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和母亲的日子][完]


当我还在看着新抓好的高清叶问前传的时候,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后,掉下桌下的垃圾桶里,我暗骂了声「干!」,赶紧拿出来接话,看看是谁打扰我的休息时间,结果电话拿头传来一阵女声,问我说「吃饱了没阿?现在在干嘛阿?」没错,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二话不说就马上一句「宝贝~ 在干嘛呀?」,可惜他妈那贱女人,跟个开着新马三的跑了,好说歹说我也有两台好车。  不过只是一台[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是老迪爵,另一抬是学校代步的……脚踏车。妈的,男儿志在四方,起码我骑脚踏车也节能省碳,也算是为个地球做的一点贡献。电话那头是我妈,我本来住宜兰,就人称「好山、好水、好无聊」,我去你的好无聊,无聊你他妈这些观光客还来个屁,塞的雪隧不通没打紧,垃圾是不会自己带走逆?  老妈开了间面线店,还请了个外劳来帮忙,说不上绝顶美味,但也是人潮频频来、垃圾不带走。想以前还没上台北念书时,每逢假日,一堆外地来的脑残客人,带饮料进来喝就算了,也不会带走,外面四个红色大字「禁带外食」,我他娘的真想问「是你他娘的看不懂中文呢?还是他妈的色盲呢?」。夭归靠夭,也只敢心里骂,做生意和气生财、钱财自然来,就只能不停不停又不停的收、饮料罐,心中骂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干你娘,我看着隔壁隔壁又隔壁的、手调店。我真想把收集好的饮料罐,免费送到他家府上,在说句「我提倡资源回收,回收再利用,爱护环境人人有责,所以替你们家的饮料杯,全部」撕膜冲水晒干净「,还」免费脚踩踏压扁「不占空间。本来要你们来我家收,不过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这工本费原本一杯五块,念在大家都为大自然多尽一份心力,今天就给你打个折,一个杯子三块,只收现金,不换饮料。这边今天三大袋,你提进去自己慢慢数清楚,晚点说不定还有一袋,到时候我在来收钱,就这样,掰」。  我听着电话,问了问老妈说有何贵事,老妈说外劳签约到了,所以想要暂时休店几天,正好也想上来台北玩玩,看我这儿子能不能让母亲来挤一挤。我看着我这没多大的套房,心里纵是很难为,不过半年没看到妈了,就答应了。当天母亲坐火车北上,我亲自在台北火车站迎接,结果他娘的下了个大雨,让我们母子两人在车站里等了一回,看雨变小了,急忙骑上老迪爵,母亲行李用塑胶袋包好,直奔台北套房。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没错,就差他妈的一个巷口,突然天裂大洞、雨下瀑布,淋的我跟老妈一身湿,才急急忙忙上楼。我先在门口站了一下,跟母亲说哪边是厕所,要她先进去洗个热水澡,而我满身都滴水,跟个落水狗没两样,就在楼梯待着让水滴,望着窗户装忧郁型男。  而我对面房的房客,跟我一样,是个死大学生,有时候会带女友回房过夜,干的女友一声比一声大,我他妈娘看个叶问也慢慢硬起来,看着看着,竟然换想自己是年轻叶问,疯狂抽插那个甚么大官的女儿,穿着合身旗袍,那对屁股扭阿扭,搭配对面的淫叫声,干脆就不看叶问,改看A片去了。  我这人其实也挺坏了,喜欢恶作剧,讲话就他妈的挂在嘴上,哪像个台北高素质、高涵养的文明地方。