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我姐王艳][作者:绿野][完]


我叫王晓辉,名字很普通,听起来也不特别,实属平凡人一个。嗯,这社会什么都缺,就不缺人,尤其平凡人太多,所以呢,也就不拿到这来,说三道四。  今天故事要说的,不是我,是我的姐,王艳。虽也是平凡人,但是个美女,作为一个女人,要是在她的前面加了个美字,变成美女,那便就有点看头。不是吗?  事先声明,“ 王艳” 是我姐让我写作用的艺名,不是真名。和大家讲故事,总不能把真名到处乱飞,属我姐本人,肯定不是好事,要被身边亲人知道,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言归正传。王艳是我亲姐,我们老家在重庆,现在一起来深圳打工赚钱。平时就住在龙华附近的一套小公寓里,房租不便宜,一月要3000多,但我姐有钱,租金她全包。  姐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做公关经理。关于她人么,大家都知道重庆出美女啦,身材也好,几乎个个奶大臀圆的。比如那个明星陶虹,模特于娜,都出自重庆哦!如果大家没来过重庆,一定要过来玩玩,我把重庆叫做“ 肉慾之都” ,男人的天堂!  我姐是标准的重庆美女啦,样貌是没的挑,皮肤白皙、留长发、大眼睛、鼻子很挺、嘴唇稍厚,看起来很性感。  姐身高在170左右,奶大臀圆,腰很细,经常泡酒吧跳舞,去年她在腰背部纹了个身,看起来有点野性,或许这符合我姐的个性,奔放,无拘无束。总体来说,我姐是那种大气质型的美女啦,反正我挺喜欢。  回到正题,前面有和大家说过,我姐在投资公司当公关经理,收入颇丰。咳,其实算什么经理,实属和妓女差不多,无非是陪客户吃饭、聊天、打炮。  不过,关于妓女这点,我姐本来就是妓女,是真的当过一段时间的妓女。而且,她现在的工作,也是那会在当妓女时,被老板看中,跳槽得来的。  说起我姐的妓女史,那可有点长,起码要追诉到她的大学时代。我姐不是读书的料,属于情商高,智商弱的类型。叫她背书,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差点没念上大学,后来好不容易考进,也只能是家民办的垃圾大学。  学校不大,设施不全,最要命的是校风极差,小流氓,小混混满天飞,真不知道这些人在学校干嘛,连混个文凭的样子都没有,成天就是打架、抽烟、搞男女关系。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天误人子弟,照他们的话讲,垃圾筒倒不出好垃圾。  我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大学三年,出来后找不到工作,就索性当了鸡。当然,做妓女不全怪找不到工作,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她自己犯贱、太骚。  俗话说,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我姐不是青莲,所以她满身淤泥。  她们大学住校,四个女生住一寝室,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我姐是老二,睡她上铺的是老三,名字叫诗韵。平时,寝室四人关系非常好,周末一起逛街、唱k、玩通宵。  这里,我要重点介绍睡我姐上铺的老三- 诗韵。寝室一班女生,可以说,都是她带坏的。  诗韵其实比她们其他三个都年长一些,只是分到寝室时是第三名,所以叫老三,后来毕业出了校门,王艳任她做姐姐。  诗韵为人不挑,三教九流都认识,去ktv玩,也是她带头。