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的牧场


(1)  一年以前,泰克斯是纳托农场的监工,玛格丽特则是纳托先生唯一的女儿。由于泰克斯经常酗酒,殴打强奸黑奴,玛格丽特要求父亲将他开除,泰克斯转投纳托农庄的老邻居和老对手——米歇尔农庄。没想到日子不长,由于纳托农庄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纳托先生焦急之下,突然发病去世,而玛格丽特小姐又被人控告,有1/4 黑人血统,州法院判决其属于黑人,作为奴隶被拍卖,米歇尔太太花大价钱买下了她,要从她身上得到精神上的满足。玛格丽特自从以奴隶身份踏入米歇尔农庄的第一天起,米歇尔太太和泰克斯监工就不断寻找借口报复她。  18世纪的美国南方。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在广阔的棉田里,奴隶们在监工的看管下正在列队收工。米歇尔农庄的总监工泰克斯先生骑马过来,喊住了在这群女奴中唯一的白种女人——玛格丽特。纳托并命令她站下。自从6 个月前成为奴隶后,玛格丽特已经逐渐习惯无条件的服从。她强忍着由于不停干活带来的手脚酸痛,按照泰克斯的命令笔直的站在草地上,默默的看着其他奴隶们逐渐走远,眼睛极力避开泰克斯淫猥的目光。  泰克斯翻身下马坐在草地上,拿着那个从早到晚都不离手的酒壶,一边往嘴里倒酒,一边酒气熏天的用嘲弄的口气命令到:“玛格丽特小姐,脱掉衣服!”。按照米歇尔太太的规定,女奴不允许穿鞋,也不允许穿内衣,一年四季只能穿一条过大腿跟5 寸的白色裙子,后背,腿和胳臂都露在外面。每天收工后,女奴们都要脱掉衣服,接受监工的检查。监工对玛格丽特更是格外照顾,不但上下抠摸,连头发、腋毛、阴毛都要细细翻弄。好在每次检查,都是全体女奴在一起,监工并不太过放肆,可今天,附近一个伙伴也没有,会发生什么呢?玛格丽特正在琢磨,泰克斯已经不耐烦了,“磨蹭什么?以为你还是千金小姐!快一点!”凶猛的语气使玛格丽特打了一个冷战,成为奴隶后的痛苦经历告诉她不能犹豫。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脱下扔在了草地上。按照泰克斯的吩咐,玛格丽特裸着身体原地转动,南方的阳光非常强烈,仅仅几个月,她的全身已经被晒成了棕色,只有胸部和胯下还保留着本色。  “玛格丽特小姐,摘棉花的活很累吧?”泰克斯假装关心的问道,“米歇尔太太很器重我,现在,这个农场里我说了算,我可以给你换一个轻松的室内工作,比如给我打扫房间、作饭什么的,这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你看如何”。玛格丽特看着泰克斯不怀好意的目光,阵阵冷气从背上划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她惊慌的拒绝道“泰克斯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一个奴隶,很满意现在的工作。我能继续在室外工作”。  泰克斯眼里露出了残暴的光。他一边用马鞭梢敲打着玛格丽特的乳房,一边说道“我就那么令你讨厌吗?我成全你,一定给你找一个室外不需要穿衣服的工作,把你全身都晒黑,和黑鬼一摸一样。你可不要后悔。”  第二天早上,泰克斯把流着眼泪的玛格丽特带到五个高大凶狠的黑人奴隶面前。“从现在开始,你不需要衣服了。”浑身颤抖的玛格丽特低这头脱光了衣服,听着监工的命令,“每天从早上9 点到黄昏,你就这样和这五个男人一起干活。这些家伙很棒,你可不要偷懒。如果后悔了,可以来找我”。  “玛格丽特小姐,你现在也是奴隶了。还记得我们吗?”为首的黑奴大大咧咧的叉开腿坐在那问到。“记不住了吧,大小姐!我叫亚当,我们五个全在纳托农场干过。是你做主把我们买了”。  玛格丽特抬起头看了一眼,脸色变白了。她记得这几个人,也记得因为他们不信教并酗酒滋事,是自己坚持向父亲要求,把他们赶出纳托农场的,更记得女奴曾哭诉过这些人玩起女人是多么凶残。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她明白这是泰克斯刻意安排的,是要通过这些人和这些手段,让自己屈服。玛格丽特暗暗祈祷“圣母玛利亚,给我力量!”,并用手尽量挡住下身,但高挺的乳房和微翘的屁股却只好露在外面。  就这样,五个穿着劳动服的男人和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向工地走去。五个黑人裤裆里都鼓了起来。他们故意慢慢走,以便落在后面多看看玛格丽特裸露的身体,他们议论着,幻想着。而玛格丽特在呻吟着,哭泣着。(2)  一丝不挂的玛格丽特在五个黑奴中间走着,赤脚踩在凹凸不平的地上。钻进耳朵的全是男人们对她摇动屁股的评论,极力想挡住下身的手,不但没有减少羞耻感,反倒由于长时间摸着胯下的毛,产生一阵阵快感,令她胸部膨胀,脸上潮红,感到讨厌又无奈。  今天要干的活是开荒,他们要打碎岩石,砍倒树木,挖出树根,运走垃圾,开出新的棉田。在强烈阳光的照射下,女人和男人一样全身沾满汗和泥土,黑奴们一边干活,一边在开着令玛格丽特羞耻的玩笑,找机会还在她身上摸上一把。泰克斯先生骑着马来到工地,奴隶们闭上嘴,紧张的干着手中的活。泰克斯先生看着在漆黑皮肤脏兮兮的黑人们中间闪耀着白色沾满汗水和泥土的裸体,向亚当说“你要让这个新手快点熟练起来,不许让她偷懒”。听到泰克斯说话的声音,玛格丽特抬起头,向他说“泰克斯先生,女奴有一个请求”,泰克斯以为她会求饶,在马上转过身来听着。“我是女人。女奴希望使用单独的厕所”。泰克斯看着她,象看一个怪物。“很遗憾,玛格丽特小姐。在米歇尔农庄的工地上,没有女奴的厕所,你就和在他们一起解决吧”。他一边阴险的笑着对亚当说“不许这个女奴离开你们”,一边打马离开了工地。  看着监工走远,五个男人围住了玛格丽特。七嘴八舌的说道“监工先生说了,你必须和大家在一起,现在就一起撒尿吧”。亚当从后面紧拽住玛格丽特的双臂,强迫她和五个男人站成一排,“现在进行撒尿比赛,比一比谁尿的最远”。男人们兴高采烈的掏出大肉棒,在亚当的号令下,一起尿了起来。  可怜的玛格丽特满脸通红,转过头紧闭着双目,亚当的大肉棒就在她的屁股上蹭来蹭去,小肚子一阵阵涨痛,已经到了生理的极限。“不可以,不要碰我”,她大叫着。拼命甩开亚当的黑手,向山坡下跑去,长长的头发在脑后飘起,丰满的乳房一上一下,左右揺摆,好像………。一边跑,一边祈祷圣母的帮助。  亚当吃了一惊,他生怕女奴逃跑,拼命追了上去。就快赶上了。一个绳子突然把他拌了一跤,重重的摔倒在地。亚当咒骂着,慢慢爬起来。  趁着这个空隙,玛格丽特跑进树林,刚刚蹲下,尿液就迫不及待的冲出来,沙沙作响,在草地上飞溅。她的心里充满羞辱,生理上又感到轻松,尿哇,尿哇。她感到男人们围了上来,在目不转睛的看着美女撒尿,她想停住,她想离开这里。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回过头的她,看到围上来的男人们的巨大肉棒,想到这些人看到了自己撒尿的样子,想到今后的日子,玛格丽特的脸红了,赤裸的脊背也红了。(3)  半年以前,玛格丽特还是这个南方城市里骄傲的公主,端庄、漂亮,是单身男人们心目中的名花。她无忧无虑,协助父亲照管着农场。但父亲的去世,农场的破产,法院的判决,彻底改变了她的身份和命运。  