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江湖之雪仙][完]


第一夜  穆天雪从小就生在武林世家,小时后的穆天雪跟其他小孩一样喜欢跟大家到处玩,但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穆天雪发现周围的男生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女生更明显摆明就是要找她麻烦,穆天雪从此不在跟其他人玩了。  长大之后才知道男的是慾望、女的是忌妒,之后穆天雪对人也越发的冷漠,最后变成江湖人人皆知的雪仙。  雪仙说的不是她的冷,而是她的肌肤白的就像雪一样,配合她那极为精致的脸,这样的女人怎麽不令男人发狂,虽然冷了点,但那不更令人觉得更有挑战性吗。  所以每天向她求婚的人多的就像蚂蚁一样,但穆天雪看都不看就把人全部都轰走,因为她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本来她已打算就这样一个人守在自己的院子直到死亡。  但那一天改变了她,在一个夜晚的时间穆家上下132人被人屠尽,穆天雪因为喜欢安静所以院子也是住的有些远,等到她发现时已经晚了。  她躲在远处看,始终不知道为什麽有人要这麽残忍,直到看到了他,她才知道一切又是因为她的美貌。  白云是白家当代家主的独生子,白家是当今武林第一家,不仅白道黑道看到都要退避三舍,据说连在朝廷都有不少的人脉,白云是独生子在家受宠的程度可想而知。  以他那非常迷人的外表,加上他那显赫的身世,没有多少个女人能够抗拒,但偏偏那个女人就是出现了,所以他杀她全家为的就是她。  穆天雪很痛苦的走在路上,她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报仇这件事难度实在不下於去刺杀皇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天雪发现前面站了一个人,正确的说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脸上戴着白色面纱,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只是她那高贵的气质与身材就可以迷死所有的男人。  即使身为美女的穆天雪也不得不说一声绝色,也只有像她这麽美的人才可以让现在的穆天雪暂时忘记刚刚的痛苦。  终於面纱美女开口说话了「你现在很痛苦吗?」虽然是问但却很肯定。  穆天雪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什麽都没说。  仰或是知道穆天雪不会回答面纱美女又继续开口道:「[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就跟我来吧」。  穆天雪还是没说话真让人怀疑是不是哑巴,但显然她的决定早已做好了,只是默默的向面纱美女走去。  面纱美女看到她这麽做,灿烂的笑了起来竟使得她那完美无暇的连看起来彷佛又美丽了三分,然后什麽都没说转过头来带路。  没有多远穆天雪感觉也才过了几十分钟前面的面纱美女就停了下来说一声「到了」之后又走进房子。  穆天雪看了前面的房子什麽也没说就跟了进去。  从外表时再看不出里面其实很大,绕了不少房间面纱美女终於停在一个房间的面前轻轻敲着门道:「公子,穆小姐来了」跟在后面的穆天雪有点惊讶,想不到如此绝色竟然只是个伺女!  里面传来一声极有磁性的声音:「进来吧」  进去之后才发现整个房间的是暗的,只有正中间做了一个男子,男子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盏油灯也是这房间唯一的光源。  穆天雪站在桌前什麽话也没说,男子看了很久,久到穆天雪已有些怒气时才开口道:「长的不错,是有些价值」。  穆天雪听了这话更是生气,但什麽也没说只是看着男子。  男子想了一下才开口道:「你是想要对白家报仇吧,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当本公子的奴隶本公子就答应你」。  穆天雪听到这句话眼睛邓的大大的,真让人担心会不会掉下来,大大的胸口也开始上下起伏。  但男子好像什麽都没看到继续道:「恩先付个订金好了你先当当五天的奴隶我就去帮你灭了白家」。  听到这里穆天雪终於开口道:「你说什麽」。声音说不出的好听,只是其主人现在好像看到杀父仇人一样声音是一字一字的从牙齿里蹦出来。  