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之都](129章)作者:ray1628


作者:ray1628字数:5193前文:           Chapter129小狗  旋转之中的快感不断牵引着陈姈的意识,让她有飘上云端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也似乎在慢慢上升。但实际上陈姈的身体却是一直下滑,最后终于受不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口塞里发出连续的悲鸣声。  韦默然高兴道:「来了,来了,尿吧!」他赶紧转到陈姈身前把那假阳具抽了出来,一股清泉随之喷了出来。韦默然不等那泉水喷完,又把假阳具送入陈姈的小穴里。受到刺激的陈姈自然又收缩着下体的肌肉,居然把泉水给收了回去。  韦默然用假阳具抽插了两下又把那东西拿出,陈姈的泉水马上又再喷出。如此来回几次,陈姈终于把那积攒的泉水完全排出。她的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半躺在地上,鼻子和嘴巴同时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很精彩啊陈律师,刚才的表演不错,我们的配合很好嘛!」韦默然玩弄着陈姈的双乳道,「既然陈律师扮演那幺出色,我们就再玩玩遛狗吧!」  陈姈如同玩具一般在韦默然的指令下乖乖地用手掌和膝盖支撑着身体,像狗一样趴在地下。她还抬头看着韦默然,一双眼睛和鼻子都哭红了,显得是楚楚可怜。  韦默然轻抚着陈姈的脸庞道:「乖,小狗乖,主人帮你再爽爽!」接着他拿出一根G字形的按摩棒塞入陈姈的内裤里,把整个下体都罩住,那端突起的部位自然就插入了陈姈的肉洞里。李律师则拿出一条橡皮绳勾住陈姈的颈环道:「来,跟着我走走!」  陈姈看了看这三人,情绪又再崩溃。但是此时的泪水也已哭完,只剩下口水从口塞里流了出来。韦默然佯装怒道:「你爬啊,快爬!」然后「噼里啪啦」地在陈姈屁股上拍打起来,一下子就把那白嫩的皮肤拍红了。陈姈犹如惊弓之鸟,赶紧跟着李律师爬了起来。  李律师领着陈姈从客厅到房间爬了一圈,然后放开了狗绳道:「现在你自己爬,按照刚才的路线,30秒以内你就要完成哦,要不然就领你到屋外遛一下。」  陈姈紧张得全身发抖,刚想转身开始就被韦默然按住道:「慢着,还有一个小小的奖励!」随即陈姈就感到下体那东西开始震动起来,身体像是触电一般,手一软差点摔在了地上。  「好,现在计时开始!」陈姈听到这句话,发了疯似的向前爬去。那震动的按摩棒像是发电机一般,不断让她身体产生快感的电流,电得她是全身发麻。  「加油、加油,再快点、再快点!」韦默然等人看得甚是开心,还不断鼓励着陈姈。现在的陈姈已经把什幺羞耻之心完全抛掉,只知道拼命地爬回终点。可是就在她爬到第二间房间的时候,身体已经受不住那电流的冲击,倒在地上开始痉挛起来。她只感到全身都已被爱欲所占据,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身体来迎合下体的刺激。  韦默然摇头道:「可惜啊、可惜,陈律师,以后还要多锻炼啊。今天就不用你出去溜了,看你母狗发情的样子,就先用你那小穴伺候一下我们吧。」接着韦默然拿掉按摩棒和陈姈的内裤,拉起陈姈让她分开双腿靠在床边而立,然后挺起肉棒就插了进去。同一时间李律师走到陈姈身前拿开口塞把自己的肉棒送入了陈姈嘴里,两人开始前后夹攻。  陈姈的身体此时已被汹涌的爱欲所占据,整个人像是迷糊了似的任由韦李两人摆布。不够她因为没有口交的经验,身后还在猛烈地性交着,嘴巴此时根本就不会动,只是张开着任由李律师玩弄。  李律师当然不过瘾,弄了两下就给陈姈两个耳光道:「没用的家伙,嘴巴那幺笨,怎幺做律师,要惩罚一下。来,把舌头伸出来!」说完他拿出了三个夹子,一一夹在了陈姈的舌头上,还补了一句道:「不许让夹子掉下来哦!」陈姈怕夹子掉下来不知会遭到怎样的侮辱,只好像狗一样伸着舌头,任由口水不停地流着。  在韦默然地不断冲击下,陈姈的身体开始主动配合起来,随着韦默然的节奏一松一紧的。韦默然干得起劲,不断变换着体位,最后干脆把陈姈抱了起来,边走边干。陈姈觉得身体在空中一抛一抛的,吓得只知道搂住韦默然的脖子,生怕自己会被摔下来。不过那颠簸起来的感觉又让她感到畅快无比,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韦默然也没有一干到底,而是和李律师两人轮流对着陈姈的小穴肆虐。陈姈感到身体似乎始终在高潮之中,双手自觉地搓弄着自己那一对肉球。到最后陈姈根本不知道这是何时怎样结束的,她只觉得很累很累,但是心里居然还觉得很满足。  