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宁雨昔篇)][完]


「神仙姐姐!」林三看着宁雨昔坚决而窈窕的身影像一支箭般往深渊落去,撕心裂肺地喊着她,喉咙处似要破裂出血来。  这是两人阻止了东瀛人的一个引爆点后,却被另一个引爆点爆发了,宁雨昔为了救林三,用尽全身力气把林三抛会山壁,自己落入深渊了。她坠落前的话语还在林三耳边回荡:「我『玉德仙坊』从不失信于人。」林三被拉山悬崖后,立即命胡不归去寻找宁雨昔,怎奈夜黑风高,无论胡不归怎么搜寻,始终没有宁雨昔的仙踪,林三只好暂时作罢。  深渊下,宁雨昔在风中柔弱的身子紧紧贴在一块岩石上。原来,她落下山崖后,虽然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功和绝妙的轻身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却也因此筋疲力尽,身受重伤。正要寻一处地方去疗伤,却听见胡不归等一众士兵的呼喊。  「我已这般待他,何必还要回去见他呢……」宁雨昔想着自己在最后竟然甘自冒险救下林三,心中迷茫自己的想法,却是不愿意回去见林三,便寻了一块岩石躲藏起来,黑夜中,胡不归也没注意,寻了半夜,士兵都见不到人影,便离去了。  宁雨昔此时方从岩石中出来,蹒跚着离去。她身上早有多处划破的地方,露出的肌肤冰凝似雪,远处看去,一身雪白的长裙衬得她的娇躯透出妩媚和圣洁。  走了不久,宁雨昔发现了一处破败的草庐,想来是哪位隐居的人士曾在此处结庐而居。她向草庐喊了一声,见没人回应,猜是草庐已无人许久,便移动着重伤的身子走去。  此时宁雨昔脸上浮现出苦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借居这样残破的草庐,洁癖的自己却也不介意这样的房屋,小贼啊,你可是害苦了我。她心中也不知是怨恨还是无奈,原本高高在上的仙子,已经渐渐降为凡人。  而后,她便住进了这草庐内,修养着伤势。  ***    ***    ***    ***  「里面有人吗?」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仙子居住的草庐外,向草庐喊道。  此时宁雨昔已经修养了两天,身上的伤势也好了一半,想着这万丈深渊底下也不会有人烟,身上便是穿着之前残破的衣服。此时听见人声,却又不愿出门见生人,她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做了,冷冰冰的声音答着话。  「嗯……小女子在庐内,不方便见客。」呵,没想到自己也会自称「小女子」。仙子姐姐却是想让那人离去,若是他胆敢硬闯,说不得仙子也要杀人了。  庐外的男人一听这仙乐般的声音,脸上神色一喜,知道找着了,便对草庐喊道:「庐中是宁雨昔宁仙子吗,在下高酋,是林将军帐下护卫,特来寻找仙子。」此人便是高酋,他本一直在林三身边做护卫,前日闻得宁雨昔之事,却想起这深渊自己以前曾从另一侧的峡谷来过,于是自告奋勇地来寻找仙子了。  「高酋……嗯,我知道你,可我此时确实不方便见你,你改日再来吧。」仙子听见是林三身边的人,又认出了这高酋的声音,语气便缓和了点。  不方便?莫不是她来大姨妈了?高酋在心中邪恶地猜想着,再转念一想,这深谷处荒无人烟,她又是身受重伤,估计是几日没梳洗,不愿见人吧。  「此地荒无人烟,想必仙子这几日是未曾梳洗沐浴。嗯……那高某先为仙子寻写衣物和清水来给仙子梳洗吧。」高酋高声说完,也不待宁雨昔答话,转身就去张罗。  宁雨昔在庐中也是无奈,都掉下万丈深渊了,还是逃不过那个小贼的冤孽。  半个时辰后,高酋寻来几件朴素的农家衣物和清水,走到草庐前,便道:  「仙子,衣服和清水我已经拿来了,如何给你?」「你闭着眼拿进来……」这仙子的脸皮真薄!高酋嘟哝了一声,便闭着眼把清水和衣服放在门口处,转身离去。  不一会,宁雨昔在庐内梳洗完毕,一套普通的农妇衣服穿在沉鱼落雁的宁仙子身上,却别有一番风情和娇媚。她大方落落地走出草庐,脸上带着千年不化的冰寒,看着不远处的高酋,冷淡地说:「你是怎么寻到这里的?是林三叫你来的吗?」「哦,高某以前来过此处,所以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至于林将军,他一直苦苦寻找着仙子呢。」高酋感受着她身上寒冷的气息,心里哇凉哇凉地啊,老子好歹给你找了套衣服啊,怎地也不说声感谢。  宁雨昔听得高酋的答话,沉默下来,心里不知想些什么。