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403-404


403章肉债肉偿 小丽的母亲原本穿着外衣,显得有些胧肿不堪,可是当她把厚厚的外衣一脱去,露出里面一件花白色的衬衫,别在裤腰内,凸现出她丰乳肥臀的身材来,倒也很有几分熟女的迷人丰韵。她浑然没有察觉姑爷的贼眼正滴溜溜地盯着她的胸脯在看,此刻她正弯着腰在用抹布擦拭着茶几,而彭磊就坐在她对面的办公桌后眯着眼睛偷瞧着,从小丽母亲微微敞开的衣领处,可以窥看到她胸口大片的肌肤和两只雪 白的乳房挤出的一道浑然天成的乳沟来,更诱人的是这两坨肉乎乎的大奶子倒垂下来,紧贴在衣服上,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充满了十足的美感,果然象极了两只随时都要跳出来的大白兔,让彭磊眼馋心热不已。 小丽的母亲一抬头,见彭磊的目光贪婪地盯在自已的胸口,不禁脸一红:“姑爷,你看什么呢?” 彭磊老脸一红,信口胡扯道:“阿姨,你这身衣服蛮漂亮的嘛,在哪买的?” 小丽母亲不禁开心道:“姑爷你忘了,这是我过生日时侯你买给我的呀,听小丽说价格老贵了,我就一直没舍得穿,这不今天要来街上,我才翻出来穿的。姑爷,你帮我瞧瞧,还合身不?”彭磊就装模做样的凑过来打量了一番,夸赞道:“不错不错,穿在你身上,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多。不知道的人肯定还以为阿姨顶多只有二十多岁。”“姑爷可真会说好听话。”小丽母亲被姑爷这么一吹捧,越发的开心起来,俏脸都快笑开了花,胸口那两坨伟岸的肉团更是在衬衫下欢快地蹦哒着,嘣得彭磊小心肝跟猫抓似的。虽然和小丽母亲有过那么一夜的露水情缘,可她必竟是小丽的母亲,又有着丈夫,彭磊原本是没想过再和她有任何的瓜葛了,可是此刻望着这个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妇人,他又禁不住地动起了歪念头,更何况刚刚才答应给她男人一万块钱,这钱名义上是借,可是彭磊心里很清楚王有才的为人,这一万块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彭磊正肉疼着呢,自然得找补点回来才划算。心想,干脆再送他男人顶绿帽得了。彭磊邪念虽起,可又撕不下脸来下手,小丽的母亲毕竟不同于艳艳段芳她们,自已想要了,可以二话不说,直接抱到床上去弄就是了。心中正犹豫着,忽听小丽母亲问道:“姑爷,姑爷,你在想什么呢?”彭磊故意皱起眉头道:“上了一天的班,头疼得厉害。”小丽母亲信以为真:“姑爷,要不我帮你揉一揉?” 彭磊就等着她这句话了,赶紧道:“那就多谢阿姨了。” “谢啥呀!”小丽母亲也不扭捏,让彭磊坐在靠椅上,自已则站在他身后,一边殷勤地帮他揉着脑袋,一边和他闲侃着,“姑爷帮了我这么多,我都还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姑爷呢!” 在小丽母亲替彭磊按揉的过程中,他的脑袋时不时的就会碰到她胸口那两团绵软的肉球,撩得彭磊心痒难耐,干脆把头往后靠去,一下子就枕在了小丽母亲的双乳之间。小丽母亲也没多想,反倒把身子往前贴近了些,彭磊立马就发现她竟然没戴罩罩,自已的脑袋枕在上面,被两团肉球挤压着,犹如陷在棉花堆里,软绵绵热乎乎的,说不出的舒爽来。小丽母亲小心地问:“姑爷,舒服些了吧?”“嗯,舒服。”彭磊闭着眼睛哼哼着,心中却在想着某种无耻的念头。“我知道,这一万块钱也是姑爷看在我。。。。。。我女儿的份上才答应的。”小丽母亲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彭磊是看在和自已有一夜情缘的份上才答应的,心中虽感激不已,可是嘴上却是羞于说出口的,只得掏心掏肺地说道:“以后姑爷要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我的,姑爷尽管开口就是了。”小丽的母亲本是一时感激说的肺腑之言,彭磊满脑子的歪念头,听在耳中自然就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心道,既然这样,那咱跟她还客气什么?