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公社][完]


我所在的大学是任谁考来都会后悔的地方,名字取得倒是漂亮,来了才知道是这么一个破烂摊子。大学第二年,我从八个人的学生宿舍搬了出来,租了个房子住。  房子三室一厅,公用的厨房和厕所。房东说其中一间已经租出去了,是一对学生情侣,水电费我们商量着办。但是我搬东西进来的时候房间锁着,可能是上课去了。我把房间收拾好又回学校拿剩下的一些零碎东西,再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进门就听见那间房间传出来说笑声,但门闭着,我也就没有去打招呼。  我这个人平时没什么爱好,也不爱运动,可以整天整天的坐在电脑前面,除了玩网络游戏就是浏览色情网站,下载A片来看,算个御宅族。平时在宿舍人太多,看A片不好意思不方便,现在搬出来住就没什么顾忌了,戴上耳机就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大约9点锺,我听到对面有人走出来,然后洗手间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想可能他们要洗洗睡了,明天再跟他们打招呼吧。怎么说也在同一个屋檐下,要搞好关系的。  对于A片,我喜欢看日本的,欧美的几乎不看。今天刚下载了一部,女优长得娇小可爱,微微有点胖,皮肤洁白光滑,那个小嘴,那个舌头,粉嫩无比娇艳欲滴,太勾魂了,特别是她叫床的声音,不知道是她本来就是这样还是表演出来的,间关莺语,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就像地狱里来的勾魂使者。  我正沈醉在这样的声音里,可以耳边却有另一个声音。这声音不是从耳机里面传出来的,却同样销魂,一声急促过一声,包含了哀怨,包含了急切,包含了欲拒还迎,包含了勾引,包含了渴望,还包含了快活。  这呻吟好像从对面传过来的。我的血压一下子上昇了起来了。轻轻推开门走到客厅里,这下我的鼻血都快涌出来了,原来对面的门竟然没有闭紧,还留了一条门缝。我蹑手蹑脚的走近门口,房间内的光景几乎一览无余。  里面那个女生皮肤雪白,鸭蛋脸,挺漂亮,身材高挑,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一丝不挂的蜷缩在床上,一只手握住男生的大阴茎含在嘴里不住的吟吟哦哦,屁股高耸,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假阳具,正在往自己的外阴部缓慢的摩擦着。  我在外面正好看到他们的侧面,看不到她的阴部到底什么样子,搞得我的心里毛毛的。她那白白胖胖的两团乳房被男朋友握在手里不断揉捏着,粉嫩的乳头已经高高耸立。  男生的大阴茎也有至少十八厘米,又黑又粗,龟头像小鸡蛋那样大小,在女生唾液的滋润下又黑又亮,整根阴茎被女生那修长细嫩的小手拿捏着,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男生紧闭眼睛,正在享受这美妙的时刻。  女生握着假阳具的手突然急促起来,圆圆的翘臀猛然抖动了两下。她把假阳具扔在一边,中指和食指伸进自己阴道里面又慢慢拖出来,指头上面沾满了粘液,她停下嘴里的活,把食指放到自己口里吮了吮,品尝完自己的甘露,又把中指伸到男朋友的嘴里,也让他尝尝这琼浆玉液。  看着她涨红的脸蛋,那羞涩又淫荡的笑容,我也受不了了,下面已经硬得像铁棍一样,尿道口也流出一点点粘粘的液体。我只好用手隔着裤子抚慰一下自己的好兄弟。  这时候女生让男生平躺在床上,用手扶正硕大的阴茎,慢慢坐了上去。她抬起男朋友的左手,把左手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吸着,又抬起他的右手放在自己白嫩的胸脯上,自己揉捏着另外一边的酥胸。  她那丰满多肉的屁股一会儿转圈,一会儿上上下下套弄,配合着动作,发出淫靡欢快的呻吟。我实在顶不住了,把手插进裤裆里上下套弄阴茎,舌头不住的舔着发干的嘴唇,想象那个女生是在为我服务着。  不一会儿,男生用两手扶着女孩的腰,自己也开始动作起来配合着她。