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陷阱的婶婶清影][完]


“小齐,收拾好没?啊呀,你这孩子,咋还没穿衣裳呢?快点快点!!”  “哦~~”我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精壮的身子,郑重的拿出母亲年前缝制的新衣穿戴起来。  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我叫丁齐,世代都生活在这个地方,过着繁忙又清贫的日子。虽然不用操心太多,生活也很悠闲,但我心中始终想见一见村外的繁华世界到底是个甚麽样子。这种渴求,在峰子衣锦还乡後,达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  峰子是我自小最好的朋友,不过他甚麽都比不上我。无论是上学的成绩,家里的农活,池塘里钓虾子,还是打架…就连他自以为豪的JJ,也比我小了一号。  他三年前离开了村子,去北京打工,了无音讯。大家都认为他在外面混的不好,应该是没脸回来了。但不曾想,一年前,他居然西装革履的开了个小汽车回来!!!这让村里的老少爷儿们都羡慕的红了眼。也就是那时开始,我妈转变了态度,不再阻挠我外出闯荡的梦想,反而积极的帮我联系。  今天,就是我最好的机会!  村头老李,是我母亲姨姐家的姑爷,听说他原来是大城市来的,後来下乡受了迫害成了残疾,感激我妈妈姨姐家的姑娘的照顾…所以就留在这里。今天,他家里有亲戚从大城市来,据说还是个大老板。母亲早早的就去和老李大好招呼,如果那大老板能看上我,就把我一起带走。就算不能在他手下做事,多少也是个照应。  一切收拾妥当,随妈妈来到老李家门口,母亲先进去和人寒暄着,在门口的我发现自己竟然有些颤抖。不紧张,不要紧张,我不断的对自己说。好不容不颤抖了,但却涌出了一阵尿意…颇为无奈的我,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向老李家的茅房走去。  怕母亲随时叫我,所以走的急了点。在一转角处,差点没和一个人撞在一起。我一打量,这人大概二十五六左右,生的白白胖胖,顿时心下一禀。这人估摸着是和那个大老板一起来的,可能是司机一类的人吧?我可不能得罪此人,不然打工之事就无望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道歉“没事,呵呵,兄弟很壮啊?”白胖子摆摆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後问“哎?兄弟,你可知道这卫生间在哪?呵呵,到处也没找到”  卫生间?哦,我懂了,呵呵,是茅房吧?城里人说话还真有意思。正好要上茅房的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献殷勤的机会,一路点头哈腰的领着这个白胖子来到了厠所。这白胖子倒是不忌讳甚麽,问清我也是撒尿後,就拉着我一起。  我看他一脱裤子,顿时心下就有些优越感。他那jj虽然也不算小,不过和我的巨根比起来,简直就像大人和孩童的差距。我施施然的解开裤子,掏出了我的鸡巴,旁边传来的惊叹声让我心下暗爽。  “哇,兄弟,你这个吊有够大啊!!”那人惊叹道“没有,一般一般…”我心里洋洋得意但嘴上却谦虚的说道。  那人嘿然一声,尿完後,拍了拍我的肩膀,问起我的情况来。我一五一十的说了,言语中也恳求他帮我说些好话,好叫老板带我一起去大城市。他笑了笑说这没有甚麽难的,我心下感激,不断的说着好话。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老李家的弄堂。  “哎呦,你们认识了?我还说这孩子跑哪去了呢!!小齐,快叫二叔!!”我妈指着微笑的白胖子对我说…原来… 他就是那个大老板…我心下一阵模糊…他也就比我大个五六岁,怎麽就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呢?…直到他带我离开了我生活整整二十年的小村庄,我还如做梦般的…不敢相信…偶遇的白胖子就这麽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机遇。  几经辗转,我被白胖子,不,现在应该叫做二叔,带到了北京。我觉得我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二叔看上,然後又得知原来二叔一直是在我心中最想去的城市(北京)做生意的。这下我可是和峰子在一个城市了!!我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三年内,我也要混个小汽车开回乡去,荣耀一把!!  二叔直接把我带回了家,那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别墅。