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穿裙


强制穿裙 作者:不详 字数:27748 1、败给女同学的惩罚 我叫伟文。颖雯、嘉丽和美琪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通识教育科」小组的 组员。我们正在美琪家中讨论今次的题目:「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与偏见」。 她们三人都说社会的女性歧视严重,例如有妇女去应征工作,主管见她是个 女人便不给她面试机会,不请女人就是歧视。我反驳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肌 肉结构不同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才有不同的分工,例如男人多干粗活,女人少干, 这叫分工不叫歧视。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 大家辩论争吵得很利害。最后我说,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是女人走 火入魔,或扭曲男女平等的意思来占便宜,例如出门吃饭几乎都是男人在付钱。 难道要男人切去老二,然后才叫男女平等? 这时嘉丽突然很奇怪的看着我,接着和美琪、颖雯轻声交头接耳,然后她们 三人一起大声笑起来。嘉丽接着说:「你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男人比女人强 壮。那你敢不敢跟我拗手瓜?」 我说:「为什么不敢?」然后我停了一停,想到嘉丽是学泰拳的,而我却甚 少运动。可是,话已出了口,也不可能收回。 颖雯补充说:「可是你这个强壮的男生,万一输了给这个弱质纤纤的女生, 那要怎么惩罚你呢?」 我借机开天杀价,希望可以推掉这场比赛:「那嘉丽输了呢?赌注是给我全 身任搓任摸十分钟,好吗?」心想,嘉丽不可能答应。 可是,嘉丽立即回答:「好!可是你输了呢?赌注是你的老二。就如你所说: 切去你的老二,实行男女平等。」 我呆若木鸡,不懂得回应。 美琪说:「怕没有了老二,你也可以选择投降,收回你的说话,并向我们跪 下道歉陪罪。」 当然我不会,也不能退缩投降。然而,拗手瓜比赛一开始,我便知道嘉丽的 泰拳不是白学的。我的手支撑不到三十秒便倒下了。 ************ 众女大笑了三分钟,而我的脸比红苹果更红。 「小太监,甚么时候举行宫刑大典呀?要不要看通胜择吉日呀?」又是一连 串笑声。 我尴尬地说:「你们只是开玩笑吧?」 嘉丽说:「手下败将,快脱下裤子接受阉割吧!哈哈哈!」 我侷促不安地说:「不阉割可不可以呀?罚其他甚么都无所谓……」 嘉丽爽快说:「得!老二给我踢十次……」言犹在耳,她已起脚踢向我小腹, 我疼痛得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 「这祗是三成力度,给你试试我踢脚的利害!」 痛了三数分钟后,我再问:「有第三条路吗?」 「有!如果你公开承认没有老二!」 「???」 「伟文,甚么人没有老二呀!?女生就没有啦!我给你选择:想做太监还是 做女生?又或是给我踢十脚老二?」 我踌躇了一阵子,然后吞吞吐吐轻声地说:「做……做……做……女生!」 众女大笑。「我们听不见!你大声再说一遍!」她们明显有意羞辱我。 「我……要……做……女……生」 众女拍掌高叫,而我恨不得地下有一个洞给我钻进去,可是更大的羞辱还在 后头。 「伟文,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做女生吗?女孩子当然要穿裙子啦!」「可是伟 文他原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有裙子呢?」「那没有办法,袛好把他阉割了!」 「哈哈哈哈!」 「伟文,要不要我教你一个好办法?这里是美琪的家,裙子啦、胸围啦、丝 袜啦、女孩子内裤啦、她当然应有尽有。你问她借,不就可以了吗?」 美琪义正词严地说:「不是问,是求!还是乞求!」 我看见颖雯用手势示意我跪下恳求,我一踌躇,嘉丽作势要踢我。刚刚那一 脚的痛楚,令我马上跪了下来,说:「美琪,可不可以借我一条裙子?」 颖雯走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你应该说:美琪姐姐,求求你借给我一条裙 子好吗?你的裙子很漂亮,我真的很想穿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