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之天璇喋血] [完] [作者:不详]


在这一刻,辰南与澹台璇都陷入了精神磨砺中!  只是,澹台璇更甚一些,毕竟这是为她准备的试炼。  「不!怎么会这样!」澹台璇惊恐地尖叫,七情六欲滚滚而来,她如何斩灭?最为可怕的是,她感觉到一股欲望之火,炙烤着她的无暇玉体,她竟然有些身不由自主的向着辰南那个方向移动着。  「这是一种力量,这是一种残酷的磨砺,我一定能够顺利成为七绝至尊!」澹台璇咬牙定住了身形,在无尽的绿色邪火中修炼真身。  火焰燃尽了她的衣衫,晶莹如玉的皮肤,在绿色火光中,显得更加润泽滑嫩,透发着无限的诱惑。  辰南也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他咬牙切齿道:「澹台璇你算计来算计去,这一次恐怕把你自己也算计进来了!」……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男女之战,两大天阶高手欲火相对高高在上,如出尘仙子般的澹台璇浑身裸露,婀娜曼妙的娇躯闪烁着晶莹的玉光,透发着无限的诱惑,与辰南肢体相缠,贴身肉搏,这是一场香艳而又暧昧到极点的战斗!  此刻,粉红色火焰在熊熊燃烧,两大天阶高手喘着粗气,依然在拼死相争。  澹台璇丰姿绝世,黑亮的长发似黑色的瀑布一般飘洒,雪白的颈项如天鹅之颈一般秀丽,柔软的腰肢如美女蛇一般纤细,加之那饱满的双峰,丰润浑圆的玉臀,以及修长无双的玉腿……即便在剧烈厮杀,也是美到极致,可谓颠倒众生。  虽然是香艳到极点的战斗,却也是步步是死棋,不经意便会身陷死地,澹台璇一会儿将辰南骑在身下猛烈击打,一会儿又被辰南翻身按在身下轰击,两人口中咒骂不断,绝杀手段更是施展不断。  只是,试炼七情六欲的情欲一关开始后,气氛渐渐地不对了,两人间的战斗似乎变得非常迟缓了。一种本能让他们更希望相互靠近,而不是战斗,喘息声更加的粗重。  「你这无耻的混蛋!」「你这下贱的女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种极其微妙的气氛开始在蔓延,最后他们似乎狂乱了起来,他们相互恶毒的咒骂着,相互间剧烈的撕打着,最后竟然滚在一起进入了丛林中。发出了让人脸红心跳地奇怪声响……辰南周身火灼,黑色的流炎遍体弥漫,他的双目逐渐血红起来,难以抑制的,一股魔气,自身躯最深处透露而出……「呀!」咆哮一声,辰南满头长发在风火中舞动,当空暴涨,渐渐打成结凝成绺,最后竟血肉化了起来……不得不说,《太上忘情录》和《唤魔经》齐修的结果,实在可怕!平时,辰南还能压制魔性,但此时此刻,魔性在欲火中完全爆发,神力无尽演化,竟让他暂时幻化成一个可怕的怪物……满头触手犹如电走,飞出漫天流影,顷刻将澹台璇缠缚起来!  澹台璇脸皮甚薄,虽则欲火焚身,却还以道术稳固灵台,强行撑持,保得一丝清明,但此刻被辰南满头长发缠了个结实,顿时不能动弹,被辰南牢牢抱在怀中。  辰南一双有力魔手犹如箕伯逐电,在一片幻火之中,转瞬已摸到澹台璇背后,顿时,嫩背翘臀,尽入掌中,滑如水波,腻如凝脂,顿时教男儿遍体酥融欲化,瞧着那冰凝玉塑的美人玉面,不由心尖儿都麻痒交加,贲龙早已昂扬而立,便欲冲关。  澹台璇却犹自苦撑,一对羊脂玉一般绵股像钳子一般紧夹,虽是被辰南玉龙顶撞上去,在股腹沟里狠狠挑弄,神经被丝丝电流麻将下来,娇躯发颤,花沟已微微润湿,却仍是不肯张开一二。  辰南此刻已然烧得浑身如沸,也不暇调情,一头长发舞风,缠成两大股,顿时捆住澹台璇双腿,猛然一拽,蓬门已开!  猩红色的水月洞天,顿时完全展现在辰南眼前,俏立雪阜之上,掩映芳草之中,凝露微微,说不出的钩心诱惑,更是极品者,还有一股奇香,从桃花水中飘洒出来,滋到辰南鼻腔中,让他心魂俱酥!  