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


方凌霄心乱如麻。她可以肯定赵剑翎已经被人抓住。因为她知道,赵剑翎绝不会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长时间不见踪迹。所以当她跟踪着前面的七个可疑人物的时候,现出了无比的浮燥情绪,甚至没有察觉到,对方已经发现了她。  草头早就注意到了跟踪他的女人。方凌霄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皮鞋。她的头发比赵剑翎的略短一些,一张五官端正的脸上可以看到一种独有的风姿绰约。  草头虽然不认得方凌霄,但是他的手下却有在周总管手下耽过的,所以他就知道了方凌霄。  杨清越和赵剑翎都是武艺高强的女子,但是都被草头擒住过。所以草头也同样有信心擒住方凌霄,更何况,他已经了解了方凌霄自以为是的弱点。当然,论武力,草头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任何一个女刑警的对手,但是他总有办法把这些身手出众的女子擒住。  看到男人们在一处灌木丛中消失时,方凌霄立刻赶了上去。她不是一个性急的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冷静。当她绕到灌木丛中时,她还是十分小心,准备出手。  虽然有时候有些粗心,但是方凌霄毕竟是一个精锐的国际刑警,她有信心能够对付这七个男人。  但是,刚闯进灌木丛,她就知道自己错了。一片沙土迎面扑来,女警官一下子就觉得双眼一阵剧痛,根本睁不开来。  “抓住这个女警官!”  这时,方凌霄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虽然眼中满都是沙子,不能视物,但听风声可以分辨,四周都是攻向她的拳脚。  她勉强地躲闪着,凭借自己的武艺,她还是听着风声避开了几下攻击,还打倒了几个人,但是这些人立刻又扑了上来。一个倒地的歹徒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双腿,使得她一下子重心不稳,扑倒在了地上。  她感到一双手从背后抱住自己的腰,她趴在地上拼命朝前挣扎着,“嗤啦”一声,她的衬衣上的扣子被挣开了,女警官整个雪白圆润的肩膀裸露了出来。  她英勇地踢着双腿,可那个人的双手还是将她结实修长的双腿抓得死死的,怎么也挣扎不出来。与此同时,一个傢伙整个人都扑上来,双手牢牢地将方凌霄的手按在了地上。而另一个歹徒则扑过来,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了方凌霄的头上和肩膀上。  草头狠狠地咒骂着扑了上去,趁着另外两个歹徒按着方凌霄双手和肩膀的机会,终於骑在了女警官的腰上。他抓住她的左手,使劲朝背后扭过来,方凌霄被几个魁梧粗壮的男人重重压在地上,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她虽然拼命挣扎着,但在目前的状况下无论如何也抵挡不过草头和他的手下,将左手狠狠地扭到了背后。  一阵剧痛从左臂弯处传来,方凌霄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几乎被粗鲁的草头扭断了,她的脸被紧紧地压进松软的泥土里,发出含糊的叫声。与此同时,她感到自己的右手腕也被抓住朝背后扭去。  抓着方凌霄右手的歹徒使劲将她的手臂扭到背后,在另一个压着女警官肩膀的歹徒配合下,和草头一起用绳索将她的双手绑在了背后。  当粗粗的绳索绑在手腕上时,方凌霄立刻感觉心里一阵绝望。她拼死扭着被草头骑在身下的纤腰,双腿使劲踢蹬着,终於将那压在自己腿上的那个歹徒踢开了。  方凌霄激烈的挣扎几乎将草头从她的背后掀翻下来,但那草头依靠自己庞大身躯终於还是将拼命反抗着的女警官死死压在了地上。  “快!把这女警官的脚也绑起来。”草头沉重的身体骑在女警官的腰上,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这个美丽女人。他已经累出了一身大汗,喘着粗气指挥着另两个手下。  方凌霄双脚上的皮鞋已经在搏斗中掉了,牛仔裤也在挣扎中卷到了小腿上,裸露出一截雪白浑圆的小腿和纤细秀美的脚踝,匀称纤美的双脚上穿着的白色短袜上也沾满了泥土,在不停地胡乱踢动着。  两个歹徒趁着草头压住方凌霄上身的机会,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女警官用力踢动着的双脚抓在一起,用另一条绳索绑在了一起。  这时几个歹徒才略微松了口气,总算是抓住了方凌霄。  