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本 ][完]


本帖最后由 人·欲 于 2009-7-17 17:07 编辑   第4篇李明  发言人∶小冬  李明追求诗晴,从夏日最後的玫瑰唱到西风的话,整整四个月还停留在并肩散步阶段,这真是李明心里的最痛,打从第一次见到诗晴,李明整天幻想的就是如何把诗晴压倒在床上,剥光她的衣物,好好的尽情抚摸她赤裸的胴体,再来当然就是A级的画面了。  想像终归是想像,李明总提不起勇气唐突佳人,生怕得来不易的开始就这麽终了,於是乎,诗晴的约会总像是溜狗,李明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在她身边团团转,他倒也乐此不疲,诗晴可就惨了,她压根儿不想溜狗,那个少女不怀春,她也想依偎在李明怀里,享受温柔滋味,无奈李明性格上的大缺憾就是优柔寡断,女孩儿家总不能主动拉他的手索吻吧?  总之,这天下午我正在宿舍忙着清洗衣物时,李明垂头丧气的进来。  “干嘛无精打采?”我问。  “唉,唉,唉,┅┅”  李明一连叹了几口气,原来他昨夜做的沙盘推演──左手揽住诗晴的腰,右手拧开她第一颗钮扣,然後┅┅伸进去┅┅也许,也许会碰上蕾丝边的胸罩┅┅顺着┅┅ㄜ┅┅捏着她柔软的┅┅ㄜ┅┅“ㄜ,当然又落空了?”我取笑他。  “谁知道她今天穿T恤,领子那麽高怎麽伸?”  “你不会从下面呀?”  “啊,我可没想到,我紧张死了。”  “啊啊啊,你去死啦!真不像男子汉。”  这一天其实跟其他天也没什麽不同,李明失了意总会来这儿转转,希望我能教他两招,天知道我能教他什麽,老子是自顾不暇,不只没女朋友,那些马子连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怪就怪在这年头说实话总没人相信,那天几个酒肉朋友窝在宿舍里吃狗肉喝高粱,男人嘛,三句两句就扯到女人身上,包括李明在内,大家都大吹法螺,我老老实实告诉他们,其实我还是个真正的处男呢,言罢,现场沉寂半晌,随後就爆出大笑,KK道∶“哈哈,你别逗了,您老阅历丰富谁人不知?”  他妈的,元元可真是害人不浅,“熟读元元三百篇,不曾作爱也识淫”,平常元元上多了分享一下老友,不想清誉毁於一旦,任凭再三指天誓地就是无人肯信,KK更认为像老子这般“耸”搁有力,不知造福多少淫娃寡妇,他妈的,老子天生就该伺候那般货色?就不能有个像诗晴般的女人垂青?  (打个岔,小弟先声明纯为探讨绝无恶意,网路上以KK为名者甚多,小弟好奇为何大家都偏好KK,而且出现情色网站机率也大,为何用KK而不用KK或K?照说26英文字母以A为首,为何不用AA?以扑克牌来说,AKQ,K排行老二,不会是大家都向往老二,而且还是小老二吧?)话说李明垂头丧气的进来,我只好敷衍他两句,待两杯米酒加保力达下肚,他又生龙活虎起来,开始拿大哥大胡乱邀人,我警告他狗肉不多,最近天冷价格飞涨,老子可请不起,他倒是不在乎,“都算我的,老哥,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天知道我刚才只跟他说“高粱配狗肉最佳,米酒其次!”他妈的这也胜读十年书?  几个酒肉朋友自然一邀便到,酒过数巡,KK指着锅里道∶“食无肉”我环顾几位老友∶阿德,David,小广,李明,KK┅┅,个个都是文质彬彬,细皮白肉,一副学富五车模样,只有老子耸搁有力,尽管学富七八车外形也讨不了好,不禁悲从中来,大声道∶“什麽食无肉,没狗肉了谁去买?”  