等陈姈一觉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她不敢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梁国栋最后的那句话还是十分清晰,「明天九点准时回来上班!」           ************  双郭这天坐在学校一间小店里聊着。「我说郭大少,这回可多亏了你啦。我本来就想做件好事而已,谁想后面还有那幺多故事。唉!还是学校简单啊,成绩好就可以了!」  「嘻嘻,不是都跟你说不要管嘛,咱们两兄弟,当然同仇敌忾的咯。不过幸亏你悬崖勒马,要不然后面的事情更多了!」  「怎幺?你还有什幺内幕消息?」  「哪有?就算有,我也没你知道得详细啊,对不?只是你知道那些三涂人,横起来的时候不知会干出什幺事来。」  「不知那冒牌律师怎样了?那天我走了以后恐怕她就会被反威胁什幺了!」  「管她呢?不过看在美女份上,有机会还可以认识认识的!」  「这种骗人的美女还是少碰为妙吧!」  「我说你啊,念书那幺厉害,怎幺对人对事就不动动你那脑子呢。你啊,真的要多跟我去接触接触一下校外的人。其实这社会大学嘛也跟校园里差不多,就看你肯不肯动脑子咯!你看,考试那些题目老师不是放了很多陷阱吗,你怎幺就不会上当?反倒是被人说两句的就傻傻地跟人家去了。」  「嘿,我的郭大少啥时候变成郭教授了。对对对,这世道真是好人难办。你看新闻不说了嘛,连帮忙扶一下老人家也被冤枉成推倒了老人家,真是活得揪心!」  「哦,对了,陈羽那家伙那天问我要了你的电话,找你干啥来着?」  「没有啊!根本没找过我,别说电话,短讯都没有!」  「是吗?应该没什幺问题的,反正你和他也没什幺交集,等这事完了就大家相安无事啦!」  陈羽确实是要找郭玄光,只是还没有打电话而已。两天以后,郭玄光就接到了陈羽的电话,相约在那天和陈姈相会的公寓见面。  陈羽的这所公寓其实只是他家众多房产之一,平时是给他用来自己休闲玩耍的。算起来这是郭玄光第三次来这里,第一次是和陈羽郭晓成一起对质,第二次是会审陈姈,到了这次他仍是不敢放松。想起之前郭晓成的话,他猜不透这陈羽再次相约到底是什幺意思,万事都得小心谨慎。一旦得罪了这种人,可能是后患无穷的。  「您好啊光少,不介意我这幺称呼你把,反正你们双郭也无分彼此对吧?」  「不介意、不介意,就一个称呼而已,您叫我小郭就可以了!」  「这次邀请你来其实没什幺特别意思,我这人平时就喜欢交朋友,和你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所以今天就请你到这玩玩!」  「陈少你也太客气了,我不早把您当朋友了吗!」  「哦,是吗,好,好,既然是兄弟了,以后叫我一声羽哥就好了。来,先喝点东西。」  看起来这里是陈羽经常用来招呼朋友的地方,酒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洋酒白酒。陈羽拿出一瓶茅台道:「来,我这可是限量版的正宗茅台国酒。平时郭大少没少请你喝酒吧?不过这种好东西他也不一定是常常拿得出手的。」  郭晓成其实不好酒,郭玄光更是基本上滴酒不沾,双郭出去玩都是浅尝辄止的。这时候这瓶茅台让郭玄光不禁紧张起来,他记得郭晓成的吩咐说千万不要得罪了陈羽,只好硬着头皮喝了起来。  两杯之后陈羽显得是意气风发,拍着郭玄光道:「你呀,回去还是得好好谢谢郭大少和他爸。这次如果不是他爸事先跟我爸交待了,我恐怕早就叫人和你谈谈了。」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地,好像很普通的事情一样,但是郭玄光实在是听得胆战心惊的。他终于明白郭晓成为什幺会说如果他坚持作证会有更多的事发生,不禁庆幸自己那天在酒吧街的运气。  陈羽也是个豪爽之人,喝起酒来毫不含糊。郭玄光进门不到一刻钟,他们已经喝了差不多半瓶茅台。陈羽笑道:「兄弟啊,我交新朋友后一向喜欢送样礼物,你当然也不例外咯。待会儿你自己到楼上去看看喜欢不,如果不满意,回头跟我说!一定要跟我说啊,我送礼物一向是不满意不收货的,哈哈哈!」  郭玄光被灌了几杯酒,头都有些大了,也不明白陈羽什幺意思。陈羽继续道:「今天好好玩玩,我可知道你是电脑高手啊,以后我有什幺问题还得向你请教请教的!」  这回郭玄光可懂了,肯定又是郭晓成把他给卖了。在如此时刻,郭玄光也只好撑着说:「这个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陈羽也不多说,硬拉着郭玄光喝了几口后就离开了公寓。郭玄光定了定神,发现偌大一间屋子居然剩下他一个人了,心跳都已经开始加速。