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洲乱


夷洲乱 作者:不详 字数:2.8万 一、人间 一大早我就在父亲的吆喝怒骂中起床。他像往常一样掀开了我的被子顺便朝 着我的床踹了一脚,对此我早已习以为常。想来很小以前父亲这脚是要踹在我身 上的,因为小时的我十分贪恋床的温暖,随着我渐渐长大,父亲也就慢慢的丢下 这无用的方法。现在的我有很多地方是父琴需要的,有很多活是父亲要我亲自干 的,至于那些活刚开始的一段时间父亲只在一边看,偶尔他会上来帮我一把,看 我做的不好便会粗暴的把我推开并且亲自动手,因为我们刀下的菜人是丝毫浪费 不得的,特别是在父亲起家的那一段时间。父亲的活交给我两三年后他就不干了, 他将所有的工作都让我一个人解决,这样我的活就包括了对菜人的采购以及饲养 和宰杀,那时我才十岁。 被父亲叫起来后我照例在厨房转了一圈,开始为今早的生意做准备,然后到 关押菜人们的笼子里,挨个抚摸抚摸她们全身细嫩的皮肤和柔软的肉体,考虑着 这个或那个养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宰了。看看她们不同的睡姿,已经成年的我 稍微有了身体上的冲动。好在我的年龄尚早,到了今年也就十五,从我接替父亲 的工作以后早就不把圈养在屠房里的菜人们当人看了,父亲很早以前就警告过我, 屠夫是不能对自己手上的肉产生感情的,多余的感情只能干扰工作。我还记得那 时的父亲的表情很嗜血,眼睛充满血丝,就像现在的我在工作时一样,对于那些 肉板上的肉,如果说菜人还在笼子里时我还把她们当人看,当我把她们扔在肉板 上或倒挂在肉架子上时,她们对于我来说只是我需要处理的肉。 杀人是犯法的,不要说杀人还是为了要吃人,对于我和父亲这一类人来说被 朝廷砍十次都不为过。死固然是可怕的,可死的不会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就是因为我和父亲是男人。父亲这一类人在现今是多的不能再多,在外城我们这 条街做买卖菜人生意的就有四五家之多,我知道其中有一家的老板就是一个女人, 她还不是照例对肉板上的女子下刀。每天屠杀菜人的生活一点都不必当心害怕, 这个世道早就乱了,朝廷虽一心图强,想早日摆平乱摊子,依旧是心有余而力不 足,倒是朝廷一早便规定了买卖菜人的制度,谁要是敢烂杀无辜,第一个死的绝 对是你自己,想那皇帝还不是天天摇头叹息着吃着盘中的人肉,无奈啊,谁叫国 家才刚刚稳定,穷到连吃的都没有。唯一值得苦恼的,不论是谁,只要是做我这 一行的,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恐怕夜夜噩梦。 穷和苦,究其原因是因为中原两百多年的大混乱造成的,两百多年下来中原 的男人们无不是倒在了战场上,伴随着战争数以万计的百姓死在自己的家园里, 外战打完了更可怕的内战爆发,直道最后朝廷取得胜利。即使朝廷取得了胜利, 对中原人来说前六十年仍是极其屈辱的历史,短短六十年的时间里就有五位皇帝 登基,到了哀帝,便是现在的皇帝,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将敌人抗拒与国门之外, 要说灭敌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大家心之肚明,但是这么一来中原的男人更是少之 又少。到了我十岁那年,国家才平静下来,为什么菜人里见到的都是女子就是这 个原因,想要卖男的也可以,朝廷没说不准,不过谁敢啊,所有买卖菜人的都知 道只能卖女不能卖男,连普通市民都知道要卖女儿,何况生有男儿便捡到了个宝。 不过有件事却是朝廷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事,国家鼓励生育,现今每个 男人都可有成群的妻妾供男人生子,这样一生结果男孩是有了,女孩更是接踵而 来,其中的原因就是大家为了有一个儿子拼命的生育,男孩没生到一个就已经有 许多的女孩出生,国家就是按这种情况缓慢的恢复人口,同时伴随男女生长比率 的不平衡,粮草也在急剧的下降。市民们为了糊口想尽一切办法,家里有成群的 妻女,哪一天不行了,老婆女儿一绑,直接送到人肉市场上去,太小的孩子干脆 直接摔死,朝后水沟随便一丢便解决,这年头找一个坟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