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女薛春芳续][作者:marco513][完]


几天后,张一又在上班时间来到了李红的办公室,和妈妈亲亲热热的聊了一个小时的天,令张一有点奇怪的是,一直没有见到薛春芳进屋来,而以往薛春芳上班时几乎都会腻在李红的办公室。  「妈,薛阿姨今天怎么没来和您亲热?」张一和李红调笑着。  「你这臭小子,别瞎说!」李红半认真的说着:「不过也是,这两天春芳怎么了?基本没来过我办公室,一共也没和我说过几句话,好像还有点躲着我似的。  对了,我去问问她。」  「是不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您和薛阿姨关系是很好,但毕竟是她领导。」「应该没有吧?不过你说的也对,如果真是工作上的事,我直接和她说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来。对了儿子,你去问问春芳吧。」李红的话正中张一下怀,但他还不能太露形迹,装作有些为难的说道:「我?  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又不是不熟,看你平时和春芳那么热乎,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妈,您还吃薛阿姨的醋了。」「臭小子,我是你妈,春芳是你阿姨,有什么醋可吃的,你不愿意去就算了。」李红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好好好,我去不就行了,跟您开个玩笑您还当真了。」见好就收,张一赶紧屁颠屁颠的找薛春芳去了。  李红的外间是一个大办公室,薛春芳就坐在一个比较清静的角落,张一就直接走到了薛春芳的桌子旁。「薛阿姨,心情好像不太好呀,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吧。」张一还顺手拽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薛春芳身边。  「哎呀,张一呀……我没什么事……你,你怎么来了?」薛春芳见到张一明显有点慌。不过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倒没觉出什么异常,因为张一一向和薛春芳就很亲密,以前也经常坐在一起咬耳朵。  「没什么事我就不能来了吗?我来看我妈,顺便和您打个招呼。」张一嘴上说着,手上也没闲着,隔着裙子摸上了薛春芳的大腿。  「啊,你别这样,有人在的。」虽然没人能看到他们的小动作,薛春芳还是立刻涨红了脸,小声的表示着抗议,同时伸手试图推开张一的手,不过女人的力量是很难和男人对抗的,薛春芳又不敢动作太大,所以这些软弱的抵抗并不能阻止张一对她的侵犯。  「你要是不想让人知道,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张一也压低了声音说道,口气很坚定,甚至有些恶狠狠的。薛春芳被吓得一哆嗦,下意识的停止了反抗的动作。  「这样才乖嘛!在床上时叫得多么淫荡呀,现在装什么纯?」张一说着,已经把薛春芳的裙子撩了起来,手掌直接开始抚摸薛春芳雪白的大腿。  几天以来,薛春芳还是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正视自己和张一的关系,所以连见到李红都感到不自在,好像李红已经知道自己的丑事一样。薛春芳甚至还天真的幻想着,张一过一段时间就会把这件事给淡忘。但此时美貌[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和性感都成为对薛春芳不利的条件,如果换一个相貌身材都很普通的女人,也许真的就没什么事了,而面对薛春芳这样的尤物,年纪不大但性经验已经不少的张一,是绝不会放过的。  虽然从理智上薛春芳还是不想继续与张一这种淫荡的关系,但当张一的手开始在薛春芳的大腿上抚摸时,薛春芳还是觉得全身发软,性慾也不可抑制的被挑逗起来。因为办公室里还有其他几个同事,薛春芳随时都要担心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同时又感觉在办公室被一个男人侵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张一的抚摸很有技巧,使薛春芳的情慾不断上升。