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阿姨家寄住的日子][完]


(1)  「蕙真,你再吸下去,我真的就快射了。」我说。  「表哥,我是不是越来越进步了呢?」蕙真说。  在表妹吸舔之下,整根鸡巴一直充血,看着她的表情真的是一大享受,单手一直上下来回搓,嘴巴跟舌头却不停地动着,有时在龟头用她滑嫩的舌头不时地缠绕,有时把整根鸡巴吞入口中上上下下来回吞吐,最过瘾的是从龟头到睾丸不停地舔。因为我的鸡巴最敏感的地方是龟头的冠缘,所以表妹会很坏心的一直朝着那攻击,让我发出「喔~~喔~~」那种感觉身为男人的我们都知道那种飞天的快感。  「蕙真,我要来了,来了……」我说。  「表哥,快射到我嘴巴里。 」蕙真说。  表妹知道我快射的前兆就是猛攻龟头的冠缘,手一刻也没闲着的快速搓动。  我双手猛力按着表妹的头抵在鸡巴,「啊~~啊~~」那时整个人几乎就像女人高潮那样,时间就像停止般不动着。气喘吁吁的,看着表妹把我的精子吃下去的脸,脸上总是有着满足的感觉。  「表哥,你的精液还是这么好吃,我都跟小菁说,那种味道总是忘不了。」蕙真说。  「呃……你怎么跟小菁说我们的关系呢?」我说。  「那有什么关系,小菁跟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她还用很羡慕的表情看着我呢!」蕙真说。  「我的天啊!你再也不能跟小菁以外的人说我们的关系。 」我说。  「唔~~唔~~嗯~~滋~~」表妹一边正在为我清洁刚射精的鸡巴,一边说:「哥,快点,人家下面好湿喔!快点给我你的鸡巴……快啦……」撒娇的发出嗲声。  「可是我今天有事,你先自己解决,要不然迟到了,我又会挨主管的骂。 」我说。  「吼~~你很狡猾耶!人家辛苦的帮你弄出来,你却不安慰人家湿答答的小穴。」蕙真说。  「我下班回来再好好补偿你。」我说。  「那我们可要痛痛快快的做唷!」蕙真说。  一想到整根鸡巴还是一直硬着,真想趁现在跟表妹痛快的做个两三回合,要不是机车老板要我们加班,哀……正当换好衣服要下楼骑车时,表妹的好朋友「小菁」正好来到门口。  「嗨~~小菁,来找蕙真呀?」我说。  「对呀!阿康表哥,你要出门呀?」小菁说。  「嗯嗯~~出门加班。本来休假的,却被硬生生的拖去加班,真是没精神的一天。」我说。  「我看不出来你没精神的样子。」小菁说。  「怎说?」我说。  「嗯……你下面那挺有精神的说。 」小菁说。  我下面?迟疑了一下……原来是刚刚表妹玩弄后留下的鸡情,真是丢脸丢够了,害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当我傻笑的同时,小菁有意无意的往我鸡巴偷瞄,没办法,我的鸡巴就是大了点,撑起裤子总是很明显。 我却偷偷的瞄着小菁的胸部,那胸部简直跟表妹有得比,目测有D 罩杯,露出事业线总让人不经意的看了又看。  「快来不及了,你上去找蕙真吧!我要出门了。」我说。  「好的!阿康表哥,那你骑车小心点。 」小菁说。  「啊~~啊~~阿康表哥快舔我的阴蒂,妹妹的身体快融化了,啊~~我还要……」蕙真拿起按摩棒一边玩弄阴蒂,小穴里塞着跳蛋,一边幻想被自己的表哥爱抚,却不知道小菁正往房间走过来。  