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龙戏凤][作者:欧阳色色][完]


楔子──上  「不要、不要了……」阖上眼睛的雪儿不断的说着同样的一句话,她仿佛睡得不安稳似的,漂亮的两道睫毛下是深深的黑眼圈。  雷诺有些愧疚的凝视枕在手臂睡着的妻子,再看了看睡在妻子另一边的弟弟菲尔,薄被底下的三人全身赤裸,他胸口里的欲火又燃了上来。  大手掀开薄被,他直接将手伸进她的双腿之间,他毫不怀疑会摸上一片滑腻,因为他们不断跟她做爱,他不断的将精液射入她的体内。大量的精液因为一再的撞击她的身子而流出小穴,小腹底处的芳草也都沾染上他们的精液,有些甚至呈现半干固的状态。他的健腿一勾,白嫩的双腿立即让他架开,美腿大开的姿势让他毫无阻碍的抚上两片滑腻不已的肉瓣,粗砺的手指头永不厌倦的搓揉两片滑嫩嫩的肉瓣,稚嫩的肉瓣已经红肿,因为这些天来除了吃饭跟短暂的睡觉时间之外,他们几乎用肉棍不停的插弄她的小穴与菊穴。  贪婪的目光在妻子赤裸裸的胴体上游走,一身雪白肌肤每一处都有他烙印下的欲痕,他的眼神变浊,他的手指头也变得更加的放肆。  「嗯、唔!」压在私唇上的力道让睡梦中的雪儿好似有些痛苦的呻吟。  手指头不断的亵玩两片红肿的肉瓣,他在花穴口摸到一丝不同于精液的湿润,手指头就花穴口上的湿润抚上红肿的肉瓣。  他低头审视她的私处,细嫩的肌肤有些红肿,除此之外他没有伤到她,这让他更加毫无顾忌的揉起肉瓣。  「唔……」睡梦中的雪儿不舒服的扭动臀腹,被架开的双腿不断的踢着,但是施压在私处的力道却没有消失。  一只大手压着白嫩的小腹,即使妻子已经为他们生下一对双胞胎,但是细嫩的小腹就跟怀孕前的样子一样,恢复平坦的小腹并没有留下妊娠的痕迹。雷诺轻松制住她不断扭动的小腹,另一只手指不但狎玩肉瓣也伸进花缝里掏进掏出,温热的花穴依然窄小,甚至较生产前更为紧窒。  肆虐的手指头不断引出妻子不自觉的呻吟,娇嫩的呻吟轻易的让肉棍仰首挺翘,粗厉的二指不断在细嫩的肉瓣上又捏又揉。  疲倦极的雪儿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皮,醒过来的她只看见丈夫又跑在她的腿间,腿间的触觉让她忽视不了,而丈夫注视腿间的眼神更是令她害羞的哀叫。  「雷诺,我知道错了,你们不要再折磨我。」她在床上过了几天她都不知道,才几个月大的孩子也让他们送到小姑那还没有接回来。  「我知道你知道错了,但是我还是很愤怒。」雷诺生气却又粗喘的说着,知道他们只要她,却因为安娜的威胁而想带着他们未出世的孩子逃离他们!她要叫他们如何不生气?  「人家都已经跟你们道歉好多、好多次了,你们到底还要怎么样嘛?」她几乎头都要让他们给拆了。  「怎样?」粗大手指头熟练的钻进小穴里。「雷诺,啊……哦……」正要抗议的雪儿突然揪住两侧的床单,她弓起身子呻吟,他的手指头不断的往小穴里钻,肿胀的私处仍是为他动了情欲。  手指头退出花穴,雷诺扳开她的双腿,双掌捧起她的腰臀,湿腻的圆端抵上肉瓣沾沾彼此的黏液,圆端挤开窄小的缝隙,齐昭一个挺腰!  「哦……」硬挺的肉棍在一瞬间顶入小穴的最深处,雪儿激情的仰首、弓起身躯尖叫,雷诺随即律动起腰杆。  「雪儿,你的身子怎么能够如此诱惑我?」他怎么也要不够她!  雪儿揪住两侧的床单呻吟,红肿的私处仍是为他兴奋啊,她享受他的冲刺却又招架不住他的勇猛,有力的腰臀频频将肉棍推进她的体内。  肉棍不断的捣弄小穴,当手指又抚上她的肉瓣,敏感的花穴很快的传来一阵收缩,密集做爱让她的身子变得异常敏感且容易达到高潮,她的身子让他抚摸得酥麻不已,她的小腹随即又窜上一阵电流。  「雷诺,我、我好像又要高潮,啊……」他的手指才压制花核几下,敏感的身子便又达到高潮,高潮的小穴不受控制的收缩,但是肉棍仍是频频的往前顶进。  雷诺加快顶进花穴的律动,胀红的俊脸状似痛苦的忍耐着,粗大的肉棍仍是勇猛的冲进小穴,剧雷诺收缩的小穴压迫肉棍贲起的血管。  当小穴传过一阵电流到达他的腰间的时候,雷诺一个猛雷诺的挺身,肉棍插到小穴的最深处,前端的小孔随即在小穴的最深处激射出一道强而有力的灼流!  「哦……」雪儿弓起身子高声的尖叫,炽热的精液全洒进花穴深处。  雷诺压在妻子的身上粗喘。  两人都没注意到,本应熟睡的菲尔已经被这场火辣的激情吵醒。充满欲望的双眼望着哥哥和共属于他们的妻子。  楔子──下(慎)  「哥,你想把雪儿玩坏吗?」菲尔状似埋怨的瞧了眼二人的结合处。  「哼……这么想的可不仅是我一个人吧!」雷诺嘲讽的看了看菲尔,随即翻身让雪儿趴在身上休息,女上男下的姿势使得雪儿体内已经变软的肉棍更加深入。  「嗯……雷诺……啊,菲尔,你也醒啦!」「没办法啊,我的小雪儿,你实在是太吵啦!」