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房秦大爷之陈洁] [完]


“咣当!”篮球又是一次稍稍偏出,砸在球框上,飞了出去。  陈洁不再理会,走到场边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脸上的汗水,然后从包中取出矿泉水瓶,拧开盖子一仰头往嘴里灌了进去。她是127寝室的成员之一,但却很少和室友们在一起,是寝室里唯一一个体育系的,课程上的差别使得相互之间在一起的时间不多。  “嗡嗡……”手机震动声突然在包里响起,声音并不大,却让正在喝水的陈洁呛到了。  “咳咳……”连续咳嗽了几声,她才调匀了呼吸,手还微微有些颤抖,泛红着脸接通了手机……“秦大爷,那就这么说定了。”刘小静得意的神情中露出几分狡猾之色,丝毫没有昨天失恋时的悲伤。  “这个……可是……”秦大爷还有些犹豫,因为这次的方式是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不过当看到那发亮的眼神时,就不想改变什么了,事实上他也从未改变过刘小静擅自作出的任何决定,向来只有点头的份儿:“好吧!”  “哼,又来了!明明是占了大便宜,却非要作出一副可怜、委屈的模样!”刘小静毫不客气,一点也没有给秦大爷留面子。  秦大爷哑口无言,脸上神情尴尬不已,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刘小静才不会在乎秦大爷的感受,相反的,看着他被自己言语挤兑得手足无措,也是一大乐趣:“呵呵,赶紧系上它,艳福马上来!”  秦大爷接过一条玫瑰色的丝巾,那异常光滑柔顺的质感让他粗糙的掌心也觉得很舒服,随即抬手用它蒙住了双眼,然后在脑后系了一个活结。一丝丝淡淡的香气从丝巾上散发又钻进了秦大爷的鼻子里,这气息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了,当然就是来自眼前这个美丽而又淫荡的刘小静。  刘小静摸了摸秦大爷已经起反应的胯下:“小弟弟乖哦,等姐姐回来。”哈哈一笑,出了门房。  房间里,只留下秦大爷一个呆呆地坐在床上,“唉,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秦大爷感叹着,虽然和这些年轻女孩儿“深深”相处一个多月了,但思维总是无法跟上甚至是理解她们的种种行为。  在昨晚被撞破“奸情”后,刘小静这个丫头想出的解决办法尽是怎么“拖下水”、“上了她”这种歪路子,而不是收敛行为、改过自新这些在他眼中的正路子;他更无法理解那个女孩,居然真的就要被刘小静“拖下水”了……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而另一方面,秦大爷却很期待,这种期待甚至超越了当初对付筱竹的期待,毕竟未知永远比已知令人向往。唯一可惜的是,他必须一直蒙着眼睛,让他无从得知这个女孩是美是丑,是胖是瘦。  他又忍不住自嘲道:“无论人家是美是丑,你这个糟老头子还不是逮了大便宜……”  正胡思乱想间,门处传来了声响,接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门口来到室内,脚步声又突然一停:“喂,你赶紧进来啊!还等什么?”是刘小静的声音。没有听到回答声,也没有听到脚步声,门外的女孩儿似乎还在犹豫着。  好一会儿,刘小静的声音又响起:“呵呵,你慢慢等哦!我是不着急,若是外面有什么人路过,别忘了叫进来,大家一起聊聊天。”  这句话起了作用,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嗫嚅着轻轻地从门口处传来:“小静,你看看他……他是不是蒙着眼,我不想……不想被他看见……”  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秦大爷还是能听出与昨晚的那声惊呼,来自于同一个主人。只觉得这声音虽不如付筱竹的清脆动听,也不如刘小静的妩媚诱人,但却别有一分纯朴青涩。  “噗嗤!”一声,刘小静笑了出来:“放心好了,秦大爷老实得像块木头,从刚才到现在,动都没动一下。”  像这样用丝巾随随便便在脑后一系,也就摆摆样子,防君子不防小人罢了,也只有秦大爷这样老实巴交的人才没动过扯下来的念头。  整个房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另一个略重的脚步声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但是还是能感觉出脚步声主人的犹豫,走一步停三步,从门口到室内这么点儿距离,磨蹭了有五六分钟。  关门声落下,刘小静兴奋地叫了一声,秦大爷只觉得腿上一沉,一个柔软的身体爬上大腿,接着胯间凉飕飕的,短裤已经被扒了下来,“小弟弟,等姐姐等久了吧!姐姐这就疼你!”  