开门的一瞬间,我顿时有点懵了。站在面前迎接我们的是一个美艳无双的少妇,雪白雪白的皮肤晃得我都睁不开眼睛。那仿佛会说话的水灵灵的眼睛,充满诱惑的红唇,优雅细长的脖颈…以及,胸前饱满的滚圆…我啐了自己一口,这可是二叔的女人,我的婶婶!!  我不敢多看,低下头去,但婶婶身上淡淡的幽香却环绕四周,让我忍不住张大鼻孔,迷醉在这种高贵的气味里。  在婶婶的安排下,我吃饭,洗澡,然後住进了一个说是以後就属於我的房间。关上了灯,盖上了被…我对着房顶,久久说不话来。  这一切,都好像是梦一样…被二叔带出来…到了北京…有个气质高贵美如天仙的婶婶…想起婶婶刚刚弯腰时胸前露出的沟壑…我的小腹如同一团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我用力的给了那个不听话的分身一下,看它有些萎靡的样子,心中的罪恶感才稍稍的减轻了。  *******************************************************************************白天,我帮着二叔搬货,送货。晚上,帮着二婶打理家务。有时候空下来,二叔会教我开车,也会教我修理一些家用设备。二婶是会计,帮二叔整理公司的账务。偶尔轻松时,二婶也会教我一些会计的知识。我的聪慧和勤恳让二叔二婶称赞不已,生活过的简单充实却又满载希望。  当然,美好的旋律中也会有一些意外的插曲…让我觉得十分羞愧。  日夜和美艳的婶婶生活在同一房檐下的我,总能看到婶婶那不为人知的风情。比如…晾衣架上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乳罩内裤…或是二叔和婶婶亲热时留有余缝的门…还有婶婶身上那若隐若现轻薄的睡衣…都会让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难以自持…终於…我偷偷的拿着婶婶晾衣架上的内衣…幻想着婶婶…自慰了…我偷偷的把沾满精液的内衣洗好,又放回衣架…心中又是害怕又是自责…发誓再也不乾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但数日後,被慾望驱使的我,又悄悄的来到了晾衣间……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天夜里,我手里拿着沾满精液的蕾丝内裤,被外出喝酒刚刚回来的二叔堵了个正着。我脸都吓白了,跪地抱着二叔的大腿,不断的叩头认错。嘈杂的声音,把已经睡着的婶婶也惊醒了。二叔冷着脸把事情告诉了婶婶,婶婶顿时满脸飞红…这让跪在地上我,更是无地自容…本来做好被扫地出门的准备,谁知犯下如此大错的我居然被原谅了。二叔留下淡淡的一句‘年轻人火力旺,不过下次不要这样了’便搂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婶婶回了房间。  从那以後,婶婶的内衣就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而且穿衣也小心了很多。至於那个传出婶婶欢愉声音的门缝,也是再也没有了…心下羞愧的我,默默的用更加努力的工作来弥补犯下的过错。本来有站稳脚跟就和峰子联系的打算,我也放到了一边。超倍完成工作任务的我,考取了驾照,也能渐渐的在财务计算上帮上婶婶的忙。可能是心里作用吧?我觉得二叔和婶婶看我的眼神柔和了很多…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到了年末。因为我表现出色,年会的时候,二叔特意夸奬了我,还给我涨了薪水。面对婶婶的鼓励,和其他员工面羡慕的目光,我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意志踌躇。我决定更加努力,争取明年还要站在这个台子上接受二叔的表扬!  可一个电话,改变了我简单的生活…是峰子…他先是抱怨我来了北京不给他打电话,要不是过年回家,他都不知道我来了北京。然後他要了我的地址,说要来看看我。在徵得二叔同意後,我把开着丰田的峰子引进了小区,带到了别墅里。  “行啊,你!!这住上别墅了?”峰子有些嫉妒的说我心下暗爽,但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二叔的,因为我是亲戚所以住他家,也顺便帮他做些家务。其他员工有的住宿舍,有的住自己家”  “我操,那也行啊!”峰子话音刚落,一个软绵绵的动听声音传来“咦?小齐,带朋友来了?”  “是啊,婶婶。我们自小长大的”我连忙肃立,低头回答道。看峰子一脸痴迷的猪哥样,我连忙一拉,峰子顿时反应过来,他笑眯眯的弄了弄发型才自我介绍道“我叫葛峰,和小齐哥一起长大的,嘿嘿,婶婶好”  可能是峰子那过於又侵略性的目光让婶婶觉得有些不适,寒暄了几句,就匆匆的走人了。