玛格丽特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她和纳托农场的五个年轻女奴被关在约翰爵士的棉花仓库里。黑暗寒冷使她们紧紧依偎在一起,在漫漫长夜里等待着。  镇上的奴隶贩子乔钠森和手下的几个打手走了进来。“很快就要进行拍卖了。在今后的三天里,女奴们必须接受身体检查和训练。”他命令女奴们马上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换上拍卖的服装。在打手们的威胁下,五个黑奴很快脱掉了衣服,静静的站在那里,而她们原来的主人——玛格丽特。纳托一动不动,没有理睬这个过去常讨好她的男人。  乔钠森嘲笑着说:“玛格丽特小姐,请你快一点,”,看到没有反应,他命令手下,把一个女奴倒吊了起来,并开始鞭挞她,在女奴们的哀叫声中,玛格丽特屈服了。  在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注视下下,玛格丽特用颤抖的手,解开了纽扣,脱下红色的裙子,露出来的是名贵的法国紧身内衣和丝绸衬裙。  脱下衬裙后,玛格丽特在女奴的帮助下,松开了紧身内衣的细绳,一对充满着无尽的诱惑的坚挺双乳弹了出来。当她意识到身上只剩白色丝绸短裤和黑丝袜时,不禁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胸口,哀求乔钠森放过她。  “玛格丽特小姐!按照本县规定,奴隶在拍卖时必须裸体,你是不能例外的”,在奴隶贩子的示意下,高大的黑奴一把抓起内裤后背向下拉。玛格丽特小姐哀叫着,挣扎着,但她感觉得到内裤的边缘随着大腿向下滑去,没有人能帮助她。  乔钠森没有放过被扒光衣服,用双手护住双乳跪在地下的玛格丽特小姐,命令黑奴把她的双手捆起来,强迫她挺直身体,玛格丽特羞愧的满脸通红,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乔钠森拿者鞭子对她说“记住!现在你是一个奴隶”。  女奴们带上了手铐、脚镣,穿上了为她们准备的衣服—一块粗糙的牛仔布围裙。乔钠森特意为玛格丽特带来一条小号的,比起她坚挺丰乳、微翘的臀部与欣长的大腿来,这块布太小了,除了肚子,身体其他部分基本露在外面,比不穿衣服更性感。在鞭子的威胁下,玛格丽特站在冰冷的库房中央,初春的寒气从赤着的双脚传上来,浑身瑟瑟发抖。  当她大声抗议说会被冻病时,乔钠森用鞭子抽打着她高耸的乳房,冷笑着说“玛格丽特小姐,看来你很难记住自己的身份,奴隶是不会怕冷的。”他命令黑奴查理把玛格丽特拽到墙边,把套在她脖子上的铁环固定在墙上,这个姿势使她非常难受,只能惦着脚站着,不一会就浑身酸痛。“今天晚上你就这样好好反省吧”。奴隶贩子把其他女奴锁好,离开了仓库。无助的玛格丽特,就这样贴墙站着,象孩子般哭泣着。  第二天一早,乔钠森就领着打手来到仓库,他们没有让玛格丽特休息。整整一天,他们要女奴们站在高台上,站直并按照命令脱下衣服,抬起头,张开嘴,举起手或脚,一刻不停。每一个姿势都要保持一动不能动。作的不好的女奴会被惩罚,不许吃饭,夜里在室外挨冻。  第三天下午,本地的兽医华莱士开始为女奴检查身体。三人一组,每个人都被吊成X 型,用细皮带将有孔的橡皮球紧勒在嘴里,脱光衣服蒙上眼睛。两臂高举,两腿分开的姿势,使女奴们身上每一处都暴露无疑,华莱士先检查她们的牙齿、鼻孔、头发,接着看三围、皮肤和  乳房,当他闻着玛格丽特身上带着处女独有的淡淡清香,摸着她玲珑诱人的曲线,光滑细腻的肌肤时,不禁热血沸腾,阴茎已坚挺如炮,但由于处女买卖的价格高,在进行检查前,强奸她们是不允许的,他也只好忍一忍。  