正当忘我的蕙真继续爱抚着自己,小菁慢慢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慢慢地靠近蕙真,小菁却猛然的往蕙真的嘴巴而去,两人这时舌吻了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蕙真说。  「刚刚呀!才走到房门口就听到欲女的叫声。」小菁说。  「哪有~~是刚刚……」蕙真说,支支吾吾的。  「我猜你是不是刚跟阿康表哥做爱啊?」小菁说。  「是帮表哥口交,弄得自己下面也湿成一团。 本来可以让表哥插我,但他要加班。」蕙真说。  「真是小淫娃一个,连这些话都能讲出口,可见阿康表哥把你的淫荡潜能都训练出来。」小菁说。  「啊~~啊~~好爽喔!阴蒂一直被棒棒刺激着……你少笑我了,我才没那么淫荡呢!」蕙真说。  「是谁一大早就拿着按摩棒跟跳蛋在玩自己的小妹妹啊?」小菁说。  「吼唷!都怪表哥都不好好帮我止痒,害我小穴一直发热,好想有根热热的鸡巴插我。啊~~小菁,快点舔我的阴蒂,我受不了了……」蕙真说。  小菁从舌吻慢慢地吻到蕙真的胸部,舌头不停在乳头打转。 她知道奶头是蕙真的敏感处之一,舌头持续不断地挑逗蕙真,一下子吸吮整个乳头,一下子在奶头来回舔动,蕙真一直猛叫着。  在阴蒂跟奶头的双重刺激之下,第一次高潮来了,整个身体不断地抽搐着、抖动着。小菁知道蕙真高潮了,高潮使她脑子整个空白,淫水不断地渗出来。  「啊~~啊~~这种感觉就是我要的,太爽了……小菁,我还要,快给我肉棒,我要表哥的大鸡巴!」蕙真说。  「我哪里去找来给你鸡巴?按摩棒勉强用一下。你高潮了,我都还没呢!我也要高潮啦!」小菁说。  蕙真拿跳蛋往小菁的乳头刺激着,小菁时而发出呻吟,当跳蛋往阴蒂刺激,小菁的反应更加激烈,全身不断地抖动,呻吟声越来越大,那淫叫声可媲美AV女优。  「啊~~啊~~蕙真,快停下,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快不行了,啊~~嗯~~啊……」蕙真拿着按摩棒往小菁的小穴来回抽动,按摩棒夹杂着淫水的声音「噗滋……噗滋……」。小菁不断搓揉着自己的胸部,乳头也不时拿着跳蛋震荡,蕙真把按摩棒强度调到最大限,按摩棒不断地在小菁肉穴内快速来回旋转着。  「啊~~要死掉了……我的肉穴好胀……」蕙真说。  「啊~~啊~~啊~~阿康表哥快点用力插我,小菁的穴穴要你的大鸡巴塞满着……阿康表哥,快插死淫小淫娃……啊~~啊~~阿康表哥,你的腰快使劲地抽,快点~~」小菁说。  按摩棒剧烈的抽插加上跳蛋的刺激,让外表看起来的乖乖女小菁淫叫得胡言乱语起来。蕙真趁着小菁高潮来的时候,更加快了按摩棒的速度,传来猛烈的叫声:「来了~~来了~~啊~~」身体颤抖着,一抖一抖抽搐,淫水突然喷射出来,蕙真来不及闪避,被小菁的淫水喷得整脸。  小菁还在高潮余韵中,此刻享受着那高潮带给她的快感,心想:『这就是高潮吗?如果被阿康表哥的鸡巴插进来,那感觉会更刺激吧?』蕙真第一次看到A 片中所出现的潮吹,自己也不曾会这样,可见小菁比自己更加淫荡。享受完高潮的小菁,不停地喘气问着蕙真,「为什么按摩棒突然旋转蠕动起来,带给我的刺激真大。」小菁说。  「嘿嘿!那是表哥特地帮我去买的。你想不到按摩棒加速旋转的感觉让你一下子就高潮了吧?」蕙真说。  「没错!差点以为我快死了,忽然间脑子空白,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就来了。」