两个抽气声同时传来,那神秘的女孩儿显然没想到刘小静这么大胆、这么直接,而秦大爷则是舒爽无比,开始勃起的肉棒被温热湿滑包围,一条灵巧的舌头不断在龟头敏感处扫荡、挑逗。  “让这两个傻瓜主动,还不得等到明天早上?”刘小静心里想着,嘴上一刻也没耽搁下,面对这根给她带来过无穷快活的肉棒,充分展示着口技:时而像舔冰棒一样,用小香舌将整个棒身舔得晶晶发亮;时而又像与情人深吻,两片美丽的唇瓣在肉棒上猛啜猛吸;有时会用牙齿轻咬,舌尖如蜻蜓点水般在马眼及周围擦过;有时又会来个深喉鲸吞,用咽喉软肉的蠕动来挤压……“呃……呃……”秦大爷喘息着身体向后直仰,一手支着床板,一手紧紧按着刘小静的秀发,海量的快感如一道道电流从肉棒汇入,再纷纷沿着背脊逆流而上,最终通通涌入大脑。  而房间中的某个角落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响起一阵陌生的微微细喘之声,初时还若有若无、微不可察,但随着口交的越发激烈和肉棒尺寸的逐步攀升,渐渐变得粗重……突然,“咕唧”“咕唧”之声大作,刘小静的动作变得疯狂,一双纤纤手上下紧握着棒身飞速套弄,频率之快令人咋舌,同时拼命吞吐吮吸着硕大的龟头,一头秀发在暗黄的灯光下飘散飞扬。  “啊……”秦大爷猛地坐了起来,双手一伸想抱住刘小静的头。在如此强烈刺激的口交下,就是铁做的棒子也要融化了,他腰部一挺,就要把早已整装待射的精液喷洒在女孩儿的口腔深处。  但出乎意料的是,双手落了空,什么也没抓到,还未等他有所反应,胯下肉棒一凉,被刘小静从嘴里吐了出来。长近二十公分闪着亮光的肉棒在空气中不甘地抖动了几下,每次颤抖都甩下一些附着在上面的津液,却终因缺少了关键时刻的刺激,没有喷射出浓浓的精华。  “好大……”一个女声低低惊呼道。  秦大爷只觉得难过之极,那种只差一步即将攀登高峰但又突然滑落谷底的滋味,任谁也不会好受的,“小静……快……”双臂向前探去,想把刘小静抓在怀里,好好痛干一番。  可惜他蒙着双眼,目不视物,被刘小静嘻嘻一笑躲了过去:“小陈,该你上了哦,我负责把它变大,你负责把它变小。”  “我……”叫小陈的女孩儿还在犹豫着,又啊的一声,被刘小静推了把。  若是放在平时,就算是两个刘小静也未必推得动她,但现在神不守舍,竟一下子被推到了秦大爷怀里。  “唔……”她本能地想推拒,但从肉棒处散发的浓郁的男性气息,让她浑身僵住了,没有再动。  秦大爷也发现了怀中的女孩并非是刘小静,被欲焰充斥的大脑略微清醒了些了,“咦?这女孩儿……好高……”他的下巴堪堪顶在一团高高隆起的胸部所在了,本来是准备抱着腰背的双手,左手勉强搭在腰上,另外一只却落在了女孩儿丰满圆翘的屁股上。  秦大爷的身高 一米六五上下,当然不能与现在的年轻人比,但作为这个年龄的老人来说,倒也属于正常,平时与刘小静、付筱竹在一起,并不觉得很矮,但现在……“怕是有一米八的身高啊!”秦大爷很是惊讶,有这样身高的女孩儿绝不多见,在这女生二号楼里更是寥寥无几,立刻就有几个可能的人选在脑子里闪过。他很想好好分析下是哪位“雀屏中选”,可此时此刻显然无法集中精神,原因无它,怀中的身体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受刺激。  秦大爷低头把脸深深埋进了她的胸部,并左右来回去蹭了蹭,由于女孩儿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而单薄的背心,他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那里的坚挺与伟大,不在付筱竹之下;被左臂挽着的裸露腰肢上,肌肤一片火热并且微微颤抖着,却不如刘小静那样纤细柔软,多了几分弹性与硬朗,而每一个颤抖中似乎隐隐蛰伏着不同寻常的能量;右手也顺便捏了捏仅着贴身短裤的臀部:硕大、丰满、挺翘,绝非刘付二女可比,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他稍加了点力才把手指凹陷进去。  女孩的气息突然加重了,三处要害都被秦大爷如此轻薄,她无法保持平静:“你……你色狼!”  秦大爷愕然,色狼?  他一辈子循规蹈矩、老实本分……当然,后来做了许多色色的事情,导致“晚节不保”,但不管怎么说,被骂色狼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让人难以接受。  他忍不住站直身子,想与女孩儿分辨一二,可是这个动作让他胯下怒挺的肉棒,重重磨在了对方的私处上,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晰地感觉到了女孩儿阴部的轮廓,那里的温热包裹着龟头,非常舒服,仿佛还带着几许湿润……“啊!”女孩儿发出一声惊呼,身体本能地向前一顶。  仅仅是普通顶撞,并没有伸手推搡,秦大爷只觉得对方胸部、腰腹传来巨大的力量……“啊”、“扑通”之声接连响起,他仰面倒在床上,胯下巨棒朝天而立,上下摇摆不停。  床铺柔软,秦大爷倒是没觉得疼痛,女孩的胸腹更是弹力十足,令人回味,他很惊讶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完全不逊于男人。  “你不要动,我……我自己来……”女孩语气中微带歉意,说到后面声音逐渐变小,想来太过羞耻。  床板发出阵阵“吱吱”声,她小心翼翼地爬上床,分腿跨在了亲大爷身上,视线的焦点全部落在了那勃起之物:红中带紫的巨大棒身布着条条臌胀暴起的血管,威武中带着几分狰狞;沾着津液的鸭蛋般大小的龟头,在灯光下折射出些许刺眼的光芒;微微张开的马眼正直直对着她……她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好像真的是一只眼睛,通过某种神秘的方式,穿过皮肤越过肉体进入血管,最终沟通了她的内心……虽然经验并不多,女孩儿也知道这跟肉棒绝不是寻常男人可以相比:“希望它表里如一,和看起来一样厉害吧……”  当她目光上移,落在了秦大爷脸上时,[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眼神中说不出的失望与犹豫,太老了,实在是太老了!简直可以作自己的爷爷了,真的可以么?虽然他看上去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没有传说中老色鬼的猥琐,并不讨厌……但也仅仅只是不讨厌而已。目光又落回了那根雄伟的肉棒上,想到自己身体的困扰,咬了咬牙:“大不了我也闭上眼睛,不看他就行了。”  她缓缓将短裤腿到了膝盖处,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望去,只见刘小静正两眼发光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顿时脸红如血。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认命似的转过头,不再理会。女孩儿抓住肉棒,挪动屁股校正好了位置,深吸一口气,终于缓缓坐了下去……“嗯……嗯……”尽管极力克制着,她仍是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  热!甫入穴口,肉棒的火热就刺激得她哆嗦了一下,随着不断深入,火焰持续升腾,所过之处尽被征服,最终点燃了全身的欲望。  胀!无比的充实,身体仿佛被硬生生分成了两半,阴壁紧紧包裹贴合着肉棒,阴道内每一处嫩肉都在抽搐中释放愉悦的信号,从未有人碰触过的花心深处,被重重顶戳,空前的快感迅速积累着。  硬!如山一般的坚挺贯穿在她的娇弱之地,无论怎样摩擦、挤压、试图坳弯它,都会被它以更大的力量反弹回来,更强力地刺激着她越来越敏感的神经……仅仅只是一插,就击溃了女孩儿先前所有的犹豫,她知道她没有找错人,她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根肉棒,略微缓了几口气之后,有些迫不及待却略带笨拙地套动起来,淫水滴滴顺流而下,打湿了阴囊。  秦大爷此时也是畅快得筋酥体软,女孩儿翘臀的每一个起起落落,都让他嘴里不停吸着凉气。也许她生涩的性技没有刘小静的纯熟老练,也许她较深的阴部甬道不如付筱竹的短小紧窄且充满褶皱,但在那扭腰摆臀间,不经意展现出的强大腰力和腿力通过穴肉狠狠围剿着肉棒,是二女望尘莫及的,若不是强自忍耐,只怕早已一泄千里。  “啊……好美……哦……”女孩儿嘴里吐露快乐的声音,动作也逐渐变得激烈,“啪啪”的臀肉拍击声中,淫水被击打得四下飞溅,两人的大腿和小腹早已沾满了湿乎乎滑腻腻的粘液……转眼就是几百下的抽插过去,房间里响着三个人粗重的呼吸声。刘小静有些情动了,她脱光衣物爬上了床,时而摸摸女孩儿性感的屁股和乳房,时而抓着秦大爷的手臂在自己胸部来回蹭弄,并发出诱人的呻吟。  被压在胯下的秦大爷痛苦与快乐并存着,紧紧箍着肉棒的穴肉不断传来一圈圈强猛的力道,又转化为爆炸性的快感涌向他的全身,这都是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然而,女孩儿的力气又过大了,屁股的每一次起落不仅弄得床板“吱咛”、“吱咛”作响,也让他的腰腿有些吃不消了。一开始他还配合着向上耸腰,勉强跟上了女孩儿的动作,但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耐力渐渐不足,索性安静躺在床上,任由她“碾压”。  “哦……秦大爷……快……快哦……”女孩儿突然俯下,上半身完全压在了秦大爷身上,腰部筛动不停,频率的加快使得快感也陡然增大,嘴里的呻吟也变成了呼喊。  由于身高的差距,丰满的胸部正好落在了秦大爷的脸上,饱满有弹性的乳球差点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被一个女孩儿百般“欺负”,他终于“恼羞成怒”了,双手从她的背心下面伸入,狠狠抓在了这对乳房上。真正抓在手里,才知道这对乳房的巨硕,他五指大张才堪堪握住了一半而已。  柔软与弹性俱佳,让人爱不释手,乳头因为主人的情动而硬硬地凸起着。