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乱伦][完]


我叫刘风,今年26岁,在一所中学教语文。  去年我和老婆李倩结了婚,她比我小一岁,和我同在一所学校工作,她教的是音乐,是学校里公认的美女,身高167公分,体重100斤,身材极好,凹凸有致,长的很像演武媚娘的贾静雯。  同事和朋友们都说我艳福不浅,说真的还真是这么回事。  老婆的父亲死的早,有姐妹三人,从小被岳母一人拉扯大。岳母为了孩子,一直没有再找。老婆排行老二,还有一个姐姐叫李盈,今年28岁,在公安局上班,是个女警察。她虽然没有我老婆漂亮,但也绝对是个美女,身材没有我老婆高挑,大约160公分多点,带着副眼镜,别有一番韵味。  老婆的妹妹22岁,在读大二,老婆家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大姐李盈就是美女了,我老婆更漂亮一些,但最漂亮的却是小妹李卉。无论身材长相,我老婆和她大姐都是上上之选,而李卉就是极品了。  老婆姐妹三人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都有吹弹即破的雪白肌肤,这点是继承了岳母林丽的优良基因。岳母林丽虽然已经46岁了,但保养的仍然很好,皮肤白皙,身材丰满,只是在笑的时候眼角多了些皱纹,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感,反而更平添了成熟妇人特有的风韵,别具一种极为诱惑的性感。  我对老婆家的这四位女性,一直惦念于心,如果让我每个都能与之云雨交欢,少活20年也心甘情愿。其实真的变成事实,我肯定不止少活20年了,早就精尽人亡了。    这年的五一假期,天气已经很热了。这天,岳母做了一桌好菜叫我们回家吃饭。小妹李卉在外地上学没有回来,大姐的老公杨军是刑警队的队长,有案子去了外地,孩子则去了乡下奶奶家,这顿饭就只有岳母林丽,大姐李盈和我们夫妻四人。  吃饭间因为就我一个男人,而老婆和大姐都不喝酒,所以岳母就陪我喝了点啤酒,两杯啤酒下肚,岳母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正巧在她起身弯腰为我夹菜的时候,在她宽松的上衣领口处我看见两团雪白眩目的乳球,一下子我裤裆里的鸡巴就翘了起来,我此刻多想把她的上衣撕破,把我的鸡巴塞到她那两颗饱满硕大的乳房中间,让她为我乳交。  但此时我只能用手压住勃起的阳具,别让它给我丢丑。  吃完了饭,大姐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事就出去了。我和老婆和岳母做在沙发上吃西瓜看电视。我不住的打量着岳母,她下身穿着条很短的黑纱裙,坐在沙发上两条丰满白生生的大腿几乎都露到了腿跟。可能是天气热的缘故,平常看她穿衣服虽然新潮,但绝不敢这么穿。  我这时有个想法冒出头来,岳父死了已经10年,像岳母这样姿色出众的女人,即使不再嫁,身边的男人也不缺吧?不过她真的保守的话,那她岂不是饥渴了10年?那两条丰满玉腿间夹着的蜜穴会饥渴成什么样子?  一想到这,我的口水几乎都要流出来了,我想品尝下她蜜穴的味道,尝尝老婆当年出生的地方会是怎样的好味!  正在我遐想的当上,突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我的好友路明,这小子嚷嚷道:「你小子在哪呢?不是答应今天叫你老婆给我们单位排练节目吗,你忘了?  啊!那现在叫她来吧,我们老总都骂我了!」路明是移动公司的,过几天有个活动,我这才想起,答应五一假期叫我老婆给他们排练节目。于是和老婆说,「是路明,他们今天下午就排练节目,现在咱俩去他们单位,要不这小子非和我恼了不可。」李倩说:「得,我自己去吧,好长时间没上妈这来了,你就多呆会,一会事完了我直接上这来。」我一听,心想这可是少找的机会啊,于是就不坚持送她,让她自己一个人去。    房间里此时只剩岳母和我两人,气氛就有些闷,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挑逗她。但能让自己的岳母和自己做爱,除了在成人影片和小说中常见,现实生活中可是不那样容易。  喝完酒之后口干舌燥,我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岳母这时说:「刘风,你先看电视,我去厨房收拾收拾。」