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小路的强奸


第一次的行动顺利得超乎成的想像那个女孩叫红,17岁,正在学校上高二,高高的个子,胸膛发育得不错,乳房在白色的连衣裙下鼓鼓囊囊的,圆润的屁股走路时在裙子里面一扭一扭的,当裙子被晚风吹向背后的时候,裙子裹在身上,她的乳房、神秘的大就腿根部更加突显。而且成经过几天的观察(头几天他没有行动,他需要了解一下情况),他发现红偶尔也会和一个女同学一起回家,但她似乎更喜欢一个人回到家里,因为这样她在路上也可以一路背诵着刚刚学习的知识。  成找到了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晚上,月亮悬挂在半空,两边的玉米地郁郁葱葱的生长着,成躲在最靠近红放学经过的那条小路,等候着红的到来,他的脸上带着挖好洞口的丝袜,这是他跟电视剧里抢劫犯学的,只是他为自己多留下了一个嘴巴的洞口。当他听见一阵低沉的背诵声时,他的双手开始紧张起来,他知道美丽的时刻就要到了。  美丽而清纯的红没有想到,一场灾难正在那里等待着她。红的身子走过成躲藏的地方,成猛的窜了出来,红听到身后玉米的林的响声,那时已经晚了。她感到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一只胳膊紧紧的卡在她白嫩的脖子上,使她发不出声响,她连忙拼命的反抗,两只手使劲去扳那只胳膊,可是就象蚂蚁摇撼大树一样,丝毫没有效果,她很轻易的被拖进了玉米地的深处。那人将她脸对地推倒,并立即俯身压了上来。  成抓住红的细嫩的双手,从背后用细麻绳给捆绑了起来,红摇着头,扭动着屁股,踢腾着双腿,剧烈的反抗着,可是她不发出声响。成明白了,这是个封建的女孩子,她不敢发出声响,因为不时还会有她的同学从十几米以外的,刚才红经过的那条小路回家,如果让同学知道了她被怎么了,她还怎么做人?成更加的大胆了。  为了能让红在完事后若无其事的回家,首先不能搞破红的衣服。他根本就不用去撕扯红的衣服,因为随着红的双腿的踢腾,她的白色的连衣裙已经滑落到了她的腰际,露出了她丰腴、白皙的双腿,和小小的粉红色内裤。  红紧紧的夹着她的双腿,不让成有侵犯她的机会,成抓住她的两只小腿,将红翻过来,并使劲的将她的双腿分向两边,红夹紧双腿,反抗着,气急败坏的成狠狠的在红的小腹上踹了几脚,红痛苦的弯曲着腰,双腿被逐渐分开,成趁机将自己的身子扑在中间,不再给红将双腿合拢的机会。  成知道要速战速决,他将红粉红色的内裤拨向一边,露出了红细嫩、还正在成长的微微开始毛茸茸的阴毛和紧紧闭合着的美丽的桃花。成迅速的将一根手指捅进了红的阴部,她那丰腴、细嫩的阴唇被挤向了两边,微微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肉壁,成不顾及红的感受,他将两只粗壮的手指一并插进了红的阴道,并开始迅速的抽插着。  就在成将手指插进红的阴道的一刹那,红紧紧咬着嘴唇,将头颅使劲的仰向后方,她憋住气,不让自己喊出声音。她怕自己被同学们和乡亲们耻笑,在村里和学校里永远抬不起头来。她要自救,只能拼命的反抗。可是那个男人的手指已经打破她一直保留的处女童贞,强行挤入了她处女神秘的谷口。  现在手指在里面飞快的抽插着,红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她对于性交还很懵懂,没有丝毫的性交经验,虽然她知道被男人的硬根占领那个地方,她就彻底的完了,但是她还是抑制不住那种兴奋的产生。  手指飞快的抽插,成似乎感触到有爱液产生了。于是一只手按住红,一只手解开腰带,将裤子和短裤一起褪下去,雄赳赳,硬挺挺,甚至已经开始吐着白沫的硬根昂立在那里,并迅速下潜,通过红内裤的边缘拱了进去,顶在了红娇嫩的从没有碰过的桃花蕊,硬根推开毛茸茸的阴毛,顶开红神秘阴部洞府的大门,将两片已经开始肿胀的粉红色的阴唇推向两边,但是那两片柔嫩、肉感的阴唇还紧紧的包含着成的硬根。  红激烈的反抗着,近似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际,两只大腿弯起,想要阻挡成的进攻,臀部也扭动着,却不知道这帮了成很大的忙,成的硬根在红的扭动和成的用力下,快速的往红的阴道深处插入,「扑哧」一声,硬根完全没如了红的阴道,红感受到自己一扇禁闭的红色的窗纱被撕裂开来,痛苦的红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似乎要将它咬穿了。  一丝丝红色的鲜血,处女的鲜血顺着红的肉壁流淌,沾染在红的大腿根部,有的慢慢的滴落在玉米地上。成开始猛烈的抽插,不给红任何的喘息的机会,随着成猛烈的抽插,红的鲜嫩的阴唇随着上下翻动着,忽然成感觉红的微微的阴毛就向玉米的须一样,柔嫩,微微的发着黑色。  一个没有经过性交经验的姑娘,怎能抵挡得住一个硬根粗壮的年轻人的入侵呢?红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伴随着夜晚田间青蛙、蟋蟀的嘶鸣声,让成感到特别的消魂。别人也许已经沉沉的入睡了,有的人也许正在手淫,而自己呢,正在美美的享受一顿美味,消魂的美味。  