她平时在班级里着装普通,也不大爱说话,挤在众女生中不算出挑,可接触深以后就发现,诗韵其实非常闷骚,很能砍,而且异性缘广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她经常和一些校外的男生出去混,回来时,又带不同男人。我姐,告诉我,诗韵最夸张一次,上午接她出去是一男人,中午电话找她是另一男人,晚上送她回来又是其他男人。三个不同男人,却皆称呼她为“ 女友”。  我姐一次好奇问诗韵:「你怎么那么多男人追?」诗韵回答:「不是他们追我,是我追他们啦,那些男人都是我炮友,经常出去玩群交。」我姐那时已有性交经验,高中时就被人破瓜,肏屄对她来说不是新鲜事,但听到“ 群交” 两个字,还是让她心里一震,“ 群交” 那是什么感觉?  姐当时与诗韵刚认识不到半年,不算深交,所以没多问。但,诗韵是老手,她看出我姐也不是省油的灯。终于有一次,她把我姐拖下了水。  那次,诗韵去ktv唱歌,随机认识一个朋友带来的帅哥,帅哥很帅,也很坏,算把妹高手。在ktv就不客气的把诗韵给肏了,还当着一群人的面。  诗韵满面通红,趴在茶几上,上身短衫与胸罩一起翻起,两只奶子垂落着晃在半空,裤子和内裤落到脚跟,光着屁股。肉屄被帅哥一下下的猛肏,肏得诗韵哀叫连连。这刺激场面,溢于言表。  帅哥拉起诗韵头发,让她面向大家,问她爽不爽,要不要肏得再用力些。  诗韵浪叫,喊爽,屁股迎合帅哥的阴茎,往后猛顶。两人就在ktv大波大蓝的表演起性交,引得的周围人一片叫好。  诗韵和帅哥都很兴奋,不到一刻钟,便互相达到高潮。帅哥把精液直接喷到诗韵的屄里,肉屄收缩的一张一合,将精液全部吞下……帅哥满足的伏在在诗韵赤裸的背上,口里大喘粗气。没想,诗韵食量惊人,刚才的性交,只算吊起她的胃口,直叫帅哥再来两第二圈。  第二轮很快开始,帅哥弄硬老二,插入肉屄,与诗韵交欢。诗韵扭腰摆臀,迎屄凑穴,使劲夹紧肉屄,追求更刺激的快感。帅哥抽插猛拔数下,没想,阴茎一软,睾丸剧烈收缩,精液如绝了堤,倾泻而出。  第二轮不到10分钟便结束,诗韵明显感到不悦,柳眉轻促,回头用一种调侃的眼神望着帅哥,意思好像在说还行不行了?  帅哥当然不服,语带威胁道:「小 妹妹,还挺辣的,敢不敢跟哥哥去别墅继续玩?」「怕你啊!我还没爽呢。」诗韵摇晃着屁股回答。  诗韵哪里知道,帅哥带她去别墅后,又叫来三个帮凶,四人干她一个,只把她肏的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不停求饶。  接到诗韵电话求救的时候,我姐正在寝室里补觉,昨晚去酒吧泡了大半夜,现正蒙头酣睡。  「喂?谁啊?」我姐迷迷糊糊接起手机。  「啊!王……艳,王艳……来……保利小泉别墅区……快……」此时,电话那头的诗韵,正被两个人男人像三明治般夹在中间,肉屄和屁眼各捅着一根阴茎,两只奶子被男人揉面团似的捏着。她已经被这么轮流,一刻不停的,足足肏了4个多小时,只感觉天旋地转,差点连我姐的名字都叫错。  听诗韵说完,我姐挂上电话,人也醒了。只感觉心脏「噗噗」的狂跳,脸发烧似的烫。算了,再多想也没用,还是救人要紧,我姐自我安慰。跳下床,穿好衣服,拦上一辆出租,去了保利小泉。  来到别墅,一男人打开门,顿时眼前一亮。  那时是夏天,我姐穿的比较清凉,上身白色短衫,圆领,开到胸口,露出一点乳沟,下摆有些短,有点像露脐衫。  下身是包很紧的热裤,凸出两瓣肥肥的臀肉。从正面看,尤其是裆部,牛仔裤的裆线深陷进肉屄中央,勒出清晰的嫩屄轮廓。我姐的阴户特属于馒头屄,特别肥嫩。  「美女,进啦吧。」男人放我姐进屋。  一进屋,就听见诗韵的哀叫。我姐寻着声音,冲进里屋,眼前刹时一幕荒淫。  内室的大床上,诗韵满身湿哒哒、粘糊糊,汗水混着精汤。眼神涣散,嘴角挂着一条长长的淫丝,半张口想说话,嘴里却先吐出一口浓稠的白浆。胸前两只奶子红通通的,显然被揉了很久,胯下肉屄还被一男人肏着,一进一出的冲刺撞击。  除去帮我姐开门的男人和肏诗韵的男人。