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双胞胎和她们妈妈][完]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桌,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所以成绩还不错。18岁时,我们一起升到高三。  高三那年,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得特别多。因此发生了下面的事情。  记得一次晚自习,是夏天,天气特别闷热,徐蕊热得不停擦汗,我也是不停地用书扇风。这时我注意到她把裙子提了起来,大概是热得实在难以忍受。她继续在看书,我的精神却再也不能集中到书本上,因为她那两条白白的腿就在旁边,而且张得很开,我甚至还看到了她内裤的一角。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用书本做掩护,眼睛往下看她的两腿,它们一会张开,一会合拢。我的老二涨得很厉害。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手淫,精液喷了我一床。  以后的几天,每当从后面看到徐蕊的腿我就会勃起。我会忍不住想像她夹在两腿之间的那个宝贝,它是什么模样,她两条腿摆动时它的形状会怎样变化,等等。我那时还没有看过A带,对女人的生殖器只停留在生理课本上的认识水平。晚上睡觉之前的活动就是想像她腿和她的宝贝,然后手淫。我没想到有一天真的看到了她的宝贝,而且实实在在地插了进去,开了她的瓢。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去徐蕊家找她,本来是约好去体育馆打乒乓球的,没想到球没打成,却经历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徐蕊当时正在卧室做作业。她的家很大,她姐妹俩一人一间卧室,带独立卫生间。这都是她那个开酒店的继父给她们置办的,但她们对这位继父态度却不怎么好,后来才听徐蕊说这位仁兄很好色,常乘她妈妈不在时揩她们姐妹的油。她妹妹徐蕾的房门关着,里面传来音乐声,一定是在一边学习一边听音乐,我知道徐蕾有这个习惯。  我走进徐蕊的房间,她正埋头在书桌上,她的作业还没有作完。我一进门就瞧见了她交叉在桌子下面的两条腿。我悄悄走过去,从背后望了一眼。  她知道是我来了,头也不抬说:你先坐会,我一会就完。我站在她后面,一边欣赏她的乳沟,一边假装说:你慢慢做,时间来的及。  她的两只乳房真大,鼓鼓的,真是饱满。我想把它们抓在掌心时的感觉,一定是爽呆了。这时候真想干她!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意思?我决定麻着胆子试探她一下。我拍一下她的肩膀说:平时还真没注意到,你不但是个才女,还是个大美人呢!  她回头嫣然一笑:是吗?帅哥!  对路!我想,又摸一下她的腰说:注意啊大美人,你春光外泄了。  她嘻嘻一笑,头也不抬地说:是吗?那你就尽情欣赏吧。  我说:那我就来了啊?  她头也不回:来就来,谁怕谁啊。  我心大动,忍不住凑近她耳边说:你的腿真漂亮,能让我摸一下吗?  她嘻嘻一笑,转身把我推开:去死!你这个色狼。  我做一声狼嚎,抱住她的双肩:狼来啦!  她身体一震!一动不动。  我再也忍不住,将嘴贴在她的脖子上。  她全身一抖,啊了一声。  我的舌头在她的脖子上游来游去,很快游到她的耳根。她喘息着说:别这样,我怕!  我不管她,一边用舌头顶她的耳垂,一边去摸她的腿。她的腿真是酥软啊,我感到全身清爽,像一股电流流遍全身。她身体已经软了,瘫在椅子上。  你知道吗?我多么爱你!你是我的宝贝!我一边抚摩她的腿,一边在她耳边悄悄说。  她身子一动,又啊了一声。  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梦见你的腿!我喜欢你的腿!宝贝!  我全身的血好像都在望脑袋上涌,手沿她的大腿内侧摸到了她的腿根。  别这样!这样不好!我怕!她一边喃喃,一边抓住我的手。  我们来作爱!宝贝!我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  别这样!她从我怀抱里挣脱下来,站在地板上,将裙子拉下来,又梳理了一下头发。看到我被高跷起的老二顶起来的裤档,她羞涩地转过身去。  我低下头,说: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你们男人都这么好色吗?她说。  我不知道,我说,我只对你好色!  她嘻嘻地笑了,用手掩住口。  我从背后轻轻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渴望你!  她一动不动,半晌,说:去把门关上。  我关上她的房门,她已经坐在床上,两手拄着床,妩媚地看着我。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说:你像秋瑾,才貌双全。  她笑了,掐了一下我的鼻子:笨蛋!秋瑾是个革命家。  我把她压倒在床上,笑着对她说:你也是啊,我要跟一个革命家作爱。  她问:会很疼吗?  我说:不疼,像蚊子咬一口。  她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从书上看的。  