在华莱士双手的抚摸下,玛格丽特呼吸开始急促,细小的乳头开始膨涨挺立,浅褐色的乳晕开始往外蔓延开去,白色的乳房已微微发红,巨大的热流开始涌遍全身。“看见没有,黑鬼就这样无耻”,华莱士一边挖苦,一边把中指插入她的玛格丽特的阴道中,进到一半时,他突然停下来,“乔钠森先生,她还是个处女”。  转到身后,华莱士又开始检查女奴丰满的臀部,这更是没有开发的处女地,华莱士用力握住玛格丽特结实的臀肉,认真观察着肛门的情况,又一次把手指插了进去。整个检查过程,玛格丽特都在拼命挣扎,但无奈,手脚被铐住无法动弹。  检查完成了,罪恶的男人们开始发泄兽欲,几个人一起围上来,在玛格丽特身上摸着、掐着、吮吸着,华莱士和黑人查理把肉棒放在玛格丽特身上,让精液喷了出来,汗水、唾液、爱液混合在一起。  华莱士和黑人查理越战越勇,开始向另外两个已不是处女的女奴进攻,大肉棒在她们的身体内进进出出,就象活塞一样。女奴们的惨叫声,呻吟声不绝欲耳。一阵又麻又痒如电流般的感觉瞬间从玛格丽特双腿间传到大脑,极度快感和温热感象触电一般自盆腔向全身扩散。她拼命扭动身体,想挣脱、想发泄。  第二天一早,法官来到仓库门前,向已经面目全非的玛格丽特宣布,她必须接受判决,参加拍卖,严肃的法官也不禁向那坚挺的乳房和白色的屁股多看了几眼。玛格丽特茫然的看着外面的世界,,用带着镣铐的手紧紧压住被风吹起的奴隶装,她想象不出自己这个样子,将怎样站在那些曾熟悉的人面前。走出这个带给她三天噩梦的仓库,向拍卖场走去。  其实,玛格丽特噩梦才刚刚开始。  十八世纪的美国农村,黑奴们承担着所有体力劳动,他们种植玉米,收获棉花。支撑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在玛格丽特所在的城市里,有着南方最大、最繁荣的黑人奴隶市场,每周都在进行的大量的交易。  今天,太阳当空,初春的上午,风和日丽。位于郊外约翰爵士綿花仓库旁的第九卖场,正在举行一场追加的女奴拍卖会。卖场里挤满了白人——既有那些专门将奴隶转卖到各地去的奴隶贩子,也有附近和当地的农场主和旅馆老板、妓院老板以及其他商人们,经济的繁荣,使他们都需要增加人手。  精心挑选的女奴隶们被带了上来。主持拍卖的是奴隶商人乔纳森,他大声推销着手里的货色。五个女奴按照过去几天中反复训练的那样,在被逐一详细介绍后,顺从的脱下身上唯一的粗糙围裙,赤裸着身体站在高台上。按照命令转身、抬手、张嘴,把身体的的每一部分让那些白人们仔细审视,尽管阳光灿烂,女奴们却浑身颤抖。乔纳森挥动拍卖锤,一次一次地喊价,1000元,1500元,2000元。一个又一个女奴被卖了出去。  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拍卖还在进行。乔纳森大声宣布,今天的最后一场女奴拍卖就要开始了。当他念出21号女奴的名字——玛格丽特。纳托时,拍卖场内突然安静了下来,人们静静听着乔纳森介绍这个并不陌生的女孩:玛格丽特,21岁。未婚。  父亲:纳托先生,已破产的纳托农场的前主人。母亲:,纳托农场的女管家,四分之一黑人血统。均已故去。  身高:5 英尺6 寸胸周:39寸;腰周:25寸;臀周:41寸。  经华莱士医生检查,身体健康,全身没有皮肤病。本人称,还是处女。经检查,处女膜没有损坏,也没有肛门性交的痕迹。  能够承担各种劳作。起拍价,2000元。  在一阵镣铐的撞击声和打手的呵斥声中,玛格丽特被带上高台,场内变的鸦雀无声。不少人挤到了台前,男人们瞪大了眼睛。和其他女黑奴一样,玛格丽特也赤着脚,年轻丰满的身体上仅挂着一件粗布围裙。所不同的是这件围裙太小也太短,健康的大腿和丰满的乳房都露在外面,使男人们浮想联翩。打手们没有向对待其他女奴那样,取下她身上的镣铐。