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目前犯蜕变][完]


第一章-引子-公车上的魅惑  白雪现年32岁。平时就喜欢保养得她。皮肤白皙。长相不说是天生丽质但也算标致。高挑的身材配上连自己都引以为傲的的豪乳再加上紧身牛仔裤里紧绷上翘的肥臀。一点都不看出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  相反丰满标致的身材更是不知博得多少男人夜晚的意淫。白雪本是一家事务所的律师。因为三年前跟身为中学老师的现任老公王然结婚。才不得不放弃律师的职业。也是因为真心爱老公才甘愿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  贤惠的她更是招来婆婆公公的大为赞赏。有洁癖的她更是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虽然女儿优优有时候调皮勤快的白雪还是收拾的家里很难发现脏乱。  王然同事更是对王然有这样的漂亮贤惠的老婆都羡慕的咬牙切齿血脉膨胀。  初夏的阳光格外刺眼。因为过几天就是公公的六十大寿。一是怕东西到时候东西买不齐也是为了打发初夏午后的无聊的时间。才临时起意想起去超市的。  因为还不到礼拜六王然需要上课。只能白雪自己一个人去超市给公公买礼物。  虽然已经不做律师好几年了但白雪还是难改喜欢穿职业装的习惯。  因为天气热的缘故白雪又解开了一颗纽扣。深深地乳沟格外的刺眼。  衣服上剩下的纽扣被撑的更是像要掉下来似得。衬衫里裹着的豪乳上下晃动着。吸引着超市里客人的目光。象征的挑了一大盒公公爱喝的铁观音。一箱牛奶。  就奔向公交站牌。虽然都不是多重。但还是把白雪的芊芊玉手勒的通红。  21路公家车可能是拉人太多的缘故不急不慢的缓缓驶来。S城的公交总是人满为患。住惯了S城的白雪也就慢慢的习惯了这种拥挤。  没有了初来S城坐公交的埋怨。白雪狠狠得挤上了公交。坐惯公交的朋友都能体会挤公交的痛苦。白雪手上的箱子都没空间放下。一手拎一个。白雪苦笑了下。心想这都成稻草人了……  随着公交一走一停的颠簸。白雪感到了浑身的不自在。起初因为是人多拥挤没有在意。可白雪还是回头睹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让白雪所有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一直粗糙。上边还带有些许水泥的大手正在有意无意的触碰着自己的丰满的屁股。可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雪。脑子里还坚信可能他不是有意的一个老实巴交的民工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猥琐的事。白雪又苦笑了下……可能是老公王然这些日子忙着备课好久没好好疼自己的缘故自己乱想了吧。白雪被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心里居然起了涟漪。白雪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打住了自己的乱想。车还是跟午后的蚂蚁一样在路上走着。  车厢里都是低头玩手机的。要不是自己手上拎着东西。自己也好看下手机打发下无聊的时候。可现在她却一动也动不了。身后的粗糙大手也发现了现在的环境。居然一点点的大胆起来。  一只手居然全放在了白雪职业装短裙包裹的紧绷屁股上揉捏起来。那会白雪还确信世间的美好可这会该怎么……白雪被突如其来的揉捏给摸得一个踉跄。  要不是拥挤可能白雪早摔倒在公交上。大手还在享受的揉搓着白雪的美臀。  白雪额头都急出了香汗。她想呼救可高傲的个性以及女人独有的羞涩的个性像一条揉成球的毛巾。深深地堵在了白雪的喉咙……任凭大手贪婪的把玩着自己的屁股。突然大手停止了揉捏。白雪刚要喘口气。  可……可……白雪分明能感到一条火热又硬的橡根铁棒的「大泥鳅」正试图穿过自己的短裙。  白雪几乎要叫出来。