她不做声[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一会说:我妈最怕我做这个,她说太早做这个,人老得快。影响生小孩。  我说:别吓说,古时候女孩十三四岁就洞房呢。  她说:所以古时候的人寿命短啊。  我说:别说这个,让我看看你的腿。  我把她的裙子撩起来,直到看到她的内裤。她的腿真是迷死人!我低头用嘴去吻。  好痒!她叫嚷。  待一会就舒服了。我说。  我一边吻一边用手抚摩。真是又香又软啊,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滋味:一个18岁少女的腿的滋味!  我沿着她大腿内侧往上吻,我每亲一口,她就轻轻动一下,嘴里轻声叹息一声「啊」。当我吻到她腿根时,她的臀部不安地挪动起来。我看见她内裤上靠近她的宝贝的位置已经湿了一小块。那里面一定藏着我每天晚上想像着和急切想要插进去的东西。  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我把她的内裤退下来。她的宝贝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我没想到她竟会有那么多那么浓密的毛!黑黑的,细细的,软软的,把她的宝贝完全挡住了!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它们分开,一块粉红色的、象河蚌一样的肉露了出来。  啊!这就是我夜夜梦想的女孩的生殖器官吗?!  我抬头看她的脸,她羞涩地把脸扭到了一边,满脸通红。  我的老二已经忍不住在裤裆内战抖了!我脱掉裤子,爬在她身上,用两根手指将它对准那块粉红色的肉,迫不及待地往里面戳。  哎哟!她疼得叫起来,你别用这么大的劲!  说实在的,我的老二也很疼,但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缩了一下身体,再次发起进攻。  哎哟!她又叫了,用手抱住我的臀部:你轻一点!她埋怨起来。  你疼吗?恩?你疼吗?我一边问,一边连续进攻。  她最后差不多哭了出来,全身都往后缩。但我的慾望已经不可阻挡,我死死把她摁住,又把她的腿分得开开的,并且一次比一次更猛地望她肉洞里冲撞!  终于扑的一声--也许是我想像的声音--我插了进去!  她全身一震!并且「啊」地大叫一声。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姐!你们在干什么?  是徐蕾在外面。  我们都吓得不动。过一会,徐蕊喊了一声:我们没什么,妈回来了吗?  没有。门外徐蕾回答。接着是脚步离开的声音。  我开始抽插,一边抽动一边舔徐蕊的脸。我发现她很满足。  我直起身,一边抽动一边看我们交合的地方,徐蕊是处女,床上流了一小滩血,我的阴茎上也有她的血。她的两片阴唇象嘴唇一样厚,死死地咬住我的阴茎。浓密的阴毛已被她阴道里面流出的水染湿了。看着这幅景象,我十分满足,也很得意,我已经得到她了,不再是想像中的,而是实实在在的。  从那以后,徐蕊成了我的女朋友。她对我是百依百顺。她的妈妈知道我已经将她的这个宝贝女儿生米煮成了熟饭,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偶尔劝徐蕊注意安全,别把肚子弄大了。而妹妹徐蕾则态度古怪,每次我上她家她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没有想到竟然也会把她给上了。说起来也有趣。  那天去找徐蕊,发现她在徐蕾的房间里,找着什么。我从背后抱住她,揉搓她的双乳。她全身颤抖,嘴里哦哦不止。  我说:你不是在偷你妹妹的东西吧?让我来惩罚你!  她不做声。我把她的裙子提起来,一只手伸进去摸她的阴部。  她哦地叫起来。  我说:你怎么反映这么大?平时搞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反映。  我把她推到床沿,说:你妹妹不会很快回来吧?我今天就在她房间里插你。  看她不吭声,我胆子就越发大了,把她压倒在床上,把她的内裤扯下来,就用老二往她阴户里插。  插一下,进不去,又插,还是进不去。  我烦躁地说:几天没日你,你怎么就这么紧?  她忽然转身,说:别搞我了,我是徐蕾。  我大吃一惊!你是徐蕾?  她说:我姐买菜去了。  看她满脸红霞,我软下去的老二又翘了起来。  反正已经差不多了,我说,你就让我搞一下吧,你也想,对吗?  看她不吭声,我把她推倒在床上。  我姐快回来了。她说。她爬起来,过去把房门关上。  我把她压在床上,三下两下就把她搞定了。  我听见你们在隔壁作爱。完事后,她一边梳理她的头发一边说。  你是不是一直想和我作爱?我问她。我和你姐第一次作爱的时候,你一直在外面偷听吧?  其实作爱也没有什么。她说,疼死了。  以后就不疼了,第一次都这样。我说。女孩有了第一次,就想要第二次。以后就越来越想要,像上瘾一样。  我姐是这样的吗?她问。  你姐啊?她已经离不开我了。我说。  骗人!她朝我做个鬼脸,你有那么厉害?  刚才你不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吗?我笑着说。  后来,我开始在她们家夜宿。因为她妈很少回家住,这里成了我的天堂。我往往在徐蕊睡熟后悄悄爬起来,摸到徐蕾的房间,而她往往在床上假睡着等我,我一上床,她就热烈地抱住我,赤裸裸地宣泄她的情慾。