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录影带


血色录影带 作者:不详 字数:5873字 我是上午九点钟接到通知的,让我去拍摄处决的全过程,我等了很久了,现 在这种片子在日本卖的很火,收入绝对超过7位数。我赶紧带上我的数码摄相机 和相机(高清的图片也是必不可少的)驱车来到中缅边境缅帮一侧的监狱。 我经看守引路来到监狱地下一楼的一间大房子里,看守为我打开灯,天花板 上六盏大灯登时把房间照的如同白昼,这为我拍摄提供了理想的光线。只见这个 屋子有80平米,地上是水磨石,上面开了几条排水槽,还有五六个暗插座,四 面墙是用白瓷砖贴的,东墙上有个小门,我和守卫就是从那进来的,在西面有个 向两面拉的大门。在房间的东南角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已经放满了热水,在桶 旁有个水龙头,龙头上套着长长的软管。在厅的中央偏东放着一张解剖台,但这 张台比一般的解剖台多了一些支架。在厅中央偏南有个木框,在框中还有四根横 棍,在框的四个角上都钉有圆环。在厅的北面离墙不远是个桌子和椅子。 守卫示意我在此等待后就告辞回去了,我把包放在桌上,把摄影器材拿出来 开始调试,大约过了10分种我听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链条在地上缓慢拖动的声 音。 我知道戏要开演了。 门缓缓的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个女人,1·66的个子,起肩短发,45 岁左右,一身连衣白色长裙,双手被链铐铐着。脚上也铐着连铐,脸色凝重的看 了环视了一下屋内,在3名看守的簇拥下昂首挺胸的走进房间,然后大门有徐徐 的关上。 这时那小门开了,走进我的合作伙伴,典狱长昆崆。昆崆看了眼女人,径直 走到桌子后面做下,把手里那卷宗打开摊在桌上,我赶紧把里面内容拍了下来: 叶雁女汉族48岁中国云南昆明人贩毒罪死刑。 「说吧,你们在缅北的组织分布情况。都到这了,你还指望有什么人来救你 吗?现在不说,我就要按上峰的指示办了,11点快到了,叶探员!」 那女的看着昆崆,哼了一声,「你们就死了这个念头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fba是单线联系的,我的理想就是将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毒犯绳之已法, 摧毁你们的政权。我们没什么好商量的,你们来吧,我准备好了!」 昆崆是乎知道这样的对话,微笑的摇摇头,从上衣口袋掏出笔,在卷宗的右 下脚写下几个红字「已行刑,xx年xx月xx日,昆崆」 「准备行刑!」 看守先解下叶雁的镣铐,把她带到了大木桶旁。叶雁自己脱下了那件白色的 外套,里面什么也没穿,然后在看守的相扶下跨进了木桶,好象旁若无人的用心 洗起来,过了五六分钟她从桶里站起来,走到外面,守卫拿了块香皂帮她把周身 打了一便,又从桶里拿出一个水勺,从桶里舀水把肥皂沫冲尽,再拿毛巾把女犯 周身搽干。一切都在无语中默默进行。 洗毕,女犯转身向解剖台走去,在明亮的光线下,我看清了女犯的体貌,女 犯45岁左右的长相,眉眼一般,乳房下垂,乳晕浅红,乳头圆而坚挺,小腹有 一圈不大的廒肉,阴毛浓密,一直长到肚脐眼,两条腿健壮有力,却没一根腿毛, 周身雪白,皮肤光滑。女犯被看守带到解剖台旁,依然昂首挺胸,大意凌然。其 实从现在开始她就不用再走一步了。因为看守们会来移动她。 看守们一个扶肩,一个抬脚把女犯直挺挺的抬上了解剖台,将女犯的双臂向 两边一字型的绑在解剖台下伸出的支架上,再把女犯那修长的玉腿也向两边扳直 并捆绑在支架上,这时女犯成大字型仰面躺在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 这时那个一直没动的小个子守卫在解剖台下面拿出一个象工具箱的盒子,他 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面用块红布盖着,这位看守将红布盖着的托盘轻轻提起, 原来是带折叠支架的两层工具盒。看守从下层拿出一把折叠剃头刀和一瓶剃须液, 走到女犯的大腿间,原来这位可是今天的主角——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