有次对面房的又开始干炮,干的我们这一条走廊底的那户都听得到,当下夥同我左右房的朋友出来。我穿了件西装外套,手上拿了个扩音器,这是社团招募时用的,没这玩意儿,准备喊到沙哑吧,叫我几个朋友站我后头,我看那淫叫的声音差不多了,也差不多快要最后冲刺结束了。  在一阵「阿阿阿……阿阿」,非常大声的浪叫声中,我看着走廊上有些人都探头出来看,突然我一个大力敲门,在拿起扩音器一喊「里面的歹徒不要在挣扎了,马上出来弃械投降,如不肯就范,就立即破门而入,到时候别怪我们使用强硬的手段,最后倒数,五、四、三……」,只见门开了一个缝,我那好朋友脸红对我说「干,不要在闹拉」,我把扩音器对着他的脸说「我闹你老母的老母,你们这房的噪音指数已经超过标准分贝,我好心来跟你说,你就该偷笑了,到时候警察来敲门的话,还以为你强奸良家妇女,直接把裸体的你押上车,这就不好看了」。  「干……我知道啦,你们都快走啦,其他别的房客会听到啦」说完就把门给关上,这时候走廊上一片大笑,随着嬉笑声而大家各自回房,过了十五分锺后,只听到一个女子的叫骂声「丢脸死了,我在也不来了」,在一声关门声,直到现在都好一阵子没听到真人实境秀了。其是这也不能怪我朋友,只能说这种专门租学生的套房,隔音本来就他妈的烂。  这时候母亲开房门喊了喊我说「洗好啦l来洗吧」,我急忙进去,在母亲面前也不避讳了,脱个精光,衣服全丢在洗衣篮里,拿了件衣服内裤就去冲澡了,而当时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视线。洗完后我裸着上身出来,看到母亲坐在我电脑桌前,母亲身穿一件我的黑衬衫,因为母亲个子小,所以整件黑衬衫更显的大件,而穿了小短裤,露出乳白色的大腿,还上了点指甲油的小脚。  让我看的有点起了邪念,想到我那贱女人,也不知被我干了几次了,如今分手一个月了,早快忘了跟女人干炮是甚么感觉。如今母亲在我房里,顿时我的下体竟然开始半勃,我赶紧坐在床上,穿了上衣,让老二用上衣下摆盖着,比较不会明显,则开始跟母亲闲聊。我说妈阿「今天我睡床下,你就睡床上吧。还有,不要在乱点我的硬碟找A片,你儿子念资工系,你找的到的话,我就可以从系上大楼跳下来了,在阴界里连捅自己十四个窟垄,恨自己苦念多年的技术,竟然被母亲乱点就点开了,我简直无颜见我的教授老师们」,母亲掩口哈哈大笑说「你这张嘴还是跟以前一样,就喜欢胡说八道,老实说,又欺负哪个女孩子拉?」。  我先说说我房里布置,门口一进来左手边是床,不大,虽然穷,但还有个棉被床垫枕头,床的正前方是我的认真念书的书桌,恩……兼拿来查资料、求知识的电脑,而书桌右手则是小电视、书柜、吊衣架、一堆哩哩抠抠的东西,书桌右手边往前就厕所兼浴室。母亲这时把身子转到床边,两只小腿交叉,变成一个二郎腿,下脚抵着床边。  我看着母亲那短裤私处那边,整个挤了挤,咽了咽口水。之后就带母亲去逛个夜市,体验一下台北挤死人不偿命的夜市,吃个消夜,回来母亲看着书桌旁的小电视,而我看着逛逛文章,不敢上网载片,深怕母亲在后头看到我的网页,是个AV女优的封面图,那下不就惨了。差不多很晚了,母亲的生理时锺早已经累了,母亲上床后说「别晚睡了,今天就上来跟妈挤一挤吧」。  我心想也好,地板冰冷,反正我们是母子,睡在一块也不会怎样。我跟母亲肩膀都顶在一起,我说要熄灯了吗?母亲说了声「恩」,之后整个房间黑暗无光,只剩门缝下透出一点光芒,我在空气中文到母亲的发香、体香、还有熟女的诱惑体香,我将身子往右转,我发现母亲原来是背对着我,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下体好硬,身体好热,我决定在晚一点,等母亲睡着后,我在偷偷去厕所打枪解欲。 