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淫侠][1~18章][完]


契?? 子  西蜀山水多奇,峨嵋尤胜。山高水秀,层峦叠嶂,气像万千。是东胜神州的洞天福地。後山的风景,尤为幽奇。山高泽大,林深谷幽,为高人奇士免却尘扰,灵山养静的胜境。  满清入关後,东胜神州堕入轩辕老怪的魔掌上。反清仙侠避隐蜀山,建立卓越的反魔基地。  前明的厂卫魔头在败亡前夕,因升斗小民的共弃而失势,自绑上魔京乞降,负荆请罪。轩辕老怪祭出‘一分为二’的魔咒,改编有『孤臣孽子』之称的毒龙尊者,授以青螺魔宫,团组『新爱魔』。驾凌原蜀山的轩辕老怪嫡系『旧爱魔』之上,被钦点为蜀山代表。  轩辕老怪的四弟子毒手天君摩什尊者,以‘魔宫好;蜀山好’诡咒击败厂卫领袖魔头,由大雪山空降入主,歪曲了轩辕老怪当年‘蜀人治蜀’的诺言。  能压制轩辕老怪的灵峤宫也因远涉重洋,中隔七层云带,罡风阻扰,鞭长莫及。不得已袖手旁观,商协摩什尊者礼聘平西王的万妙仙姑许飞娘,成立‘摩许配’,半独立式对付蜀山的异见分子。  东林党的仙侠在前明覆没前,以‘民为主’的纶音推动众生,曾得势片刻。可惜只昙花一现,即奏出‘不信任’仙籁,为魔党的‘不堪入耳’魔咒击散。明亡後,结为[复社]党。与原厂卫魔头的『新爱魔』本来就势不两立。新仇旧怨加上洞天福地的势力消长,作垂死争扎。期望‘三次华山论剑’的全世界正邪剑仙大斗法中,引进灵峤宫为父主,为他们消灭轩辕老怪。 ????第一章阴魔出世  虽然西蜀给正邪间蕴酿的决斗,弄得乌烟瘴气。但暮烟四起,瞑色苍茫的山脚却挂出的一明月,在瞑色苍茫下犹清光四射,鉴人眉发。  这时月明如昼。远远树林中,一名年轻人亍亍独行,径自向山上走去。起初几处逼厄小径,倒也不甚难走。後来越走越上越险,但景致越奇,白云一片片只从头上飞来飞去,有时对面也不能见人。到舍身岩前,回头向山下一望,只见一片冥冥,哪里看得见人家,连山寺的庙宇,都藏在烟雾中间,头上一轮红日,照在云雾上面,反射出霞光异彩,孤峰笔削,下临万丈深潭,令人目眩心摇。  年轻人身世扑朔迷离,难以本名示人,户籍虽名阴呵,但年岁不符,自嘲为阴魔。到舍身岩前本来是自了残生。但天下事毕竟各有前定,因一时贪看境色,得机缘巧合,成就了一代亦魔亦侠,不邪不正的盖世阴魔。  因山中出了一个蛇妖,早晚口中吐出毒雾,结连云霞,映着山头的朝霞夕阳,云霞灿烂,十分悦目,但淫秽之极。  阴魔徘徊奇境,不料山石旁边窜起一条青蛇,有七、八尺长,张开血盆大口向阴魔噬下。  阴魔手快,双手扼托蛇头。但给七、八尺长的蛇身紧紧缠住,呼吸困难。更面对蛇口喷出的毒气,渐渐昏迷。  危急间,一头极大的仙鹤,头顶鲜红,浑身雪白,更无一根杂毛,金睛铁啄,两爪如铜钩一般,足有八、九尺高下,飞啄而来。那蛇因蛇首被握,无法逃窜,被那鹤一嘴擒住。先将蛇头咬断,再用长嘴轻轻一理,便将蛇身分作七、八十段。那消几啄,便已吃在肚内。抖抖身上羽毛,一声长叫,望空而去。一晃眼间,便已飞入云中。阴魔亦昏迷过去。  岩前一座茅庵,并不甚大。门前两株衰柳,影子被月光映射在地下,碎阴满地,显得十分幽静。庵内梵音之声不绝。禅房内庵主白云大师全身一丝不褂,年约四、五十岁,皮肤白 ,柳腰丰乳,摇曳跳荡,骑在阴魔的赤裸身上,磨得香汗淋漓。身下年轻人虽无深厚根基,丹田亦无真气,但肉茎却灼热异常,坚挺胜铁,持久不泄。  白云大师为峨嵋派第二代中坚分子,据守蛇妖穴侧,名为对抗蛇妖,实则浑水摸鱼。诱导游人陷入淫雾,采补受蛇妖淫气沾泄的受害者真元。多年来阅人多矣,但远远不及身下年轻人。肉壁磨擦的刺激,痕痒不堪。给阴魔急挺时,热辣辣的茎球直刺花心深处,烫得玄关颤震,直射天灵,娇嘶难禁。