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公公干][完]


2002年,外表秀丽,笑容羞涩的我带着惆怅的心情来到城里,在一家小酒店里打工。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本来像我这样出身的人,能嫁个合适的男人就算是幸运了,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  那年的11月,一个亲戚来到我这,说是给我介绍城里一户人家,家境很好,父亲在工厂当厂长,膝下有一个独儿子不过智商有点低。他的父亲托人帮忙找一个媳妇,农村的也行,结婚后还可安排进城当正式工。  我一想可以跳出农门留在在城里工作,加之他家条件不错,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2003年我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我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替他们家人挣足了面子。 结婚那天,她第一次见到家公——50多岁身材矮小的男人,不同于婆婆的高雅,他是地道的暴发户模样。 他看我的眼神带着几许意味深长,我心中突然忐忑起来,总觉的有些不安。 终于在我们结婚后,一个十分炎热的夏天,一天下午,家婆不在,丈夫不知跑哪去了。大房子里只剩下我和公公两人。我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的衬衫。当我发现公公的眼神后下意识地低下头时,我看到自己的衣服被两个高高的乳房顶起,两个乳头被衬衣紧蹦着若隐若现。从领口看去一片雪白的乳沟深不见底。原来是因为天气太热我根本没有戴奶罩。  我立刻站了起来,回到我的房间将门关紧,在房里换衣服,门却突然被推 开!公公突然闯进来,直直地站在门口,我本能地用双手挡住胸部:“你,你要干什么!” 公公丝毫没有羞愧感,猥琐的目光不加修饰地扫过我的身体。我恼羞成怒,大吼让他出去。他却却抛下一句令我惊讶的话:“你要想过好日子就要把我当回事!知道这家谁做主。” 我终于开始隐约感到这桩婚姻的草率。  然而这天以后成了我一生噩梦的开始。 悲剧终于在一天晚上发生,公公趁丈夫和婆婆都不在偷偷摸进了我的房间。对于他的到来我开始也没有介意,还像以往一样接待他,给他端茶倒水。那一天他好像喝了很多酒,因为我感觉到他说话有点不清楚,而且是浑身酒气。 公公是副厂长喝酒是常事,但是从没有喝过这么多。我看他做都坐不稳就建议他到床上休息一会。  可是当我扶他上床的时候事情发生了。他一把把我压在了床上,然后用吓人的眼睛看着我。眼睛里满是邪恶。我的心头掠过一丝恐怖。 那一刻我浑身发抖,我不知道他怎么能这样对他的儿媳?我拼命的挣扎可是他把我压得更紧了,我有点喘不过气了。他拼命地亲我我拼命地想把他推开。  一边亲我他一边嘟囔着是多么喜欢我,他说从第一眼见到我就被我迷住了。听着这些恶心的话我耳朵根都发热。不顾三七二十一,公公扑了上来,狂暴地撕扯着我的睡衣。 我使劲地挣扎着,口里也呜个不停。 公公顺手托起她的下巴,贪婪地看着。 “你、你放手。”我怒斥着他。 “放手?”公公狂笑一声,“到手的鸭子,会让你飞?不可能,不可能。  我还指望你给我们家传宗接代呢” 我脸一扭,说:“你是你的儿媳妇啊?你、你想干什么啊?” 公公站起身来,狰狞着脸说:“对,对,你是我儿媳妇,我们家花钱娶了你。传宗接代的事,你得来偿还。” 公公他是一只禽兽!我知道凭自己的力气,只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反抗没有任何意义。 公公满脸淫笑。 啊,啊,放开我,放开我!我扭动这身子,惊慌地看着他伸出手摸我的脖颈。 不,不要!我闭着眼睛,痛苦地摇着头。 “嘶!”地一声,紫色衬衣被他撕开,雪白的肌肤与那紫色的胸罩,马上露了出来。我慌了,急忙扭动,两个圆球般的乳房随之晃动。这,更激起了这个老流氓的欲望。 还真大啊!公公淫笑着。 我又羞又慌又怕,可是身体被公公紧紧抱着,动弹不得。  公公的从我脖颈处,慢慢地探了下去,移向我的乳房。他的双手也在我胸前不停地搓揉,时而把圆球挤在一起,时而把圆球拉开。 我拼命摇着头,呜咽着说不,公公不要,不要,救命啊…… 这个老流氓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突然,我抬起脚,朝前面一踢。却不料,我的脚刚刚提起,就被公公抓住脚跟。没等我挣扎,我的另一只脚在瞬间也被他抓着,被他一扯,我的双脚自然而然的夹住了公公的胯部。 