而母亲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这香味很勾人,不过我虽然有那乱伦的想法,不过母亲毕竟是乡下人家,从小对於性话题就很少提,可能跟母亲那时代民风淳普有关。就这样我强压欲火,心中一直默念「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万褔玛利亚,你充满圣宠!主与你同在,南无释迦摩尼佛,阿密陀丸,急急如律令、一斩我心中心魔,阿们……」,等我发现我所知道的神仙,都被我念的差不多快完后,我那挺苏联制AK- 47肉棒依然耸立在那。  我决定偷偷起身,去厕所里拿漱口杯,装了一杯冷水,浇息我那对母亲意淫的欲火,当下只觉得「干,没想到这水这么冰」,等重复两三次,加上我口念「清心诀」,这才消软下来,此时被硬起的阳具折磨成这样的我,早以经疲惫不堪。就在沉沉入睡中,想到一句话说得真好,天下有三之外在人为难忍,一难忍为「憋尿不能尿」,二难忍为「想睡不能睡」,三难忍为「屌硬不能泄」,埃……虽然只是网路上看到的,不过还真他妈的贴切阿。  早上我醒来时以是快中午时刻,母亲起床梳洗一番,便拿了个钥匙,出去绕绕,买了点东西回来。我吃着母亲买回来的烧絣油条,一吃就知道是哪家的,我对妈说「你这豆浆是不是,公园斜对面那家永和豆浆买的阿?」,母亲笑说「这你也知道?看来附近都摸熟了,也差不多该带妈去绕绕这台北城了」,我咬一口油条说「当然知道,普天之下还有哪家永和豆浆,能把这简单油条炸的这么难吃,能炸成快焦掉,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简单,吼里害阿」。  下午我依约带母亲去逛逛一些流行地方,你们也知道,凡举女人,哪个不爱衣服、爱逛街,所以甚么台北一零一、SOGO、衣蝶等百货专柜就去那些地方绕绕,为什么我会挑这些地方呢?一来吹冷气,二来今天非假日,人少好逛。然后晚上在到淡水老街走走,母亲今天一袭黑色连身裙,算是合身,把母亲那身段子,衬托的玲珑有致、凹凸匀称。  我上台北念书半年了,已经六个月没看过母亲长相,没想到母亲越来越会打扮自己,不知到是受到谁的影响,该不会是外面有男人吧?哇靠,真是要这样的话,我他妈娘马上回去,把那个奸夫挑断手脚筋,在告诉他一句话「淫人妻者、其妻终被人淫」,在他面干他老婆,还干他老婆的母亲,妈个巴子,敢泡我老妈,也不打听打听她儿子是谁?  等我心中把那奸夫给千刀万剐之后,我套了套母亲口风说「妈~ 这件是新衣服吗?」,母亲微笑说「那有,之前跟邻居一起去买的,好看吗?」,我停下脚步,盯着妈说「恩……衣服还好……不过」,母亲说「怎拉?衣服真的不好看吗?」,我绕看母亲身子一圈说「衣服不好,真的不好看……都乌漆吗黑的……」,母亲脸一沉,失望的说「可是……是那阿美帮我选的说,就是那美容院阿美阿」,喔~ 原来是美容院那票邻居阿,难过母亲会打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拍了拍妈肩膀,母亲那失望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这也难怪,自己一个乡下人家,上来台北当然要打扮漂漂亮亮的,如今被自己的儿子泼冷水,不失望才怪呢。我将母亲搂在我胸口说「衣服是真不好看……不过,妈你本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就算衣服是黑的,也挡不住妈你那散发出来的光芒阿,呵呵」,母亲这才破啼为笑「久没见了,油嘴滑舌,靠这张嘴,甜了几个女生阿?」,我想可不能让女友这话题下去了,牵着母亲的手,走向餐厅。  