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乱伦换妻][完]


我的第二任老婆小音真是个天生尤物,别看40好几了,那性欲可真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30如狼,40如虎,50如金钱豹。每次我们肏屄时,她那疯狂的动作、淫荡的叫喊总是刺激的我兴奋异常,结婚半年了,一到床上她就如胶似漆的粘在我身上,我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她的儿子杰文18岁,8月底去南京上大学,国庆节回来了,一进家母子就亲密的拥抱在一起,虽然有点亲密过度,但小音离婚3年,母子相依为命,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有一个应酬,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回到家就睡了。半夜,我渴醒了,迷迷糊糊去客厅喝水,经过儿子卧室,听见里面在说话,门开着一条小缝,我往里一看,顿时酒意全消。只见她们母子赤身裸体在床上搂抱着。  “妈妈,都一个多月了没肏你的屄了,想死我了。”  “妈妈也想儿子的大鸡巴呀。”  “你喜欢被老公肏还是喜欢被儿子肏?”  “都喜欢呀,因为两种感觉不同嘛。”  “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用鸡巴插屄吗?”  “当然不一样,被老公肏是被爱的快感,被你这个坏小子肏是母子淫乱的刺激。等你有了老婆就知道肏老婆和肏妈妈的不同了。”  “我现在就再体验体验肏妈妈的乱伦刺激。”说着,儿子翻身压上妈妈。  “你都射了两次了,不要命啦。”妈妈搂住儿子,语气中透着疼爱和亲昵。  “没问题,上次我走的前一天,一天就肏了你6次,要不是晚上你老公在,我还要肏几次呢。”  “你真是头小种驴。”妈妈握着儿子的鸡巴喜爱的说。  “妈妈,你这头骚母驴下了我这个小骚驴,又被我的骚鸡巴肏你的骚屄。”  “好儿子,想肏就快肏吧,他醒了就不好了。”  儿子跪起来,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我清楚的看见她的屄张开着,水汪汪的,屄毛凌乱的粘在一起。儿子挺着鸡巴抵在屄口上一插而进。只见鸡巴在屄里上下抽插,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抑制着没出声,悄悄的回到卧室。  我睡不着,想了很多,最后我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关于乱伦的调查,那篇文章上说,当今社会乱伦的家庭大概占5%,而母子乱伦的又占其中的70%以上,原因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和母亲在心理上的相互依赖性太强,尤其是单亲家庭,儿子往往年龄很大了还和母亲在一起睡,而现在的孩子发育的又很早,在网上接触很多色情的东西,忍不住的会对身边的妈妈想入非非,进而实施性侵犯。做妈妈的出于溺爱,一般是训诫、反抗无效后就顺从了。想着她们母子淫荡的情景,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兴奋,鸡巴暴涨起来,我的换妻计划看起来会顺利实现的。  今天我和一个新客户一起喝酒,因为我们刚成功的合作了一笔生意,所以酒兴很高,不知不觉的都喝的有点多了,从生意谈到女人,从女人谈到自己的老婆,我们毫不顾忌的夸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如何浪,工夫如何好,说着说着就提出换着玩一玩。其实我真有点担心小音接受不了,现在看来应该没问题了,她既然能乱伦,当然也不会拒绝我的换妻了。  越想越兴奋,我忍不住又去偷窥她们,只见儿子半靠在床头,妈妈坐在他的身上上下起落,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儿子一只手捧着妈妈的大奶子嘬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扣进妈妈的屁眼。  “啊……啊……,小公驴儿,妈妈的花心被你的鸡巴顶的好舒服。”  “骚母驴,你好会肏,肏的我也好爽呀。”  我贪婪的看着,不知不觉把门推开的大了许多。  “母驴好累,该小公驴儿上来肏了。”妈妈气喘吁吁的转身下来,突然看见了我站在门外,“哎呀”一声楞住了,我也一楞,但很快回到了我的卧室。一会儿,小音也过来了。  “老公,对不起,和你结婚后我本来想结束的,可是……”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这样的事在很多家庭都有。”我搂过来她,轻轻的抚摩她的头,好象在安慰一个做错事感到害怕的孩子。  小音依偎着我套弄我的鸡巴,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她握着儿子鸡巴的景象,我的鸡巴又暴涨了,我翻身压在她身上,鸡巴插了进去,她的屄里还残存着儿子的精液,粘粘滑滑的,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儿子肏她的情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兴奋,我疯狂的肏着,她的屁股扭动着迎合我的抽插,可能怕儿子听见,她压抑的闷哼着。当她全身颤抖、肢体僵硬、阴道有节奏的收缩时,我也喷射了。  “老公,你真不怪我吗?”  “不会的,而且,你们还可以继续下去。”  “真的?”她似乎不相信的看着我,看到我肯定的点着头,她搂着我高兴的说,“老公,你真好。”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会觉的老公更好。”  “什么好事?”  “我和一个朋友商量好了换妻。”  “换妻?”她不解的看着我。  “就是让他肏你,我肏他老婆。”  “这叫什么事呀,我可不干。”  “这有什么?人生在世不就是找乐吗,肏屄是最乐的事,只要双方愿意,不伤害别人就行。”  “我……我……我不干。”我看出来她是愿意的,只是在掩饰自己。  “老婆,别装了,能和儿子肏就不能和别的男人肏吗?”  “你坏,你坏!”他把头埋进我的臂弯里。  第二天,我和曹力通了电话。  “我这没问题,我老婆燕子骚的很,我一说她就让我给你打电话,昨天晚上就想让你去呢,哈哈。”  “我老婆也没问题。”  “那我们今天在一起吃个晚饭,先互相认识一下。”  “好的。”  下了班,小音给儿子打电话说我们去参加一个聚会要回去晚一点,我们就一起去饭店。曹力夫妻已经到了,一见面,小音和曹力似乎同时一楞,我想他们可能以前是认识的。席间,我去卫生间,曹力跟了过来。  “老兄,巧了。”  “我看出来了,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小音是我前妻。”  “那好呀,你们可以重温旧情了。”  “我吃的是回头老草,你可吃的是新鲜嫩草呀。”  “哈哈,你把老妻丢下,找了个20多岁的小娇娘,没想到还是便宜了我。今天可要和老妻玩点新花样了。”我故意幸灾乐祸的调侃他。  “别得便宜卖乖了。小音是竹筒屄,保证爽歪了你了,要不是燕子装怀孕逼我,我才舍不的小音呢。”  吃过饭,我们一起去了曹力家。我附在小音耳边小声说:“去和你的前老公再续新欢吧。”  她看了曹力一眼“扑哧”笑了。  “你现在是我老公了,别纠缠别人的老婆了。”燕子拉着我去了卧室,我们脱衣上床,燕子拨弄我的鸡巴说,“你的这根老骚棍很不错嘛,又大又黑,我喜欢黑鸡巴,性感。”  燕子身材非常好,奶子不太大,但尖挺挺的,奶头向上翘着,小腹平平的,耻骨高高隆起,上面覆盖着浓密、黑亮的屄毛,两片肥白的大阴唇微微张开,桃花瓣似的小阴唇绽放着,我们迭压成69式,我的舌尖在她的阴蒂、阴唇上扫动,又探进屄眼旋转,她含着我的鸡巴时而舌尖轻扫龟头,时而整根套入。  “啊……屄好痒,快肏我!”她吐出鸡巴扭动着身体叫起来。我转过身,看到她双腿大张、白臀高抬、屄眼洞开的骚样,感到更加强烈的刺激,我黑大的鸡巴对准她红艳艳的屄眼插了进去,我不急不缓、九浅一深的插她,浅似婴儿含乳,深如蛟龙入洞,她的淫欲越来越高涨,阴水沁出顺屁股沟向下流淌,床单湿了一大片。  “好老公、亲老公,使劲肏呀!”她的屁股一抬一抬的想让鸡巴插的更深。  我知道火候到了,发起了冲刺。在我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下,她摇头晃臀,“啊……啊……”大叫。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她大叫一声“我上天了!”阴道收缩起来,我的鸡巴被紧紧勒裹,我赶快停止抽插,提一口气紧闭精关忍住没有喷射。  “你真行,竟能忍着不射,鸡巴还硬硬的呢。”她握住我的鸡巴亲我。  “小骚屄儿,我还要把你再送上天呢。”我把手指插进屄里扣弄。  “我要你抱起来肏,”  “好的。”我站在地上,她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双腿跨在我的腰间,我端着她的屁股向上挺动,她的奶子压在我的胸上身体上下耸动,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  “我们去看看他们吧。”她眼睛向外一瞥。  我端着她来到客厅,只见小音扶着沙发靠背弯着身体高抬屁股,曹力在后面搂着她的腰狂肏。  “燕子过瘾了吧?”曹力看我们来了,对燕子说。  “你也美了吧,又肏上你的竹筒屄了。”燕子回了他一句。  “小音,你们是两个旧夫妻一对新情人,有何感受?”我调侃他们说。  “美你的去吧,老牛吃嫩草。”小音抬起头笑了。  “我这个新老公是头大种牛,可把我肏爽了,你真有福,天天享受这头大种牛。”燕子冲小音挤眉弄眼。  “她还享受小种驴呢。”我配合燕子调侃小音。  “去!肏你的小嫩屄儿去吧,别在这胡说了。”小音瞪我一眼阻止我说下去。  我端着燕子回到卧室,把她放倒在床边,我站在地上举着她的腿肏她。  “你刚才说的小种驴是什么意思?”燕子问我。  我趴在她身上缓慢的抽插着绘声绘色的把小音和儿子乱伦的情节讲了一遍。  “哇塞!好刺激!”燕子听的兴奋起来。  “她儿子也可以说是你的儿子呀,想不想和他也乱一把?”  “当然想啦。不过他每次来看他爸爸见了我都很腼腆,我怎么上手呀?”  “我有个办法成全你。”我把已经想好的计划告诉她。  “太好了,到时候看我的手段吧。”她越来越兴奋,我也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她大叫着又一次高潮了,我猛插了几下在她的阴道深处喷射了。  这时,客厅传来小音尖声浪叫:“啊……我来了!”  我和小音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我们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情景,本已平复的兴奋情绪又燃起火焰,小音说:“我要你象肏燕子一样也抱起我来肏一次。”  