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如何被黑人大屌征服的][完]


我想真要比较的话,我的故事和大部分已婚的家伙都不1样。我老婆是个美女,但她在性爱方面上的兴趣比较冷漠。如果我提及要过性生活的话,她是可以答应 ,但仅仅为了不夫妻之间的不和而已。但大多数时候,她对做爱的态度是可有可无的吧!这几个月以来,我都是这样想的,直到那1天,我才发现了她的「黑暗面 」。  这些年来,我已熟知了她处于排卵期时对性的需求最高,也最投入。在那几天里,她就像1头发情的母猪,1定是她的潜竟识在告知她要变得淫贱才能更好生 育,她要求我狠狠地操她,迫不及待地被内射。除这些日子,我只能靠她帮我打飞机,渡日如年。  她是我的第2个老婆,而我在第1次婚姻时就做了输精管结紮手术。我是她的第1个丈夫,她没有生过孩子,而本能在驱使她生育繁殖,但这是不可能的。  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们已谈过了婚后无孩的未来,她说她不介意,也不想要,但我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她1定1直非常渴望要1个孩子。  因而,我尽量在每月的那段「黄金时期」抓紧机会宣泄。在那几次做爱时,如果我在她身上进行次小小的「实验」,我们会很尽兴。我知道她想生育想得要 发疯,因而也变得很淫贱,做爱时带着轻微SM会让她感到很刺激。她喜欢被捆绑起来,我说着脏话操她,把她叫做「骚屄」、「靠被操过日子的淫妇」,我总能把 她弄到高潮。  最近,我开始喜欢在放荡的做爱进程中用上我邪恶的想法。我把她捆个结实后蒙上她的双眼,告知她我带了1群男人1起来操她,她叫道「天哪,不要」,而我 回答说「太迟了,臭婊子,你被绑死了,反抗也没用」。然后我就用不同的人造阴茎和震动器来弄她,并告知她这都是不同人的鸡巴。  到我用这些假阴茎1起去「群奸」她的时候,她开始哀嚎:「不要直接插进来,不要射在里面,我会怀孕的!」我就知道她就要高潮了。这个时候,我知道是时 候拿出这些假阳具,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去。  当我把肉棒塞入她牢牢的小屄时,她继续嚎叫:「啊……不要,不要,不戴套,我会怀孕的!」我只是用力地推送着,直至感遭到她的屄内开始强烈收缩,我才 放松,1泄如注。  这简直是把她送到了天堂,开始尖叫:「啊!天哪,我叫你不要射进来的!  我快死了!」高潮的快感让她把床都摇动起来,而小穴像1台挤奶机1样,要把我的精液挤得1滴不剩。我想那是她的潜意识里非常想生育,所以每次受精时都 禁不住要高潮,虽然事实上我的精液里面是没有精虫了。  然后,我将她松绑,偎依在1起。要是这晚好的话,我还会勃起1次,然后再和她做1次,不用上绳子、淫具和邪恶想法。常常的是,我们会来个69式,她喜 欢吃我鸡巴上的精液,我也喜欢喝她的淫水,直到我们相互在对方嘴巴里射出来。  最近以来,我的那些邪恶的想法变得愈来愈刺激。我把她捆绑她后,告知她房间里站满了有着大大的鸡巴的黑人,我会让这帮人轮奸她,我在1旁欣赏。她叫唤 道:「不要啊!他们会把浓浓的1大股精液射进来让我怀孕,我会生个黑小孩啊!」但在这些空想场景的最后,在我内射以后,她也完全虚脱了。  我乃至用上1条又大又粗、长达10英寸的自动震动型假阴茎1起弄她,我宣称那就是我的鸡巴,把它抵在我的骨盆上,我的阳具上方。