「什麽你竟然不满意,好吧那就四天吧」说完之后男子彷佛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穆天雪终於动手了,她在家里时有时候也会出去,出去自然就有可能遇到采花贼了,但穆天雪直至今天都还是处女,从这几点就可以想出穆天雪佣有很高的武功。  至少她很有自信,但是男子只是大手一挥,穆天雪手中的剑就断了,穆天雪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听到几句更让她吐血的话。  「好吧,就最低三天不能在改了」。说着用一脸佩服的表情,好像她很会杀价一样。  深呼吸几口气,穆天雪终於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眼前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想了一下之后穆天雪彷佛下了很重的决心开口道:「你真的可以做到吗?」男子只是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穆天雪站着不动。  男子就静静的坐在她的面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天雪终於开口道:「只要你能帮我」。  男子轻轻笑了道:「果然」只是男子的身体轻轻的晃了几下显示男子现在有多紧张。  男子又开口道:「既然你答应了,那就从现在开始吧」说完之后周围的墙壁突然亮了起来。  穆天雪转头看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墙壁上挂着都是一些黑布,黑布后面是一些其形怪状的东西,一件都没有看过。  穆天雪把头转了回来,就这一转她的头就定住了。  因为刚刚还很有书生气的男子现在脱的一丝不挂,即使刚刚是在威胁穆天雪,但脸上还是挂着的迷人笑脸,已经换成贱到不能在贱的淫笑,顺便提一下穆天雪转头的时间不超过五秒。  穆天雪惊讶的当然不是她的脱衣速度,而是男子又开口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  穆天雪看了看周围,突然想到什麽,猛然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瞪着男子,正要说什麽的时候的时候眼前一黑就什麽都看不到了。  ……  不知多久,穆天雪醒了过来,但没等穆天雪恢复过来,就看到男子裸着身体站在她的面前。  男子看到穆天雪有些惊讶、羞涩、愤怒的表情好像非常满足……真是一个变态!才开口道:「恩恩,真不愧是雪仙子,皮肤真是白的」,说完男子舔了舔嘴唇样子真是说不出的恶心。  穆天雪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被绑在床上,全身赤裸,两腿被分的的大开。  通常正常女人这时都会大叫,但显然穆天雪不是,她只是咬着牙,全身白皙的就像雪的皮肤也因过度害羞而有些红,两手和腿也为了合起来而拼命的用力。  但这些显然都没什麽用,反而更让她显的动人,只看到一名绝色美女全身皮肤白皙仅有胸前的两颗嫣红与两腿间的粉红缝细和遍布全身的一些粉色。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绝色美女现在拼命的想要遮掩但绳子的长度就是刚刚好,就都只差一点就可以遮到了。  如果这些都是男子故意的话,那这名男子显然不只是一个普通变态而已。  男子好像也非常的满意,贱笑着对穆天雪道:「不错的姿势」。  穆天雪这时在野保持她的冷漠了,只见她极度的愤怒道:「你想干麻」。  男子彷佛听到很白痴的问题看着穆天雪,直看的穆天雪都快气炸时才道:「我现在要调教奴隶阿」。  穆天雪听了这句话,一口气差点噎死。  这时男子已经把手伸像穆天雪的胸部。  穆天雪感受到的胸前得异样,来不及想什麽对着男子大骂住手。  男子好像什麽都没听到,只是对着胸部不断的柔捏,变换着各种形状,别看穆天雪瘦瘦的,胸前竟然频为壮硕,加上皮肤细致滑滑的摸起来真是极品美乳。  穆天雪感觉胸前的感觉很陌生,拼命的想让男子住手,但男子好像什麽都没听到,还把头伸到胸前去咬住其中一颗红豆。  这下穆天雪有些不能忍受了,只听她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有些喘不过气,身体更是不住的扭捏。  男子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抬起头来对穆天雪道:「我果然没看错,其实你是一个极为闷骚的女人」。  