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蛋女骑士][完]


供奉光明与正义的至高神——法鲁斯的大圣殿之中,此刻大门紧闭。在内侧祭台前,一个银甲长身的美丽女骑士正单膝跪在圣光之下,天台上降下的阳光散落在女骑士亮紫色柔软长发之上,银剑在旁,她虔诚唱咏着祷告词,表情庄重,圣洁。   伟大的光明神法鲁斯啊,请聆听我的祈祷,接受我供拜,请赐于我光明和勇气,引导着,让您的圣光与正义洒向大地。“女骑士念完惯例的祷告词之後,叹了口气,原本庄严的表情突然间变得通红和羞愧,”也请原谅我,您卑微的仆人,需要在您的圣域之中,寻求小小的……庇护。   女骑士红着脸,一顿一顿地说完之後,就立刻找了个空敞的地方。然後让人意料之外,这个表现上看起来圣洁清楚的女骑士,却做出了一个妓女才会做的事情。她蹲下来,然後双腿慢慢像青蛙一样分开,女骑士用嘴巴咬住裙甲上的布料,然後双手挂在上面垂吊下来的木杆上,紧紧握住。   接着,可以明显看到女骑士在使劲,她用力吞吐着小腹,似乎想把身体内的什麽东西给排出来。   啊,啊,啊~~~“女骑士诱人的呻吟声回荡在这片庄严的圣殿之中,用尽全力的女骑士紧紧抓住木杆,她一甩头,亮紫色的长发飞扬在空中,然後落下,披散在肩上。   秀美的眉头紧紧缠在一起,汗水从雪白的肌肤上渗出,女骑士就用着这种羞人的姿势,不断用力挤压着下半身。终于,可以看到白色的有如拳头大小的蛋从女骑士那流着蜜汁的下体中慢慢探出头来,一点一点推开粉红的肉门。这时候女骑士发出沉闷的哼声,显然正在用全力排挤体内的异物,那个白色蛋逐渐女骑士的下体中挣脱出来,夹杂着大量的蜜液一下子掉到地上,这时候女骑士才露出丝毫欣慰的表情。   她捂着肚子,刚想站起来的时候,但很快就又感觉到了异样:”为什麽,为什麽还有,这样下去的话,我…“女骑士还没有说完,就立刻又按原来的姿势蹲下去,然後双手紧紧压住垂吊下来的木栏。   但显然方才的‘下蛋’过程让她消耗了不少精力,这一次明显虚弱的她无论怎麽努力,这第二颗‘蛋’都顶在洞口,挤不出来。   混蛋,求求你,快出来啊,我快不行了。”女骑士无助地自言自语,这时候,大殿外的门突然被敲打了起来,虽然被扣住,但敲门的人似乎很急,不断大力锤打着门。   特蕾莎副团长,你在里面吗,大家等你参加军议很久了,你在吗?“外面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我在圣堂祷告了。‘名叫特蕾莎的女骑士暗暗後悔,为了不让同伴发现自已的无耻样子,她紧紧闭住嘴,不发出声音,祈求她的同伴离开。但下体的感觉却越来越重,女骑士只感到不断有蜜液从自已的下半身流出来。   光明神啊,求你保祜你的子民,让他离开,不要发现我在这里。”这时候,女骑士才想起了祷告,但让她失望的是,她所供奉的神明,也不知是因为她在自已的圣域里作出这种下流的事情而愤怒,还是怎麽样,不仅门外的人没有离开,反正敲打得更重了,大有将这扇门敲坏的意图。   特蕾莎副团长,你在吗,你一定在里面,发生什麽事情了,为什麽这麽久还不出来?“门外的声音似乎非常关心和急切。   这时候,女骑士也躲不下去了,她只能尽量沉住声:”不要再敲了,我在里面,我在祷告,不是告诉过你们的吗,不要打扰我与神的交流。   可是,副团长,军议马上就要开始了,团长和大家都在等你。“门外的声音还是有些担心,”你没事吧,为什麽要扣住门?   没有事的,我说了,我在祈祷,你想让法鲁斯神发怒吗?“女骑士试图威慑对方,”你去告诉团长,我马上就到!   好,好吧,请尽快赶过来。“门外的声音顿了一顿,终于离开了。听到脚步声远去,女骑士才松了口气,她继续下蹲,然後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分开大腿,像妓女一样,用嘴巴咬住裙甲上的布料,然後用力挤压下半身,修长的身体扭曲在一起,不断地发颤。   