不觉动了淫兴,欲重温那真阴挑动,将泄不泄的奇趣。  阴魔早已在刺激中苏醒过来,但觉得涨逼的肉茎给套得紧紧贴贴。不住的挤啜磨擦,令全身抖擞,腰干屹挺,气息急促。但脊椎任脉涨缩频繁,令天灵觉到空前的清凉,陶醉其中,遂无张眼之意。良久,觉身上人伏下,柔韧丰盈的乳球压得胸膛趐爽。张开眼见到一张如花笑面,眼波流转,秋水欲滴,荡意撩人。鼻尖双触,轻轻揩磨,激发鼻翼鼓动,上震山根张扩,引入兰麝气息。更红艳丰唇中丁香吐舌,伸入口来,挑开牙关,逗弄腔颚,香满齿间,沁透胸腹,令肝肺扩张。阴魔双臂环抱白云大师,捧住琼首,用力吸吮。一道真气涌存气海,经督脉,过关元,入茎球,与身上人元阴沟接,扯一下,松一松。丝丝清寒渡过茎干,渗入会阴穴。  白云大师探得阴魔气海无气,全无道基,只是年天生异禀,不会吸纳元阴,正好借体自娱。由湿吻度过真气,行采补大法,享受奇趣又不虞错失元阴。亦不采补阴魔的元阳,但在淫兴蒙蔽下,竟无注意阴魔何以竟可长刚不泄。  但己身真气要分心两用,毕竟耗竭快又情趣减。更因蛇妖已茁壮到无法操纵,需要师妹餐霞大师的蜈蚣除患。念起处,飞剑传书餐霞大师会知发现奇才珍品,约带蜈蚣前来。  才转念间,一线剑光直入禅房,轻笑下出现餐霞大师,已经衣履尽脱, 体娇艳,细腰盈握,玉乳丰涨高耸,乳尖朝天,玉容美艳,眉目春盈冶荡,随丰满的臀肉共摇共跳。玉腿修长,肌肉匀净,移动间腿根处丝茸震摇,迎风摆荡,闪映露珠反光,却长而不浓,依希见肉,蚌口吐掩可窥。站禅床侧,伸手摸索阴魔全身穴脉。大喜若狂,毛团隐隐蒸发雾气。推白云大师退出肉茎,自己套入。白云大师则教导阴魔手按餐霞大师穴位,操控真气挑逗餐霞大师情穴,弄得餐霞大师浑身癫震,娇哼狂号。虽然牝穴惯用,本是带点松弛,但淫蛇秽气鼓催下,已如纳凿,不堪容拥,更烫热滚炙,已肉壁翻腾。再被挑逗下狂缩,磨出电火,殛击魂灵,榨出惊呼惨叫,元阴随淫水汹涌,幸阴魔丹田未练,容积不宽。回气下,即可索回,泄泻抽啜带来从未有过的奇趣。阴魔在白云大师真气引导下,肉茎一涨一啜。元阴才入口边即被扯回,弄得奇趣下留下丝丝阴寒由会阴上传,中和灼热的任脉。  餐霞大师乐得玄关无力才依依不舍吐出肉茎,代白云大师热吻阴魔,度与真气啜吸白云大师玄阴。一面取出一个长匣,乃是精铁铸成,十分坚固。将盒盖揭开,里面伏着一条二尺四寸长的红蜈蚣,遍体红鳞,闪闪发光。两粒眼珠,有茶碗大小,绿光射眼。俏俏爬出长匣,伏在餐霞大师身下舔啜流下的淫水。  白云大师已是疲兵,经餐霞大师全力抽采,不比自己操纵,肉壁匝紧得前所难有。嗥吼声撕裂生魂,无力啜回元阴。迅速崩溃,再用淫水饲喂蜈蚣。  这时一轮红日,已经从地平线上往上升起,途径看得非常清楚。走到一处,只见山势非常险恶,寸草不生。山谷中有一个大洞,深黑不可见底,白云大师走到离洞不远,嘬嘬呜呜叫了几声,狂风大起,洞中一阵黑风过去,冲出一条大蛇,金鳞红眼,长约十丈,腰如缸瓮,行走如飞。白云大师手中飞出一道紫光。那蛇见了这光,便由口中吐出丈许长的火焰,与这道光华绞在一起。餐霞大师更将手上的玄英剑放出来,一道青光,朝蛇头飞去。那蛇将蛇身在一堆,喷出烈火毒雾与这两道剑光对抗。  二仙命阴魔在剑光掩护下,手持长匣,引诱蛇妖,实则令阴魔狂吸蛇妖的淫气以助奸。  眼见阴魔良久亦无昏迷迹像,唧唧称奇。但不想太耗元气,命阴魔将匣内蜈蚣放出。  这蜈蚣才一出匣,迎风便长,长有丈许。通体红光耀目,照得山谷皆红。那蛇见蜈蚣飞来,知道已逢劲敌,更不怠慢,拼命的喷火喷雾,与那蜈蚣斗在一起。片刻,蜈蚣一口将蛇的七寸咬住。那蛇也将蜈蚣的尾巴咬住,两下都不放松。那蛇被咬,负痛不过,不住的将长尾巴在山石上扫来扫去,把那山石打得如冰雹一般,四散飞起。更将谷口凸出来有丈许高的山石打断,恰好正落在它的头上,打得脑浆迸裂。