说实在话,今天和燕子的一场激战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虽然鸡巴又硬了,但还是觉得有点体力不支。  “知道你没过足瘾,让你的小种驴肏你吧。”我故意逗她。  “你们两个一起肏才过瘾。”小音说这话没有一丝的羞涩,看来经过换妻的洗礼她的淫荡更彻底了。  “乱伦3P!好创意。”我立刻兴奋了。我让小音先过去,等火候到了再叫我。  儿子赤裸着在书房上网,小音悄悄的进去,儿子杰文知道她来了,但仍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妈妈,你来看,包你刺激。”  小音趴在儿子背上一看,一个40来岁的漂亮女人跪在地板上和一个男孩肏,嘴里含着一个中年男人的鸡巴。  “这是爸爸妈妈和儿子玩3P。”杰文说。  看到这个画面,小音淫荡的欲望更加难于遏制,情不自禁的握住儿子硬棒棒的鸡巴:“小种驴,想不想也这样玩?”  “当然想啦,可是他……”儿子用手指一指我们的卧室。  “他个老骚驴早巴不得呢。”小音说着脱下睡衣。  “哇!我的幻想终于成了现实。”儿子兴奋的跳起来抱起妈妈在地上打转。  小音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学着燕子的样子把腿跨在儿子的腰间:“这样可以插进来吗?”  儿子无师自通的端起妈妈的屁股,鸡巴在屁股沟里胡乱的顶着,终于找到屄眼插进去,而后双腿微屈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挺着屁股,妈妈的身体随着挺动上下颠簸。  “老公快来呀!”  听到小音的喊叫,我知道她们已经进入状况,便来到书房。  “你看,儿子也会这样肏呢。”小音兴奋的对我说。  “好的很,杰文,用力肏这头骚母驴。”我拍拍他的肩。  杰文向我作一个调皮的鬼脸,屁股挺动的更有力了。一会儿工夫,她们都气喘吁吁了,杰文把妈妈放倒在写字台上,把妈妈的双腿扛在肩上,站在桌边象推小车一样肏着,小音的头在桌子的另一边垂下来,我凑上去,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她更加兴奋了,喉咙里发出“啊……啊……”的闷哼声。  杰文被这淫乱的场面刺激的满脸通红,抱着妈妈的大腿肏的更疯狂了,突然,他“哇”的一声大叫,在妈妈的屄里喷射了。我们调换位置,我把暴涨的鸡巴插进屄里,杰文的精液被我的鸡巴挤出来流淌在地板上,小音嘴里塞进了杰文的湿漉漉的鸡巴。  家庭淫乱持续到了凌晨两点,大多数时间是我做场外指导观看她们母子的花样表演。我们三人赤身裸体在一张床上一直睡到中午,午饭也是光着身子吃的,因为我们之间不必在避讳什么了。吃过饭在一起看电视,杰文躺在妈妈的大腿上摸屄,小音也拂弄儿子的鸡巴。杰文的手机发出短促的丁冬声,我知道是燕子按我的计划发来的,我心里一笑:“又有好戏了。”  杰文看过短信说:“燕子阿姨要我去帮忙装一个软件。”  而后穿上衣服就走了。我赶快到书房悄悄的给曹力打电话,说是来了几个朋友要打麻将,让他立刻赶过了。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小音赶快去穿衣服,我拦住她说:“不是别人,是曹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曹力进门看见我们先是一楞,继而大笑:“我肏,好浪漫呀。”  “你怎么来了?杰文不是去你家了吗?”小音问。  “哦,听燕子说是帮她装什么软件的。嗳?不是要打麻将吗,人呢?”曹力环顾着问我。  “谁打麻将,你们搞什么鬼?”小音不解的看看我们。  “我是看杰文走了,给你个机会。”我坏坏的看着她和曹力笑。  “什么机会?”小音似乎明白点什么了,暧昧的一笑。  “我们两个一起肏你呀。”我对曹力挤挤眼。  “好呀,前后两老公,新旧一老婆,双龙戏凤呀。”曹力兴奋的两眼放光,立刻脱衣服。  我和曹力轮流肏着小音的时候,燕子和杰文的淫荡戏也开场了。  燕子刻意穿了一件薄如蝉羽的睡衣,杰文的目光贪婪的在她全身游动,她给杰文递过饮料,杰文竟愣愣的毫无知觉。  “傻小子,看什么呢?”燕子拿饮料在他眼前晃。  “哦……没看什么。”杰文神情有点慌。  “阿姨漂亮吗?”燕子故意抖动几下肩膀,奶子颤巍巍的充满挑逗性。  “阿姨好漂亮。”杰文隐约感觉出燕子在诱惑他,神情镇定下来。  “哪最漂亮?”燕子靠近杰文。  “当然是这里啦。”杰文被诱惑的冲动了,大着胆子握住燕子的奶子。  “你个坏小子。”燕子嘿嘿笑着倒在沙发上。  “我今天就坏个样子给你看。”杰文把燕子的睡衣撩起来,趴在燕子身上嘬住了粉红色的奶头,手掌抚弄着屄毛。燕子轻吟着扭动身体,杰文的舌尖游遍她的双奶,手指在两片阴唇间滑动。舌尖顺着小腹向下轻扫,手指插进了水汪汪的屄眼。燕子默契的配合着,高高的抬起双腿,杰文的舌尖找到了圆润的阴蒂旋转拨弄。  “啊……啊……,好棒的舌功。”燕子被玩弄的全身酥、痒、麻、软。  杰文很快的脱光衣服,把鸡巴凑在燕子嘴边:“给本少爷玩点口活。”  燕子含住他的龟头,舌尖在冠状沟环绕着扫动,在马眼上拨弄。  “哇!好舒服。”杰文撮嘴挤眼的叫着。  燕子也玩起了九浅一深,浅嘬龟头、深吞入喉,反复交替着。  “好阿姨,好口活,我服啦。”杰文舒服的全身打颤。  燕子仰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小种驴,阿姨的屄好痒,快来肏我。”  杰文挺着鸡巴一插而进,闷着头一股劲的狂插。  “好个小种驴,肏死我了,肏死我了!”  杰文昨晚射了好几次,所以今天狂肏了好半天还没有要射的感觉,他端起燕子的腿,燕子搂住他的脖子,身体成斜角,两个人默契的配合着耸动身体,“啪、啪”声、喘息声、浪叫声汇成了交响乐。