须臾,她抬头对高酋说到:「你既是林三叫来的,能替我办几件事吗?先给我找一套白色的长裙,这衣服我穿不惯;再给我找些疗伤的药物,我要尽快恢复功力。」宁雨昔话语里透着不容置疑。  「好,高某这就去办。」……  ***    ***    ***    ***  京城某药店,高酋抱着两件长裙,在为宁雨昔买疗伤药物。  「这娘们还真冷,老子那玩意儿都冻回去了。」高酋此时嘴里嘟哝着,他本是皇上身边的侍卫,一直就看不惯「玉德仙坊」的作风,自是不会太过尊重这仙子之名。原本他看见宁雨昔穿上布衣后的娇媚风情,小高酋一下怒发冲冠,却被宁雨昔这冰冷的语气回身浇灭了他的「雄雄」欲火。  「想来林兄弟迟早也要把她收在胯下,可这性福日子也到头了。」高酋为林三扼腕叹息,恨不能去窑子里为林三寻千百个姐们填补一下未来的空虚。  「这位爷,您要的田七、红花和金疮药都准备好了。您还需要点什么吗?」「小兄弟,你们这有那个药没?」「嘿嘿,客官这是问对人了,我们这的那个药价格实惠童叟无欺,而且药效刚猛,多种多样,不知你是要男用的还是女用的,要内服的还是外敷的,要怡情的还是伤身的呢?」「他娘的,你看爷这相貌,这风度,需要用药吗?给我来女用的,最好是内服的,药力要破身的!」「小店镇店之宝「观音脱衣散」可内服可外敷,男女适用,药效显着,不知能满足客官的需要吗?」「操!有品位!这等珍贵的灵药都有,给我来十包!」「给,客官,这是十一包,买十送一。」「这玩意儿还能送一?果然实惠!」「客官……爷,小弟这私下还有『林三诗集』兜售,淫湿作乐必备珍本,您来一本不?」「嘿嘿,爷我需要那玩意儿吗?知道啥叫骚客吗,就是爷这样的。给你来首好湿,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如何?」「兄台果然好湿,小弟拜服!」「知音啊……老子给娘们淫这湿,她们都说老子坏,只有兄弟能读懂哥的寂寞啊……」高酋和这药店老板「猩猩」相惜了老一会,才不舍地离去。行走在闹市间,高酋心里想着,想不到这闹市中也有这样的高才啊。忽然,一辆马车从前方驶来,正在走神的高酋一惊,急忙闪身一躲,手上的药包散落一地。惊犹未定的高酋自认倒霉,随意地拾起药包便离去了,连手上受伤了也不知。  回到草庐,宁雨昔正在里面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知道是高酋回来了,便轻身走出庐外。  「仙子,你要的东西我买回来了。」「嗯……咦,你的手怎么伤了?」「哦,刚刚在街上险些被马车撞到,估计是躲避的时候擦伤的。」「这样,那你也用些金疮药吧。」「好……」两个隔着几米远的地方各自做了下来,宁雨昔向来独来独往,自是没什么感觉,可怜高酋像置于冰窖中,如坐针毡。他一边摸着金疮药,一边想着:老子纵横八大胡同十数载,风流潇洒,御女无数,万洞莫敌,这回算是遇上冰山了。  一时间,庐外安静下来,只有高酋的擦药声,那边的宁雨昔只服下了内伤药,却不便在高酋面前外敷金疮药,如今宁息疗伤起来。  「怎么觉得浑身发热啊?」高酋看了看手中的药粉,想了想刚才被马车惊到后的情景,不禁两眼一黑:这他娘的是「神仙脱衣散」啊!  宁雨昔本在静息安养,却听见高酋那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转头一看,却见高酋满脸发红,血脉膨胀,双眼布满血丝,手指狠狠地抓着一旁的木棍,显然是中了春药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没事……」按照宁雨昔以前的性子,是不可能去管高酋的,可是自从救了林三后,宁仙子身上似乎多了许多凡人的气息,行为举止也不像以前一般高傲,只是一时还不习惯自己的改变,气质还是冷冰冰的。  行走江湖多年而且精通医术的宁雨昔一早看出高酋中了春药,心中却有些迷惑,明明擦的是金疮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莫不是用错了药?正想间,一声颤抖的声音打断了她。  「仙子,这山谷中有种花有……催情作用,想必高某……是大意吸了它的花粉……」高酋害怕宁雨昔发现自己的身上,转而怀疑自己想对她下春药,便作了一个谎话,以解释自己此时的尴尬状况。  「哦……那这花粉有解药吗?看你好像很痛苦。」「来不及了……药效攻心,只有用内功逼出来。」「嗯,如此……你转过身去,我替你把药物逼出来吧。」「不行,此要必须要由中者自己逼出,唉……可惜高某内功浅薄……」「那……如何是好?」