彭磊忽地睁开眼睛,一本正经道:“阿姨,我现在就有件事想让你帮忙。”小丽母亲忙道:“姑爷,你尽管说就是了。”彭磊伸直了双腿,指着两腿间那撑得老高的帐篷,无耻地说道:“阿姨,我鸡巴难受得紧,想让阿姨帮我。。。。。。”“哎呀呀,姑爷,这怎么行呢!”小丽母亲吓了一跳,没料到姑爷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她虽然和姑爷有过那么一次露水情缘,可一直都以为那不过是姑爷一时酒后乱性而已,过后也没敢往别处想,更何况当时又是晚上,可以借着夜色遮羞,可是此刻却在光天化日下被姑爷这么露骨的说了出来,顿时让她心内慌乱得如同鹿撞一般,脸蛋也不争气地涨红起来。 彭磊撕下脸来,故意装出很生气的样子:“阿姨刚才亲口答应了我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姑爷,这大白天的,真是羞死人了。”犹豫了好一会,小丽母亲这才羞答答地说道,“姑爷要是真的想。。。。。。想日阿姨,那等到晚上,阿姨想办法把小丽她爸支开了,再让姑爷你——”彭磊哪还等得到晚上,他索性把裤门拉链一拉,早就硬邦邦的鸡巴便从里面跳了出来,大咧咧地瞪着小丽的母亲:“阿姨,你看我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你是不是先想办法让它软下来吧。”小丽母亲眼热心颤地瞧着姑爷那根粗粗壮壮的大鸡巴,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被这根肉棒操得死去活来的那个晚上,身子便如酥了一般,下身也渐渐湿润起来,她咽了咽口水,颤声道:“姑爷,怎么个软法呢,是不是用手帮你把它搓出水来?”“不。”彭磊摇了摇头,坏笑道,“用你的嘴把它含出来。”小丽母亲吓了一跳,望着那连块窗帘布都没有的窗户,迟疑道:“这要是让人瞧见了多不好啊!再说了,小丽她爸他们一会就要回来了。”彭磊哄道:“阿姨你放心,工地离这有点远,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的。”小丽母亲还在那扭捏着,被彭磊轻轻一拽,便身不由已的靠了过来,彭磊指了指桌下,示意让她钻到桌子下面去。小丽母亲羞红了脸,却还是乖乖地钻到了桌下,蹲在他的两腿间,望着面前这根骇人的鸡巴,抱怨道:“姑爷就会作弄人。”彭磊一手按着她的脑袋向自已的下身压去,一手捉着鸡巴往后撸了撸,硕大的龟头便从包皮内钻了出来,腥红恐怖地戳在了她的嘴唇上,笑问:“怎么作弄人了?”小丽母亲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姑爷的大鸡巴,口鼻间满是它的腥臊味,所有的矜持全都没了,娇嗔道:“姑爷要日便日呗,非得要人家用嘴吃你的鸡巴。。。。。。唔唔唔。。。。。。”两片嘴唇微张之际,冷不防忽然就被姑爷将一整根的鸡巴给塞了进去,顿时撑得嘴里满满的,满嘴都是鸡巴的骚味儿,龟头更是直抵到咽喉口,乱茸茸的阴毛全堵在嘴边上,还有几根毛毛直接钻进了她的鼻孔里痒痒的,把她的眼泪花都给呛出来了,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她急忙捉住了肉棒根部,脑袋往后一退,这才挣脱开来,嗔道:“姑爷,你轻点啊!本来你这鸡巴就大得吓人,你要再这么用劲,还不得把人家的嘴给戳烂了。”彭磊连叫有趣,和熟女操屄的感觉果然不同,再加上她是个农村里的良家妇女,在男女之事上放得开,说起粗话来也全没什么顾忌,这样的农妇玩起来很有一番山茅野味的滋味。他不由得笑道:“好好,我轻点就是了,阿姨,你别停呀,先用舌头帮我舔一舔。”小丽母亲无奈,只得红着脸勾下头去,用舌头围着他的龟头咂巴了一圈,在姑爷的示意下,又在两颗蛋蛋上胡乱的舔弄了一番,最后才将姑爷的鸡巴吞进嘴里用力地吸吮起来,硕大的肉棒将她的腮帮撑得鼓鼓的,红润的嘴唇在她的吸含之间而微微向外翻飞着。。。。。。“阿姨,你再含深一点,对,就是这样。。。。。。”彭磊被小丽的母亲含得舒爽不已,索性站起身来,双手捧着她的秀发,来回地晃动着自已的胯部,如同操屄似的,将又粗又硬的鸡巴在她的口腔里快速地抽插着,发出噗哧噗哧地响声,每次都几乎是深插到她的嗓子眼再又拔出来,操得小丽的母亲直翻白眼,口水沿着他的鸡巴一个劲地往下滴。。。。。