「我帮您吧妈妈,反正我也没事。」我说。  岳母起先不让,但我坚持要帮忙,她就答应了。  在厨房她刷碗,我没什么干的,就站在一旁和她说话。  话题我故意引向男女方面:「妈,这些年你一个人就没想在找个伴吗?我和李倩可都希望您找个呢,也免得一个人太无聊。」岳母就笑了:「都快50多岁的人了,还找什么,孩子也都大了,我现在也就心满意足了。」「您看起来也就是30出头的样子,而且您这么漂亮,还应该有很多幸福生活的。」我说,「其实你和李倩在一起这么一站,就是姐俩,你比她就是多了些成熟女人的味道。」「别逗妈开心了!」岳母吃吃的笑了,胸前一对豪乳就荡起来,让我的鸡巴又不安分的硬了。  「我是说真的呢!」我感觉自己的话在自己听来都有些变的遥远,不愿俗语说『色胆包天』,可真是这么回事,此时此刻我有点控制不了自己,「比如说我吧,你都很吸引我的!」我一边说一边向岳母靠近,「像你这么有味道又漂亮的成熟美人,哪个男人都喜欢!」岳母正在刷碗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刘风,你喝多了吧?怎么说起胡话来了?」现在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控制,我什么也不顾了,再向前一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岳母,抱住了她丰满柔软的肉体。  岳母的手一抖,水溅了一身,「刘风,你干什么?别这样啊!我是你岳母啊!  快,放开我!」我的两只手正紧紧按在她鼓胀的乳峰上,勃起的阳具隔着衣物顶着她肥硕的屁股,我的呼吸非常急促,「妈,我太想你了,我想要你,求你,我……就要你一次!」我的嘴胡乱的在她脖颈后面亲吻,她的发香和成熟的肉香更加令我沉醉。  「别,刘风,不能这样!」我听见岳母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一会她们该回来了!」「不会这么快回来的,妈,求你,我想你想的都发疯了,让我干一次,死了我都甘心!」我的舌头在她脖颈后舔着,舔着那少许的发丝,手在前面伸入到她上衣里,她的身体像火一样烫。  她阻挡我的手,但怎么有我有力气!隔着胸罩我握住那一双丰满乳球,它们真的够大,我的手无法把握住。  「听我说,不能这样,我是你岳母啊!你这样是乱伦啊!」「我们也没有血缘关系,我什么也不管,我只要你!」我使劲揉捏着她的乳房,「你不想吗?你的小穴多久没被人操过了?现在痒的要命吧?」许是我揉捏的太过用力,岳母发出了呻吟声,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怎样。  我发觉她的手不在阻挡我,身体也不在挣扎。  「小冤家,你怎么这么大胆子?自己的丈母娘也想操!」岳母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更加情欲高涨,没想到她真的这样骚,看来今天一定能好好和岳母玩的畅快了。  「我就是要操丈母娘!」我把岳母身体转过来,和我面对面,我看见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春情。  我凑过头,亲吻她,当我的舌头探入她嘴里,她『嘤』的一声,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使劲的,贪婪的允吸我的舌头,发出『啧啧』的声音。  我被她亲的几乎透不过气来,只能回吻着,慢慢进入佳境,两条舌头绞在一起,彼此吞吃着对方的唾液。  我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在她背后将胸罩解掉,那一对白生生的巨大乳房就露了出来。  「真大真白!」我赞叹。  岳母的乳房是我见过最大的,就像两颗木瓜挂在胸前,虽然已经有些下垂,但丝毫不影响美感,紫色的乳晕很大,上面两粒黑紫色的乳头也很大,足足有拇指肚大小。  「以前它是给我老婆吃,现在该我吃吃了!」我说着,低下头把一粒紫葡萄含入口中,吸嘬的津津有味,用手握住另一团柔软乳房,大力的揉搓。  「真是要死了!你个死人!冤家……女婿要操自己的丈母娘了……哎吆!……把人家的奶头都要咬掉了……死人……小畜生……老娘的奶水都叫你给嘬出来了!」我贪婪的吸着岳母的乳房,果然有丝丝腥甜的液体流入口中,岳母的奶子真的还会流奶。