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309-310


第309章 如狼似虎 彭磊一不留神,居然被艳艳把手中的酒杯给抢跑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把自已特意为小芸泡制的合欢牌啤酒给喝光了。艳艳喝完了酒,将酒杯往彭磊手里一递,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老娘我今天不爽,我要喝酒,我要狂歌劲舞,不行吗?”“行,你继续去狂魔乱舞去。”彭磊讪讪地溜回桌边,先让你得意一会,待会药性发作,我看你还怎么狂歌劲舞。没办法,彭磊只得重起炉灶,重新调制了一杯。这次为防万一,彭磊拉过小芸把酒杯递到她手里,要亲自敬她。“不行,不能再喝了,你这家伙吃饭的时侯就来灌人家,再喝人家就要醉了。”吃饭时就被彭磊灌了几杯,此刻的小芸已有些不胜酒力了,小脑袋连连摇着,语气里略着一丝撒娇味道。彭磊把酒杯硬塞到她手里,连哄带骗道:“好好,喝了这杯就不喝了。”小芸犹豫了一下,刚要把酒喝下去,英姐却突然冒了出来:“小磊,人家小芸的酒量不好,你就别难为人家了,还是我来替她喝吧。”“别。。。。。”彭磊都还没来得及制止,英姐已夺过小芸手里的酒杯,一昂脖子全给喝光了。“嘻嘻。。。。。”小芸得意地朝彭磊一笑,扭着小蛮腰找艳艳对舞去了。“我靠,英姐,你真的很能喝吗?”彭磊气得直翻白眼,“去,英姐,该你唱歌了。”还好,咱兜里还有药。趁着四女都在那劲歌热舞,彭磊又趴桌子上悄悄捣鼓起来。为防止再生意外,他把装有药粉的酒杯抓在手里,又另外倒了一杯啤酒放在旁边,准备一等小芸跳完舞下来,立刻便去敬她。刚把合欢酒泡制好,段芳香汗淋淋地便过来了,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挺着两团柔软而巨大的豪-乳顶在他的手臂上,凑他耳边问道:“小磊,下手了没有?”“还没呢!”段芳盯着他的眼睛:“真没有?” “真没有。”彭磊很是郁闷,接连下手两次都让人坏了,事不过三,第三次该不会再出意外了吧。 “小磊,小芸这姑娘还挺不错的,咱们这样暗地里阴她实在是有些不太好,即然你还没下手,那就不许再下手了。”段芳和刘小芸的接触不多,所以才纵容了彭磊,可刚才一块飙了一首《姐妹们,站起来》,立马就变成了好姐妹,也有些后悔不该把这种药给彭磊了,所以才跑来让彭磊收手。“好好,我不弄就是了。”彭磊嘴里答应着,却哪里肯罢休啊,为了自已的后宫大计,这个小芸是一定要收下的。段芳随手拿起桌上的那杯啤酒,递到嘴边刚要喝,看了眼彭磊手里端着的酒杯,忽然觉得有些不放心,把手一伸:“拿来。”彭磊张大了嘴:“芳姐,你干嘛?”“我不放心你,咱俩换一杯喝。”段芳笑着夺过他手里的酒杯,把自已手里的酒杯递给了他,这才放心地张开性-感红唇,一口闷了下去。喝完了,段芳抿了抿嘴,看着目瞪口呆的彭磊,笑道:“你怎么不喝,不会是在酒里放了药,不敢喝了吧,赶紧喝,必须喝。”“好好,我。。。。。喝。”在段芳的逼视下,彭磊热泪盈眶地灌下了手中的酒,心中那个悔啊!段芳盯着彭磊喝完了,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挑-逗地捏了捏他的脸蛋:“这还差不多嘛!你要是敢在酒里放药,我就让你自个尝尝欲-火焚身的滋味,嘿嘿!” 段芳笑嘻嘻地站起身来,撇下了欲哭无泪的彭磊,晃着两团颤巍巍的丰-乳又跑进舞池中了。真是杯具啊!彭磊没想到自已的运气这么好,居然接连三次被人坏了好事。这下好了,该喝的没喝,不该喝的全喝了,这可如何是好。摸摸兜里,只剩下不多的一点药粉了。彭磊一咬牙,咱还真就不信这邪了。可是怎么才能让小芸喝下去,又不让段芳察觉呢,彭磊有些犯愁了。