小丽的母亲叼着姑爷的鸡巴舔含了半天,她下面那张嘴也痒得不行,骚水一个劲地往下淌,恨不得把这根鸡巴狠狠的插进屄里解解痒儿。可是姑爷光拿着鸡巴往她嘴里耸,却全没有要日她的意思,终于她按耐不住,抬起来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彭磊:“姑爷,腮帮子酸死了,你要日就日阿姨下面这张嘴吧。”彭磊笑道:“阿姨,是不是下面那张嘴也痒了?”“嗯,”小丽的母亲红着脸道,“姑爷,莫说了,你要日就赶紧吧,免得她爸一会就回来了。”彭磊二话不说,把她翻转过来按趴在桌上,捉着她的裤子往下一扯,那裤子便掉到了腿弯上挂着,露出两片圆鼓鼓白嫩嫩磨盘似的大屁股,彭磊两手抓着她的屁股蛋向两边分开,一大蓬茂盛的阴毛被她屄内泌出的骚水浸湿了,倒垂下来紧贴在阴部上,两片阴唇分向两边,露出粉红色的屄肉来,才被他开发过的暗红色的屁眼微微的收缩着,如一朵绽放的菊花,彭磊看着眼馋,提着湿淋淋的鸡巴便向她的屁股眼捅去。。。。。。“哎哟喂。。。。。。”小丽的母亲一个不留神,又被姑爷走了后门,龟头硬生生的钻进去了一大截,顿时疼得她身子一哆嗦,两片雪白的屁股肉也跟着摇摆起来,“姑爷,阿姨求你了,莫弄屁眼了行不,疼啊,上次被你弄的,都疼了一个星期才好。”“阿姨,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走错地方了。”彭磊坏笑着抽出鸡巴,用手一摸她的蜜穴,果然是湿漉漉的一片,难怪她按耐不住,主动要求自已干她了。于是将肉棒对准了她的骚屄,她那里面全是骚水,早将屄口润滑透了,彭磊稍一使劲,鸡巴便全根插了进去,狠劲地抽插起来。小丽的母亲饥渴了半天,终于尝到了肉味,也是兴奋得紧,屄肉收缩,夹住了姑爷的肉棒,拼命的将两片肥臀迎凑过来,和姑爷的胯部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响声。。。。。。于老板因为另外还有事,带着王有才去工地上胡乱地就转了一圈,就又把他送回到公司门口,便开车走了。王有才乐滋滋地走上楼来,见办公室的门关着,也没在意,刚要去敲门,忽听得里面传出噗哧噗哧的响声和姑爷说话的声音来,不由得一怔,再仔细凑到门前一听——只听姑爷喘息着说道:“阿姨,是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王有才当即就傻眼了,姑爷居然趁着自已离开的这个空当,又把自已的老婆给干了。他还没回过神来,接着就听自家老婆羞答答地说道:“当然是姑爷的。。。。。。嗯嗯。。。。。鸡巴大了。”彭磊接着问:“那是我干得你爽呢,还是你老公干得你爽?”自家老婆哼哼着:“当然是姑爷了。姑爷你年轻有干劲,鸡巴又大,又会玩花样,哪个女人嫁给姑爷真是有福了。啊啊啊。。。。。。戳到屄心了。姑爷,你太厉害了,爽死阿姨了。”这个骚娘们居然这么不要脸。王有才听到这里,顿时渤然大怒,抬手就要去擂门,可是手伸到了一半,忽然想到了姑爷的那一万块钱,顿时手一软,无力地垂了下来。愣了好一会,王有才跌坐在门口,摸出根皱巴巴的香烟,闷头抽了起来。王有才半包烟都快抽完了,可是办公室里的动静仍旧响个没停,全没有要结束的迹象,那动静反而越来越大了,王有才好不郁闷,都弄这么久了,还没个完啊!时不时地还能听到自家婆娘那哎哟哟的叫唤声,王有才更郁闷了,姑爷也太狠了些吧,用得着这么大力吗,感情不是自已的老婆不知道心疼啊!这时,只听楼梯上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漂亮姑娘快步从楼下走了下来。这姑娘看到王有才,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一双美眸满带狐疑地看着王有才,问道:“你是谁呀?”“我。。。。。。”王有才嗫喘着,忽然回过神来,烟头一丢,从地上蹦了起来,顺势拦在了门前,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姑娘,“你又是谁?”