说着,魔手就伸向雪儿与雷诺的结合处。  「别,菲尔,我受不住了。」「受不住?那这是什么,嗯?」菲尔修长的手指,沿着雷诺的肉棍猛地插入到已经肿痛的小穴中。「不,别……」雪儿痛苦的呻吟着,虽然小穴内由于充满了三人的体液而极为湿润,但是在二人长时间的抽插下,已经难以承受任何刺激了。  「小雪儿,你在拒绝我吗?」菲尔危险的邪笑着。  「啊,不……我没有……」「……」菲尔坏心的将埋在雪儿体内的手指刮擦着穴内的肉壁,那可怕的快感和疼痛让雪儿不禁哭喊起来,「不……不要……要坏了」。  「够了,菲尔,真玩坏了受罪的可是我们。」是在看不过去的雷诺,出声阻止菲尔。  「你说的有理。好吧,暂时就放过这个穴吧!」天哪,他不会想玩那个地方吧!  「啊……」菲尔趁着她发呆之际,已经将两根手指深深的插入菊穴之内,并缓慢地抽插着。  「呜……好涨……我不要了……」菊穴内抽插着的手指,使得雪儿身体不停地抽搐着,连带的也使体内的肉棍和手指被紧紧地夹住,本处于休眠状态的肉棍迅速肿大起来,将雪儿已经脆弱的小穴撑开。「乖雪儿,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做完就让你休息!」雷诺不忍雪儿的哭诉,安慰着雪儿,而[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双手已经悄悄地覆上雪儿那已经被玩弄得肿胀起来的胸部,并用手指轻轻的捏转着鲜艳的花蕊。  「对啊,小雪儿,做完了就让你休息。」身后那只魔手轻轻的揉捏着雪儿白嫩的臀瓣,而菊穴内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只,并缓慢的抽插着。  「可是,你们已经说了好几次最后一次了,却还……」「乖雪儿,别生气,我们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乖,你咬的这么紧,也不想让我出来吧!」「雷诺……」雪儿羞恼地锤了下身下的男人,双手环住他的脖颈,深深的将羞红了的小脸埋入雷诺结实的胸膛中。「小东西,害羞了?真是的,被我们调教了这么久还放不开,看来以后我们要加大力度了。」话音刚落,三指便狠狠地插进菊穴深处。  「啊!」他粗暴的动作让她在一瞬间因体内巨大的疼痛与快感达到了高潮,而菲尔趁她处于高潮之际,抽出手指,将巨大的肉棍凶狠的插入菊穴。前所未有的高潮使得她的两个小穴紧紧的咬住体内的两只宛如巨兽般的肉棍,那紧致的感觉仿佛是要将两只巨兽咬断般。  她无助的呻吟着,一行行的清泪如狂风暴雨般汹涌而下,在红嫩的脸颊上滑落;光洁的额头渗出激情的汗水,混合着泪水一道流淌泛滥;酥软柔媚的身子也绷得直直的;剧烈的收缩让两人愈发的疯狂。  狂涌的美妙刺激、燃烧着兄弟二人,他们再也顾不上雪儿身子的承受力,像只野兽般开始狠力的抽送挺动起来。  「呜……呜……不……不要……」在他们的猛烈攻势下,她只能无力的俯趴在雷诺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呜咽着低泣以此来减轻体内肆虐的快感,「嗯……呃……啊……」两人粗猛的夹击使得快慰如潮水般淹没她,令她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对视一眼,两人的动作越来越粗暴,以同样的频率、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力道毫不留情的撞击抽送,仿若天生的默契,同时狠狠抽出,再同时狠狠挺入。  「嗯???啊????」快感急速地淹没了她。  沉重的喘息,柔媚的低吟,肉体大力撞击发出的啪嗒声,交杂成一曲最古老的情欲旋律。柔和的鹅黄色灯光映照室内,两具古铜色的健壮男体,中间一具娇小莹白的女体,一切的一切,淫靡得让人脸红心跳。  第一章  费特斯王国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王国,它的神秘曾引来无数探险者的关注。  然而,至今仍未有一个人能够找到它。事实上,人们连这个王国是否存在、存在于哪个大洲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数百年前,当时的费特斯国王为了躲避战火,而将全体国民迁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当入侵者踏入费特斯王国的土地时,才发现已是人去国空,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何时迁走的。就这样,美丽富饶的费特斯神秘的消失了……公元2010年「喂!