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燕子平平的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杰文骑坐在她屁股上又肏了好长时间,燕子又一次紧缩阴道大叫:“上天了!”  杰文也吼叫着喷射了。  事后,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五人之间发生的一切,于是就开始了五人大联欢,整个国庆长假,我们都沉浸在乱伦换妻的淫乱中。  老婆小音的侄女芳芳和她的新婚老公小宋来我们里旅游度蜜月,住在我家。芳芳那丰乳圆臀、细腰长腿着实惹火,让我淫心大发,小音看着小宋高大健壮的身躯也是春心荡漾。我别有用心的把他们安排在那间阳台与客自回到厅阳台相连的卧房,而且把窗帘拉的留下一条缝隙。  当我们在卧房,我就叫着芳芳的名字搂住小音,小音也叫着小宋的名字,我们很快进入角色投入的玩起来。芳芳的卧房里传来隐约的浪叫,我和小音停止游戏,悄悄的从客厅的阳台来到她们的窗根,从那条预先留下的缝隙往里看。小宋正架着芳芳的腿,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  “啊……啊……用力呀!我的屄好痒!”  “老公,你的鸡巴顶住花心了,爽呀!”  芳芳圆滚滚的屁股一挺一挺的迎合和鸡巴的抽插,淫水顺着屁股沟往下淌,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看着她们热火朝天的大肏,小音扶着窗台弯下身翘起屁股,我摸了一下她的屄,早已水湿粘滑了,我扶住她的屁股把鸡巴插进屄里。  “啊!宝贝,我不行啦!”小宋大叫着趴在芳芳身上。  “讨厌!人家刚来劲,你就不行了。”芳芳捶打着小宋的背。  “今天可能是累了,对不起宝贝了。”  “不嘛,我还要,我还要嘛!”  “你个小骚货,这又不是在家,我可以和爸轮着肏你,你总要等我再硬了呀。”  “我等不的,我现在就要。”  “那你只好去找你姑夫肏吧。”  “我可不敢,你以为他们也象你爸妈那样骚呀?”  “你以为不是吗?从他们的眼神里我已经看出来了,他们也是一对骚家伙。”  “那咱们明天先分头试探一下,看谁先上手。”  听到这儿,我心里一阵狂喜:有戏!情不自禁的狠狠的插小音。  “啊!顶死我了。”小音叫出了声。  只见芳芳和小宋先是一楞,接着指指窗外相视一笑,迅速的开了阳台的门。  “我说的没错吧,姑姑和姑夫也是性情中人呀。”小宋得意的朝芳芳瞥瞥嘴。  “哈哈,彼此彼此。不用明天试探了,现在就开始吧。”我从小音的屄里抽出鸡巴,一手搂着芳芳的肩,一手握住她的大奶子进了屋,小宋抱起小音也进了屋。  “芳芳,姑父让你接着过瘾。”我站在床边架起芳芳的腿,她全身象羊脂玉一样白皙滑润,屄毛却又黑又密,大大张开的粉色的阴唇上淫水混合着精液粘粘滑滑的,我双手按压在她的大奶子上,鸡巴一挺插进屄里。  “啊……姑父的鸡巴好粗好硬。”芳芳淫荡的看着我笑。  “比你公公的鸡巴如何?”  “都是骚鸡巴。”芳芳浪浪的笑着。  “我这骚鸡巴今天要好好肏肏你的小骚屄儿。”说着我开始大抽大插起来。  “啊……啊……好姑父,用力肏呀,芳芳的小骚屄儿好爽。”  旁边,小宋的鸡巴在小音的嘴里也暴涨了,小音的屄也被小宋舔的湿漉漉的浪水直流。  “好女婿,姑姑的屄痒死了,快把大鸡巴插进去。”小音吐出鸡巴,跪伏着翘起屁股。  小宋跪在她后面,抱着她的屁股把鸡巴插进屄里,随着小宋的抽插,她的身体前后耸动,两个大奶子也晃来晃去。  “好女婿,你的大鸡巴肏的姑姑真过瘾。芳芳你好福气呀,有个大鸡巴老公,还有个大鸡巴老公公。啊……啊……你这个小老公肏死我了。”  “姑夫的鸡巴也不错呀,好粗呀,把我的屄都快撑破啦。”  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骚话,我和小宋你的肏着。突然,芳芳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是爸爸呀。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在肏屄呢。你们也在肏吗?我听见妈妈叫了。你是不是肏着妈妈的屄在想儿媳妇的屄呀?哈哈!你今天是肏不到了,我姑父正肏我呢。小宋在肏我姑姑呢。你要和我姑姑说话吗?”  芳芳把电话给了小音。  “亲家公你好。你儿子好能肏,我被他肏的爽死了。”  “姑姑的屄好紧好滑,肏的真过瘾。”小宋凑在电话边大声说。  “什么?你也想肏我?好呀,你们来吧,明天是周末,坐4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一言为定,等你们啦。”小音挂断电话喜滋滋的说,“又有好玩的了。”  “你个老骚货,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肏你。”我戏谑她说。  “你不骚吗?看美的你,老牛吃嫩草,恨不的把两个蛋都塞进侄女的嫩屄里。”她回击我说。  我一边和小音开玩笑,一边加快了速度,芳芳“啊……啊……”连声叫起来,突然她的阴道有力的收缩起来,我知道她高潮了,就放慢速度,把鸡巴抽出来,只插进龟头,浅插9下,再深插到底,如此反复,感觉她的阴道停止收缩,又大抽大插起来,芳芳很快又大叫着高潮了,我的鸡巴被她的阴道有力的夹裹着忍不住喷射了。  这时,小音也啊啊叫着高潮了:“好女婿,我要!我要!我要你用骚精射我!”  小宋见状,快速的狂肏一阵,大吼一声也射了。  