然后我把她捆绑起来, 拉开双腿,用传统的男上女下体位居高临下地插入,然后再用那个震动式假阴茎操她,同时前后晃动我的臀部。  看着这条假阴茎随着在她的肉穴里进进出出,沾满淫水,我觉得非常刺激。  然后和平时1样,在她就快到达高潮的时候,我抽出那根假阴茎,把我自己的肉棒插入去,疯狂抽插,1起到达高潮。  不能不承认,我越是沉迷于这些邪恶的想像,我就愈来愈想把这些想像变成现实。我曾向她提出建议,但她马上否决:「我他妈的不要黑鬼,你最多只能想一想 、说说,不可以真正做!」老实说,我不理解我为什么沉迷于想看她被操的模样的想法。在我们第1次相遇时,我连她的口红都会妒忌,要是想起之前干过她的男人,我更加会妒忌得要命, 我为这些事都吵过很多次了。  而多年过去,我却想要用多年前我会因此妒忌得要命的想法来让我找到更多刺激。这类想法牵引着我,牵引着我超出空想与现实的界限……那是1条我的老婆跨 过后再也没法回头的界限。  1切来得出乎意料,完全在计划以外。到周6,我们要离家出差出席1个生意会议,我们计划开完会后过1个长长的3日连休的假期。我用心计算了1下,在这 个周末恰巧是她的排卵期,所以我也带上了几根假阴茎和几条绳子备用。不久,我发现她大概也有类似的想法,她也为她的渴求把她的东西准备好了。  生意会议在中午前结束了,剩下是周末时间都是我们的啦!我们到附近的公园漫步,紧拉双手,不时偷送1吻。然后,我带她到可以看得到城市夜景的旅馆里。 在她喝下第2杯酒后,我在心里暗暗做倒计时,等待她的性爱慾望什么时候开始宣泄……她的眼神里明显带着「操我吧」的暗示,因而我买了单,1起回到房间里。  回到房间后,我直觉上发现有些不对劲,我检查了浴盘、洗手间和衣橱,这1切都正常。但我马上吃了1惊,原来我们的房间里还有门通往隔壁的房间,不过这 个门后还有门闩,要在这边拉开,对应的那边也要拉开才能打开这个门,进入另外一个[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房间。  我走近检查这个门,发现门闩是被拉开的状态的,就是说,如果另外一边的房间的人要是想过来的话,只要拉开他那边的门闩就能够直接进来了。而门闩锁坏掉了 ,我没方法把它拉回去,但明显另外一边的串门是可以上闩的呀!我打电话,要求维修,那边回答说他们马上会派人过来的。  这个时候,我老婆从行李箱里面取出为我们的性爱周末准备好的特殊「必须品」,她脱光衣服,换上最惹火的设备:1件白衣蕾丝紧身胸衣,用吊袜带拉着的长 筒丝袜。然后她穿上1条黑色皮革迷你裙,委曲能盖住她的屁股和小穴,再踩上1对6英寸高的鲜红高跟鞋,这套衣服更加重了她那「操我吧」暗示,她看起来像1 个价格不菲的拉斯维加斯应召女郎。  她说等维修人员来时,她会躲进浴室,仅仅是这句话,就更让我热血奔腾、想像连翩。在我俩等维修人员现身的时间里,她就躺在床上,背靠着床头板下的枕头 ,交叉着双腿。我突然间真的很想找来1大帮大屌黑人陪我1起干她。真他妈的淫贱啊,我都快克制不住自己了,当时的我居然不知道我就快有机会看到1个怪物般 的黑大屌操她了。  但维修人员还没过来,我就打开了电视,翻开电影选择菜单。我翻到成人分类,有1部电影叫《居家淫妇黑屌记》,想也没有想,我按下电影选择号码。开始几 分钟后,我们知道这是部1个饥渴的家庭妇女被她丈夫的黑人朋友所诱惑的电影。  剧情是说1个白人家庭妇女的丈夫想让他的朋友来弄她,但她坚决谢绝,最后他放弃了。