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峰子一把抓住我,眼睛的嫉妒红了“我操!!这麽极品的少妇!!你说你上没上过??骚不骚!!!”  我不高兴的推开他,呵斥道“说甚麽呢,她是我婶婶!!”  “甚麽他妈狗屁婶婶!!看她走路那风情样就知道是个骚货!!女人就要乾!!甚麽清纯高雅的,都他妈是装的!!!”峰子讥笑的说“滚你个蛋!!一,人家对我有恩。二,她他妈的是我婶婶!!你想让我乱伦啊?”我愤怒的对他说“切,女人也是有需要的!!我就是…操,看你这样是真没上过了?咱俩兄弟一世,你不上,我就上了。到时候肯定给你口汤喝”峰子说“滚吧,人家天仙般的人物,能看上你?”我不削的嘲讽峰子。  [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哼哼,那你看着吧”峰子却很有信心。  … …从那以後,峰子有机会便来家里做客。名义上是来寻我,但实际就是为了多看几眼婶婶,多和婶婶说几句话罢了。这小子死皮赖脸的劲头,倒是让我佩服不已。最初婶婶连几句话都不愿意和他多说,没几个月,婶婶居然也和他有说有笑起来。  这天,二叔的飞机因北京大雨被延误在深圳,要第二日才能飞来。做了一桌子菜的婶婶居然主动让我把峰子叫过来吃饭。我其实更想和婶婶独处,虽然不可能发生甚麽,但仅仅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暧昧就足够我激动的睡不着觉了。不过,婶婶既然发话了,我只得把峰子喊过来。  这小子进来时,红光满面的拿着俩支红酒,说是特意送给婶婶的。婶婶倒是显得很开心,我看不过他大献殷勤的样子,就泼冷水说让二叔知道就不好了。谁知这小子居然说晚上就喝完了,二叔明天回来连屍体都见不到,逗得婶婶大笑不已。  峰子张弄着点上蜡烛,说是甚麽烛光晚餐。婶婶居然也笑着和他一起胡闹,这让我实在有些不理解。关上灯,点上蜡烛,我没有感觉到甚麽特别的氛围。俩男一女围坐在一起,只给我带来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嘿嘿,婶婶,其实咱们三个差不多同龄呢。叫婶婶多老啊,不如就叫你的名字好不好”峰子厚着脸皮说“好吖,我早就觉得你们叫我婶婶不好听,以後你们二叔不在,就叫我清影姐吧”婶婶大度的说“好嘞,清影妹子”峰子调戏道“叫姐姐!!”婶婶瞪眼说道“亲妹子!你这麽年轻,不按辈分论,就只能当我妹子”峰子说道“切,得寸进尺哟!那你还是叫婶婶吧!”婶婶眉毛一挑,撅嘴说道。  … …看不下去他俩打情骂俏的我,默默地喝了一杯。  … …然後,又喝了一杯…接着…又一杯…莫名,我觉得有些头晕…婶婶的话也多了起来…… …不知是因为我心情不爽,还是因为我身体不适…我感觉酒劲在胃里开始一波波的向胸口涌去…每一次冲击都会给我带来一种强烈的呕吐感…为了不当众出丑,我随便找了个藉口,跑到楼上的卫生间自己偷摸的把刚刚吃的喝的都吐了出来…虽然我胃中一点酒精也没剩下了,但晕沈沈的感觉却更浓了,我的思绪很轻,像要飞起来般的…但我的身体却又很沈…无论伸手抬腿都如有千钧之重…我咬牙坚持往餐厅走着,飘渺的烛光里婶婶担忧的看着我…我正想说些甚麽,却不知怎麽滴,左脚绊右脚,就那麽摔在餐桌前…… …婶婶和峰子给我搀扶回了房间,峰子还自告奋勇的说要留宿照顾我…迷迷糊糊间,我看到婶婶拿出了一套被子…然後…我便陷入了沈睡中…… …睡梦中…我隐约听到了开门声,一个黑影闪过…我顿时清醒了不少…正要喝问,却发现是峰子,想必是才和婶婶喝完酒,回房睡觉了…我依然觉得有些头晕…便也懒得理他…连身都没有翻一下,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下去。但黑影却总是闪来闪去,我眯眼看去,发现这小子正往身上摸油…我怕他污了被子,刚要开头提醒,却见他只穿着内裤浑身是油的又开门出去了。  我心下奇怪,本想不理。忽然想到房间里面不少书画都是价值连城的,毕竟和峰子二三年没在一起了,谁知到他到大城市会不会有甚麽变化。万一他偷了甚麽东西,我夹在中间却是不好做人的。我悄然起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心里琢磨着,如果抓到他偷东西,我该如何如何…我躲在墙角的阴暗处,看到这小子一拐弯,来到了婶婶和二叔的主卧面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屈指在门上撞击了三下。然後说道“婶婶,是我”  里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然後峰子便推门进去了,然後顺手把门关上了。  … …这是啥情况??在外面的我有些傻眼了…峰子就穿着这身,大半夜的,进了婶婶的房间???  我快步走到婶婶的房门口,想着婶婶肯定会痛斥峰子一顿,然後把他赶出来。