想了半天,这次他学乖了,把剩下的药粉在四女的酒杯里都倒了一些,反正她们都喝过了,也不在乎多喝点,何况芳姐也早说了,这玩意并不是毒性很强的春药,顶多就是能起催-情作用罢了。这样除非小芸不喝,否则她随便喝哪杯都难逃自已的魔爪,而且还不会引起怀疑段芳的怀疑。彭磊把药粉全倒光了,刚准备往里倒酒,英姐一首歌唱完,几女全都回到了座位上。他飞快地一缩手,靠在了沙发上,偷眼憋去,见酒杯里的药粉自个被空酒杯里的水分融化了,看不出一丝痕迹来,他这才放下心来,做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小磊,你怎么既不唱歌,又不跳舞,躲沙发上装死来着?”艳艳一整天都很不爽,坐下来便气势汹汹地向彭磊开炮。彭磊醉意依稀,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酒喝多了,头晕,你们唱吧,我呆这眯一会。”“不行,你酒量不是很好吗?前面还一个劲地灌我和小芸,这会倒装起醉来了。”艳艳的酒也喝得有些高了,一转身朝众姐妹叫嚣道,“姐妹们,大家都敬小磊,今天非把他灌醉了不可。” “好啊,好啊!”刘小芸第一个热烈的响应着,去倒酒了。哎,这结果真是让人又悲又喜啊!彭磊费尽了心机想要灌小芸都没灌成,到最后却反被小芸给灌了。虽然代价很惨痛,被四女轮流灌了四大杯,但眼看着小芸喝下了渗有药粉的啤酒,彭磊也终于可以含笑酒泉了。酒喝得越多,大家也就越嗨了,四女都跑到舞池里疯狂地唱歌跳舞来着,就连一向端庄的英姐也都跟着疯了起来,段芳穿着短裙跳起了踢踏舞,举腿抬足之间,竟连里面的小裤裤也露了出来。只有彭磊躺在沙发上,眯缝着眼睛一边欣赏着众美女摇屁甩波,一边思谋着下一步该如何把小芸哄去开房间? “你这家伙,又赖在这里装死了,赶紧来陪我跳舞。”小芸疯了一阵,小脸红灿灿的直喊热,见彭磊还缩在沙发上,过来硬把他拖进了舞池。彭磊刚一下舞池,艳艳就围到彭磊身边,挨着他跳着,跳着就跳起了极为挑-逗人的贴面舞,丰-满的双峰猛往他的胸前挤压,彭磊难得见到艳艳发-骚,正在陶醉之际,后背又被两团柔软和乳房给顶住了。一回头,段芳居然从后面也贴了上来,一前一后的把彭磊夹成了夹心饼。艳艳和段芳两位的奶子都挺大的,特别是艳艳在彭磊的大力鹰爪的经常抓揉下,如面团似的膨胀起来,两人一前一后的用玉乳挤压着彭磊,让他很种波-推的感觉。嗯,很绵很软很舒服。可是彭磊很快就发觉不对劲了,英姐和小芸也先后围了过来,把他团团地围在了中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在彭磊的胸上摸了一把,另外几女也毫不示弱的伸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脸上,胸上,屁-股上,还有更大胆的直接抓住了他胯间的小弟弟,隔着裤子就搓弄起来。。。。。。“芳姐,艳艳,我说你们别闹了行不,哎,哎,谁在解我的裤带?啊。。。。。”彭磊吃惊地叫了起来,居然有只手伸进了自已的裤裆内捉住了自已的宝贝。糟了,这四位美女居然这么快就发浪了,居然反过来对他性-骚扰了,而且照这样的架势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在这包房内就要上演四女轮一男的惨案了。彭磊猛地挣脱开四女的纠缠,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包房,气喘吁吁地叫道:“服务员,赶紧的,买单。”一出了KTV,四女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簇拥着彭磊到路边去拦计程车。四美女一个个俏脸晕红,醉意盈然,连走路都东摇西晃的了,可是酒喝得差不多的人好象都这样,从她们的表情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来,让彭磊都有些怀疑刚才发生在包房内的事情是不是自已喝醉了产生的错觉。