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激情][完]


第01章  早春的北方,乍暖还寒,一户普通的家庭早早的亮起了灯,妻子柳絮忙着做早点,丈夫李长江边拖地边叫七岁的儿子起床。  很快一家人围坐一起享受妻子精心做的早点,柳絮边吃边嘱咐丈夫:“送完儿子你别忘了把我给爸妈买的衣服送去,随便买点风湿膏,爸膝盖又痛了。”  李长江答应了一声,感激的看了妻子一眼,心里非常甜蜜。  现在的社会,对公公婆婆如此孝顺的媳妇太少了,李长江是幸运的,也是让人羡慕的。结婚十年了,两口子几乎没红过脸,所以李长江在外面忙活自己的小生意,从不担心家里,也不怎么过问家里的事。  吃完早点,柳絮给儿子穿好衣服,亲了儿子稚嫩的小脸一口:“儿子听老师话。拜拜!”  “妈妈拜拜,晚上做好吃的。”  说完欢快的和爸爸走出房门。  目送父子离开,柳絮关好门,收拾好碗筷。离上班时间还早,柳絮走进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对着镜子边擦拭边欣赏自己的裸体。  镜中的女人白皙清纯,虽然三十五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饱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双腿间浓郁的阴毛非常显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柳絮不觉轻叹了一声,慢慢地穿好衣服,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迈步走出家门。  柳絮的单位是市轻工业局下属的一个物资公司,单位不大,一共十五个人,经理是六十岁的老经理,忠厚老实,踏实实干,也正是因此,从柳絮报到时起,他就是这的经理,以前的同事不是处长就是局长了,他自己倒是从不争权夺利,这不马上就退休了。柳絮是仓库保管员,是半忙半闲的工作,公司八个仓库,每人负责一个,就柳絮年轻,其余都四十多数的大姐,大家关系处得很融洽。  整个公司最忙的是王军,性格开朗热情,妻子在十多年前就病故了,自己拉扯女儿,女儿今年大三了,军哥还是一个人过。他虽然四十五了,却像小伙子一样干劲十足,没具体职务,哪有事都需要他,都离不开他,公司所有业务他都熟悉,大家都习惯的尊称他军哥。  军哥也是柳絮和李长江的介绍人,所以柳絮更加尊重军哥,军哥也对柳絮格外关照。这不,刚上班,军哥军哥的叫声不绝于耳,好在军哥已经习惯了,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下午柳絮在仓库盘点,春寒的原因,柳絮打了几个冷战,感觉不舒服,回到办公室坐下拿起水杯喝了几口,还是感觉冷。军哥回来看到柳絮脸色不好,关心的问:“怎么了,小柳,脸色不好啊,感冒了吧?不行到医院看看,别严重了,手头的事交给我,和经理说一声走吧!”  军哥的关心让柳絮感到很温暖:“那好吧,麻烦军哥了。”  和经理打好招呼,柳絮没去医院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找了点感冒药吃了,休息了一会感觉好点了,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丈夫和儿子快回来了,又开始准备晚饭了。饭也做好了,李长江也接完儿子回到家,儿子扑进妈妈怀里撒娇,柳絮爱怜的抚摸儿子的头:“乖儿子,快去洗手吃饭了。”  吃完饭,柳絮感到有点疲惫,就对丈夫说:“长江,我有点不舒服,你收拾吧,收拾完后陪儿子写作业,我先休息了。”  李长江:“哦,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柳絮:“没事,就是有点难受,吃过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说完柳絮进屋躺在床上慢慢睡了。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柳絮感动浑身乏力,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丈夫,突然有种怨气,捅了李长江一下:“起来,你做饭去,我不舒服。”  