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斩


腰斩 作者:石砚 字数:5109字 刘占福坐在马车上,心里不用提有多美了。堂嫂张氏和堂侄女小娥要被处腰 斩之刑,他要去现场观刑,还要替她们收尸。 「可恨这张氏不识抬举,老子想收她做续弦,竟不肯答应。今天要你看看和 我作对有什么好下场。」 ************ 刘占福的爷爷一共生了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都是单传,长房长孙便是张氏 的丈夫刘占魁。刘占魁和刘占福堂兄弟两个都没有在乡下种地。占魁自幼聪颖, 被一位老中医收为门徒,老中医死后,他继承衣钵在县城行医,很快就远近知名 了;而刘占福则学了一身裁缝手艺,也在县城开了间作坊。早几年闹瘟疫,占魁 和占福的父母都先后过世,这堂兄弟俩就成了最近的亲戚。 占魁的原配早些年死了,留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儿。为了完成传宗接代的 大业,他又续娶了城中开药铺的张家的独女,并继承了张家的财产。占魁害头疼 病有些年头了,两个月前突然严重发作,不治身亡。由于续弦张氏过门后没有生 养,他家中便只剩下了孤女寡妻两个人。 张氏今年二十七岁了,由于生活优越,又没有生育过,所以仍然身材窈窕、 细皮嫩肉,是这县城中知了名的美人。而占福的妻子去年病故,便有鸠占鹊巢之 心。 他时不时地往药铺子里遛遛,问寒问暖,借故亲近张氏。不想张氏过门后与 占魁感情甚笃,又是个知书达礼之人,要为丈夫守节,不肯下嫁。 软的不行,占福便想来硬的,一日瞥见侄女不在,便溜进她家企图强奸。张 氏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抄起一把剪子便与占福拚命,吓得他一溜烟儿逃将出去, 心中恨恨不平。 也是张氏命犯煞星,偏有一事被占福发觉,断送了她一条性命。 原来,占魁行医多年,于医道甚是痴迷。自己的头疼病也寻过许多名医,未 能诊出个究竟,故临死之前,他嘱咐妻女,在身故之后劈开他的头,查明病因, 以告后来医者。张氏母女便依嘱执行。 当时占福正巧外出数月未归,回来的时候占魁已经下葬,所以他并不知道。 正在占福被张氏赶出来不久,一个当时帮忙装殓占魁的邻居无意中透露了此 事。 占福一听,如获至宝,第二天便再去张氏家中,以此相要挟。张氏以为自己 是按丈夫遗嘱行事,并没有认为是什么祸事,就把占福叱出。 占福怀恨在心,便回村去找老族长七叔公,要上衙门告状。因为这等事向来 是民不告官不究,而且也只有死者的族人才有资格告状。他知道七叔公是个老色 鬼,便在他面前故意说那张氏是如何如何美貌。七叔公被说动了,亲自去找张氏 为占福提亲,暗中却想趁机捞些便宜,不想也碰了一鼻子灰。于是,张氏终于被 七叔公和占福告上了公堂。 案情是再清楚明了不过的,没有什么可审的,张氏母女也的确是遵嘱行事。 但国法之中却明明写着,戳尸乃大逆之罪,合当腰斩。 县太爷也很为难,便在刘张之间进行周旋。因为只要刘家撤诉,张氏便可免 罪。但刘家得不到张氏的肉体,怎肯干休。张氏拚了一死,也决不肯对不起死去 的占魁。结果便终于无可挽回,连十六岁的小娥也一并被判了腰斩。但知县知道 张氏其情可悯,法外开恩,便下令: 一、免公开行刑,就在占魁坟前秘密执行,除县令自己和行刑必要的捆绑手、 刽子手外,只允许与占魁亲缘最近的占福和族长七叔公在场; 二、刑后占福必须将张氏母女的尸体好好装殓掩埋,不得再示于他人; 三、刑前给二人灌下迷魂汤,以使其免受痛苦。 占福对这三道命令十分不情愿,本想再与知县理论,等看到县太爷瞪着他的 那犀利的目光,便没敢再吭气儿。 ************ 县太爷一行到达刘占魁坟地的时候,被命令先行设祭的七叔公和刘占福已经 恭候多时了。县太爷没有张扬,一行人是坐着三辆十分普通的有篷马车来的。下 车后,四个刽子手打扮的大汉从最后一辆车上小心地抬下来两个白布缝成的大口 袋。占福知道,里面装的一定是今天的人犯。果然,在坟旁设好公案,大人坐定 后,刽子手们打开了布口袋,把已经五花大绑起来的张氏和小娥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