可是一上了车,四女又开始疯起来了。司机:“几位要去哪里?”刘小芸:“芳姐,我们现在去哪里,回家吗?”段芳:“回家干嘛?家里又没男人,姐姐我想男人了,艳艳,你想不想?”艳艳:“我也想了。英姐,你呢?”周文英:“我。。。。。。有点想。小芸妹子你呢?”刘小芸:“我。。。。。。我不知道。”艳艳:“那我们今晚都别回去了,去找酒店开个房间吧,酒店里面肯定有男人?司机,快带我们去找一家最大的酒店去。”段芳忽然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把揪住了坐在前排的彭磊:“咦,小磊还坐在这呢,小磊不就是男人吗?”彭磊这会终于知道怕了,要知道她们四个可都喝了那种催-情的药粉,看她们的这副架势,十足就是四头发-情的母狼,真要是跟她们去开了房间,那还得把他弄得精尽人亡不可。他哆嗦道:“芳姐,别去开-房了行吗?我——我想回家。”段芳 “不行,小磊,你不是要我们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开房这种好事怎么能拉下你呢!”段芳忽然重重地一拍座椅,“司机,你愣着干嘛,赶紧的,开车!”还以为遇到了女流氓的司机一直吓得没敢吭声的,此刻他怜悯地看了眼彭磊,一脚油门,把他们拉到了一家大酒店门前,立刻一溜烟的跑了。艳艳一马当先,走到酒店总台前,一拍吧台:“美女,给我开个房间。” “请问你要开什么房间,是单人间还是双人间?”总台的服务员一抬头,吓了一跳,居然是四个漂亮的女人架着一个男人来开房,看那男人的表情,就好象是被这几个女的绑架来的一样。艳艳一回头:“芳姐,开什么房间好呢?”段芳:“给我们开一个夫妻间,床要大大的那种。”服务员有些迟疑道:“你们真的确定就只开一个房间?”“当然了。”彭磊哭丧着脸道:“芳姐,咱们还是别开房了吧,你们都喝醉了,还是赶紧回家去洗个冷水澡就好了。”这种催情的药粉只要用冷水一冲,就会没事了。艳艳:“酒店里有热水,为什么要回家去洗冷水呀!”彭磊急了:“我尿急,我先去上个厕所去。”段芳一把揪住了他的裤带,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小磊,你是想趁机溜走是吧。给我憋着,哪也不许去,一会回房间再解。英姐,小小芸,给我抓紧了他。”总台的女服务员怀疑地盯着彭磊:“这位先生,你需要什么服务吗?”彭磊苦着脸:“我想尿尿,可她们不让我上。”这下女服务员更是怀疑了,这个男人八成是被这四个女人给绑架了,她不动声色地把派出所的警示牌放在了吧台上:“先生,你真的确定不需要什么服务吗,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会立刻为你拨打求助电话的。”“喂,喂,你怎么说话的,难不成你还以为是我们绑加他了?”艳艳掏出身份证往桌面上重重一拍,酒气冲冲地叫道,“看到没有,我们都是良民,大大的良民。” 第310章 如狼似虎(二) 四女可谓是用尽了办法,软硬兼施,最后还是连拖带拽的才把彭磊从一楼拽到了三楼,再又弄进了房间。房间最终还是没开成单间,而是开了个双人间,毕竟单间的夫妻床再大,也难容得下五个人。众女把彭磊往床上一扔,在段芳的指挥下,四女手忙脚乱地把两张床拼在了一起。段芳拍了拍手:“不错,不错,这下子咱们五个人睡在上面都没问题了。”刘小芸晕乎乎地问:“芳姐,咱们真的要五个人睡在一起吗?”段芳白了她一眼:“你不想睡床上,那你睡地上好了。”小芸:“我。。。。。。”“芳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艳艳美眸灼灼地盯着躺在床上装死的彭磊,象母狼在盯着一头刚到手的小羊羔,俏脸上遍布着红霞。