东方雪,把柜子里那件白色的礼服给我拿来……快点!」性感火辣的东方雁趾高气昂的命令着。  「是。」雪儿默默地把衣服拿给她,随即站到一旁等候下面的命令。  快速的换好礼服,东方雁用蔑视的眼神看着雪儿,眼中透着一丝不怀好意!  「我一会要跟铭哥哥去吴爷爷那赴宴,你最好不要让铭哥哥看到你,否则我就让爷爷提早把你送给孙氏企业的总裁当小老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雪儿惊恐的望着堂妹。  「意思就是:爷爷已经决定让你当孙总裁的五老婆了!」东方雁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雪儿,转身离开了卧室。  而雪儿仍旧呆立在原地,脑中不断地浮现着东方雁的话。  当别墅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时,雪儿才回过神。  「不行,我一定要逃走!」雪儿快速跑到自己的房间,将零星的几件衣物塞入包内,再把藏在床下的几千块钱及证件放到包中。雪儿拿着放在床边的相框,抚摸着照片上的一对夫妇,轻声道:「爸爸、妈妈,我要离开这个可恨的地方了。」随即把相框放入包中。  由于今天大宅子里的人都去参加吴氏企业总裁吴锋的七十大寿,所以,除了佣人外,东方家的人都不在。因此,今夜是个逃跑的好时机。雪儿熟练地躲开佣人,跑到了宅子后面的山上。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准备了很久了。所以,雪儿虽然紧张,但却不慌乱。她知道翻过山就可以远离东方家的别墅,虽然不知道山的那一头是什么,但是雪儿很高兴能离开东方家。由于,前几天刚刚下过一场雨,所以山上的路很难走,雪儿常常会滑倒,弄得自己满身都是泥巴。雪儿走了很久很久,她已经很累了。  忽然,雪儿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  「进去休息一下吧,不到明天他们是不会发现我的离开的。」于是,雪儿走进了山洞。  雪儿对这个山很熟悉,因为为了这一天,她经常来这个山上探索逃跑路线。  但是,这个山洞却是她从未见过的。  「奇怪,以前并没有这个山洞的啊?……而且,前面好像有光。」于是,雪儿朝着前面的光亮处走去。  雪儿走了很久,当她感到终于靠近那个光时,她兴奋的朝着光跑去。雪儿太兴奋了,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前方已经没有路了,而她就这样掉了下去。瞬时,雪儿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要结束了。  「爸爸、妈妈,雪儿来找你们来了……」第二章  这是一片浓郁的森林,明媚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间的点点缝隙照射下来。  林间传来悠扬的鸟叫声,一眼望去便可以在树枝间寻找到一些不知名的鸟儿。  一条清澈的小河在林间穿过,岸边栖息着数只可爱的小动物,而此刻,它们正围绕在一名昏厥在岸边的少女旁边。这名少女便是失足从洞中掉落下来的雪儿。  「哒哒……哒哒……」此时,远处渐渐传来马蹄声,围绕在雪儿身边的小动物不约而同的望着传出声音的方向,在杂乱的马蹄声中隐隐约约传来对话声。  「大王子,昨个夜里二王子和侍卫豪斯偷偷的出城了。」此时,说话的是大王子的侍卫安东尼。「哼,他倒是逃得快,父王和母后刚出城不到一天他也跟着出城,摆明了是把王位丢个我。」「城外的那些国家的皇室都是争王位,而我们费斯特王国的王和王子们却是争着把王位丢给对方。」安东尼嬉笑的对着冷峻的大王子雷诺说道。然而,雷诺却没有理会安东尼,只是出神的望着前方。而安东尼发现主子对他的话没反应后,才发现原来雷诺正在看着一名被动物包围住的少女。  「王子,是否让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安东尼向雷诺请示。「不用,我亲自去看。」说着,大王子雷诺便翻身下马,轻轻的走向昏倒在河岸边的雪儿,而雪儿身边的小动物见雷诺走过来,便纷纷的向林子深处奔走。  雷诺探了探雪儿的气息,便将雪儿轻轻的抱起,走向安东尼。  「王子,这位姑娘……」「没事,她只是昏倒了。安东尼,你赶快回宫传御医到我的寝宫中守候,我带随后就到。」「是,王子。」待安东尼走后,雷诺出神的看着雪儿,眼眸中透着惊异与欣喜。「雪儿,想不到我会在这里遇到你。难道这就是天意吗?」雷诺轻轻的抱着雪儿走向的爱驹闪电,将雪儿轻轻的抱上马,而后翻身上马,环抱着雪儿返回王宫。