姑娘不高兴了,没好气道:“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拜托,是我在问你呢,你是谁,怎么跑人家办公室门口坐着来了?”“我是——”王有才灵机一动道,“我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早上来的时侯怎么没见着你?”说话间,这姑娘已走到了王有才面前,“麻烦你让开一下,我要进去。”王有才伸开了双手,一脸的坚决:“不行,你不能进去。姑爷——不,总经理正在里面开一个重要的会议,特意吩咐我守在门口,不让别人进来的。”“总经理?难道那个彭。。。。。总经理就在办公室里面?”姑娘生气道:“这是我上班的地方,我怎么不能进去了。你到底让不让?你要再不让,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门外乱哄哄的,房里的人自然也是听到了。小丽的母亲听到自家老公就在门外,顿时慌了手脚,低声道:“姑爷。。。。。。”同时肥臀乱摇,想要摆脱彭磊的鸡巴,却被彭磊牢牢地抓着腰肢,鸡巴象桩子似地卡在她的屄内,不但没抖出来,反倒插得更深了。“阿姨你放心吧,反正你老公早就知道了,他现在正在替咱们守门呢。”彭磊笑道。王有才和周洁的对话他全听在了耳内,他知道王有才自会替他看着门的,是以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周洁闯进来。小丽的母亲被姑爷干得正舒爽着,心中也是万分不舍,索性豁了出去道:“那姑爷你弄快些,赶紧把它射出来吧。”可是彭磊却不着急,奶奶的,一万块啊,肉疼啊,不狠狠的操一回,怎么对得起这一万块呢!她妇道人家终究是脸皮薄,想到自已在屋里偷人,丈夫却在外面替自已把门,心里羞愧,一心盼着姑爷早些发泄出来,可是姑爷却迟迟没有要射的迹象。无奈之下,她只得使出看家的本领来,挺着肥臀快速地套弄着姑爷的肉棒,同时收缩小腹,屄心嫩肉跟着挪动起来,就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含住了姑爷的龟头肉棒吸吮起来。。。。。。这下子,彭磊有些把持不住了,啪啪啪地连插了十数下,一大股精液喷涌而出,尽数浇灌在她的花心上,火热的汁液烫得她骚屄一颤,竟在同时喷出一股骚水来。彭磊射完了,却仍旧趴在她的背上一动不动,鸡巴在她屄内余韵未竟地颤动着。小丽母亲急了,低声道:“姑爷,你赶紧拔出来吧!”彭磊这才缓缓地把肉棒抽了出来,小丽的母亲立刻蹲了下去,一大股浊白的精液和着她的骚水汩汩地从她的屄内溢了出来,滴在了地上。。。。。。她象尿尿地晃了晃屁股,把精液都抖尽了,拿过裤头胡乱地擦拭了下,刚要站起来,却见姑爷将湿漉漉的鸡巴递到了她的嘴边,无耻地笑道:“阿姨,帮我舔舔。”小丽的母亲,只得又用嘴帮姑爷把鸡巴舔干净了,这才匆忙地打扫起战场来。王有才在门外拦不住周洁,心内发急,大声地朝门内叫了起来:“总经理,你快些出来吧,外面有人找你呢!”姑娘冷不丁地被他给吓了一跳,叱道:“你这人也真是的,叫这么大声做什么?快让开,我要进去。”这时门哗地开了,彭磊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小丽的母亲满脸嫣红,有些惊慌失措的跟在他身后,低眉顺眼地看了眼自已丈夫,低低地叫了声:“小丽她爸,你回来了?”“嗯。”王有才哼了一声,看着老婆那张骚情荡漾的脸,恨不得抽她一耳光,可是却又不敢,只得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要脸的臭婆娘,老子才离开了一小会,居然又跟姑爷弄上了,姑爷的鸡巴就真的那么好使?周洁打量着彭磊身旁的这个女人,心内好奇不已,看样子这女人和这个猥琐的男人是两口子,彭磊和这个女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居然还让她男人在外面守着不让别人进来? 彭磊看着跟斗鸡似的杵在门口的王有才和周洁,问道:“这是怎么了?周洁,你不是回县城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所以拿了行李就回来了。”