发现薛春芳的身体有了反应,张一开始顺着大腿向上摸去。正被摸得有些迷糊的薛春芳突然感到张一已经摸到了自己的下体,下意识的立刻想要用手去阻止,可是想到张一刚才的话,手伸到一半又强行停住了。  薛春芳的内裤又薄又小,张一用手指很轻易的就挑起了内裤的边缘,把手伸进了薛春芳的内裤里面。薛春芳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而张一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小穴,令张一很惊喜的是,薛春芳的小穴里已经有不少淫水了。  「骚货,还没怎么动你就这么湿了,贱穴很痒吧?」张一把嘴凑到薛春芳的耳边低声说。薛春芳已经知道自己的小穴湿了,但这样的话怎么好直接回答呢,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见状张一使劲的抠了薛春芳的小穴几下,又在她的阴蒂上不断的摩擦着。薛春芳身体的颤抖立刻开始加大,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听到自己的呻吟声,把薛春芳吓了一大跳,赶紧小心的看了看屋里的同事,还好没人注意到。  「快点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否则让你好看。」张一命令着薛春芳。  无奈薛春芳只能学张一的样子,把小嘴凑到张一耳边,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是的,小穴痒了。」「那我就帮你解解痒吧!」张一说着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薛春芳脸上现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表情,像离开了水的鱼儿一样,小嘴张开不断大口喘着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突然,张一感到薛春芳的小穴在不断的夹紧自己的手指,竟然是快要高潮的前兆。张一马上把手指从薛春芳的小穴里抽出,再有一点刺激就能达到性高潮的薛春芳,顿时觉得心中五味杂陈,既庆幸没有当众高潮,又因没能满足高涨的性欲而惋惜。  张一的手却并没从薛春芳的内裤里抽出来,正当薛春芳胡思乱想的时候,张一突然捏住了薛春芳因性兴奋而勃起的阴蒂,使劲的揉搓着。薛春芳刚刚放松下来,但高涨的性慾却一点也没有消退。突如其来的强烈性刺激,让毫无心理准备的薛春芳瞬间就达到了高潮。  此时的薛春芳反应极快,马上伸手摀住了嘴,生生把即将发出的淫叫声按回了嗓子眼,避免了在办公室中暴露自己的淫荡的后果。同时,高潮带来了大量的淫水,从薛春芳的小穴里喷射出来,打湿了她的内裤。高潮过后的薛春芳,皮肤红润,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更加性感美丽。  「爽吧,骚货,你真是精彩呀,这么简单就能高潮。要不要来点更爽的?」张一笑眯眯的问薛春芳。  「不要不要,千万别在这里,会被别人看到的。」薛春芳连连摆手,虽然无比慌张,还必须尽量压着声音。  「不想自己的骚样被人看到就乖乖听话。」张一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凶恶。  「是是是,我全听你的。」  「就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吗?」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性奴隶全听您的。」薛春芳的口气变得很快。  「骚母狗刚才很爽吧?」  「是的主人,母狗被主人弄得太爽了,因为母狗太淫荡了,所以没忍住就高潮了,请主人惩罚母狗吧。」「惩罚先不着急,就快下班了,你去和我妈请明天的假,我妈今天晚上有应酬,一会我陪你回家。」「好的主人,马上去。」薛春芳已经完全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  「坐下,让你去了吗?先把内裤脱下来给我。」「什么?这……」薛春芳刚想发表点意见,看到张一一瞪眼,凶神恶煞的样子,赶紧把后面要说的话咽回去。看了看同事,大家都在关注着手头的事,于是薛春芳赶紧脱下了自己的内裤递给张一,由于一切都在桌子下进行,还不怕被人看到。  