那光滑美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之中,股间不断流下诱人的蜜液,在这蜜液的肉洞中,一个乳白色的蛋头探了出来。女骑士挣扎着,吸气吐气,挤压下半身,慢慢又一个拳头大小的蛋从肉洞中滑出来,伴随着丝丝淫液。   这一次,终于是最後一颗了吧?”女骑士边说边用尽全力产下这颗蛋,随着落地的声音响起,女骑士也终于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次,竟然也有两颗。’望着地上那还沾满了淫液的圆蛋,女骑士不安地同时,内心还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越来越不详了,以前一次只有一颗,最近不仅变成了两颗,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这样下去的话……想到这里,女骑士就两腿一软,呆坐在布满了自已淫液的地板上。   ……王国布鲁塔拉,是西方诸国同盟中的北方成员国,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布鲁塔拉王国在西方诸国同盟以及东方帝国的军事冲突中,鲜少担任重要的角色。   一般来说,仅仅承担防御同盟线北方边境的任务,而王国以北地区,则是大量矮人生活的国度,长久以来布鲁塔拉王国一直于北方矮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时尔冲突,时尔交流融合,几百年来都是如此。为此,布鲁塔拉王国也创建了直属国王的强力骑士团,‘白石’骑士团。   当今白石骑士团团长为巴尼,一个年近四十的壮年男子,性格沉稳果敢,但并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物,加之近年来,王国与北方矮人的关系逐年改善,战事稀少,白石骑士团的名望更是日渐暗弱。然而,直到特蕾莎,人称白石女骑士的美女加入骑士团,甚至成为了副团长之後,白石骑士团在西方同盟内立刻名声大噪。特蕾莎的家族是布鲁塔拉贵族,年少时的特蕾莎就以才女出现在人们的眼线之中,成为王国公认的美女。但没想近几年来,特蕾莎一举从宫庭名媛摇身一变成为了靓丽的女骑士,不仅剑法高超,更以美貌和英气折服了王国内无数的年青,声名远播。同盟国叁年一次的比武大会上,她更是挫败诸多贵族名门,与当时同为新锐女明星的‘魔剑女骑士’,大国——布雷斯特王国的女骑士克里丝打成平手,其名望传遍整个西方同盟。   特蕾莎,你终于来了吗?“会议事里,团长巴尼正将手托在双额下,看着走进来,有些衣冠不整的女部下,”你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这个以近中年的男子对手下这位年青美貌的女骑士非常关心,骑士团长巴尼有两个儿子,都在骑士团效力,但他仍然提拔这位更年轻的贵族女子作为副团长,完全是对她的才华感到敬佩。   没事,抱歉,我来迟了。“特蕾莎挥了挥亮紫色的长发,走到团长身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向圣高神祈祷,用了些时间…“她顿了一顿。   哎??没想到特蕾莎副团长也会有这麽虔诚的时候啊。”其中一个年青骑士笑起来,“副团长不是不爱做祷告的吗?   哪,哪有……我只是很少做祷告而已。”特蕾莎一反常态,有些吐吐吞吞地顶回去。   嘛,以前副团长可是经常说,战前于其把时间花在无用的祈祷上,还不如用这些时候去看看武器有没有异样呢。“年青骑士笑着说,”圣高神法鲁斯殿下赐予我们勇气,但勇气可不会让飞过来的剑转弯,是这样吧?   好了,玩笑就到此为止吧。