肤色已然从古铜变成炽红的辰南,面对这样动人的胴体,不由兴奋若狂,长啸一声,挺枪如虹,杀进辕门!  与此同时,澹台璇也呀地一声,惨呼起来,结界乍破,秘谷刹那殷染!  辰南龙入大海,顿时紧暖之意,直钻骨髓,当真是心酥肌颤,只觉桃花水渐炽,流波潺潺,在长剑在滋润个不休,美如饮露吸风,当下倾身压在澹台璇娇躯之上,发足腰力,捣得更深更紧。  澹台璇玉面飞虹,娇躯抽搐,秘谷更是一阵猛夹,细细褶皱儿绵软致密,一圈圈肉纹箍在金刚杵上,不留一丝缝隙,就连棱沟也被一道朱环套了进去,碾得辰南心魂皆醉。  欲火当中,辰南深深吸一口气,身躯一翻,便与澹台璇成了对拥之势,左手揽住佳人纤腰,右手却落在那一对凝雪臀丘之上,只觉绵滑刻骨。  魔性又冲将上来,将他双眸炙成火红,辰南噫地一声,手掌顿时高高抬起,猛拍而下。  「呀!」澹台璇高呼一声,雪臀顿时被辰南拍出五道刺目红印,膣腔更是一阵紧缩,犹如浅水迎龙,辰南正换了路数,在其中来回翻搅,此下搅得更是剧烈,清波渐渐被翻得浑浊,丝丝白浆自四片花唇与茎根相触处,泛滥而出,将芳草茵茵染得淋漓一片。  辰南情火更烈,如九霄焚炎,呼气都变得似烈日爆碎一般,烧得澹台璇亦是浑身发烫,但翘臀被辰南打得着实疼痛,不由恢复了几分神智,正差点挣扎起来,却被辰南覆唇而上,热烈吻住。  澹台璇檀口嘤咛,热力透唇而入,顿时让她又陷入滚滚欲焰之中,将丁香与辰南赤蛇缠绕,婉转逢迎。  辰南拍得掌心软麻,说不出的爽利,继续将右手在澹台璇雪臀上拍个不休,声如击鼓一般,动人心旌。??而被辰南吻住的澹台璇只觉上下皆酥,娇躯欲融,被辰南击打着的一对臀峰,虽是红印斑斑,竟不再痛苦,却有一种奇异的冲击在其中,前后夹击,电流传到她深宫当中,当下教她鼻息咻咻,娇躯犹如筛糠般抖将起来,辰南不过数十抽下来,澹台璇已催持不住,水漫金山,大丢一回,桃花水汩汩,尽打在龙首之上。  金龙被玉露一激,顿时狂跳不休,辰南但觉小腹处烈火冲腾,兜囊中电麻依稀,差点便激射而出。  但如此便丢,却有些不过瘾,当下,唤魔经在辰南身躯中运转,将他双目灼成赤血颜色,如嗜血孤狼一般,身躯一振,便捣得澹台璇刚大丢一番,酥融如浆的瓤儿几乎揉碎,啊啊依依地高声娇啼,犹如杜鹃哀鸣,惊心动魄。  辰南却是命魂飘渺,幻化出一具虚身,翻飞而出,在欲火灼烧下,顷刻由虚凝实,伏在澹台璇身后,揽着纤腰,觑着澹台璇正被辰南本体弄得神魂飘渺,挺了钢枪,瞄着灿烂金菊,发力如电,刷一声破空而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澹台璇如被切断脖颈的天鹅,发出一声泣血般哀嘶,震得辰南心头也猛跳起来,而分身却是进击受了阻力,似扭螺丝时被卡住一般,舒服中又有几分不畅,不由探手到本体与澹台璇相接之处,借了一滩蜜露,尽抹龙枪上去,拔了一拔,再次戳入。  澹台璇后门被温热蜜水刺激,顿时直肠抽搐,眼儿翕张起来,红白褐三色变幻,迷人无比,辰南也自心动,挺着长剑缓缓碾压进去。  澹台璇绝代仙子,却也是身怀名器,名为「水漩菊花」,有道是「水漩菊花,妙用无穷;小则紧缩,大则能容;一穴进宝,两穴俱荣;鸣金收兵,尽复旧容」,方才辰南引水入后渠,一丝水线连通,澹台璇前庭中汹涌的汩汩水流顿时沿着淌到菊间,润得辰南龙枪舒泰无方,灵龟亦顺畅起来,在一圈圈螺纹间,扭转而入。  澹台璇被辰南本体分身如三明治一般夹在中央,却不愧是名器在身,后庭并未出血,绝世仙体竟也渐渐不觉疼痛,却是前后皆美,不由玉脸生霞,鼻息如火,芳心中更是欲情弥漫,轻轻扭动,暗暗逢迎,此刻,两腔加成,教她快美翻了五六番,全身神经都一齐绷紧,香汗挥洒间,魂魄似被一片片炸开,不知飞了何处……休说澹台璇前后俱美,辰南如今分身本体,也皆是如陷腻流当中,一片水乳交融之感,爽利得便好比醍醐灌顶、甘露滋心,却还要胜过十倍,战了片刻,精意再也憋不住,本已和澹台璇分开的口唇急忙又掩上去,只觉兜囊一热,本身本体,两根长剑齐跳,心火如焚间,竟是一起激射而出……辰南犁庭扫穴,白水自龙首喷吐,烧得澹台璇前后庭几乎酥烂,不由春水大泄,与白浆混合成滚滚浊流,弥漫而出,将交接处涂得一片烂腻,草含白露,雪染红脂。  