雪儿的父亲是东方豪最小的儿子,然而东方豪一直不看好这个最小的儿子东方琰,因为东方琰对于东方豪的命令一直视若无睹。而东方琰更是在二十八岁时违背东方豪的命令,在与东方豪安排的富家千金订婚前,与他相恋多年的女友私奔。东方豪大怒,便与东方琰脱离父子关系。  十年前,也就是雪儿六岁的时候,与父母在游乐园走失,彷徨无助的雪儿抱着一个小熊娃娃在路边哭泣。而这一幕恰巧被十岁的双胞胎兄弟雷诺和菲尔看到。  「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哭?你的父母呢?」雷诺问道。  「爸爸妈妈不见了。」「不见了?不会是不要你了吧。」菲尔坏心的猜测着。  「没有!爸爸妈妈才不会丢下雪儿,是雪儿为了捡掉在地上的小熊,才让爸爸妈妈不见的。呜呜……」「菲尔,别乱说!雪儿乖,哥哥们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吗?」「谢谢你,大哥哥。」于是,二人陪着雪儿到游乐园的管理处,通过广播找寻雪儿的父母。不一会,就见东方琰夫妇向管理处走来。雪儿高兴的展开笑颜对雷诺说道:「大哥哥,爸爸妈妈来接雪儿了,谢谢你们。」雪儿美丽的笑容不禁让两个男孩看入迷,年轻的心不禁乱跳起来。「我们帮你找到了爸爸妈妈,小雪儿是不是该送哥哥们礼物?」菲尔手抚着雪儿的发丝问道。  「那,雪儿的小熊送给哥哥。」说着,不舍的把小熊娃娃放到雷诺的怀中。  而菲尔见雪儿把小熊给了雷诺,不禁有些恼火。「那我呢,我的礼物呢?」「小熊只有一个,哥哥想要什么?雪儿有的一定给哥哥。」「那好,我要这个……」说着,便在雪儿的唇瓣上印上自己的双唇。「你的初吻。」见到这一幕的雷诺表面上虽无任何表示,但是眼中闪过的异色,仍可以发现他对于弟弟的行为的恼怒。  「好了,哥哥们该走了,雪儿再见。」「哥哥再见。」 第三章  雷诺的寝殿中「她怎么样了?」「回禀大王子,这位姑娘只是有些营养失调,待休息几日,吃点药调理一下身子便可。」太医毕恭毕敬的回答雷诺。「那好,安东尼,你去跟太医去抓药。」「是,大王子。」「其它人也一并下去吧。」「是。」待寝殿中的仆人退下后,雷诺脱下衣服和鞋子,上床躺在雪儿的身边。雷诺轻轻的将昏睡中的雪儿揽入怀中,一手温柔的抚摸着雪儿白皙柔嫩的肌肤。渐渐的,进入梦乡。  「唔……」睡梦中的她被某物压得几乎快喘不过气来,她低吟着想转过身挣脱那令她将要窒息的物体,偏它在感觉到她反抗性的抗拒行为,竟圈得更紧。雪儿从无边无垠的黑暗中渐渐苏醒,昏沈的脑袋和因久睡而有些不听使唤的身子,让她在醒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轻微的头痛。  努力的张开沉重的眼皮,刺眼的阳光使眼前有些模糊,柔软的乳房让异物横压着,让她有些呼吸困难,意识犹处于混饨状态,她困惑的伸手想扳开那令她很不舒服的物体,那是一只手臂,一只属于男性粗壮的手臂,它正肆无忌惮的横卧在她丰满高耸的大乳房——咦……这、这、这……怎么可能?  双眼猛地瞪大,看见一只大手毫不客气的覆盖在她敏感的乳房,意识此刻整个霍然清醒,她受惊吓的心几乎是在意识清醒的同一时间内,猛地弹坐起身。  「怎么了?雪儿。」雷诺眼含笑意的看着呆愣的雪儿。  虽然脑袋有些昏沈,但是明亮的光线使得她能够看清楚手臂的主人──古铜色的肌肤,强健的体魄,高大俊朗中透着豪迈的粗犷,那双斜飞入鬓的剑眉,那对冷锐又倔强的黑眸,更让人感受到一股强悍犀利的勇猛,深沈浩瀚的男性魄力,不过隐藏在黑眸中的一丝温柔透着对眼前女子的喜爱。雪儿如遭电击般怔在原地,她忘记了挣扎亦忘记了反抗。  「呵呵……还没有清醒吗?」感觉到怀中突然变得僵直的身躯,雷诺觉有趣的伸手抚摸她细致的脸蛋。  「嘎!请问你是?」他亲昵的爱抚惊吓到雪儿,她几乎是在感觉到脸颊那突如其来的触感,整个人差点惊跳起身,然而因为他的手臂紧锢住她,使她动弹不得。  「还记得十年前在游乐场里帮你找到父母的那对兄弟吗?」对她惊震慌乱的反应,雷诺看得心情愉悦。  「啊,你是那个拿到小熊的大哥哥!」在仔细的端详了雷诺之后,雪儿惊喜的看着他。  「是啊,我叫雷诺,那个夺走你初吻的是我弟弟菲尔。」至今,只要一想到菲尔得到了雪儿的初吻,仍叫雷诺有些恼火。  「雷诺哥哥,请问这里是……」雪儿看看周围华丽的装饰,不禁问道。  「叫我雷诺就好了,这里是费特斯王国,你现在住的地方是我的寝殿。」费斯特王国???这个陌生的名字不禁让雪儿陷入迷雾当中,她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有时如何来到这里的呢?  第四章  来到费斯特王国已经有一个月了,从雷诺的口中,雪儿得知费特斯王国是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王国。