「你……胡说……我怎麽。 ……可能」穆天雪有些气急,废话哪个处女喜欢被叫闷骚呢。  「是吗,你看看你的反应,你的身体」说着男子把手伸向一丝毛都没有的缝细轻轻的摸着。  「阿……」突遭攻击的穆天雪彷佛被电到一般,全身颤抖不止,竟然……就这样产生小高潮了。  「呼……呼……」看者穆天雪喘气,男子显然很满意,那挂在嘴在嘴边贱到不能在贱的淫笑,竟然更贱了!  「我说的没错吧,你看看你真是够贱的」男子把被穆天雪的淫水溅到的手伸到穆天雪的面前,手指上的淫水在灯光下变的更加透明,房间更是散发着极为淫靡的气息。  穆天雪彷佛不敢面对现实的把头转开,但从那急促的呼吸还是可以感觉到穆天雪内心的波动。  男子好像早料到似的,随手把手上的淫水抹在穆天雪的脸上,男子就爬上床来抚摸着穆天雪的淫穴,这时穆天雪也把头转过来,也看到男子那极为巨大的龙头。  男子这时彷佛在自言自语一般「既然是处女也玩不出什麽太过火的,恩反正还有两天没关系」说完一付下定决心的样子,双手更是动的灵活。  「阿……」穆天雪直接感受到他的变化,刚刚才软下的身体又紧绷起来。  「呜呜……」穆天雪刚刚才高潮过,现在全身极为敏感,反正她被人说闷骚,身体又这样,那不如就这样享受吧,她这样想着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  毕竟男子的技术真的很高超。  左手抠弄着小穴,右手在右边胸部时重时轻的扭捏,转着胸前的嫣红捏一下,左边也不耽误,舌头无比的灵活,不断的对红豆吸吐着,有时咬一下,或用舌头在周围转圈。  「阿……」处女的穆天雪哪时受过这种阵仗,没过几分身体又剧烈的颤抖,高潮来的真她妈的快阿。  仰或是为了争点面子,穆天雪喝道:「你……别以为……我真的……就是这种人」虽说的大气凛然,但精致的脸上带着无比的满足,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实在没什麽说服力。  男子有些佩服眼前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女子,真是有够闷骚的。  男子也不管她继续说瞎话,就把满手的淫水涂到巨枪上,并且在穆天雪的洞口前摩擦。  穆天雪好像也感觉到了,不断的挣扎,毕竟再怎麽闷骚还是处女阿。  「不……不要……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男子已经懒的管眼前女子的意愿了,而且他感觉女子越是挣扎他的新也就越爽,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阿。  「谁管你那麽多」。  男子大喝一声,就把大枪对着已有些湿润的洞口,猛力一插。  「阿……」即使已有些湿润但那东西实在太大了,又是一口气冲到底,全身绷紧,眼睛瞪的像死鱼眼一样大,一瞬间穆天雪感觉好像被贯穿一样。  男子也故不着管她,他只觉得里面极为紧凑,尤其是快接近花蕊时的肉壁静比前面还小三分之一。  「阿……痛阿……快停……住手阿」穆天雪当场哭出来,但这只是增加男子的兽慾。  男子已故不得她的感受,只是继续对着那花蕊猛撞。  「求求你……漫……漫一点」每一次的顶撞好像都要把她的灵魂撞出来一样。  当然男子还是没听他的。  「呼……呼……」没多久穆天雪突然就不叫了,还闭上眼睛喘着气。  男子也觉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剧烈的活动。  「喝喝……」穆天雪喘着气越来越急,并且男子发现她还有些回应。  男子这时好像恍然大悟一样,然后嘿嘿的笑道:「原来你还有些受虐的情向」。  穆天雪的神志已有些模糊,当然没听到这句会让她更羞愧自杀的话。  「阿……」男子把双手猛的伸向她的胸前,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乳头又拉又转。  穆天雪更加的迷乱,叫的更大声,双手对着空乱摆,脸还伸上去索吻。  通常女人快高潮时,双手总是想抓东西,嘴也想要东西,所以可以判断穆天可能快高潮了。  男子显然感觉最深刻,他只觉得下面那紧凑的花心已有些颤抖,周围的肉壁更是剧烈的朝花心旋转过去,使的他抽插有些困难。  男子喘着气,他只觉得小面实在太爽了,那往花心缓缓螺旋过去的紧凑肉壁把他夹的插一点就射了。  「呜……」穆天雪紧咬着下唇,连血都咬出来了,血顺着牙齿流致下巴,这些穆天雪都没注意,她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心神更是模糊。  