不想澹台璇绝代仙子,一旦流泻将起来,竟然这般厉害,但辰南此刻邪火焚身,却丝毫不觉脏秽,反倒是被染得油光水滑、露迹斑斑的金刚杵上头,似每只毛孔都被蜜水滋到最深处一般,顿时激得更猛、更烈,突突浆流,久久不能止息。??两人皆是天阶高手,体力悠长,各自大丢之后,虽是一起喘息了起来,相拥相吻着静息片刻,但没过多久,力气便恢复大半。辰南舌条在澹台璇口中挑弄啜饮,龙枪更是还放在膣腔蛮洞之中,热火又从两人小腹中烧起来,直贯道道经脉,三百六十五穴位,齐齐焰起。  包围两人的粉红色邪火,燃得更烈,辰南分身时收时放,双体齐战,不知奋斗了几日,将澹台璇要了多少回。此过程中,两人也曾有相对较清醒的时刻,但仍承受不住邪火的威力,仍旧酣战不休,更是为了谁上谁下而大打出手、出言恶骂。  慢慢地,粉红色的火焰化成了实质性的液体,而后固化!唯有外围还称得上是火焰,但内部虽然温度炽热到极点,却已经不是烈火,积聚成了一个粉红色的巨茧,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一番争斗下来,澹台璇毕竟是女子,不如辰南盖世神体,前后同开,到底承受不住,终于昏晕过去。  辰南却是虽炮了无数次,仍旧欲火未收,将分身收回本体,一双火红眼眸扫视着澹台璇凝雪娇躯,手碾翘臀,指弄冰峰,虽则肌肤感触,舒畅无比却听不见澹台璇呻吟喘息,未免不快,正当此时,双目也落在那一对圆如月光如冰的玉兔之上,不由嘿嘿邪笑起来。  将身躯拉起,辰南一把将昏晕过去的澹台璇按成仰卧,一把骑在佳人腹上,将神剑一挑,插入深沟之内,便自个儿按住一对雪峰,奋力抽插。  龙王槌钻入丘壑之中,在软如醴酪般的乳肉间穿行,当真如陷腻流,比起弄膣虽少了一份湿润,柔软紧致却丝毫不输,辰南心头火起,一双手按住冰峰,将自己龙枪紧紧夹住,下身发力,便在幽谷里头猛摏起来。  灵龟探首,便如脱兔一般,在绸缎样光洁的肌肤上抽送滑磨,烈火自小腹丹田烧起,燃遍二人全身,辰南古铜色肌肤有如锻炼一般,闪烁红芒,澹台璇冰肌雪肤更是变得犹如红玉晶莹夺目,诱人无比。  辰南双手抚碾玉兔,手掌温软,如酥似化,而澹台璇虽是昏迷过去,却仍有感觉,两颗红樱被一阵激弄,竟尔挺立起来,惹得辰南掌心一阵搔痒,奇美到心头,不由又是一阵猛抽。  这下来,长剑斜刺里冲到底,直顶在胸骨上头,硬来了一记。澹台璇心头一震,顿时惊醒过来,只见被男儿骑在身躯之上,插弄雪乳,不由娇羞满面,但邪火激发之下,更有一种莫名快感,娇躯痉挛起来,双手别住自己两只白鸽,配合辰南动作。  辰南手未自澹台璇乳上离开,与美人柔荑相接,丝丝电流,自十指麻了通体神经,蒸腾了血液,脑海中绮念杂生,魂儿都要飞了去,腰部又是一坐,长钻数记。  澹台璇平滑如纸的胸腹被辰南狠狠一坐,不由一阵生疼,却反有一种被虐的快美,那灵龟在她胸骨上撞得砰砰作响,更是教她芳心乱撞,心魂飘散,用力按住自己一对雪峰时,又下意识地反方向搓开来。??辰南只觉好比悬谷突合,车轮碾玉,其中美妙,难以言说,喷泄无数次的笔管,也抵受不得乳肉柔软,精意难忍,噼地一声,溅射开来。  白水破空,犹如悬泉飞瀑,便是乳肉密不透风,也抵受不住天阶高手一喷,顿时大半排了出去,溅得澹台璇满脸,琼鼻水目,面颊发丝,尽是粘稠液体,一直流到天鹅也似脖颈上头。  被堤坝截住的部分水浆,则是沿着幽谷弥散开来,在玉兔上头涂成斑驳一片,上染酥胸,下流小腹,两种截然不同的雪色相映,别有一种邪恶意味。  