震天动地一声响过去,蛇与蜈蚣俱都纹丝不动。那蜈蚣也力竭而死。  餐霞大师走在蜈蚣身旁,取出一粒丹药,放在它口内,那蜈蚣便缩成七、八寸光景,便取来放在身旁葫芦之内。白云大师亦剖开蛇身,剔出蛇肉。  阴魔因受蛇妖淫气泛滥贯盈,面红耳赤,双目火喷。只一灵不昧,与淫气抗衡。二仙相视,会心微笑,同觉阴道酸软,举步维艰。也不等回庵,抱起阴魔飞下深不可测的洞穴。  洞下颇为平坦,泥土松软。就地宽衣後,二仙哗然,又惊又喜又怕。阴魔遍体通红,肉茎更涨大越倍,如火棒般灼热。  餐霞大师试图套入,但阴唇触压火棒即受灼烫得淫水狂飙,热流传炙穴壁,波动百脉,刺激下百脉酸软收缩回推,汇入牝穴花心,内外兼炙得涨爆,直冲天灵。意识昏茫,如水中泛漾,不想动,亦无法用力。阴魔受淫水感应下,拥抱餐霞大师翻身压下,狂冲暴刺不停不休。二仙老穴虽然多经战阵,已松散颓阔。但在胎儿颅头般大的茎球扩撑下,餐霞大师也被刺得凄呼惨叫,在阴魔那无尽止的一冲一抽下,如一下一下的电爆,炸遍穴壁、百脉、花芯、天灵,周而复始。意识在惊涛骇浪中突抛急跌,魂不附体,只能以毕生修为,扯回涌出的元阴,硷果回甘後,更觉奇趣无比,回味无穷。但不知玄髓已为阴魔啜去,使任脉涨烫,热气上炙灵魂深处,令她更如痴如醉。  历经多个时辰的无休止撞击,阴魔才歇息片刻。旁观的白云大师亦听得惊心动魄,但知是旷世奇遇。阴魔再动时,即荐身侍奉。虽有所准备,一样魂飞魄散,自认不枉今生。餐霞大师则一旁调息,准备接班。  如是经七昼夜的爆炸後,阴魔才能收敛滚流热血,重纳上丹田,安静下来,二仙亦玄髓枯竭难继,疲惫不堪。又舍不得,只好轮流吞噬阴魔的肉茎,狂吸力啜,舔得舌痹口酸,才依依不舍回庵休息。留下蛇肉为阴魔食用,但就不教他炼气法门,不虞他会跳上高高的洞口,留为禁脔,永享此异禀珍品。  那阴魔并非天生异禀,只是前身出生离奇。被残破气海,拆毁根基。身边尽是言不由衷,口蜜腹剑之徒。一切需求,定必被千般针对,万般诬蔑为任性败坏,尽力迫害。难以适应的则誉为天大恩惠,非接受不可,必夺其一切,令其在寒缺中毫无选择下屈服,更声言是他自己喜欢拣的。总之有人讲无 讲,生人勿近,无所不用其极於只手遮天之内。所以阴魔但觉心诚的,今朝欢见,明日即咫尺天涯;居心叵测之徒,挥之不去;亦寸步难行,前途迷茫,生不如死。  阴魔因下丹田被毁,无法习练後天真气,更无可信师友。唯有埋首经典,偏向先天真气法门,专修任脉。脉气生生不息,支援筋肉,才能长坚不疲。  後天真气修炼下丹田,储真气为用。先天真气则修炼上丹田,只培养任脉,孵育真气,滋养内息,非用於外表。修道人急功近利,更列为禁区,所以失传。阴魔前身不得後天真气为用,被目为废物。至厂卫失势,有心人暗度陈仓,护阴魔转世。巧逢二仙不知底蕴,在二仙度入真气流通全身穴脉时,已得後天真气流动的门径,消化了蛇肉中的後天真气,静静在蛇穴修炼。  二仙但知元气,贵纵欲而不失。但不知产育元阳给窍穴的玄髓更重要,给阴魔先天真气牵引下,收尽而不自知,更以蛇妖的淫气培养阴魔以娱己,成就盖世淫狼。  越是天分高的人,根基越要打的厚;一旦机缘来到,一鸣惊人时,若不能一飞冲天,成不了天下无敌的大器,必召物忌,肯定是天下公敌。  阴魔得二仙玄髓,以先天真气养後天真气,数个时刻即把所得的融会贯通。但未悉气海存聚之法,不能用之体外。  一边咀嚼蛇肉,一边思考着∶二仙为仙侠中骁楚。双剑合璧也胜不了蛇妖,此妊育蛇妖之洞,必不平凡。趁此空闲,深入探讨。  洞下深处有蛇道可通西昆仑星宿海北岸,小古刺山黑风窝,仅容声息相通。乃前辈魔头邓隐师徒被禁处。邓隐是二仙之师,峨嵋派祖师长眉真人的师弟,一同入道。後因爱恋魔女,真情流露而被逐。更因得魔教秘籍血神经,自名血神子。