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淫魔第二章CZ8544航班空难续


半个月过去,张志科每天下了班都会将自己锁在家里,拉好窗帘,然后打开电脑,点开那个他早已熟记于心的视频。“你别怕,我和你做爱,完事后放你出去,然后我自杀。我只是要报复世界。”每当在视屏的开始听到这一句,张志科都会兴奋地嘿嘿直笑,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不过每天吵着这段视频打飞机也不是一个办法,这感觉毕竟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快。于是张志科决定再穿越一次时空。在这之前,他曾经深深后怕自己当初在CZ5844航班上的冲动,若是自己有一个偏差回不来了,可就是死无全尸的结果。因此他对自己的特异功能做了大量的试验。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穿越时间,最远不能超过八年零六个月;穿越距离,最远不能超出方圆八千四百公里。然而这已经是极好的了,他甚至想踩好点穿越去某个他垂涎已久的明星家里,可是计划一直没有完善,所以暂时便作罢。他现阶段,也只敢找那些确认已经不在人世且尸骨无存的女子发泄。对李淑燕的性趣发泄了十几天,终于到了一个冷淡期,张志科决定朝着CZ8544航班上其他的空姐下手。资料并不难找,然而算得上好货色的,竟然也只有一个叫张婷婷的23岁空姐美貌惊人,剩下的几人都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姿色,张志科连看都懒得看。对于张婷婷,这几日论坛贴吧里讨论热烈,无非是如此美丽的女子香消玉殒,多么令人惋惜。有人还挖出了张婷婷的微波人人相册,叫众网友看了之后更加唏嘘不已。张志科轻点鼠标,就将张婷婷的背景查得一清二楚:家中独女,毕业一年等等等等。张志科看着张婷婷生前的照片,忍不住伸手握着了裤裆内的鸡巴,只觉血脉喷张,难以抑制了。这真是一个极品!他咽一口吐沫,还觉得口干舌燥,已是迫不及待,要去将这张婷婷绳之以法,赐予她死之前最后的一次性爱——当然,或许是强迫的。然而再去那架飞机上,张志科却没有这胆量了。他已经经历过一次空难,此时回忆起来,依然是勃起中伴随着战栗,那真是叫人难以忘怀的绝望。他决定将这一次穿越目的地改在张婷婷的家里。然而怎么才能够既强奸了张婷婷,又叫她不误了死亡航班奔赴黄泉,这就要张志科动一下脑子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要张婷婷不抗拒与自己发生关系,然后她才可能不因这一次性爱产生其他念头,按照历史轨迹登上CZ8544航班。怎样才可以叫一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空姐,心甘情愿地与自己做爱呢?张志科挠挠头,陷入了沉思。他脑海里全是张婷婷在飞机坠毁前声嘶力竭地惨叫以及飞机残骸中她残破不全的艳尸,闲着想着,竟然就射了。“操!”张志科赶忙找来纸巾,将鸡巴擦拭干净,突然一个念头闪于脑海,“对啊!”或许张志科这半月来一直沉溺于将自己的特异功能试验于撸射之中,全然忘记了去拓展它的其他可能性,到头来,却是被逼出了这么一个灵感。“我特么为啥不去买彩票!”张志科打个响指,直骂自己简直就是弱智!自己手握如此牛逼的特异功能,不去发点财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他认为,世间女子,没有用钱得不到的。不过相比于那些大街上形形色色的美女,他对于别人此时绝对得不到的更感兴趣,也便是已经死去的美女们。