李长江迷迷糊糊的答应着:“知道了,这就起。”  尽管不耐烦,李长江还起床做饭叫孩子,柳絮勉强起来吃了一口,看即将送孩子的丈夫快出门了,说:“长江,一会你回来接我去医院吧!”  李长江为难的说:“今天八点约好客户了,要不你叫军哥带你去吧!”  柳絮火了:“什么事都麻烦军哥,这还是你的家吗?我还是你老婆吗?”  李长江楞住了,柳絮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让他不知所措。  看着丈夫尴尬的站在那,还有儿子惊恐的目光,柳絮的语气缓了下来:“行了,你去吧,一会我自己去。”  李长江走后,柳絮呆坐了一会,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军哥:“喂,军哥吗?打扰你了吧?麻烦你帮我和经理请假,我怕经理没起床。我去医院。”  军哥:“怎么小柳,没好吗?小李陪你去吗?”  柳絮:“啊,他今天有事,我自己去就行了。”  说完,柳絮有点后悔了。那边军哥马上生气的说:“这个小李,怎么回事,老婆病了都不在家里陪着,等我好好说说他。这样吧,你在家等我,我接你去。”  柳絮刚想说不用了,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  柳絮无奈,知道军哥的性格,赶紧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件衣服。刚换好,军哥就敲门了,打开们,柳絮有点抱歉的说:“真不好意思,又麻烦军哥了。”  军哥爽朗的笑了:“和我还用客气吗?快走吧,现在挂号人多,早点去。再穿件衣服,外面冷,有风。”  柳絮心里感到很温暖,又穿了件衣服和军哥坐车来到医院。尽管来得早,排队的还真不少,军哥让柳絮坐在候诊去,帮着去排队,拿到号又和柳絮一起看医生,医生告诉柳絮是着凉感冒了,输点液就没事了。输上液后,柳絮让军哥回去上班,军哥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过了会,军哥又提着一袋水果回来了:“小柳,感冒嘴没味,吃点水果。”  柳絮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自己老公要是这么关心自己多好啊!  “谢谢军哥,你不上班行吗?”  军哥:“没事,我和经理说完了。”  就这样军哥陪着柳絮输完液,感觉好多了。军哥把柳絮送到家,已经十二点了,军哥关切的说:“小柳你先休息一会,我给你做碗面。”  柳絮赶紧说:“不麻烦了,军哥也饿了,还是我做吧,你也一起吃点。”  军哥:“又客气了,我的手艺你是知道的,别争了。”  说完就下厨忙活。  今天的面条对柳絮来讲,是那么香,那么可口,心情也格外轻松。结婚以来一直是自己伺候丈夫和儿子,今天被军哥伺候,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看着军哥麻利地收拾碗筷,风趣的和自己说着生活琐事,健硕的身影在眼前晃动,柳絮突然有某种冲动,双腿不自觉的夹紧。  柳絮被这种冲动吓了一跳,加之刚吃过热面,额头和鼻尖沁出细微的汗珠。  细心的军哥发现后,把毛巾用温水洗了洗,递到柳絮面前,温柔的说:“小柳擦擦吧,感冒出点汗就好了。”  柳絮一时忘了接,傻傻的没有反应,军哥犹豫了一下,轻轻的为柳絮擦拭脸上的汗水。  中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柳絮的脸庞,映衬出柳絮白皙粉嫩的皮肤,光彩照人。军哥从没这么近距离看过柳絮,不仅被这桃花般的面容深深的吸引了,痴痴的看着柳絮,忘记了擦拭。柳絮也被军哥痴痴的目光吸引了,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股无形的引力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火热的唇紧紧地吸在一起。  第02章  柳絮紧闭双眼,感受着军哥的吻,两人的舌头相互搅拌相互吮吸,不断探寻对方口腔。