诗晴提着一堆火锅料来的时候已将近十点,大夥见独缺“狗”味,便要出钱的李明去买,他忸怩半天终究自认知识分子,拉不下脸去买,推托半天毕竟差事还是落在我头上。  正待出门,诗晴随後赶上,打算见识一下另类夜市,我无可无不可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迳自独行,诗晴赶前一步,将手插进我臂弯与我并行。  “喂,士女自重,李明可会吃醋的!”  “人家冷嘛,而且你长得又很司法,没问题的啦!”  “长得司法是什麽意思?”  “就是一板一眼嘛?”  “我还以为你有别的含意呢?”  “这还能有什麽含意?”  “譬如说没什麽贞操观念啦┅┅”  “哈,还真说中了!”  “什麽话,老子还是处男呢!”  “不会吧?李明老是说你经验丰富。”  “唉,不谈也罢。”  走出暗巷行人渐增,诗晴放开我,话题没交集也谈不下去,天气并不很好,风儿吹得衣服猎猎作响,我们顶着风,身体前倾30度往前疾走,诗晴有些跟不上,气喘嘘嘘,我转过头等她,她头发受风吹已稍许蓬乱,因小跑而呈红艳的脸颊,让我不禁接住她,将她按进怀里┅┅我想,我大概比李明好不了多少,经过一夜沙盘推演,阒黑的纯吃茶里,我依然紧张的手足发冷,揽着诗晴的手兀自发抖,冰冷的唇吻在她脸颊上,她没有退缩,只偏了一下用嘴接住它,我用手隔着毛衣抚着她的乳房,一时不敢将冰冷的手伸进她的亵衣,我心急如焚,体温却不争气,只好一迳在毛衣上摸索。  诗晴嘴里呼出的热气渐渐升高,照元元得来的经验,她一定淫水四溢了吧?可恶的牛仔裤堵住我探索去路,我只能隔着它们压住诗晴的耻骨,诗晴扭动着,沙发嘎吱嘎吱响,我越发紧张,身上越发冰冷。  诗晴抱住我的手终於也不甘寂寞移到我胯间,她平放在上,初始一动不动,我的“K”因紧张仍然呈“K”状,大失耸搁有力盛名,诗晴拉开拉练,伸手抓住“K”,温热手掌一接触,它马上呈半勃起,在诗晴轻拍下昂然高举,我顾不得手掌冰寒,奋力伸进她内衣,在她胸前抚摸。  诗晴清纯外表和内心火热极不相称,火焰一点燃迅即撩原,她紧捏“K”,接吻的嘴开始用力吸吮,口里津液四溅,我拥抱她企图脱下她的可恨的牛仔裤,却一直无法如愿,我坐直身用颤抖的声音对诗晴道∶“换个地方吧?”  对女孩来说,强壮宽厚的胸膛比斯文外形更吃香吧?我对李明有一丝抱歉,却不影响对诗晴的态度,诗晴有一张美丽的嘴,亲它可以感到它的芳香,撕咬你时可以感受到牙齿的锋利,当它为你亲密服务时,它的温柔更令你难忘,李明显然全错过了。  诗晴家境如何我不太清楚,不过她的内衣裤倒挺保守,本来刚带她进宿舍时我还有点忐忑,住宿舍的男生,大家都知道的嘛,就是都有点儿脏又不会太脏,洗衣服也是洗衣机随便搅一搅,内裤重点部位总是有点泛黄,这个嘛,有些有碍观瞻,反正穿在[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里头也就管不了那麽多。  我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她的牛仔裤从她身上剥离,她下半身接触到冷空气起了鸡皮疙瘩,不及细看她曼妙身段,我紧紧将她双腿揽进怀里,脸颊正靠在诗晴耻部,那是一件有些历史的小东西,松紧带也有些弹性疲乏,可以毫无阻碍的伸入,我当然不客气双手伸进抚住她的双臀,轻轻抚摸,诗晴仍发着抖兀自呆立束手无策。  “可以吗?”  “┅┅”  “是为了李明?”  “┅┅”  “┅┅”  (小弟幻想倏忽即来,有时倏忽即去,未完文章比比皆是,请大力包涵!)第4篇完  如果狼友想自己写小说,这部小说集是这是不错的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