隐隐地,我能感到男人恶心勃起的凶器,正隔着一层布紧紧地抵住我的芳草地。  而我身前的这个人,正是我的公公,伸出一只手,落在我的肚脐处,慢慢地摸向我的三角地带。 救命啊,救命啊!我大声呼喊。 可是,我的呼喊没有任何意义,换来的,是公公更 黄牛好 加猛烈的蹂躏。这个老流氓,上下其手,一会使劲搓揉我的两个玉兔,一会而使劲鼓捣我的芳草地。 公公伸出手,解开我的牛仔裤的纽扣,拉住裤头,往下一扯,我下身就剩下一条薄如蝉翼的紫色带有花纹的三角裤。 “太诱人了!!”公公腾出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裤子。 接着拉开我三角裤的一角,就想把自己的勃起顶进我的身体里。我一声惨叫,说:“停下来,停下来……不要啊。” 我急忙拼命的狠扯公公,想把他从我的胯部扯脱。  公公被激怒了,挺着一个黑乎乎的脏东西,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瞪着我。 “看我怎么收拾你!” 公公喘着粗气说。 猛地,公公扑上来把我的乳罩撕掉,又把我的底裤完全扯掉。一对大肉球全部显露出来,羞涩地地打着颤儿,和下面的芳草地遥相呼应。我急忙一手护着胸脯。 不让胸前的肉球冒出来。一手捂住芳草地,护住窄窄的肉缝。  公公重新伏上了我的身体,用瘦骨带毛的胸膛挤压、摩擦着我娇嫩的乳肉,下身也已挤开我的双腿,瘦瘦的屁股不停地挺动,好像是用自己已经坚硬的下身在我胯间嫩处滑顶弄,寻找入口……  我一边左右摇首躲避着公公的索吻,一边难耐地扭动着身躯——大概是想摆脱公公在自己身上敏感处的侵扰吧,雪白的双腿被公公的身体分开后就再也夹不拢了,屈在公公的毛腿两侧可怜的颤抖着……我的求饶声变得更像呻吟声了——  “别……别……不要…… 哼…公公…求你……别……” 在公公的屁股下沉之际,我发出几声惊惶而短促的求饶:“不要!求你! … 公公!…不要…哦!—— 公公屁股狠狠地一沉,「噗哧!~」一声,伴着他自己”啊!——“的一声闷呼,下身彻底进入了我的身体……! 不要~~啊~」 ”我仰起脖子张着小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双腿屈起微微抖了几下,原本象征性推拒着这个老色狼身体的双手也彻底放松摊在床上了,眼睛一闭,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公 公一脸淫笑,一把抄起了我圆润的腿弯,把我的双腿架在他肩上, 每一记插入两人的下体都猛然相撞,每次他都用力把脏东西一顶到底,又迫不及待地往外抽,再刺进去,再往外抽,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发出越发响亮快速的「啪!~啪!~」声。 「啊……唔……啊……」渐渐的,声声喘息不断从我口中吐出,我的身体被撞击得 黄牛好 前后摇摆。听到自己淫荡的叫声,我羞得无地自容,我为自己经受不住情欲的挑逗而羞愧。  可是随着公公迅猛刚劲的抽动,下体传来阵阵恼人的快感又马上使我迷失于这令人销魂的肉欲享受中。 我羞涩难堪,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 「怕什么,你尽管叫,这夜里睡不着的人太多了。」公公「嘿嘿」笑着,不停地耸动自己下身,下面不停地回想着」啪啪「的水声,听声音就知道我的下身就像被打桩机打洞似的开发着。 我迷离的瞟了一眼两人的交接之处,每一次 脏东西拔出,都会带出一滩粘稠的黏液,那粉红的下体已经水水的一片,煞是淫糜。公公放慢了速度,轻拔慢插,低头仔细地盯着这水滋滋的景象。  「真紧啊,一定是你们两口子很少做吧,哈哈!」公公揶揄着身下的我。 一想到丈夫,我心里就哀痛不已。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公公猛地躺倒,抓着我的手一拉,我就稳稳当当地坐在他的腰上,性器始终紧密相接。 公公只是轻轻地挺了挺腰,我就如坐在了马背上一般被抛了起来。 「 啪」一声抛起来,「嗯」一声,脏东西深深地顶到了我敏感的花心里,那对圆球一蹦一跳的,毛茸茸之处,在夜色中显得那么丰满诱人。 公公一边欣赏我的羞样,一边紧紧按着我的圆臀,突然下身猛地用力。 「啪」一声,「哦~~~」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高呼起来,酣快淋漓犹如久旱逢雨。  公公一手按着我的圆臀,一手不停地揉着我那对圆乳,一边起起落落地运动起来,「啪」「啪」「啪」。 「啊~~~啊啊~~~~~~」我秀发飞舞,柳腰狂摆,完全已经忘了被自己公公奸淫的屈辱。 看着我那么主动,公公得意洋洋地说:「媳妇,你原来跟厂里的那些娘们一样,也是荡妇一个。