千年前,当时的费特斯国王为了躲避战火,联合国内魔法师的力量而将全体国民移居到一个异度空间。雪儿在逃跑中进入的山洞就是这个空间的出入口,一般说来,这个入口只有王室的人和魔法师才能使用,因此雪儿的到来可以说令人匪夷所思。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费斯特的人口很少,仅有三千多人。事实上,古老的费斯特王国的神秘在于它的皇室和魔法师们所拥有的力量。在移居这里之前,费斯特人虽然仅有一万人,但是在王室和魔法师们法力的帮助下,人们过着健康富裕的生活。但是,在移居这个空间之时,由于过度使用法力,使得王室和魔法师们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法力,魔法师中仅有大魔法师默林保留了预言的能力。当时的魔法师在临死前,预言到当大地之母将为为费斯特王国带来魔法师后,才可使魔法重现费斯特王国。至于如何找到大地之母,魔法师却未能预知到。而在等待了千年之后,费斯特人已经对大地之母的存在不再抱有希望了。人们只希望能够在这个空间过着愉快的生活。  凉亭内「雪儿小姐,这是大王子叫人送来的茶,你尝尝看如何。」侍女莉莉将一壶冒着香气的茶放在圆桌上。  「谢谢你,莉莉。」雪儿冲着莉莉感激的一笑。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雷诺不仅天天来看望她,还经常送一些东西过来,有时是衣物首饰,有时是茶点,虽然外表淡漠,但是种种行为却显示出雷诺内心的温情,让尝尽人间冷暖的雪儿感动不已。  「莉莉,快到中午了,我想到厨房给雷诺做些午膳,你说他会喜欢吗?」「当然喜欢,只要是雪儿小姐做得,我们大王子一定会非常喜欢的。」莉莉窃笑的调侃着红着小脸的雪儿。「不过,今天早上二王子从外面回来了,大王子可能会与二王子一起用午膳。」「哦,原来是这样啊。」雪儿失望的叹了口气。  莉莉不忍见雪儿失落的样子,便安慰道:「不过,我可以去问问大王子。也许大王子更想跟小姐你一起吃午膳。」「真的?那就麻烦你了,我现在去厨房准备午膳。」说着,雪儿便兴奋的向厨房跑去。  「小姐……还真是迫不及待。」莉莉好笑的看着远去的雪儿,「算了,我还是赶快去问问大王子吧。」……书房内,雷诺正与弟弟菲尔谈论此次外出的收获。「哥,雪儿你还记得吧。」菲尔看着正在书架前找书的雷诺。听到雪儿的名字,雷诺不禁停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拿了本书,转身看着菲尔。「记得,怎么了?」「我这次出去,其实主要是为了找雪儿。」「哦?」「最近父王母后老是唠叨着我们的婚事,所以我才想找到雪儿。」「你是想娶雪儿!」「是的。」菲尔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雷诺。「我知道你也喜欢雪儿,不过我不会放弃她的。」「那你找到了吗?」雷诺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沮丧的菲尔并没有发现。  「没有,我只打听到她这十年来的生活……我搜集的数据显示雪儿这几年生活的很辛苦。而且,雪儿失踪了……」菲尔沉重的说道。  之后,二人均未开口说话,直到一阵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才打断了二人的思路。  「什么事?」「大王子,我是莉莉,小姐亲自做了午膳,特让我来问问您能否与小姐一同用膳。」「你先下去吧,我会去的。」「是」待门外的身影消失后,雷诺看着满脸疑惑的菲尔。  「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第五章  凉亭内,只见一个小人儿在忙碌着把做好的饭菜摆放在石桌上。  「雪儿,你看我带谁来了。」雷诺与菲尔走到忙碌的雪儿身后,轻轻的说道。  而菲尔一听「雪儿」二字不禁呆愣住,难以置信的看着听到雷诺的声音而转身的女孩。  「你是……菲尔哥哥?」雪儿不敢肯定的看着面前与雷诺有着相同面容,眼神中去透着一丝邪气的俊朗男子。  菲尔一听雪儿对自己还有印象,不禁激动的上前抱住这个让自己牵挂了十年的女孩。「哈哈,小雪儿真乖,还记得你菲尔哥哥,来让菲尔哥哥再尝尝你这张小嘴的滋味。」说着便将已经羞红了脸的小人抱起来,而他的唇快速的压向她愣张的小嘴──「唔!」他这是在做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封堵,雪儿的反应有惊讶、有错愕,还有着莫名的颤悸……是的,颤悸。  