今天特地来吃海鲜,刚说到哪了?对了,说到那黑色何身裙装,母亲露出两个美肩,应该是穿无痕胸罩,胸前微露松酥胸乳沟,不过乳沟上面有圈金色铜圈装饰品,而母亲穿了一个偏白的丝袜,一双白色为主色的高跟鞋,鞋跟整根金色,鞋头下面一圈为金色花纹,那双鞋还真美,搭上母亲的金莲小脚、美腿,更是好看极了。  而母亲把长发盘了起来,后头一个包,垂个三、四根头发,在空中晃阿晃,更有一种美感,而母亲的脸庞说不上美若天仙,但起码白白净净的,上了一点淡妆、一点玫瑰红唇蜜。我想如果上个大浓妆的话,说不定旁人还以为是我的姐姐。  我在吃饭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母亲聊着,说着说着,就说母亲早上起来的事,我看母亲那娇羞的表情,就知道母亲有事瞒我。  我挺了胸、抬了头说「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招来吧,你刚说我早上睡着时怎样?」,母亲轻笑说「唉呦,我的大官人阿,民女不是不说,是说出来,怕你不好听阿」,哇靠,我知道母亲打扮年轻化了,怎连讲话也学我这么趣味阿?,我故意装有点凶狠的样子说「大胆贱妇戚秦……式,阿……不,我是说,民女你当时究竟看到甚么?是不是常威打来福,一脚踢死那只狗,还说他天生神力?」,母亲从型跟着我一起看第四台,所以这些电影母亲自然是懂得。  母亲害羞的说「报告官人,其实早上事小,那昨晚……那事才大呢……」,我一听到前晚,差点没把口中的九孔给吐了出来,急忙喝了口柳丁汁,还呛了口鼻一下说「妈~ 前晚我到底怎么拉?」,母亲说「报告官……」,我急着说「好啦好啦,算我认输,我的好民女,你赶快说说我昨晚倒底干嘛了?」,母亲娇真笑说「这里人多口杂,回去在说」。只留下满脸疑惑的我,我脑子千百转,怎转都想不出我做了甚么。  好不容到家了,我死缠烂打母亲回答就是打太极,直到母亲要洗澡被我拦下,这才害羞的说「我其实一晚没啥睡熟,其实是睡着又醒,醒了又睡。我早上一翻棉被要下床,你那大家伙,就顶出内裤口,整个挺了出来。你说,我能不害臊吗?」,我心想,难道清心诀没用?不过这是早上,那昨晚呢?难不成?我对母亲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干,我听过梦游走路的,还没听到梦游强奸人的,我呆了呆说「妈,那昨晚……我没碰到你身子吧?」,母亲这时坐在我床边,打了个单眼挑眉说「碰到?  不只碰到,你还欺负了我一夜呢」,我吓的差点双腿跪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根据古法乱伦要连浸猪笼七天七夜,在用找十个女人在你面前搔首弄姿,让你连硬七七四十九天,在把你榨的九九八十一日,最后精进人亡,全身瘦得皮包骨一样,老二都摩到破一层皮、血流如注了,还不放过你,想到这点,我额上一滴冷汗,沿着额头流到鼻尖。  不过我内心一转,还好现在是文明社会,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是现代人。我问母亲说「妈……我到底是怎么欺负你,你到快说给我听」,母亲这时脸更红了,就娇羞的说「你那家伙顶了我一夜,还自己说梦话搂着我的腰,我背着你睡,也不知道你梦到谁,就把我当成是你女友,一直……一直,用家伙蹭我屁股,还揉了一下我的……我的……胸……呢」,说完母亲就脸红,急忙去洗澡了。  只剩下我傻在那,我心想,他妈的有没有搞错,我自己忍欲戒火,一招「水浇阳具火、口念清心诀」,结果爽到是梦中的自己。埃,早知道就自己来了,真要命阿。