“骑士团长巴尼挥手示意停止,特蕾莎本人在骑士团内部极有人气,而且因为年轻,所以很受年轻一辈骑士的喜爱,特蕾莎也爱和他们打成一片,没有上下级之分。   团长,你说吧,接下来骑士团的方针。”特蕾莎沉声问道。   诸位也知道,自从布雷斯特狮子王子雷恩和阿塞蕾亚王子卡米尔的联军奇袭帝国主力成功以後,东方帝国在我们同盟国境内的纵深势力就被完全包围,毁灭是迟早的事情。“团长巴尼指了指地图,”为此,盟主贝纳德希望我们布鲁塔拉能够紧锁北方防线,防止帝国主力从北方作为切入口,援救陷入包围的帝国军队。   这怎麽可能,如果想要从北部切入,必然会被我们查觉,我们北方诸国坚如磐石,就算是帝国主力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攻下。“部下不以为然地说。   末必,或许帝国兵会绕过我们的防御线……特蕾莎,你是说……?”部下睁大眼睛,但马上就挥了挥手,“不可能,不可能,要想避开我们的防线,只有越过这一片山脉,但大军怎麽可能会选择这种高海拔危险的山道来行军呢。   如果是名将的话,就有可能。”特蕾莎低语。   特蕾莎说得没有错,我们应该在这里也部署一些兵力。“骑士团长点点头,特蕾莎,那麽你的意见是部署在哪里?”巴尼在站起来,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地图。   是的,团长。“女骑士应声而起,但刚想站起来,腹中的一股异样却突然袭上她的全身。特蕾莎顿时心头一冷,不自觉得将手撑在桌上,同时身体不断发颤。   副团长,你怎麽了?”先前开她玩笑的年青骑士第一个冲上去,却被特蕾莎拦下来。   没事,我没有大碍。“特蕾莎挣扎着说完,然後摇摇晃晃站起来,开始部署军势。   布鲁塔拉王国北方边境的要塞,是一座由白色巨石堆砌而成的巨大城堡,由於那里地处雪山,气候寒冷,长期被风雪所覆盖,所以亦有白石城堡的称号。其中所驻紮的骑士团,也被称为白石骑士团,虽然近几年来与北方矮人的关系日渐和睦,作为边境守备的职责已经不在重要,但白石城堡仍然是白石骑士团的总部。   骑士团私人房间里,女骑士特蕾莎正坐在桌前,不久前一个她的老朋友寄了信过来。信件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和她在比武大会上打得不分胜负的‘魔剑女骑士’克里丝,如今的两个人已经成了惺惺相惜的好友。   "特蕾莎,你最近还好吧,白石要塞的外面还在下着大雪吧。谢谢你的问候,我想我已经从那森林所带来的伤痛中走出来了,我的家族,雷恩王子,还有王国骑士团的大家都对我很关心,还有你,谢谢你从远方关切我的消息。如今战局趋向平稳,雷恩王子说希望给我一些时间来休息,所以我想,来布鲁塔拉找你。你会在白石城堡等着我吗,我们约定过的,你会带我去看你们布鲁塔拉的雪景,以及介绍几个矮人族的朋友给我,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的到降呢。你的朋友,克里丝。“读完克里丝的信件,特蕾莎宽慰地笑了笑,然後将信收起来。想到克里丝,特蕾莎就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桔黄色美丽长发,英资飒爽的女骑士,手持传说中的”   轰焰魔剑“,当年在比武大会上和她旗鼓相当,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时候,来自于远方好友的问候让她倍感温暖。   "恭喜你,克里丝,你有了一个值得侍奉的主君呢。“特蕾莎无奈地笑了笑,看着窗外飘扬的大雪,无限惆怅起来。又要开始入冬了,如此一来骑士团大部分成员几乎会闲赋在此,而这样自已再也没有拒绝那些贵族的理由了。女骑士摸了摸自已的肚子,不久前在神殿内连续下蛋的情况仍然无法忘去,还有在会议室的失态,虽然最近勉强遮住了丑态,但那恶毒的魔法,似乎会在任何时间钻出来折磨她的意志,搅得她不得安宁。   