我得准备些说辞帮峰子求情才好…可我这人嘴笨的很…一旦劝不住婶婶,无论是叫二叔知道了,还是报警,那峰子都不会有甚麽好下场。这可如何是好?  我正焦急万分的时候,卧室里面居然传来悠扬婉转的音乐声…我心下一愣…贴到门上确定了音乐是从里面传来的,我心下顿时有一种荒谬感…婶婶不但没把峰子撵出来,还和他一起听音乐???这是甚麽情况??  我顿时有些hold不住了,迫切的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个甚麽样的情况。我紧贴房门,里面却只有音乐声传出来。原地转了几圈,忽然想到婶婶的卧室外面有个小阳台,如果她没有关拉门,躲在阳台不就甚麽都能看到了?  想到这里,我一溜烟的窜上了房顶,来到阳台上方,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把脚先踩在阳台的白色扶手上面,轻轻的一纵,便落在了婶婶卧室外面的小阳台上。我抬头望去,心下顿时雀跃起来。果然,婶婶没有把玻璃拉门上,棕色的窗帘随着夏风在我面前摇曳着…我轻手轻脚的躲在角落,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隙,屋里面的情景落入我的眼中。  在幽暗的灯光下,峰子随着音乐慢慢的摆动着身体。身上的内裤已经被上身滑落下的油浸湿,可以清晰的看到峰子膨胀的下体。仿佛是故意炫耀般的,峰子的手总是不经意的抚过自己的坚挺,让它变换着直立方向。身上的二两肉因为抹了油的关系,也显得线条明朗,任谁看了这幅画面都要赞一声,好一个精装汉子。  婶婶身披睡衣,侧卧在床上,双颊潮红,眼神迷离…峰子又舞弄了一会,我看他动来动去便也是那几个动作,心下便有些倦了,但婶婶却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一起吧…”峰子忽然对婶婶发出了邀请。婶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优雅的起身,走到了峰子面前。  峰子拉过婶婶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让婶婶体验他肌肉的强度…趁婶婶陷入迷醉的时候…他的俩只手来到了婶婶滑润的双肩…捉住婶婶睡衣的俩个肩带便往俩边褪去…“你做甚麽?”婶婶收回放在峰子胸膛的手,双手交叉抱住俩个白玉般的臂膀,阻止峰子脱掉她睡裙的举动。  “嘿嘿…我这身上都是油…不是…怕把你睡衣弄脏了,不好洗嘛”峰子讪讪的说。婶婶听了他的解释,低头沈默不语。峰子一边嘻哈着,握住婶婶的双手微微用力的向下推…能看出来婶婶虽然有些抗拒,但在峰子的坚持下,睡衣还是被他脱了下来。她白玉般的身体上居然只穿了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峰子贪婪的目光下。  “美!!太美了!!!”峰子流着口水说道。婶婶害羞着保持双手交叉的姿势,守护着自己胸前的秘密…峰子蹲下身,拉住婶婶小小的蕾丝内裤,便要往下扯。  “不要…”婶婶抗拒着。  “乖,该弄脏了…”峰子温柔的劝道。  “没事…你不也穿着…?”婶婶一手遮胸,一手拉住已经滑到大腿根的内裤“哈…我也不穿…”峰子用手一拉,紧紧包裹在他鸡巴上的裤衩便被他扯掉丢到一边,露出他长18厘米的凶器。同样,婶婶身上最後的包裹,也到了峰子的手上…峰子把赤裸的婶婶抱在怀里,一白一黑的肉体在音乐中纠缠…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婶婶的裸体…那丰满的屁股,滚圆的胸部,结实的小蛮腰…都让我感到疯狂。我强忍住冲进去的举动,红着双眼,恨不得那个抱住婶婶肆意轻薄的是我。  峰子贴在婶婶耳边说了些甚麽,婶婶害羞的笑着…然後俩个人便进了主卧的浴室…我心里大急,纠结了半天,决定冒险进房间…忽然,楼下传来一声喝问“干甚麽的!”  我望下去,见是一个保安装扮的人,手持胶棒对我喝到。  我心下一慌,心下没了注意,踩在阳台的扶手上,急匆匆的要往上爬。本来这种地方就是下易上难,我脚下打滑,几次差点摔下去。我见楼下正在呼叫支援的保安,一狠心,快速的拉开通往卧室的玻璃门,快速穿过卧室,往通往门厅的大门走去。  主卧浴室的门和通往大厅的门是成一个直角形的,我跑到门口正待开门,却听到侧面传来一声惊呼,我转头看去,顿时令我目瞪口呆。婶婶面对着我,背坐在峰子身上。俩条白花花的大腿几乎被拉成了一字。她腿间,那神秘的花蕊,正吞吐着一个黑色的肉棒…胸前的俩团嫩肉,也随着峰子的耸动而不断摇晃着。  这画面带来的冲击力让我的鼻血瞬间就留了下来。婶婶尖叫着想用手遮挡身上的私密部位,全身扭动挣扎着想从峰子身上下来,但却被峰子紧紧的拉住,每次挣扎,峰子都会用鸡巴狠狠的乾进婶婶的小穴里…“怕甚麽!!小齐哥也不是外人!!你们还是自家亲戚呢!!”峰子淫荡的笑着。