「这样吧,请仙子替我点了身上几个穴道,能在一段时间内提升我的功力。」「嗯,你说。」「好,这几个穴是人中穴(鼻子下方)、天池穴(乳头侧)、气海穴(肚脐下方)还有……」「还有什么?」「……会阴穴(肛门与阴部之间)……」「这……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唉……我也明白此法尴尬之处,仙子不必为难……」「唉……怎么和林三有关系的事都是这么……」在高酋惊喜的眼光中,宁雨昔慢慢走近他,脸上带着一片羞红。其实,这个法子根本不能提升功力,只是能刺激高酋更快达到高潮,同时他也想给这仙子去去仙气,帮林三一把,可他却知道如果照实相告,宁雨昔一定不愿意为他点穴,此时宁雨昔被他骗了过去,却是愿意替他点这几个关键部位的穴道。  人中穴……看着仙子如玉般青葱的手指,晶莹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指尖贴近自己的嘴唇,他强忍着伸出舌头去舔它的欲望,小腹的火热却烧得更旺了。  天池穴……玉指移到高酋的胸前,仙子本就白里透红的脸颊又羞了几分,手指却没有犹豫地按下高酋的天池穴。高酋此时真是爽到了,喉咙把就要破口而出的呻吟吞了回去,鼻子喘着粗气,双眼如野兽一样盯着仙子雪白的手腕。  气海穴……「哦……」高酋颤抖的呻吟声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包裹在裤中的肉棒更硬了几分,几乎要破布挣出。仙子却赶紧调整心神,一阵闭目后,脸上又恢复到高不可攀的孤高神色,只是脸上的羞红却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尴尬。  终于,会阴穴……仙子的玉手像慢动作一样,不去看高酋胯下的帐篷,一路移到他的会阴穴。  「按下去,按下去……」高酋看着仙子停在半空的玉手,内心狂喊着。  「你这点穴之法……是从哪里看来的?」宁雨昔调整了一番后,冷静下来,脸上虽还有未去的潮红,语气却是镇定而冷静。  「那个……」「怎么?你忘了吗?抑或根本没有……」「有!」高酋打断了仙子的话,苦苦搜索着脑海几部秘籍的名字,看哪个能拿出手:欢喜禅、肉蒲团、春闺梦、灯草和尚……啊,有了!  「是从一本古籍中看到的……」「什么古籍?」「『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洞玄子三……呸!当我不知道吗,这是林三随身携带的下流书!」「嘿……这你就错了仙子,这古籍本是宫中魏公公修炼的,可他为了保护皇上,不小心变成了太监,就把这书传给了林将军……」「果真如此?」「如有虚言,咒我高某从此不举!」高酋此时欲火攻心,言辞也放浪起来,居然调戏起宁雨昔。宁雨昔当做没听见他的粗话,手指向高酋的会阴穴按去。  「哦……已募集(你懂的)……」高酋忘情地哼出林三交给他的半吊子东瀛话,却忘记了仙子是个精通日语的专家,听见高酋这舒服的呻吟,纵使仙子再心如冰雪也羞涩不堪了。突然,仙子醒悟过来,说道:「这里的花并没有催情作用,是你自己身上带着那淫药,你这点穴之法不能帮你提升功力,是帮你……吧。」「嘿嘿……仙子果然明察秋毫啊……」高酋现在也不管宁雨昔是否看出来,在仙子玉指的与其说是点穴不如说是按摩下,他坚硬的肉棒濒临爆发的边缘。  「哼!」宁雨昔娇哼了一声,手上不觉加重的力量,却没想到更加刺激了高酋。高酋突然一把抓住宁雨昔,手上残留的「观音脱衣散」无意中渗了些许在宁雨昔皓腕的伤口上。  「仙子……哦……」顶起的帐篷小了一点,却依然高涨,一点水迹显现在裤子外面。宁雨昔瞟了一眼高酋的胯部,挣脱他的大手,飞快地跑回草庐中。  「事情大发了……」发泄完的高酋对着自己苦笑了一声,起身离去清洁了。  草庐中,宁雨昔浑身发热,一直寒暑不侵的仙子此时像生病一样喘息着,脸上的潮红比刚才更盛了几分。  「我怎么也……」宁雨昔想起刚才高酋握了自己的手腕一下,不禁暗骂倒霉,这样都能沾上春药。她暗自抵抗着腿间传来的快感和欲望,运起内功压制着春药,可是刚才给高酋「类手淫」的一幕却不断浮现在脑海中,「观音脱衣散」果然名不虚传。  此时,清洁回来的高酋却听见庐内的喘息声,心想,难道这娘们拜倒在老子的强壮身躯下,发情了?他悄悄往庐内窥去,却见宁雨昔盘腿而坐,脸色和自己刚刚一模一样。  「难道,老子刚刚抓她手的时候把药给……」高酋此时想发笑,却觉得场合不对,他挣扎了一番后,走进草庐。  「仙子,想必是刚刚高某不小心把药……」「别说了,出去……」「仙子,是高某害你……让我帮你吧。」