小菁说:「你也太狠了,抽插这么快是想让我反应不及吗?」「你不是说给你高潮吗?我是帮你实现愿望耶!还有刚刚像个荡妇一直叫着『阿康表哥快插死我,我是小淫娃,要你的大鸡巴』。」蕙真开玩笑的说。  「我才没有呢!」小菁说。 这时不知怎么开口的小菁顿时间脸红起来,结结巴巴的。  「如果你这么想表哥的鸡巴,我是可以帮你实现喔!」蕙真贼贼的笑说。  「真的吗?」小菁说。 小菁不小心脱口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脸更加红了,像草莓似的。  「要不我们好好计划捉弄一下表哥,然后我们一起强奸他,你说好吗?」蕙真说。  「蕙真,阿康表哥那里很大吗?」小菁说。  「像根大香蕉长度,粗的话嘛~~我手掌握不起来那么粗喔!」蕙真说。  「那插进来不就会死翘翘吗?」小菁说。  「你体验过就知道了,不过要等我妈不在家,我们再来好好玩弄我表哥。」蕙真说。  两个小女生互相继续爱抚着胸部,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2)  「阿康……用力插我,鸡巴再动快一点……爽死我了……你比你的姨丈还要硬……」这时候的我一直听到阿姨卖力催促我,更让我用力地摆动,一心的想让阿姨获得更多的满足,在用力插着阿姨同时,不禁怀疑这是梦吗?  我居然跟阿姨在做爱,这肉与肉强力的碰撞着,淫声荡漾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突然动作变缓的同时,阿姨饥饿声音又催促着我,不得不让我相信,我的确跟亲阿姨在做爱。心里压抑着的性欲顿时解开,更卖力地猛干阿姨的骚穴,期望已久的事情终於发生了。  「人家的骚穴还想要鸡巴用力插,用力干死我……」阿姨说。  「老婆,老公的大鸡巴插得你爽不爽啊?」我说。  「又硬又大的鸡巴,太爽了……我全身发软了……」阿姨说。  用背后式,可以让我的小阿康插得更深,让阿姨更深的体会我的大鸡巴。我双手抓着阿姨的手,猛力地往骚穴插着,白皙的胸部猛烈摇晃着,阿姨的淫声不断地在房间回绕,真是精神的蓝色小药丸。  「老婆,我要射了!」我说。  「再坚持一下,我也要到了……」阿姨说。  在鸡巴感觉快射进去的同时,我的腰不断地往前抽插着,阿姨的骚穴也感觉到我的小阿康暴涨,整个肉穴就夹得更紧。 这一来一往的攻防,终於在激情结束下,热热的精子持续地在肉穴灌注,这时的我就算突然马上风也心甘情愿。  躺在床上,阿姨细心的帮鸡巴作着清洁,舌头不停在龟头上肆意地卷着,睾丸更是不会放过,这口交的技术真是棒透了。  太过激烈的性爱,让我昏昏沉沉想睡觉,突然看到舔我的人是表妹,可能是我太累了,刚刚做爱的人是阿姨,怎么变成惠真帮我清洁鸡巴?  眼睛睁开,发现被单里面有着动静,一拉开床单,一大早就有人在做早晨鸡叫。没错没错,这位就是我表妹,脸蛋跟自己的妈妈长得很像,骨子里却是小淫娃,很专注地吸舔着我的鸡巴,却没发现我看着她有数分钟了,我可是很享受着天天有人叫醒我的方式。  「蕙真,我醒了,你可以不用再巴着我的小阿康不放!」我说。  「阿康表哥太色了,我才刚进房要叫你起床,你的弟弟就硬挺挺的!」惠真说:「看着看着我下面就开始发痒,很想吃你的鸡巴,顺便榨出点豆浆来喝。」原来刚刚跟阿姨猛烈性交着,只是在作梦而已,还以为自己可以干着妄想很久的女人,那一天会真的像梦一样发生?  