,而是给我口交的人是岳母,这是我平常根本都不敢想象的事,发生了,一向都是慈爱端庄的岳母,刚刚裹了我的黑鸡巴,难以置信,可现在抓在我黑鸡巴上的小手一下一下用力的套弄,又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看着岳母这样淫靡的动作,我心底想到了今天可能不止是口交这么简单。  这个念头一起,带来的是全身的血液和欲望,瞬间聚集到鸡巴上。  惊喜的岳母一边开心的撸动一边兴奋的说「年轻就是好啊,正是血气方刚好时候,又硬了!呵呵,这一回的精液要射在哪里呢?」岳母十分诱惑的用言语诱惑着我,不过看到我此时虽然欲望膨胀,但依旧有些不好意思,岳母温柔一笑,用笔直的黑丝小腿磨蹭着我的腿,一边在我耳边说道「傻孩子,书房的里间有个卧室,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进去做点什么?」岳母这话说的已经十分的露骨了,就差挑明说要操逼了,而这边的我听完之后,脑子已经不再思考了,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一个需要发泄生理欲望的男人,而我眼前就有一个同样饥渴的女人,我猛然从沙发上站起,不管还在支楞的鸡巴,双臂穿过岳母的脖子和腿弯,一使劲把岳母打横的抱在怀中,大步的向一旁的卧室走去。  来到卧室将岳母扔到柔软的大床上,都到了这地步了,也就没有什么可矫情的了,我也纵身上床,先是和岳母一阵口舌的纠缠,大手则连拉带拽的将岳母的小西装除去,一双大手笨拙的开始解白衬衫上的纽扣,可是我笨手笨脚的解了半天才解开一个,岳母看着我满头大汗的滑稽样子连声娇笑,「你要是这么个解法,这一晚上也不用干别的了。」人在着急的时候都有点急智,我一双大手薅住衬衫的两边「刺啦」一声将白衬衫撕开了。  那在黑色蕾丝镂空花纹当中笼罩着的两座雄峰,随着我撕扯力道,荡漾在了我的眼前。  那种视觉上的冲击让人难忘,从当初见到岳母的第一眼,我就对这对乳房十分的迷恋,但一直压在我的心底。  做梦也没想到,今天我能对这梦寐以求的一对豪乳为所欲为。  我的大手颤抖着摸了上去,触手的是一片的柔软,我整个手掌都深陷在这柔软的乳房当中。  岳母的乳房不似年轻女孩的坚挺,但有着一种另类的弹性。  大手从一点一点到一阵一阵的加重抚摸的力道。  最后由抚摸变成了粗暴的掐捏。  看着岳母娇羞的神情,听着岳母那带有享受般的呻吟。  我用手将奶子上的蕾丝镂空的胸罩扒下。  那一对肥嫩的大白兔活泼乱颤的在我眼前,跳动着向我示威。  我张嘴想要去品尝上面的乳头,却惊异的发现巨大的乳房上没有找到乳头,我好奇的愣了,丈母娘看我愣着看着乳房,笑着在乳房上两指一夹,从乳房上揭下两片圆圆的硅胶片,这令我觉得十分的新鲜,过后听岳母说的是,岳母双峰傲人,由于两个奶子实在是巨大,所以一年四季只能穿薄料的蕾丝镂空式的文胸。  但由于胸罩太薄,岳母那两颗如同枣一般的奶头经常凸显而出,为了保持形象只好在乳头上贴上硅胶贴来遮挡。  看见岳母拿下硅胶贴后的奶子是那样的完美,巨乳上掌心大小的乳晕中挺立着的两颗大肉枣。  让我急不可耐的埋首当中叼起一颗胡乱的吃了起来,这边吃那边的手也不闲着,在另一边的奶子上揉捏,一边用嘴体会着岳母奶头的味道,一边感觉掌心中乳头因为摩擦所带来的坚挺,这感觉让我欲罢不能,直至岳母的一对巨乳满是我的口水后,我才停口,抬头喘息着。  看着岳母妩媚的向我飞了个眼,双手在乳房上划过,从小腹一路到达下身,最后在两腿间的三角地挺住,用手拍了拍,然后小手一翻对着我勾了勾手指,这一系列的诱惑的举动,根本让人把持不住,我双手伸到岳母身后将裤裙的拉锁解开,将裤裙脱下,这时岳母的黑丝巨臀展现在了我面前。  得到释放的肥臀比刚才大了一圈,雪白的大屁股将包裹着它的黑丝裤袜撑成了白丝了。  我猴急的将双手往岳母的臀部上按去。  爽。  这肥腻而带有弹性的触感,带给我的是兴奋,硬挺着的鸡巴带来的疼痛,催促着我不得不立即将头探进岳母双腿之中。  