「不必了,你出去就好……」「我……」「出去!」仙子本就强忍着药力带来的欲火,此时内心更是烦躁,一向清心寡欲的她也发怒了。高酋灰头土脸地滚出草庐,嘴里骂骂咧咧道,操,不就是给你上了点春药吗,那些窑姐们还巴不得老子给她上,老子还不待见呢……想了想,高酋心中还是觉得有些愧疚,却不知道怎么帮助宁雨昔,她如此高傲,必不愿意让自己施展「洞玄子三十六散手」。  「噗!」庐内,宁雨昔却是再也压制不住药力,内息冲撞间,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高酋一个箭步冲进草庐,扶着宁雨昔摇摇欲坠的身子。宁雨昔身上的伤势本就未康复,如今又要如此运功,伤势复发,加上欲火难耐,便吐出血来。  「唉……林兄弟,事急从权,说不得给你戴个小绿帽了……」高酋暗自向林三抱歉了一番,便要用「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替宁雨昔解毒。  「嗯……你做什么……」宁雨昔见高酋双手伸向自己,以为他要有所不轨,却也没有力气阻止他。  「仙子,这药力甚是刚猛,只有一个办法解决,请恕高某得罪了……」说完,高酋也不管宁雨昔那要杀人的眼光,摸索着她身上的敏感点起来。  「哦……住手……」宁雨昔此时药力入心,在高酋的摸捏下有了快感,嘴里却依然不愿高酋这样为她解毒。  高酋也不答话,只摸着宁雨昔一对丰满得要破衣而出的玉乳,手上的柔软感让高酋血脉喷张。宁雨昔虽不如青璇般正值芳龄,却也是女人最成熟的时候,胸前的一对豪乳突显着这个熟女的风情。  「这身材……怕是比洛大小姐的都要火爆几分……」高酋暗自说道,却被宁雨昔听到,欲火烧身的她心中却有了三分欣喜,七分羞涩,脸上露出如小女儿般的娇艳表情。  「嗯……轻点……」宁雨昔的神智已被春药掩盖了九分,未经人事的处子之身对这陌生的抚摸有几分期待,几分恐惧,不禁叫高酋轻点。  高酋见得仙子不再反抗,知道她已经欲火焚身,失了心智,也不再客气,使出浑身解数,正要为宁雨昔上下求索起来。忽地,一股火热从小腹处汹涌而出,高酋暗骂糟糕,刚才的药力没有完全解除。  此刻,两个身中春药的人在不适合的时间,不恰当的场所相遇了。两人都苦苦支撑着,心头间保持着一丝清醒。  「这奶子……真大,真想试一试林兄弟说的『乳交』啊……」高酋一边摸着仙子越来越高涨的双乳,一边幻想着。  「啪!」高酋拍了自己一巴掌,自骂道,你禽兽,这是林兄弟的相好,怎容你有这样的想法!老高,你可得把持住啊。  仙子看着高酋高高肿起的右脸,心里不知怎的多了一点柔情,伸出纤纤玉手,按上了高酋的嘴唇,羞涩道:「我再给你使一次……『秘法』吧……」两人相互为对方治疗起来,只是这般抚摸却是治标不治本,两人心头的欲火都更加旺盛,眉间的一丝清明却容不得二人做过火的事。  高酋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要尽快解决,便抓起仙子的玉手,伸进自己的裤裆内,握住肉棒套弄起来。宁雨昔被他这火热的动作下了一跳,迷失的心智却让她拒绝不了手中的滚烫和粗大。  「你自己来……」高酋松开了仙子的手,示意她为自己套弄,自己却把手伸向仙子的下体,隔着外衣揉起仙子的下体。  「嗯……不要……」仙子受到刺激,小手把肉棒握得更紧,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又滑又白的手掌让高酋一阵舒服,滚烫的大手找到仙子的阴蒂,隔着亵裤拨弄起来。  「哦……舒服……唔……」仙子也想不到这样的呻吟会从自己嘴里喊出,但是却没有别的办法表达身体的快感。从未被人触碰过的下体猛然经受这样的刺激,即使是沐浴的时候,宁雨昔也极少去搓揉自己的私处,如今被一个男子这样明目张胆地玩弄着,高酋身上的男人气象和春药的影响让她一下到达顶峰。  「唔……要尿……」玉腰一下绷紧,一股液体从下体喷薄而出,宁雨昔很没用地在高酋的手指下达到了人生第一个高潮。  高酋看着宁雨昔高潮后纯情勃发的面容,精致的轮廓像是仙女下凡一般,只觉得宁雨昔是世上最好看的人儿,如今却撸动这自己的肉棒,一种幸福感澎湃在他心间。  宁雨昔喘息了一阵,恢复了几分清醒,却为自己之前的放荡感到无地自容,沉沦了,却不是沉沦在林三的手中。自己的玉手还在保留刚才的动作,火热和粗大的感觉在此时如此清晰,宁雨昔红着脸继续为高酋套弄着。  由于刚才已经发泄了一次,高酋此时状态极好,毫无射意,他舔了舔沾满淫水的手指,把手攀上那丰盈的乳峰,玉乳在手中变换着形状,高酋的最后一丝清醒瞬间被欲火烧灭,他低吼一声,撕开宁雨昔的外衣,扯开裤子,就要把肉棒放到那深不见底的乳沟中。  