今天晚上我决定睡床下了,免得又骚扰母亲,这次我趴睡,把肉棒压在冰冷的地板上,直接听的放入般若波罗蜜心经的MP3,决定一抗心中淫魔。  母亲此时却找我聊天,母亲说「上来睡,妈不怪你,快」,我怎么好意思,我都全副武装了。我说「妈,你放心,我决不会再让你一夜难眠,今晚就放心睡吧」,母亲伸手拉着我的手说「起来,快,这是妈的命令,不许抵抗、不许顶嘴、不许在说个不字,懂了么?」,我见母亲心意已决,就把MP3拔下放旁边,以不碰母亲身子为空隙,开始抵抗这床上意淫母亲之战,行动代号为「床上任务」。  母亲说「干甚么阿,我是瘟神还是病毒,躲这么远?靠过来,你是我儿子,怕我吃了你不成?」,恩……很好,这「床上任务」没五秒就破功了,我肩膀顶着母亲的软嫩香肩,母亲开始跟我聊天,都聊我的事,包拓课业,以及女友。我看我不心把女友的事说溜嘴了,母亲这才问「那你有没有欺负人家呀?」,我笑说「那样的欺负?是晚上欺负?还是白天欺负?」,母亲拍了我一下娇笑「甚么白天晚上阿,呵……」,我说「妈,我白天晚上都欺负她,你要问清楚一点,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阿?」。  母亲的声音更是害羞了,把粉拳打在我肩膀上说「这么行?我看是久久一次吧」,我把身体转向母亲那边,闻着母亲的香味说「母亲猜猜我能几天几次呢?」,母亲这时也转了个身子,面向我说「不猜不猜,你就这嘴会套话」,我偷偷的伸手摸了母亲的玉手说「那妈你希望我能几天几次?当做猜猜看,好玩而以」。  母亲这才想了个想说「三天……阿不,你年经,所以是两天一次」,我故意做的很夸张的表情说「哇……妈你还真神机妙算刘伯温,跟那借东风诸葛孔明有得一拼了」,母亲笑说「别在假了,你那话我一听就知道我猜错了」,我故意把脸朝向母亲脸前,我的脸上感觉到母亲的鼻息,以及母亲那嘴唇呼出气,我小小声说「妈你老实说,你希望我能几天几次,猜对有奖励」。  母亲娇嗔的说「唉呦~ 硬要我说,那我就说吧。如果能每天晚上一次,那就很了不起了」,我把嘴拉到母亲的耳旁说「猜对一个,猜错了另一个」,母亲疑说「哪个对,哪个错?」,我故做神秘的说「每天是真,一次是假……,我一天起码要三次,呵」,讲完哈了母亲耳朵一口热气,母亲痒了一下说「胡说,那这么行?」,我说「猜对一半还是有奖励,奖励就是……」,我在母亲的脖子上亲了一口说「本来是嘴巴的,这次猜一半,就脖子了」,母亲起身两手轻拍了我胸口说「连母亲你也敢欺负,你这孩子,真是……呵」。  我急忙说「哇,得到奖励的人还不满足,这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吗?」,母亲笑着看着我说「你喔……欺负人喔」。在这番调情后,我那甚么「母亲任务」早已经被我抛在脑后,我把母亲当作是自己的女人调情,而我忍了一个月的阴茎,身体上早已经欲火难耐,母亲说「分手多久拉?」,我干脆搂着母亲说「一个月了,也一个月没碰女人了……」。母亲这时候是侧躺着面向我,母左我右,母左墙壁、我右床边。我不停把脸凑了母亲脸庞,用鼻子摩着母亲的鼻尖,左手先搂着蛮腰,在往上爱抚着美背、玉颈,母亲的鼻息声越来越大,我轻轻的把嘴凑到母亲嘴边,点了点、吻了吻一下说「妈……今天早上说你衣服不漂亮,是故意开你玩笑的、闹着玩的,你不会生气吧?」,母亲羞说「生气?早就气死了,你这孩子年轻气盛,我早就知道你们这年纪的都在想什么……」。  我的左手从美背滑摸下来,虽然只隔个一件薄纱睡衣,连身裙那种,不过倒是感觉皮肤很滑,手感不差,看来美容院保养的不错。