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唔唔唔~~放开~”婶婶挣扎一会觉得走脱不得,娇艳美貌的脸蛋羞的通红,妩媚明亮的大眼睛中蒙上了一层雾气…她无地自容的对我喊着“不要看…不要看…”  “叮咚…叮咚…”忽如其来的门铃声,让我意识到自己进入主卧的愿意。我沈默转身,打开了卧室的门,为了防止他们报警,我只得压抑住心里的恐惧,来到了大门口,给门外的保安开了门。  “就是他!!!”一个保安指着我喊“呦,现在小偷牛逼啊!!不赶快跑还来开门?”另一个保安冷嘲热讽的说“我…我我我我住这里的”我颤声说道。  “我呸!!就他妈你这德性,给你八辈子你也买不起这栋房子!!痛快的!!和爷爷回去交代清楚!!不然你乐子大了!!”一个保安冲过来就是一拳,对我说。  “我我真住这里,不信你问你们队长,老邢!”我捂住因击打而有些抽搐的肚子,颤声和他们说。  “你小子打听的还挺清楚!操!知道是我们邢队长负责,你他妈也敢在这片犯事?不想混了?”保安狠声说道我列举了无数事例,也给邢队长打了电话,这才证实了我是这里的常住人员。不过,我还是随他们去了小区的保安室做了一份记录,折腾了俩个多小时才被放回来。  这期间,婶婶和峰子没有出现,就算打电话回家里,也一直没人接。我心酸的想着,他们一定是在忘情的做爱吧?他妈的,这叫甚麽事儿…峰子操逼,老子被审…他操的还是我心中的女神,我那美丽大方风情万种的婶婶!!!  … …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的我,盯着紧锁的主卧门心下叹息。回到自己的房间,更是觉得气闷不已。  峰子,没有在房间里。这代表着,他现在还在婶婶的房间…‘砰!!’我一拳砸在墙上…回想起婶婶那颤抖的乳房,和峰子进出婶婶阴道的鸡巴…顿时百感交集…就这样,我沈默的在愤怒和幻想中昏昏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峰子已经离开了。我和婶婶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的感觉。就算叔叔回来了,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眼神也是尽量回避着。  也许是心里作用,我总感觉叔叔这些天的情绪不太对劲。有些兴奋,也有些沮丧。一次外出的时候,还主动的问起我峰子的状况。吓得我连车都差点不会开了。过了一阵,叔叔还提起公司缺乏人手,让峰子来帮忙的事情。还说可以让峰子和我一起住家里…我心下大汗,要是让您知道峰子把你宝贝老婆给操了个天昏地暗的,你还敢让峰子住家里麽?我口头上应承着,但却没和峰子提过。一来,我看他天天小车开着,洋酒喝着,不像是混的不好的样子。应该不需要一份这麽辛苦的工作。二来,我也不想让他住在家里。一旦他们再发生甚麽让二叔知道了,我夹在中间该如何做人啊?  这段时间我也有问过峰子,是怎麽把婶婶这麽一个美女给弄上床的?峰子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说婶婶是他上过最有味道的女人,就算在床上娇喘嘘嘘的时候也是仪态端庄,怎麽乾都乾不够。可惜那次以後,无论他怎麽联系婶婶,婶婶都没再给他回复。  听了他的描述,我心下居然会有一种窃喜感。我就知道我心中的女神不可能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也许是那夜喝多了吧…才会和峰子…峰子求我找个二叔不在的机会,把婶婶约出来。只要让他再见到婶婶,他一定能够再续前缘。  对於峰子的请求,我实在不削一顾。不过他很了解我,他开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抵抗的条件。他说,如果他能和婶婶再续前缘,他一定会让我也尝尝婶婶美妙无比的身体。  …… ……自从上次碰到婶婶和峰子的事情,婶婶单独面对我的时候就显得很尴尬。其实,我更尴尬……无论甚麽时候,婶婶甚麽装扮,我都能想起那夜婶婶裸体的样子,想起峰子插入她身体的那根肉棒…然後…我的肉棒也就挺立起来了。每每到这种情况,婶婶也会飞红了脸,转身不去看我的丑态。  一天夜里,我和婶婶无意在走廊碰见,婶婶身穿紫色睡衣,从胸前凸起的俩点能推断,婶婶没有穿内衣。我自然而然的又一次的举旗了…我弯着腰退到墙边,对自己无法控制的慾望痛恨不已。  婶婶红着脸进了卧室,没等我肿胀消退呢 又攥着甚麽出来去了一趟晾衣间…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婶婶特意看了看卫生间,用很细微的声音说:‘憋着不好…’看我傻傻的没甚麽反应,羞得满脸通红的她抿了抿嘴又说道‘要保密哦…’然後推开主卧门…进屋前又转身说道‘俩件事都是’…我疑惑的来到了晾衣间,架子上那条性感的白色丝绸内裤解开了我一切迷惑…婶婶…她居然默许甚至是暗示我用她的内衣打手枪?