「你今天不用上课吗?」我说。  「偶可素粥咻厄日耶!」惠贞说。  「你可以先放过那根可怜的家伙,再好好说话。」我说。  惠真贪婪地吃着鸡巴,就像不想错过的样子,卖力地用舌头刺激我的龟头,发出的口水声,连外面都能听到。  「表哥,今天我要跟同学出去玩,所以要好好犒赏你的小阿康,万一你的弟弟又开始想着我的小嘴巴,我可真是过意不去。」惠真说。  「那家里不就又剩我一个?」我说。  「妈咪今天跟朋友聚餐所以会很晚回来,你要一个人处里晚餐。」惠真说。  表妹的的家境算是富裕,姨丈不定期的出差,又在都会城市,朋友都是很有钱的商人,阿姨都会定期参加贵妇般的聚餐,在家的时间也不一定,这也让我跟表妹在家做爱的次数增多。  阿姨家住在豪宅型公寓,占地百坪,房间好几间空着,有些是置物间,更衣间可是大得离谱,所以我都会去偷偷欣赏阿姨的内衣裤,反正没事闲着可不能错过熟女的味道,顺便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小秘密。  在大房子里面进行的阿康大冒险,躺在地板眼睛被粉红蕾丝内衣盖住眼睛,小阿康的身上,缠绕着成套的粉红蕾丝内裤,一股熟女特殊般的味到刺激着我,沉浸在阿姨内衣花园里的我,慢慢享受着自己的时间,幻想着阿姨的胸部正挤压着我的脸,那细嫩的手再帮我搓弄着……正当我还在幻想着的同时,听到阿姨回来的声音,正叫着表妹的名字,刹那间,我僵硬的躺在地上。阿姨怎会突然回来?赶紧把身上的内衣裤收拾着,脚部声越来越近,我只好冲向某间衣柜躲了起来,阿姨在走向更衣间,我这时吓出满身汗来,千万不要开到我躲着的衣柜,被发现身上挂着内衣的我。  「嗨!阿姨,你好呀!我没事帮你整理内衣呢!」此时我的心脏都快爆掉了,小心翼翼听着柜外的声音,我悄悄的往外偷看,阿姨正脱掉身上的衣服,一身黑色内衣,被内衣包覆的胸部,深深的乳沟,果然是白皙的D 罩杯。再往下看翘翘的屁股竟然是丁字裤,鸡巴顿时发硬了起来,真想冲出去把阿姨压在地上,再蒙面强奸阿姨,不过没头罩,有粉红奶罩。  阿姨正在换衣的同时,我正打着手枪,忘我地打着打着,不知道是呼吸声太大还是碰到衣柜,阿姨猛然转向我躲着的衣柜,被这动作吓了一跳,我就像火柴人,全裸打手枪僵硬着。  阿姨慢慢地走过来,我心想:『死定了!再见了,我的表妹,表哥要去吃牢饭了。』正当想着同时,心一横,随手抓着衣服,蒙着脸冲出衣柜。  阿姨当下被这画面吓到,一个全裸的身上挂着粉红内衣的蒙脸歹徒,心想这是哪出戏啊?正当阿姨要开口大叫同时,我立刻伸出手摀住她的嘴巴,「你敢再叫出一声,我会马上杀了你!」我说。  电影里的台词还是真好用,阿姨点点头示好,我指示阿姨转过身背对着我,身上的凶器抵住阿姨身体,所谓凶器,当然只剩下面那发硬的武器。看着背对我的阿姨,眼睛看到那白皙后背,鸡巴抵住屁股,心想这么棒的身材,当下就干了她。  「你不要乱来,你要钱我有,麻烦你拿了钱就快走!」阿姨说。  「要是我不要钱,要你的身体呢?」我说:「太太,你身材挺棒的嘛!老公有没有喂饱你呀!要不要我好好的让你爽一次?」我几乎失去理智,什么话都脱口,顺便探探阿姨口风,利用这次机会发现阿姨的秘密。  「拜托你!不要乱来,我有很多钱,你要都拿走,不要强奸我。」阿姨说。  我依然用鸡巴顶住阿姨,在她的屁沟上下来回磨擦,试图勾起阿姨内心的欲望,一边用淫贱的话刺激着她,更大胆地掰开被小丁夹着的肉穴,鸡巴更是前后的擦着,还是用淫语刺激阿姨。  