男子这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大叫道「没想到,竟然是「万蛇钻心」哈哈哈」叫完又更猛烈的抽插。  「阿……」穆天雪突然大叫一声,身体剧烈的颤抖,被绑着的双手对着虚空猛抓。  男子感觉下面的肉壁一下子完全缩紧,框住他的龟头,直抵着花心,花心这时像一颗心脏一样对着龟头震动摩擦。  男子在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穆天雪翻着白眼被绑着的双脚也朝上拼命抽续。  男子觉得下面螺旋不但没因他的射精而停止,反而好像因为他射出的精液像美食一样,旋转的更紧,好像要把他的精液完全榨乾一样。  男子运起家传的功法,才拔出来,逃过被榨成人乾的命运。  看着眼前因为高潮过度而昏倒的女子,男子自言自语道:「反应好像太激烈了,难道「慾火入心香」下的太多了吗」。  没多久男子又开心道:「竟然是万蛇钻心,这种致邪名器,这次真是太赚了」。  穆天雪醒过来时心情不知为什麽已跟刚来时一样,心如止水,她实在没办法想像刚刚她竟然会这麽淫荡。  用着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了眼前只见了三次的男子,虽然每次都很奇怪。  男子此时早已穿好衣服,又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实难想像刚刚还一脸贱笑的样子。  男子看着她的眼神非常满意,效果真是太好了,接着用温柔语气道:「你的主人我叫连祁,不过以后我穿衣服时要叫我公子而脱衣服时要叫主人,现在先叫声主人来听听」。  穆天雪一直看着她,男子不是连祁也没催她只是挂着温柔的笑容静静看着她。  「主人」这声音说不出的好听,光听声音就知道其主人必定美丽异常,即使有些冷但反而更令人想征服声音的主人。  连祁开心的了起来,这笑容灿烂的让穆天雪都有些怀疑那恶魔到底是不是眼前的男子。  第二夜  早上起来真是舒服,连祁的心情显然非常高涨,想了一下左天的事,嗨没办法这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能归类到人品问题。  连祁还没感叹完,左晚带着穆天雪来的面纱美女就走了进来。  「公子早」。  点了下头温和的笑了下道:「那个贱货呢」。  美女可能还不太适应连祁这种温和笑脸低俗语言的说法方式,一边服似连祁起床一边用略为无奈的口气道:「整天都不说话,都只是静静的在她房间里」。  连祁笑着道:「不愧是雪仙女,连专门用来调教的「慾火入心香」竟然一个晚上就恢复了」面纱美女眼中也透露一丝佩服,想当初她第一次用时……「想当初你第一用,不到十分钟就昏倒了,晚上还要躲在房间里偷偷自慰,哈……」说着说着连祁哈哈大笑起来。  「公子你……」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只是那时身体实在太敏感了,轻轻碰一下就有些忍不住了。  「你带那贱货来吧」。  美女对男人的命令实在无可奈何,只好点点头退了出去。  看着美女出去,连祁又开始幻想了,恩那麽白的皮肤如果在上面滴上蜡烛,不知道是麽情景,想着想着就开始兴奋了。  门轻轻敲了几下,把在无边幻想的连祁拉了回来,轻声道:「进来」。  依旧是那麽的美,依旧是那麽的冷,彷佛左天什麽事都没有。  连祁看着她,有些兴奋,如此难度实在不下於鸡奸皇上。  看没多久,连祁站了起来,走到穆天雪的旁边近乎粗鲁的把她拉到怀中,脸上还是一付人畜无害的笑脸关心道:「我看看瘦了没」。  即使冷如穆天雪,此时也生出爆打眼前男子的冲动,这……实在太无耻了。  连祁把穆天雪抱着拉到椅子上做着,让穆天雪坐在他大腿,用一付关心的表情看着她,手却在她身上到处乱摸。  这使的穆天雪更发的生气,但也没办法,不知为何从左天那次之后,她总是觉得手脚发软,提不起劲,而且总觉得伸提很敏感。  连祁摸着她的身体,心道原来也不是没有任何效果阿。  连祁摸着的时候,穆天雪即使很生气但也很无奈,她只能维持着脸上那万年不变的冷脸一言不发,但当连祁摸到大腿根处时,那种疼痛还是让穆天雪亨出声来。  连祁当然听到了,不过手只是停了一下又继续摸那地方嘴上还道:「怎麽了吗,伤的很重吗」。  穆天雪听到这句,气的满脸通红,破口大骂道:「都是你这混蛋」。  连祁听到这句话好像反而更高兴,使的穆天雪有些害怕,此人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虽然连祁的确是个变态,但他显然不是这类的变态,只听他道:「你竟然感污辱你的公子,看来该给你一点教训」说着手摸到臀部那里。  