只炼成血光鬼焰,已无人能制。  却误信生死之交的长眉真人而堕入‘两仪微尘阵’中被擒,日受风雷之苦。名为减消罪孽,实则严刑驱迫他向宝经求解脱。  因那血神经实是三十三天外,混沌初开前的异宝,非仙凡所能毁伤,当初死口已毁,不肯交出,给对方以焚化为借口作吞没,你虞我诈。为此经,长眉真人竭尽心力,化上全副精神,不肯杀戮,推迟了一甲子飞升。邓隐亦唯恐受骗,怕真经离体即被夺去,强自忍耐。到长眉真人道成飞升三年後,才吐出血神经修炼那最高层次,深奥难明,无法练成的血影神光。蛇妖便是以所化出来的血肉,饲养的兽奴。但亦惊奇阴魔竟能在个多日来,长战不停亦不泄。於是经蛇道透出血光,笼罩阴魔,触摩经穴,竟然平平无奇,不禁诧异,传音垂问。  阴魔在鬼焰中,遍体百脉受阴火内焚,炙得神智昏厥,无可思虑。幸得先天真气疏导,一灵不昧。但对此也是茫然,只能坦言遍阅群经,无师自通,以刚易折、柔长存,无储则不盈,不生则不灭,以有馀补不足,得经脉圆通、血气流畅矣。邓隐惊其悟性,生念借之解血神经的疑难处。  血神经本是先天仙法,以血为名。练的是先天真气洗涤後天血肉皮囊,达无相境界。邓隐迷於[上乘不着相,本来无物,万魔止於空明,一切都用不着]之境。阴魔详释其[不着]为不驻,随法轮常转。不为物碍,无所分则何有於法?达同流合化,是空明境,万魔即我、我即万魔,而[止]於万魔,哪有敌我之相呢?  邓隐知其然,但修之障碍重重。阴魔以大道如歧路,非实践难为领悟。遂依先天真气为经纬,分析血神经,不厌其祥的点滴追问,尽得血神经全文及修为精要。到最高层的血影神光关键处,才知其误於[自证]之道∶主客颠倒;不以己身立场演化身外环境;但堕入六识幻觉,误将识障固执为真环境,强逼别人解脱、舍弃。亦克己复幻,自残根本。更把无固定相的无相解为舍弃血肉内灵。开步差,步步错。  但阴魔因先天真气为修道者所不屑,透露出来只会招来不信任,而邓隐亦已尽削血肉,无法回头。更因自己多年来饱受迫害,深知兔死狗烹之道,不敢不保留。於是不敢告之神光需用先天真气段练肉身,化整为零。功成後可渗入被虏者的三尸元神内,销化其肉身,替代其外表,所以不毁皮相。顺着魔头的误解为练化自己血身。以皮为障,遂告之要蜕皮则剥之可也。魔头竟然深信不疑,甘受绝大痛苦,把自己的皮剥下来。  阴魔心知精气不论如何凝练,根本无法自我生息。无皮囊保护,更无法抵受罡气冲击而不散。魔头自取灭亡。但那凝练精气的攻击,亦非他所能抵御。趁魔头师徒争相剥皮入关後逃出洞去。默默修炼成化身千万,无所在亦无所不在的阴魔。  第二章诛美人蟒  九华山相离黄山甚近,金顶乃九华最高处,上有地藏菩萨肉身塔,山势雄峻,山风凛冽,吹得天气严寒。这时日已平西。一轮明月,如冰大小,高悬天顶,趁着晚山晴霞,照得九华後山醉仙岩荒凉可怖。  阴魔逃离血神子後,上黄山寻餐霞大师,给这妖异的境像吓得欲回头绕路。正犹疑间,一道剑光飞来。耀目光芒中身前现出一名女道姑。见她才待开口说话,突然怔着。  道姑容颜秀丽,宝相庄严,但凤目 成媚丝细眼,泄出淫荡水光,逗人心弦。宽蔽的道装掩盖不了那尖挺高耸的双峰,微现抖震。纤细的柳腰奈不着莲足乏力,摇曳不安。  道姑深深吸一口气,宁神道∶“贫道乃峨嵋派掌教夫人苟兰茵,前方岩下美人蟒即将出困,奇毒无比。餐霞大师赞荐小施主不惧蛇毒。可否与贫道结个善缘,共结功德?”  阴魔诧异道∶“道长无认错人?”  苟兰茵嗳昧轻笑道∶“餐霞大师沫在小施主身上的壮阳香,是贫道独家祭炼的,认得错吗?”  阴魔满面通红,期期道∶“小子正要寻大师学艺,全无法力,能帮上忙吗?”  苟兰茵心花怒放道∶“贫道施催生大法,玉成你,好吗?”  阴魔大喜,弯身要下拜。苟兰茵已急不及待,拥抱起阴魔,梦呓道∶“待会可有得你拜到筋疲力倦呢!”  