第二天晚上8点多,我们从车站接来芳芳的公婆,公公老宋和他儿子一样长的高高大大,但鸡巴却比小宋的黑的多,尤其那紫黑色的象乒乓球般的龟头更显得骚劲十足。婆婆桂珍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两大大奶子垂在胸前显得和她的身材不太相称,微微隆起的小腹下黄色的屄毛稀疏的卷曲着,两片白白的肥肥的大阴唇紧紧的合拢着,乍看上去还真有点象小姑娘的屄。  “亲家公,让芳芳和她姑姑陪你玩,我和你儿子陪亲家母玩。”  “好呀,我就来个老少双飞燕。儿子,你和姑父给你妈来个双龙入洞吧。”  芳芳躺在床上,小音跪伏在她身上翘起屁股,她把双腿盘在小音的腰间,一上一下,一反一正两个屄大张着,老宋跪着先把黑黑的鸡巴挺进小音的屄里。  “啊,亲家姑,果然好屄,儿子,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竹筒屄,里外一样紧,肏这样的屄要整根鸡巴慢慢抽出再慢慢插入才能尽得其妙。”老宋一下一下的抽插,眯着眼摇头晃脑的连称,“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呀。”  “老爸,芳芳的屄都嫉妒的流酸水了。”  “哈哈,我的芳芳吃姑姑的醋啦。别急,你们每人50下,谁也不吃亏。”老宋从小音的屄里抽出鸡巴插进芳芳的屄里。  小音“1、2、3……”的数着,数到50就大喊:“亲家公,该我了,该我了。”  老宋又把鸡巴插进小音的屄里,芳芳就数起数来。老宋的鸡巴上上下下抽抽插插忙个不停。  亲家母桂珍跪着,我仰在她的胯下,抱着她的屁股舔屄,小宋跪在她面前,她一会儿低头含着我的鸡巴套弄,一会儿又抬头含住小宋的鸡巴,也是上下忙活。  “啊……她姑父,舔的爽啊!”亲家母浪叫着翻转身扶着我的鸡巴插进屄里,跪趴在我身上,翘着屁股,小宋从屄口抹一把骚水涂抹在他妈妈的屁眼上,把鸡巴插进去。我双腿微曲用脚跟支撑着身体屁股一下一下的向上挺,小宋趴在他妈妈的背上屁股一下一下往前拱,两根鸡巴隔着一层肉膜在两个洞眼里进进出出的摩擦着。  “她姑父,用力肏!儿子使劲插!啊……啊……爽呀……”亲家母大声浪叫。  “亲家公,好工夫,我被你肏死了!”小音骚浪的喊着。  “老爸,捣烂芳芳的花心啦!啊……呀!”芳芳先高潮了。  “亲家公,我来了、我来了!啊……啊……我的屄屄在跳!”小音摇着头闭着眼狂叫。  老宋猛插几下,禁不住小音阴道的强烈夹裹,“哇耶!”大吼一声在小音的屄里一泻如注。  “老爸,我也要、我也要!芳芳的屄也要喝老爸的骚精!”  老宋喘息着躺倒在一边:“儿子,快来肏你的小浪货。”  小音也翻身躺在老宋的身边,脸上泛起满足的红晕。  小宋从妈妈的屁眼里抽出鸡巴压在芳芳身上狂肏起来。  “啊……啊……肏死我!肏死我!芳芳上天了!”  她的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涌起。小宋连续狂插了几百下,终于趴在芳芳身上不动了。  亲家母坐直了身子,一会儿上上下下狂颠,一会儿扭动屁股旋转,我的鸡巴顶在子宫上研磨,龟头酸痒酥麻,一股电流从脊柱冲上大脑,身体一挺喷射了。  接下来周六、周日两天,老少三对骚夫妻除了吃饭睡觉,就玩着极尽淫荡的乱伦游戏,不过,我们三个男人不是每个回合都射精,而是大战一回合就停下了说着粗俗的骚言浪语休息一会儿,然后再战,最后,我们三个男人几乎同时把精液喷射在亲家母的屄里、屁眼里和嘴里,算是为她送行了。芳芳她们在我家又住了一周,我每天都要肏她一次,当然啦,小音也每天被小宋肏的哇哇乱叫。  五一节,我和老婆小音去南京。因为儿子杰文在南京上大学,下半年就毕业了,前几天来电话说和女友李雪确定了恋爱关系。李雪的爸爸是南京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总,他毕业后就去那家公司上班。我和小音很高兴,杰文频繁的更换了许多女友后,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我们这次去南京就是和李雪的父母见个面,把婚事定下来。  到达南京已是下午6点,杰文和李雪接上我们就直接去了一家四星级酒店,李雪的父母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虽是初次见面却没有什么陌生感,彼此亲热的握手问候就入了席。  “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亲家接风,也算是为两个孩子定婚吧。”李先生风度儒雅的举杯。  酒过三旬,大家就很随意的聊了起来。小音和李雪的妈妈爱莲凑在一起悄悄的说着,边说边笑,还不时的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李先生,看的出她们的话和我们有关系。饭后回到家,这是一座二层的别墅,很气派。我们被安排在二楼的一套卧房,爱莲放好澡水对小音说:“亲家母,你先洗澡吧。”  又对我说:“你也到我们卧房洗澡吧。”  说着把我领到另一套房间里,为我放好水就出去了。  我泡进木制澡盆里很舒服的闭眼休息,一会儿,爱莲赤裸着进来了,看我吃惊的发楞,她笑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家的事杰文早就对我说了,刚才小音还说了你们和芳芳一家的事,真羡慕死我了。”  说着就泡进浴盆紧靠我坐下。  一切都明白了,我立刻兴奋起来:“哈哈,都是性情中人呀。”  我搂过她开始在她的全身抚摩,她也握着我的鸡巴:“啊哈,有其父必有其子呀,怪不得杰文好大的鸡巴呀。”  “那小子肏的你舒服吗?”我揉着她的奶子问。  “他好会肏呢,是你教的吧?”她浪笑着说。  “明师出高徒嘛,来,让你见识见识师傅的手段。”我让她扶在浴盆边上,她弯腰翘起屁股,我坐在她的腿下仰头把[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嘴对着屄,舌尖拨弄阴蒂,她的屁股扭动着,我又把舌尖在屄口旋转。  “啊……啊……好舒服,好痒。”她叫了起来。  我把舌尖移动到屁眼上,把手指插进屄里。  “啊……亲家公,你好会玩,我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我站起身,扶着她的大屁股,鸡巴对准屄眼插进去。我一下一下的直插到底又整根抽出再插到底……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前后耸动,两个稍显松弛的大奶子垂在胸前荡来荡去。我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啊……啊……”的欢快的叫起来。  “亲家公,你肏的好呀!用…力…用…力……啊!”  “亲家母,我肏!我肏!我肏你的骚屄!”  “肏啊!肏烂我的骚屄吧!”她骚言浪语不停的叫着。  “哇!好刺激呀!”她的女儿李雪光着身子出现在浴室门前。  “你个小浪屄儿,以前总和我抢你爸爸的鸡巴,现在是不是又来和我抢你公爹的鸡巴啦?”妈妈笑着戏谑女儿。  “我的骚屄老妈呀,你是越老越骚了,不光和我抢杰文的鸡巴,还经常独占杰文和爸爸的鸡巴,现在又抢先占上了伯父的鸡巴,看我来了也不让一让,真没当妈的风度。”  “你公爹正肏的我爽呢,你数着数,再肏100下我就让给你。”  “好吧,就让你再过一会儿瘾。”李雪坐在了盥洗台上,一条腿翘起脚登在台面上,整个屄毫无遮拦的暴露在我面前,浓密的屄毛向两边分开,白白的大阴唇张开着,红褐色的小阴唇露出来,看颜色就知道已经被肏过无数次了,红润的屄眼淌着水,她数的快我肏的快,不一会儿100下就肏完了,我抽出鸡巴,出了浴盆,站在李雪身边。  “乖儿媳,等急了吧,现在我来肏你。”说着,我把她的另一条腿架在臂弯上,鸡巴慢慢的顶进屄里,到底是年轻,屄还很紧,阴道紧紧的裹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到她的阴道被我的龟头慢慢的撑开,真是妙不可言。她搂住我的脖子,胸紧紧的贴在我的胸上,两个挺挺大奶子随着我的鸡巴向斜上方的挺动而在我的胸上揉压。  “爸爸,你的鸡巴比我爸爸和杰文的都粗,使劲肏,让你的儿媳享受享受吧。”  “你个小浪女,真是喜新厌旧呀,亲家公,好好肏你的儿媳的嫩屄吧。”爱莲拍拍我的屁股出了浴室。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李雪欢快的叫起来,她放开我的脖子,把手臂向后撑着,两腿架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屄口的鲜嫩的红肉被我的鸡巴抽插的翻进翻出,这个姿势可以让我插的更深,每次插进都顶住花心。  “啊……爸爸,肏的爽呀!啊……啊……啊……我来了!”她大叫着,我感觉她的阴道强烈的收缩了,我怕忍不住泻了,就放慢速度,等她的阴道收缩平复下来,我又发起第二轮猛攻,很快,她又一次大叫着高潮了,阴道的收缩比上一次更强烈又力。  我把她的腿又架在臂弯,双手端着她的屁股把她抱起来:“走,宝贝儿,咱们去看看他们。”  在她爸妈的卧房也在进行着淫乱的酣战。李先生仰靠在沙发上,小音骑坐在他的身上上下颠动,粗大的鸡巴在她的屄里进进出出,李先生的嘴里叼着小音的奶子,一只手搂着小音的腰,一只手的中指扣进小音的屁眼。杰文双手抓着他丈母娘的双脚举过头顶,鸡巴在屁眼里抽插,嘴里含着丈母娘的脚趾。两个骚女人的浪叫此起彼伏。  我不李雪放倒在沙发上和她爸爸并排,小音看着我的鸡巴在李雪的屄里进进出出很过瘾的样子就打趣我说:“老牛吃嫩草,看把你美的。”  “儿媳的小嫩屄儿比你的老骚屄好吃多了,当然美。”我回她一句更用力的肏了起来。  “亲家公,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亲家母是竹筒屄,名器呀,我还是第一次肏这样的屄呢,过瘾!过瘾!”李先生说着便使劲向上挺动屁股,小音也颠动的更快了。  “她被别的男人肏的太多了,竹筒快变成竹筐了,哈哈。”我一边调侃小音一边狠插身下的儿媳。  “啊……啊……肏死我!肏死我吧!”李雪大叫。  “骚女儿,你公爹肏的好不好?”李先生伸手握住李雪的奶子,两个手指捻动奶头。  “公爹的鸡巴好粗好大,把你女儿肏的爽歪了。”李雪也伸出手玩弄她爸爸李先生的睾丸。  “哇!亲家公,我来啦……”小音猛颠几下,喘息着趴在了李先生的身上。  “好女婿,我要,我要!我要你把骚精射在我的屁眼里!”爱莲高潮了,扭动着屁股大叫。  “啊!”杰文吼叫着在爱莲的屁眼里射了。  我喘着粗气加快了抽插速度,李雪哼哼哈哈的叫着,阴道又一次收缩了,我再也忍不住了,鸡巴在她的屄的深处喷射了。  此时,李先生也在小音的嘴里射了,粘稠的精液顺着嘴角溢出来。  简单冲洗过后我们在客厅聊天。李先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李雪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每当她洗了澡,那两个挺立的大奶子在薄薄的睡衣下颤巍巍的抖动,总是紧紧的吸引着李先生的目光,体内就涌起一种莫名的躁动。  一次,他偶然察觉到李雪在偷听他和老婆爱莲肏屄,这让他有点说不清的兴奋。  于是,他们夫妻再肏屄时他就故意把门留一条缝隙,他发现李雪每次都在偷看,他把这一发现告诉爱莲。  “我们玩换妻已经够另类的了,你可千万别再乱伦呀。”爱莲有点生气。  可是李先生怎么也无发低档这种新鲜刺激的强烈诱惑,于是他开始登陆乱伦网站,并且拉着爱莲一起看乱伦故事,参加讨论,渐渐的,他们的心理障碍消除了,当他们视频观看了一网友的家庭乱伦后,他们决定尝试这个游戏。  在李雪又一次偷看他们的时候,李先生对着门外的女儿说:“想看就进来吧,别偷偷摸摸的。”  李雪“啊”的一声跑回自己房间。李先生夫妻随着进来了,李雪满脸通红,神情尴尬的低着头。爱莲搂着她坐在床上。  “好女儿,别怕,青春期女孩有点性好奇是正常的呀。其实你也该了解这方面的事了,爸妈就是你最好的老师,来我们现在就教你。”  爱莲躺在床上张开腿,李先生把鸡巴顶在屄口上说:“女儿看好了,这就是做爱,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叫肏屄。这是人的最大的生理和精神的快乐。”  说着鸡巴一插到底。李雪目不转睛的看着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呼吸开始急促了。  “妈妈,你很舒服是吗?”  “当然啦,很舒服的,你要不要试试。”爱莲从睡衣里摸到李雪的屄,已经很湿润了,“哈,我们的女儿都流水啦,老公,你让她体验体验吧。”  李先生抽出鸡巴,爱莲给李雪脱下睡衣,让她躺倒张开腿。李先生趴在两腿间,舌尖探进微张的阴唇舔起来。没几下,李雪就开始扭动,发出轻微的呻吟。  “要不要爸爸插进去?”  “要,我要。”李雪含混的说。  李先生把鸡巴顶在屄口,试探着插入。  “啊,疼!”李雪皱着眉叫了。  “好女儿,女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一会就好了。”爱莲依偎着李雪抚弄着她的奶子。  李先生又慢慢顶进,李雪又叫疼,李先生停了下来。  “你现在知道心疼女儿啦?当初你第一次肏我时怎么不顾我喊疼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疼的我差点晕过去。”爱莲说。  “你那时比我们的女儿骚多了,你看我不插了,就大喊:‘插呀!插呀!插进去!别管我,疼一时就舒服一辈子。’”李先生戏谑着说。  “爸爸,屄屄里面好痒,你插吧,我能忍。”李雪闭着眼咬住下嘴唇。  “好女儿,你就忍着点,疼一下就舒服了。”李先生一停屁股,整根鸡巴插了进去。李雪咬着嘴唇闷哼了一声,一丝殷红的鲜血从被撑的大大的屄眼边缘流出来。李先生停了一会儿,看到女儿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就开始慢慢的抽插,鸡巴上沾满女儿的处女之血,李雪从僵硬的躺着也开始了配合,她的屁股向上一抬一抬的迎合着鸡巴的抽插,嘴里轻声呻吟着。  李先生逐渐的加快速度,李雪似乎已经不感觉疼了,欢快的叫起来:“爸爸,真的好舒服呢,女儿的屄屄要你的大鸡巴使劲肏。”  李先生把李雪的腿抬高架在肩上,鸡巴插入的跟深更有力,突然,李雪大叫了:“屄屄里面在跳!”  李先生感觉她的阴道在痉挛,知道她高潮了,又使劲插了几下,抽出鸡巴用手套弄了几下,一股骚精喷在女儿雪白的肚皮上。  李雪第一次破处就达到了快感的颠峰,从此,她就和爸妈在一张床睡,每天都要缠着爸爸肏屄。18岁她考上了本市一所大学后开始交男朋友,并且经常带男友来家过夜。可是每个男友最多没超过五次就更换了,原因是她在试探了男友对乱伦的看法后,没一个可以接受乱伦的。  一次她发现了一个乱伦网站,看到一篇介绍自己家庭乱伦的文章,奇异的情节、细腻的描写让她砰然心动,她按照作者留的QQ号与作者取得了联系,这个作者就是杰文。她们毫不掩饰的交流各自的乱伦经历和感受,真是性趣相投。  于是她们见面了,竟然一见如故,当天晚上李雪就带杰文回家。杰文粗大的鸡巴让她喜欢不已,而杰文娴熟的肏屄技巧更是让她神魂颠倒,她忘情的喊叫,高潮一浪接一浪,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的瘫倒在一起。她们搂抱着互相亲吻爱抚,说着甜蜜的情话和撩人骚话,不到一个小时,杰文的鸡巴又高杆坚举了。李雪拉着杰文来到爸妈的房间,李先生和爱莲赤身躺着,从爱莲湿漉漉的屄毛可以看出他们也是刚肏过。  “妈妈,还没过够瘾吧,送你一个大鸡巴猛男。”李雪说着推了杰文一把,“你已经过了我这一关,看能不能过你未来丈母娘这一关吧。”  杰文长期与妈妈乱伦,所以对老女人有一种独特的情结,看见爱莲成熟的裸体,立即兴奋不已,他扑到爱莲身上,捧起那少显松弛的奶子就嘬,舔遍两个奶子,又把头埋进爱莲的两腿间,舌尖在肥肥阴唇缝里扫动,淫水融合着残存的精液流出来,淡淡的腥臊刺激着杰文的每一根神经,他跪起身把鸡巴刺了进去。  “哇!好大的鸡巴!”爱莲把腿抬的更高,屁股也翘的更高,鸡巴插的更深了。  杰文把压抑了很久的恋母情结倾泻在身下这个骚情十足的未来丈母娘的骚屄里,他疯狂的抽插,忘情的大叫:“妈妈。我肏你,我肏你!”  爱莲看着身上种驴般的杰文,感受着他的粗大的鸡巴摩擦着阴道、撞击着子宫,从未有过的快感随着血液涌遍全身:“啊……啊……好女婿,好儿子,肏的好!”  爱莲欢快的叫着,屁股使劲向上挺动迎合着鸡巴的撞击。杰文见状,更加兴奋,把双手撑在爱莲的肩上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爱莲的高潮来了,闭着眼摇着头,“啊……啊……”的狂喊。杰文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又一刻不停的快速狂插了十几分钟,趴在了爱莲的身上,鸡巴在屄里跳动着喷泻了。  杰文过了爱莲这一关,成了李家的准女婿、干儿子,于是把我们约来南京,以两家人的乱伦完成了儿女的订婚仪式。