「太太,你看我涨硬的鸡巴大不大呀?被这么大根的鸡巴插过的人,可是求我狠狠地用力插喔!」我说。  「先生,求你放了我,我给你钱,你就快放了我!」阿姨哭着说。  我看着阿姨这样被我戏弄着,想想不要再玩下去了,要是表妹突然回来,我想逃都来不及。一个点子闪个脑海,决定做完就马上逃跑。  「可以,我会拿了钱就走,不过要满足我一件事,我爽了就放你走,老子很久没碰女人了,让我爽一下就好!」我说。  「不要强奸我,求求你。」阿姨说。  「不会强奸你,让我抱着你走到你放钱的房间,不过我的鸡巴要在你的肉穴磨擦着。我的要求这样就好,我说过爽了就会走了!」我说。  「不会突然把我压住强奸我吧?」阿姨说。  「老子出来混是讲信用的,你再啰嗦,我就现在强奸你,信不信?」我说。  我这时拿出一条丝巾蒙住阿姨的眼睛,两手绑住避免她出手打我,立马抱住阿姨,两颗软软肉球压着我,身上的香味令我极度兴奋,阴毛刺着我的鸡巴,迫不及待地两手抓着屁股快速摆动磨擦着肉穴,要不然就慢慢地一前一后。太享受了啦,虽然不能强奸阿姨,但是这样的举动让我过度兴奋着。  「先生,能不能快点去拿钱,我快受不了!」阿姨说。  「太太,哪里受不了啊?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唷!你放心,我不会强奸你,让我爽完,我就走了!」我说。  「太太,怎么我感觉鸡巴开始湿湿的,很爽对吧?可以叫出声音来没关系,强忍着可是很辛苦喔!还是我教你好了,啊……好爽喔!拜托再磨快一点,让我泄了……」我说。  看着阿姨扭曲的脸,就知道很享受我用鸡巴来回磨着肉穴,就开口命令阿姨去放钱的房间。 来到一间很隐密的房间,这是我没找过的房间,有着夹层房间,很难发现是一间房间,一进到房内,两三台电脑及衣柜,阿姨要我打开放钱的保险箱。  我很好奇这房间有装着高级隔音泡棉,不会玩音乐的阿姨为何装着这么高档设备,更好其它衣柜里面有什么。 当我打开发现里面有着各种情趣内衣,还有学生及上班族制服,下层一拉开满满的电动按摩棒,各式各样的都有,连假阳具一应俱全,回头看见两三台电脑还有加装摄影机,这下我可发现阿姨的秘密花园。  「太太,你可真是淫荡啊,衣柜里面藏着那么多按摩棒,可想你老公没喂饱你,我这根热腾腾的大鸡巴现在马上喂饱你,让你爽翻天!」我说。  「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强奸我吗?说话不算话!」阿姨说。  我猛然的往大奶用力吸舔着,再快速磨擦骚穴,不到一会,阿姨发出了吟叫声。这骚妇平常看起来气质像志玲姊姊,居然这么好色淫荡窝藏一堆宝贝,老子好好教训你。  「啊~~拜托你快住手,快住手,不要再舔我的乳头了,很敏感,啊~~」阿姨说。  「你这骚货,老子现在不马上干死你,我可会鸡爆人亡!」我说。  用力地把阿姨丢在床上,双手压住骚动的身体,阿姨放声尖叫,不过她忘了隔音房间任谁都不会听到。我一手扯开丁字裤,濡湿肉穴完整地呈现在我眼前,双手掰开阴唇,粉粉的阴蒂及小阴唇,一只手不断地抽插着肉穴,嘴巴更不停地在身上吸吮,在乳头施加猛药,阿姨的声音由尖叫转换成呻吟。  「太太觉得很舒服吧?要不要现在就让你狠狠的爽上天?老子的鸡巴又硬又大!」我说。  「求你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要插进来!」