「啊……不要……」宁雨昔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却在之前的羞涩中忘记了自己的武功,像一个平凡女子一样挣扎着,只是她的力量怎敌得过身材魁梧的高酋,几番抵抗之后,宁雨昔筋疲力尽,只能由得高酋去了,况且,她的娇躯还是火热着……高酋隔着胸衣,把肉棒夹在宁雨昔一双爆乳中,然后抱着乳肉往中间挤,挺动着屁股抽插起来。  「嗯……这样……」龟头偶尔探出乳沟,抵在宁雨昔下巴,上面传来淫靡的气味,让宁雨昔一阵眩晕。双乳感受着肉棒的火热和粗大,宁雨昔迷离了。  「喔……好烫……」「仙子……你的奶子真软……夹得我舒服……」「唔……别说了……好粗……」宁雨昔听不得高酋的淫话,只想快点让高酋达到顶峰。高酋也没有管她,熊腰急速地摆动起来,丝绸的胸衣摩擦着肉棒,让棒身发红发烫,眼前淫靡如梦的情景刺激了高酋的视觉,他狠狠地进出着宁雨昔的乳沟,似要磨出火来。  「仙子……来了……」「别……」宁雨昔猛然逃出高酋的身下,起身握住高酋的肉棒无师自通地前后套弄起来,并不时地刺激着高酋的龟头。腰眼传来一阵酸意,高酋配合着宁雨昔的套弄,抽动中,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射在宁雨昔的裙摆上,极其耀眼。  「哦……」「怎么这么多……」一阵沉默后,高酋的神智也渐渐恢复清醒,抬头一看眼前的情景,刚才的香艳还历历在目,他语带愧疚地说:「高某玷污了仙子的清白,唯有以死谢罪!」他自知宁雨昔的高傲,自己这样侵犯了她,她必然不肯放过自己,还不如自己陈罪。  宁雨昔此时也是完全清醒过来,回想这个刚才的淫乱,羞愤填满了她的心头,几乎让她想一死了知,听得高酋的谢罪,所有恨意转到他身上,深厚的内功充溢在手上,便是一掌拍出,在将要打到高酋身上时,却是留了几分力。  高酋被这一掌拍出了草庐,一口鲜血吐出来,他知道仙子已经是手下留情,否则自己绝无生路,他对着草庐感激道:「谢仙子不杀之恩!」草庐中沉默着,高酋也是黯然,而后释怀朗声道:「仙子放心,今日之事,高某绝不外传,后会……无期了!」说罢转身离开了。  草庐内,宁雨昔湿着眼眶,紧抿着的嘴巴溢出几滴鲜血,心中的痛苦煎熬着她,一直冰清玉洁的自己竟与一个刚相识的男子如此缠绵,还在他的玩弄下达到高潮。宁雨昔心里想着,也罢,等伤一好便去找那个小贼,即使下地狱,也要找他做伴吧。正想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挤进脑海,他吗?就当做一场……恶梦?  春梦?  两个不久前还在相互纠缠着的人,如今却是反目相离,却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  ***    ***    ***    ***几日后,宁雨昔的伤势痊愈了,恢复了功力的她,终于又一次回到俗世中,才一踏足闹市,便听闻林三炮打仙坊,迎娶青璇的消息。自幼在仙坊成长的宁仙子为仙坊伤心着,却不知为何恨不起林三,如今仙坊也没了,自己又如此,万念俱灰之际,她到林府捉了林三,一路直上到千绝峰。  千绝峰上,宁雨昔与林三孤男寡女,在林三的胡搅蛮缠和真情告白中,宁雨昔彻底落入凡间,一颗心随着林三沉沦了。  而后,青璇等人接走了林三,宁雨昔却自觉无脸见青璇,独自留在千绝峰上,只有李香君在山下陪伴着她。  这日,林三便要出征突厥,想起了千绝峰上的宁仙子,便独自过来要与她告别,却不想高酋一路跟在林三身后,目睹了林三与李香君吵闹的一幕,再听见林三对宁雨昔的真情告别,更觉对不起林三与宁雨昔,待林三走后,他便跑到悬崖边,要与宁雨昔道歉告别。  「宁仙子……」高酋高声呼喊:「高某自知愧对仙子与林将军,此去突厥,高某将以性命保护林将军周全,至于与仙子一事,高某已经忘记,希望仙子也能放下,与林将军白头到老,厮守终生。」一直沉默的山对面,忽然亮起了火把,似乎在告诉高酋,仙子已经原谅了他,高酋带着笑,转身离去了。  ***    ***    ***    ***几月后,天山。  话说林三在雪崩中掉进一个深洞里,却引出了一直跟随保护着他的宁仙子,林三欣喜万分,就在洞里用冰雕出了一件婚纱,两人约定了终身,在洞底温存着。  而后,二人被救出,仙子也就表明了身份,要随着林三一直攻进胡人的王庭克孜尔。  宁仙子突然出现军中,高酋也是一惊,他趁着林三不注意,对宁仙子挤眉弄眼。宁雨昔瞟见高酋的眼神,脸色无由一红,却没有回应。不远处,倔强的玉伽却是看着这个如仙子下凡的女子,心中的一点醋意让她一阵烦躁。  