「骚货,淫水又多又粘,真是不要脸的母狗。」张一看了看薛春芳的内裤,然后把内裤叠起来放进包里。  张一在桌上找了一下,拿起一只原子笔递给薛春芳说:「骚阿姨,你的小穴太寂寞了会受不了吧,让这支笔帮你一下吧。」薛春芳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张一的意思,立刻露出非常震惊的表情。不过这次薛春芳学聪明了,没等张一提醒,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没有任何反抗和怨言,薛春芳开始把笔向小穴里塞。  由于薛春芳在脱掉内裤时,顺手把裙子放了下来,所以现在并不能看到原子笔是否进入薛春芳的小穴。不过从薛春芳紧皱的眉头,和脸上说不出痛苦还是兴奋地表情,可以知道原子笔正在逐步深入的过程之中。薛春芳的小穴虽然十分紧窄,但要塞进一支小小的原子笔还应该是很轻松的事。但薛春芳却显得十分费力,最后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牙齿也紧紧的咬住了下嘴唇。  终于,薛春芳的手从裙底离开,向张一表示已经塞好了。张一见状也把手伸到薛春芳的裙子里,一直摸到了薛春芳的小穴,在小穴外摸到了还露在外面的一小截原子笔。张一这次对薛春芳还比较满意,重重的弹了一下薛春芳的小穴后,把手抽了出来。  「骚母狗,去我妈那请假吧,可别忘了用骚穴把笔夹紧了,如果从裙子里掉出一支笔来,你可就不好解释了。」薛春芳慢慢的站了起来,向李红的办公室走去。薛春芳这是第一次不穿内裤在办公室走动,可能是心理作用,薛春芳觉得小穴凉丝丝的。即使以薛春芳的小穴的紧窄程度,一支原子笔还是太细小了,而且薛春芳的小穴里还充满着淫水。  刚走了两步,薛春芳就觉得原子笔掉出了一小截,吓得她赶紧站住,调整了一下姿势。感觉到原子笔没有继续往外掉的趋势了,薛春芳才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进,走动的同时薛春芳紧紧的夹住双腿,尽量让小穴能够闭合的紧密一点,走路的样子显得怪怪的。  原子笔虽小,但毕竟是一个外来的异物插进小穴,夹紧双腿的动作更增大了薛春芳敏感的小穴的刺激,开放的办公环境则再次使性刺激升级。薛春芳虽然刚有了一次性高潮,但与真正在性交中达到的性高潮还是没法比,并不能真正缓解高涨的性慾。所以当薛春芳走进李红的办公室时,因为心里的不安和性慾的刺激,她的双腿已经开始止不住的抖动。  「哎呀,是春芳,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都不来我这了,对我有意见吗?」李红性格外向,还是个急性子,虽然说好让张一去问薛春芳,还是忍不住把憋了几天的话说了出来。  「哪有的事,红姐,看你想哪去了?」  「那你这几天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咦,春芳,你腿怎么在发抖,不舒服吗?」「啊,那个……那个……可能是坐久了吧,突然一站起来有点腿软,没事,没事……」「嗯,那就好,那你就站会吧,坐久了确实不好。」李红丝毫没有怀疑薛春芳的异样。而薛春芳却恨不得为刚才的口不择言抽自己一耳光,现在可好,只能继续站着了。  「对了,到底有什么事没有?我总觉得你和我没以前亲了。」李红是个刨根问底的人。  「嗯,是这样,红姐,我孩子快期末了,明天要开家长会,我想请一天假。」「嗨,就这事?春芳,你干嘛这么客气,反正也没什么事,你放心去吧。」「其实红姐,你别见怪,我那个丫头,学习本来不是还行嘛,这一段突然有点问题,我正为这是心烦呢,可能就冷落了红姐你了。」薛春芳急中生智,跟李红撒了个谎。  「是这样,没事,你放心吧,一天假够不够?多歇几天也可以。」李红完全相信了薛春芳的话。  「一天就行了。嗯,要不……需要的话我给你打电话吧。」薛春芳突然想到,张一不知要怎么玩弄自己呢,还是先打出提前量吧。  「对了春芳,如果是学习问题,反正张一没事,让他给你闺女补补课。」说着李红有些暧昧的坏笑着。「张一也很喜欢你这个漂亮阿姨呢,看平时和你的亲热劲,连我这个当妈的都比不上呢。」李红完全是开玩笑,但心里有鬼的薛春芳却立刻变了脸色,以为李红怀疑自己和张一的关系,连忙分辨道:「红姐,张一也算是我小辈,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事的。」