军哥紧紧拥抱着柳絮,有力的大手在柳絮浑圆的屁股上揉捏,让柳絮的娇躯一阵阵绷紧、放松再绷紧。她闻到了军哥身上特有的男人雄性味道,思想是混乱的,没想过拒绝,没想过丈夫,只有索取,从未有过的空虚感让柳絮好想被填满,她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军哥脱光衣服抱进卧室的。  当军哥火热的肉棒抵住她双腿间的时候,柳絮不自觉的张开双腿,随着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声低吟,柳絮感到军哥火热的鸡巴深深的进入自己体内,好充实,好热,热得好像要把自己融化了一样。激烈的快感从身体的结合部随着军哥每次的深入,迅速扩散到全身每一个细胞。  军哥的眼神充满野兽的光芒,只有深入再深入才能释放自己积压十多年的激情,一切都集中在胯下的鸡巴上,深入缓解,抽出再聚集,也只有不停地用力抽插才能感觉自己的存在。  肉体“啪啪”的撞击声、性器交合的“咕叽”声,军哥低沉的喘息声就像美妙的交响乐,让柳絮如此陶醉,忘我的投入其中,高潮不觉间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把柳絮抛入云端。军哥的鸡巴在柳絮阴道有力的吮吸下,像火山喷发一样,聚集十多年的能量喷射进柳絮深处。  短暂的喘息过后,随着军哥变软的鸡巴退出柳絮的身体,理智的复苏让两个人都吸了口凉气。军哥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退缩在床脚,看着柳絮,惊恐的不知说什么,只是本能是念叨着:“小柳,我……我……我……”  柳絮一直没有睁眼,也不敢看军哥,只是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对军哥说:“军哥,你走吧,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快走吧!”  军哥慌乱的穿好衣服,麻木地离去,心里不停地想着:“完了,完了,真他妈混蛋,干了什么啊?自己还怎么见人啊?还怎么面对长江啊?怎么面对柳絮啊?如果让女儿知道了,如何是好啊?嘿!”  屋里的柳絮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一股凉意让她发觉自己还赤身裸体,拽过被子盖在身上。发生的一切好像在梦中,太不可思议了,要是让丈夫知道了会怎么样?这个家还会存在吗?自己多年的贞操就在刚才没了。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了吗?丈夫每天忙忙碌碌的为家奔波,从不沾花惹草,真的好对不起丈夫。可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拒绝呢?而且还主动迎合,这是怎么了?那种感觉、那种激情,和丈夫是没有过的。手不觉伸到腿间,黏黏的、湿湿的,这是刚才军哥和自己留下的,一种异样的感觉和一种异样的语言从心底发出:“天啊!我让军哥肏了!”  “真不要脸,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么难以启齿的字?”  柳絮感到莫名的恐惧,可那种感觉又怎么也挥之不去。手机铃声打断了柳絮的思绪,号码是丈夫的,想接又不敢,不接又不能,柳絮怀着矛盾的心理接通电话,电话传来丈夫熟悉的声音:“柳絮,你感冒好了没有?一会我接完孩子买菜,等我回家做哈。”  柳絮答应了几声就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后马上一惊,翻身起来,床上一片水渍,赶紧抓起床单,跑进卫生间把床单塞进洗衣机里,心“砰砰”的跳动,好险,居然忘记时间不早了。低头看到下体军哥的精液混合着淫液顺着阴道流到腿上,赶紧擦拭,可还有精液从阴道涌出。呀,咋这么多?情不自禁地用手沾了点闻了闻,一股腥味夹杂着少许骚味,是雄性的味道。呸,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贱这么龌龊了?