而是将被锁链牢牢锁住的美女,用棍子敲打着屁股、后背、大腿,推到台上,强迫她挺直身子抬着头,站在众人面前。强烈的羞耻感,使她满脸通红,下意识的夹紧双腿。  在下午的阳光下,玛格丽特的皮肤显得白里透红,使人很难相信她有着黑人的血统。她似乎还没有从梦中醒来,眼睛望着远方,象在寻找什么人,也好象在寻找过去的回忆。她还记得,去年的夏天,她也曾来到这里,在这个卖场参加过拍卖会,买卖过奴隶。那时,她穿着进口的高级内衣和丝绸外衣,天鹅绒丝袜配上牛皮靴显得高贵典雅,当她乘坐马车进入拍卖场时,许多人向她致敬。就在这个地方,她看到过被拍卖女人的悲惨遭遇。想到这些,初春的寒气,从赤着的脚下传遍全身,和其他女奴一样,她也颤抖起来。  仅仅半年时间,一切都改变了。本地的那些商人和农场主坐在台下,许多人都曾相识,从他们的眼光中,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被铐在身后的双手,沉重的脚镣以及赤裸的身体,都提醒着所有的人,玛格丽特变成了一个女奴。  在所谓训练和体检中,为了保持商品的价值,奴隶贩子们没有夺走她的贞操,但从未停止过对她的羞辱和调教。带着沉重的镣铐,一动不动站着,稍有摇刮,就招来一顿拳打脚踢;二十几个女奴被锁在一起,光着脚在卵石路上跑步,柔嫩的脚掌被沙石磨破;夜里不许躺下,只能光着身子在寒风中跪在地上睡觉,耻辱的体检中,肮脏的手在身上摸个不停,甚至将精液射到脸上和身上。几天的时间里,她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经过调教,玛格丽特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尽管心中充满着羞耻和愤怒,她却只能紧闭着嘴唇,笔直的站在那里,不敢有一点不满的表现。  乔纳森命令打手拿掉了玛格丽特身上的围裙,将她剥的一丝不挂。他介绍着玛格丽特身体的各部分,声称她是一个健壮的女奴。在打手的监视下,玛格丽特顺从的转来转去,让人们仔细查看。拍卖开始了,价格很快从2000元喊到6000元。乔纳森并不急于结束拍卖会,那些农场主们,也不想离开。他们似乎对这个不幸女人的裸体更感兴趣。当乔纳森请剩下的三位竟拍者——妓院老板,米歇尔太太和北方的一个奴隶贩子——到台上来认真验货,准备下一轮喊价时,人群中产生了一阵躁动,每个人都想借这个机会,认真看一看那些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城中妓院的老板:理查得先生,是一个老色鬼,虽然已经60多岁了,对女人的兴趣一点也没有减。他走到玛格丽特身边,仔细检查着女奴的嘴和牙齿、脸、乳房、腰。当他的手碰到玛格丽特突出的乳房顶端的粉红色的如樱桃般的乳头时,禁不住一把握住充满青春气息,极为质感的双乳,享受着抚摸处女坚挺淑乳的愉悦。一边享受着极富弹性的乳房带来的官能刺激,一边赞叹着:真是一个好货,真是一个处女。在男人的抚摩下,一对半圆的玉乳和鲜红的乳头骄傲地向上挺立,胸部的疼痛和快感让玛格丽特觉得羞耻,她惨白的脸上浮起两朵红云,极力想低下头。  台下的男人们更希望能够亲眼看到玛格丽特的屁股、阴毛、阴蒂、阴道,看到这个骄傲的女孩当众出丑。在人们的鼓噪声中,一丝不挂的玛格丽特按照命令在木质台上跪下并将白白的屁股高高撅起。乔纳森和他的助手,不时的摸着、讴着,拍打着她那丰满的屁股、阴部。由于身体各处最敏感地带被抚弄,玛格丽特已忘记了寒冷,巨大的热流开始涌遍全身,呼吸开始急促,心跳开始加速,被紧紧拷在背后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不知不觉间,细小的乳头开始膨涨挺立,浅褐色的乳晕开始往外蔓延开去,汗水使肌肤显现出象绸缎般光滑。