我发现她们姐妹俩的生殖器官几乎一模一样,有时我搞不清楚正在操的是姐姐还是妹妹。不过她们姐妹俩在性爱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和偏好,例如,姐姐徐蕊喜欢我正面日她,而妹妹徐蕾则较喜欢我插她的后庭花。姐姐徐蕊高潮时喜欢咬住嘴唇不吭声,脸部肌肉扭曲很厉害;而妹妹徐蕾高潮时喜欢张嘴大叫,舌头伸出老长。凭着这两点,我才能分出我正在干的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 织梦好,好织梦  有时候,当我们吃饭时,徐蕾会悄悄踢我一脚,搞的我很紧张。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又发骚了,需要我操她。我会乘徐蕊洗碗的时候在客厅里摸徐蕾的屁股和胸部,一边还要和厨房里的徐蕊说话。真是紧张又刺激!  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高考以后,在等待通知书的那些天。当我搞了她们的妈妈、并被她们姐妹俩撞见以后,我们的关系才终于结束。  那天我锻炼回来,到徐蕊的房间里冲凉。我因为常来,徐蕊将她家的钥匙给了我。徐蕊和徐蕾都出去了,我一边冲凉一边快活地哼着歌。这时听见有人开门进来,我以为是徐蕊回来了,衣服不穿就到客厅里,一边叫:宝贝!你回来真好!  等到发现是她妈妈时已经来不及了!她妈妈惊大了嘴巴看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结结巴巴地说:阿姨,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飞快地跑回房间,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准备走。  没想到徐阿姨会拦住我,笑吟吟地说: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个饭吧。阿蕊快回来了吧?  我说:她去学校看分数去了。  徐阿姨热情地把我拉到沙发上,说:刚才我什么都看见了。怪不得阿蕊会喜欢你。你这孩子,懂事,乖巧。阿姨喜欢你。你呀,看你身上这肌肉,真是个搞运动的。阿蕊说你是举重冠军,对吧?  我说:是。阿姨。  徐阿姨一边夸我,一边用手摸我的手臂,慢慢摸到我的胸部。我全身不自在。  别紧张。阿姨和你随便说说话。她说。  这个女人。我心理一咯登。  你看阿姨怎么样?她问。  阿姨挺好。我说。  我问我长的怎么样?漂亮吗?她说。  阿姨漂亮。比我妈漂亮。我说。  哈哈,乖孩子,嘴真甜。她一边说,手一边放肆地在我身上抚摩。  说实在的,徐阿姨虽然四十出头,但保养很好,一身珠光宝气的,像个贵妇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左右。她一边看着我,一边往我裤裆里摸。手指非常老练地引诱我的老二。虽然紧张,但我的老二还是高高地昂起了头。  啊,你这孩子,真是有意思。徐阿姨哈哈笑起来,笑得我窘迫不已。  我说:阿姨,别搞我了,这样下去,我会做傻事的。  做什么傻事呢?徐阿姨眼睛刁斜地注视我。  我,我会插你!我结结巴巴地说。  啊!徐阿姨忽然向后躺倒,急迫地将自己的裙子扯起来:来来,孩子,来舔我的妣!  她居然说出如此粗俗的字眼来!  我被她撩起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我抓住她的内裤,一把扯下来。  她的阴户没有毛!阴唇很饱满,但是黑多了。而且,已经自己张开了!  我将嘴巴压上去,一阵猛吸。  哎呀呀!哎呀呀!她叫起来。  我连牙齿也用起来了,咬住她肥厚的阴唇,不停拉扯。  啊啊啊!她惊叫起来。把腿张得更开了。  我用手拉开她两瓣阴唇,舌头望里面探。  哎哟,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叫道。  我腾起身,压在她身上,将老二整条捅了进去,猛抽起来。  她全身扭动起来,嘴里啊啊叫着。  我抽插了几十下,不解瘾,就整条拔出来,放在她的乳沟间。她熟练地将两只乳房推过来,夹住我的老二。我用力地来回抽动。  终于,我忍不住一阵狂泻,射了她一脸一嘴。  这时,大门被推开了。我听见徐蕊和徐蕾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大叫:妈!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再也没有去过她们家。徐蕊和徐蕾姐妹,一个考上清华,一个考上北大。我则高考失利,做起了小生意。现在,我的财富积累到了几千万。  一个下雨的黄昏,我独自一人在坐在一家咖啡店里,一个女人在我对面坐下来。她是徐蕾。我们聊到很晚,最后我带她到我住的酒店。我把她剥得精光,还是那样熟悉的生殖器官,还是那样喜欢后庭花,还是那样的高潮。最后,我问她:你姐现在怎么样?她说:她结婚了,有个小孩。我问:你呢?她说:结婚了,又离了。我问:为什么离呢?她说:合不来。又补充说:我那个男人太正统了。我笑了,说:怪不得,你在床上像个妓女。她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是天下最色的男人。我问:为什么?她说:你把我一家三口都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