房间里还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诗韵在ktv认识的帅哥。  帅哥看看被肏爽的诗韵,又看看我姐,走过去,抓起诗韵的头发,「骚货,你朋友来了。」诗韵呻吟:「嗯……王……艳……王艳……救我……他们肏死我了……啊……」话还没说完,底下男人深插快拔,把诗韵一下顶到高潮,「哦!!操!操死我了!」诗韵大叫。  我姐求帅哥放了诗韵。帅哥嘲笑说,事情本就由这婊子挑起,是她自己要求过来让他们操,而现在,他的两个朋友明显没有爽够,放了她,肯定不合情理。  「我来替她。」我姐脱口而出。事后她回忆,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何当时会如此大胆,只觉浑身燥热,难以抑制。  帅哥大笑,让我姐上床。  床上的男人早就眼馋王艳,丢下诗韵,将我姐搂进怀里,几下将她扒光,毛手毫不客气的直捣进下体的肥穴,两根粗壮的手指在肉嫩的腔道里来回搅弄,发出「噗吱噗吱」的声响,「嘿……也是骚货,淫水流那么多!」是的,我姐已经湿透,从接到诗韵电话起,就不自觉的淫水外流,几乎湿透牛仔裤。  男人把阴道里的手指抽出,又塞进我姐张开呻吟着的小口,让她舔舐自己的淫液,「好吃吗?」「嗯……好吃……」我姐呻吟着回答。  然后,男人还不满足,进一步羞辱我姐,把她的头按到诗韵胯间。只见,诗韵的肉屄又红又肿,阴唇外翻,腔道外露,绽开的肉穴已经聚合不拢,撑成一个大洞,「噗噗」的向外流着白浆。  男人手指着那些白浆,要求我姐把它们吃乾净,我姐听话的照做。那些液体不知在诗韵的屄里泡了多久,又腥又骚。但是,那对当时的我姐来说,犹如最棒的催淫药剂,使她性慾高涨,慾念高涨。  我姐趴在床上,撅着屁股,舔诗韵屄里的淫汤。诗韵在半梦半醒之间,小声哼哼。这时,身后的男人抱起我姐肥白的屁股,鸡巴一挺,狠狠的肏了进去。强烈的触感,伴随滚烫灼热的刺激,把我姐一下推上浪尖,她开始呻吟,大声浪叫。  两人瞬间黏在床上。男人大力玩弄我姐的双峰,两只巨乳被他又搓又揉,捏得变形,身后屁股与男人猛烈撞击,「噼啪」声响成一片。  帅哥和其他2个男人看得兴起,不约而同的掏出鸡巴,上前一步跨上床,加入战局。  「呜呜!不!」我姐没料到他们会四人一起上,惊得不知言语,张口想要求饶,却被马上被一男人捏住小嘴,将鸡巴捅了进去,塞的严严实实。帅哥与肏着我姐的男人调整位置,两人一人插肉屄,一人捅屁眼。剩下最后一男人握起我姐的小手,做起手淫。  四人同上我姐,轮流大锅炒。每人每15分钟调换一次位置,肏屄、肏屁眼的男人换做比较不那么刺激的口交和手淫,这样既保存体力,又延迟射精。一个小时下来,竟没一人缴枪。  可我姐就惨了,一个小时,身上的三个洞始终被撑满,一刻不停,超负荷运作,屄水四溅。屁眼的肠道和阴道内壁之间只隔着一道浅浅的薄膜,两只粗长的鸡巴同时深入,胜似两条触手搅进腔道,将里面直捣成一锅烂粥。我姐刺激的两眼泛白,几乎晕厥过去。  还不只如此,男人的鸡巴又粗又长,做口交时,几乎次次顶到喉咙深处,姐的唾液像爱液般溢流,伴随阵阵的咳嗽。  他们变换姿势,让我姐仰躺在男人甲的身上,插入她的屁眼,男人乙插肉屄。  男人丙俯卧身子,插小嘴,他叫我姐把小口张大,肉棒像插阴道般深入浅出。  粗壮的鸡巴几乎把小嘴塞满,我姐一边乾呕,一边张大鼻孔呼吸,「噗」的一声,一股浑浊的浆汁从鼻孔里喷射而出,「呕呕……」我姐被呛的痉挛抽搐。  帅哥拿来两只木夹,分别夹在我姐的左乳头和右乳头上,「哦!」我姐痛的睁大双眼,浑身颤抖,「呜呜」哀淫,[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却没有气力阻止,1个多小时的轮奸早已经把她的体力耗尽。  时间又过去半个小时,「操……操死我了……」我姐终于明白,诗韵为什么要一直说这句话,这样的性交她之前从未体验,太刺激,太疯狂,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来,身子根本承受不住,她只觉得全身滚烫,阴道和屁眼又酥又麻,变得愈加敏感,男人每插一下,就好像被捅到心窝,「要死了!