我一把拽下架子上的内裤,揉在脸上。我深吸着,内裤虽然是乾净的,但依稀还能闻到一丝婶婶的味道。  我激动的将内裤包裹住我的鸡巴,用力的撸动着… …从那以後,每天婶婶都会将满是精液的内裤(我故意的)默默的洗好回收,换一条再挂上去…我感觉有种暧昧在我和婶婶之间流淌…也许是因为释放了对婶婶的幻想,也许是因为婶婶的纵容…我对峰子的提议怦然心动,甚至无法抗拒…所以,我纠结了一段时间後,还是出卖了爱护我的婶婶和照顾我的二叔。  那是二叔离开家的第二天的夜晚…婶婶拍完杂志要用的照片,不知道是有了兴致,还是不想回到没有二叔的家中…她带我到KTV唱歌,却总是埋怨我五音不全。我几次想搂她碰她,也被她巧妙的拒绝了。我心中有气,她又一次说和我唱歌起不来兴致的时候,我心下一横,对她说有个朋友挺会唱歌的。她便让我把那个朋友叫来…我出门给峰子打了个电话,这小子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没多久就风风火火的来了。  婶婶见到是他,当时立刻要走,还狠狠的骂了我一顿。峰子见情况不好,能伸能屈,顿时就跪在婶婶面前,说一切都是他的请求,他这次来就是为上次的事情道歉的,求婶婶原谅他。这小子还忽然拿出一把刀,说甚麽本来要把自己那祸害人的东西阉了,但因为没有儿子他家里又是单传,不能如此不孝,就用手指头代替…吓得我和婶婶赶快制止他…一阵哭闹,婶婶正式接受了他的道歉。喝了他敬的酒…三个人约定,一切秘密都藏於心中,从今以後不再提起,把那晚的事情全都忘掉。  然後,在峰子的调和下,气氛渐渐的不是那麽尴尬了。让我最奇怪的是婶婶,明明没喝多少酒,她却明显的兴奋起来…先是聊起今天的工作,被峰子好顿恭维後,居然和峰子唱起了情歌…我和峰子一起上厠所的时候峰子对我说,今天挺有戏的,让我配合好他,千万不要破坏气氛。一切以他为主,一定会顺我心意的。我点了点头,觉得峰子确实有门道,他来之前婶婶对我不假颜色,他来了以後,我和婶婶唱歌时候对她有一些搂抱动作,婶婶居然也不在抵触了。  鸟完,我们回到了包房,峰子又点了很多酒,一边敬酒一边不断的把话题往今天婶婶拍摄的照片上引。说他不知道自己条件行不行,他也想去当平面模特,能不能让指导一些婶婶不是逢杯必喝,却也被他劝进去不少。以为他真心求教,便问他想当甚麽类型的平面模特。峰子说想当内衣模特,然後便迅速的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只剩下一条内裤。  婶婶大叫,让他把衣服穿上。他却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说他是真的想当内衣模特,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体型不错,下面的也够大,能把内裤撑起来,不比那些老外差甚麽的… 又说上次都和婶婶那样了,也就没甚麽不好意思的…让婶婶也别多想,好好指导他一下,帮他摆摆姿势甚麽的。我也配合的帮他搭腔…婶婶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  峰子让我模仿摄影师,找了个瓶子当做摄影器材。嘴里还要不断的发出咔嚓卡擦的模拟照相声音。然後很虚心的向婶婶请教着…我他妈被他这麽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正当我怀疑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对当内衣模特有兴趣的时候,我听到这小子对婶婶说“来,清影姐,喝水…嘿嘿…你教我这麽多,我也领悟不了多少,你一离开,不给我摆造型,我可能就不会了,抓不住神韵啊!!要不清影姐,你给我演示演示?”  婶婶一开始是推辞的,但经不住他软磨硬泡,也就答应了。这小子让我继续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後狂拍婶婶的马屁。给婶婶夸的神采奕奕,看他的眼神自然就温柔了很多…他又提出要和婶婶搭配拍照,找一找和明星同台的感觉。婶婶微笑的允许了,然後他便只穿着内裤站在婶婶的身边,让我设计姿势,他和婶婶边照边学。  我自然是配合他的… 怀着一个嫉妒愧疚和被慾望蒙蔽的心,看着他和婶婶越来越亲密…峰子的身子几乎都贴上了婶婶的身体,婶婶的脸色也越来越红,眼神中越来越迷茫…峰子咬着婶婶的耳朵不知说了些甚麽…我没有听清…但从婶婶不断摇头的动作我知道,婶婶拒绝了他的提议…只不过,随着他在耳边的呢喃细语,婶婶摇头的幅度慢慢的小了…峰子的舌头像是毒蛇一般,不紧紧舔舐婶婶敏感的耳朵,还偶尔在婶婶红透了的脸颊上滑过…每次滑过,都会带起婶婶的一阵颤抖…最终…婶婶羞涩的沈默了…峰子令我意外的离开了婶婶的身体,但他却给了我一个OK的眼神让我安心。接着,他把包厢的门反锁,又去控制台放了一首节奏感很强的迪厅用的那种慢摇曲子。