那群变态的贵族!每次想到那些贵族男子看着自已那淫笑的笑容时,特蕾莎就想一枪刺穿他们那丑陋的脸庞。女骑士回过头,看着书桌底下,藏着数枚从自已的身体里‘生’出来的蛋的时候,想到自已必须像个妓女一样,穿着淫乱的裙甲,呆呆地在那些臭男人面前,无耻地叉开双腿产下一枚枚蛋,然後还必须堆笑着双手送给那些贵族的时候,特蕾莎就脸上一阵通红,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些从自已身体里生下的东西打碎!   女骑士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时候,房外响起了想起来敲门声。   "是谁?“特蕾莎立刻红着脸将蛋包起来,藏在书桌底下。   "副团长,你在吗?“原来是骑士团的成员,”刚才我们的守卫来报,有来自首都的贵族前来拜访你,他的名字叫……“骑士团成员还没有说完,门外就想起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你可真是罗嗦,我进特蕾莎小姐的房间还用通报吗。“门外,一个声音十分轻浮的青年人一脚踢开门,迳自走了进来。他大约比特蕾莎大好几岁,看起来又很削瘦,身上的衣服却十分华贵,金丝编成的羊毛大衣披在身上,看起来身世显赫。   "你给我住手,不允许你对副团长无礼!“年青的骑士团成员看不过去贵族男子盛气淩人的样子,一把抓住对方的衣服。   "哦,小小的骑士想对我怎麽样?“青年一把甩开对方的手,却不料青年骑士血气方刚,两个人立即对执起来,”嘛,特蕾莎,告诉你那没见识的部下,我是谁?“”够了!“特蕾莎生气地双手按在桌子上,看着纠在一起的两人,强忍住怒气,”不好意思,席恩斯是我的客人,我们有事要谈,你先离开吧。“”可是,副团长,这个男人。“骑士团成员看着嚣张的男子,正待发作,但看到副团长这麽说也只能强忍不快,”无论如何,请您多加小心。“”我会的。“待骑士走开後,那个叫席恩斯的贵族青年才一脸不快的整了整衣领,然後关上房间的大门。”特蕾莎,你的部下就是这麽招待你们贵宾的?“”谁是贵宾?“特蕾莎白了他一脸。   席恩斯立刻笑起来,”神色倒是不错,但这样才有趣,不是嘛特蕾沙?好吧,你敢说你不期待我的到来?你最近什麽时候下的蛋,一次是不是有两枚?“如此直白的话语,让女骑士脸都红了,”你怎麽会知道,说,究竟你对我做了什麽?“”这一个月我可一直不在你身边呢,我的特蕾沙,怎麽能说是我的问题呢?“”可是,你怎麽会对我的身体情况这麽了解?“”别忘了,是谁让你能够下蛋的?“青年淫笑着走到女骑士面前,伸出手对着她的俏脸摸了摸,”你的身体会出现什麽情况,我可是都知道,别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你对我的身体到底做了什麽?“特蕾莎恨恨地看着对方。   "你用错词了,不是‘我的身体’,现在你的身体是属於我的。“席恩斯笑着游动双手。   特蕾莎红着脸忍受着席恩斯的手部玩弄,它先是轻轻抚了抚女骑士的俏脸,然後移下去,对着衣甲下面的双乳就是一阵乱摸,但面对男子的侵犯,只能强忍住不发作。   "哦,特蕾莎,看来你还是挺积极的吗,攒了不少蛋吗?“席恩斯突然发现特蕾莎书桌下的包袱,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圆滑洁白的蛋,看女骑士羞红的表情,无疑是她身体里产下的。”看起来品质不错,没有因为产量而影响品质啊。“”你究竟,对我身体做了什麽?“特蕾莎快要急死了,她红着脸问青年,但对方仍然一脸从容。   "我说了啊,什麽也没有做,这是自然进化的结果,好啦。“席恩斯边说边走到女骑士身边,然後竟然伸出手撩起女骑士的裙甲,里面露出来的是已经湿透的小穴,”特蕾莎啊,这样忍着可不好,你身体里还有一个没有下出来吧。