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畜与乳畜


清晨,笺鸿带着一丝胸闷睡醒过来,胸口的一对乳房已经饱胀的又大了两分, 乳头涨的不禁竖了起来。 赶快起来。笺鸿心里想着,赶快抓起睡觉前就放在床上的袍子匆匆披在身上, 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走出去。 这里是吴家烧烤店的后场,养着二十个肉畜十个奶畜。笺鸿就是乳娘中的一 个。从十八岁起她做这一行已经有五年了。 “早啊。”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孩跟她打个招呼,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最近烧烤店的生意不错,黑心的老板往往等不到肉畜们身子完全恢复就要把 她们再次宰杀。有一两个女孩想提议缓一缓,结果老板娘把眼睛一瞪:“不想干 啦!外面想干的人排着队!” 现在经济危机,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像她们这样还能有一身肉可以卖,已 经是不错了。笺鸿卖的是奶水,听上去似乎要比做肉畜轻松一些,可是入了行才 知道做奶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早啊,琦琦。”笺鸿说话细声细气的,她是个文静的姑娘,也是怕说话声 音大了,会让奶水滴出来。 “今天又轮到我了。”琦琦摸摸自己身上的肉:“都还没有长出来呢。” “老板算好的了。”笺鸿对她道:“有的肉店的老板在动手之前,还要给肉 畜灌水。” “你也还好啊,老板娘没给你们打激素。”琦琦总算是笑了一下:“我看到 那些打了激素的乳畜,乳房都大的吓人,估计是嫁不出去了。” 是啊,笺鸿正在谈朋友呢,要是把身材搞坏了,一对乳房大的像布口袋一样, 肯定没有帅哥要的。 “还在罗嗦什么!还不去干活!”老板娘不知道从哪儿横地里杀过来,嘴里 还叼着一只香烟。眼睛只一瞪,就把两个姑娘吓得赶紧就跑进了后堂,一个往左, 一个往右,各自去各自的岗位了。 笺鸿的乳房经过了一晚上的积蓄,早就已经饱胀胀的蓄满了奶水。刺激着她 赶快坐进自己的小隔间,拿起桌上的塑胶吸嘴套在自己那两颗涨大的到了快要裂 开了一样的蓓蕾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拨开真空泵的开关,一阵微微的马达声传来, 只感到两边的乳头同时一紧,那原本就正好卡在吸嘴与软管之间的乳头一下子就 被吸了进去,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被拉成长长的一截。 笺鸿顺着乳根往前推着乳房,白色的乳汁在真空的吸力下从乳孔中飙射出来, 将透明的软管打成了一片晕白色。 “嗯……”笺鸿一面挤压着乳房,一面用手指压弄着乳头,好让那些乳汁出 来的更流畅些。只有这样,她胸前的闷闷的感觉才会轻松些。 其实,笺鸿并不是个非常完美的乳畜,因为她的乳房从外观上看并不是十分 的丰满挺拔,只能说勉强挤一挤,还能看见沟。虽然说产乳量和乳房的大小并没 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可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她这样的小胸女生似乎做一只乳畜 不够格。 还好,这家店的老板是他们家的老邻居,也算是走后门,在笺鸿拿到了乳畜 合格证之后就让她上岗了。 白色的奶水越流越多,笺鸿心口的沉重也越来越轻。渐渐的,两只100m l的奶瓶都灌满了,她的双乳也再吸不出来什么了。笺鸿便关掉真空泵,重新披 上衣服,把那还热气腾腾的奶瓶打好封口拿到外面交给老板娘。 “就这么点啊。”老板娘不满意的道,“去吃饭吧,吃完饭回来再挤一次。” 老板娘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同情心的人了。不把这些丫头们的血汗和乳汁 榨干净是不会松口的。 笺鸿不敢和她争辩,默默的到大师傅那儿去排队领饭,由于今天早上多睡了 十分钟,出门就没有好好的穿衣服,里面连件胸围都没有,不用太好的视力就都 能看得见她那乳头还硬硬的挺在衣服上。 “嘿嘿……”里面帮工的伙计发出一声淫亵的笑声,却马上就招来老板娘的 痛骂:“作死啊!没看过你妈的奶子啊!不想看回家看你妹去!” 大师傅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给她打了一份饭让她带回去吃。 笺鸿小心翼翼的捧着早饭低着头从老板娘身边走过,她连道谢的勇气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