澹台璇被辰南烧得浑身脱力,竟感不到脏秽,就这样浑身白液地躺在地上,娇喘微微,一双妙目望着辰南,眸光迷蒙,睫毛都染着点点露滴,俏脸绯红,别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韵致。  辰南这回丢得厉害,纵使欲火焚炎威猛无方,也撑不大住,搂住澹台璇亲了几亲,便与玉人一同沉沉睡去。  喘息声停止下来,海岛上一片安静,粉红色的巨茧发生了变化。这个直径能有十米地巨茧外围,粉红色火焰开始向蓝色转变。最后在半日内彻底过渡到了蓝色。  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整片岛屿都变成了蓝色,只有那巨茧以及附近变色而已。  似乎全岛的火焰精华全部集中到了这里。  现象反常。试炼更加凶险。  不过,此刻的两个男女,已经是神游太虚。虽然融合在一起,不过暂时躯体都已经静止不动了,唯有神识进入到一种奇妙地境界。在蓝色巨茧营造的幻境中纷争抗斗。  但两人的躯体,并未完全静息,而是随着神识争锋,极缓慢地挪动着。  不知何时,辰南身躯上移,依然昂首挺立的腾蛟,竟是缓缓一撩,压在两片丹朱芳唇之上。  一片迷蒙中,澹台璇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嘤咛,檀口轻张,怒龙拨扫,徐徐攻入。  即便是睡眠中,三寸丁香亦能感受到火热灵龟之上的热力,下意识地,美人纤舌轻卷,在马眼上浅点轻含起来。  而脑海中早被烈火充斥的辰南,亦自腰部自然发力,向前猛摏。  微带粗糙的味蕾,沾满香津玉液,在硕然怒杵之上摩擦而过,水响低转,美梦之中,澹台璇丝毫不避脏秽,之前交合所染在长剑上的物事,尽被她如吸糖一样舔进腹内,娇美面容之上,还带满了春潮快意。??而辰南失去神识掌控的躯体,神经亦是美到一个极致的境界,根根紧绷欲断,四肢都缓缓抽搐起来,不由龙枪一胀,向着喉关猛攻而去。  澹[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台璇身量颇高,口腔本能承载辰南之蛟龙,但如今辰南向内而去,极娇嫩的喉部黏膜受了刺激,不由娇躯簌簌猛抖,眼泪迸出,下意识中吖地一声,牙关在辰南龙根上猛力一咬。  幸得辰南身躯强健,肌体坚实如神兵,即便澹台璇编贝堪比仙器,却也难见血,但也是痛麻交加,将金刀退后,一股强烈刺激炸开来,顿时臀部一抖,精关大开,白浆奔流,尽打在绝色仙子玉口之内。  毫无疑问。辰南也随着澹台璇进行了「七绝试炼」,进行着一次质的蜕变!  数日后。蓝色巨茧化成了橙色,依然光芒璀璨冲天,腾腾烈焰在外围缭绕。  就这样巨茧的颜色不断变化,从橙色又变成了紫色……七彩光芒一一过渡!  而巨茧透发出的波动也越来越强烈!  直至最后,七色光芒逐一闪现过后,巨茧外地烈焰突然熄灭了,而后又在刹那间疯狂燃烧起来,七种光彩同时激荡而起,直冲霄汉!  巨茧变得绚烂无比,已经成为了一个璀璨无比地光球,七彩虹芒照耀天地间。  如一轮七彩太阳一般夺目。  而巨茧内的两人,也在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  澹台璇仍自将辰南金刚杵吮在口中,芙蓉玉面,带着阵阵潮红,犹如繁花带雨。  而当她睁开妙目之时,见到如此情状,啊地一声惊叫顷刻响起,一双粉拳裹挟风雷之力,向着辰南砸去。  无法思考的辰南身躯如电一挪,双手拦开,便似自然地将澹台璇卡在了怀中,龙首难忍饥渴,又探到花谷之处,激刺而入。  被巨茧包裹,两人想要退后,都十分困难,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挤压在一起。  辰南但觉下体如吮似咬,顷刻间便被染得汁水淋漓,佳人名器,果然绝妙,他虽已然清醒,但神智未全复,贪恋此间快美,不由腰眼发力,长挺而下。  