洞内,阴魔赤条条扒在全祼的苟兰茵身上,肉茎全根插入苟兰茵阴穴内,受肉壁澌磨,轻揩龟头,刺激肉茎挑摆,血气贲胀,催逼经脉,通体涨麻,无力的下压软滑娇躯,压着丰硕的柔嫩乳球。双臂绕环玉颈,握拥艳首,近观绝色,凤目中淫荡的水光,如幅射入脑。  苟兰茵亦玉臂环绕雄躯,兰花似指尖擦摩阴魔後颈,承接幅射导引入灵台,震撼深处如尽搬沉积,轻松无比,更添性趣。苟兰茵更肉腿环腰,足跟抚摸阴魔尾闾,活跃任脉,承接幅射下降,紧扣会阴,令巨棒更添涨热。到收束的极限,阳具的血气爆入任脉,如浴冰河,更催逼气海。  苟兰茵更丁香吐舌,湿润的津液如大旱云霓,令阴魔狂啜甘露,吞下丝丝真气,流经双抵的乳蒂,察生点点电击入阴魔下丹田内。再流经每个窍穴,引动窍内元阳化气。阴魔元阳充沛,後天真气汹涌以来,储入气海。流经处灼热如火,快感狂涌,焚烧整个宇宙,身化青冥,卷动往还於无边无际间,向核心聚压,爆破极限,骋驰入另一重天。  苟兰茵虽知阴魔不凡,亦为阴魔的灼热玉茎所震憾,炙得通体酸淋,香汗如雨,淫液失禁,玉乳震腾,牝穴紧缩,添激爆炸。更感元气涌入的奇趣,淘醉得近乎昏迷,几经艰难才能驾御真气,收入丹田,储入全身窍脉。把馀剩下的元气,透过接触的乳蒂回馈阴魔,助导阴魔储入下丹田,再流练百脉。  如此催生大法,实拔苗助长。元阳所化真气,不是未经修练的丹田所能容纳。全由施术者受益。窍脉的元阳,添补不易,禀库不强者,终身难有寸进矣。  阴魔正在练血影神光,得此先、後天真气变化要诀,挟充盈的先天真气,转玄髓为元阳,即能运用,生生不息。苟兰茵的淘醉虽是刹那间,已够阴魔作化整为零的奠基。玄髓化的真气以可随意离体,不虞走失。苟兰茵助阴魔导真气凝练百脉时,更引发体内淫气,肉茎急插猛抽,擦得苟兰茵狂呼失控,已不能再专心施法,肉壁爆炸得如全身粉碎。灵魂浸迷在淫浪快感中,直待阴魔淫气稍懈,才能重拾意识,接收涌入的元阳,丰盈得如充沛宇宙。可惜元阳虽沛,只是寄存;玄髓流失却事前事後,都一无所知。那平添了的不少修为,与空前的性趣,令爆炸、狂呼不断在洞内生化。  忽听洞外传进一种声音,非常凄厉。夹着一阵极奇怪的笛声,由醉仙崖那边随风吹来。  惊醒这两个欲海淫侣。苟兰茵定神一听,听出那声音,夹着一阵极奇怪的笛声,由醉仙崖下传来。算一算,已淫奸了五昼夜了。忙对阴魔道∶“醉仙崖妖蟒明日午时便要出洞,如今它已在那里召集百里内毒蛇大蟒。你快到醉仙崖前涧边,会同你的便宜子女徒儿诛蟒吧。”  说时,春意高涨,目光淫荡,腰肢狂扭,阴壁猛缩。阴魔被挟得肉条酸软,见身下淫妇面泛红云,艳色闪耀,肉光四射,乳蒂坚挺,震荡间擦得如电花激发。欲念再起,按下苟兰茵再作冲插。苟兰茵毕竟修练多年,狂嗥了几声後,推阴魔起身,握着阴魔的玉茎无限依恋,轻轻套动,安抚阴魔道∶“诛蟒事急,事後约好餐霞、白云,给你操个够。好吗?”  推着阴魔出洞,到洞口,托起阴魔下颚狂吻得气喘喘,指着阴魔的鼻尖呢声道∶“那些孩子,根基未稳。你这个假父可不要勾引她们,他日大成了,奴家定安排给你开苞。”  忍着腿根的淋软,推阴魔出洞,看着阴魔驾起刚才送他的飞剑去了。  只见衔山夕阳,火一般照得一片疏林清朗朗的。阴魔穿峰越岭,飞一般的往前面树林走来,射身进入林内後,剑光把林子照得通明,不住地上下飞舞,但就停止不进,好似有什麽东西隔住一样。连人家影子都看不见。只听身边一声娇喊∶“是娘亲的剑!”  忽然眼前一亮,站定一男一女∶女的是一个绝色女子,年约十八、九岁,穿着一身紫衣,腰悬一柄宝剑。男的是一个小孩,年才十一、二岁左右,面白如玉,头上梳了两个丫髻,穿了一件粉红色对襟短衫,胸前微敞,戴着一个金项圈,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裤,赤脚穿二双多耳蒲鞋,齿白唇红,眉清目秀,浑身上下,好似粉妆玉琢一般。