段芳也好不到哪去,身体的反应极为强烈,芳心内充满了对男人的渴望,她心里明镜似的清楚,看了看英姐和小芸的表情,果然都跟自已一样,一个个都跟发-春的母狼似的,盯着床上的彭磊不放。彭磊虽然被灌多了酒,头重脚轻的,可是看着四女盯着自已的目光,还是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这可是四个被自已下了催情药的女人啊,那饥渴程度可想而知了,而他的下场也可想而知,极可能会被她们折磨得精尽人亡为止。哎,这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已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了。但最让彭磊的后悔还是,早知这样,刚才就该给自已也留一点催情药了。段芳舔了舔干渴的红唇,银牙一咬:“还能怎么办,先把这家伙脱光了再说。”“好。”艳艳又一次冲锋在前,抬手便脱去了彭磊的衬衣。很快,彭磊的上身便光溜溜的了,彭磊因为上大学时经常锻炼,隆起的胸肌和略带着古铜色的皮肤充满了男性的美感,把几女都看得眼睛里直冒小星星。艳艳再要去脱裤子的时侯,彭磊适时地醒过来了,死拽着皮带不放,大声叫道:“要脱也是你们先脱,干嘛先脱我的呢?”段芳笑道:“凭什么呀?平时都是你骑在我们身上作威作福,今天也要让你尝尝被女人骑的滋味才行。”“芳姐说得对,你不是说咱们四个都是你的女人吗?今天就要让你尝尝被自已女人给轮了的滋味,赶紧松手。”艳艳拽了两下没拽开他的手,急了,连声道,“芳姐,英姐,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来按住他的手。”段芳一拉英姐:“上。”两人一左一右的过来抓住了彭磊的手,只有刘小芸傻乎乎地站在一边看热闹。艳艳麻利的脱去了他的手裤,一挥手:“小芸,你去脱他的内-裤。”小芸吃了一惊:“我。。。。。。”“对呀,你还愣着干嘛!”小芸一时羞红了脸,只好闭着眼睛,小手哆嗦着去脱彭磊的小裤衩,刚给脱了下来,耳边就传来芳姐她们的一阵惊呼声,她睁眼往那地方一看,自个也被吓了一跳,小磊的那根肉棒儿好大噢,象个旗杆似的朝天而立,顶端那东西红通通的,涨得老大了,中间还有个小眼,上面还淌着滴晶莹的液体,看上去吓人兮兮的。小芸虽然已不是黄花闺女了,可是仅有的一次性体验也是那次喝醉后稀里糊涂就被彭磊上了的事了,当时好象都没什么特别的体会。所以,看着彭磊的玩意儿,小芸虽然有些害怕,却又忍不住地有些神往,这么大的家伙放在自已那里,那会是个什么滋味呢。艳艳双眼放光地盯着彭磊的肉棒,一把捉住了就不放,象对待珍宝似的在手中细细地把玩着,小手抡圆握住棒身,熟练地套弄着,看着它越涨越大,不由得痴笑道:“你们瞧,小磊的鸡鸡都硬成这样了,还在跟我们装样。”段芳毫不示弱,也把手伸过来捉住了那根棒棒,紧接着是英姐,再最后小芸也趁着混乱偷偷摸了两把,只觉得硬邦邦的直烫手,烫得她心里和身体都老痒痒了。彭磊哭笑不得,连声道:“我都脱光了,你们怎么还不脱呢?”段芳看了三女一眼,道:“脱就脱,谁怕谁呀!”四女中就数段芳最放得开,她率先开始脱了起来,很快就脱了个精光,露出光溜溜的身子,胸前那两对迷人的雪峰在灯光下骄傲的晃动着。艳艳见段芳都脱光了,二话不说,也把自已脱了个精光,英姐也跟着慢吞吞的把衣服都脱了。然后,三个光溜溜的女人晃动着六只雪白的大奶子,都盯住了刘小芸不说话。小芸傻眼了:“我。。。。。我也要脱吗?”段芳问道:“你不会还是处女吧?”小芸害羞地摇了摇头,道:“不是了。”“第一次都跟谁上的床?”小芸纤手一指床上的彭磊:“就是他啦!”“既然你都已经被他日过了,那咱们就都是他的女人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脱!”