玛格丽特无助的跪在那里。等待着奴隶贩子们决定自己的命运。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米歇尔太太用九千美元的高价买下了玛格丽特。能够躲开妓院这个男人们的乐园,玛格丽特暗中松了一口气,她甚至有点感激米歇尔太太。其实,这只是玛格丽特小姐痛苦的开始。有时,女人比男人更凶残。(6)受辱  黄昏将要来临的时候,第九卖场里疯狂的拍卖会结束了。女奴们被各自的新主人用粗大的铁链锁在一起,装上马车。  “玛格丽特小姐!是你么?你也被米歇尔农场买了吗?”坐在对面的的黑人女孩兴奋的叫了起来,美丽脸上闪耀着光。  “济茜!你也是吧?”玛格丽特抬头看到自己从前的女佣人,脸上浮现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她们想拥抱,但锁链使她们无法靠近。  马车载着五个女奴向米歇尔农场走去。她们还穿着拍卖时的服装,光着屁股坐在粗糙的木板上。女人们暂时忘记了拍卖时所受到的屈辱,闲聊了起来。  “玛格丽特小姐!我们今后会有好运吗?”济茜天真的问到。  “没被那个变态的妓院老板和用女人们替代马拉车的摩根和霍华德买去,应该是万幸了,我们会有好运的”玛格丽特安慰着她。但她也充满了疑惑,想不明白米歇尔太太为什么花大价钱买下自己。  “米歇尔农场到了”一个女奴喊了起来。  玛格丽特抬起头,看到前面的二层楼内一扇窗子前,一个人在一动不动地凝视自己,由于黑暗,看不清楚他的脸,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是谁呢?没容她多想,装着女奴的马车向农庄内的奴隶小房驶去。  马车在几个圆木窝棚前停下了。赶车人命令五个女奴隶在小房前排好队。一辆豪华的马车驶来,米歇尔太太和另外两个男人下了车。“乔治,在新的奴隶们前要好好地做!”太太大声叱责其中一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大模大样的喝着酒,在小房面前坐下不动。  脸上没有的表情的米歇尔太太,向着排队的女奴们说“欢迎到米歇尔农场来。这里是农场的12号的奴隶小房。从今天起,你们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是米歇尔农场的奴隶,工作从明天开始。先来的女奴,会告诉你们工作的次序。从太阳升起的时候一直到晚上,你们必须努力工作。遵守纪律,保持清洁。如果想在这里度过平安快乐的一生,就做一个忠实的奴隶,认真工作。否则就会吃鞭子,死的很惨。”说到这里,米歇尔太太向站在后面的玛格丽特大声宣布到“玛格丽特小姐,你是我花了大价钱买下的,但我不是请你来做客。你必须快点扔掉作为大农园主女儿的自尊心,和其他女奴一样地工作!”“明白”玛格丽特低下了脸回答到。“要回答,明白了,主人!玛格丽特小姐!如果下次忘记,你就会挨鞭子!”。“…明白了,主人”玛格丽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字回答着。  “所有的人都要记住”米歇尔太太示意身边的另一个男人上前,并介绍说“从今天起,泰克斯就是你们的监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就听他的命令”。听到这个名字,玛格丽特突然抬起头。当她看到泰克斯那张凶恶的脸和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时,脸色变的惨白。  玛格丽特对泰克斯并不陌生。每次想起泰克斯的所作所为,玛格丽特都感到恶心。  三年前,泰克斯曾在纳托农场工作。