「哈哈哈……」李红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乐的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的对薛春芳说:「和你开玩笑的,哎呦,肚子都疼了……春芳,你不是这么开不了玩笑吧……哈哈……下班时间到了,回家吧,有事打我电话。」薛春芳夹着腿慢慢走回办公桌,看到张一点头示意,才一屁股坐下,长舒了一口气。  「母狗没有把笔掉出来吧。」张一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到薛春芳的裙子里,摸到了原子笔露出薛春芳小穴的部分,比刚插进去时长了一些,但明显没有掉出来。  「薛阿姨,你也太骚了吧,笔上全是淫水,那就再让你这骚货爽一下。」说完张一又把原子笔往薛春芳的小穴里插进去。薛春芳随之身体向上一挺,不过她对这种突然使性刺激增强的方式已经有些适应了,并没有发出叫声或呻吟声。  「真是太骚了,你到底流了多少淫水?」张一把手抽出来,在薛春芳的裙子上抹掉淫水。突然,张一发现在薛春芳露出裙子的小腿内侧,有一条亮晶晶的线,从膝盖一直延伸到脚踝,竟然是已经开始乾涸的淫水。「好呀母狗,真没想到你这么爱流水,好了,自己把原子笔拔出来吧。」薛春芳遵命自己拔出了原子笔,笔上沾满了粘稠的淫水。  张一抬头看了一样,除了还有一个人在办公室的另外一角低头收拾东西以外,其他人都已经走了。于是又对薛春芳发出了命令:「把粘在笔上这些你自己的淫水舔乾净。母狗也应该饿了吧。」基本没人会关注自己了,薛春芳也比较放得开了,抬头看了张一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羞涩和埋怨,但更多的已经是淫荡和献媚。随后薛春芳张开小嘴,把满是自己淫水的原子笔含住,慢慢的吮吸着,还不时伸出香舌舔几下。薛春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享受,就像在吃着最喜欢的大鸡巴一样。  舔乾净笔上的淫水,薛春芳跟着张一一起离开办公室回家。天气还不错,有一点小风,不断的吹进薛春芳的裙子,让她赤裸的小穴感到一阵阵凉意,淫水也被吹乾了。  薛春芳家离厂子不远,十分钟就到了。出乎意料的是张一只是和薛春芳走到她家门口,并没有一起进屋。薛春芳一直忐忑的心情才放松下来。虽然薛春芳很希望能有大鸡巴插进自己火热的小穴,但理智告诉她,绝不能在孩子面前干这种丢人的事情。  「明天你孩子上学后,你家旁边的麦当劳见,把你最短的一条裙子穿上,可别耍花样。」张一拍了一下薛春芳圆滚滚的大屁股,留下了一句话就回家了。  魂不守舍的回家后,薛春芳心不在焉的安排好女儿的晚饭。随后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疯狂的手淫,发泄着被挑逗起来的高涨性慾。  第二天女儿上学后,薛春芳如约出门前往附近的麦当劳。出门前,薛春芳并没有翻箱倒柜,对比自己的哪条裙子最短,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有一条从没穿过的裙子一定是最短的。  天性很淫荡的薛春芳并不在意暴露一些的穿着。几年前看到这条裙子时,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她毫不犹豫的买下了。但裙子实在太短了,下摆勉强能够遮住大腿根,虽然薛春芳对自己的身材极度自信,也有暴露自己身体的愿望,但还是没敢穿这条裙子出门。只有当独自在家时,薛春芳才会换上这条短裙,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意淫一下。  薛春芳已经越来越怕张一这个年轻人了,老老实实的穿上了这条短裙,搭配了一件短袖上衣。站在地上,薛春芳修长的双腿完全暴露在外,她穿上一双蓝色的露趾细高跟凉鞋就出了门。  这样的装束本来并不适合一个中年女人,但三十七 岁的薛春芳依然青春靓丽,只是如此清凉的装束,自然会引来所有路人的目光,不过薛春芳还真的顾及不了这么多。  张一已经在麦当劳门口了,等到薛春芳后,两人并肩走了进去。薛春芳在食客的目光中,随着张一走到一张位于角落里的桌子坐下来,张一很快买了两套早餐回来。  一坐下,薛春芳就不安的瞟着近处的几个客人,因为在坐着时,薛春芳粉色的薄丝内裤已经露出了最下端的部位,好在还有桌子的掩护,才不致当众走光。  接过张一买来的早餐,薛春芳食不知味的吃着。  吃完早餐,与薛春芳相对而坐的张一擦了擦嘴,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附近已经没有人了,其他几个食客都坐在稍远的门口处。