赶紧用水冲洗,不敢留下任何痕迹。  清理完毕穿好衣服,刚坐下不一会,李长江和儿子就回来了,看着丈夫和欢快的儿子,柳絮的笑显得有点不自然,好在李长江没察觉什么。一切还和往常一样,吃饭、刷碗、辅导孩子做作业,表面的平静无法掩饰柳絮内心的波动。  孩子睡着后,柳絮回到卧室,丈夫已经睡了,换好睡衣,关灯上床依偎在丈夫身边,思绪怎么也无法平静。  自从五年前丈夫辞职自己经营五金电料店后,在丈夫的精心打理下,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可丈夫每天都很疲惫,少了刚结婚时的激情,尤其性爱,从每周几次到现在一个月一两次,不是不和谐,就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今天军哥给自己的,正是自己想要的,是被有力地占有,是被雄性的征服,军哥的野蛮粗鲁和丈夫的温柔体贴,形成强烈的对比。分不清到底需要哪个,和丈夫的性爱就像平静的小河,婉转流淌;军哥就像宽阔的大海,波涛汹涌,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心里觉得太对不起丈夫了,毕竟自己已经出轨了,自己要对丈夫更温柔更体贴。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两个男人不断在眼前晃动,一会是丈夫,一会是军哥,慢慢地军哥取代了丈夫,大手在身上抚摸,爱抚每一个敏感的地方,让柳絮想情欲高涨。  军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柳,让军哥好好爱你吧!看,你已经湿了,你需要军哥爱你。”  柳絮喘息着说:“不要,军哥不要爱我,我不需要你爱我……不,不,我要……”  军哥的声音又响起:“你还是想要,要军哥的爱。”  一个声音从柳絮的心底发出:“我不要军哥的爱,我要军哥肏我,要军哥的鸡巴肏我的骚屄……”  军哥压向柳絮,鸡巴抵在阴道口跳动,让柳絮兴奋得颤抖:“啊……军哥又要肏我了!给我……”  “啊!”  的一声,柳絮惊醒了,手正按在阴蒂上。还好,身边的丈夫只是动了动,没有醒来。柳絮不禁自问:“这是怎么了?唉!”  一声叹息。  第03章  而军哥从柳絮家出来后,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看着简单而整洁的家,十多年了,没怎么改变,妻子虽然不在了,可自己不想被人瞧不起,一边拉扯女儿,一边不停工作,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女儿身上,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自从女儿上大学以后,自己有时真的不想回家,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今天明白了,是家里缺女人味,一个没有女儿的家是多么不完整啊!就在今天的一瞬间,自己又一次呼吸到了女人的味道,原来自己对女人是多么渴望。  柳絮在身下娇吟扭动,让自己有了存在的价值,知道了自己还是活生生的男人。可这又是那么不道德,自己以后在众人面前如何抬头啊!李长江和柳絮对自己就像大哥一样尊重,女儿从小就喜欢他们夫妻,李长江经常给女儿买吃的,女儿更是喜欢柳絮,隔三差五的让柳絮给梳头。  两家的关系非常要好,就在今天打破了,把自己平时当妹妹看的柳絮也是自己好兄弟李长江的老婆给肏了,双揪着头发蹲在那里,自责和悔恨让王军痛苦的落泪。  军哥没有吃饭,不停的打扫卫生,他不想也不敢停下来,只有不停的劳动才能让他的心平静。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打扫的一尘不染,还是不停的打扫,足足折腾了一夜。  又是一个平静而又平凡的早晨,柳絮和军哥却怀着不平静的心情,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单位。  同事之间的寒暄都会让两个人感到脸面发烧,两个人目光碰到一起,都尴尬的躲开。他们会不自觉的躲开对方,尽量避免单独在一起。很怕被人看出什么。  