操死我了!求求……求求你们……停一下啊!啊!」姐高潮的大叫。  「哈哈哈……」男人们狼嚎着。我姐活像只被禽到的母兔,让他们兽慾勃发。  几个男人加紧操弄,干的更加卖力,直把我姐操的死去活来。  「啊!不要!求……求求你们!会死的……要被操死了啊!啊……」但挣扎的肉躯近似蠕动,根本不能挣脱男人的束缚……3个小时过后,我姐昏神的瘫在床上,两眼迷离,辨不清事物,四肢无力的成大字型分开,屁眼和肉屄里积满男人的精液,嘴角溢满白浆。  几个男人抽着烟,舒服的坐在一旁沙发上聊天。  诗韵洗了澡,回到房间,3小时的休息,使她体力逐渐恢复。只是肉屄还有些红肿,导致双腿合不拢,走路的姿势略显奇怪。  过后,诗韵又叫来寝室的老大和老四救场,轮奸一下变换成了四对四的群交。  玩至下半夜,没想到,女生这边反客为主,把四个男人干到腿软,求姑奶奶们胯下开恩。  至那次别墅之旅后,我姐便开始了她的群交生活,帅哥及他的三个好友,分别成为我姐、诗韵很寝室姐妹的男友,他们八人一有空就聚在一起玩群交,有时,还玩车轮转,把其中一个女生绑在一张圆桌上,轮流干,直到一个男人射精为止,由于我姐是几个姐妹中最漂亮,身材又最凹凸有致,所以她被绑的次数最多,几次都被干的喷阴精,尿流不止。  毕业后,我姐爱上性交,更可以说离不开性交。拿我姐的话来说,一个被肏惯的女人,如果下面不被填满,便会空虚难受。在诗韵的介绍下,我姐找到了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夜总会当小姐,也就是鸡。  至于我姐在重庆当鸡时的一段有料经历,我日后再表。  现在,我们再回到沈老板的这家投资公司,沈老板公司不大,一共7、8个人,但项目不少,主要靠投资房产发家,所以公司福利奖金都挺丰厚。公司主要的业务也是靠手下几名女公关负责,我姐是公关经理,当属头牌,负责应酬相对重要的客人,陪他们打炮来拉取生意。  起初,我以为姐是为了养家赚钱,才那么辛苦,忍辱负重。谁想,根本不是那一回事,我姐彻底就一骚货,说句难听的,妓女打炮为赚钱,她肏屄还为娱乐自己。  就拿最近一段事来说。上个月过年前,她们公司沈老板接了一笔大生意,开始时没让我姐插手,因为当时我姐正负责其他客户,肏屄肏的忙不过来。沈老板就叫了前台李莉,和两个公司小姐去那陪客户。  李莉虽然是前台,但在她们公司也不是省油的灯,平时最会发骚。大冬天,外面披一件羊皮大衣,里面却只裹了一件情趣小背心。公司里开空调,不冷,李莉就穿着那件小背心在老板的面前晃来晃去,明着暗着来勾引。  沈老板当然看在眼里,放在心里,早把李莉不当外人,摸乳扣屄是家常便饭。  一次公司来客人,李莉倒水给客人,腰一弯,一对圆鼓鼓的奶子竟从背心里蹦了出来,差点没撞上那客人的鼻子。惊的客人差点当场流鼻血,事后,很快签下合同,乐得沈老板直夸李莉“ 天资过人”。  那次以后,沈老板得出经验,明令公司所有女员工一律性感着装,短裙、热裤、低胸衣,就差没要她们赤裸上班了。  规定一出,果然有效,公司立马迅速窜红,不但业内红,就连业外,我姐工作的办公楼,她们公司也红。几个红粉佳丽每天进出上班,楼下看更个个认识她们,眼馋嘴馋的跃跃欲试,可惜癞蛤蟆永远吃不着天鹅肉。  我姐说,这规定其实挺为难人的,冬天还好,外面有大衣遮羞,大街上不至于太露。可夏天就麻烦了,热裤短裙加网眼丝袜,在配低胸装,奶罩更是不允许穿,虽不坐公交上班,会遇到太多人,可难免电梯被人挤到。时间一长,还真被一些电梯色狼盯上,乘机猥琐。  就拿最近一次来说。那天,姐上班迟到,跑的有些热,进到公司大楼,等电梯,气喘吁吁的将大衣敞开透气。就这样,被旁边一男人给盯上了。  听姐回来后描述,男人40多 岁,相貌普通股,穿着工作服,大概是某家快递公司。  