这让张一既高兴又失望,高兴的是他可以不用压低声音说话,失望是因为不够刺激。  张一收拾一下心情,给薛春芳下了第一条命令:「把内裤脱掉给我。」有了昨天的经验,这样的要求薛春芳倒是有心理准备,于是立刻脱下内裤,从桌子底下递给张一。  接过带着薛春芳体温的内裤,张一发现原本覆盖在小穴处的部位有一条湿痕,张一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把内裤团成一团。薛春芳穿的内裤比昨天的更小更薄,卷成一团后只占据了张一手心里很少的地方。张一把薛春芳的内裤放到鼻子边闻了闻,故意露出陶醉的表情给薛春芳看,随后打开书包,把内裤放了进去,然后,又拿出一个塑料袋,从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交给薛春芳。  薛春芳看了看手中的东西,马上芳心剧颤,原来张一拿出来的是一根硬橡胶质地的假鸡巴,形状做的很逼真,与真鸡巴非常相近,尺寸很粗大,虽然比张一的鸡巴勃起时稍细,但却更长一些。  「骚逼很痒吧,把这个插进去解解痒吧。」虽然知道会有这样的命令,但薛春芳听到张一的话还是感觉很异样。  不过奴性越来越重的薛春芳已经不打算做任何反抗了,开始把假鸡巴向自己的小穴里插。  「我事先在假鸡巴上抹了些润滑剂,骚穴里太干会不舒服的。」,假鸡巴上已经提前抹好了强力春药,而张一却假装很体贴的样子,实际上他知道薛春芳的小穴已经湿了,但为了让薛春芳放心,编了这样一个谎。本来也疑惑假鸡巴为什么滑滑的,听到张一的话后,薛春芳不但没怀疑,还对张一的「体贴」有些感动。  薛春芳把假鸡巴的龟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开始向里插。插入的过程中,感到了不小的阻力,不过因为小穴里已经分泌了一些淫水,所以还是很顺利的插了进去,薛春芳不敢取巧,直到假鸡巴的龟头顶到自己的宫颈,才停止了下来,尾段的一截还留在小穴外面。  穿着暴露的衣服在街上被人视奸,已经让薛春芳留了不少淫水,插入的过程更让薛春芳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淫水也出的更多了。凉丝丝的假鸡巴滑过火热的小穴嫩肉,顶在更加火热的宫颈上,在公共场所做出如此淫荡的行为,薛春芳的全身都燥热起来。  把假鸡巴插进小穴不久,薛春芳就感到性慾极度高涨起来,非常希望能有真的鸡巴插入自己的小穴,春药的强烈刺激当然是造成这种情况的最主要原因。薛春芳却不明就里,由于有过类似的经验,薛春芳先入为主的认为是自己太过淫荡的结果。  看到薛春芳的样子,张一知道春药已经发挥作用了,于是不失时机地说:「骚货,你又开始兴奋了吧,需要我帮忙的话就直说吧。」薛春芳知道女人应有的矜持在张一面前都已经是虚假的了,于是毫不犹豫的说着:「性奴隶的骚穴已经痒的受不了了,好想主人的大鸡巴呀。」张一也没想到薛春芳能在这种场合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表情和声音还极为淫荡。立刻也感到慾火高涨,鸡巴已经把裤子高高的顶了起来。「那好,去你家吧,我看你就快忍不住了。」话虽这样说,实际上张一也快忍不住了。  薛春芳闻言立刻站了起来,但马上又坐了下来。张一也看出了薛春芳这样做的原因,因为假鸡巴比较长而裙子非常短,所以假鸡巴一小段露在裙子外,这样走在街上,就一切都被人知道了。  张一在瞬间已经想出了最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当看到薛春芳欲言又止的样子时,张一非常坚定的说:「不能拔出来!自己想办法。」此话一出,薛春芳也很快就明白了张一所说的「办法」是什么,无奈的把手伸到自己的下身,把已经插到宫颈口的假鸡巴继续向里塞。异常敏感的宫颈让假鸡巴顶的有点疼,但更多的是一阵阵的酥麻和慾火的进一步高涨。就这样薛春芳不断的刺激自己的宫颈。大约两分钟后,薛春芳发出一声很大的呻吟,假鸡巴终于被她插进了自己的子宫。  因为声音比较大,远处的几个食客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转头观望,不过薛春芳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好在薛春芳坐在角落里,还有张一身体的遮挡,人们虽然觉得角落里的男女有些奇怪,但也没发现太多的不对劲,看了几眼就都不再关注了。  