平凡的日子还在继续,柳絮对李长江更加体贴温柔,想以此来拟补自己的愧疚。偶尔会主动要求和丈夫做爱,李长江自然非常高兴和满意。  可每次柳絮都会感觉差点什么,虽然有高潮,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而无法攀上高峰。多想大声叫丈夫用力,用力肏我,可柳絮不敢也叫不出口。夜里经常醒来,醒来后一声叹息。  军哥爽朗的笑声变少了,眼里多了份忧虑,也隐藏了份期盼。每次看到柳絮都会有一种冲动,在军哥眼里。  柳絮以不在是简单的同事和小妹妹,而是多了一种感觉,纯粹的女人的感觉,看到柳絮走路都觉得婀娜多姿,尤其看到柳絮的屁股,鸡巴就不自觉的坚挺,只能赶紧转身以免被人发现出丑。  一个总差点什么内心渴望攀登高峰,只有无声的叹息。一个不经意间某种冲动,渴望释放却只能埋在心里。时间没有冲淡,反而越来越强烈,可谁也没勇气打破。  初夏的阳光变得温暖艶丽,人们换上鲜艶的服装给这平凡的小城增添了许多色彩。由于某项目的启动,小小的物资公司突然忙碌起来,公司不得不加班加点,甚至需要倒班接收货物。经理宣布倒班表时,柳絮和军哥被安排在三天后同一个夜班。  听到经理的宣布,柳絮的心不觉砰砰跳动,好紧张好怕,又有某种期待。军哥也是紧张又有点激动,想逃避又有点渴望。当经理大声问有什么问题没有时,大家都说没问题,柳絮和军哥都机械的点点头。  三天里,柳絮和军哥都预感到要发生的什么,又都不敢想,惶恐,犹豫,徘徊。心里又是那么期待。  这天还是到了,这天对柳絮来讲好漫长,下午四点柳絮做好饭,边等丈夫和儿子,边思绪万千,今天的夜班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柳絮不想发生什么,又期待发生什么,烦躁的很。  看时间还够用,柳絮洗了个澡,本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当赤裸的身体被水流冲洗时越发迷茫,情欲莫名的高涨。柳絮把内裤穿上又脱下,脱下又穿上,最后咬了咬嘴唇,又脱下在手里揉成一个团,穿上宽松的工作服。  李长江和儿子回来了,一家人开始吃饭,看着淳朴的丈夫,乖巧的儿子,柳絮有点后悔了。小声对丈夫说:“长江,要不今天你陪我去吧!我自己有点害怕。”  李长江头都没抬说:“怕啥呀,不是和军哥一起值班吗?在说哪有带老公上班的,不怕人家笑话,还有儿子怎么办,没事的,我送你到公司门口,明天早上六点我在接你行了吧!”  柳絮没在说什么,心里很无奈,又想也许不会发生什么吧,也许军哥不会吧?算了,不想了。  吃过饭,李长江开车带着儿子把柳絮送到公司门口,儿子挥着小手和妈妈拜拜,柳絮转过身走进公司大门,泪水差点流出了,暗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贱,发哪门子的骚,在大腿上掐了一下,走进办公室。  军哥来的早,在来之前也是犹豫过,想要发生点什么,也期待发生的什么,又不知道柳絮怎么想的。军哥决没有想伤害柳絮,他好想柳絮又好怕柳絮。也洗了个澡,就是想让自己更干净一些,可鸡巴就是硬。到公司,坐在办公室,期待又怕的等柳絮的到来。  现在看到柳絮来了,结结巴巴的说:“小柳,你来了。”  柳絮不自然的嗯了一声,相互看了一眼,都把目光赶快移开。气氛非常尴尬。  一阵敲门声打破两个人的尴尬,门卫进来告诉他们货到了,两个集装箱。柳絮打开仓库,军哥叫来装卸工开始卸货。各种货物按品种规格码放在不同位置,还好有军哥,一切都顺利,忙到夜里快两点才卸完货。  回到办公室,柳絮给司机签货单,给装卸工开结算单。  柳絮长出了口气,军哥哪去了?正疑惑着,军哥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饭盒,“小柳,忙大半夜了,饿了吧,门卫那有热水,我泡了两包方便面,趁热吃了!”  柳絮再一次被军哥的细心和体贴感动。  吃着面,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种气氛开始升腾。柳絮感觉脸好热,偷看了一眼军哥,军哥也在偷看柳絮,两人的目光短暂的接触一下,只有他们两个能读懂的感觉在彼此心里波动。  