入夜,仙子和林三在帐中聊着天。林三的洞玄子散手在宁雨昔似雪更胜雪的肌肤上摩挲着,抚弄得仙子浅嗔轻羞,恰似九天仙女下凡尘,眉宇间却多了一丝凡尘女子才有的媚态和爱意。  「哦……小贼,道行都被你毁了……还要这样使坏……」「姐姐,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瞎说……嗯……」「那姐姐爱不爱……」「我……讨厌……」林三拥着宁仙子,在她耳边说着胡话,惹得仙子一阵羞红,偶尔花枝乱颤,一股妩媚让林三惊为天人,忍不住在仙子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双手在仙子丰满的玉乳抚摸着,仙子浑身发热,娇喘连连。帐外,却忽然传来恼人的声音。  「将军,玉伽逃了!」林三闻言,也顾不得甜蜜的调情被打断,火烧屁股似的和宁雨昔说了一声便出营去了。宁雨昔独自留在帐中,胸前还残留着林三之前捏摸的手感,脸上一阵火热。胡乱想间,乳沟中却回忆起一根火热粗大的肉棒。仙子赶紧撇去这个念头,那清晰的记忆却如阿尔泰山的冷风无孔不入,钻进仙子的脑海中。  宁雨昔恍惚地出了帐营,却寻不着林三的身影,想是去寻找玉伽了。随意走动间,一个高达魁梧的身影却看见了仙子,鬼使神差地就走了过去。  「仙子……」「你……来做什么?」自从昨日与林三「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地定了终身,仙子已经彻底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凡人女子,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冷淡。  「对不起,仙子,我知道我应该忘记,可是……」「别说,我不想听……」仙子冰肌玉颜上透着一丝红晕,下巴快要抵在胸前,想要转身离去,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是……仙子既是一路尾随着林将军,想是对林将军用情极深。」高酋也是一个洒脱的大汉,他咧嘴一笑,像要把那日的往事都释怀了。  「嗯……你还有事吗?帐外有些冷,我想先进去了。」仙子不敢与高酋看似平淡,却暗藏灼热的目光对视,只留给高酋一个美妙的背影和玲珑的曲线,便离去了。  高酋低叹一声,始终还是放下了。他一扫眉间的落寞,又变回那个洒脱好色的老高,转身正要随林三去找玉伽,远处传来一句温柔的话语却让他惊喜万分。  「外面凉,你也多穿衣服吧……」  ***    ***    ***    ***  之后,玉伽被林三寻回,在宁雨昔的银针之下,忘记了林三。随着林三假冒胡人部落参加叼羊大赛,在突厥王庭大闹一番,玉伽又一次记起林三。  王庭中,玉伽的赶月三箭欺骗了所有人,宁仙子只来得及接下两箭,第三支箭却直直射在林三的胸口,一番混战,宁仙子救出了林三,在某处的小屋暂住疗伤。  昏迷了几日的林三终于醒来,却听闻大华要与胡人谈判的消息,急急地就赶去五原。宁雨昔却没有跟去,独自留在了小屋中。  林三已经走了一日,宁雨昔在房中想着这几日来与林三双宿双栖的生活,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几天。忽地,她心头浮现出一个人影,宁雨昔红了红,暗自问自己:难道我竟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怎么会经常想起他来?  门外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念想,她回身一看,竟是她心头那人。  原来高酋见林三回来,先是一阵大喜,而后不经意地问起宁雨昔,林三也不疑有他,便告知了高酋宁雨昔的住所,那日的情景又浮现在高酋脑海,他便鬼附身似的来寻找宁仙子。  此刻,高酋在门外看着眼前的佳人,她荆钗布裙,长长的黑发随意盘起,凌乱的秀发间透着一丝慵懒,一身农家胡服穿在她身上颇有一番风情。丰润窈窕的身姿依然是那般妩媚,此刻她正赤裸着光莹的小脚,十只小脚趾整齐地靠在一起。  高酋被眼前的风光吸引了,他呆呆地道:「真美……」宁雨昔这才惊醒过来,小脸一红,问道:「你在林三身边保护他,怎么过来了?」高酋本要认真作答,可在宁雨昔似水的眸子注目下,他语气一转,道:「我想你了。」仙子听得这放肆的表白,却怒不起来,只得道:「不许乱说……」语言间已经多了一点她自己也注意不到的娇嗔。  