然後,他关了大多数的灯光…屋里面顿时黑了下来。最後,他拿起了酒回到了婶婶的身边。  他让我离近点,继续扮演摄影师…然後他又和婶婶耳语起来…这次虽然离得近,但因为嘈杂的音乐,我更是甚麽也听不清…正当我猜测的时候,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婶婶居然把手放在了衣服的纽扣上,并一个,一个,一个的解开来…然後她又脱掉青色的里衬,露出了她只穿着胸罩的上半身…她的动作没有停止,在峰子的配合下,她又脱掉了裙子,甚至把丝袜也脱掉了…这样,全身上下只有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了。  脱掉了名贵的衣服,完美无瑕的身体却显得更加高贵端庄,让人感觉神圣而不可以侵犯。但婶婶脸上的红晕和不时流转的眼波却一下让这个高贵无比的女神,变成了充满人间气息的女人…“不要发呆!!!继续!!清影姐在教我做内衣模特!!!和刚才一样!!!你来安排动作!!!!”峰子大喊着…只有这样才能压过音乐声。  我舔了舔嘴唇…配合的指挥着…我头一次发现,那吵闹喧嚣的音乐居然如此有魅力,竟然能让我的心跳随着它的节奏而震动…峰子的手…不知不觉已经摸进了婶婶的胸罩里…他的舌…也和婶婶纠缠在一起…婶婶的胸罩不断被峰子的双手肆虐着…仿佛是嫌胸罩碍事般的,峰子很自然的把它向上一推,一对丰满的乳房就那麽跳动着出现在我面前…婶婶一声轻呼,双手环胸试图挡住春光…但在峰子的热吻和爱抚下,很快就放弃了这种做法…… …那夜很疯狂…我记得我进入婶婶身体的一瞬间,就仿佛达成了我一辈子的夙愿…就算让我死在那一刻…我都不会有任何遗憾。  那一夜,我进入了婶婶身上所有能进入的洞穴…屁眼…嘴巴…阴道… 也在峰子的指导下,和婶婶玩了很多招式…甚麽六九…乳交…甚至我还和峰子一起进入婶婶的身体…有过一前一後,也有过屁眼和小穴同时插入…我们足足乾了一夜…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是那麽的能干…但峰子比我更厉害,他的鸡巴基本就没软过…我想,也许这就是他收女人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白天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等睡醒後,发现婶婶已经穿好衣服…但她的眼神很木然…无论我和峰子谁和她说话,她都不言语。就算碰她,她也不吭声。  我很担心,峰子却只是嗤笑。他去厨房炒了个菜,对婶婶说‘再怎麽样发生也是发生了,至少先吃点东西再说'  婶婶半响无语,最後还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峰子在她身後温柔的搂住她…婶婶自暴自弃般的不理不问…我洗澡出来,居然看到婶婶被峰子又脱光了衣服,她的眼神里也不再是刚刚那样木然,而是充满了慾望…… …二叔走了三天,我和峰子足足与婶婶做了三天的夫妻,我们每人穿衣服,每天要做的就是吃饭,喝水与做爱。直到二叔回来的前一小时,婶婶还在我们的胯下为我们服务着。  哦,对了,我现在也不叫婶婶了,而是和峰子一样叫她清影姐。因为做爱的时候喊着婶婶的名字,总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二叔回来後,见到我们都在家里,便显得很着急。寒暄了几句,也没怎麽问候清影姐,便匆匆的去了书房,说是要开电话会议。我和峰子都松了口气,毕竟做贼心虚,把人家老婆玩的一塌糊涂,看到正主总是有些畏惧的。  峰子笑着告别了我和清影姐…可能是因为会议不太顺利吧?一直到晚上,二叔才有些面色不善的从书房出来。见到我和清影姐也不说话,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  接下来,就是一段略显平静的日子。二叔和清影姐的感情却明显有些问题,似乎他们的争吵变得多了。不过,我也没甚麽时间去关心他们的事情。二叔让我陪着他的一个经理去遥远的西北谈声音…我这一去便是小半年没能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事情完事了,我终於可以回到北京,我当然第一时间联系了峰子。按照峰子提供的地址找过去,发现是一家地下的小酒馆。弄的特别隐蔽,屋子里短短几十米,居然被拦住了俩次。弄的我哭笑不得。  进屋前我发现鞋带开了,便蹲下去整理,却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  “嘿!峰子,你那个清影姐姐也不来了?告诉她我都想她了!”一个粗狂的男声说道“就是啊,那他妈的可是个极品!!老子也没操够!!”又一个男生附和道“峰子,从她身上套了多少钱了? 小百万有了吧?啧啧~ 真行啊你”一个羡慕的声音传来“操,老子听的都他妈痒痒了。我咋他妈就没赶上呢?”