出于“报复”,他换着花样把玩手中的奶子,捏、揉、搓、吸等,能想到的方法一一尝试,占足了便宜。  “色狼……你这个大色狼……”女孩儿忘情地叫着,把胸部压得更低了。她的双腿也忍不住微微颤抖着,并不是没力气了,而是已接近高潮崩溃的边缘。自己娇嫩的花心,在威武的肉棒的一次次撞击下,又酸又麻、又酥又爽,感觉好像拉紧的弓弦或是蓄满的水池,只需再施加一个小小的力量或是契机,就能让肉欲彻底飞驰,如山洪一样爆发出来。  多美的感觉啊!在高潮即将来临的一刻,女孩儿突然幸福得想哭,为了这一刻她等得太久,被折磨得太久了。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每天都像发了疯一样去打篮球,不到筋疲力尽绝不回去休息;谁也不知道她多少个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偷偷夹着被角聊以自慰。她低头看了看这张苍老的面孔——第一个带给她快乐的男人,心中忽然一动,伸手把他蒙眼的丝巾扯了下来……秦大爷眼前一亮微微有些刺痛,随后,女孩儿的身影落入眼底:清秀的面容交杂着愉悦、兴奋、害羞之情,迷离着双眼,嘴里大声淫叫着;胸前的背心被撸了起来,一对罕见的饱满巨乳半遮半掩,在自己的揉捏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秦大爷……我要……我要不行了……”  羞耻成为了那最后的小小力量和契机,女孩儿猛地坐了起来,显露出那浑圆结实、美丽修长的腰身和大腿,失去掌控的巨乳跳动起伏着,在灯光下画出一道道波影……她双手撑在身后,腰臀疯狂扭动,为了在高潮时能攀上更高的峰点,做最后的冲刺。  看到女孩儿身体的性感与火辣,秦大爷双目赤红、血脉贲张,肉棒更是涨硬到了极点,牢牢抓住她的屁股,奋起残余的腰力,狠狠向上顶着。  女孩儿身子一僵,声音戛然而止,只见她两眼翻白,长长吸了口气……“哦……”伴随着一声极度舒爽的嘶吼,女孩儿的腰腹猛地一挺,穴肉阵阵抽搐,花心大开,海量的阴精狂泄而出,双腿哆嗦个不停。  汹涌而出的阴精一波接一波,似乎永远流淌不尽,她声音发颤:“啊……啊啊……”无意识地乱叫,足足持续了一分钟。而包裹着肉棒的穴肉也拼命地收缩着,那力道似乎要把它绞断一般。  秦大爷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也到达了高潮顶峰,龟头紧紧顶在嫩肉上,浓浓的精液终于爆发。  “不要……不要……”女孩儿带着哭音,想要闪躲,但已经无力的身体没能挣脱出秦大爷的手臂,高潮过后的敏感花心一滴不落地承接着精液的劲射,那强劲的力道似乎射穿了她的心,那份滚烫炙热仿佛将她整个人融化。  “呜呜……”女孩儿哭了出来,身子一阵颤抖,高潮再次降临,又是数股阴精泄出……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秦大爷全身泛起了无力感,躺在床上喘息不止,这场大战激烈程度前所未有,几乎要了他的老命,尤其是腰部腿部,软得没有一丝力气了。  好一会儿,他飞扬的意识逐渐安定下来,看了看同样软倒的女孩儿,只见她一条长长的大腿还斜搭在自己身上,半卧着趴在床上露出半个乳房,俏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眼紧闭微微气喘,似乎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完全过去。  她的相貌略不如刘小静,但也算得上清秀标致,皮肤也不如付筱竹白皙,有些粗糙,可那一米八的身材却足以令她自傲,而且绝不是那种傻大粗笨的体型,修长而又健美,充满了活力。对这个特别的女孩儿,秦大爷当然有印象,还记得她的名字叫陈洁。  “秦大爷……”许久之后,陈洁恢复了一些力气,慢慢坐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神痴痴凝望着他。  “你……我……”面对她清澈的目光,秦大爷没来由得慌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传来热乎乎的触感,一只素手缓缓抚在了他的脸颊上,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轻盈。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目中所见之物,只有女孩儿越来越近的俏丽容颜,两片美丽的唇瓣落在他的嘴上……在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失去了一切声音、一切颜色……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甜甜的,滑滑的,就像初次吃樱桃时的感觉……【待续】13557字节总字节:26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