然后有1天晚上,他的朋友过来饮酒,3个人1起打台球,总之在晚上 台球桌前,情节就发展到他们玩起「击球失败就脱衣」的游戏来,这女人脱得只剩1条丁字裤,袒露出她那雪白的双峰,昏暗的乳晕包围着乳头。  接下来的1球,是那个黑人打失手,因而便脱下他的短裤头,取出1条非常粗大的巨型肉棒,有10英寸长,血管膨胀,龟头口张开。看得出来这女人开始难以 自禁,但她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这只大屌,好满足他丈夫的邪恶想法。  因而这个黑人提议:如果他赢了的话,就只让他和她玩下1轮游戏,那就是她要屈从她丈夫的想法,让他操她。固然她赢了的话,他就走人。  这女人可真是1个台球高手,1直打得很顺利,直到最后1个球。她为8号球指定了侧袋,然后俯下身子,调剂角度最后1击,她的肥大的乳房牢牢贴住台布, 她瞄准球袋方向猛地1击,将8号球射出,但事难以遂意的是,球打滑弹到左侧,滚进了角袋。  女人不能不认输,向黑人朋友走去。接下来,黑人就开始操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也开始完全投入,最后让黑鸡巴插遍了她身上所有的洞。而她的丈夫则在1旁 观赏,在必要时也参与1腿。  老婆的呼吸变得紧促,我知道她有需求了,我开始爱抚她裹着丝袜的双腿。  看完电影后,现在我更加想让我老婆被黑屌干了,更开始猜想她能不能接受。  我把手沿着她的大腿往上探索,她朝后靠下去,这时候候,她的乳头从胸衣里弹了出来,我迫不及待地用嘴巴含住1粒乳头,而手指已到了她清算得乾乾净净的 阴唇上,这个时候的她已湿透了。  我把维修人员要来、她要躲起来的事抛到了脑后,我把枕头的枕套抽出来,用它蒙住她的眼睛,然后再从行李箱里拿出1条绳子,把她绑成她最喜欢的奴隶式姿 势,双腿向后张开。  我后退几步,欣赏起被绑得齐整而守旧的老婆,她和荡妇1样穿着胸衣、长统丝袜、吊袜带、黑色皮革短裙和红色高跟鞋。我没法控制自己了,把自己的衣服全 脱掉,低下头去,开始在她湿润的骚屄上游戏。我轻咬着她的阴核,把舌头在阴唇间伸进缩回,当我用1根手指插入她的肉穴时,她颤抖起来,我明白她开始想到更 粗鲁的插入了。  因而我拿出那根10英寸长的黑色假阴茎,用它渐渐地插她。我想起我还没有见过她真正被黑屌操过,因而便问她:「想不想要黑人鸡巴继续操你?」她回答道 :「要,我要啊,感觉太好了。」1定是那部电影让她难以自制了。因而我用那根黑色假阴茎越插越快,越插越深,她全承受得下。  我正准备把我自己的肉棒插进她体内射精时(虽然是没有精虫的),外面有人敲了1下门,我说:「我操,维修人员来了。」她说:「要是他进来看到我这模样 怎麽办?」虽然想到那人要是看到我老婆被1根又黑又粗的假阴茎插着,双腿张开躺在床上,我要是能看到那样惊愕的表情会觉得非常刺激的,但我知道她是不会同 意的,所以,我告知她,我会出去叫那个人过1会儿再过来。  我离开床榻,让我老婆的骚屄插着1根以快速频率震动的黑色假阴茎,好让她不会冷漠性致。她颤抖着、呻吟着,那根黑色鸡巴让她非常受用,完全处于在快感 中发狂的状态,可能连我离开前跟她说的那1番话她都没有听进去,更不知道我是否是还在她身旁。  我走到门后,打开1条门缝,那家伙已走了,他在门把挂着1张硬纸板,留下了信息。我把纸板扯下来,却失手滑掉,纸滑到走廊里,我像个白痴1样向门外 走出去,而我1走出去,身后的门自动关上了。  