就是苟兰因的子女,[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灵云、金蝉。父亲便是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峨眉派的领袖剑仙之一。其妻爱九华清境,在那里开辟一个别府。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因灵云等年幼,九华近邻俱都是异派旁门,特在这洞门左右,就着山势阴阳,外功符篆,摆下这颠倒八阵图,无论你什麽厉害的左道旁门,休想进阵一步。一经藏身阵内,敌人便看不见阵内人的真形。多厉害的剑光,也不能飞进阵内一步。  阴魔面对绝色,在蛇毒淫气催逼下,淫心炽热,但对着这对便宜女儿,又不敢泄指,只得神情腼 ,自我介绍。但身上发散的淫气也刺激的灵云春心荡漾,在高贵的外表下,心浮气躁。借故出洞,留下金蝉在内洞与阴魔说话。  原来金蝉偷偷溜了去後山醉仙崖玩,追一对小人、小马到崖下一个小洞中;因那个洞太小,便把餐霞大师赠的金丸把洞口石头打倒了下来。一阵黄风过去,腥气扑鼻,从山石缝中现出一个女人脑袋,披散着一头黄发,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发出一种暗蓝的光,张开大口,狐狐的叫了两声,又尖又厉,非常怕人。同时一阵腥臭之气,中人欲呕。猛然使劲将身子向前一窜,窜出有五、六尺长光景,是人首蛇身,窜出来的半截身体是扁的。周身俱是蓝鳞,太阳光下,晶光耀目。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把他震晕在地。  那个蛇身人首的妖怪,名叫美人蟒,其毒无比,被长眉真人封锁在那醉仙崖下,用了两道符篆镇住。已经数百馀年。它在内苦修,功行大涨。对那两个肉芝早已垂涎,可怜那肉芝被追得慌不择地,逃近那蛇妖身旁。那肉芝年代较久的,业已变化成人形。短暂的只能变马,总算人形的功候深点,跑得快。那还是马形被那妖蛇一口吞了下去。它得此灵药,越发利害。不想无意中符篆两道又被破掉一个,几乎把妖蛇放出。幸而另有法术将它下半身禁锢,所以只能窜出半截身子。那第二道符篆已发生功效,前面一块山石倒了下来,依旧将它镇住。日前在黄山,对餐霞大师的弟子朱文说起,朱文很慷慨地答应帮忙,悄悄地将法宝偷偷借出了好几样。  金蝉往内洞取出一个尺许大的锦囊,装着餐霞大师镇洞之宝。里面有三寸直径的一粒大珠,黄光四射,耀眼欲花,名叫天黄正气珠;其馀尽是三尖两刃的小刀,共有一百零八把,长只五、六寸,冷气森森,寒光射人。叫诛邪刀。  忽听洞外传进一种声音,非常凄厉,情知有异。灵云在高处,借着星月之光,往醉仙崖那边看时,只见愁云四布,彩雾弥漫,有时红光像烟和火一般,从一个所在冒将出来。再看星光,知是子末丑初。灵云知道事体重大,急忙飞身回洞。  忽然从阵外飞进一人,金蝉大吃一惊,不由喊道∶“姊姊快放剑,妖蛇来了。”  阴魔也着了忙,首先将剑放起。灵云道力高深,看见来人是谁,连忙叫道∶“师弟不要无礼,来者是自己人。”  来人见剑光来得猛,便也把手一扬,一道青光,已将阴魔的剑接住。等到灵云说罢,双方俱知误会,各人把剑收回。阴魔知道自己莽撞,把脸羞得通红。  金蝉已迎上前去,拉了来人之手,向阴魔介绍。朱文得知是阴魔,也心如鹿撞,因对乃师淫行,亦隐隐知情,更有偷尝禁果之心,引动开屏的心态,卖弄的道∶“醉仙崖妖蟒明日午时便要出洞,如今它已在那里召集百里内毒蛇大蟒。”  把天黄正气珠交与灵云道∶“此珠乃千年雄黄炼成,专克蛇妖,放将出去,有万道黄光将周围数里罩住。