柳絮柔声的对军哥说:“军哥,还要把货在核对一下,你帮我打扫一下卫生,另外我自己有点害怕。”  说完拿起货单和笔走了出去。军哥哦了一声,跟在柳絮后面一起向仓库走去。  办公室到仓库有二百米,两个人无声的走着,柳絮感觉到军哥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的屁股,突然记起自己没穿内裤,不就是为这一刻的到了而准备的吗,屁股不觉扭了扭,哦,居然湿了。  是的,出了门,军哥的眼睛就没离开柳絮的屁股,那种冲动转化成巨大的能量,集中在鸡巴上,好硬好涨。好想扑过去,把鸡巴插进柳絮的体内,又不敢,鸡巴硬的有些疼。  仓库里的货物堆得满满的,只有货品间狭小的通道相互连接,像迷宫一样。  柳絮转过几个通道,放慢脚步,看是清点货物,心里期待军哥离自己更近些。已经到了仓库的尽头,四面都是高高的货物,柳絮停下脚步。心提到嗓子眼了,他知道军哥在向自己靠近。  军哥激动的手在颤抖,在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从后面紧紧搂住柳絮。柳絮被军哥搂着,身体靠在军哥怀里,虽然隔着裤子仍然感到了军哥胯间坚挺的鸡巴抵在自己屁股上。  军哥的手伸进柳絮的衣服揉着柳絮饱满的双乳,柳絮呻吟了一声,颤抖的说:“军哥,我要,快点给我!”  第04章  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只有的手颤抖的解柳絮的腰带,越急越解不开。柳絮推开军哥的手,麻利的解开腰带,宽松的裤子脱落下来,柳絮一条腿甩掉裤子,她不能在等了,身体前倾,双手拄着前面的货箱子,屁股高高的撅起。  军哥扯掉裤子,坚挺的鸡巴几乎贴在肚皮上,不得不用手握住向下按才能对准柳絮的阴道。屁股向前猛的一挺,噗哧一声整根插入柳絮的阴道。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军哥保持这种深入停住没动,他在感受柳絮的温暖和律动,双手抚摸柳絮又白又大又软的屁股,深深的吸了口气。  柳絮被插入的瞬间,大脑嗡的一下,强烈的快感让她呼吸困难,好充实好满,胀胀的麻麻的,这不够,还要更多次,向后顶了一下屁股,军哥领悟到柳絮的意愿,抽出再插入。啪啪的一阵猛肏。  柳絮要飞了,她要飞的更高,快感的洪水一波又一波涌来,她要发泄,她要叫,如果不叫出来她觉得自己会被这洪水憋爆,“嗯,嗯,军哥肏我,使劲肏我,肏死我吧!”  军哥被柳絮淫荡的叫声刺激的差点射了,一向文静贤惠的柳絮在自己的肏干下居然叫出如此下流的话语。兴奋的加大力度,情不自禁的低吼道:“肏死你个骚逼,柳妹,柳妹,哥在肏你,肏你屄呢,好紧的骚屄,肏你肏你肏你。”  柳絮早已忘记廉耻和尊严,只有不停的配合军哥的操弄才能消减无尽的欲火。“你个大混蛋,又把我肏了,我要,我要,我要你肏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鸡巴狠狠的肏我骚屄。”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即将爆发的军哥感受到柳絮阴道有力的收缩,啊的一声狠狠的插入,精液喷入柳絮阴道深处。柳絮的双脚几乎离地,军哥的鸡巴就像杠杆一样挑着柳絮的屁股,足足射了一分钟。  激情爆发过后,只有喘息声,要不是军哥抱着,柳絮会瘫倒在地。柳絮始终背对着军哥,无力的说:“军哥,我们会下地狱的。”  军哥激动[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的回答:“柳妹,下地狱的是我,我愿意为你下一万次地狱。”  “军哥别说了,时间不早了,回吧!”  两个人分开,军哥提起裤子默默的穿好。柳絮这才意识到刚才军哥又射进去了,她不怕怀孕,早就上环了,自己没穿内裤,又没带纸。不得不蹲在地上,想排出阴道里的精液。  “瞧你,射里这么多!”  柳絮的话语变得娇羞温柔。  军哥嘿嘿的傻笑了几声,蹲下伸出手用自己的衣袖从后面给柳絮擦拭。  柳絮惊讶的说:“别,弄脏衣服了。”  军哥温柔的边擦拭边说:“没事的,再洗,柳妹,你的屁股真大真白,我好喜欢。”  柳絮娇羞的说:“讨厌,不许胡说,不给你看。”  说完站起身提起裤子。  