我快抓狂了……我现在在酒店的走廊过道上1丝不挂,真是个天大的玩笑,我老婆被我绑在床柱上,而且还是最欠操的姿式啊!我知道我要是叫门的话,她能听 得到,但她没办法起来给我开门;我要是敢裸体去大厅总台求助的话,那我更是1个傻冒。  这时候候,我想起房间的其中1个串门的门闩没有被拉上,我迅速作了决定,跑到隔壁房间敲了门。门开了,我用双手遮住自己已软下来的那话儿。可出乎意料 的是,开门的是1个身材非常壮硕的黑人,他看见我这副样子,直呼1声:  「啊,我操!」  在他准备「砰」地猛关上门前,我叫住了他,把门把上的硬纸板给他看,告知他产生了什麽事,我固然没有告知他我老婆正躺在隔壁的房间床上,阴道里插着1 条黑色自慰棒。  他同意让我从里面的串门回到我的房间。随着他在房间走时,我没法不羡慕他的健美身材,你看到他全身肌肉就会觉得他很有男子气慨了。很明显他刚刚淋浴完 ,腰上围着1条浴巾,他看起来就像1个就要演色情电影的男主角。在1霎时,我又产生了让1个黑人来操我老婆的动机,但是我知道她永久不会同意的。  黑人拉开门闩,打开通往我们这边的门,不可避免地看到了我老婆正躺在床上,阴道里塞着1根仿黑人制的自慰棒,还在震动。她在扭动她的屁股,仿佛被操得 小命都快没了。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能说点什麽。  然后仿佛被安排好的1样,我老婆开始呻吟道:「噢!天哪,快用你的又黑又大的肉棒操我,操我吧……再用力点……再深入点……我喜欢你……黑黑的鸡巴, 操我……操我这个垃圾婊子……快插……我要你的黑鸡巴……快!用你的黑鸡巴操我……」我们对望了1下,没方法说些什麽。我知道他想做什麽,他也知道我想要他做什麽。  静悄悄地,我们走到房间里面,他爬上床,在老婆的大腿前跪着,把浴巾拉下来。当时我就震惊了,他的鸡巴和那根自慰棒几近1模1样!很粗,有10英寸长 ,肉茎上青筋怒生,顶端是1个巨大而光滑的圆龟头。那1瞬间,我很妒忌他,但我感到我的鸡巴也开始膨胀,我知道这样的机会可真是千载难逢了。  我对老婆说:「对不起,我离开了1阵子,但我回来啦……你是喜欢黑人的肉棒吧?」她说:「对,我喜欢,我需要,我很饥渴,黑色的肉棒,我要你用它来操 我!」我说了1声:「宝贝,没问题。」用1只手把黑色的自慰棒拔出来,关掉,然后对那黑人点了点头,他1刻也没有迟疑,直接把他的鸡巴捅进我老婆的阴道里 。  我老婆开始喘气连连,哼哼道:「啊……天哪……太真实了,这感觉太真实了,真他妈好!噢,老公,用那粗粗的黑人鸡巴操我!」我说:「好啊,老婆,由于 这是新的黑人鸡巴,就是操你用的。」她说:「啊呀!谢谢老公,这是你插过我的最好的黑人肉棒……太真实了,太爽了!天哪,我还要……再用力点,用那根黑色 的肉棒插入再深点儿!」这时候候,我相信了大家说的黑人有大鸡巴的传言是真的。这家伙太棒了,我乃至有点愧对我老婆,他就像1个气锤1样疯狂撞击我老婆,我听到他肥大的、鼓鼓 的阴囊附和着每次冲击在她的屁股上撞击的声音。但我老婆每次随着他的插入节奏扭动她的身体,我明白她是在全心投入这次做爱的。  最后,她开始高叫起来:「哦……天哪,不要射进来,不要让我生个黑人孩子!」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我本想叫他停止,但这样会完全毁掉她的高潮,他也会 。我想让他把他的精液灌进老婆那肥沃的子宫内部,我让他继续弄。  