阿姨说。  我再在耳边悄悄跟阿姨说些话,阿姨的情绪冷静下来,接着我要阿姨摸着我的鸡巴,帮我自慰跟口交。  「太太照我说的做就对了,我的鸡巴像我说的又硬又大吧?你的手技跟嘴巴可真是一流啊,都快要射出来了!」我说:「我现在做完最后这件事就会马上走人,太太可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呀!」阿姨的双手被我反绑,眼睛又被我蒙住,我就在阿姨的小阴唇用我的龟头抵住后,再插进去跟还没插进去之间来回磨擦阴唇,女人有这种弱点,不时的磨擦会让女人求你插进来。经过一段冒险刺激下,我在阿姨的肚子上留下精液。  我在房间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假装要胁恐吓,顺便拿些钱走人,要好好记住这房间,以后可要来探险发现其它秘密。  (3)电梯情欲三人行  在戏谑阿姨之后,就马上到我的房间拿些衣物外往逃,假装不在家证明,整颗心还是在处於兴奋状态,刚刚那件事真的是我做的吗?  还是因为我的人格有这种变态的行径,越是刺激越触发我血中的变态因子,在鸡巴抵着阿姨的同时,我是真的想向阿姨的肉穴插进去,很想体验熟女的肉穴滋味,跟表妹做爱做久了,越是想吃吃熟女那成熟的蜜桃及舔遍她全身。  当小声的走出阿姨家,立即奔到电梯里面,看到里面居然有人,为了不想让人知道我干了坏事,必须冷静的放慢动作,装熟着打声招呼。  「你好!」我说。  「你好!」尴尬的A 小姐说。  我却没发现,我的下半身穿着我的慢跑短裤,很容易春光外泄,而这位小姐在我冲进电梯时就发现到我的裤子凸出异物,眼睛却看着我的裤子,一边打量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弟弟还没缓和下来。  「哈哈……刚刚才睡醒,真的很不意思,男生都会这样。」我摸着鸡巴说。  「没关系!没关系!这不用不好意思。」A 小姐摀着嘴吞了口水,眼睛从上到下扫过站在她前面的男生,眼神娇媚的放起电来,声音显得娇滴滴的。  「嗯~~不要紧,男生的弟弟早上都很容易勃起,所以你不要太介意。你的身体还蛮壮嘛!常常运动是吗?」她说。  「对啊!我习惯运动及健身,等下要去健身房运动,所以穿这样。」我随便塘塞为藉口,刚刚在阿姨家发生的事让我的弟弟这么亢奋,还头一次硬这么久。  在电梯内跟A 小姐聊聊杂事,由於早上是上班时间,搭乘的人还真是多得惊人。到了某层楼时涌进一堆人,我却瞄到一位人妻,人妻的穿着打扮让人眼睛在身体上游走。紧身低领窄裙、深深的乳沟,让我又想起阿姨的D 罩杯。  「啊!对不起A 小姐,撞到你了,突然挤一堆人,对不起喔!」我很尴尬的对着A 小姐说,但也太不巧的是鸡巴怎么会碰到叶太的手,我一时很爽又很不好意思。  「再撞到我,我可会狠狠地捏下去喔!」A 小姐笑笑的说,这样的反应让我感觉叶太太很享受也不一定。  被挤到电梯角落的我,看到旁边一位女大生,胸部不大,身上的香水很吸引我,长长的马尾露出白皙的脖子背对着我,还有最令人有遐想的短裙。不想让A小姐有机会捏我弟弟,便把身体转到另一边。  这一转,比撞到A 小姐的手还糗,直接顶在女大生的屁股上,正要喊出对不起的同时,一只手摸到我的弟弟上,让我吓了一跳,这女生也太主动吧? [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 「对……对不起,我以为是什么东西撞到我屁股,所以手去碰了一下。」