女生一上一下,频率和幅度明显提高,她胸前的两颗肉弹开始剧烈的跳动,嘴巴微微张开,嘴唇和脸都涨的桃红,发出的「嗯……嗯……哦……哦」时断时续的呻吟。  我也感到手中的肉棒血管一个劲的跳,口干舌燥,血压直冲脑门,赶快踮着脚尖跑回房间,跑到阳台上,一阵激烈的套弄之后,精液全都穿过栏杆射在了外面的马路上。  幸亏阳台对面一直黑着灯,好像还没有人住,否则被看见就丢脸了。不过不知道当时路上有没有行人,我住在三楼,要是正好落到什么人身上就好笑了。  第二天我起床已经九点锺了。我在洗手间洗漱的时候昨晚看到的对面的那个女孩走了进来。  我匆匆漱完口连忙跟她打招呼,不知道是因为我本来内向,不太常与外界打交道还是因为昨天偷窥了她们的好事心虚,只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好,我是昨天刚搬进来的……你,你男朋友呢?」她看上去特年轻,也就十八岁的样子,上身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低胸背心,而里面竟然没有戴胸罩,一对豪乳就这样裸露着大半在我面前晃悠,下半身也只有一件牛仔短裤,修长的双腿完全显露出来。  我哪里见过这阵势,马上血往上涌,双腿发软,头脑发昏了。  她看我那幅傻样,爽朗的笑出声来,也跟我打招呼:「你好,你好。他上课去了。」她斜倚在洗手间的门框上,看了我一眼,问我:「昨天晚上我们吵到你了吧?」我一听脑袋更大了,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  她看我那样子更乐了:「呵呵呵,其实吵到你也没关系,我们还免费让你看了回活春宫呢!」我心想坏了,原来昨天被他们发现了,以后怎么相处啊。我脸涨得通红。她见了乐个不停,笑声像铃铛似的,我就窘的无地自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一直耷拉着眼皮不敢正视她。  她低下头想看我的眼睛,悄声说:「怎么?处男啊?」我被她一激抬起头来想反驳,可是有无话可说,本来就是处男啊……她嘻嘻一笑:「要不要姐姐帮你破了?」我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幸亏脑袋里不是满满的一缸糨糊,知道她没有怪我的意思,在跟我开玩笑呢,就红着脸嘟囔着:「才几岁啊,就做人家姐姐。」她眼眉一抬,很认真地说:「比你经验丰富当然是姐姐了!」我马上辞穷无语了。  她朝着我坏坏的一笑,斜过身子,嘴巴贴在我耳边说:「要不,现在就给你破了吧?」这下整对轻微晃动的乳房完全展现在我眼前,雪白的肌肤,粉嫩的乳头,两团巨大的肉球袭击着我的眼球和神经,我感到我的弟弟猛然就硬了起来。再加上刚才她那就话,简直就是要人命啊。我都分不清这是福是祸,是梦里还是现实了。  她伸出手在我下面搭起的帐篷上摸了一把,我整个身子一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把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直接冲那丰满坚挺的大咪咪上抓去,嘴巴不住在她脸上,唇上,胸脯上游移。  她看我这么不得要领,轻轻推开我,跟我说:「来,我教你,你照我说的做。  先过来把我的背心脱了。「我照办了,站在那里。她蹲在我面前,慢慢把我的短裤和内裤都褪了下来,我的弟弟已经都直挺挺硬邦邦的翘在那里了。  我弟弟显然比不了她男朋友那支,没有经过什么磨练,还是白白的红红的,大小也比她男朋友的差了一截,只有十三四厘米长。  她抬起头冲我坏笑,眼睛看着我,却伸出舌头转着圈舔我的鸡巴,我的弟弟第一次受这样的礼遇,颤抖了两下,流出两滴透明的粘液。  她见了,朝着我弟弟吹了口凉气,握住它往自己粉嫩得像小花一样的乳头上捅,那些粘液都沾在了乳头上面。她用小嘴亲了龟头一下就站了起来。  她推了我一把,让我坐在马桶盖上,握住另一只乳房在我脸上嘴巴上磨蹭,我本能的伸出舌头,她就把沾了我自己粘液的乳头塞进了我的嘴巴。  我把自己的粘液全都舔进自己嘴里,马上去吻她,粘液和我的口水又进了她那娇嫩的小嘴里。我们两根舌头纠缠着,在我们嘴里搅拌着。  我的手当然也没有闲着。