薛春芳再次站起来,发现假鸡巴已经不会露在短裙外了,于是迈动着颤抖的双腿,和张一一起向家里走去。一路上薛春芳走的非常辛苦,大量的淫水令她的小穴十分湿滑,随时担心假鸡巴会从中滑落出来,但夹紧双腿却会增加对小穴的刺激。薛春芳的淫水已经非常多了,由于假鸡巴的阻挡,除了少数从假鸡巴和小穴间的缝隙挤出来以外,基本上都留在了体内,使得薛春芳本就不堪刺激的小穴更加的酸胀。  好不容易走到了家门口,薛春芳正准备开门,张一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妈的,谁这时候打电话?」张一骂骂咧咧的拿出手机一看,立刻把剩下的骂人话吞了回去,赶紧接通了手机。  「儿子,你在哪呢?离家近吗?」电话里传出李红着急的声音。  「我刚吃完早饭,就在家附近。」  「太好了,你赶紧回家,咱家跑水了。」  「妈,我现在有点事……」  「我现在正开一个重要的会,回不去,你爸更是指望不上,你能有什么事,往后拖一拖,先把家里的事处理好,物管的说,水都淹到楼下了,马上就去咱家修理,你赶紧回去吧,有事再给我打电话。」李红无论在家里还是单位都是说一不二。  「这……好吧,我马上回家,老妈再见。」张一可不敢和李红对着干,无奈的答应了。  「骚货,自己先进屋吧,等着我,估计两个小时就能回来。对了,把钥匙给我,省的我还得敲门。」薛春芳打开门,把钥匙拔下来交给张一,很有些焦急的对张一说:「可是……」不等薛春芳说完,张一烦躁的一挥手,马上往自己家里赶去。  张一前脚一进家门,维修的人后脚就到了,马上开始在漏水的地方修起来,这倒是让张一很意外,根据以往的经验,张一本来以为在家至少要等半个小时。  三十多分钟,漏水的管子就修好了,张一把修理工送走,又简单的擦了一下地,打电话跟李红报告了一下,然后赶快就向薛春芳的家里赶去。  在路上,张一顺便配了一把薛春芳家的大门钥匙,花了不到十分钟时间,等他到达薛春芳家大门口时,距离他离开这里刚超过一个小时。张一倒不是有意说错时间,因为他也没想到事情解决的这样顺利。现在,张一一边开门一边自言自语道:「骚货,想不到我这么快就回来吧,肯定等急了吧。」张一很想看一看,在被春药刺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薛春芳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他无论开门还是进屋都动作很轻,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如果薛春芳在卧室里的话,应该不会听到有人进屋。因为心思都已经集中在马上就能享受到的薛春芳的迷人肉体上,张一并没有发现门口除了薛春芳的高跟凉鞋以外,还有一双男人的布鞋。  正当张一轻手轻脚的走到薛春芳的卧室门口时,原本紧闭的卧室门突然打开了,而在门口出现的并不是薛春芳,而是一个矮个子的正在系裤子的中年男人,长相非常猥琐。中年男人看到张一,先是吃了一惊,继而露出慌乱的表情,很快薛春芳也看到了张一,发出了一声充满恐慌的尖叫。同时张一也看到了卧室里的情景,薛春芳一丝不挂的坐在床边,小穴一片狼藉,还有白色的精液在慢慢流出。  三个人中,张一最先镇静下来,马上把脸一沉,恶狠狠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气势这个东西一向是此消彼长,看到张一的样子,中年男人更慌了,结结巴巴的回答说:「我是……我是……小薛的朋友,您是……」「还敢问我是谁,强 奸良家妇女,你他妈胆子不小!」张一看中年男人一副窝囊样,明显没什么势力,而且又瘦又小,比自己整整矮了一个头,打起架来自己也不吃亏,所以立刻翻了脸。  「没没没……没有……大哥,大哥,您消消气,这事其实不赖我……小薛,对,是小薛,都是她……」张一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操你大爷,你他妈的还敢不认账!」张一又指着中年男人骂了一通。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愿意的吗?还是他强 奸你?」张一转头质问还光着身子的薛春芳。  「我……我是被迫的……呜……」薛春芳很清楚谁才是最强势的,马上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还似模似样的哭了起来。  「小薛你……不是大哥,我真的……别别别,大哥,别打我……」中年男人本来还想解释,看张一又恶狠狠的抬起了手,腿一软就跪了下来。