猛烈的抽插一阵,成停了下来,而后将已停止反抗、甚至有些说不清楚的程度上开始配合自己的红,抱起来,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让红面对着自己,往下坐,将红的已经被戳的微微张开的阴唇对准自己的硬根,摁了下去,那根硬挺的硬根再次「扑哧」一声浸没到红的紧锁的阴道中了,不过它现在随着红的情感的变化,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已经不再干涩,而是变得开始湿润起来,成知道自己硬根上亮闪闪的粘液就是红产生的爱液,粘稠,香郁。  红微微闭着眼睛,还不解风情的她,搞不明白,眼睛里留下痛苦的眼泪,可是血液里流淌的却是发高烧似的热流。而且这股热流好像是从她那神秘的芳香谷地涌上来的,搞得她浑身的不舒服,又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她感受到自己正在扭动着腰际,伴随着那个蒙面男人的运动而运动,用自己处女的阴道包含着他的粗壮的硬根,而且一进一出,非常的迅速,非常的兴奋,自己的阴唇也粘合着在他的坚挺的硬根上,伴随着翻动。自己的丰满、鼓胀的乳房,随着性交的进行,已经开始变得瓷实,乳头也凸出来了。今天晚上强迫她发生这件事情的男人还没有怎么样她的丰满的玉乳。  成有个别样的想法,在他抽插满足后,他将他硬根抽出来,而后骑在了红的腹部靠近乳房的地方,将硬根放在那里,而后将红的连衣裙的上衣的扣子解开,分向两边,而后将那紧紧的裹在饱胀的玉乳上的乳罩往上一推,红不明白这个男人又要有什么花样,她强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将他掀翻下去,两条白花花的玉腿不住的踢腾着,无奈上身被他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成将红的丰满、瓷实的玉乳用两只强有力的手抓住,紧紧的将自己的硬根夹在中间,而后时而抽插自己的硬根,时而搓动红的白嫩的乳房,红看见让她惊奇的龟头,时而躲藏进自己白皙、高耸的玉乳中间,时而冲刺出来,让她既害怕,又有些新鲜。这个就是男人的性器。  忽然,她感觉到一股热热、粘粘的液体喷射在了她的脸蛋上,还缓慢的流淌着,就象蚯蚓在爬动一样。成射了。  老天就是个优秀的造物主,造出男人的双手,就为它又制作了女人饱满的玉乳,制作了男人硬挺的硬根,相符合的,就制作了女人专门用来储藏和包容它的阴道。就象世界有高耸的山峰,也有深深的海沟。都是相辅相成的。如果女人下边也是硬根,世界肯定乱了套了,因为只能拼刺刀了。即便那样成也不会难过,因为他知道女人还有一个神秘的地方在等待着他开垦。  红不明白成将她翻转过来的原因是什么,她只感觉到,那个男人的手抓住她的大腿根部,再后来让她丰满、柔嫩的屁股撅了起来。他肯定要从后面插入我的身体。然而她感触到,那个长长硬硬的家伙没有顶在她含羞开放的桃花源地、再次将已经有些湿润的阴道拱开,而是顶在了她的屁股上,对了,那里是屁股眼,也就是书上教的「肛门」。  不知道是因为惊恐还是惊奇,红又开始拼命反抗,扭动着丰满白皙的玉臀,可是成将她的屁股牢牢的抓住,而后硬根象刺刀一样顶入了进去,先进入的是龟头,成这才知道处女,尤其是还在发育中的处女的菊花蕊,远比她的阴道要紧缩得多,而且里面象是胶皮管似的,皱巴巴的,十分难以插入,但是这样相对的就更加有刺激。  成使劲的挺直了腰板,将他的硬根顶入了红的阴道。成的硬根的战斗力就是强盛,梅开二度了,还是那么的硬挺。「扑」的一声,硬根完全的沉没进红的幽门中,红痛苦的再次咬紧了嘴唇,被动的感触着一丝丝若隐若现的兴奋的冲击。  成在里面连续抽插了数十下,紧缩的肛门的肉壁就象手淫时,紧紧握住硬根的手一样,很快他的硬根再次到达了快乐的极点。  成将硬根抽了出来,而后俯身趴在红的美丽、丰腴的胴体上稍作休息,硬根已经迫不及待的崛起,轻车熟路的顶在了红的阴唇上,等待着战斗的再次打响。  再次的进入是十分润滑的,虽然阴道肉壁还是紧紧的挤压着成的硬根,但是硬根挺进不再费力。待到完全没入后,成再次晃动着身体,上下抽动,在红的阴道中插拔起来。  红在已经开始淡忘的悲痛感觉之外,忽然神经又紧张起来,那种兴奋正由若有若无开始变得逐渐强烈,一阵阵燥热的暖流,冲击着她的腹部,并开始汇合涌向她的大脑,随着成的猛烈的插拔,红的阴唇飞快的翻动,神经渐渐变得敏感,爱液也越来越多,甚至象流淌开了似的。  就在成挺直了身子再次将浓浓的爱液打进红的阴道深处的桃花蕊时,红感觉身体就象是要崩溃了,乳房硬挺到了极点,不再东倒西歪,那么的瓷实,腰也因为兴奋而紧张的挺直,阴道里象是痉挛了似的不停的颤动着,爱液哗哗的流淌,随着成的硬根的拔出,奔涌出了她的阴道,流出了她的身体,在最兴奋时,红禁不住要高声的喊叫出来,禁不住用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成的腰部,生怕那种奇怪而又舒服的感觉突然跑掉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初中的时候,睡在同一个炕上的父亲总是隔三差五的要趴到母亲的身上,而母亲忍不住低声的嘶喊,父亲当时说是母亲下地干活,累得腰疼,他在帮母亲治疗哩。现在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按到在了村外的玉米地里强奸了,可是这次以外的性交,给她带来的是什么,她似乎也不甚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