一上电梯,男人就肆意向姐靠近。  我姐王艳也放荡成性,根本不在意被人视奸,照她的话说,「看就看呗,又不缺胳膊少腿。再说,你不好看,谁要看你?」她照样敞开着大衣,翘起一只手帮自己扇风解热。  那天,她里面只穿一件紫色情趣内衣,胸前带蕾丝隐隐约约遮住半边乳房,红红的乳晕躲在衫下若隐若现。  男人看的眼都直了!脖子都粗了一圈,身子一个劲的往姐身边靠。电梯宽敞又没人,可男人的身子却几乎贴到我姐身上。  姐的公司在18楼,男人按到20楼,不知道他真的是不是在20楼。电梯一直上升,「叮咚」一声到了,我姐出电梯。突然,男人伸手,用力抓了一把我姐的屁股,姐没有准备,屈腿「哎哟」一声,差点没摔倒。气呼呼的回头,可男人已经把电梯门关上了。  事后,我姐也没太在意,照样坐电梯上班,因为这种事屡见不鲜,我姐早已经身经百战。  回到公司后,脱掉外衣上班,一间公司7、8个人,5个女人,除财务外,清一色清凉着装,一个比一个骚,一个比一个浪。  李莉坐前台,半衫低领,红红的乳晕露出一半到外面,霎时勾人。  我姐身为公关经理,当然不甘示弱,超短裙再剪去一半,露出一半肥臀,一条t字内裤卡在两瓣臀肉中间,走起路来,扭腰摆臀,卖尽风骚,叫人喷血。  下午,沈老板通知全体员工集合,分发新任务,搞定香港来的房地产商,男员工负责安排场地吃住,汇总业务资料,审核报表等。女员工则负责公关。时间就定在次日晚上,地点是大富豪夜总会。  我姐次日正好要去陪另一个客户,没办法到场。沈老板权衡之后,让李莉代替我姐,李莉是前台,从没出过场,不过她自信能做好。  次日晚上,听我姐大概描述,沈老板带李莉还有四个公关去到大富豪,他们定了一只大包厢,进场没多久,阿斌(沈老板公司的副总)就领着3个香港客户来了。  三个男人见到美女喜形于色,纷纷落座,李莉第一次出街陪客,不过她很有自信,一点没看出怯场,唱歌跳舞,陪喝酒,样样来一遍。  时间过去两小时,该玩的都玩过了,酒也喝了不少,但就觉得还不够尽兴,没到高潮,气氛不到顶点。  几个客人对身边的美女看归看,但都没有过分举动,他们都是老手,从不轻易下水。沈老板知道,这会不给点刺激的,等时间过去,单子肯定落水。  苦思一阵后,沈老板当机立断,快叫我姐王艳过来。  李莉虽然骚,着装性感,懂一些勾引男人的手段,但面对老手,她还是力不从心。就算此时李莉,骚态百出,拉低领口,将两腿故意打开,裙子撩高露出内裤,可这些男人就是不动手,摸,也只是把手放到大腿而已,可把李莉心痒坏了,恨不能强奸了男人。  沈老板叫阿斌打电话给我姐的时候,她正同客人在床上肏屄。  那客人又胖又壮,把她压在床上猛干,屄肏的「呼嗞……呼嗞」作响,身下的床「吱呀」的乱叫。  第一次电话铃响,姐姐没接,她双手被胖子反剪,头发还被扯住,趴在床上,屁股撅高,「嗯哼……」的呻吟几乎盖过铃声。  因为事情紧急,阿斌不敢怠慢,连打三个,我姐终于才接电话,声音明显有些喘,「喂……啊……」阿斌说:「王艳,在哪呢?怎么不接电话,沈总叫你来救场,富豪夜总会,地址你认得吧。」「啊啊……嗯……我在陪……客人呢……」  「我操!你和那胖子上床啦?」  「嗯……是……是啊……啊啊啊……」我姐一边浪叫,一边回答。阿斌虽然风流,但很喜欢我姐,两人一直保持着暧昧关系。  「我操!是他要求的,还是你勾引的!这客户虽然重要,也不至于上床吧!」「嗯……嗯……是我主动的……啊啊……」姐姐的浪叫一下子变得很大。  这时,和我姐在一起的胖子开口问:「谁啊?」姐掩住电话,「我男朋友……」胖子淫笑:「有男朋友还出来卖啊?」  姐娇嗔:「谁出来卖了?」  「你还不是出来卖!对着电话叫两声给你男朋友听听!」胖子用力猛顶两下。  「啊啊……」我姐吃不住力,身子被撞的直往前耸,掩住电话的手一松,浪叫声立刻传到阿斌的耳朵里。  阿斌气道:「王艳,你个臭婊子!等你晚上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挂断电话。  