一只揉捏她的大奶,另一只在她全身游移,最后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伸进牛仔短裤里,她竟然没有穿内裤,我的手穿过她茂密的森林找到了那个我从没有见识过的神秘洞穴。  小穴也已经湿湿的了,我两根手指慢慢抠索着前进。她开始哼哼了:「嗯……嗯,好……就这样。」她的手也不闲着,一只使劲抓住我的屁股,另一只隔着短裤引导我的那只手在她的桃花源探索。  我把她的口水我的口水吸了满满一嘴,然后用舌头卷着全都涂在了她脸上。  她把我的手从她骚穴里抽出来,举到我鼻子底下问我:「你闻闻,好闻吗?」我看了看我那湿嗒嗒的手说:「真骚。」然后就把它整个的塞进她嘴里。她也特别配合,贪婪的吸着舔着。那淫荡的眼神真能杀人于无形。  我急急忙忙解开她短裤的扣子,轻轻一放,短裤就滑到了脚跟。她的阴毛特别浓密,黑黑的一大片,不仅覆盖了整个阴部还延绵到屁眼,摸上去滑滑的,特别舒服。  她跷起脚一屁股坐在洗手台上,伸直了腿,因为她那短裤还套在脚脖子上,所以两腿之间没有多大缝,她指着那缝说:「来,蹲这儿。」等我蹲到那里,她俩腿一夹,我整个脑袋正好埋在她大腿里面,我上面的嘴巴正对这她下面的「嘴巴」。  她使劲的夹紧了,特别得意,说:「嘻嘻,你的嘴不只用来吃白饭,快吸啊,我那里面有神仙汤,美味着呢,使劲吸!」「你的阴毛怎么这么长啊?都插我鼻孔里面去了。」我一边抱怨一边卖力的舔着吸着她的小美穴。  她听了更乐了,笑得更开心了,腹部一鼓一鼓的,阴部也跟着收缩,不断的在我脸上摩擦。  「不在这儿玩了,走,去你房间了大战三百回合,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你。站起来,把我扛过去。」「我看不见路。」我使了吃奶的力气终于站了起来,她还快坐在我肩膀上,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后脑勺,可是我整个脸全埋在她大腿根了,什么都看不见。  「嘿嘿,好玩,我第一次这么玩,我指挥你,往前走,右拐,不对不对,左拐,呵呵……」听见她这么高兴,我心里也跟吃了蜜糖似的。走着舌头也不停下,钻进蜜洞,一勺一勺的挖着「蜜糖」往嘴里填。经我这么一刺激,她笑声里还带了点淫荡的呻吟,下面生产的「蜜糖」更多了。  这个时候就我们两个人,要是还有人在现场,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肯定特别搞笑。  她怕掌握不好平衡掉下来,弯着身子,抓着我的头发,使劲抱着我的后脑勺。  我整个脑袋被她夹着,什么都看不见,一点一点的往前挪,而我那根肉棒,还硬挺挺的翘着,随着我的脚步一晃一晃的。  到了我屋,我一把把她摔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倒是特别高兴的样子,拍着我的小肚子说:「以后要多锻炼身体啊,弟弟!」看到我那仍然高翘的肉棒,用拍了拍我那可怜的小肚子,一字一顿,模仿电影里女巫的声音的说:「现在上课了,让我带你去那极乐的世界!」边说边把我上身的体恤给脱了。  这样的女孩没法让人不爱。我心里想我肯定是上辈子积了德了,这辈子这么大福分遇到她。  她让我平躺在床上,两腿分开。她跪爬在我面前,屁股高高耸起,双手扶着我的肉棒,吸吞咂舔起来。  一会儿她抬起头,特得意地问:「你看我的身段、姿态迷不迷人?」「你那肉肉的屁股最迷人了。」我色迷迷的回答。  「那就让你近距离得接触一下它。」说完她调转身子,屁股对着我,仍然高耸着。又把我粗胀的肉棒含在嘴里,口水不断流在肉棒上,她再吸回去舔回去,传出「巴兹巴兹」的声音。她也满足的哼哼着。  她那丰润饱满的大白屁股就摆在我的面前,阴户和屁眼也完全暴露。周围一圈茂密黑到发亮的阴毛环绕,像一条巨大的毛毛虫。  我忍不住伸手去摸刚才一度被我的手和嘴巴舌头占领的神秘的小穴,温热湿润的感觉让我心旌摇动。  我不断摸索着,我摸到一粒黄豆大小的硬块,我知道那一定是阴蒂。我只是轻轻的拨弄了一下,她就有点痉挛,肥大的屁股颤抖了一下。我继续摸索,四根手指同时伸进她的阴道抠弄,想找到传说中的G点。  她知道我的图谋,她也不客气了,在我马眼上狠狠舔吸了几口。我也一个哆嗦,肉棒挺了两挺,差点射出来,幸亏她及时住口。  