可民工也正是掌握了白雪的弱点才这样肆无忌惮的……肉棒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蕾丝内裤在白雪两腿之间来回的前后运动着……白雪  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白雪咬着了自己的嘴唇偷偷的扫了一下四周拥挤的人群。低头玩手机的。睡觉的……  白雪羞红的脸或许稍稍的得到点安慰。至少没人注意到她现在的囧态。白雪咬牙忍受着。  可对于一个贤惠的家庭主妇她又什么办法呢?二十分钟过去了肉棒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火热的温度刺激着白雪的花心。白雪的内裤居然湿了。  白雪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痛恨自己身体为什么会这样……肉棒似乎也发现了白雪内裤中间黏黏的液体。更是加快了速度。这在这时公交车经过一个红灯一个急刹车。肉棒停止了蠕动……白雪的心稍稍恢复了下。  却略过了一丝失落感。白雪开始害怕自己的身体。绿灯闪烁起来。车子又开始了缓慢的颠簸。此刻的白雪只想快点到站结束这样的尴尬。可肉棒像变出来的似得又出现在了她蕾丝内裤下。这次肉棒居然改变了方向。  之前一直在白雪两腿之间平衡的前后抽送。可能是民工发现白雪内裤有液体后居然隔着白雪的内裤像花心顶去。滚热的不知比老公王然要粗大多少倍的巨大龟头伴着白雪的液体一寸寸的攻占着白雪的防卫。要不是隔着内裤可能早就一插到底。  可就是这种瘙痒让端庄的白雪羞耻难耐。有洁癖的白雪想着这么恶心肮脏的大手。  想着自己现在对自己深爱的老公王然是不是算背叛。带着所有乱七八脏的想法逆来顺受的白雪居然对这肮脏的肉棒有了轻微的迎合。迎合着肉棒的次次攻击。  白雪的液体越来越多像是为了给肉棒更多的润滑一样。公交就像爱情一样有人走有人来。零零散散的下去几个人。给白雪稍稍有点空间放下了手上拎着的的箱子。  狠狠得咬着下嘴唇却掩饰不住喘着的粗气。  肉棒连着内裤插进去凹进去深深地一半。每次抽查都削弱着白雪的防线。爱欲有时候就想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再合上。  「老婆。老婆。我爱你……」这时白雪的手机响了。  把白雪从空白里拉回来。是老公王然打来的。白雪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接听。  传来熟悉的声音  「雪雪。下午教育局来检查。我可能晚点回去。你去接下优优」白雪满怀歉意的答应着。但并没有停止她慢慢的迎合。紫红的肉棒就像是电动的一样不会停止一样继续往前冲刺着。最后王然一句「雪雪我爱你」  像针扎似得戳痛了白雪的心。不知是对肉棒的娇羞还是对王然的娇羞。白雪脸色越发的红润白雪微微的迎合着扭动着自己诱人的丰臀。回了王然一句「老公我也爱你」  便匆忙挂断了电话。就是这句我爱你。像是给后面的肉棒吃了兴奋剂。一次狠狠的抽查带着内裤插进去一大半。  措不及防的白雪被突如其来的差点刺激到叫出来。肉棒把白雪的嫩穴口塞的满满的。  是王然从未给过的饱满。白雪虽然生过孩子却还是被塞的好像要涨开一样。  可能是民工的胆小害怕始终没有脱掉白雪的蕾丝内裤。也可能是民工不敢造次觉得这样不属于直接性交。让白雪更能接受。白雪的淫液越来越多蕾丝内裤湿了大半。  幸好车上人多杂乱什么味都有不然肯定会被闻到淫荡的味道。迷离的白雪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久旱逢甘露的舒适脑袋一片空白的她居然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随着肉棒每次进攻传来的低声呻吟声替代了之前的厌恶。  「叮咚。前方到站爱琴海别墅区」  一声公交提示把白雪拉回现实中。巨大的肉棒还在坚挺的冲刺着。可白雪想起王然的种种。想起可爱的女儿优优。爱欲像是海洛因。涉毒不深的白雪恢复了理智。强忍着要蓄势喷发的爱液白雪狠狠得踩了一脚后面这个让她只感受到了肉棒的炽热却没看见脸庞的的民工。高喊一声「师傅下车」。  踉跄的离开了又恨又迷恋的车厢。初夏的微风是惬意的。一阵微风袭来。吹动着白雪被揉搓了不知多少遍的短裙。爱液顺着内裤流到了大腿两侧。白雪的脸上露出了这半年来王然难见的舒适笑容。