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回想录][完]


本帖最后由 忧郁的风 于 2009-7-19 18:13 编辑   九十年代初,在经过一年的回复后,本人终于如愿进入了上海一所重点文科类大学,高中时代追求的目标一夜之间成为了现实,几年来紧绷的神经忽然得到了彻底的解放。曾经有过的远大志向此时仿佛需要重新思考和规划。大二还未结束,英语四级考已经通过了,从此除了毕业文凭似乎我的大学学业基本上已经提前结束了。大学生活总是感觉有用不完的时间,大一下半学期我已经参加了学校的业余散打队,凭着我高中时代唯一的体育爱好所带来的过硬的身体素质,很快我就在校队中站住了脚,在老队员开始相继退伍的情况下,逐渐开始担纲挑大梁,陆续参加了一些业余比赛,成绩稳步提高。  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是枯燥的,但我对这项运动的喜爱让我没有半点怨言。那时散打队里只有男生,不时也会听到其他队员在相互谈论比较校园里女生的高矮肥瘦,九一九二那会高校里已经有不少男女开始恋爱,只要不惹出人命,学校里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因此校园里成双成对出入饭堂,自习室的大有人在。而同时校园里也存在着打架甚至斗殴等现象,有时各个同乡会便成了一个个小帮派组织,偶尔出现打架吃亏的情况还得找找老乡帮忙。因此散打队员们尽管很少参与其中,但却成了人人要拉拢和追捧的对象。几个男队员相继也找到了女朋友,开始了两人世界。  一天训练开始前,教练很意外的宣布,今天将会有一名新队员参加散打队。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给与指点。当训练室门被推开的时候,我和其他队员都楞了一下,原来进来的竟然是一名女生,1米65左右,看上去甚至比我1米75的个头还要高出不少。修长的腿,身材非常匀称,尤其是[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臀部很翘,爆发力应该够强。齐耳短发,显得很精神。瓜子脸,大眼睛,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皮肤尤其白皙,如果不是教练提前宣布,我还真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练舞蹈的。  “各位师兄好,我叫刘燕燕,大连人,大二法律系的,大家可以叫我燕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原来是我学妹。因为我是队长,所以我只能代表队员们欢迎几句,高中时代那个在男女方面青涩的我对于女生基本上是绝缘的,但对于女性的好感往往有时可以让我爆发出一种幽默:“我代表全体队员欢迎欢迎燕子归巢,大伙都叫我阿峰,不是那个疯子的疯,是山峰的峰。现在我们全队凑成江南六怪了。”  大伙哄堂大笑,因为我们平时经常谈论武侠小说,所以大家都有相当的默契,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我一一介绍了其他4名队员。  教练此时开口了:“以后大家就是伙伴了,训练的时候阿峰你多带着点,强度不要太大,由浅入深,要注意安全。”  当天的训练基本上是以体能为主,我把我们队的情况先向燕子做了介绍,同时又给她选择合适的护具,再介绍一些散打的基本规则。然后安排燕子先活动开各关节,让身体热起来。燕子柔韧性很好,但力量比较欠缺,大多数女孩子都存在这样的情况,以后的训练一方面要加强力量训练,再从基础动作开始练。没一个小时下来,我们已经很熟了,其他队员也很知趣,看出来我对燕子很有好感,休息的时候还经常说些我以前比赛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好玩的。  “你想不想知道大师兄打赢对手的秘方?”队里的王潭故作神秘,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我们称他叫猴子。  燕子好奇心很强,我知道猴子没啥好话,白了他一眼。  “上次市里组织的邀请赛,在比赛中,我看到大师兄又在吃他的祖传秘方了。”  大家一听都开始笑,其实我知道他要说啥,在四个月前的一次个人赛中,我连上两场,体力消耗很大,在赛前就吃了一块巧克力,这东西我特别迷信,感觉对体力恢复很有帮助。  “后来果然有如神助,硬是把对手以一记转身后摆腿干倒,这招我们可都不大敢用的,”  燕子吃惊的睁着眼睛:“该不会是啥兴奋剂吧?”  “兴奋个头啊,就是一块普通的巧克力啊,下次你不妨也试试。”  嘻嘻哈哈后,燕子眼神里多了一点崇拜,慢慢我们就开始无话不谈了。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在训练结束以后,我和往常一样送燕子回寝室,在小池塘边,燕子停住了,转头对我说:“明天是星期六,我想晚点回去,你能陪我坐一会吗?”我已经多少感觉到今天会发生点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