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罪BY和泉桂高H~附番外


《堕罪》by和泉桂(高h~附番外) 书名:堕罪 作者:和泉桂 文案 编辑樱井透也搬完家,便邀请当代名作家也是恋人的穗高棹至其只有1k之 新店后,历经二年的恋情,使透也沐浴在幸福境中,且决定替穗高棹三本畅销小 说出版成特辑以寻读者。结果却在进行中,发现穗高棹不为人知之过去而震撼不 已。 1 说要到最近的车站去接,樱井透也的爱人便回他一句「我可以搭计程车过去」。 这对蜜月的情侣来说,实在太扫兴。 但这句是出自穗高棹的回中,透也只有认了,确定香槟酒已冰冷。 透也仍不放心的,把冰箱开开关关。 玻璃杯已磨亮,前胃菜也十分可口。 现在是一切就绪,只欠穗高这位主角驾临。 还好未去车站接穗高,一来他的美貌太引人注目、二来又可以让他熟悉从车 站至透也家之路线。透也要用什么心态去公司上班? 但又一方面觉得自己来免太过于在意这些芝麻小事。 就如透也希望从穗高的眼神中!探索到一些什么,他也想多了解自己的所作 所为。 忽然听到对讲机发出声音,透也便一跃起身。他把玻璃杯放回桌上去开门, 门外站着穗高。 「唷。」对方手上抱着一束蔷薇。 这有些突兀的画面,使透也忍不住莞尔一笑。 「这是做什么用?」 「花店的人说……庆祝搬家用蔷薇最适宜。」透也一听,红晕染上他的脸庞。 「人家一定会认为你是去会爱人。」 「你不就是我的情人吗?」 「是没错,但以老师来说,这种蔷薇应该是配美女的吧。」 但穗高却不以为然,他简短的回说「我心目中的美女就是你。」 「我好高兴!」 「那我可以进去你家吗?」透也看着狭小的玄关,摇摇头道。 「啊,请进。」并递给穗高一双拖鞋,再将他带入屋里。穗高一看到厨房的 门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抱歉,房子只有1k很窄,没经过厨房就进不了里面。」透也再补充一句。 「因为是市区,租金也很贵。」 「所以我叫你与我一起住呀!」 「那不可以。」 透也在颇具规模的苍山书房,但穗高先生却都 没有;他好像希望自己的生活带有神秘感,这个企划他一定不会接受。」 吉川何必画蛇添足呢? 「是的……」透也答起话来彷佛舌头打结。 「而且想看穗高老师真实生活的读者一定很多,可以拿他比较俯密或下流一 点的照片来登呀?」 「你说的下流是指什么?吉川先生?」别的编辑,也很疑惑的反问他。 「譬如裸体之类的。」 「我想他根本不可能接受。」 听到透也的反驳,吉川又轻松的说下去。 「对,如果就这么求他,他是不会答应。可是一旦请他实现插拍摄的话,他 可能就会点头。」 「你怎么会异想天开?」吉川的话虽然有可能只是为了缓和气氛,但如果真 的通过也很麻烦,透也比谁都清楚,穗高绝不是那么容易说得动的人,而且更有 可能讨他不爽。 ——不……不!搞不好这会是异想不到的「有趣」也说不定。 透也自是摸不着,一向与自己思考回路迥异的穗高,他要如何才能说动得了 他? 就算穗高会赞成,透也也不希望那个企划成功! 因为他不愿与任何人分享他所爱的穗高。 这种强烈的独占欲,使透也变的自私起来。 「啊……这当然只是开玩笑的。」可能被透也的迫力所逼,吉川楞住说不出 话来。 「我也很抱歉。只是如果提案太过于冒失,我今晚要去找穗高老师讨论时, 就会造成阻碍。而且;企划书与老师实际所谈的不吻合,并提出不出特辑的事, 这对老师来说等于是欺骗,何况对本公司所出的小说,就屑穗高棹为卖点啊。」 「你的分析不无道理。我们和老师之间,都是靠你樱井来协调,所以还是谨 慎一点为宜。穗高老师是长的帅,但他绝非凭外表来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