那股灼烈的气息,和两片烫热的唇,交织成一张令人酥麻的魔网,让困在其中的她既心慌又意乱,完全忘了雷诺的存在。  除了一开始的稍稍推拒,她的矜持迅速卸甲,理智也跟着投降,迷惘的小手甚至不自觉地圈住他的颈项,似乎希冀对方能更进一步。而菲尔也不负所望,紧接着撬开她的贝牙,直驱芬芳领域。如同横扫千军的悍将,他的猛舌一入关,便到处掠夺她私属的津液,还霸气地缠住她的丁香,陶陶然中,她从无措的节节后退,转而追随他的步调,与之缠绵……一阵天旋地转后,菲尔撤回了先锋军。  「好甜……」勾起连结在两人唇间的银丝,他沈声道:「雪儿不仅长大了,连这张小嘴的滋味也变得更棒了。」「哥,你要不要试试?」「啊,雷诺,我我……」羞愧的雪儿看着已经坐在石桌前饮酒的雷诺,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你们先坐下吃饭吧。」「好好,反正日子长的很,不急于一时。」菲尔坏心的笑道。而已经羞红脸的雪儿只得乖乖的坐在雷诺身边。而侍女莉莉在将碗筷摆放好后默默地退下。  夜晚,雪儿在寝室内不禁回想着白天在凉亭内所发生的事,不禁为自己沈迷于菲尔的亲吻而羞愧。「好讨厌,今天竟然在雷诺面前出丑,他一定会认为我是水性杨花的人。坏雪儿,明明喜欢雷诺,却还沈醉在菲尔的热吻中,你是在是太淫荡了。呜呜……怎么办,人家好喜欢雷诺啊,上帝啊,可不可以不要让我喜欢上菲尔,人家不想当脚踏两条船的人……」在阵阵哭泣声中雪儿渐渐进入梦乡……第六章  一具女体!而且,是穿着清凉睡衣的美丽娇胴!由于天气炎热,覆盖在雪儿身上的薄被已经被她踢到一旁。顺着修长的玉腿往上浏览,白色内裤包裹的翘臀,连结着不及盈握的蛮腰,和柔美的滑背……这副玲珑的曲线,害得深夜潜入少女闺房的菲尔险些喷出鼻血。挨近床沿,他忍不住拨开那附在面上的几缕发丝,瞧她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秀鼻浑然天成,密长弯翘的羽睫,如同两把摊开的黑色扇子,正好映衬那吹弹可破的雪肤……「小雪儿,要不要菲尔哥哥帮你按摩啊……你不说哥哥就当你默认了!」说着,巧手便在滑背上来回揉抚,他不禁心猿意马。「嗯……」娇慵的嘤咛,等同放行的特赦令。  观察她沈稳的气息,似乎处于深眠状态中,菲尔突然想来点更「刺激」的冒险。他先把肩带撩下来,再边按边推,将娇躯翻回正面……只见耸圆的双峰莹白若雪,山巅的蓓蕾如粉樱吐蕊,绽放着娇艳的春色。  「真壮观……不知道有没有D罩杯?」心念才转着,他的大手已先一步膜拜上帝的杰作。轻轻托起雪乳的下缘,掌中的柔软有着不可思议的弹性,当么指磨绕那层圆晕,顶端的粉蓓也挺然而立,仿佛在邀人享用。顺从体内萌发的欲望,微颤的舌尖,迅速舔了下乳蕾。如他所料,这触感果然滑嫩如豆腐,还有一股沁人心肺的馨香。尤其那沾着少许唾沫的尖峰,像刷了层透明漆似的湿湿亮亮,瞬间就强化他浮动的欲望。放胆再舔几下,确定雪儿没有苏醒的迹象,他索性张嘴含住整颗莓果,温柔吮吻。  但即使在睡梦中,人类依然有其反应的本能。「嗯……」粉颈微仰的睡美人,不自觉地发出舒服的喃吟。这妩媚的声音,加炽了他的欲念。小心翼翼地撩高睡衣的裙摆,他贪婪的手继而抚向腿心,隔着薄如蝉翼的底裤磨抚。  好热……雪儿轻蹙柳眉。隐隐感觉胸口和身下一阵火热,她难受地弓起右腿,殊不知这姿势正好提供别人进犯的空间。窃喜的淫爪顺势潜入底裤侧缝,一探神秘之境。分开毛茸的皮草,当他寻摸到那处花园,隐匿其中的珠蕊已有些湿意,再稍加抚逗,幽谷即淌出更多的滑泽……「好一个热情的小东西呵!」他心跳狂促,脑中浮现的全是跨骑在她娇躯上的淫思。  哦!天哪!那是什么?怎么感觉股间湿湿、滑滑的……「啊!」本应沈睡中的雪儿被体内灼热的欲望折磨得不得不苏醒过来,却见一个人影附在身上,不禁大叫。  「嘘,雪儿别叫,是我。」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雪儿终于看清此人。  「菲尔哥哥……你怎么……」「哥哥我晚上睡不着,想要小雪儿来陪陪……」说着,他的手指更加激烈的磨弄她两片厚实的唇肉……第七章  「你好美……」他分开了雪儿的双腿,拉下已经湿透了的内裤,让她湿成一片的花园大刺刺展现在他的眼前。她的唇花就像初绽的美丽花朵,在他灼热的视线下渐渐绽放,花心中间还微微透着湿意。他将两片花唇分开,找到藏匿在里面的珍珠,它小小的、怯生生地躲在湿润的花办里,他将它找出来,用修长的手指头揉弄,以色情的动作喂养它长大,眼睁睁看着它因为他的动作而愈来愈红肿、愈来愈胀大……他手指一动,她的身体就有立即性的反应;他一摸她,她的幽谷就大量分泌出蜜汁。他试着将手指送进她窄小的洞穴里,才刚进去,手指就被她的小穴紧紧吸附住。