她高潮了,我知道她的屄肉会收缩,接着会开始精液挤压动作,我曾这样享受过。他没法控制自己,开始在她体内发射,还叫了出来:「啊……我操!你他妈 的屄还真紧……没错,小妞,吸光我的精液。」我老婆被吓呆了,但只有1秒钟。  这时候候已太迟了,她的潜意识已安排了她,所做的1切都是在吸收他的精液,好让她怀孕。她堕入潜意识的边沿,并开始喊道:「噢!天哪,不要,不要射 进来,我会怀孕的,我会生黑孩子的……不要啊……」然后她进入了1轮剧烈的高潮。  我是从他被我老婆淫穴里的肉壁所夹住的表情判定出来的,我老婆在挤压他的每滴精液,全部吸收到了她富饶的子宫里。她挣扎了1下身体,呻吟起来,我从 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  我们的新客人继续猛插,把精液推送往子宫更深的地方里去。正如他所做,我能听到液体溅出的声音,那是他浓浓的精液从她收得非常紧的淫屄里渗出来的声音 。我低头1看,他的鸡巴根部就像涂了1层香草冰淇淋1样。  这时候,我老婆说道:「把眼罩给我他妈的拿开。」我照做了,她扫视了1下这个肌肉结实的身体,还有他猛兽级别的肉棒,说道:「给我松绑。」解绑后,她坐 起来,看了下正在软下去的大鸡巴,然后望着我说:「大哥,我希望你如愿以偿了,由于你终究把我变成1个只喜欢大黑屌的荡妇。从这1天起,每月的这个时候 ,你必须给我找到黑鸡巴,并射到我的子宫里。但作为开始的开始,我现在要这个黑怪兽继续弄我。」她说完就低下头,开始吸吮他的肉棒,舔上面的残精,还有混杂着她自己的淫液,就像巧克力冰淇淋上那个圆锥形的奶油尖。当她把他清算乾净后,她让他把她 转过身来,他那话儿又开始硬挺挺的,而且仿佛之前的10英寸增长到12英寸了。  她把双腿在他眼前抬起来,移动到他阴茎的位置,我移动到她身后,以便能看见她把他的阴茎扶将进来。和这大家伙对比起来,她的鲍鱼看起来很紧很小。  他很大,她这样做差不多和拳交1样了。  我看着她的身体倒下去,在他硕大的蘑菇头塞进去时,我听到了她的呻吟。  这1下子,她紧凑的屄肉把他的鸡巴头包裹得牢牢的,看起来再取出来还会有困难的模样。她也感觉到了,因而开始温和的身体摇动,我知道她这个动作是在用 他的龟头磨擦她的阴蒂,而且这很有效,触到她的快感按钮了。  她向前靠去,给他喂她那精美的乳头,他非常饥渴地吸吮着这已硬邦邦的乳头,爱抚着她的双峰。老婆转过头来看了1下我,说道:「老公,看到没?看吧, 我要让他整根黑鸡巴都插进我的子宫里。」说完,她回过头去,1丁点1丁点地向前弯腰下去,要接近他的肉棒。在这个进程中,每寸的动作都让她发出呻吟:「 啊!天哪,我历来没有被这样的肉棒插过……我已是大黑屌的荡妇了……我还会更淫荡!」最后,她屁股向前1挺,让黑屌插入到阴道最深处,终究停下来,几分 钟都不再晃动,只磨擦他的黑屌,想要让它变得更硬更粗。我历来没有见过她对1条鸡巴会如此疯狂,更没有见过她被10英寸的黑屌操过。  然后她抬起屁股,重新用屄吞下肉棒。这次,我的脸离她只有不到1英尺,她的肉穴很难堪地吐出了黑屌,最后光秃秃的龟头卡在她那牢牢的穴嘴里,我听到了 「噗滋」的声音。  他伸出手抱住我老婆,用黑色的手捉住她和奶油1样白的屁股两瓣,往回1拉,整根黑屌重新全部没入屄内,然后再把她抬起来,准备下1轮的猛击,这1次, 他的黑棒上面涂满1层淫液,还有挤压出来的精液。他继续抱住着她上下套弄他的肉棒,好像1个玩具1样,直到她开口说换1个背入式,这时候候我和她的位置是6 9式。  