「你……想干麻,该该……不会是」。  「你想的一点都没错,便宜你这贱货了」古时衣服就是好,手直接把她白色裙子拉到腰处,使她那白色底裤露了出来,屁股白皙,如果不注意看还以为没穿内裤,只见两股雪花花的小山,中间有一条细缝,真是说不出的诱人。  连祁好像也有些爱不释手,轻轻摸着,这动作直间使的药效还有些残留的穆天雪身体有一丝颤抖。  摸了一会,方轻轻的把白色底裤拉至膝盖处,这种要脱没脱乾净的样子,男人都知道这种才是最诱惑人的。  连其中於把手放到哪两团雪花花的股肉,穆天雪又颤抖的更厉害。  连祁摸了一会而,摸到连穆天雪都感到有些享受时,啪的一声。  「啊……」突然被攻击的穆天雪直接叫了出来,叫完之后脸就开始红,心想怎会这麽大的反应。  而且这感觉真的很痛。  连祁也不去管她,第二下紧跟着打了下去,打的白皙的肉上都有五根手指的嫣红,说不出的诱人。  穆天雪紧咬着牙齿,承受着火辣辣的痛苦。  连祁也好像越打越过瘾似的,一掌接一掌,打的屁股红通通的,给人一种凄美感。  穆天雪手紧抓着连祁固定她的左手,银牙紧咬,脸上也是红通通的,且呼吸有些急促。  渐渐的痛苦的感觉被火辣辣的热以及麻麻的感觉所遮盖,穆天雪的眼睛彷佛快滴出水来。  「呼……呼……」整个房间都是穆天雪的喘息声。  连祁看着她的表情,感到极为得意,这种调教法一般的女孩根本不能用,但因为她的「慾火入心香」还有些存在,光那残留的几倍敏感就可使人疯狂,刚何况穆天雪这种轻微受虐者。  打从一开始连祁就对穆天雪有着极深的认识,从她的资料,加上祖传「淫女手册」所说的,跟一般人越不同的人,就有越多的怪癖。  其实很多女性都很喜欢男生的虐待,这从他们表里不一就可得知,有时他们只是拉不下脸。  随然连祁不是百分百肯定穆天雪是受虐者,但还是有一定的机率,反正试试不吃亏,不过显然穆天雪被「慾火入心香」激发出体内深藏的性格。  穆天雪现在只能紧咬住连祁左手的衣袖呼呼的喘气,满脸通红真让人担心会不会脑充血。  连祁打的非常的满意,终於手停了下来,把拍打的手轻轻放在痛红的屁股上,不住抚摸。  穆天雪全身颤抖,感觉到屁股上的抚摸,有一种麻麻极为舒服的感觉,身体在也忍不住软软的趴在连旗的膝盖上,急促喘气。  连祁又是那付温柔的笑脸,脸上更带着一股怜惜轻轻道:「下次千万不能在犯了,不然我会心疼的」也不想刚刚是谁打的那麽过瘾。  穆天雪有些感动的看着连祁,此时穆天雪脑筋一片混乱,脸上几乎不变的冰脸微微笑道:「是……的,公子」呼吸还有些急促。  连祁等她呼吸恢复之后在对着她道:「你今天早天回去休息吧」。  此时穆天雪又恢复她的冷漠,从她的膝盖上爬起,但之后脸又一瞬间变的通红急声道:「公子我先出去了」。  能打破穆天雪的心境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慾火入心香」是一种,脑筋混乱时是一种,现在的情况更是一种。  只见穆天雪刚刚趴的地方,也就是连祁的膝盖,现在上面都是水,有些还黏黏的。  穆天雪刚刚因为下面被打的有些麻木,而没感觉,连自己尿失禁都不知道,脸上红的不得了,头低的好像想找一块缝细钻进去的样子。  但显然刚刚的教训极为深刻,就算现在急想转伸就跑,但没连祁的命令还是呆站在这。  「恩」连祁看着这极为满意。  一扎眼穆天雪的身影就消失不见,连连祁都有些看不清,只能感叹真是潜力无限阿。  连祁低着头最后自言自语道:「精神已快征服了,剩下交给他来调教身体吧」。  【完】  ***********************************PS:  「连祁」极为神密的人,好像拥有双重人格,平常都是一付畜人处无害的笑脸,喜欢装君子,实则阴险至极,笑里藏刀,但当他连上那温柔笑容变成一付贱笑,代表此人连掩饰都不掩饰,极为变态,两种性格急好分辨。  「淫女手册」由连家代代相传的传家之宝,上面记载每一代的家主出人入化的泡妞手法以及心得,出神入化,极为珍贵,好称只有没搞过动物,没有没搞过的人。  「万蛇钻心」:在历史非常有名,虽然每一次的交合都会把男人的精华尽数吸收,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男人只要试过,就像吸毒一样,很难摆脱。  「慾火入心香」:此香少有人知,但香如其名,散拨於空气中,经由皮肤甚进,极难躲避,且中者都不知道,只会以为是自己的关系,主要功能是提升人的性慾,被香渗入的皮肤会敏感几十倍,敏感者甚至一摸就已高潮了。  作者写到这里就不写了,去忙另一篇文,虽然很遗憾,但是没办法,您只有发挥自己想象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