「大哥,大爷,都是我的错,我看见门没锁,又看见小薛一个人在家,就起了歹心,我……」看到张一脸色还是很不好,中年男人开始抽自己的嘴巴。「我他妈不是人,不是人,我是畜生,我对不起大哥你,我对不起小薛……」「行了行了,别他妈装了,说吧,怎么办吧?」张一觉得差不多了,开始考虑解决办法。  「您说,都听大哥您的。」中年男人听着也顺势住了手,一脸堆笑的说。  「这样吧,你拿五千块钱出来,就算是精神损失费,毕竟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这种事传出去对名声不好。」「没问题,只要您不告我就行。」中年男人答应的倒是很痛快,有点出乎张一的意料。  「现在就拿钱去。」  「现在,没现金呀……别别别,大哥,我这就给您取去。」「你在家,先把骚穴洗乾净了,等我回来。」张一对还在不知所措的薛春芳说了一句,就和中年男人一起取钱去了。  没想到中年男人也住在这片别墅区,离薛春芳家不到两分钟。拿了钱,在中年男人的家门口,张一又严重警告了中年男人一下:「敢动我的女人,你小子胆子不小。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不过你要是说出去我也不怕,大不了告你强 奸罪。」「不敢,绝对不敢,早知道小薛是您的人,打死我也不敢动她,我以为她离了婚,就是没主儿的女人呢,我就想这么漂亮的女人一个人多寂寞,还是别浪费了……」「你他妈有完没完,给我滚!」张一不耐烦的一声怒吼,中年男人屁滚尿流的就跑回了家。  回到薛春芳家,薛春芳已经洗乾净了身子,但没敢穿衣服,见到张一回来,薛春芳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哭叫着:「主人原谅母狗吧,是母狗太骚了,实在忍不住了,母狗再也不敢了。」原本张一非常生气,但平白无故得了五千块钱,现在薛春芳又这么懂事,张一的气也就消了大半。「起来吧,先说说怎么回事。」张一大致猜到了原因,但还是想听薛春芳亲口说一下。薛春芳小心的站起来,偷偷的看了张一一眼,觉得张一的心情似乎还不太差,才慢慢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本来薛春芳已经准备可以和张一大干一场,却因张一临时有事回家而暂时中止。进了家门,薛春芳就觉得完全忍不住了,于是想通过手淫来缓解一下高涨的性慾。薛春芳先把假鸡巴从自己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大量的淫水也立刻随之流了出来。  薛春芳于是开始疯狂的手淫,这也是她几年以来经常做的,已经十分熟练了。  但这次,无论薛春芳怎样努力,也无法让高涨的慾火平息下来,反而越来越无法忍受,最后薛春芳终于认识到,如果没有真的鸡巴插进自己的小穴,慾火是不可能自己平复下来的。可是张一说要两个小时才能回来,现在刚过去不到十分钟,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根本熬不过去。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薛春芳的脑子里。  在薛春芳家所在的别墅区,住着一个男人,五十来岁,姓马,大家都叫他老马。这个老马家境贫寒,是家中独子,十多年前就父母双亡,由于长相猥琐又没有本事,一直没有人愿意跟他结婚,是一个老光棍。可能是上天也觉得给予老马的实在太少了,所以就在一年多前,老马时来运转了。  这几年古董越来越热,老马家也有几件祖传的瓷器,没事时老马就把这些瓷器找了出来,给行家看了看,没想到,其中两件竟然是价值连城的稀罕物。于是老马把这两件瓷器送到了拍卖行,结果很令他满意,除去各种费用后,从两件瓷器上老马分别可以净得四百万和二百二十万元。  这可把穷了一辈子的老马乐坏了,四百万很快就到手了,但拍得二百二十万的那位老板,手头突然周转不开,但他又特别想要这件瓷器,于是和老马商量想用自己一套新买的价值两百五十万的别墅抵这笔钱。老马觉得已有的四百万也够自己花了,要别墅的话自己还多赚了一些,就答应了下来,也就和薛春芳成了邻居。  老马有了钱,却还是娶不着老婆,他胆子很小,也不敢找鸡。后来知道同样住在别墅区的薛春芳离婚了,就主动找薛春芳搭话,可惜老马的长相连一向性慾无法满足的薛春芳都看不过眼。  字节数:21638【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