转身向别墅区的家里走去。  开门时才惊恐的发现刚才急匆匆的从公车逃下来居然把给公公买的一箱无糖的牛奶忘在了公车上。白雪恨自己那会的身体。恨自己的笨脑子。可想到还的赶紧去接优优便停止了懊恼。  白雪白雪进屋放下仅剩的铁观音。又进卧室换了条新内裤。不只是哪根神经的错乱。鬼使神差的把掺杂着民工大粗壮肉棒跟自己淫液弄湿大半的蕾丝内裤。  拿起内裤在鼻子上嗅了两下。接着露出诡异的娇羞。  把内裤放好后接着起身去了小区里的幼儿园…… 第二章公公的生日の凌辱公车  精神恍惚的白雪走进了朵朵幼儿园。迎面出来的是优优的老师小惠。有点稚嫩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  「优优。妈妈来接你了」  小惠说道。并像白雪微微一笑。这时优优便飞奔向了妈妈白雪。  「优优。跟老师再见」  白雪边说着边给优优整理着衣服。跟老师说完再见后。白雪便领着优优离开了幼儿园。回到家后白雪给优优做了优优爱吃的点心。自己则去洗衣服。从辞职以后貌似白雪的生活就貌似一直这样的一成不变。接送孩子收拾房屋。然后一起等王然回家。多多少少给白雪的心里徒增里几分的空虚。  白雪又凝视了几眼沾有自己淫水跟从来不曾看见脸的民工混合物的蕾丝内裤。  转手扔进了洗衣机。  「叮咚。叮咚」这时门铃清脆的响起……  「优优。去开门。可能是爸爸回来了」  优优一蹦一跳的离开了餐桌。打开了门。「爸爸……优优调皮的钻进了爸爸王然的怀里。王然一把抱起优优走进了屋里。整个屋里充满了父女俩嬉笑声。这是白雪最开心的时刻……白雪晾晒玩衣服后跟王然说道「你俩别闹了。这么大了还跟小孩子似得」  「遵命老婆」  王然嬉笑的说完又抱起了优优。白雪跟王然相识五年的感情。所有的海枯石烂都根深蒂固貌似已经超越了最初的爱情变成了亲情。这也是另王然最安慰的。  「明天就老爸生日了。东西都买差不多嘛?」  这时白雪惊的一下又想起里公车上忘记的牛奶。想起车上那一幕竟飞快的从脸上掠过了一丝的红晕……  「明……明天再买吧。我就买了一盒公公爱喝的铁观音。赶紧吃饭吧」这是白雪第一次跟王然撒谎。心里总有着些许的不安。想赶紧岔开这个话……  「那好吧我们明天再买」王然说完没有了下题。  虽然小两口住在爱琴海这样高端的别墅区。可高额的首付都是王然的爸爸给垫付的。王然听小道消息说要自己马上就要晋升主任了。才兴冲冲的跟爸爸商量选择了这里但每月工资附上月供也所剩无几。  王然只是想让白雪过上好日子。可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自己当初选择这里有点自不量了。白雪劝说过好几回把这里租出去。他们三口选择小点的地方住。能让王然轻松点。几次王然都没有回答……只在心里暗暗称赞着自己这样贤惠的老婆……  吃完饭白雪哄睡了优优。冲完澡转头去了卧室。王然躺在床上看着书。一抬头看见白雪进来眼睛透过眼镜。明显增大了许多。没想到生完孩子的白雪还是这么阿娜多姿。丰满的乳房透过薄纱丝质的睡衣。细细的腰身竟然衬托的屁股如此的饱满。像个桃子……  王然摘下眼镜。瘦弱高挑的身体跟白雪完美的胴体竟成了完美对比。  「小雪。我爱你」  王然说着把嘴亲在了白雪轻柔的嘴唇上。白雪伸出妖娆的舌头回应着。王然一只手抚摸着白雪坚挺的乳房。一只手伸向了白雪的下体。这是白雪脑子竟然闪过了公车上的一幕。竟变的淫水泛滥。  「小雪。你好多水。是不是想要了」  「讨厌。不准说这么恶心的话」  身为律师的白雪在做爱时是不允许王然说这样的话的。一是觉得难为情。二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她。觉得那样很恶心。白雪说着把自己的舌头舔向了王然的乳头。这可能是白雪最大的底线了。王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因为两人都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做爱也就是正常体位。王然看过几次毛片。想让白雪给自己口交。  但白雪都是强而有力的拒绝了。就没有了下文。  「老公。插入吧」  「嗯……嗯……好舒服」也许这句舒服就已经是白雪的极限了。白雪觉得说别的会是不正经的女人。可能如狼似虎的年纪。白雪真的好像要了。