我将吸入口中的奶水一滴不剩的喝下去,直觉甘甜无比,不知道岳母下面骚洞里的水是不是也这么可口。  我另一只手从后面将岳母的裙子撩起,抚摸那浑圆光滑,肉感十足的大屁股,唯一的缺点就是屁股虽然够肥够滑,但因为年纪的关系,不那么富有弹性了,有点松弛,但手感还是十分不错。    手从屁股缝间往前一探,便摸了满手湿腻的淫水。  我暗想这点可是遗传,老婆李倩也是这般的水蜜桃。  「死人……别乱挖呀……受不了……啊……!」只是轻轻一摸,岳母就叫起来,腿也顺势向外分了分,我的中指和食指借着淫水的润滑,全探入了岳母温暖湿润的阴道中,一直扣到指根,向上弯曲,使劲快速的抠弄起来。  这下岳母真的很是受用,口中『哼哼唧唧』的唱起无字天书,身体也跟着我的频率抖动起来,一对大奶子更是晃动的厉害。  我看成人影片上都能将女优用手指弄的潮吹,我对老婆示范过几次,但总不能想影片上那样喷水。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是让岳母哼叫的越来越大声,也没能喷水,我的手已经累的很酸,只好作罢。  慢慢把手指从岳母的阴道中拿出,只见上面粘满粘稠透明的淫水,我放到口里舔了舔,微微有点腥,很好吃。  岳母吃吃的笑,媚眼如丝,「好吃吗?」「这是我吃到最好吃的东西了!」我说。  「那今天就叫你这个小冤家吃个够!」岳母说着,把自己的裙子褪下来,她的内裤是很新潮的红色小三角,也一并褪下,坐到厨房的案台上,把腿踩到台面上,双腿[姐姐骚最新地址请上:???.jiějiěsao.net 查看]大大的分开。  「好女婿,尝尝丈母娘的屄好吃不好吃!」老婆李倩的阴户是多毛的,很浓郁的毛发,但岳母的阴户却毛发很少,稀疏的一点点,使得阴户向我彻底暴露敞开。  刚才摸到时就已经知道,岳母的阴户是多肉型的,也就是俗语说的馒头屄,两片厚厚的大阴唇紫黑色,微微张开,现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  这样的姿势,暴露了岳母的缺点,因为已经上了年纪的女人肉几乎都集中在肚子和小腹上,这样坐着,赘肉就堆在一起,连腰都不明显了。  但这样年纪的女人能有岳母如此姿色的已经很少,而且是即将品尝老婆出生地的味道,又是如此风骚的岳母,这让我兴奋异常!  「那女婿就好好尝尝丈母娘的屄!」说这样极具刺激的话使得人只置身在情欲之中,不在理会其他。  此时厨房的空气中弥漫着乱伦的极限情欲,哪怕现在把世界第一美女给我我都不换!  「毛可真少啊!」我说,弯下身,把脸凑近岳母的阴户,嗅到一股女性阴户特有的骚味,让我血脉喷张。  「你喜欢毛多的?」岳母问。  「我就喜欢岳母的屄。」我先伸出舌头在岳母的阴唇间轻轻一舔,她的身子一荡,双腿也动了动。  我半蹲下身子,双手捧住岳母肥大的屁股,把头埋在她的阴户上,用舌头舔吸她阴户的每一寸。  岳母轻声的呻吟起来:「好女婿,好儿子,妈妈的屄好吃吗?」「好吃!我真想吃到我的肚子里去!」我舔吃的很是起劲,不时的用嘴嘬住那两片阴唇,像接吻一样深深的吸着,把里面蕴含的淫汁都吸到自己的嘴里,吞到肚子中去。  再用舌尖抵在岳母的阴蒂上,轻轻撩扫,用手指将她的阴核拨出来,依然是粉嫩嫩的,就用舌使劲的舔。  岳母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叫声有些疯狂:「啊……不行……啊……被你弄死了……受不了呀……好痒……不行了……死人……不能这么弄……屄实在……实在是太痒了……啊……好女婿……丈母娘还……还没让你……操呢就被你弄死了……啊啊……」我时而用舌头舔,时而用牙齿轻轻的咬那粒岳母全身最隐秘也最敏感的屄豆豆,同时手指使劲的抠弄她湿滑的阴道,在口舌和手指的双重刺激下,岳母达到了高潮,一股腥骚的液体直喷到我的脸上。  虽然只有一股,但这就是潮吹了,我很兴奋,接下来我知道该用我的鸡巴征服岳母了。  岳母的身体仍在颤抖不止,「冤家啊……你可真厉害……还没操呢就让老娘起来了……!」我抹了下脸上岳母喷出的淫液,把头再凑近她的阴户,将阴道中残留的淫水吸到口中,站起身,吻到岳母的嘴唇,把淫水喂到她的嘴里。  岳母以为我喂到她嘴里的是我的口水,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淫液,但也已经吞了下去。  笑骂道:「老娘活了快50岁,还是第一次吃自己的骚水,你这个小冤家!」「我吃你的骚水都吃饱了!」我也笑道,「丈母娘知道女婿口渴,屄里面的水就越流越多!」