他赶忙上网查了四月九日之前一期彩票的号码,然后意念一动,便到了SH市的一个投注站,看看路对面超大型屏幕上的显示,正是四月四日下午六点半。张志科低头一笑,对投注站老板说,“02/06/15/18/21/25,07。五注。”接过彩票,张志科走到一个没人角落,再次穿越。他如愿来到了张婷婷家楼下。今天张婷婷没有飞行任务,所以在家。看着十二层楼的灯光,张志科做了几个深呼吸,将事先准备好的帽子口罩戴好,低头进了这栋高层。张婷婷父母都在老家,所以SH市的这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住。再往上贴出的资料来看,她是独租,也没有男朋友。坐着电梯来到了十二楼,张志科顺利地找到了1203室,出人意料地没有关门。他一愣,索性便走了进去。一进屋张志科便见着张婷婷正穿着一条淡蓝色的三角内裤,上身也紧紧着一件胸衣,戴着个大耳机,正在听歌。她似乎没有察觉到张志科的存在。张志科此时却没了主意,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办。张婷婷嘟着小嘴,随着耳机中的音乐,微微摇晃着脑袋,突然眼角余光瞥见门口站了个人,吓得叫了一声,“啊!”张志科也被吓了一跳。“你谁呀?”张婷婷呼啦啦摘下耳机,缩在沙发里,找了个抱枕护住了下体。“我……”张志科实在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兜里抽出那张彩票,声音冷漠地说,“这个送你,明晚开奖。我后天再来找你。”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拐过一道弯,他赶紧穿越回自己家,心海扑腾喷腾地跳着。拿起心爱的摄像机,检查一下电量,他又急不可耐地穿越到了四月六日。张婷婷此时已经知道了彩票中奖的事情,正躲在家里不知所措。张志科毫无声息地穿越到了她身旁,见张婷婷没有注意,便将已经开启的摄像机放到了一个隐秘而又绝佳的地方,然后扑腾一下坐在了沙发里,又把她吓了一跳。“这钱都给你。”张志科故作轻松地往靠背上一躺。张婷婷面露喜色,心想自己有了这么多钱,可真是天降横财。也顾不得考虑面前这人是怎么来到自己家的。“然而不能白给。”张志科嘿嘿一笑,“要有代价。”他伸手揉着张婷婷的乳房,这个小妮子在家里似乎十分喜欢穿着内衣。张婷婷略有抗拒,脸色微红。不过一想那笔数目巨大的奖金,还是任由张志科揉搓着自己的胸部。“我与你做爱,那钱便都给我么。”张婷婷倒也直接,“彩票若是假的怎么办?”张志科意犹未尽地收回手,胸有成竹地说,“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一个彩票中间号码,只是区区小事。你可以去兑奖。回来咱们再继续。”张婷婷眼睛一亮,白嫩的瓜子脸西安的十分激动,“我信你!你能为我解梦么?”“梦?你说说。”张志科不想这张婷婷还是个迷信的人。张婷婷盘着腿,正面对着张志科道,“我这几天总是做梦飞机坠毁,是不是不太好的兆头?”张志科本还低眼偷窥着张婷婷撇开开的大腿根部露出的几根阴毛,一听这话,险些惊叫出来。他心中极是惊讶,却面不改色,装着掐指一算的样子,“夜梦无常,人世丝连。飞机坠毁,天降大财。”张婷婷听了,拍手娇笑,“太好了,这几天我吓得黑眼圈都出来了。”他一把脱下上身胸衣,露出一对小兔子般的乳房,却是娇小可爱,晶莹剔透。“那我与你做爱,这么些钱买我,我不亏!”她竟然是自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右手翘个兰花指捏着小内裤,甩到了张志科的脸上,“这个,送给你喽~”张志科感慨,这张婷婷实在是太过可爱了!虽然胸小了点,可这也却是青春女生的一大特色。