「嘿嘿……我天天祈求神明保佑林将军,不是想仙子是想什么。」「你这人,跟林三学来的这些油嘴滑舌……」「仙子如何知道我『油嘴滑舌』呢,难道你尝……」「你讨打……」宁雨昔嘤咛一声,玉手轻轻拍在高酋身上,打断了他的话,却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高酋沉醉在仙子这一刻的风情中,不能自拔。  高酋大着胆子伸手一搂宁雨昔的纤腰,宁雨昔先是一惊,转身躲过他的熊抱,娇声骂道:「你大胆……」高酋低声说:「我也知道这般对不起林三兄弟,可是我却是忘不了仙子……」宁雨昔知道自己的诱惑力有多大,况且这人还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即使因此迷恋上自己也是正常的。而且,两人有过亲密接触,宁雨昔倒也不讨厌高酋,男女之间一旦有过超友谊的接触,往往会相互有些奇妙的感觉。  「我如今已一心要做林三的妻子,你……忘了我吧。」「仙子,我想……再一次像那日一样……」「你……」宁雨昔被他的话语勾起了那日的回忆,达到高潮那一瞬间的舒畅感像是又回到了身上,她红着脸走到桌子旁,到了杯水给高酋,说:「你……喝水,冷静一下……」高酋欺身到宁雨昔身旁,颤抖的声音透露着紧张和兴奋:「仙子还记不记得那药?」「嗯……你想怎样?」「我来之前已经吃过了……」「你……要死啊……」是的,高酋早已聊到宁雨昔不会从他,他也矛盾于对林三的愧疚和对仙子的欲望,所以便吃了「观音脱衣散」,如此来欺骗自己。但是他吃的量不多,此时欲火焚身的状态却完全是他装出来的。  「仙子……我忍不住了……」「啊……不要……放手……」高酋紧紧抱着宁雨昔,胯下高涨的肉棒隔着衣服摩擦着仙子的小腹,一连几日来被林三逗弄得无比敏感的身子有了反应,双腿之间渐渐有些湿意。  宁雨昔此时心中无比挣扎,高酋已经吃下春药,如果不救他,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这对林三……那自己岂不是一个红杏出墙的荡妇。  胡人的民风大胆奔放,所以胡服也是做得开放,两人推搡间,宁雨昔上身的衣扣已经扯开,搂出里面的胸衣,包裹着无比高耸的乳峰就要挣脱束缚。高酋嗅着宁雨昔身上的香气,春药的效力彻底激发出来,他一把抓住宁雨昔的酥胸,狠狠地揉捏起来。  「啪!」宁雨昔在挣扎间打了高酋一个耳光,两人一时愕然对望起来。  「我不能……我不能对不起林三……」宁雨昔率先打破沉默,说话间已经把自己当做林三的妻子,全然没有了从前的独立。  高酋拿起宁雨昔倒给他的水,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放了半个指甲大小的分量进水里,送到宁雨昔眼前,道:「我们交给上天决定。喝了它,赌一赌你对林三的爱意能不能抵住这药的药力。」宁雨昔矛盾地看着那杯水,高酋的话想有魔力一样,催促着她喝下那杯水。  她把所有想法抛在脑后,捧起杯子一饮而尽。  半晌,药力开始在宁雨昔身上蔓延。她屏息对抗起身上的火热。  高酋走近宁雨昔,粗重的气息吹在她额头上,夹杂着汗味的男人味道让宁雨昔几乎迷乱起来。高酋伸出手完成刚才未完的工作,火热的大手贴在宁雨昔胸前,带着几分野性的味道温柔地揉捏着宁雨昔的玉乳。  「哦……不要这样摸我……」「仙子……你的乳头翘起来了……」「才没有……喔……」「胸衣脱了好吗?」「嗯……」「『嗯』是什么意思?」「随你……」药力上心的宁雨昔几乎毫不抵抗地就默认了高酋的动作。高酋轻轻地解去包裹着双乳的胸襟,一双爆乳第一次出现在高酋眼前。  「好美……」高酋惊叹着眼前的美景,只见仙子姐姐红唇微张,晶莹的眼眸中透着一丝春情,胡服的遮掩下,酥胸半露,一条深深的乳沟夹在中间。仙子姐姐此刻已经全身发软,高酋把她拦腰抱起,却故意轻轻抛在床板上。  「嗯……你好粗野……」宁雨昔发出一声痛哼,却像是呻吟一般勾引着高酋,几个月前的情景再现,两个服用了春药的人相对而视,目光却多了一丝默契和熟悉。也罢,就在春药的催情中堕落一次吧。  高酋俯身在宁雨昔的娇躯上,嘴唇寻找着宁雨昔的香唇。两片唇肉一沾即合,宁雨昔伸出滑腻的香舌,与高酋交缠起来。这也怪林三这几日天天对宁雨昔作怪,害的原本高高在上的仙子姐姐也爱上这等缠绵的温情。  唇舌交战中,高酋脱去了自己的衣服,身上带着触目惊心的伤痕,却多了几分男儿的野性。宁仙子抚摸着高酋身上的伤[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痕,想起了林三胸口上那碗口大的疤痕,心里横下一刀,把他当做林三吧。