草头的眼中现出淫邪的目光,欣赏着脸朝下倒在地上的方凌霄,激烈的搏斗将女警官左腿上穿的牛仔裤划出了一个几乎一直到臀部的长长的口子,裸露出一条结实而匀称的雪白长腿,加上她不停扭动着的浑圆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身,和袒露着的圆润细腻的双肩,这一切立即激起了草头难以遏止的兽欲。  “你回去报信。你们把她绑到那棵树上。”  两个歹徒拖着被绑住手脚的女国际刑警来到那棵大树下,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牢牢按在树干上。  此刻,方凌霄才勉强挣开了双眼。由於进了沙子,她的双眼中全是眼泪,看出去一片模糊,但至少不如刚才那么疼痛。  另外一个歹徒用绳索拦腰将方凌霄绑在了树干上。方凌霄的双手刚刚才被解开,获得短暂的自由,就又被歹徒们抓住了,接着双手被用力地朝后扭,绕过树干绑在了一起。女警官的肩膀几乎要被拽断了一样,撕裂般地疼痛起来。  接着男人们又将女国际刑警脚上的绳索解开。他们用尽力气才控制住方凌霄竭力反抗踢动着的双腿,然后一人抓住女警官一只脚踝,将她修长结实的双腿使劲地分开。  方凌霄感到自己的双腿被用力地分开朝树干后面反拉着,她立刻感到了难以形容的惊慌和恐惧,但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和力气。  歹徒们剥掉女警官双脚上的短袜,使她的双脚裸露了出来。这双脚比之赵剑翎的脚或有不及,但也绝对是匀称的美脚,白皙无比。  他们用力地将她那赤裸的匀称的双脚也像双手一样,朝后扭到树干背后用手铐铐在了一起。接着他们又将她修长结实的大腿紧贴着树干,用绳子在她的膝盖上方结结实实地绑了几圈。  方凌霄的双臂被向后绕过树干用绳索将双手绑在一起,大腿和腰上捆得紧紧的绳索更是将她的身体紧紧贴在了粗糙的树干上,没有一点活动的可能;她的双腿被朝两边大大地张开,膝盖弯曲,双脚朝后扭过树干用绳索绑在一起,只有脚尖勉强能够到地面,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方凌霄的脸上依旧带着几分英气,几分抚媚,让人心醉。作为一个女警官,她必须维持自己的尊严,因而看上去还是很冷静,高高在上。不久前,中计被石头生擒,被捆绑着夺走了处女的贞洁,现在,厄运再度降临。  刚才那场搏斗已经将女国际刑警上身穿着的衬衣的钮扣全扯开了,虽然衬衣下摆还紮在牛仔裤里,但整个腰部以上的衬衣可以说是完全敞开了一样。搏斗中女警官的衬衣已经滑到了肩膀以下,里面戴着的粉红色的胸罩的一根肩带和背后的搭扣也被拽断了,胸罩已经歪着滑到了身体的一侧。这样一来,方凌霄简直就是半裸着一样:不仅袒露着雪白的双肩,一双如瓷碗一般圆润的乳房更是呼之欲出。  几个歹徒刚才还没注意到这一点,现在立刻看得双眼发直。方凌霄的一双玉乳白皙晶莹,半遮半掩地从敞开的衬衣中裸露出来,再加上挺立的乳尖,他们立刻感到自己身体里好像起了火一样地燥热起来。  “大家看看清楚。”草头见几个手下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他猛地抓住女国际刑警敞开的衬衣,使劲将下摆从牛仔裤里拽出来,朝她的身体两侧扯开,一直剥到了双肩以下!这样方凌霄丰满的双乳和白皙的上身完全暴露在他们眼前。  “啊!畜生!”方凌霄立刻羞耻得呻吟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被俘的女警官的身体裸露在无耻残暴的敌人面前,女警官感到极大的屈辱,她恨不得立刻死去,也不愿意接受歹徒的凌辱。  “啊!”  但是草头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乳房,随后,她就感到自己的下身一凉,牛仔裤也被草头的另一只手解开了。草头粗暴地将扯破的裤子顺着大腿连拽带扯地拉到了膝盖上,随后强行剥下了方凌霄粉红色的内裤。  草头拉开了自己的裤裆,将生殖器对准方凌霄的阴部插了进去。  “啊!啊!”  已经失去了处女身的女警官再度遭到歹徒的奸淫,由於手脚都被歹徒用十分难过的姿势绑着,因此事实上她连挣扎都很困难。她微微颤抖着玉体,冷静的脸庞开始扭曲。  这是草头强奸的第三个女刑警。虽然方凌霄没有杨清越的绝色姿容,也不如赵剑翎的身材标致,但这只是同最美的事物作了比较的结果。同样,在赵剑翎和杨清越的身上,也找不到方凌霄的风姿绰约。所以,对方凌霄的强奸同样很令人兴奋。  女国际刑警在歹徒的肆意地抽插之下,痛苦地呻吟着。  ***    ***    ***    ***  报信的手下看上去十分兴奋,道:“报告总管,又抓住一个女国际刑警,叫方凌霄。”  但是周总管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他只是看着在这个手下身后出现的人,脸上充满了恐惧。报信的手下似乎也知道一定出了意想不到的事,他的兴奋一下子沉寂了。  