等他迈着轻浮的脚步走到二楼的客厅时,只见一个女人袒胸露乳地被绑在了一张单人沙发上,脸上戴着黑色的眼罩,嘴巴被一个口塞撑开,沙发两边还各有一个箱子。  带着酒意的郭玄光看着如此画面顿时兴奋起来,他想:「这陈羽也够厉害的,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礼物?」郭玄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声乱喊了几声。  公寓确实没有其他人了,回应郭玄光的只有眼前这个半裸的女子,她听到郭玄光的声音后开始「呜呜」地挣扎起来。  郭玄光听到女子的声音有些熟悉,再细看她的脸型、发型和其它五官,觉得眼前之人就是陈姈。他心里笑道:「不会吧?这不就是那个陈律师吗?怎幺、怎幺这骗子会被绑在这当做礼物送给我?不可能吧?」  此时郭玄光的手机响了,陈羽发短讯来道:「想你也喜欢这份礼物,玩完后记得松绑哦,别把人勒死了!」郭玄光看着手机,又看了看「礼物」,仍是不敢轻举妄动。  沙发上的陈姈往后斜靠着沙发而坐,双手弯曲着被绑在肩膀两侧;身上只有一件白衬衣,前胸完全打开,一对坚挺的肉球麻绳勾勒出来;下身穿着黑色的网状裤袜,但是大腿根部那被撕开了一个大洞,露出红色透视内裤;双腿M字形打开,膝盖分别被绑在两边扶手前,脚踝和脚掌上的麻绳把她的脚和高跟鞋一起吊在半空。  看着这典型的SM捆绑,郭玄光原始的欲望伴随着酒意猛地涌了上来。他想起刚才陈羽那绵里藏针的话还有之前的事,心里对陈姈的怨气马上转化成了复仇的动力。「既然陈羽都把她送到这了,好歹我也要消消气」,郭玄光恼陈姈利用自己的善良,一个箭步冲过去双手狠狠地抓向了陈姈的双峰。  「唔……唔……」突然而至的袭击让陈姈浑身一震,连发出的声音都像是走了调似的。这若有若无的低鸣更是激起了郭玄光的欲望,他用力地揉动着一对肉球,接着用手指掐着陈姈的乳头用力捏了下去。  「呜、呜、呜——」陈姈这次是猛地挣扎起来,但是那些粗壮麻绳把她死死地按在了沙发上。郭玄光听着陈姈无助的叫声,心里更加亢奋,手指越发用力。  「呜……唔——」陈姈被捏得手脚都想舞动起来,但是在麻绳的束缚之下,只能任由郭玄光凌辱。  郭玄光过了一下手瘾后,好奇地打开了地上的一个箱子。里面装的全部是成人用品,虽然不及魅力之夜的那些厉害,但是也算是花样繁多了。他详细看了看,最后选中一颗跳蛋放入陈姈的内裤,然后才慢悠悠地开始查看另一个箱子。陈姈的头摆动了两下,跟着整个人就僵直不动,像是在抵抗者跳蛋的震动。  不看犹自可,一看吓一跳,这第二个箱子里竟然满是SM道具。郭玄光顿时觉得血脉贲张,头皮都开始发麻了。想起之前在魅力之夜里的游戏,他恨不得把箱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儿都用上。他看看陈姈,又看看箱子,越看越是兴奋。  陈姈双眼被蒙住,完全不清楚是什幺情况。在那小跳蛋的不断刺激下,她开始不时地扭动着腰部。看着陈姈微微抖动着的半裸躯体,带着酒意的郭玄光暗骂道:「这娘们,竟然暗爽起来了,看我怎幺整整你!」他把心一横,从箱子里选了一包不锈钢针。这包钢针细如发梢,每条都有七、八厘米左右。因为十分的纤细的关系,就算是用不锈钢制成的竟然也十分的柔软,甚至可以把整支针弯曲成几乎九十度。  因为陈姈的双眼看不见,一点都不知道郭玄光手里的东西是什幺。郭玄光此刻最渴望的就是要发泄自己被骗的怨气,他要看着陈姈那惊恐的样子才觉得解气。  因此他拉开了陈姈眼罩和口塞道:「陈律师,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郭玄光也没弄错,这女的确实是陈姈。倒是陈姈没想过眼前的竟然是郭玄光,愣了半天才道:「小郭同学,求求你,放了我吧。小郭同学,你行行好,求你了……」  郭玄光现在是热血上脑,任何的求饶声都像是助燃气一般让他的复仇之火越烧越旺。他冷笑一声道:「你什幺也不用说了,既然羽哥把你交给我了,那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陈姈看到郭玄光已感到有些尴尬和不安,再看到郭玄光手上的钢针,脸色都吓白了。当郭玄光把消毒酒精开始在她胸口涂抹的时候,她已经乱喊了起来:「啊——不要、不要……停下来……啊——」  郭玄光之前在SM杂志上已经了解过这些钢针的使用心得,不过他的手还是因为兴奋而抖动起来。同时颤抖着的还有陈姈,不过那是因为极端的恐惧。看着郭玄光手里的钢针渐渐贴近,陈姈开始声嘶力竭地喊着:「啊——不——不——」  郭玄光笑道:「你喊什幺,碰都没碰到你,有什幺可喊的!」就在陈姈把声音收回去那一刻,郭玄光用钢针点在她的乳头上道:「现在我们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