请师姊将此珠带在身旁,找一个高峰站好,等妖蟒破洞逃出,其馀毒蛇聚在一处,便将此珠与师姊的剑光,同时放出。”  说罢,又取出三枝药草,长约三、四寸许,一茎九穗,通体鲜红,奇香扑鼻,递了一枝给阴魔,又说道∶“此名朱草,又名红辟邪,含在口中,百毒不侵。但那美人蟒太毒了,金仙也皱眉,只有你能接近穴口。我们须在午时以前,将这一百零八把仙刃插在妖蟒洞口外。插时离蟒洞甚近,有朱草也难避免毒侵,要靠师弟了。它修炼数千年,厉害非常。自从服了肉芝之後,周身鳞甲,如同百炼金钢一般,决非剑仙所能伤得它分毫。致它命的地方,只有两处∶一处就是蛇的七寸子,一处就是它肚腹正中那一道分水白线。但是它已有脱骨卸身之功,伤了它两处致命的地方,只能减其大半威势,才能仗师姊的珠和剑收得全功。”  拿起诛邪刀,连同身旁取出金光灿烂的一枝短矛,都拿来交与阴魔道∶“少时到了那里,你口含这朱草,手执这一技如意神矛,跑在醉仙崖蛇洞的上面,目不转睛的望着下面的蛇洞。它出来时,其疾如风,师弟站在崖上,下望洞口,以要特别注意。看清它的七寸子,心矛合一,刺将出去。”  灵云忽然想起一事,忙问朱文道∶“那妖蟒的头已出洞外。你们在它洞前布置,岂不被它察觉了吗?”  朱文道∶“听恩师说,昨晚子时,那妖蟒业将身上锁链弄断,正在里面养神,静待明日午时出洞。不到午时,它是不会探头出来的。”  这时已是寅未卯初,灵云等一行四人出了洞府,将洞外八阵图挪了方向,把洞门封闭,然後驾起剑光,往醉仙崖而去。  阴魔先找好自己应立的方向,再将诛邪刀顺洞口往东埋在土内,刀尖朝上,与地一样齐平,算好步数,比好直径,由东往西,如法埋好。朱文、金蝉则埋好远离洞口的刀後,下水涧洗涤。  这时如火一般的红日,已从地平线上逐渐升起,照着醉仙崖前的一片枯树寒林,静荡荡地。寒鸦在巢内也冻得一般声息皆无,景致清幽。可惜崖洞中不时发出一种凄厉的啸声,大煞风境。  这时妖蟒叫了两声,又不见动静。日光照遍大地,树枝枯草上的霜露,经阳光蒸发、变成一团团的淡雾轻烟,加上醉仙崖下蛇洞中,喷出的浓雾,夹着丝丝的火光,好似放光的筒一样。猛听得洞内又发出叫声,再看日色,已交初午,知是蟒要出来,便都聚精会神,准备动手。  那蛇洞上面的阴魔,端着如意神矛,矛锋冲下,目不转睛,望着下面蛇洞,但等露出蛇头,便好下手。正在等得心焦,忽然洞中冒出浓雾烟火,虽有仙草含在口中,也觉着一阵腥味刺鼻。  这时日光渐渐交到正午,那蛇洞中凄厉的鸣声也越来越盛。隔涧对面山坡上,几十道白练,一起一伏的排着队,抛了过来。近前看,原来是十数条白鳞大蟒,长约十徐丈开外。阴魔深怕那些大蟒看见他、忙窜上崖来。  正在惊疑之际,那些大蟒已过了山涧,减低速度,慢慢游行离洞百馀步,便停止前进,都把身体作一堆,将头昂起,朝着山洞,叫上两声。不大一会,洞内蛇鸣愈急,来的蛇也愈多,奇形怪状,大小不等。最後来了一大一小两条怪蛇,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其疾如风,转眼已到崖前,分别两旁踞。  大的一条,是二头一身,头从颈上分出,长有三、四丈,通体似火一般红。一个头上各生一角好似珊瑚一般,日光照在头上,闪闪有光。  小的一条,长只五、六尺,一头二身,用尾着地,昂首人立而行,浑身俱是豹纹,口中吐火。这二蛇来到以後,其馀的蛇,都是昂首长鸣。  最奇怪的是∶这些异蛇大蟒过涧以後,便即分开而行,留下当中有四、五尺宽的一条道路不走,好似留与洞中妖蟒出行之路一样。  阴魔正看得出神,忽听洞内一声长鸣,砰硼一声,封洞的石头激出三、四丈远,猛然惊觉,自己只顾看蛇,几乎误了大事。忙将神矛端正,对下面看时,只见那雾越来越浓,烟火也越来越盛,简直看不清楚洞门。