做为监工,他很尽力,农场的效率眼看着上升。纳托先生最初也认为泰克斯是个人才。可是虔诚信教的纳托先生很快就发现泰克斯是个非常粗暴的人,他用残暴的手段迫使黑奴们紧张的工作,经常打骂他们,这和纳托先生对黑奴的态度截然不同。  而且,自从泰克斯来工作后,农场的女奴们不断地怀孕了,非常疑惑的玛格丽特小姐在询问中得知,泰克斯经常骚扰女奴,并不断的强奸她们。异常气愤的玛格丽特小姐坚持要父亲立刻解雇了这个变态的监工。  本来事件应该因此结束。可是一年以后的一个晚上,骑马外出的玛格丽特小姐在返回马厩时,听见黑暗中传来年轻的女人啜泣声。她寻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一个男人一边搂着一个赤裸的大个子女黑奴,一边低声说着什么?那个女奴一边挣扎,一边哭泣着。玛格丽特小姐悄悄的走近了,从声音中听出是一年前被解雇的那个男人。  “泰克斯,你在干什么?”看到玛格丽特小姐的身影,泰克斯打算逃跑。玛格丽特用手上拿的马鞭竭尽全力地打在泰克斯的屁股上。其他的人赶来帮忙,狠狠的教训了泰克斯一顿!一个小时后,泰克斯哭喊着按住屁股被赶出了农场。  可今天,为什么这个男人在米歇尔农场??????  为了避开泰克斯的邪恶视线,玛格丽特低下了头,听着他咻咻不休讲着。  “农场要求奴隶们做到清洁第一。现在你们马上把奴隶市场的脏衣服扔掉,换上米歇尔太太为你们准备的工作服,晚饭后必须整整齐齐地穿着衣服接受检查”。泰克斯吩咐手下为女奴们打开了手铐、脚镣,让她们在小屋前脱的一丝不挂,监工回手从马车中取出五件白色的衣服,一一交给女奴们。  玛格丽特垂下了头,光着身子从泰克斯手中接过了衣服,什么也没说。  工作服是按照米歇尔太太的规定制作的,是一种下摆极短的裙子。“是裙子,雪白的布哟!”“如果出汗马上会脏的”黑奴们试穿着监工发下的工作服,大声议论着。  “嘿,这裙子和小姐雪白的皮肤恰好相配”,济茜挨近正在换衣服的玛格丽特说。  “谢谢,。你也很好看哟。但是,这个裙子也太短了”。女奴们丰满的大腿都露在外面。胸部也勉强盖住。  “济茜,你要当心那个泰克斯监工。”玛格丽特严肃的小声告诉济茜。她来到托普农场的时候,泰克斯已经被解雇了,所以并不知道这个变态男人的底细。  小房里,已经住了六个女奴。大家一起开始简单的晚饭。吃饭中的对话,大部分都在讲泰克斯是如何残酷和下流。在这种话题下,新来的女奴们没有了食欲。  “不行哟,必须全部吃下去。从明天早晨,就要开始重体力劳动了。如果完不成定额,泰克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最年长的黑人女奴向新的人介绍着。  突然门被粗暴打开了。带着酒气的泰克斯冲进来“好!晚饭结束了吗?新来得人马上在这里排队!工作服都穿好了,我要好好地检查一下!”  新来的五个女奴在象大猩猩一样的监工面前排成了一列。  “这个工作服的特点是能自由转动,不需要穿内衣。在工作中可以随时蹲下方便。如果弄脏了,当天必须洗干净”泰克斯用粗俗的语言说明的着工作服,用浑身是毛的手臂抓住油灯放置了在地板。  “工作服的下摆是下裆五英寸以下。弯下腰去担挑的时候你们的屁股会露出来,完全看得见的才行。这是为了不脱去衣服就能执行对屁股的鞭打。别那么不高兴,下面我要逐一检查。”脸上露出野兽一样的笑容的泰克斯,对五个女奴发出了将裙子卷起来的命令  女人们提心吊胆地用双手抓住极短的裙子边。年轻的女人光泽的大腿被显露出来。女人们秘密的下身被放在地板的油灯照的一清二楚。“哎,玛格丽特!再提高一些!我的鞭子可不客气了”玛格丽特的脸拼命想避开监工满是酒气的呼吸,但是象猩猩一样的身体的泰克斯吵闹着。其他的女人们害怕的转过脸去。  “把裙子挽起来。