我们又商定了春节期间把小音的前夫、侄女芳芳、芳芳的公婆等几家人聚在一起乱伦群交的事宜。  我48岁,老婆小音45岁,我们在一个单位,企业改制我们一起办了内退。前些年我们停薪留职做了几年服装生意,赚了一些钱,所以不为生活发愁,也不用再找什么事做了,小区外面的麻将馆就成了我们每天光顾的地方。  在这里我们认识了一对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在同一个小区住的夫妻黄先生和他的老婆杨森,他们是早年从农村来城市做小生意的,后来越做越大,在批发市场买了店铺,前一年把店铺租了出去,夫妻俩也是常来这个麻将馆玩。  一天下午,我老婆小音和黄先生玩,我和杨森在旁边看。本来说好打16圈也就到了6点了,可是有一人出牌太慢,到了6点才打了12圈,黄先生让他老婆杨森先回家做饭,说是等打完了让我们夫妻到他家一起吃饭。我老婆让我也去帮帮手,顺便买点酒菜。我和杨森就一起出来,在门口的超市买了点东西就去了她家。原来我家住4号楼,她家住5号楼。  到了屋了,我在各个房间转了转,我发现他家的阳台正对着我家的卧室,我告诉杨森对面就是我家,她诡秘的一笑说:“我早就知道,昨晚还看见你们夫妻在床上做游戏呢。”  我心里一楞,但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老婆有被窥的嗜好,我们肏屄时从不落下窗帘,而且把灯全部打开,想到能被别人看见我们肏屄,老婆就兴奋异常。没想到竟被他们看见了。  我故意问:“这样远你们能看见什么?”  她暧昧的笑笑说:“什么都看的见,好清楚呢。”  说着拿来一架望远镜:“你自己看看啦。”  我调好焦距一看,我肏!我家卧室的一切就近在眼前,仿佛伸手就能摸到。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清清楚楚的看见过我和老婆肏屄的情景,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其实我自从认识她后,就在心里悄悄打她的主意,现在正是好时机呀!  我一把把她抱住说:“你看见过我的,我也要看你的,要不太不公平了。”  说着我就把手伸进她的上衣,她半推半就的扭动了几下,说声“你真坏!”就乖乖的就范了。我把她拥到沙发上躺下,三下五除二把她扒了个精光,别看她是个40多岁的女人,保养的还真不错,皮肤白白的很细腻,虽然已发胖,但却看不出有什么赘肉,两个奶子很大,梢显下垂,稀疏的屄毛很光亮,大阴唇很肥厚,我扒开她的大阴唇,褐色的小阴唇有少许褶皱,沾着淫水发出光亮。  我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挺着鸡巴就要肏进去,她用手握着我的鸡巴不让进去,我急的说:“好杨森,快让我肏你,我等不及了。”  她吃吃的笑着说:“你今天肏别人的老婆,小心自己的老婆被别人肏。”  听到她这话,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我要肏你!我要肏你!”  她说:“那你老婆也要被别人肏啦。”  我一听更兴奋了:“好呀,肏吧,肏吧!让100个男人肏她!”  我喊出这句话,心里一震,兴奋到了极点,鸡巴涨的快要爆了,我推掉她握着我的鸡巴的手,屁股一沉,插进她的屄里。我一边肏她,脑海里竟浮现出老婆小音被别人肏的幻象,这让我极度的刺激和兴奋。大力抽插了一会儿,在杨森的示意和引导下,我们换成背入式,我看见我的鸡巴被她的肥厚的阴唇夹裹着在她的屄眼里进出。当我感觉快要射的时候,她让我停下来仰靠在沙发上,她骑跨在我的大腿上,扶着我的鸡巴插进屄里。她时而上下蹲坐,时而前后耸动,时而左右旋转,我抱着她的大奶子舔着嘬着……她先是“恩、恩”的轻哼,接着就发出“啊!啊!”的尖叫,突然,她大叫一声:“老公,我被肏的好爽!”  她的阴道开始了有节奏的收缩,我知道她高潮了,抱住她一翻身,顺势把她压在沙发上快速的抽插了几下便在她的阴道深处喷射了。  我们搂抱着,喘息着,直到心跳完全平复下来。“我们该打扫战场了。”  我拿过衣服要穿,她却说:“不急,他们现在不会回来的。”  我说:“只有四圈牌,该来了。”  她诡秘的一笑说:“也许,你老婆和我家老黄也在大肏呢。”  我不解的说:“不会吧。”  她说:“怎么?刚肏完人家老婆,就舍不得自己老婆啦?”  看见她淫荡的表情,心里一动,搂住她说:“你让我肏的舒服,当然我老婆也可以让你家老公肏啦。”  她在我的脸上刮了一下说:“我看你和老黄一样,天生喜欢当王八,一听别人肏自己老婆就来劲。”  说着拉我来到阳台,递给我望远镜说:“看看你的骚老婆吧。”  我把望远镜对准我家的卧室一看,我肏!屋里灯光明亮,我老婆小音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老黄也光着身子,把小音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屁股一挺一挺的在狂肏着。我顿时感到全身发烧,鸡巴又硬硬的挺起来,起初那一丝愤怒被如潮如涌的刺激和兴奋冲的无影无踪,我目不转睛的贪婪的看着,我似乎听见小音那熟悉的浪叫:“肏死我,肏死我,肏死我这条骚母狗!”  杨森蹲下来含住我的鸡巴。当我看见老黄把鸡巴从小音的屄里抽出插进她的嘴里,小音的嘴角冒出白色的浓液,我的鸡巴也跳动着在杨森的嘴里喷了。杨森这才告诉我,我老婆和老黄已经肏过好几次了,今天是他们特意安排的。  从此以后,我们这两对老夫妻就经常在一肏。33130字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