正恐怕万一那蟒逃走时,要看不清下手之处,忽听洞内一阵砰硼轰隆之声,震动山谷,知是妖蟒快要出来,益发凝神屏气,注目往下细看。  在这万分吃紧的当儿,忽然洞口冒出一团大烟火,洞外群蛇一齐昂首长鸣,声音凄厉,森人毛发。霎时间,日色暗淡,惨雾迷漫。洞口烟火喷出,照得洞口分明。一个人首蛇身的东西,长发披肩,疾如飘风,从洞口直窜出来。  阴魔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候,端稳神矛,对准那妖蟒致命所在,身矛合一,飞射出去。只听一声惨叫,一道金光中那神矛端端正正,插在妖蟒七寸子所在,钉在地下,矛杆颤巍巍的露出地面。那群毒蛇大蟒,见妖蟒钉在地上,昂首看见阴魔,一个个磨牙吐信,直向阴魔窜来。阴魔见蛇多势众,不敢造次,驾起剑光破空升起,顺刀道飞向灵云那边。  说时迟,那时快,那妖蟒中了神矛,它上半身才离洞数尺,其馀均在洞内。它本因大难已满,又有同类前来朝贺,一腔高兴,谁想才离洞口,便中了敌人暗算,痛极大怒,不住的摇头摆尾,只搅得几搅,长尾过处,把山洞打坍半边,石块打得四散纷飞。阴魔如非见机先走,说不定受了重伤。  这时那妖蟒口吐烟火,将身连拱四拱,猛将头一起,呼的一声,将仙矛脱出数十丈远。  接着颈间血如涌泉,激起丈馀高下。那妖蟒负伤往前直窜,其快如风,窜出去百十丈光景,动转不得。原来它负痛往前窜时,地下埋的一百零八把诛邪神刀,一一冒出地面,恰对着妖蟒致命处,当中分鳞的那一道白缝,整个将那妖蟒连皮分开,铺在地上。任凭它怎样神通广大,连受两次重创,哪得不痛死过去。  它所到的终点,正是灵云站的山坡下面,那蟒挣扎了一会,又发出两声惨痛的呼声。其馀怪蛇大蟒也都赶到,由那为首两条大蛇,过来衔着妖蟒的皮不放。只见那妖蟒猛一使劲,便已挣脱躯壳,虽是人首蛇身,只是通体雪白,无有片鳞。这妖蟒叫了两声,便在一处,昂头四处观望,好似寻觅敌人所在。  灵云与阴魔二人正看得出神之际,忽然朱文狼狈不堪的飞来,叫道∶“师姊还不放珠,等待何时!”说完,便倒在地下。金蝉随後飞来连忙过去用手扶起。  那灵云被朱文提醒,即将天黄珠放出。那妖蟒亦看见四人站立之所,长啸一声,把口一张,便有鲜红一个火球,四面俱是烟雾,往他们四人打来。群蛇也一拥而上,恰好灵云天黄珠出手,碰个正着。  自古邪不能侵正,那天黄珠一出手,便有万道黄光黄云,满山俱是雄黄味,与蟒珠碰在一起,只听“噗”的一声,把毒蟒的火球击破,化成数十道蛇涎,从空落下,顿时烟消雾失。  一群毒蛇怪蟒,正窜到半山坡,被天黄珠的黄光罩住,受不住雄黄气味,一条条骨软筋趐,软瘫在地,被黄云笼罩,都挤在一团。灵云等也分不出下面谁是妖蟒,阴魔心想自己不怕蛇毒,何不下坡,多宰两条,便提剑便往下走。  灵云,金蝉见阴魔杀下坡去,也把身子一摇,将剑放出。这两道剑光在万道黄光中,一起一落,如同神龙夭矫一般,杀个不停。  杀了半个时辰,突然见他母亲妙一夫人,抱着阴魔飞过来。阴魔手中宝剑,穿着一个水缸大小的人形蛇头。夫人走来说道∶“蛇都死完了,你们还不把剑收回来。”  二人各自把剑收起。妙一夫人把手一招,把天黄珠收了回来。再往山下看时,通地红红绿绿,尽是蛇的脓血,蛇头蛇身,长短大小不一,铺了一地。妙一夫人从一个葫芦中倒了一葫芦净水下去,说是不到几个时辰,便可把蛇身化为清水,流到地底下去。  金蝉低头看看朱文时,已是晕死过去,不禁号陶大哭,忙求母亲将梅姊救转。妙一夫人看了这般景像,不禁点头叹道∶“情魔为孽,一至於此。”  偷偷斜窥了阴魔一眼,心如鹿撞,壁酸腿软,不能自己。182,355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