到下裆的距离要准确”泰克斯大声叱责着,女黑奴害怕的哭起来。涨红着脸的玛格丽特本来打算说点什么。不过,象是悟出说也是徒劳的。她用双手象其他的女人们一样,慢慢地提起了裙子。白平的腹部反射着油灯的光。泰克斯的裤子前面鼓了起来。  玛格丽特被以前的佣人凝视作为女人最应该掩盖地方,脸涨的通红,忍耐着耻辱。  “啊!做什么,!泰克斯”象大猩猩一样的泰克斯,情不自禁的突然把香肠一样的手指伸进玛格丽特胯股之间。玛格丽特发出尖声喊叫。  “哎,对监工就这样讲话,忘记‘主人’这个词了么”。  泰克斯命令到所有女人们到园子里去,他要给玛格丽特一个教训。  被捆住了手脚的玛格丽特爬在门前的圆木上。这些圆木就是为了惩罚奴隶们设置的。  “在这里,泰克斯的命令就是米歇尔太太的命令。违抗命令会受到严厉惩罚!”泰克斯一边对围在周围的女奴说着,一边用鞭子将盖住玛格丽特丰满微翘屁股的裙子撩了起来。在夜里看上也白的闪耀的屁股被显露出来。  泰克斯坚硬的手开始来回抚摩玛格丽特纤细的皮肤。手指向屁股裂缝中摸去,一直插入了肛门。被紧缚的美女由于疼痛全身肌肉都紧张了起来。  “大农庄的小姐,被以前的佣人在屁股裂缝摸来摸去,手指塞进屎眼里,想必感觉很怪吧?”泰克斯手指向前运动,按在了玛格丽特大腿中央微微隆起的阴部,开始在她的小穴里抠挖。不幸的玛格丽特忍耐不住向左右扭动着臀部,极力想避开这个变态男人的爱抚。  “两年前你用马鞭子打我时,没想到今天吧?今夜我会让你后悔的。”泰克斯咬牙切齿的说着,用尽全力地挥起鞭子向漂亮的屁股打去。  剧痛使玛格丽特美丽的脸扭曲了,双眼充满不堪忍受的疼痛和屈辱,她哭喊着。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在暴力面前玛格丽特忍不住求饶了。  泰克斯一边鞭打着无助的玛格丽特,一边喝着酒。他感到无比畅快,压在心中两年的怒火终于发泄了出来。醉眼朦胧中,他看到玛格丽特跪在他面前,耳中听着她的哀号和求饶,美女身上的白布工服已经被鞭子抽成了碎片,完美的曲线暴露无疑。刚才还丰满雪白的双臀,已经红肿起来,象变色的桃子一样。他用鞭梢抬起玛格丽特低垂的头,从过去的大小姐眼中,看到的是屈辱、无助、痛苦,泰克斯抬起脚,向那美丽的脸和高耸的乳房踩去。  南方的太阳灿烂地倾注在米歇尔农场的广阔棉田上。  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奴们从早晨就开始了棉花采摘。白天十二点和下午三点各有三十分的休息外,从黎明到日落要不停的劳动。即使是星期日奴隶们也没有休息。米歇尔太太更不允许奴隶去教堂。  米歇尔太太和她的邻居—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一边看着女奴们干活,欣赏着她们的半裸体,一边悠闲的聊着天,他们都是坚定的蓄奴主义者。从他们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棉田里紧张干活的玛格丽特白白的身子,在那群黑奴中,非常显眼。  “对了,太太。玛格丽特做的怎么样?”  “别看她是独生女,却很老实,也很能干。我真的认为她有黑人的血统”。  “那么,由于这个原因,太太的报复就结束吗?”  高个子邻居窥视着米歇尔太太的脸问到。  “不,我亲爱的朋友。我这次的农场扩大和奴隶采购都欠了很多的债哟。为了还债,无论如何不能放过玛格丽特家的隐藏财产。”  “她们家有隐藏财产?”  “听说玛格丽特掌握着那个钥匙。否则我为什么要高价买她。”  灿烂的阳光下,两个人还在进行邪恶的谈话。女奴们在监工的呵斥下,加紧干着手中的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