如此一想,宁仙子更加动情地把玉手在高酋身上游走。  忽然,高酋停下所有动作,凝视着仙子,仙子看着他的目光,明白了他想要什么,一根青葱玉指抚上了他的上唇。  「洞玄子三十六散手」。  高酋伸出舌头吮吸着宁雨昔的玉指,仙子的手却不作停留,从胸口到小腹,一直摸到高酋已经剑拔弩张的肉棒。熟悉的火热感回到手上,宁雨昔握着肉棒套弄起来。  高酋享受着宁仙子玉手的服务,手上却开始为雨昔宽衣解带起来。胸前的爆乳终于完全赤裸在高酋眼前,高酋张开血盆大口含住一只玉乳,舌头拨弄着乳头。  「喔……好舒服……」「仙子……雨昔……你的手好软……」两人互相为抚摸着对方的关键部位,淫靡的气息弥漫在这间小房子中。高酋的手移到宁雨昔的阴阜处,寻找到她的阴蒂,逗弄起来。  「嗯……又这样玩弄我……唔……你的手……」「对……喔……别……慢点……」宁雨昔语无伦次地呻吟着,下体的刺激感传到脑海神经中,玉手习惯性地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高酋见宁雨昔已经进入状态,拨开宁雨昔的玉手,握着肉棒摆好位置,就要一插而入。  「别……我想把第一次留给林三……」「那我……」「嗯……小贼教我我一种法子……我还没用过……」宁雨昔羞红着脸,在高酋耳边低语了一句,接着不让他说话,用香唇堵住他的嘴,和他热吻起来。高酋贪婪地品尝着宁雨昔伸出的香舌,把上面的津液都吞进嘴里。  「唔……」激吻过后,宁雨昔妩媚地白了高酋一眼,眼神中透露的妖艳让高酋的肉棒跳了一跳。宁雨昔退身到高酋胯下,娇媚地再看了看高酋,便张嘴把眼前的火热含进去。  「哦……雨昔……」高酋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润的所在,宁雨昔的技巧颇为生疏,牙齿是不是磕到肉棒,可是眼前的刺激却让高酋无比兴奋。聪慧的仙子很快掌握了口交的技巧,开始熟练地吞吐起来,偶尔吐出肉棒,用香舌舔一舔龟头。  「啊……雨昔……你好会舔……」宁雨昔看着高酋享受的表情,却起了顽皮之心,她吐出高酋的肉棒,小嘴对着肉棒呵着气,却始终不把它含进嘴里。偶尔伸出舌头逗一逗龟头,弄得高酋心痒难当。宁雨昔娇笑了一声,不再戏弄他。一点一点地把肉棒含进嘴里,开始快速吞吐起来。舌头在口腔中转着圈,像为肉棒洗澡,高酋受了刺激,抱着宁雨昔的头,对着她的小嘴抽插起来。  「唔……等一下……」宁雨昔口齿不清地说着,然后吐出肉棒,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高酋。高酋明白过来,他躺在床上,示意宁雨昔与自己头脚相反地躺在自己身上,所谓的「六九式」就在房子里上演着。  高酋看着宁雨昔粉红的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像与阴唇接吻一样吮吸起来。宁雨昔娇喘了一声,肉洞中流出一股淫水,打在高酋脸上。她想起那日高酋的做法,抱着丰挺的豪乳,把高酋的肉棒夹在乳沟中,套弄起来,舌头时不时舔着他的龟头。  「啊……好烫……你的这根……好粗……」「雨昔……你好会弄……」「那你舒服吗……喔……再舔深一点……」「舒服……你呢……」「我……哦……美死了……」两人相互玩弄着对方的下体,激烈地交缠着。  「仙子……姐姐……我也叫你姐姐吧……」「嗯……小淫贼……哦……再深一点……」「姐姐……我快到了……」「我也……嗯……」宁雨昔不再夹紧高酋的肉棒,把整个肉棒含进嘴里,快速吞吐起来。高酋也不断刺激着宁雨昔的阴蒂,舌头用力吮舔着宁雨昔的蜜穴。  「哦……我射了……」「啊……要丢……」一股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在宁雨昔口中,宁雨昔也同时达到了高潮,把高酋的精液都吞进去了。两人起身相拥着,热吻着,享受着这难得的激情。  ***    ***    ***    ***两年后,林府,宁雨昔常用的房间。  「啊……高酋……小淫贼……唔……好粗……」「姐姐……你和林兄弟住在那小房子里……难得来一次京城……我……」「嗯……那就好好干我……哦……好长……顶到底了……」「仙子姐姐……我好舒服……」「小坏蛋……每次都下药淫人家……哦……我也舒服……」「姐姐……喜欢被我干吗?」「喜欢……唔……用力干我……喔……」「姐姐……我又要射了……」「啊……小淫贼……射进来……」「来了……」「喔……好烫……这么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