一个人恼火的说“哈哈,人家来好几次,一起的兄弟基本都操过她了,谁让你偷东西被抓进去的?没钱和峰子借啊?他现在可是款爷!!”另一个人笑着说“好了好了,你们上次弄得她浑身都是伤,闹的她直和我急! 现在我有啥办法,只能等她毒瘾犯了自己找上来。他妈的,你们真是畜生。乾就乾,玩就玩,还他妈用皮鞭抽!!这下热闹了,她浑身都是伤,回去和她老公咋解释?以後咋他妈管我那叔叔要钱?”峰子气急败坏的说。  “哈哈哈,那叫SM!!新潮流那是!!你不懂了把???哈哈哈!”一个人得意的笑道“嘿,我说峰子,那小妞那麽水灵,一身女皇范。老公不给钱,你让她去接客呗? 我操,她要是出去接客,北京的达官贵人都他妈得来捧场!!到时候你可得带她去我那串串场啊”一个人坏坏的说“滚滚滚,都给老子滚”峰子恼火道。  我听到这里,心都凉了。我不在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甚麽? 峰子为甚麽会给清影姐服食毒品?他怎麽会让这帮人和清影姐发生关系??听他的意思,难道清影姐已经染上了毒瘾???  想到清影姐的现状,我顿时心急如焚。见四周没有人注意我,便原路这回,迅速出了酒吧。那些暗门虽然惊异我为甚麽来去匆匆,但因为已经验证过身份,却也没有上来阻拦我。  回到了二叔家,我看到了半年未见的清影姐和面色阴沈的二叔…他们激烈的争吵着,清影姐虽然还是显得那麽高贵,但我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绝望和憔悴。二叔不顾我的劝阻,把清影姐反锁在一个房间中,我听着清影姐声嘶力竭的喊叫…猜想是她的毒瘾犯了…我想到二叔原来的阳光,想到清影姐的温柔…我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我跑到楼上,跪在二叔的门前…坦白了我所知道的,所做过的一切…只求他能原谅清影姐…二叔面对我的忏悔,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当天晚上,一辆戒毒所的车来带走了疲惫憔悴的清影姐。二叔对我没有话讲,第二天又把我打发回了西北…在对清影姐和二叔的愧疚与思念中,不知不觉又是半年过去了。  一天午後,收发室的大爷说有人找我…我到了门口,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略带忧愁的面容却带着温柔的笑容。像是天上的阳光,温暖又高不可攀。那是我熟悉的清影姐…我的婶婶。  我们找了个地方,清影姐坐下後,不言语却只是看着外面的阳光。而我,则是迷醉的看着她…“你知道吗?峰子死了”清影姐说“甚麽???”我震惊道“你二叔买凶杀的”清影姐淡淡的说“!!!!!!!!!!”我膛口结舌,虽然我知道二叔会恨峰子,但没想到他居然舍下了一切去报复“你二叔昨天被抓了,他早有准备,已经把财产都分割好。他说,西北的市场几乎等於是你打下来的,他就全送给你了。”清影姐继续说道“!!!”我懵了“为,为甚麽?”  清影姐微微侧头,看着我,充满复杂的一笑。说“他觉得,这里只有你,才算是无辜的”  “我,我不明白”我迷茫的说。  “你二叔…在你来之前,已经偷偷的把家里装满了摄像头了”清影姐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说道“他有淫妻欲,喜欢看别人侵犯我。我也是读了他的日记才知道的”  “!!!!!!!!!!”我再一次的无言以对“而你那个老乡,呵呵,居然一直在和毒枭混。第一次我会那麽容易被他得手,是因为他在酒里面做了手脚。”清影姐扬起讽刺的笑容“居然还是少见的液体冰毒,呵呵,倒是有本事的很”  “!!!!!!!!!!”我再次震惊不已。 我这时候才明白,为甚麽清影姐总是对峰子没有抵抗力。冰毒这个东西我也听说过,据说男人服食了以後一旦硬起来便会持续很久,比甚麽伟哥都好使。女人一旦服食了,就会放大几十倍的快感,贞女也会变欲女。  “好了,该你知道的,我都说完了。我走了。”清影姐毫不留念的起身。  我手忙脚乱的随着她起身,想说点甚麽,却不知说些甚麽好。她丢下一个文件袋,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说“那是转让文书,别弄丢了。呵呵,他说你是无辜的,但我不觉得。我觉得所有人里面,只有我才是无辜的。”  “清影姐,你,你以後怎麽办?”我问道“也许换个环境吧…最近在办澳大利亚的移民…”清影姐笑着说…阳光拉长了她的背影,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清风飘逸着。渐轻的高跟鞋声音送走了这个让我一生都忘不了的女人。她是我的婶婶,我的梦中情人,我的贵人,也是我一生的挚爱。  那是我最後一次见到她… 2750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