我把手滑过臀部,在来大腿,连摸着小腿,把母亲的大腿整个往我腿上摆,我说到「妈~ 那你说说,我在现想干嘛呢?」,母亲害羞说「不说不说,就会欺负自己人」,我在吻了一下下巴说「那母亲愿意让我欺负吗?」,母亲这时候没说话了,只是呼吸很快很沉重。  我起身,把母亲两腿扳开,棉被被我丢在地上,开了一盏床头小夜灯,母亲躺在床上,用手半遮着脸说「你真的要这样?」,我把身子压在母亲身上,两手把母亲的双手拉开,看着母亲的脸,母亲一头长发散在枕头上,薄纱睡衣裸露出黑色胸罩,还有一件黑色三角蕾丝内裤,一深水蓝色薄纱睡衣,露出香肩美腿,看的我肉棒硬起。  我先深深的一吻母亲娇唇说「妈不愿意,我就停手」,母亲脸侧一边,不敢直着看我说「你忍很久了?」,我轻轻的吻着母亲的蜜唇、鼻尖、额头、耳朵,脖子,乳房上的胸口,吻的母亲眼睛半开,眼神朦胧,我说「今天妈不愿意的话,我也要欺负妈」,妈这时候娇笑说「你这孩子早打着这心眼,吃定我了」,我把母亲睡衣上的肩带退下说「冤望阿,我只是看妈你……」,说完已经把母亲的睡衣,从母亲腿上退下,母亲的黑色胸罩包覆着两颗乳球,中间深沟代表胸部不小,而母亲两只大腿想要夹起来,却被我身子挡在中间。  母亲伸出右手挡了在自己的私处上,左手手臂则护在酥胸前,挡住雪白北半乳球,一个鼻哼说「我……我怎样?」,我把母亲挡胸的左手给拉开,右手则把母亲右手给拉起,把母亲的两手往上拉,用左手压着母亲两只玉手,而母亲的腋下无毛,刮的很干净。我舔了舔腋下说「母亲你不是也想让我欺负一下?」,母亲因为一下被舔敏感的晃了一下说「你都用这方法骗女孩上床阿?」。  我两手绕到母亲背后,解开胸罩,母亲用手遮了遮胸罩,不愿意露出乳头,我把肉棒挤在内裤肉壶上说「骗女孩上床还需要这样大费周章?我只对妈你才这样调情,今晚不想要我欺负你?」,说完就把黑色胸罩给脱了,两颗雪白奶子跳了出来,呈现水滴状,虽然只有C,但是令人惊讶的是,竟然微微挺起,没有下垂。  我双手从母亲胯骨往上摸,用双手托住母亲乳房下缘,开始搓揉,母亲下巴仰了仰,娇喘一声说「甚么……欺负……负我阿?」,语气中尽是娇甜软羞,我开始用舌头细细品尝乳头,先绕圈舔乳晕、舌尖连点乳头,左手手指则是捏揉着左边乳房,最后猛口一吸,开始粗鲁大力的揉捏,不停的吸乳房,手口并用,让母亲鼻腔喉头发出阵阵叫声,我边舔边说「不说清楚要不要我轻负你,我就不停手」。母亲早已经脸红如霞,两手摸着我的背说「羞死人呢,你都欺负我成这样了,我还能不愿意吗?」,我将两手绕过母亲腋下,让我的胸口挤着母亲的乳房,上下摆动身子,就上身胸口揉乳球、下身肉棒蹭肉穴。脸朝向母亲,深情看着母亲眼睛说「妈,我发现你好美,今晚我怕弄疼你了」,母亲两手环绕在我脖子上笑说「有这本事?看你调情调的妈都身子热起来了,老实说来,多少女生被你这样?」。  我重口吸了那蜜唇,舌头在母亲口亲里交缠,母亲闭上眼睛,配合着我吸吮,从淡如亲吻、到重如狂吸,我缓缓的扭着我的屁股,母亲的腰身也在上下摩蹭我的肉棒。在亲吻中,我腾出右手把母亲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拉下,我放开母亲的嘴唇说「就爱妈你一个,我要妈做我的情人,好吗?」,母亲把左小腿抬高,让我把内裤拿下来的说「情人情人,母亲本来就是儿子前事的情人,呵」。  我站了起来,走下床,把窗户上的百叶窗给卷下,把身子向母亲头那边,母亲起身,帮我把内裤脱下,我的肉棒直接跳了出来,母亲直勾勾的盯着我的阳具说「还真的是长大了」,母亲掩嘴一笑。我说「妈,你说长大是多大呢?」,我把母亲翻了过来,来个六九式,女上男下,母亲害羞说「我哪知道阿,不过这姿势还真丢人阿」。  母亲的阴户在我眼前,我开始用手指翻开外阴唇,先用手指在穴口玩弄,刺激阴蒂,用手指插进去挖抠肉壁,但是不敢太深。