女大生惊吓到的说。 我连忙道歉表示不是故意的,并赶快用手挡住,为了不让鸡巴去顶到人,手的动作很不自然地摸在女大生的屁股上。  「应该是我要跟你道歉,因为人太多,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对不起。」我小小声声的说,要是脱口大声说「对不起!弟弟撞到你了」,会被当成变态。  旁边的A 小姐却在那小小声的发笑,而我转左转右都会碰到人,发硬的鸡巴接连碰了手跟屁股,又再次想到阿姨的小手跟骚穴,正常的男性碰到这种情况不硬才怪。小弟弟硬到感觉有点疼痛感,稍为碰一下可能会射出精液。  正当电梯往下同时发出异常声响,突然电梯故障住,所有人被吓到,有人开始按紧急按钮,电梯里发出微微光亮,接着管理员说大楼突然停电,已经找人来处理,所以要耐心等待,所有人急得跳脚。  「啊~~」电梯发出的声音,微微的照明灯突然熄掉,电梯一片漆黑只听到呼吸声。这时小阿康被突袭,却不知道是女大生还是A 小姐,小手微微的发抖,像似第一次做坏事的小孩。  电梯里黑得看不清楚是谁摸我,我要出手制止吗?还是任由她戏弄我的鸡巴呢?或许只是不小心挥到吧!对~~没错。  手游走在肉棒上的时间逐渐变长,很肯定的是她在性骚扰我,我该报警吗?  靠!我在停电的电梯里,打给谁呀?理智斗不过性欲,就让她糟蹋我的肉棒吧!  隔着裤子,轻轻滑动,摸摸龟头,再滑到阴茎,一下子用力掐住上下套弄,又转到龟头握住搓动,这样来来回回套弄,硬的程度比玩弄阿姨更铁硬。被陌生女子这样玩弄,太刺激了。  「喔!」不小心发出声,太爽了,怎么会在电梯遇到这种事呢?由於电梯吵杂的声音很多,不容易被听到裤子摩擦声音,但是这女子手怎么这么巧呀?紧紧地抓住男性的弱点。  或许忍得太久,裤子前端些许濡湿,这位奇女子也感觉到我开始溢出精液,搓动的频率更加快速。或许我有不想认输的心态,於是直接掏出肉棒来,把她的手直接抓到肉棒上面。「啊!」奇女子微小的惊叫声,想收手的她被我硬拉着一起套弄肉棒,默许这件事可以继续发生。  抓着奇女子的手,引导她去抚摸我坚硬发热的肉棒,在马眼那沾许精液,当作润滑液较好套弄。「好硬,好热喔!」微小的出声着,只有我和她两人才听得见的对话。  突然她发动攻势,在龟头连续上下搓动,「哦~~哦~~慢一点、慢一点,太舒服了会射出来的!」我身体发软叫着,由於太过刺激,忘记手还摸着女大生的屁股,另一只手在缓缓地搓揉。  此时女大生也发现我的手忘然地摸着她的屁股,身体微微的抖动。这举动或许大叫色狼,然后一堆手机的灯光朝向着我。  在摸着女大生屁股同时,才发现女大生背对着我,而她的手只是暂时碰过我的肉棒,我的前面是女大生,那帮我手淫的奇女子,该不会是在我右边的「A 小姐」?心想这也太大艳福了吧!一个帮我手淫,而我帮另一个手淫。  但女大生为什么没有叫出声音,还是她发现我跟A 小姐的事情?还是她很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性骚扰?看着她不出声的情况下,我更肆虐地继续爱抚嫩嫩的屁股,手指在屁股上游走,慢慢地往里面伸进去。  手指滑动到内裤那,持续的轻揉臀部,一步一步的滑到阴部。这样的举动女大生也没出手制止,看来电梯三人行上演了。  