“”不,不用你管!“女骑士显然嘴里这麽说,但并不敢对抗席恩斯的手,在对方的玩弄下,特蕾莎从在桌子上,高高抬起,并拢的双腿被席恩斯用手扳开,露出了里面鲜嫩的蜜穴。只要轻轻挑逗一下,特蕾莎的蜜穴就会不自觉得一开一合,里面还吞吐着热气,看起来诱人之极。   "产下来吧,你无法违抗我,你是最清楚的,是不是,特蕾莎?“”你这个恶魔,我要杀了你!“摆出如此姿势的特蕾莎几乎要哭出来了,她双手捂住脸,下半身却任由席恩斯一点一点分开她修长的美腿。   "来吧,你是不能违抗我的。“席恩斯摆出命令的语气。   特蕾莎红着脸,紧紧地咬住嘴唇。可以明显地看出,女骑士曲折在一起的双腿正在因为羞耻而发颤,布鲁塔拉的天气较为寒冷,虽然屋里有暖炉,但女骑士赤裸的下半身在冷气之下而有些不安。   "咬住你的裙子,我喜欢你这样子,真可爱。“席恩斯掀起特蕾莎的裙子,然後塞到她嘴边。特蕾莎看了对方一眼,就乖乖地咬住了裙角。这样做,不仅是服从席恩斯,更重要的也在於能够避免自已因为下蛋时过於用力而发出声音,无论如何,女骑士决定不把自已的事情让骑士团的成员知道。   特蕾莎乖乖地咬住裙角然後分开双腿,可以明显地看到,女骑士修长丰满的肉臀中央,那粉红色的小口在寒冷的天气之下一张一口,吞吐着热气。然後,伴随着特蕾莎一声沉闷的哼声,那粉红色的小口开始吮吸,慢慢地吐出一点小小的白色,女骑士那羞人的隐私之处,就这麽在男人淫秽的目光之下,开始一点点出产。   席恩斯贪婪在看着以前英气逼人的女骑士,在自已面前分开双腿,摆出淫乱的样子,像动物一样努力产蛋。   起初先是一个截白色,然後越来越大,可以明显地看到女骑士的肉洞被一点点撑开,变大,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蛋被挤出了半截,然後卡在女骑士肉洞中。特蕾莎看了男人一眼,无奈地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握住椅子的边角,使出挤奶的力气将阴道里的蛋慢慢挤出来。   "很好很好,这真是奇观啊。“席恩斯睁大眼睛,看着女骑士一点一点下蛋的全过程,看着那粉红色的肉缝慢慢将白色蛋挤出来,看着女骑士因为耻辱而泛红的脸庞,因为使劲而发出的诱人呻吟声。终於,那还带有特蕾莎蜜液的白色物体从女骑士下半身滑了出来,然後被席恩斯一把接住。   "哦,你好不容易产下的,不能这麽就坏了喔,这可是很高价的补品啊,那群贵族争着要呢。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你可知道你产下的这些东西有多少珍贵吗,这可比你们家族的那点产业值钱多了。“席恩斯用手划了划特蕾沙还没有并拢的双腿,粘稠的淫丝在空中划出一道淫线,”特蕾莎,趴到桌子上去,让我也来享受一下你的身体。“”不,不要。“女骑士无力地抵抗,”我还有骑士团的公事要做呢。“”那麽就趴在写字台上,边让我干,一边作报告吧,我最喜欢你这样了。“席恩斯一把将特蕾莎按在桌子上,胸前的乳房紧紧贴在桌面上,看起来诱人无比,”   你会与我一起回王都的吧,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有亲密的机会了,不是吗?“寒冷的白石城堡内,窗外大雪纷飞,骑士团内部的房间内,一个靓丽的女骑士被贵族模样的男子按倒在桌上,光着下半身,美丽的乳房紧紧压在写字桌上。贵族男子在後面,边拍着女骑士雪白丰满的屁股,边狠狠地抽插着对方,女骑士红着脸,一边被干着,边拿着笔在批改公文,动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王国布鲁塔拉的都城布鲁塔的街道上,女骑士特蕾莎正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特蕾莎并没有骑着显眼的白色骏马,相反披了一件大斗篷,独自走在街道上。