呵呵」说着又重新把我压在身下,抓着我的两条腿,推到到我的胸前,脏东西缓缓拔出,插入。我心里空虚的难受,公公看着我紧咬的红唇的娇羞样,好不得意。 一浪接一浪不间断地猛烈抽插,淫水洇湿了被褥。 我两手紧攥着床单,双[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眼朦胧,小嘴大大地张着,喘息着。  公公毫不客气「噼噼啪啪」几十下,突然狂乱地抽搐了一下,「噗嗤」激射,直到浓浓的白浆一滴不剩地灌进了我的体内,他才心满意足的地瘫倒在我的身上沉沉睡去… 我最后还是没有将他推开。我为什么没有那样做?  取而代之的是我居然接受了他的强迫,甚至在床上还极力的配合他?难道是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吗?还是我真的缺少男人?公公酒醒之后拼命地向我道歉,还承诺以后不在碰我,并给我安排工作。而我则留下了眼泪,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老公。  从那天起,一向忙碌的家公居然天天呆在家里。不过家公对我越来越看重 。并且信守承诺 并没有在骚扰我。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几个月后还是发生了……  这一天,丈夫在里屋睡午觉,婆婆到小姨家去了。我站到镜前准备梳理一下,准备出门逛逛,自从长期呆在家里后后,还从未认真打扮过自己,本来就有几分姿色的我这下更显得俊俏了。当我正准备出门时,在外出差一个星期的公公拎着大提包回来了,人还未进门,就开始喊婆婆的名字。  我说她到小姨家去了,公公从提袋里拿出一件时髦的连衣裙,让我试试。穿上时尚的连衣裙,我更显得光彩照人。  公公满意地看着我,见他心情这般好,我不失时机地问:“爸,我嫁过来都一年了,可工作……”公公笑眯眯地走过来,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别急,我正在帮你找关系。”说着,他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向我胸部伸来,我吓得不知所措, … 可又不敢反抗。  公公见我羞红着脸不支声,更大胆了,喘着粗气说:“别怕,你不是想要个好工作……”容不得我反抗,他把我压下了身下……  我用力推开他,「他还在里屋睡觉呢呢,婆婆也快回来了!」 公公哪能放过我啊,一拉一扯,两人又滚落在沙发上。我的小内裤被他直接拉到了脚下。  「走开走开!我喊人了」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他看着我皱眉的表情,紧咬的唇红哀怨又愤恨地瞪视他…… 公公狠狠地攥着我的手,“ 上次不是叫得挺欢的嘛,现在吃饱了就过河拆桥啦!” 他的膝盖猛一挤,分开了我的双腿,“ 扑哧”一声 脏东西尽根没入我的体内。  「嗯~」我一声长吟,这种充实肿胀感好久没有了。 随着公公那壮硕的东西不断推进,我羞赧地感觉到它在自己的下身中 越来越胀,毫不停顿地向我体内最深处滑去,越来越深。 我被动地蠕动着娇软绵滑的雪白身体回应着公公的第二次强暴,迎合着那一阵又一阵的狂烈动作。我的手不知何时搭到公公的脖子上,红唇微分,传出阵阵令人遐想的吟哦。  芳心却是又哀又羞:罢了,我就忍受一阵子吧,为了我们家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 看到我已经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公公好不得意,更加狂暴地狠插起来。我只觉得下身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脏东西上,不断地收缩吮吸,令人酥麻的感觉一阵紧接着一阵, 黄牛好 将两性交媾的欢愉诠释得淋漓尽致。 「呃呃,放过……我吧,嗯嗯嗯~爸爸!」 我有点屈服了,屈服于自己发自内心的快感,我现在只想要得更多。  我迷这双眼,主动地挺送迎合他,我想不到这个平时看起来猥琐的老男人竟有这么强的性欲和爆发力。 突然,公公加快了速度,「扑哧扑哧」的水声也越来越大。明知道身上的老男人就快射了,我也「唔唔」呻吟起来,心里狂跳不已,就像坐过山车从最高峰滑落下来那样的刺激。 一个漂亮清秀的女孩,为了能获得衣食无忧的生活,出卖了自己一生的幸福,而在这衣食无忧 的家庭里,被一个道貌岸然的老男子一次又一次的奸淫。 … 「噗噗」,我的腿紧夹着公公的腰,正在迎接最后的一轮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