“哦。。。。。”这下小芸也只得乖乖地把外衣脱了,仅着三点,楚楚可怜地望着三女,见三女仍旧盯着她不说话,只得一咬牙,把剩下的也脱了。彭磊这会也忘了害怕了,靠在床上,色米米地盯着四个裸体女人,哎,谁说女人脱光了都是一样了,纯属缪论!瞧瞧这四个光溜溜的美女,燕环肥瘦,各有特色,或丰-乳肥臀,或纤-腰玉-腿,就连四女两腿间的阴毛,也都各有千秋,简直是迷死个人了。啧啧,能同时和她们四个在床上欢好,就算是精尽人亡,咱也值了。特别是四位美女都捂着自已身上的要害处,居然还在打量着对方的身子,四人中就数段芳的乳房最大,其次是英姐,艳艳,小芸的奶子大概是因为缺少男人的揉搓,所以是最小的,也是最为坚挺的,乳头也只有黄豆般大小,颜色红润,乳晕也很淡,很漂亮。四女相互着嘻笑着打趣对方,不时胸袭对方一下,一时间波-峰摇动,春-光四溢,让彭磊看得好不兴奋,禁不住吟道:“好好,两双玉人儿了,四对大奶子,美啊!”“靠,居然敢取笑我们。”众女一回头,哇地叫了一声,全都冲了过来,按住了彭磊一阵乱捏乱摸起来。彭磊被揉得哇哇大叫:“哎哟喂,你们轻点呀!大家都有份,一个都不会少,都别急啊,一个个的来哈!”“切,谁急了。”艳艳一回头,“芳姐,接下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上呀!艳艳,来,你先上。”“为什么是我先啊?”艳艳虽然喝多了酒,又中了催情粉,早已欲-火焚身,很冲动,很渴望,可是也很清醒,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彭磊爱爱,她还是很害羞的。段芳振振有词道:“你是小磊的正牌女友啊,这种好事当然得你先上了。”艳艳美眸紧盯着彭磊那里,想了想,害羞道:“还是让小芸先来吧!”小芸吓得连连摇头:“别,这里英姐最大,还是英姐先来吧!”英姐俏脸通红:“那个,小芳,这里就数你胆子最大,还是你先跟小磊那个吧!”彭磊这会反而急了,他的小-弟-弟早已是子弹上膛,跃跃欲试了,这几个女的是怎么了,都到这关键时侯了,居然还相互谦让起来了。这就跟一个笑话似的:一女人一怀-孕就是六十年,仍没生下孩子来,后来没办法,只得一刀把肚子剖开,结果发现里面有两个白胡子小老头,相互做着揖:“哥哥,你先请。”“哥哥,还是你先请。”眼前这四个光溜溜诱-人无比的小白羊,居然也在这相互谦让着,就是没人肯上,不会也让自已等到头发胡子都白了吧?“喂,美女们,我说你们就别谦让了好不,我提议一下,尊老爱幼,这里就数小芸最小,要不咱们就先从小芸开始?”彭磊念念不忘今晚的终极目的。 “不许说话,今晚你是我们的菜,乖乖地给我躺着就是了。”艳艳恶狠狠地一推彭磊,很强悍地将一只雪白的奶子塞他嘴里堵住了不让他说话。段芳看着其余三女,个个脸若桃花,眉眼含春,似乎都已按耐不住了,可还是谁也没好意思第一个上,她想了想,道:“还是我先来吧!你们都在一边看着,反正大家都得上,一会英姐接着,然后艳艳,小芸最后一个上,既然咱们都是小磊的女人,都和他有过这种关系了,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大家说是吧?”英姐和艳艳都点了点头,小芸害羞答答的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段芳早已是春-情泛滥了,见大家都没意见了,这才翻身爬上了床,骑到了彭磊身上,捉住了那根大肉棒,其余三女都好奇地围过趴在边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段芳翘起雪白的屁股,用彭磊的鸡巴在自已湿漉漉的小穴处捣鼓了两下,然后屁股一沉,将鸡巴整根地吞进了她的肉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