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李铁柱


猎户李铁柱 作者:我有壹根大年夜棒棒 字数:33462 1 「咯吱、咯吱、咯吱……」李铁柱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悠闲地听 着脚下枯树枝的悲鸣,一边将嘴里叼着的草叶儿从左面换到右面。月朗星稀,凉 风拂面,清亮的月光照在这条荒无人烟的小路上,一时间像是整个大地都陷入沉 睡一般的寂静,唯有铁柱身后留下一串「咯吱、咯吱」的空荡回响。 「啧啧……」李铁柱吧唧着嘴巴,回味着口中喜酒的余香。今儿是去隔壁村 子吃喜酒,本来隔壁村的事儿李铁柱向来不爱参和,可是家里的酒早在几天前就 一滴不剩了,这一阵又忙着旺季的狩猎,已经好久没去集市上换些生活所需了。 这肚子里的酒虫一被勾起,李铁柱当即出了家门,跑去隔壁村子吃酒去了。 说是吃酒,还真是让他吃了个尽兴。一顿酒下来,愣是连新郎的脸都没看上 一眼,等他挨个把桌上的酒都喝了个差不离,才打着酒嗝问旁边的一人道:「这 今儿是谁、嗝……成亲啊?」 旁边这人一身喜红,闻言哭笑不得地锤了他一拳,没把他捶动,反倒把自己 的拳头震得一麻。「李猎户,李大哥,我这喜酒就快被你一个人喝光了呦!您瞧 瞧,这成亲的不就是我嘛!」 李铁柱闻言才抬起头看那新郎一眼,尴尬地挠了挠头,索性他贪杯向来是远 近闻名的,平日里为人虽然有些冷漠,可每次得了猎物却毫不吝啬,新郎人逢喜 事自然不会怪罪,敬了几杯便又随他去了。 直到大家都闹腾着新郎新娘入洞房,李铁柱已是喝的八分醉意,抬眼见厅里 只剩了自己一人,以为是已散了场了,顺手抓起脚边最后半坛酒,晃晃悠悠地回 家去了。 走到一半,醉意已被夜间凉爽的微风吹散了些许,李铁柱回过神来才发现自 己迷迷糊糊走了平日里不常走的小道儿回家。这条道近是近了许多,可在这会赶 上打猎旺季,保不准就被哪只夜游的野兽撞上,所以连白天都很少有人走。李铁 柱天生胆大,既不信牛鬼蛇神又不怕猛虎野兽,又有一身打猎的本领,半夜里走 在这道儿上,脚下的步子却是丝毫没有犹豫,只是放轻了不少,毕竟能少一事便 少一事。 谁知正快出了林子,李铁柱脚步一顿,一手突然利索地抚上腰间别着的短刀, 一边扭头向身边黑洞洞的灌木丛里望去,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黑影从 灌木丛里直冲着李铁柱扑来,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发出「啊!」的一声痛呼… … 听声音竟是个女子。 怀中这人还没站稳,那丛中又紧跟着窜出一个巨大的黑影,李铁柱一抬眼, 竟是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老虎。他当即将人往旁边一推,身形一矮躲过那老虎的飞 扑,趁它在空中无法施展的空挡,举起手中锋利的短刀朝上狠狠一拉,直将那大 猫给开膛破了肚横尸一旁。一番争斗只在一眨眼间便已结束,怕是这老虎也被突 然多出来的李铁柱给唬得呆愣了一瞬,加之李铁柱又正在酒兴上,换做平日,他 见了这畜生也定是要绕道走的。 随意用衣角抹了抹溅在脸上的热血,李铁柱冲那大猫走过去,确定是真的死 了,才将短刀往那皮毛上蹭了蹭,扭头看向刚刚扑到自己怀里的人。「你没事吧。」 只见那人双目圆睁,目光直直从地上那只老虎移向李铁柱,一张小脸吓得血 色也无,身上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想是刚刚在林子里一通乱跑的时候被树枝划 的。 「壮士……多谢……救、救命之……嗯……」 那人口中「恩」给半路跑了调儿,竟是软绵绵呻吟了一声摊在了地上。「你 受伤了?」李铁柱赶紧上前询问,口中却是喷着酒气大着舌头,手伸到一半又僵 在那里,怕是自己这副样子吓到人家姑娘。僵着的手突然被软软的另一只手握住, 李铁柱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只觉得那嫩嫩的手指勾在自己的手上像是在挠自 己的心窝子似的,浑身的酒气一下憋上了头,那被握住的手也着火一般地烧了起 来。 「壮士我、我腿软……劳烦壮士……扶在下起来好吗。」那人握着李铁柱的 手,腿上却是被吓得一点力气也使不出,只能尴尬地细声请李铁柱帮忙。「」李 铁柱头顶冒着热气将那人扶起,可那人身上软绵绵的一点劲也没有,刚拉起来便 又倒在自己怀里,叫他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眼见那人又要向下滑,他赶紧将手 拦在那人腰间,如此一来,竟成了两人面对面相拥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