周洁瞪了眼王有才,恨恨道,“我正要到办公室里去下,哪知道这个人居然拦在门口不让我进去,还说是你在里面召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彭磊看着一愁眉苦脸的王有才,差点爆笑起来,这王有才果然很有才啊,自已在屋里操他的老婆,他居然还在外面替自已打起掩护来了。 404章安抚后院 小丽母亲心虚地瞅着自家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她爸,你回来好一会了?”王有才憋了一肚子的闷气,却没法吐出来,把老脸都给涨红了:“没,我也是刚回来。” 彭磊急忙把话题给转移了:“小周,你来得正好,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一块去吃饭吧。”彭磊带着他们三人到了盘龙餐馆,让服务员给安排了座位,然后独自来到了厨房,见英姐正在厨前炒菜,便悄悄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的细腰。英姐早已习惯了,头没回手不颤,继续炒她的菜:“小磊,你来了,这次出去是不是又在外面惹祸了?”“哪能呢,英姐,你可别听别人胡说。”彭磊也有些纳闷,这消息传得还挺快的嘛,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正想顺势把手伸到英姐高耸的胸部,却被周文英眼疾手快的拍开了他的狼爪。“别胡闹,没看见我正炒菜吗?”彭磊讪讪地缩回了手:“英姐,我肚子都快饿坏了,你先给我准备一桌六个人的饭菜,一会咱们吃饭时再聊。”接着,彭磊又给段芳打了个电话。英姐动作麻利,很快就弄好了一桌菜,可是段芳却迟迟未来,彭磊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好一会,才见段芳穿着一身旗袍,风情万种的走进了餐厅。一见到彭磊,段芳便打趣道:“哎哟,这不是咱们怒砸本田车的大英雄吗,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彭磊尴尬道:“芳姐,你不调戏下我不舒服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点面子行不?”段芳笑道:“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小梅都已经打电话来告诉我和英姐了。你以前做的那些事一件比一件荒唐,就这件事做得象个男人。嘿,我要是当时也在场,非得连车带人的都给砸个稀巴烂,替小梅好好的出口恶气。英姐,你说对吧?”英姐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也支持你。”彭磊急忙使了个眼色:“芳姐,别说那些了,你没看到桌上还有客人吗?”“好吧!”段芳这才美眸一转,打量了一番桌上的几位生客,施施然坐到了彭磊身边,笑道,“小磊,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呀!”彭磊忙介绍道:“这两位是小丽——就是上次和小梅一起来咱们餐厅打过几天工的那个小丽的父母,现在是农闲时侯,所以想出来找点事做。我已经安排王叔到工地上去上班了,至于阿姨嘛,英姐,我想让阿姨在你这打个杂什么的,你看行吗?”“噢,原来是小丽的父母啊。”段芳,“英姐,近来的生意也不是很景气,咱们餐厅好象并不缺人手吧!” “芳姐,你少说两句行吗,我这不是在跟英姐商量吗?”彭磊知道段芳听说过王有才逼着女儿嫁人的事,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这种人。周文英笑了笑:“没事,餐厅正好还差个人手,就让大姐来我这帮忙好了。”小丽母亲感激道:“那就多谢大妹子了。”段芳见英姐已经答应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从鼻孔里轻哼了一声,打量着一直静静地她坐在旁边的周洁,笑道:“小磊,这个漂亮小姑娘又是你从哪骗来的,怎么不介绍下呢?”彭磊涨红了脸,有些生气道:“芳姐,你今天怎么尽和我唱对台戏。她叫周洁,原来是佳客缘餐厅的包房服务员,那天晚上要不是多亏了她的帮忙,小梅可就要吃大亏了,她也因为我而受到了牵连,被餐厅给开除了,所以我就干脆让她来我这里上班了。”