而母亲还在享受我玩弄的她嫩穴时,我用腰顶了顶肉棒说「妈,你那私处好美,帮我含含可以吗?」,母亲这才手握住我肉棒,开始套弄起来。被自己的母亲套弄是很不一样的,跟我之前的女生都不一样。  我觉的肉棒在母亲的手中,很有技巧的套弄,不会一下猛套太快让你不舒服,也不会跟机器人一样,同一个节奏速度握到底。我喊了声「妈,用嘴好吗?」,母亲这才说「古灵精怪,花招真多」,话才刚说完,我就两手捏了捏那肉臀,往下一压,母亲的双腿在开一点,那外阴唇就被我的舌头,从下往上舔到肛门,母亲的美臀因为被舔太松麻,而自然的抖了抖说「你这孩子……就欺负人……」。  在我吸着肉穴里开始流出的淫液时,我的肉棒也在母亲嘴里不停的吸吮,无论是用舌头舔龟头,还是用手握住肉棒旋转吹舔。这六九式让我们母子两人,更是达到性挑逗的刺激顶端。我看差不多了,在下去我就要被吸到口爆了,母亲可以淫水直流,连续高潮,但我不行,我最多连打三次靶,之后都在射出来的子弹,都是水状,毫无浓稠感,顶多让我肉棒多痛的而以。  我把母亲的屁股往前推,自己从母亲跨下爬了上来,我右手捏着母亲乳球,左手捧着母亲小腹,把母亲的身子往床底那边移了移,让母亲后背式对着我。我双手捏的母亲肉臀说「妈……现在才真正是要欺负你呢?我先告诉你,这隔音不好,你可不要叫的太……大声」,我把龟头在母亲的阴户口摩蹭,母亲两手撑地,让奶子悬空,也不看说「热阿……痒阿……都这样了还在欺负妈……」。  我用手摸了摸肉穴,感觉很湿,把肉棒挺进肉壁,母亲浅叫声「恩……阿……」,我缓缓的移动腰部,深怕母亲肉穴一开始没被这么大的插入,一定很疼痛,我让肉棒停在肉穴里,我把胸贴的母亲背上,双手揉捏乳球,吻着母亲耳后笑说「现在在猜猜有多大?这样有欺负到母亲吗?」,母亲已经呼气连连了,母亲干脆拉了个枕头,整个头靠在枕上说「坏死了,不猜……」,我开始缓缓动着肉棒,在嫩穴里慢慢抽插,幅度不大,速度不快。  我挺起我的上身,两手扶住母亲胯骨,一个猛然撞击,撞的母亲闷坑一声。  我开始有节奏的摆动腰间,随着速度和力度的加大,母亲的美臀跟我的大腿发出,「啪啪啪」声响,而母亲的蜜壶不停的液出淫液,肉壁不停的夹挤我的阴茎,我说「妈,你私处真的好棒……以前女生都没你这么棒」,我伸出右手拉住母亲的左手,把母亲的上身拉了起来。  要母亲看着我,母亲上身扭转一点,我看着母亲左边的奶子,随着我的抽插下,不停的在我面上下乳摇,母亲那脸蛋儿,更是可爱。母亲那眼角似带点泪光,可能太久没做爱了,疼的眼眶都红了一圈,更加惹人怜爱。母亲啜泣说「慢点不听,怎快了起来呢?」我放下速度,把母亲翻成正面,在一次弄个青蛙开腿,这次先在肉穴口蹭阿蹭的说「妈……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做爱了?」。  母亲娇羞的先吻了我一口说「你也知道你爸走得快,家里面线生意又忙,每天回去都累个半死了,哪有时间自己……自己来……一下」,我用双手不停的爱抚母亲全身,在母亲的小脚上,吸吮着母亲脚趾说「妈~ 你……都没有找男人亲热亲热?」,母亲因为被舔的脚痒,就挣扎到我的吸吮说「你这坏儿子,在乱说啥呢?我可是很洁身自爱的呢……」,我一把搂住母亲身体,在母亲耳朵舔了舔说「妈真乖,我记得有些邻居客人,来店里看妈的眼神都不太对呢?他们有没有欺负妈呢?」母亲两腿缠在我腰上,肉壶不停的摩蹭我的肉棒笑说「那些人有色心没色胆,就算真敢?我也不要,更何况现在不就有个坏人,压在我身上欺负我吗?」,我挺了挺龟头,在洞口开始浅交,只用龟头进入而以,骚痒的母亲眉头皱起来,热的全身欲火焚身、涨的脑里头昏眼花。我笑说「妈,我不是坏人,是你的宝贝儿子阿」,九浅一深,让母亲不停的扭动私处,恨不得多让肉棒进来一点。  