他伸出右手食指中指,杵到张婷婷的阴道里,手腕用力,就惹得张婷婷脸色潮红,就连原本雪白胸前,也是一片桃色。想不到还是个颇为敏感的小女生。张志科感受到手指被张婷婷的阴道紧紧包裹着,全然不同骚货李淑燕的宽松,心中大爽。他深情凝视着张婷婷那完美无瑕的脸庞,心想着三天之后,面前的美人就会变成一具残缺不全额尸体,而自己就是最后一个把玩这完美胴体的人,实在是爽到了极点,叫人激动到了极点!手指玩得尽兴了,他又将张婷婷拦腰抱起,自己躺在沙发上,将头深深埋进张婷婷大腿根部,尽情吮吸她粉红色阴道处流出的爱液,虽然腥臭臊气,却叫张志科愈发地兴奋了。张婷婷也闻弦歌而知雅意,顺从地张开樱桃小口,将张志科的鸡巴含在了嘴里,张志科只觉一阵触电般的酥麻,险些控制不住射了出来。好在他定力尚足,才没有缴枪投降。一边忘情地嘬着,张志科还不满足,他含糊不清地打听起了张婷婷的身世。“啊……“张婷婷也是一阵酥软,只觉得自己阴道里是潮水不断,她虽有些害羞,可是一想到那笔巨款,便心中狂喜,什么贞操都丢到了一旁。听到张志科问起自己,便也没做隐瞒,“啊……,我爸,我……啊妈妈,都在AH老家,嗯。”她学着黄片里女优的样子,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张志科的龟头,“都是农民……啊啊啊啊!”伴随着一连串的娇声浪叫,张婷婷潮吹如洪,直叫张志科喝了个痛快。张婷婷觉着桃形的小屁股,皮眼一收一缩的,煞是可爱,她喘匀了气,才继续说,“生活比较困难的。我们个月都打钱回去……这下好了。”他转过身子,坐在了张志科的肚子上,媚眼如丝,“如果你真能预测彩票,那我服侍你一辈子。只求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她皱皱小鼻子,张志科看得都呆了,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恩!”张婷婷满意地俯下身子,舔了舔张志科的胸膛,“我看过一些日本片子,那个波多野结衣有一招很厉害的,我早想试试了。”说着,张婷婷抬起屁股,将张志科的鸡巴握在手中,然后向下一压,叫那巨大的鸡巴紧紧贴着张志科的肚皮。然后张婷婷缓缓坐了下去,叫两片阴唇紧紧裹住了张志科的鸡巴,这样虽然差不进去,可是那紧包感却丝毫不差。张婷婷坐稳了,小屁股便开始慢慢前后摩擦,张志科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窒息,他呻吟一声,双手紧紧握着张婷婷的小手,十指相扣。“要事有润滑油,就更好了。”张婷婷不太能高蠕动着,原本大大的眼睛此时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像个小狐狸。她呼着香气,乳房虽小,却也一抖一抖的,极富韵律。“婷婷,我问你。”张志科稳住心神,开始了他拿手的盘问好戏,“你以前与几个男人做过?”张婷婷轻咬嘴唇,脸红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她的阴道与张志科的鸡巴交汇融合,爱也泛滥,扑哧扑哧水花生不绝于耳。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三个。”“好孩子。”张志科握着张婷婷的手更紧了,“手淫呢?多久一次,用什么?”“啊……”张婷婷一声呻吟,嘴角流下一串口水,滴到了张志科的胸口,她扭扭盈盈可握的细腰,低声说,“我……啊,我用胡萝卜,每天都……啊!”“怨不得穿这么少呢!”张志科嘿嘿淫笑,“你这性欲也太旺盛了!”他腰腹一使力,便坐了起来,将张婷婷推倒在上发上,手握着早已粗涨到几点的鸡巴顶住那阴毛浓密之下的粉穴上,“怪不得阴毛这么浓密,都长到肚脐眼下边了!”说罢他一挺肚子,二人便真正地合为一体了。