段芳脸色一正:“原来是这样,小周妹妹,那我在这里先替小梅谢谢你了。”周洁红着脸道:“芳姐,你太客气了。”段芳笑道:“小周妹妹,小磊他都给你安排了什么工作?”周洁看了眼彭磊,迟疑道:“他说是让我做他的秘。。。。。”“咳咳咳。。。。。。”彭磊干咳了两声,“是总经理助理。”段芳调笑道:“总经理助理不就是秘书吗,说来说来去不还是小秘。小磊,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吧?”彭磊更是汗颜无比,段芳实在是太过精明了,自已的那点小心思在她面前,根本就无所遁形。段芳,故做亲热地搂过周洁的肩膀,凑她耳边低声道:“小周妹妹,说给姐姐听听,小磊这家伙有没有占过你便宜?”周洁冷不丁地被段芳突然这样一问,猛地便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彭磊时的情景,不由得羞红了脸,连连摇头道:“没有。”段芳看在眼里,心中更是怀疑,脸上笑容不变:“小周妹妹,姐姐我得给你提个醒,小磊这家伙坏着呢,你以后可得留点神,千万别被他给骗了。”周洁听出段芳话里的意思,不由得心中一惊,这个芳姐表面上是好意提醒她,实际上却是在警告她不要和彭磊走得太近了。她在旁边冷眼旁观了好一会,凭着女人特有的敏感,早就已经看出些苗头来了,彭磊和和眼前这两位漂亮女人的关系貌似很不一般,再一联想到刚才在办公室的插曲,更是不得不相信,彭磊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坏。段芳直接主导了饭桌上的气氛,和彭磊周洁他们有说有笑的,把王有才两口子冷落在了一边。吃过晚饭,天也已经完全黑了,周洁因为还要去整理行李收拾住处,便先回去了。彭磊也正准备带王有才夫妻离开,被段芳一把拽住了:“干嘛去?”彭磊道:“王叔他们今晚的住处还没着落,我先去开个房间,让他俩先暂时到宾馆里住上一晚。”段芳笑道:“就这点小事还用得着你亲自去吗?咱们会所旁边不就有家宾馆,我让前台服务员去订个房间好了。你哪也不用去,就在这里陪着我,我还有事要跟你说。”安排好王有才两口子,彭磊问段芳:“芳姐,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段芳妩媚一笑,挽起了彭磊的胳膊:“我能有什么事,就想让你留在这多陪陪我和英姐,不行吗?走,跟我到会所去。英姐,餐厅的事忙好了就到我房里来呀!”英姐俏脸一红:“我就不过去了。”段芳笑道:“不行,英姐你一定要来,要不然我一个人可收拾不了这家伙。”彭磊这几天纵欲过度,早就已经体力超支了,哪还经得住段芳英姐这两个美艳熟女的折腾,一听段芳的口气,今晚又要上演双飞大战,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彭磊顿时直冒冷汗:“芳姐,今晚我还有事,要不。。。。。。”“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快走吧,一会我给你准备个大包间,再安排两妞陪你洗澡,成了吧?”段芳不由分说地拽着彭磊进了会所,正在上班的陈三见彭磊来了,急忙迎了过来,朝彭磊打招呼道:“彭哥,你来了。”彭磊笑道:“三哥,好些天不见,你倒是精神了不少,是不是又在到处收保护费去了?”“哪里哪里。”陈三掩不住一脸的喜气。自从赶跑了黑皮,陈三已隐隐然成了盘山镇的老大,原来黑皮手下的人也被他收编了不少,差不多都已经控制了大半个盘山镇了。不过,陈三心里很清楚,自已能有今天,全都是沾了彭磊的光,他恭敬地对彭磊道:“彭哥,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彭磊道:“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哎。。。。。。”陈三挠了挠头,欲言又止的样子。段芳见状,笑道:“还是我来说吧。有家夜总会新开张,开出高价钱聘请陈三当夜总会的保安经理,想让陈三过去给他们看场子,不过呢陈三还没答应,说是想征求下你的意见。”彭磊笑道:“好啊,这是哪家夜总会,居然敢挖我的墙角。