半小时后,胖子爽完,王艳出宾馆,打车去大富豪,看表是晚上10点,激情的午夜即将拉开序幕。这次去,知道沈总要她救场,一定要有准备,好抄热气氛,一路上想思考,待会上送给客人什么样的表演。  来到大富豪门口,阿斌已经站在门口,他是特地出来等我姐的。  姐姐下车,看见阿斌,微微一笑,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浪货,笑什么笑?」阿斌没好气。  「哟,吃醋了?」姐姐走过去,搂住阿斌胳膊。  「去去,婊子,给我滚一边。」阿斌不领情,一把推开我姐的手。  「切,爱理不理,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姐姐见阿斌不识好歹,也生起气来,甩下阿斌,转身向大富豪外走去。  阿斌没料到姐姐会走,忙拦道:「你去哪?」  「去哪,你管得着么。」说着,人已经下了楼梯,伸手做拦车状。  「别……」这回轮到阿斌抓牢我姐的胳膊。  「走开!」姐姐一把甩开阿斌。  「别!别!王艳!有话好说!别走啊!沈总还在等咱们呢!」阿斌急道。  「切!什么咱们,他会等你?他是在等我。没有我,你算个屁!」阿斌张口,想回嘴,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强硬头皮,「好好!姑奶奶,我是个屁,我是个屁。快点走」「哼,知道就好。」手被阿斌牵住,进去大富豪。  姐姐一进包厢,里面的男人眼前一亮,  她化了点淡妆,长发带点金色,小卷,看起来气质宜人,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姐姐脱掉外大衣,里面是一件全黑色蕾丝性感内衫,肉肉圆满的胸脯挤在领口,呼之欲出,内里不带乳罩,两粒深红色的乳头印在衫下,凸起两粒基点。  内衫下是条牛仔裙,牛仔裙很短,只到大腿根部,一弯腰就能看见里面的t字内裤。大腿上套着双黑色蕾丝边丝袜,上面连着掉袜带,一直延伸进裙底,脚上踩着双足高跟鞋。  姐进屋后,没和其他女人一样,急着陪到某个客人身边,她和大家打完招呼,说不好意思迟到了,愿自罚三杯。  客人笑说:「迟到那么久,只三杯便宜,要罚就罚重。」王总起哄:「对!要罚重!喝一瓶。」拿过一瓶啤酒,放到我姐面前。  王艳端起酒瓶,仰面喝酒。胸前的两只巨乳,随呼吸上下起伏。  「哈哈哈!好!美女够爽气。」客人拍手称赞。  我姐喝完一瓶,仍不落座,说还要表演一段舞给大家看。  她自点一首歌,边唱边跳,音乐轻柔优雅,她扭腰摆臀缓缓舞动,右手拿话筒在身前上下游移,做着好似挑逗的动作。  歌曲进入高潮,姐曼妙的歌声回荡在包厢,她缓缓的转圈,顺手滑过内衫的吊带,让它轻轻滑落,两只圆鼓鼓的乳房顺势露出一半,只差红红的乳晕半遮半掩的躲在衫下。惹得在场男人,真想上前替其扯掉。  歌曲迈入尾声,我姐的内衫几经掉落,却仍不肯露出衫下粉挺的奶头。故意激得周围男人心理痒痒。伴随音乐,她手提话筒,唱完最后一句歌词,又将话筒贴着前身,缓缓的移到身下,分开两腿,从裙底滑入,「嗯……」跟随曲末节奏,呻吟着……现场的气氛逐渐升温,沈总乘热打铁,叫李莉她们好好服侍。  李莉翻身,分腿跨坐上身旁客户,轻含一口小酒,凑上香唇,与那客人激情的酒吻起来。  我姐唱完一曲,马上被要求再来一首,姐当然答应,并叫喂完酒的李莉陪她一起上台。  两个骚货站到一起,欢唱。随着歌声,她们互相贴近,最后合用一只话筒来唱。我姐放一只手到李莉的腰上,贴着薄薄的衣料,轻抚她柔软的腰肢。李莉的手从我姐的腰间滑到臀部,轻揉她丰满的翘臀。  她们俩唱的是爱情曲目,片尾女主角与男主角拥吻。屏幕外,李莉与我姐拥抱湿吻,玩起女同,两个女人互吐舌头,口齿相接,连出一条长长的莹丝……字节数:18498【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