而澹台璇也被膣内电麻火烫一般的感觉弄得体如筛糠,一时不想动弹,双手虽是向着辰南不断猛击过去,一对纤长丰腴的玉腿却是不自觉地,紧紧缠在辰南腰上。??辰南腰腹陡紧,龙行如电走,兜囊飞甩,带着流水激荡,噼啪打在澹台璇雪白翘臀底部,其音萦绕,教两人心尖为之酥。  阵阵喘息,再次响起,而咒骂与厮打依然不断……清醒中的狂乱!  长戟在仙人洞中寻幽揽胜,钻得澹台璇催持不得,花枝乱颤,一对玉兔在胸膛上飞旋如轮,晃得辰南眼花缭乱,心中如火,直不想想其他,细细感受着河谷中密密褶皱带来的吸力摩擦,爽利如魂飞天外,便将行货往花心子上头一搠,顿时一股引力如吸星换月,直透龟眼。  「噫!」辰南口中发声,畅快已极,再抽数十下,吸力如潮水透到全身,丹田一松,霎时白波激荡,凤巢被润个满满,自接缝处弥漫而出。  这时,澹台璇也快活到了极致,她虽则羞愤交加,出手不断,生理上的感受却是无法抹杀的,只见玉人青丝乱甩,目饧如丝,怒容染红更增丽色,咒骂之间,乍地便口中呀一声,小腹急收,阴精如怒潮拍岸,疯狂丢泄,打在龙首之上,水月洞天之内,一片渟瀯。  而就在此刻,七彩光芒耀天的巨茧在刹那间膨胀起来,而后突然爆裂!  整座海岛每一寸空间都充满了无尽地灵气,浩瀚地能量波动如汪洋一般广博,铺天盖地般荡漾。  一对青年男女赤裸着身躯,惊恐地尖叫着,在空中快速分了开来,而后各自开始疯狂吸纳无尽地灵气!  七彩光芒恍若有灵一般,化成一道道灵龙,缠绕向澹台璇与辰南,不仅无尽的元气贯入他们的体内,而且在他们的体表不断凝聚,似乎成了一副古老地战甲,闪烁着金属般的灿灿神光。  不过,最终只是澹台璇地体表形成了沧桑古朴的玄秘战甲,冷光闪耀地银白色甲胄,将她衬托得洁无比,同时流露出一股英姿飒爽的气概,且隐约间现出一丝灵动与飘逸,说不出的动人。  辰南不但没有凝聚成古老神秘的战甲,相反他的皮肤开始龟裂,而后开始破开,他那强健的体魄褪下一层老皮,新生出一层宝辉闪烁的古铜色皮肤,犹如万古不灭之躯新生了一般!  这的确是一次蜕变!  澹台璇的肌体新生,比辰南稍微来得晚一些,当沧桑玄秘的战甲彻底凝聚而成后,隐入了她的身体。直到这个时候她地皮肤才开始变化,最后新生出一副无比滑嫩的地肌肤,比之新出生地婴儿还要娇嫩。同时,更闪烁着晶莹的玉光,预示着这同样是永恒不灭之体。  辰南与澹台璇一般,获得了一次莫大地机遇,只不过是没有玄秘战甲而已,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恩赐了!??他感觉到了新生肌体的强大,浑身上下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想要迫切寻到盖世魔王黑起与太古巨凶玄黄这样地高手大战一番,来检验一下自己究竟提升到了何等的境界。  当一切光芒都消失后,澹台璇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新生的曼妙玉体,回想起曾经发生地事情,她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不。不可能!」玄秘的银色战甲浮现而出,遮挡住了她玲珑起伏的娇躯。而后,羞怒无比的她直接晕了过去,从高空中直直坠落而下,砸得大地都裂开一道道缝隙。  辰南也清醒了过来,他神色复杂无比,慢慢走到澹台璇的近前,将掌刀高高举起,就要劈落而下,但是最终他无奈地收了起来,转身大步离去。  此刻,被禁锢的海岛已经没有力量阻挡,辰南冲天而起,很快就飞出了海岛,在内天地中取出一套衣服,穿在身上向着遥远地北方飞去。? ? ? ??共14772字节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