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裁


密裁 作者:石砚 字数:8565字 ***********************************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切莫对号入座。 *********************************** (一) 清晨的薄雾尚未完全散去,一群人就出现在松林岗的山路上。在这片由军统 强行圈占为军事禁区的地方中,再没有其他人可以在这里出现。 队伍的中心是七名戴着镣铐的犯人,他们在十来个荷枪实弹的特务严密监视 下艰难地沿着石阶向上攀登。 最前面的是个四十来岁的高个儿男子,穿着长衫,戴着度数很高的近视镜, 他是地下党省委副书记刘倬;跟在他后面的是个矮个子男子,年龄差不多大,粗 眉大眼,是地下党敌工部长洪国斌;再后面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精壮汉子,身穿 工作服,黑黑的脸膛,粗壮的大手,是电厂工人纠察队的队长方大友。 第四位是一名只有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白净净的一张脸,书生气十足,他 是交大学生会主席韩彬;第五位是同样戴着眼镜的瘦高个儿,年纪大约三十岁, 是《呼喊》周刊的总编洪建功。 跟在五个男犯后面的是两个女犯,前面一个年近四十,中等身材,身穿蓝花 布上衣和青布裤子,是省女工部的部长房阿秀;走在最后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 轻姑娘,高高的个子,长圆脸,留着披肩长发,身穿一件质地很好的素白缎子旗 袍,肉色丝袜,黑色高跟皮鞋,她就是省委联络员兼学运工作部部长,省立女子 中学国文教师黄玉萍。 七个人慢慢地走着,脸上从容而肃穆。他们都明白特务口中的所谓「转移」 是什么意思。 跟在整个儿队伍最后的是军统省城秘密监狱「感化所」的看守长蔡立功,他 一边走,一边用色迷迷的眼睛紧盯着前面的黄玉萍。 他是接到了军统局特派专员胡世龙的绝密手令而指挥这次行动的,手令命蔡 立功于两日内将这七名政治犯「秘密制裁」,要求行动必须绝对保密,执行后, 将犯人尸体逐一拍照上报。这种「密裁」行动,蔡立功已经不是第一次干,所以 很快就选好了执行的地点、执行办法和参加行动的人员,为了保证能够将照片一 次性拍好,还专门买了两架德国的蔡斯相机。 他选定的地方座落于监狱所在山上上行一公里左右,那里有一处建筑,是胡 世龙每次来山上视察时住的别墅,特务们叫它「白房子」。那里未经特别批准, 连特务们也不能上去,所以可以保证绝对秘密。每一次「密裁」都选择在那里进 行,而这一次,同样为了保密的需要,他还决定不用枪杀,而改用匕首来执行。 首先要做的是以「转移」的名义把七名犯人骗到山上去。其实犯人们对他们 的招数早已心知肚明,所以临行前都换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并向狱中的难友们一 一道别。 对于这七个犯人,蔡立功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们被送到这座监狱已经有两 年多了,他们都是因为地下党省委书记周明礼的出卖而被捕的。为了从他们嘴里 得到地下党的更多情况,胡世龙在山下的看守所里对他们进行了好几个月的刑讯 逼供,所以押来监狱的时候都带着很重的刑伤。 五个男的都无法自己走路,是被用单架抬来的。其中那个方大友的腿被压杠 子压断了,到现在还跛着一只脚,洪国斌的门牙被拔掉了四颗,韩彬的十个手指 有七个被掰断,洪建功则断了一根肋骨。两个女的虽然是自己走进监狱的,但蔡 立功也清楚她们受了很重的刑。 特务们经常把被抓到的女共党剥光衣裤,用小针刺乳头,用细藤条抽打阴户。 看到两个女人都只能叉开双腿,一步一步地挪,就知道她们的阴户一定是被藤条 抽肿了,而她们的双手包着纱布,多半是被拔去了指甲。蔡立功提任看守长后, 这里一共关过二十几个女犯,除了原有的五个人他不知道,其余被送来的时候七 成都是这个样子。 蔡立功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但还是非常佩服处于自己管辖之下的这 些犯人,因为能送到这里来的都是在重刑之下坚不吐口的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