扭动着自己饱满的屁股。  「啊……啊……嗯……啊……好舒服。啊……」房间里充斥着低声的呻吟。随后王然一声低沉的声音。便趴在了白雪丰满雪白双乳上。全程只用了一个体位。男上女下。这便是这些年他们一直沿用的性爱姿势。  王然可能是太累了。也是压力太大了。竟趴在白雪身上睡着了。白雪心疼的把王然放平。  又亲了下王然的嘴。自己则趴在王然的胳膊下。微微的闭上了眼睛。白雪觉得与王然认识就是上天注定。谁也不能把他们分离。白雪是爱王然的。只是心里跟身体总难挥去那种填不满的感觉叫空虚。  桌上的闹钟响起。王然疲惫的睁开了眼睛。带上眼镜巡查着四周。白雪不在。  他走出房间门。便看见白雪在厨房里忙碌着。桌上煎好的鸡蛋。自己爱喝的瘦肉粥。优优的饼干……王然走进厨房抱住了白雪纤细的腰……因为是正是礼拜天王然跟优优都不用请假。草草的吃过饭。一家三口便收拾东西去给爸爸过大寿。这时白雪换好了衣服。蕾丝的吊带连衣短裙衬托着傲人的胸器。露出深深的乳沟。  下身雪白的大腿尽显眼底。连天天都见的王然都要流鼻血。优优一声「妈妈。  我要喝奶。」让白雪更是尴尬。  「老婆。你好漂亮」王然迷离的说道女人最喜欢听到的就是别人的夸奖。白雪这么漂亮的女人当然也不例外。腼腆的笑着说「少贫了。快走吧。别让公公等着」。  说完抱起优优一家三口走出了家门。公公家离白雪家不算多远坐公车也就几站的功夫。  因为家里积蓄都用在了房子上。没有车。本来拿好多东西。要打车的王然被白雪制止了。  「坐公车吧。又不远」  因为又买了些东西。白雪抱着优优。可把王然折腾苦了大包小包。S城依旧是人满为患。  好不容易上车后王然放好东西跟白雪面对面站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抱怨着……如果我问你现在的人丢失最快的是什么?你肯定说是时间……错。是文明跟素质。  上车抱着孩子的白雪居然没有一个人给她让座。任凭她修身吊带裙里的双乳来回晃动着。拥挤的人群像摇晃的果冻一样。也来来回回的随着车停。车动的前后摇摆着……这时的白雪脑子里却浮现出了。那天自己坐公车的情形。一双粗糙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大手。抚摸的自己丰满的臀部。来回的抚摸……那感觉……那感觉……就像现在……  白雪猛的回过神来。分明的能感受到在自己被修身短裙包裹的翘臀上肆无忌惮的抚摸着。顺着自己屁股中间的沟。向下伸去。那感觉越来越来明显。白雪心存怀疑的会都睹了一眼。让白雪全身每个汗毛都要竖起来。分明还是那只布满老茧。粗糙。肮脏的大手……  白雪忙上前两步躲开那双手。跟王然打个对面。鼻子都几乎碰到。拥挤的车厢已经让她无法再往前了。可那双手又不依不饶的追上来。伸向了白雪的裙底。  白雪已经躲无可躲……  「老……老公……」白雪无力的喊道……  「怎么了?」王然还在抱怨着东西多。抱怨着人群。  「你家孩子真漂亮……几岁了?……」旁边一位大婶笑嘻嘻的问到。打断了白雪的话……  「两岁半了」王然抢着回答道……因为王然烦够了公车。有人搭话正好解除下自己的烦闷。  「还喝奶吗?」大婶与王然讪的还挺热乎。滔滔不绝的跟王然讲着自己的育儿经。  这时的白雪分明的听到耳朵后面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那声音贴着白雪的耳根传来。却夹杂着地狱的声音。  「你再喊呀。让你老公救你呀。我的白大律师。让你老公让你孩子让全车人都来看你这副淫荡样呀。信不信我杀你的孩子」白雪心一惊。眼睛惊恐的瞪的老圆。他怎么知道我以前是律师。又看了看怀中熟睡的优优。白雪陷入深深的惊恐……那双大手却没有停止。粗糙的大手。却异常的灵活。不一会就穿过白雪的内裤像白雪的阴道口摸去。也许经过上次的玩弄。大手已经熟悉了白雪的身体。自信的并不急于插入。  带有粗糙老茧像铁挫一样的手指一下接一下的抚摸的白雪的肉芽。白雪无助的扭动着身体……居然流出了淫水……  人生最大的痛苦或许就是遇到难以启齿的困难。救你的人就在你旁边你却没法呼喊。没法躲藏。没人理解。没法倾诉……  「白大律师。很想要吧。这都流出这么些水了。这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低沉的声音像幽灵一样又钻入了白雪的耳朵……白雪想马上回头拿刀捅死这个侮辱自己的恶心混蛋。