他摸到里头的皱折,试着探一探她的敏感点。雪儿剧烈地呻吟着,「不要,菲尔哥哥……别这样弄雪儿」。听到雪儿的抗拒声,菲尔不禁怒上心头,又加入第二根手指头,并在里头快速的抽动起来。「不要?那你想要谁?  我哥吗?」「啊……不……」雪儿呻吟着,双手紧紧抓着床褥,用尽全身力气承受那巨大的狂喜浪潮,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愈来愈快,她体内流出的水蜜就泛滥得更严重。  她仿佛还能听见他手指进出她水穴时所激荡出来的声响……好色情的声音……是她小洞所发出的声响吗?哦!天哪!让她死了算了!雪儿觉得丢脸,缩了缩身子,想避开他挑逗的举止,没想到她才刚要瑟缩,他便一手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两脚固定在床上。  他……他想干嘛?雪儿撑起身子,竟看到他两于抓着她两腿,头颅就杵在她两腿间,他拨开了她的花洞,探出舌头往她的蜜洞里去。「不……别这样……放了雪儿」雪儿摆弄着臀部,想避开他羞人的举动,但她的两腿都被他抓住,所以就算她想逃也逃不了。  她左右摆弄的臀只是更加方便他唇舌的入侵,他趁她动的时候,将灵活的舌头伸进她温热的小洞里,舔得更深入,而他上面的牙还磨弄着她的敏感的花核,有时吸、有时咬。她夹紧了双腿,想避开这一切,却徒劳无功地只是把他的头颅夹在她的双腿间,还夹得更紧。「你别……别再吸了……」雪儿觉得自己变得好敏感,仿佛只要他一碰她,她的身体就产生可耻而剧烈的反应。他吸得好用力,她觉得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就快要泄出来了。  她发现自己的穴口正剧烈张合着。「快走开……啊」她就要喷出了!她急速推开菲尔的头,但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喷到他一点点,而且还喷在他的脸上。雪儿觉得丢脸死了,菲尔却不恼怒,还伸出舌头将唇畔的液体给舔去。  「唔……」他的唇转移阵地,吻住她口中吟的小嘴,他们唇齿相依、相濡以沫,他的手继续在她大张的私处撩拨。「腿再张开一点。」他的脚勾住她的腿,将她细长的双腿拨往两边,「别这样……」她不要张得这么开……这种姿势让她觉得好丢脸……雪儿合拢双腿,却将他的大手夹在两腿间,让他的手指更加贴近她的私处。他弄得她受不了了,她呻吟着,他的唇舌却在她嘴中作乱,吻得她晕头转向、吻得她好想要。  此时,本应紧闭的房门却悄悄的打开,一个高大的黑影闪了进来,走向床上正在缠绵中的男女。正在逗弄着雪儿的菲尔听到脚步声,虽未抬头却也知道来者何人。  第八章  「哥,你才来啊。」听到菲尔的话,雪儿不禁惊慌失措,抓起旁边的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身子。怯生生的看着雷诺。「雷诺哥哥……」「这么热的天,雪儿盖着被子不热吗?」说着,便将雪儿紧抓的被子抽走。  「雷诺哥哥,你别生气,是雪儿不对……呜呜……雪儿对不起你……」看着哭泣的雪儿,雷诺不禁莞尔一笑。「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我要是生你的气,早就把你们赶出去了。」说完,便伸手揉弄着她那肿胀的乳房。「啊……雷雷诺你怎么……」看着胸前的大手,雪儿不禁惊讶的看着这个一直以来对自己宠爱有佳的男人。「怎么,只许菲尔玩不许我玩?」雷诺不禁恼怒的用力抓了抓手中的一团软肉。「啊……疼……没……」胸前的疼痛让她不禁委屈的看着雷诺。「没什么?」「是啊,雪儿,你要跟我哥说什么没什么啊?」菲尔将她翻了个身,要她跪趴在床上,他扶着自己的欲望从后头滑进她的细缝中。「啊……没说不让你玩嘛。」敏感的话题让羞愧的小人儿低声呻吟道。  听到令自己满意的话,雷诺一边俯身吻着她,一边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衣服,抓起她的玉手直接罩在他的硬挺上。「用指腹!」他教导雪儿用指腹磨弄他红肿光滑的前端。她用手摸一摸,觉得它的触感像丝绒一样光滑,而它在她手中益发肿胀。就在她的手几乎要圈不住他粗大的肉棍时,趁她不注意将肉棍挤入她的口中。「嗯……」而此时,雪儿身后的菲尔把他的肉棍放在她湿滑的沟渠中来回扫动,逗弄得她更加水淋淋的,逼得她更受不了。她腰部款摆,她好想要、好想要……她的臀部不停在半空中画着圈,让菲尔火热的欲望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击着入口。