房中,只留有女人轻微的呻吟声。  出现的是美貌绝伦的女刑警队长。显然,杨清越是跟踪这个报信的歹徒而来的,她的手中握着手枪,直指周总管。  呻吟声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发出的。她的双手被反绑在了背后,双脚也被牢牢地捆绑着。她的乳峰上布满了淤青的指印,但依然十分尖挺,她的双腿之间和肛门处各插着一个电动假阳具。  只需要从她那匀称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上,杨清越就可以判断出这是女国际刑警赵剑翎。但她绝对无法想像,赵剑翎居然呈现出如此悲惨的状态。  女警官的乳沟、臀部和双腿之间,到处都是白色的精液,她的身上布满了汗水和指痕,一双充满灵气的眼中带着无比的愤怒,而她的呻吟又夹杂着无比的痛苦。在电动假阳具的攻击下,她微微挣扎着身体,可以看出,她几乎已经被折磨得精疲力尽了。  这一切都使女刑警队长愤怒无比。她有过多次被强奸的经历,知道一个女子在被奸淫时需要忍受的痛苦。她也曾经同赵剑翎一起被敌人擒住,亲眼目睹过女国际刑警被男人们蹂躏的场面。现在,她又看到了赵剑翎的惨状。想到女警官冰清玉洁的身体被罪恶的歹徒们轮番玷污,她再也忍受不住了。  杨清越愤怒地道:“你居然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女子。”  周总管道:“现在你赢了。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她既然被我擒住,我就可以拷问她、强奸她、折磨她。”  周总管手一挥,一个歹徒把插入赵剑翎体内的电动假阳具拔出。女警官的阴部涌出了大量的淫水。但是这只是她的生理反应,从面部表情看,赵剑翎完全是曾经在痛苦之中,清澈的眼神表示了一个精锐的女刑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在歹徒的蹂躏中产生性欲或快感。  周总管继续道:“国际刑警处的精锐女警官赵剑翎,的确是名不虚传。你不必对她目前的状况表示惊奇。她的武艺很高,只是在遭到电击之后才被擒的。虽然她流了很多淫水,但她很坚强,并没有性欲。我敢肯定,杨队长如果受到同样的酷刑,只怕根本挺不住。”  杨清越怒不可遏,道:“你说够了么?你们这些畜生,只会折磨女人。”  周总管道:“我说够了。但我不会让你杀了我的。”  说完,他就倒了下去,他的心口已经插上了一把刀。  几个手下都慌张了。  那个报信的歹徒到:“杨队长,请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朋友方凌霄还在草头的手里,他们在西面三公里外的灌木丛中。”  “草头”,一听到这个名字,杨清越立刻想起了几天前被三个流氓绑在轿车上强奸的经历。复仇的怒火立刻在心中充斥。  “我不会放过每一个强奸犯!也包括你。”  ***    ***    ***    ***  “砰”的一声,枪声响起。一个歹徒身体一晃,但没有立刻倒了下来,他的生殖器依然插在方凌霄的阴部,在摇动了几下之后,才倒地不起。致命的一枪,只是没有立刻夺走他的生命。  “什么人?”草头有些惊慌。  的确,他没有想到,在这个状况下,居然还有敌人,而且敌人手中还有枪。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自己太大意了。  方凌霄被反绑在树干上,雪白的上身从敞开着的衬衣下裸露着,一双充满弹性的乳房上面残酷地留着几个醒目的手印,娇小的乳尖已经被玩弄得生硬地膨胀起来。她的下体也毫无遮掩地暴露着,遭到强奸的阴部里向下流淌着粘稠的白浊精液,一直到雪白丰满的大腿上,沾满尘土和精液的牛仔裤被撕烂扒到膝盖上。  女警官的头无力地耷拉着,一头秀发凌乱地披散下来,半遮半掩着秀丽的脸庞。遭到无情轮奸蹂躏的女国际刑警现在的样子显得无比凄惨。  “草头,我们又见面了,我说过,不会放过你的。”  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女声响起时,草头才知道真正的大难临头了。因为,出现的是女刑警队长杨清越。她是在救出赵剑翎之后立刻赶来的,但毕竟还是晚了。在此之前,方凌霄显然已经被好几个歹徒轮奸过了。  杨清越一如往常一般美艳动人。但是她那英姿飒爽的脸上带着可怕的杀气。  草头还清晰地记得,不久前,这个美貌绝伦的女刑警队长被他和两个手下剥光了衣衫,绑在轿车的后座上强奸的经历,以及杨清越报仇的决心。  如果不是顾先生的命令,杨清越早就是他的阶下囚了,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枪声的响起,罪恶的生命终於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