却无助到只能任人摆布。白雪看了一眼王然……还在跟人嬉笑的聊着……  白雪阴道的淫水已经泛滥。弄湿的……正是那天白雪刚换洗好的蕾丝内裤。  白雪憎恨着后面这个肮脏的男人。身体却连自己不听自己的指挥……泛滥的小穴。  像是饥渴难耐的黑洞。似乎要吞噬一切……  这时那个硕大的龟头又穿过白雪的短裙。顶在了白雪的两腿之间。只是……只是这次……这没……有隔着内裤……不知什么时候大手已经稍稍的退下白雪的内裤。让粗大的龟头与自己的小穴赤裸裸的粘在了一起……那炽热的温度好像要把白雪燃烧掉一样。此时。公车遇到一个路人横穿马路。  一个猛刹车。让不知道比王然粗壮多少倍的的鸡巴。已经满满插进去一半。白雪啊的一声叫出来……打断了王然跟大婶不知所云的谈话……王然又看了看白雪像红布一样羞涩的脸颊。  还有脸旁边明显的两行泪痕……白雪寂寞的空虚也幻想过情爱。但从没想过实施。  如果上次只能算是意淫……可……白雪要紧了牙关「小雪。怎么了。不舒服吗?」王然关切的问道……  「没……啊。没事……刚……啊。优优咬了我下。啊……」也许世上最委屈的委屈就是。明明很不好。糟糕的一塌糊涂却哭着说自己没事……  幸亏是车上人多杂乱。走走停停公车遮掩了白雪断断续续的呻吟。  「优优还没没醒呢?还能咬到你?」王然怀疑的问道。白雪跟老公王然说话的的同时。粗大的鸡巴正好随着车的颠簸。或深或浅的抽插着……后面的人用一件外套遮掩着与白雪连在一起的身体。在这拥挤的公车上。看不出一点不同的地方。  「优……啊……嗯……嗯啊……优……可……啊能……啊这……啊两……啊啊天……扎……牙」  短短两天的时间这已经是白雪第二次对王然撒谎了……白雪想到现在正被人从后面肆无忌惮的侵犯着。想着一定要杀了这该死的混蛋。让他永远都呆在监狱里……可身体是诚实的。阴道正在紧紧的包裹着欢迎着。正塞的好像要涨开。却还直插到一半的巨大鸡巴。  杂乱的车上。啪。啪。啪。巨大的肉棒还在持续的拍打着白雪丰满圆润的臀部……  王然还是怀疑的……却被旁边的大婶打断了……「扎牙呀。得买磨牙棒……我家谁谁小时候……」大婶乐死不疲的说着。就好像怕别人不知道她生过孩子似得……王然又不好意思不回话。俩人就继续开始了闲扯……  公车还在继续着走走停停。白雪还在故作镇静的接受着没次停车。启动时候的插进去……抽出来。抽出来……插进去的活塞运动……这时候优优半睡半醒的迷糊的睁开了眼。从小喝白雪奶长大的她。  把两只小手习惯性的摸在了白雪吊带衫下的奶头上。就是这一下。弄得白雪狠狠得加紧了粗大的鸡巴。浑身打了个寒颤。白雪高潮了。此时的王然还站在自己面对面的地方跟大婶嬉笑着……  优优还在继续的揉搓的白雪的奶头。因为刚才的夹紧。也让巨大的鸡巴像得到了鼓励似得加快了抽插……白雪被前后夹击着……脸上露出点点的红晕……白雪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屈辱……想起现在不得已的处境。想起深爱自己的老公。想起乖巧可爱的优优。想起身后这令自己作呕的一切。白雪只是觉得。为了优优为了王然自己现在遭受的屈辱竟然真的流下了眼泪……王然是深爱白雪的。王然转头看到了白雪的眼泪。以为是自己没能力买车。  以为是抱优优时间长了累的。白雪受到委屈才哭……就扔下手上拎着的东西。也不顾大婶的继续说  ……过去从白雪手里接过优优。把优优放到王然跟白雪的地上让她自己站着……因为王然真的想抱抱白雪安慰下她……  白雪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大跳。同样害怕王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阴道里正在承受粗壮的鸡巴一次次的冲击。由于害怕的原因。白雪的的小穴把粗壮的鸡巴夹的更紧了……  他抱住白雪……由于拥挤的原因同样白雪裙子的遮盖加上后面人外套的遮掩。  才使得王然根本就没在意后面站的那个人。这是第一次王然跟后面的这个人如此的至近……  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那人跟王然对着面狠狠得往前顶着。看着王然。说了句「该死的公车真他妈「挤」故意把挤说的很清楚……王然傻子一样的还了一个微笑……「老婆。