菲尔用雪儿的水蜜将自己整根欲望都沾湿,这才扶着欲望挺进她的甬道抵住雪儿深处的那层薄膜,小穴有如羊肠小道、蜿蜒小路,她紧紧箝着他,让他才刚进去就几乎要泄了。雷诺看到菲尔的动作不禁出声提醒「菲尔,时候还未到,别进去。」雷诺的呵斥声将菲尔的理智拉回,他强忍着欲望,硬是把自己的硬挺从雪儿紧窒的体内抽出,改用她两片唇肉夹住火热的欲望。  菲尔在她的细缝中来回抽弄,享受被她紧紧夹住的快感。雪儿趴在雷诺的腿上,将头埋进雷诺的下腹,十指还紧紧地环握着因无法完全进入她的小嘴儿裸露在外的肉棍,此刻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狂风巨浪。  菲尔从后头挺进,他的身子激烈地撞击着她的臀部,她身子一晃,胸前的软乳便剧烈晃动,形成美丽的乳波。他双手从她身后往前抓住她的双乳,用力的揉捏那两团豪乳,么指、食指往乳首一掐,两颗坚硬的果实马上颤抖了起来,他往旁一扯,将那两颗硬挺的圆球拉成细长状。上身、私处都受到强烈攻击,雪儿的私密处涌出更多狂喜的浪潮,让骑在她身上的欲棒湿得都滴出水来。  而肉棍被含住的雷诺,雪儿小嘴中湿热紧密的感觉让享受极了,「真棒,用力吸它,雪儿。」浓重的男性咸味让她心房一酥,不由自主的用力吸吮起来,舌尖儿不时的顶住那敏感的小眼儿旋转着。巨大的快感令雷诺难以自禁地将雪儿的头重重的压向他火热的欲望,深深的戳入她的喉咙,而后臀的巨大快感让她用力扭动小屁股,使得身后的菲尔愈加兴奋。兄弟二人在剧烈的抽动几下后,纷纷将体内的热液射入雪儿的小嘴与私处。狼狈的吞下口中的热液,巨大的快感令雪儿陷入昏迷当中。获得满足的雷诺与菲尔对视一笑,将雪儿困在两人中间随即进入梦乡之中……第九章  「小姐……该吃午饭了。」「啊,好的。」雪儿红着脸发现莉莉正戏谑的看着自己,顿时想起早上莉莉来叫自己起床时,自己身上的欢爱后的痕迹曾毫无遮拦的暴露在这个与自己情同姐妹的侍女身上,再加上满室浓郁的欢爱气味,任何人都能猜到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天哪,我没脸见人了。」雪儿默默的在心里谈起。  「小姐,不必感到害羞,以两位王子对小姐的喜爱,这种事是早晚要发生的。」「你……你怎么知道是……」雪儿不禁惊讶于莉莉对自己昨晚经历的了解。  「呵呵,小姐有所不知,我们费斯特王国不像外面的国家那样实行一夫一妻制,我国对于婚姻并无限制,男人可以多妻、女人也可以多夫,只要当事人愿意,任何情况都可以。不过,虽然看上去这个规定使得我们的婚姻非常的自由,但事实上,我们的规定也有非常严苛的一面,如男女在结婚之前均不可进行实质的性爱,否则就会被罚款和罚做苦力,甚至是将其监禁起来,禁止其在一段时间内拥有性生活,不过互相爱抚是被允许的。所以,小姐你不必担心他人会有异样眼光。  况且我们王后可是有5个丈夫呢,你才有两个,实在是少啊!「「莉莉。」雪儿羞愤的瞪着她,「再说,我不理你!」「是是,我的好小姐,我不说了,你快吃饭吧……」自从那一夜之后,雷诺和菲尔再也没有与雪儿进行任何亲密的活动,倒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要。因为,这几日他们的父王们和母后就快要回宫了,对于这几个不负责任的人,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实在是又爱又恨哪!  在他们小的时候,父王们老是霸占着母后,不让他们与母后亲近。甚至,听奶娘说连奶水都不让母后喂他们。而在雷诺和菲尔成人后,父王们甚至将国事扔给他们兄弟二人,带着母后到外面的世界去游玩了。而这次回宫,也仅仅是为了参加他们的婚礼,搞不好婚礼过后他们就又走人了。  三日后,婚礼终于举行了。  雪儿身着白色礼服,在侍女的陪伴下缓缓走上大殿,走向已经等候在大殿上的雷诺与菲尔。雷诺与菲尔身着金色礼服,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神圣的光芒,两人俊美的身影不禁让雪儿看得有些发呆。  费斯特王国的婚礼先是要接受父母的祝福,然后是法师举行的结婚仪式。由于是王室婚礼,祈福自然是由大法师来举行仪式。只见大法师对三人念着祝词,之后就见莉莉端上一个装有酒银碗及三个银杯。大法师拿出一把短小精致的匕首在三人的手指上轻轻划出一道伤痕,然后让血滴进银碗中与酒混合,再将酒血分别倒入银杯之中,三人饮完酒血后,大殿传来一片欢呼声,这是费斯特人民在欢庆他们的王子与王子妃。  接下来就是王室的宴会,在宴会快结束时,雪儿被莉莉送回他们的寝殿,等待洞房花烛夜的到来。  【完】28035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