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欲香,夜缠双


尘欲香,夜缠双 作者:不详 一、夜影闪动,浣肠难耐 夜凉如水,纪家别墅里传来阵阵树叶沙沙之声,一个黑影轻盈的没入夜色之 中,悄无声息的潜入纪家大宅…… 此时的主卧室内,纪凌烟正将衣服脱下,准备进入浴室洗澡,浑然不知全开 式的阳台上有个高大的身影。 突然被一个犹带着夜晚冰冷气息的大手扼住腰身,另一只大手捂住了他接下 来的惊叫喝斥。半裸的纪家大少爷就这样被这个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男人挟持了 ……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洗干净让我吃吗?我可爱的宠物。」男人挑 起怀中人儿的下颚,磁质感的嗓音说着淫乱的言语,调戏这怀中的人儿。 「还没洗呢!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晚你有事情要办吗?」听见来人 的声音,敏感的红了脸颊,纪凌烟声音暗哑的说。 「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大手放开了纪凌烟,人影一晃就来到了落地 窗前。 「我没不希望你来嘛。」俨然一副小媳妇的口吻,纪凌烟跟到了窗前,却叫 凉风吹出了寒意,身体不禁打起了寒颤。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男人一把抱住娇小的纪凌烟,另一只手体贴 的关上了窗门,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涵,我要洗澡。」纪凌烟埋首于男人宽大的胸膛。 「我们一起洗吧!让我把可爱的你里里外外洗个干净。」夜涵不怀好意的说, 打横抱起纪凌烟往浴室走,这让纪凌烟本来已红透的小脸显得更加娇羞。 宽大华丽的浴室里,朦胧的水汽让纪凌烟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润 泽莹亮。浴池的温热的水面上洒着一层海棠花瓣,夜涵将纪凌烟抱到浴池中。 夜涵取过浴池上方的莲蓬头,打开了热水任水流浸透了衣衫,黑色的上衣紧 紧贴在他身上,肌体的线条那么的性感,下身的粗大无比欲望昭示主人自豪的男 人特征。 纪凌烟媚眼如丝,看到这情景已不能自抑的细细喘息起来,眸中含春,褪下 自己仅有的一条稠裤,「涵,裤子,你不脱衣服,会湿的。」语毕已将皓颈依向 夜涵,双臂缠上他的脖子,不住的婆娑着夜涵结实的胸膛。 「宝贝着急了?你来帮我啊!」夜涵调笑道。 纪凌烟似娇还羞的轻声应道:「好。」乖乖的为夜涵宽衣解带,纤细的手指 似是无心的沿着夜涵身体的线条滑向腰际。 纪凌烟跪在夜涵的面前,双手拉开裤链,褪下了夜涵的裤子,片刻之后两人 坦诚相见。看着夜涵胯下的硕大,纪凌烟眼波流转,顾盼生姿,小手挑逗般的在 夜涵身上划着圆圈。 夜涵的大手抓住了乱摸的小手,另一只手拿过玻璃架上的浣肠工具,「这可 是你自找的,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将硬质的玻璃管毫不怜惜的插入纪凌烟的后 庭中,引得纪凌烟一阵痉挛,无力地伏在夜涵的身上喘息,并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嗯……嗯嗯……啊……涵,慢,慢一点儿,好不好……嗯……」纪凌烟被 调教得十分敏感的身体只要后庭被物体插入,前面的玉茎就会有反应。 管子深深地插入后庭深处,夜涵也跨进浴池,让纪凌烟趴跪在浴池中,抬起 他那诱人的臀部,管子随着后庭一张一翕而蠕动着。夜涵将莲蓬头的水流开到最 大,强大的水流顺着粗大的玻璃管直入纪凌烟甬道的深处。 「啊啊……唔……啊……嗯……」纪凌烟无力地扒住浴池的边缘,似痛苦似 兴奋的呻吟着,整个浴室充满着淫乱的色彩。 「看你自己一副淫荡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后面的小口已经喝了那么多水都 还没有饱的样子呢!」夜涵抚着纪凌烟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些隆起了,却根本没 有停下了的意思,继续往里注水。 「不,不是的……唔……嗯嗯……好……好难,难过……都是你……是你把 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啊……」纪凌烟喘息着,不情愿地微微扭动着腰身, 希望可以减轻痛苦。 夜涵没有理会纪凌烟的抱怨,只是恶意的将玻璃管向里按了一下,又是引得 纪凌烟一阵惊呼,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夜涵又一下子将深埋在他体内的管子抽 了出来,塞上了肛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