现在的我非常地震惊,曾在我看来文静而对性爱很克制的老婆表现得像1个彻彻底底的母狗。在我看她被这黑鬼操的时候,她还在玩我的鸡巴,但我没有射出 来,我是在等待这个时候要产生的事情。  我作好准备了,她爬到我的身体上,捉住我的肉棒吞入口中,感觉真好,最少证明我们还能有爱。不1会儿,我们的黑夥伴在她身后摆好架式,我站着以俯瞰的 视角再1次目击他对准肿肿的阴唇缝。  开始他还是很难将龟头塞进去,因而她低下腰身,探手把它引导进来。他开始渐渐地用光秃秃的龟头撑开她的阴唇,以便这根粗黑屌下1次的疯狂炮轰。他再次 成功插入,先是小幅度抽插1会,直到她再次适应这个尺度的大屌。但没多久,就整柄没入,又开始提速抽送。  才没多久,他又开始用那根黑大屌对她疯狂扫射了,他的睾丸又随着每次冲撞打在她的阴蒂上。我抬开端来,把舌头凑到她的阴蒂上舔起来,也舔到了他的睾丸 ,我历来没有如此冒险过,而且我很喜欢。在这个时候,我老婆1直给我做着美好的口交。  经过大概10分钟的背入式后,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但这1次,她的呻吟是不同的。她开始嚎叫:「来吧,你这头野兽,射进来,把精子射进来,我的屄等不及 了!」他也是这样做的,他咕哝着,把又1股更浓重的精液喷进了她的子宫里。在她那开始收缩的阴道壁开始新1轮的「挤精」动作时,我听到啜吸的声音,每个精 虫都被她吸收到子宫里去了。这1切对我来讲真是太刺激了,我也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嘴巴里,她舔乾所有精液,继续吮吸、爱抚我的小弟弟。  我们新来的性夥伴的那话儿也软了下来,他把肉棒从她的肉洞里拉出,他的精液夹带着老婆的爱液马上从她张开的阴唇里流淌出来,流到我的嘴巴里。这次是我 吞精了,我历来不知道是这样的美味。  在这个周末剩下的时间时,我老婆又找这个黑朋友弄过很屡次,身上所有的洞都享受了这根大黑屌的乐趣。他乃至叫来他的朋友,把她身上每一个洞都弄完,每一个 人都往她的子宫里灌了精。这些更精彩的经历我完全可以再写1篇小说。  顺便说1下,那个维修人员后来又上来了,我打开门,很吃惊地发现他也是1个黑人。我把他带进房间里,但他没有修那个门闩,这其中产生的故事往后再记叙 。  在这个周末以后,我本以为我们的性生活能进入1个新次元,但不幸的是,这没有产生。在每月的那几天非排卵期里,我老婆还是像平常1样要麽可以做爱, 要麽完全不肯;可当每个月的「那段时期」来了以后,她变成了大黑屌的荡妇奴隶,完全没法满足。我把月末的时间完全用来为她找大黑屌,但最近她不要我找了,自 己穿上那套欠操的衣服到酒吧里物色黑色种马。  这类情况大概延续了近1年,但她没有怀孕。我之前说过,我是她的首任丈夫,但我已做了输精管结紮手术;在我们相遇前她自己也1直在避孕,所以也没有 机会怀孕。我确信在这1点上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她仿佛其实不介意,反正我也不介意。我只知道的是她在每月的那段排卵期里,她的慾望如洪水般难以遏制,她 到处猎食,让1根根黑色的大屌在她的小穴内部射精。我为我老婆有喜欢黑色大鸡巴的黑暗1面而觉得很刺激。  字节数:16525【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