隔着裤袜透视着里面的蕾丝花纹的内裤,嗅着岳母动情的香味,岳母居然跟萱儿一样动情的时候的分泌量大的惊人。  裤袜的三角地已经全部浸湿了。  双手用力撕开丝袜,连带着将那薄薄的内裤一起撕开,我喜欢这破坏般的美感。  岳母的私密之处全部显露在我的眼前,岳母跟萱儿的私处一样同样是白虎。  在黑丝中那一处白嫩的三角地,十分的炫目。  感受着岳母散发着成熟甜美气息,岳母现在就是一颗熟透的果实等待着我去采摘。  我迅速的将自己的衣服除去,把自己黝黑的鸡巴我在手中,整个身子压在岳母身上,此时的我竟然变得如同刚新婚的毛头小子一般。  握在手里的鸡巴几次都没有找对阴户的大门,岳母也着急的伸出小手引导着我的黑棒对准自己的嫩穴,我熊腰一挺……这,这是什么情况?我原以为会是酣畅淋漓的一插到底,可现在我插入一半的鸡巴,陷入了嫩穴里那一层层的褶皱当中。  那每一层的褶皱都如同小舌头一般的划过我的肉棒,带来的紧致,在爱液的润滑下变得黏黏糊糊的炙热腔道中给我带来被舔食一般的快感。  感受着肉棒在每一层褶皱间划过。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视频中的丹妮为什么难以招架岳母,岳母居然是名器重峦叠嶂,那一阵阵的挺动让我爽到无法呼吸,尤其是这第一次,我根本无法使用得出任何技巧,只能用我年轻力壮的肉棒在,岳母的嫩穴中疯狂的抽插,熟女的优点体现就在这,无论是怎样的进攻都会被温柔的化解,好热,好烫,我的肉棒感觉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那种快感带领着我和岳母一起攀向情欲的巅峰。  终于,我激昂的肉棒在岳母体内爆发,而岳母也紧紧的搂住我忘情的抽搐着。  事情到这一刻我还有记忆,在这之后,我已经无法再思考,记忆中只有女人身子的柔软和那温热多汁的腔道。  我如同坏掉的水龙头一般的机械的射个不停。  我俩犹如正值发情期的动物一般疯狂的交配着。  唯一知道的只剩下我与岳母疯狂的做爱,岳母是属于我的女人了。  一夜疯狂,还在鼾睡的我感觉到鸡巴上一阵的舒爽,迷糊的睁眼,搂了搂怀中的大美人,手自然而然的放在那对我啃咬了一宿的巨乳上。  享受着岳母的小手在我晨勃硬挺的鸡巴上温柔的抚摸。  脑中回想着昨夜在美人岳母身上那酣畅淋漓的驰聘!闻着岳母秀发散发出来的女人香。  「早安啊!岳母。」  怀中女人一阵娇笑「呵呵,都跟丈母娘做了那事了,叫岳母不觉得尴尬啊?」听着岳母的调笑其实我不介意的,但是我脸上显露出了一丝难过?岳母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我实话实说「其实,发生这一切我都不后悔,但真的感觉有点对不住萱儿。」其实这时候的男人最不应该的就是搂着一个女人,然后去想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此时是特例,岳母听到我提到萱儿倒是一点也不介意,「没事的,咱们发生的一切都是小萱安排的,而且啊,呵呵,你们的事萱儿也跟我说了啊。」此时的我脸红的问道「这,萱儿都跟你说什么了啊?」岳母俏皮的一笑:「当然是跟我说你们小两口那点事啊,到底是年轻人玩的开啊。怎么?我闺女跟奸夫出去度蜜月你真不介意吗?」每每想到这点都让我兴奋的勃起。  「不啊,只要我和她都能开心,这对我们就是调剂生活的游戏。」这之后我跟岳母又讲述了我与萱儿之前和强哥的玩耍经历听的岳母十分的起劲,跟我说是也想要玩这种刺激的游戏。  岳母十分有兴致的跟我在床上探讨了半天,说的我俩情欲高涨,直到岳母在床上跟我来了次晨炮后,才由丹妮送我回家去了。  这里要说一下之所以老是岳父岳母的叫着是怕你们看混了!~本楼字节数:30584总字节数:102445字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