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相吸


一、便秘这两天大便又开始干燥了。我坐在马桶上半天也没拉下一点,肛门又痛又辣,伸手下去摸摸,洞口撑得又圆又大,一块干屎露出尖尖的头就是出不来。实在没劲了,撕下一截纸随便擦了擦,就提上了裤子。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心里有些酸酸的:男人死了两年多了,每天独守空房,最怕的就是回家,可不回家又能去哪儿呢?至少在家里我还能释放一下自己的情绪,家里有他留下的书和影碟,看着那些放浪的镜头和淫荡的情节,暂时能让自己忘记一些不幸吧。也许就是因为这几天手淫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大便才会干燥,反正我也习惯了,越是拉不出,性欲越旺盛,好像大肠里鼓胀的大便成了男人的阳具在顶着我的后庭,和橡胶阴茎前后夹击使我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伴随着影碟里那些骚浪女人大声的叫床一次次喷出淫水,床单和内裤潮了又干,干了又再被弄潮。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晒被子,只是那一块块潮迹少了男人的精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来到学校,上完了自己的课,忽然肚子又痛了起来,也许这下能拉出来了吧?我拿了几张手纸匆匆走进厕所,在里面的一个蹲坑褪下裤子等着排泄的快感,可是我又失望了,那块干硬的大便就是不愿意出来,这次顶得我更加疼痛,当我呻吟着、喘息着和这块大便斗争的时候,厕所的门突然开了,一个丰满漂亮的女孩冲了进来,看她那急不可待的样子,我知道一定是憋得够呛了。果然,一阵衣服的悉索声之后,就听到一股大便冲出肛门落下到坑中的欢快的声音,接着便是小便急速地打在贴着磁砖的坑壁上,女孩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听着这一连串流畅的音响,我禁不住有些嫉妒起来。一阵剧痛又向肛门袭击而来,真怕把屁眼给撑破了,这时只要能让我痛快淋漓地拉出来,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了。“老师,你怎么了,是便秘吧?”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女孩站在了我的面前,正关切地问着我。我艰难地抬起头来,冲着她尴尬的一笑,胡乱地点了点头。“那您可要注意了,平时多喝点水,多吃点水果和蔬菜,实在不行就吃点泄药。”“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不禁对这孩子有了兴趣。“我妈妈就是有这个毛病,有时憋得脸都青了也拉不出来。有几次是用手抠出来的。”我想着那样的情景觉得有些恶心,“老师没事,大概这两天睡得不好,上火吧?”忽然我感到我们之间这种样子有些难为情,一个老师光着下半身蹲在那里,一个学生面对着你谈大便的话题。“你去上课吧,我一会就好了。”我想让她赶快离开。“不要紧,我们这节是自习,我陪您说说话,也许一分神,您就拉出来了。”不知是听不懂我的意思还是她性格热情,这个女孩仍然不愿离开。又急又痛的我一赌气,猛地一鼓肚子,那块干硬的大便居然被顶了出来。“哎哟,老师,您出血了。”她惊惶地叫了起来。我低头一看,果然那块黑褐色的大便上带着一些新鲜的红色,这时肛门也有一种撕裂的感觉,下意识地伸手一摸,手上全是鲜血。“让我看看。”她竟然不由分说地站上来,用胳膊压着我的背部迫使我抬高屁股,“还好,只撑裂了一点点。”说着,掏出纸来轻柔地在我肛门上擦拭着。“别……,别这样,我……”我简直不知该怎么做,怎么说。这样的姿势也让我羞得语无伦次了。她仍然继续在我屁眼上工作着,为了止血,她用纸按在伤口上,过了一会,就听她高兴地说:“行了,不流血了。”说完把一张沾满血迹的卫生纸扔在坑里。“谢谢。”我终于站了起来,忙不迭地提起裤子。因为我知道,我的肛门上的血是干了,但我的阴道却已经微微潮湿了。二、留宿又回到了家里。家里静静的,冷冷的,散发着苍凉的气味。我半躺在**上,看着一部黄色影碟。三个巨形男子同时奸淫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虽然还未成年但已丰满得令人震惊,巨大的乳房和我的差不多,而那种淫相却是我望尘莫及。她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阴道里插着一只粗长的阴茎,手里攥着另外两只,不时左右转动脑袋将其中的一只吞进嘴里,还不时发出腻人的呻吟和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