我又吻了下岳母性感红艳的嘴唇,「丈母娘不想吃吃女婿的鸡巴吗?」我轻声在她耳边说。    「死人!我就把你个小冤家的鸡鸡咬掉!」岳母说着,从台子上下来,一只手勾着我的脖子和我接吻,另只手隔着裤子按在我坚硬的阳具上。  「好硬……好大……」岳母边和我亲吻含混的说。  手将裤子上的拉链拉开,把我的鸡巴拉了出来。  我的阳具充血后笔直笔直的,龟头比阴茎粗了一圈不止,都呈现出紫红色。  「家伙还真大呀!」岳母蹲下身子,把我的大肉棍握在手里,轻轻套弄。  岳母的手很柔软,抚弄的我很舒服。  龟头的马眼上溢出一滴透明的液体,岳母伸出舌头,在马眼上舔了一下,然后张开嘴一下把龟头含住,手仍然在抚弄阴茎,嘴轻轻吸着龟头,舌头在龟头上来回的扫着。  这样很是刺激,看来岳母对给男人口交很有一套。  岳母一边给我口交,眼睛就向上看着我,眼神淫荡无比,这让我倍感性起,鸡巴在岳母的口腔里越胀越大。  岳母的手握住阴茎跟部,嘴含着肉棍前后运动,发出『咕唧咕唧』的诱人声音。  我忍不住呻吟起来,抚摩着岳母的脸,在她嘴中抽插。  鸡巴上粘满了岳母的唾液,她嘴唇边上也满是唾液,使得她成熟艳丽的脸越发显得淫荡无比。  她把鸡巴从口中拿出,伸出自己的舌头,用龟头在舌上敲了敲,龟头和舌头之间粘着的唾液就连成一条线,再将鸡巴吞入口中一阵吸嘬。  「太刺激了!你的技术太厉害了,得让李倩好好和你学学呀!」我说。  岳母又狠狠吸了下我的龟头,松开口说:「你是不是想如果我和李倩一起给你嘬鸡巴?那样不是更舒服!」她的淫荡真是世间少有,说完了话,又用牙齿轻轻咬玩我的龟头。  「啊!是啊!我就是……想一起操我的丈母娘和老婆!」我说。  「那丈母娘就让你操!」岳母说着,把我的腰带解开,裤子褪了下来,把我的肉棒向上按,用舌头在我的阴囊上来回扫舔,更吸住睪丸,一边吸一边用力的套弄阴茎。  岳母口交的技术可谓一流,我上过的女人中包括玩的小姐没有像她这样厉害的。我想她现在一个人住,不知道会有多少姘头。  岳母两只手都按在我阴茎跟部的身体上,使劲按着使得阴茎最大程度的现出,她便张大口,一点一点的把鸡巴吞入口中,直到全部吞进去,一寸都不露。  我感觉到我的龟头都塞到她的喉咙了,听见她喉咙发出『咕咕』的声响。  这就是深喉了,以前看黄色电影见过,如今自己亲身尝试,真的好爽!  岳母的唾液顺着我的阴囊淌下,我整只阳具在她的口腔里停顿了足有30秒,她才松开,之后又这样来回几次,然后在使劲用唇嘬紧阴茎套弄。  「不行了!马上就要射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本来我对自己性交的时间很是满意,但今天岳母给我口交不到10分钟我就要一泻千里了。  岳母就松开嘴,用手挤压龟头,我射精的欲望得到缓解。  其实我很想射精在岳母的口中,看她把我的精液吃下去一定很爽,但勃起需要时间,我现在迫不及待要插岳母的屄了。  岳母看我精关又固,再次把我的鸡巴含到嘴里,鸡巴又进入岳母温润的口腔,我决定要射精在她嘴里了,一下午的时间还怕不够我玩的!  像岳母这样骚浪的熟女,真应该去拍A片,让几十根鸡巴在她的口腔和阴道轮番抽插。  我不再强忍射精的冲动,在岳母口舌极强烈的刺激下,龟头极度充血,身体急促的抖动了一下,等岳母觉察我要射精想要再给我缓解时,大股的精液如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  第一股精液在快离开岳母的口腔时射入她的嘴中,岳母『呜』的一声,龟头被她拉离开了口腔,第二股精液马上又射到她的脸上。  「啊!」岳母叫了一声,身体被滚烫的浓精烫的一颤,忙不迭再张开口,让正在发射子弹的龟头对着自己的口。  我射出的精液除了一股射到岳母的脸上,悉数射入岳母的嘴里。  岳母的口里含了大量的精液,要起身向洗菜池里吐。  「这么好的营养品,还有养颜的功效,吐了多可惜,吃了吧!」我说。  岳母媚眼瞟了我一下,就将嘴里的精液咽下去。  「这么好的东西我才不舍得吐掉!我女婿的精子就是好吃!」她用手指将脸上的精液也抹了放在嘴中,还「啧啧」的咂着手指。  我的东西刚刚软了,看到岳母如此淫荡的样子,又有些活跃。  我用手将发软的鸡巴拉起,龟头马眼处还有许多精液,就说:「那就把我的鸡巴舔干净吧!」岳母听话的过来再次蹲下身子,用舌头来来回回的把整只阳具舔了个遍,还小姑娘般调皮的用嘴对着我的马眼吹气。  这淫荡美丽的岳母真是让我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