虽然大雪已经降下,但布鲁塔的街道上仍然充满活力,勤劳的人们在门外扫着雪,街道边上有很多小摊,还可以看到大批的木材由远方运输过来,布鲁塔城内一片生机。   特蕾莎一个人走在街道上,突然被一个雪球打中。   "啊!“女骑士回过头,不小心亮紫色的秀发披散出来。原来是几个小孩子拿着小雪球对着她笑。   "看,我就说是特蕾莎吧,你真的回来了啊~~“小男孩看起来很高兴,他们哄闹起来,然後围到女骑士身边,一跳一拉地。”好像你啊,特蕾莎姐姐,这次回来多久啊,我们还能到你家去做客吗?“”啊?好,好啊。“特蕾莎愣了一下,然後微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我会来的,神父和修女,还有大家都在吗,我会给你们带礼物的。“”哦哦,特蕾莎姐姐最好了!“小孩子们高兴地跳出来,在女骑士身边又蹦又跳。   "特蕾莎,你回来了啊,要不要来我们家坐坐?“一边,正在扫雪的老妇人对她招了招手。紧接着,其他人也向女骑士打招呼,就好像亲人一样。   "这一次,你要回来住多久?“”不知道,大概很快要回去白石城堡吧。“”哎,那里这麽寒,就不用回去了吧,多亏了你们白石骑士团,现在我们生活也变得安稳多了,多住住啊。“其实,作为贵族,特蕾莎自已在城外也有自已的庄园和地产,不过女骑士还是摇了摇头,”这都要听从国王的安排啊。“”那好,有空就来我们家吧,这里的大家都欢迎你哦。“市民人冲她挥手示意,”祝你平安!“女骑士微笑着对民众们挥手离开,但在没有人看到的一面,特蕾莎却露出了不为人知的哀伤。   ……都城某处贵族豪宅。   "哦,真漂亮啊。“当特蕾莎走进大门的一瞬间,所有在场的贵族都欢呼起来。   本身就是贵族出身的特蕾莎气质高贵,眉宇有留着淡淡的媚态,今天她并没有穿上骑士团的私服,而是一套女骑士出行时的轻便服装,这种服装的剪栽颇有贵族风格,做工华丽却又不失英武之气。这也是贵族们要求的,他们更希望特蕾莎能以一个女骑士的身份来供他们玩弄。   "真是太漂亮了,特蕾莎你不用去做什麽骑士了,还是礼服和珍宝更适合你啊。“贵族说道,”我们一直在等你。“这时候席恩斯从後面走出来,推了特蕾沙一把,女骑士双手放在背後,拿着一个篮子一样的东西。   "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要我继续教你怎麽做吗?“席恩斯看了她一眼,特蕾莎咬了咬牙,向早已经等在那里的贵族们走过去,然後走到人群中央,大家这才发现特蕾莎的肚子不寻常的大,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淫笑起来。   特蕾莎红着脸,忍受着无数双眼睛在她身体上游移,女骑士这时候伸出手将身後的篮子拿出来,双手展开,上面被厚布包裹着,打开一看,才发现是许许多多个拳头大小的白色蛋。   "这,这里是特蕾莎特意供奉给各位的礼物。“女骑士接接巴巴地说道。   "这是什麽?“有人故意问。   "是蛋…“特蕾莎脸更红了,露出来的雪白双腿向内侧靠近。   "普通的蛋我们可不要。“”这不是普通的蛋。“特蕾莎颤抖着说道,”这是特蕾莎,生,生下来的。“”嘛,这样才乖嘛。“席恩斯走上前,慢慢地,一只手伸进特蕾莎的胸前,将丰满的乳房掏了出来,另一只手却掀开裙子,把女骑士单薄的内裤扯掉,立刻特蕾莎那洁白透红的下体就完全暴露在人们的眼线中,”如果你早点知趣听话,当我们的玩具就好了,为什麽要反抗呢,这就是你的下场。“”我,我知道错了。“特蕾莎丝毫不敢反抗,只能[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紧闭着眼睛,任由席恩斯肆意地玩弄她的下体,很快就有淫亮的湿丝伴随着席恩斯抽出的手指,被抽到空气中。   "来,吃下去,这是你自已的蜜液喔。"席恩斯将手指塞进特蕾莎的嘴里,女骑士只能无奈地闭起眼睛,吮吸起来。   "哦,席恩斯,别光顾着自已玩啊,特蕾沙小姐是大家的,不是吗?"一旁的贵族看不过去了,他走上来拿起一个白色的蛋,仔细端详了一番,”恩,我在想啊,特蕾莎小姐是多久才生下这麽一蓝子的呢?“”从上次离开这里,我就开始积了,大概,3,4天一枚吧,啊。“下身被挑逗的特蕾莎,边说着边发出消魂的呻吟声。”不要这样,求你。“”很辛苦吧,这样的话,你不是经常要下蛋吗,行军,会议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要下吧。“贵族淫笑着说。   "不,不怎麽辛苦。"特蕾莎小声说道。   "那麽叫,让席恩斯再帮你一下,让你生蛋的频率再快一点怎麽样,比如每天生一次?"贵族们听完哈哈大笑,”这样的话,特蕾莎小姐不是连睡觉的时候都要帮我们下蛋了吗,真是勤劳啊。“”不,求求你们,这样我会疯掉的,这会让我怎麽事也做不了。“”你也不用去当什麽副团长了,专职为我们做会下蛋的母鸡不好吗?“一个贵族笑起来,”以後我们就叫你母鸡骑士吧?“”我们,啊~~~~“女骑士一边浪叫一边挣扎,”我们有过协议的。“这话一出,让贵族们扫兴了不少。其中贵族走上前:”算了,我们有过协议的,的确。不过特蕾莎小姐可也不要有反悔的想法。“”我不会的,啊~~“席恩斯这才放开了手,已经半裸的特蕾莎一个不稳,差一点摔倒,浪呛的过程中淫水从双腿间不断滴下,看起来淫荡极了。   "说起来,这些蛋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呢,说不定是特蕾莎小姐从哪里买来骗我们的。"又人有说道。   "不,相信我,请相信我~"女骑士表示抗议。   "你口说无凭。"席恩斯笑着拍了拍特蕾莎鼓起的肚子,”所以我才让你准备着呢,来,让这些大人物看着你下蛋,这样不就能打消他们的顾虑了吗?“”你们这群恶魔!!“特蕾莎被气坏了,她满脸通红,却只能无奈地听从席恩斯。贵族们向後退出一个圈的空间,他们并不给女骑士借力的空间。特蕾莎只能无奈地在所有人注视之下,慢慢地,像青蛙一样分开双腿,一点一点蹲下。她用嘴巴咬住裙角,然後开始用力。   全场无声,所有人都在睁大眼睛,注视着美丽的女骑士光着屁股,像妓女一样蹲在中间。听着她用力发出的呻吟声,慢慢地,看着女骑士就用着这种羞人的姿势,不断用力挤压着下半身。特蕾沙生蛋的过程很吃力,她秀美的眉头紧紧缠在一起,汗水从雪白的肌肤上渗出,终於,可以看到白色的有如拳头大小的蛋从女骑士那流着蜜汁的下体中慢慢探出头来,一点一点推开粉红的肉门。这时候女骑士发出沉闷的哼声,显然正在用全力排挤体内的异物,那个白色蛋逐渐女骑士的下体中挣脱出来,夹杂着大量的蜜液一下子掉到地上,这时候女骑士才露出丝毫欣慰的表情。   "这样,你们相信了吧。"特蕾莎一屁股坐在地上,亮紫色的秀发沾在一起,不断喘吸。   "嘛,虽然这是真货。"一个贵族走上来,看了看篮子里的蛋,”不过数量是不是少了点,和你应该进贡的数量不一样喔。“”可是,原来我并不是应该这时候回来的。“女骑士赶紧辩解。   "哦,你的意思是我错了?"席恩斯挑了挑眉。   "不,我不会这个意思。“特蕾莎的表情快要哭出来一样,"是我不好,不是每个蛋我都有时间回收的,有时候在行军的时候,我怕被人看到…“”这才是真话,不过如果不按期交纳规定的数量的话,我们之间的约定就…“”不,请不要这样。“女骑士大声说,然後她红着脸,声音越说越小,”我肚子里还有几枚没有生出来,我现在就努力生出来给你们。“”但数量还是不够。“”我,我愿意接受惩罚,随便你们玩弄。“特蕾莎用几乎小到听不见的声音说完这句话。   这时候,贵族们才达了他们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