母亲娇怒说「你在使坏,我就生气了」,我突然一挺子宫颈,痛的母亲牙一咬,贝齿在肩头上,留下一半圈齿痕。我开始抽动肉棒,整个木制破床,都快被我摇散了,我他妈还真怕搞到一半床塌到,楼下报警处理,那时候我就真闹笑话了。我使尽的操干着母亲,把这一个月累积的浓精,还有对女人的渴望,更有母亲那温柔的小女人模样,让我更是如痴如醉,插的美娇娘闭嘴不敢大叫、爽的娇淫母一身香汗淋漓。  木床发出「机乖、机乖」的哀嚎声,我看着母亲眼睛说「妈……我要你的一切,答应以后当我情人好吗?」,母亲杏眼半开,樱口微张的说「我还是你的母亲,乖一点,你想要的话,妈可以让你……阿」,我一个大力一挺、一撞、一插,母亲身子弓了起,两腿伸直撑起自己的身子,把美臀抬高 一寸,私处不停的抖动出淫水,我的肉棒和底下床单都是爱液。  等母亲稍回缓了缓,我抱着母亲吻了一口说「答应我,以后外出我叫妈,私底下我叫宝贝,好吗?」,我在一次摆动腰部,母亲已经忍耐不住放声呻吟了。  母亲酥奶乳球随着我传教士体位的抽插,两个雪白奶子不停的上下摇晃,母亲哀羞的说「就依你了……儿子」,我越插越感到舒服,肉棒在淫水四泄后的肉穴中,更是滑腻黏糊糊的,我笑说「还叫儿子?叫老公」,母亲娇喘说「坏……就不说」。  我停住阴茎不动,母亲见我不动了,我说「我的美娇娘,我的老婆宝贝,不说就不是我的娇情人了」,母亲噘起小嘴了说「老公……宝贝」,我说到「妈,你还真乖阿……呵呵」,母亲这才知道又被我欺负了,害羞的气说「你就欺负人……」,我笑了两声,吻了母亲的嘴,开始加速动起腰身,灌的母亲肉穴撑开哀哀叫,我看这淫叫声越来越大。  我也顾不得别人怎想了,我看着这眼前的女人,是我那慈祥母亲、是我那娇羞美妇、是我那淘气情人,感到一切的爽度,加上母亲肉穴的夹紧,龟头一阵酥麻,用手摀着母亲的嘴,把龟头在顶入母亲深处。我的身子震了震,肉棒在肉穴里抖动,一股浓精宣泄而出。我抱着母亲,在等双方呼吸较缓了,两人互相对看,各自微笑起来。  一阵床上温存后,我跟母亲两人洗了澡,抱着睡到隔天早上。母亲直说我把他折腾了一晚,今天都腰酸背痛的,我则是手不规矩的在美臀上摸揉,亲着母亲的小嘴说「下午就要回去啦?这么快」,母亲说已经第三天了,在不回去开店,谁养你阿?我笑着说「那我想我的宝贝老婆怎办?」,母亲用手肘顶了我一下说「还说?自己回家找吧,哼」。  之后,我大学念完今年后,就转到宜兰大学,母亲说为什么要放弃台北,我说「想帮妈分担一点工作,不愿看妈一个人辛苦了」,说完在母亲的蛮腰上摸了一把,母亲娇笑说「你就这嘴,讲话半真半假,谁都知道你不安好心眼,呵」,我在母亲耳边轻说「偷偷告诉你,其实我是来见我的宝贝老婆的,你有没有看在哪里?」母亲腼嘴一笑说「没看到,不知道你说谁阿?」,我两手扶在母亲腰后,用肉棒顶着母亲的屁股说「她晚上会在我房里出现,如果没出现,那就是在她房里,你可别跟别人说阿,因为她是我的美娇娘,我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懂了吗?」,母亲转了个身子脱离我,身子倚在家中客厅椅边说「不懂你说的是谁?我这没这个人阿」。  我用公主抱方式,把母亲抱了起来说「这不就在眼前了吗,呵呵」,母亲说「抱错人了,阿……」,之后关起母亲闺房,又是一阵打闹嬉笑。我跟母亲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对互相陶侃的朋友,母亲的淘气、我的赖皮,让我更是爱上母亲剩余一切,我愿陪至母亲到永久,永不分离。  本楼字节数:22681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