由于前戏铺垫十分成功,张志科还未来得及抽插,来弄个人便一同到达了垮了的顶点。张婷婷“啊!”得一声紧紧抱住了张志科,在他肩膀上要出了两道整齐的牙印。张志科只觉得天旋地转,待敬业都射进了张婷婷体内,他才缓缓松开抱着张婷婷的手,仰面躺在了沙发里。张婷婷顺势趴在张志科怀里,口中流出一道口水,也不去擦。他婚生香汗淋漓,微张着小嘴,眼睛眯成一线,一头长发胡乱地披散到二人身上。“婷婷,有没有你用过的胡萝卜?我想吃。”张志科提出一个变态的请求。张婷婷听了,微微一笑,双手支着张志科的胸膛悠悠立起身子,去厨房拿了一根胡萝卜递给张志科。张志科目不转睛地看着张婷婷这妙不可言的身体,狠狠咬了一口胡萝卜,只觉得入口甘甜,分外好吃。二人约好,休息一会再来一发。便赤裸着身子相拥在沙发里看电视。张志科觉得电视无聊,便问张婷婷,“你认识李淑燕么?”张婷婷躺在张志科怀里,两个乳房正被肆无忌惮地揉搓,猛一听到李淑燕的名字,皱了皱眉,仰头望着张志科说,“你问她做什么?你认识她?”张志科耸耸眉毛,“听说过,我想问问你她人品咋样。”张婷婷鼻子冷哼一声,表情明显是十分不屑,“就是一个骚货贱人。”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握着张志科的手伸进了自己的大腿根部,道,“就是个公共汽车,为了上位跟多少领导都做过。有时候还在头等舱的厕所里与乘客做爱。烂货。”张志科点点头,心道果然是这样,那李淑燕不是什么好货色。不过长得漂亮,便够了。他手摸着张婷婷的阴道又开始湿润了,顿时兴起,一个鲤鱼打挺,将她压在身下,掏出鸡巴便插了进去,“这一次,与你做个痛快!叫出来,大声叫出来!叫邻居都听见!叫!”“啊!……啊!~~~”张婷婷双脚被张志科卓在手里,高举过了头顶,他本还怕人听见,可是一听张志科这么说,心想自己反正也有巨额资金,便肆无忌惮地叫了出来。张志科觉得还不够,便暂停了驰骋,光着身子将客厅落地窗的窗帘拉开,窗子全部打开,客厅大门也敞着了,才回到沙发上,继续插进张婷婷的阴道里,“叫!给我叫!”“啊啊啊!”张婷婷瞬间也兴奋了起来,她不顾了廉耻,大声地淫叫出来,“啊啊!哥哥啊,快来看我~爸妈,看看!啊啊啊!你们都看啊!”隔壁1201的门被打开一条缝,一个中年男子探头探脑,终于是悄悄走到了张婷婷家门口,朝里一看,险些把裤裆撑破。他口干舌燥,呆呆地望着二人赤条条地抽插浪叫。“啊啊啊啊……李叔叔~”张婷婷眉眼如丝,娇喘连连,这一声李叔叔真是媚到了骨子里。张志科回头瞅了那人一眼,笑骂道,“傻逼,你这辈子也就这一个机会了!脱裤子,撸吧!”那叫李叔叔的听了,大叫一声,褪下裤子,朝着二人便撸起了鸡巴,一时间屋里气氛热烈。“啊!”“啊!”“啊啊啊啊啊!”三人又在同一时间到达了高潮,张志科在鸡巴射精的同时,还在狠狠地抽插着,只为能多享受一会这美妙的感觉。张婷婷已经翻了白眼,暂时昏厥过去。至于那李叔叔,跌坐在客厅门口,手心里,裤裆上全是乳白色的精液。“滚蛋,敢说出去,便弄死你!”张志科斜坐在沙发里,恶狠狠地朝着那李叔叔道。那人点点头,提起裤子飞也似地逃走了。“你下一次飞行任务,是什么时候。”张志科关上门,楼着张婷婷,柔声问道。“这周末,九号飞BJ的。”张婷婷偎依在张志科怀里,“怎么了?”“好!”张志科站起身子,穿好衣服,将张婷婷的内裤揣进兜里,背对着她悄悄收起了摄像机,道,“九号我正好在BJ。等你到了我去机场接你。然后你就辞了空姐的工作吧。”张婷婷点点头,十分顺从。“走,穿衣服,快去领奖吧。”张志科微微一笑,显得那么帅气。不过他心中想的,却不那么阳光,“你这小贱人,还说李淑燕是浪货,自己不也为了几千万把贞操卖了么。等九号CZ8544航班坠毁的时候,真希望听到你死前声嘶力竭的哭喊啊,那将多么动听呢!”CZ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