中指由慢慢搓弄再快速搓弄,肉穴开始渗出淫水,女大生的身体突然瘫软,看来可以更进一步玩弄了,手指头在阴蒂上爱抚,力道由大到小,反覆的施加力道,由一根手指变成两根。「哦……哦……哦……哦……」女大生激烈喘息声,我听到这淫荡声,便加速在阴道一直挖呀!挖呀!  电梯里的乘客听到女大生的喘息声,便以为有人在密闭空间呼吸困难,「小姐你没事吧?」电梯甲。「呼呼呼~~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头晕,出去之后就没事了。」女大生瘫软的说。  A 小姐的动作停了,『结束了。』我满是遗憾的心想,都还没射出来,这是哪招啊?「啊!」我猛然大叫一声,原来A 小姐用力捏住我的龟头,所有人这时停住动作。  「发生什么事了?」电梯里的甲乙丙丁询问,「肚子痛,想大便啦!快开门啦。」我龟头顿时痛死。  本以为这场电梯「鸡」魂记就这样结束了,原来A 小姐发现我正在进行小动作,给我一个大大下马威。接着A 小姐的手又放在我的肉棒上,这时感觉到肉棒怎么那么湿,该不会是口水,这淫娃沾自己的口水帮我润滑?要不是另一只手被压着,我应该能抽插左右两边淫娃的骚穴。  电梯里的广播器发出声音:「蔗个、蔗个,灰长刨欠啊!电梯在五婚钟就可以挥妇正常,各位挥常抱歉。」台湾国语很重的阿伯。  眼看电梯就快启动了,所有人都欢声雷动,只有我们三个人不想被发现这三人行,很有默契的互相手淫套弄。A 小姐握住龟头部位,头头湿湿滑滑,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啾~~啾~~啾~~」龟头沾着水声,「哦……啊……哦……啊……「享受着手淫的快感。  我前面的女大生,想当然也要卖力让她高潮,手指快速猛力地挖插,女大生的肉穴慢慢缩紧,「滋滋~~滋滋~~滋滋~~」手指套弄出的淫水声,缓和下来后,慢慢地在肉穴转了几下,又加快速度。  电梯里的人声很吵杂,听不到后面二女一男的淫乱手淫声音,三个人担心电梯的灯光一亮,这件事就会被发现,手的速度不断加速套弄。  我已经感觉到快要射出来了,鸡巴暴然的涨大,A 小姐也感受到我要射精,套弄速度比刚刚还快。女大生淫穴夹紧、身体一缩,身体不停抽搐着,手指还埋在里面感受那大量的淫水喷发,手掌上都是高潮后的淫液。  「哦~~」肉棒不停地射精,A 小姐的手掌上都是热热的精液,沾着精液慢慢地在龟头持续抚摸,「坚持得很久嘛!射这么多,果然是健康的男生,不过射完还是这么硬,我的下面都湿了呢!」A 小姐娇嗲的在我耳边说着。  「记得有空来找我一起健身喔!我电话是……」悄悄的耳语。  趁电梯照明灯还没亮起,快点弄好衣裤,不知道女大生整理好了没?  「哗!终於好了。」众人的声音。电梯门缓缓开启,人潮慢慢出去,剩下后面的我们,女大生正要走出去前,转身面对我,突然赏了我一巴掌,走出电梯,我看到她大腿间刚才流出来的水渍隐约可见。  『这巴掌值得,我认住你了。』摸着脸的心想。而A 小姐看着我被赏巴掌,一只手朝我而来,手停在脸上:「记住刚刚的号码。 掰!」嘟着嘴说,走出门口回头吃着手指上的精液,我两眼猛看着这画面,『真骚的淫妇。 』心想。  但脸上的是什么?湿湿黏黏的,该不会是我的精液……「靠!」咒骂着。  21411【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