也真实奇怪,经历刚才的激情后,两个人的关系和心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在逃避,不在忧虑,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从军哥对柳絮称呼的转变,柳絮感觉很温馨。他们都明白从此两个人恐怕回不了头了。  回到办公室,两个人聊了很多,笑声不断发出。天不觉亮了,接班的陈姐和王姐到了,办好交接,柳絮和军哥走出公司,刚到门口,就看到李长江开车过来了。打开车门,李长江笑着说:“还好,没来晚,军哥我带你一起走吧!”  军哥像被针扎了一样,极其不自然的说:“哦,不了,我还到别处有点事,谢谢。你们先走吧!”  李长江:“怎么?军哥,和我还客气,去哪?我送给你过去。”  军哥:“不了,不了,我自己走,慢点开车。”  说完转身逃跑似的快步离去。  柳絮也很不自然,自己忘记丈夫要来接自己,还好没被看出什么。赶紧说:“军哥可能有事不方便,我们回家吧,累死了。”  李长江也没多想,开车把柳絮送到家门口,停车对柳絮说:“早餐我做好了,放在桌子上,吃完好好休息,我得走了。”  看着丈夫开车离去,柳絮心里感到很难受,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就这么无耻呢?明知道不应该,可怎么就抗拒不了呢?吃过早点,柳絮才感觉又困又累,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想睡又睡不着,夜里发生的一幕在脑海里不停出现。  自己怎么也不相信会说出那样下流的话,怎么也不相信听到军哥说肏自己时会那么兴奋,和丈夫只有无声的爱爱。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撅着屁股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让军哥从后门肏自己,和丈夫一直都很保守的姿势,丈夫想换一下体位都觉得可耻。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如此淫荡的叫,和丈夫最多哼哼几声都觉得难为情。  这些本来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可和军哥怎么就控制不住呢?为什么?难道自己骨子里真的很淫荡吗?还是从心里想改变这平静而又平凡的生活。混乱,说不清楚。又不不自觉的想到,要是被丈夫发现了会怎么样,会离婚吗?然后跟着军哥结婚。不不不。柳絮从没想过离婚,绝不能离开深爱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这个家是是自己和丈夫多年打造的,这个家和丈夫是自己温馨的港湾,虽然平淡平凡但却很甜蜜。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和丈夫平静的生活,没有丈夫的日子自己不知道怎么过。  可自己却出轨了,给丈夫扣上了绿帽子,不应该呀!可真的无法抗拒那种升天的诱惑,无法抗拒军哥军哥火热的鸡巴肏进自己屄里的感觉。无法抗拒军哥在身上驰骋时野驴一样的嘶叫;无法抗拒被占有被臣服的满足感。这会是没有结束的开始吗?柳絮不敢想下去,纠结中睡去。  军哥回到家还是不停的打扫卫生,只是没了前次的痛苦悔恨,嘴里会发出不在调的流行歌曲。不困,不累,不疲惫。在柳絮身上找到了男人的自信,征服女人的感觉真好。想起柳絮忘情的叫自己肏她,肏她骚屄。军哥就兴奋的想跳,想叫。  想到李长江,不觉心里又一紧。要是让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呢?离婚吗?自己从没想过破坏他们的家庭,他把李长江一直当自己的弟弟。不能破坏弟弟的家庭,可自己又把弟弟的老婆肏了。会和自己拼命吗?自己不会还手,绝不还手,被打死也不还手,是自己把人家老婆肏了。  为了柳絮,也为自己肏了柳絮,被砍死一万次也不后悔。???????【完】???????? 全文181329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