我一定好好努力。买辆车不会再让你坐公车。我发誓」王然以为可能白雪抱优优累了。两手搂过白雪的细腰。王然抬了下眼镜。用瘦弱的胳膊抱起白雪。  「来吧。两腿夹住我。像刚认识时一样」王然心疼的说道。相识五年。从还没有优优。  开始。白雪委屈了。王然都是这样抱着白雪哄她……白雪说这样有安全感……  「嗯 .啊……嗯……嗯」白雪急促的喘息着……「快点了老婆。都答应了还不把腿盘上来。不然我生气了……」可就是王然让白雪做的这个举动。或许会令自己一辈子都后悔……可王然哪里知道就是自己这个动作。把白雪往上一抱。后面粗壮的巨大鸡巴。直插整根插入。只顶白雪的子宫。  白雪啊的一声叫出来。粗大的鸡巴把白雪的小穴塞得满满的。用来越多的淫水润滑着鸡巴。往更深处钻。浑身打了个冷颤。阴道狠狠得狠狠得一夹。随着车的颠簸。将粗壮的鸡巴整根的。吞下吐出。每次都直插白雪的最深处。抱着王然的白雪浑身哆嗦……因为公车的颠簸。王然就没在意……「多长时间不抱你了。反应这么强烈呢……不抱优优了。老公抱你舒服吧?」什么都不知道的王然甜蜜的问道……  「舒不舒服?」王然继续的追问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白雪怕王然再追问什么。就从喉咙里挤出俩字……  「舒……啊啊啊服啊啊……」  白雪咬着嘴唇生怕在多说出一字让王然听到。  白雪两手紧紧的抱着王然。透过王然的衣服肯定留下了抓痕。此时的优优抱着白雪的腿。  裙子盖住了优优……不经意的淫水打在了优优的脸上……可优优什么也不懂……  「没事了宝贝。没事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跟孩子一样。我会努力买车的。」王然幸福的数落着白雪……却不知道这时一股炙热的热流直冲白雪的子宫……「啊……啊……啊不要……啊啊不……要」白雪歇斯底里的喊出了声……「买车也不要呀?」王然却以为白雪石在跟他说话……却不知道此时的白雪。  子宫里已经被射的满满的。巨大的鸡巴顺势拔出。浓郁的精液顺着白雪雪白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啊……我……只……想。跟。你。跟。优。优……在一起。我什么也啊。  不……要」  白雪浑身打着冷颤。眼泪无声无息的流着的说道……为了自己的委屈。也可能觉得对不起王然居然用丈夫以为的肉棒高潮了两次。居然还被射进了子宫。也能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可最难受的是遭受屈辱的自己什么也不能说。为了优优的安全。为了现在拥有的奢侈的爱情……怕说出后。她的爱情家庭将魂飞演灭……  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两个人搂的再紧。哭的在痛。也不一定是为了同一件事……  「叮咚……前方到站。西山别院」……  「好了别哭了……我们到了……」王然安慰着惊慌失措的白雪……白雪含着眼泪的眼里露出了兄光。恶狠狠的转过头。想看一眼这个让他一路在丈夫面前遭受屈辱的混蛋……可……  除了这拥挤不堪的人群……她别的什么也没看到……跟刚上来时一样……干净到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  白雪除了想忘掉这一切外。她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叫自己白大律师。这个人究竟是谁?……  「想什么呢还不走?再不走就迟到了。爸爸会不高兴的。」王然的话打乱了白雪的思路。白雪收拾了一下心情。来不及擦拭下体的的白雪。转身抱起优优踉跄的下了车。精液还在延着白雪雪白的大腿往下流……此时。白雪的公公已经等在了门口……  「爸。生日快乐」白雪王然齐声说道……因为优优还说不大清话来了句「爷生……快落……」弄得一家人都笑了……只是白雪的公公看到丰满妩媚的白雪露出了诡异的淫笑……  说笑间一家人走进了公公的家…… [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 【完】1901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