她回过头来坏坏一笑,又拍了我拍我肚皮,说:「哪能这么便宜就放过你啊?」说这咂了咂嘴,「你那鸡巴味道不错,我妹妹还没尝尝呢!」「你自己尝尝,味道是不是不错?」说着就来吻我的嘴,她这招狼吻可能是最得心应手的,我的舌头被摆弄得服服帖帖,也不知道是她的口水还是我的口水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有的还顺着流到床单上了。  这时我弟弟的怒气也平复了。她拉起我来自己躺下说:「也该轮到我躺着舒服舒服了。」边说边翻看她那两片红红的肥鲍,「来,插进来吧。」那粉色的嫩肉在周围浓密的黑毛中特别显眼,特别诱人,此时不上更待何时,见此情景,我提枪便上。  我握着自己发烫的肉棒,把红通通的龟头对准那美的流汁的桃花洞塞了进去,然后慢慢用力,将整根鸡巴一插到底。她双腿缠在我的腰上,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拨弄着自己的阴蒂,还催促我快动。  我哪里敢怠慢?只是由于没有经验,进进出出并不顺利。我看她那迷离的眼神,口水流的满脸都是,还说要教我、调教我呢,只顾自己享受起来了。  但那迷离的眼神和勾魂的叫床却刺激着我,我扭动着屁股,肉棒在美女的小蜜洞里进出越来越顺畅了。肉棒受到前所未有的礼遇,美女阴道壁的肉紧紧包围着它,亲吻着它。  我一下一下插得并不深,偶尔使劲,龟头能够穿过美女的子宫口,美女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是越发淫荡了,舌头不断伸出来舔拭这红唇,浪叫一声高过一声。  我做的这些全得益于看的那些A片,但是现在根本不容我有细想招式来施展的机会。美女阴道的肉壁就像吸盘一样吸着我的肉棒,龟头每次抽插与肉壁的摩擦都有像电流一般的快感传到我的脑子里。  我不顾一切的疯狂抽插着,我整个身子就像过电一样,微微颤抖着,我感觉我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身下的美女也进入了状况,小阴唇随着肉棒的进出,也不断翻进翻出,龟头几乎每一下都插入子宫内,美女的大咪咪不断的前后摆动着,甚至都能碰到她自己的脸了。  美女的嘴唇和声音都开始有点抖,「嗯嗯啊…嗯啊嗯嗯…啊嗯啊……」叫春的声音明显急促。  「啊……嗯嗯,不要这么急,慢慢来,慢,嗯,慢……啊~!」我哪里慢的下来,我越有快感动作就越快,美女的反应也就越大,小蜜穴狠狠地吸夹着我的肉棒,她阴道的肉壁狠狠刮着我的龟头,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感觉我的肉棒快要爆开了。  「别射在里面,来,射到我嘴里,我最爱吃精液……」身下的美女也知道我要发射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粗胀的肉棒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噗噗噗,几发浓浓的精液就射在了她的阴道里。  这时候美女的高潮也来了,身体一阵抽搐,脸上泛起了红潮。我那根肉棒还没有拔出来,所以感觉到一股暖流从美女身体深处涌出来。  美女露出很满足的表情却娇嗔地说:「说了射在我嘴巴里吗!人家好馋精液吃啊!」看她那幅荡娃模样,我也克制不了自己体内那股与生俱来的淫荡。慢慢拔出已经软掉的鸡巴,在龟头上还沾着一些我的精华,我把鸡巴塞进她嘴里,说:  「喏,让你解解馋。」她把我的龟头吮吸干净,可是并不满足:「不行,这么一点就想打发我?」我拿鸡巴在她面前晃悠着:「都已经软了,你还想怎么样?」她又露出那无比淫邪的笑容:「你把射在我那骚逼里的吸出来喂我吃。」哇,说出这么粗俗猥亵的话连她自己脸都红了,我更受不了这个刺激,鸡巴马上又有了些要硬起来的感觉。要不是因为第一次又抽插得有点过于激烈弟弟有点肿痛的感觉,真要再操上她一把。  我看她红着脸牙咬着嘴唇,娇媚勾魂的样子怎么能说出拒绝的话呢?  我俯下身去用嘴去把她小蜜穴里的精液吸出来。幸亏她阻止我我射在里面那一句,我射精是才没有把龟头塞进她的子宫。  我又吸又添,舌头手指全用上了,我的阳精她的阴精全倒了我的嘴里。她迫不及待的上来迎接这人中精华,小嘴完全覆盖在我的嘴巴上,我把精液全吐在了她嘴里。  