不过话说回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好事啊。这样吧,那边既然高薪聘请你,那你去就是了,咱们这边就由金毛来负责,你的工资每月照发给你,以后没事的时侯经常过来看看就行了。”陈三急道:“彭哥,这怎么行呢!”彭磊道:“三哥,咱们兄弟一场,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再说了,这工资我可不是白发给你的,你还是我这边的人,以后要有什么事,我还得要找你。”“那就多谢彭哥了。”陈三感激地拍着胸脯,“彭哥,我能有今天,也全都是多亏了你,就凭你这句话,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以后要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咐吩就是了。”“好说,那你忙吧。”彭磊拍了拍陈三的肩膀,和段芳一起上楼去了。“想不到你笼络人心倒是有一手。”段芳捅了捅彭磊的腰,轻声道,“小磊,你一定想不到吧,这家新开的夜总会就是许海德原来开的那家辉煌夜总会,现在已经被他给转手卖了。”彭磊吃了一惊:“卖给谁了?”段芳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价钱压得很低,对了,前几天我还在街上看到许海德跟那个徐大成在一起,许海德不会是急着要用钱吧。只可惜我没这么多钱,要不然我倒是想把这家夜总会给盘过来。”彭磊心里很清楚许海德为什么会急着把夜总会转手,这家伙是要做一笔更大的生意,可惜自已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磊,你想什么呢?”段芳打开了一间桑拿房,把彭磊往里一推。“啥也没想,芳姐,你这是要干嘛?” “给你洗澡呀,姐姐我亲自伺侯来给你搓澡,一会英姐来了,咱们三个再一起洗个鸳鸯浴,怎么样,美死你了吧?”段芳嘿嘿坏笑着,凑过来紧紧地搂住了彭磊,踮起脚尖往他嘴上亲去。“不要啊。。。。。。”彭磊眯着眼睛安逸地泡在浴缸里,而段芳则趴在他的身下,正在用樱桃小嘴吸含着他的肉棒,柔软的小舌头舔得他飘飘欲仙。这时侯,彭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彭磊手忙脚乱地跳了起来,正要去拿手机,段芳已率先抢了过来,一看号码显示是艳艳的来电,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手机给关机了。彭磊急道:“你挂了干嘛,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要找我。”段芳冷笑道:“她还能有什么急事找你,不就是想把你抓回去陪着她罢了。你信不信,不出一分钟,她就要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话音刚落,段芳的手机也响了,段芳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把彭磊推倒,骑在他的身上,捉着他硬邦邦的肉棒插进了自已的屄内,摇晃着肥美的俏臀,快速地套弄起来。。。。。。电话另一头,艳艳气得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赵淑珍看在眼里,问道:“艳艳,又怎么了?”艳艳怒道:“这个死小磊,今晚又不回家,打电话给他不接,竟然还把手机给关机了,肯定是又跑到段芳那里去鬼混了。”赵淑珍怜惜地看着女儿,柔声安慰道:“一个优秀男人的背后,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的。艳艳,妈劝你在这方面最好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管得太多了,反倒会把自已的男人给推到别的女人怀里去的。”“妈,怎么连你也这样说啊!”艳艳吃惊的看着母亲,一撅小嘴,闷闷不乐地上楼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