本来想这就完了,没想到她伸出玉臂勾住我的脖子不放嘴,舌头在我嘴里搅拌着,把精液又漱回了我嘴里,然后再吸回去再漱过来。一直缠绵了好久。  最后她完全把精液咽到肚子里才放开我的脑袋。  我们都穿好了衣服,她眼睛死死盯住我不放,我不解的看着她。她朝着我一噘嘴,作出生气的模样:「弟弟,都把人家上了也不问问人家叫什么名字?」我冤枉地说:「明明是你把我上了吧?还假借教我的名义自己享受……」她自知理亏,但不肯嘴软:「没有我的引导你怎么会做啊?教你不是靠说的,实际行动更有效果你知不知道?别废话,你叫什么名字,我跨下从来不留无名鬼!」哦,我真的被她打败了。我从抽屉里拿出皮夹子扔给她,说:「身份证在里面,自己看。」她打开看到里面贴着的一张照片,问:「这是谁啊?你女朋友啊?」「我有女朋友还轮到你给我破处啊?那是我一个网友。」「长得可没有我漂亮,」她鄙视了一眼抽出我的身份证来看,「啊?大哥,你都21了还是处男啊?」我终于捞着一声大哥了,但这没什么好光荣的,我红着脸预设。  「彭陆洲,名字还挺好听。」我接过话茬问,那你叫什么啊?  她马上高兴得蹦跶起来:「你等等,我去拿我的身份证给你看。」跑回自己房间拿了她和她男朋友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一看她的名字乐了,名字倒是很好听,叫「小多」,可是却是姓「毛」。  我一边念着她的名字一边乐,眼睛瞅着他大腿根部,脑子里还是她那浓密的阴毛弄得我满脸满鼻孔的情景。  她知道我为什么笑,假装生气,捏起白嫩的小拳头雨点般的往我脊背上砸,我吃不消只好告饶:「姑奶奶,别打了别打了,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我话还没说全自己又乐了起来,「嗯,那个,你是不是还有个姐姐……呵哈哈哈……」她一脸狐疑看着我:「为什么?」「比你毛还多,叫毛大多啊~!」我估计她都快气晕了,狠狠地在我裆下捏了一把,疼得我啊,这下我可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了。  我又看了看她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她竟然不到20岁,我吃惊得说:「啊?你还未到20岁啊?」她好像挺骄傲又像不服气,挺着胸脯说:「可是我成熟了。」还特意对我眨巴眨巴眼睛,又指了指自己的胸部,「34D。」见我没什么反应,她又说:「而且经验丰富。」边说还边前后摆动着屁股,做出做爱的动作来。  「不到20岁能有多少经验啊?」她见我不肯相信就认真起来:「我跟我男朋友认识快两年了,每天至少一次,算算也有700多次大战了,你才一次凭什么看不起我?」我只好说了声「甘拜下风」,又看她男朋友叫黄海东,20岁。问了问她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个跟我一个学校,体育系的,她1米74打排球,她男朋友1米83打篮球,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们今年大三了,比我还高 一届。  [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我佩服的看着她:「神童啊!」她反过来笑我:「是你太笨了,留级留多了吧?」其实我就是上学上的晚而已,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她从我手里拿过身份证往自己房间走:「我得换件衣服去学校吃饭去了,你要不要一块走?」原来这时已经11点半了。  我说:「我下午也没课就不去了。」她忽然停下来转过身说:「对了,你今天表现总体不错,但很多东西还要慢慢学,后面的『日』子还多着呢!」说完冲我坏坏的笑。  这对我可是个好消息,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奇遇。自从遇到了她,我的生活改变了,我人生的旅程也进入了崭新的一段。  【完】  1520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