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杀人狂家族


花都殺人狂家族!《花都婦女雜誌》2005年3月刊恐怖吃人家族2年吃掉170多人2002年7月花都驚曝血案,一個來自阿美爾的移民家庭全部成員都被逮捕。而更加驚人的,警方在這個家庭住宅地下室,一共發現了172具頭骨和大量散亂的人骨頭.事情追溯到2000年3月,比爾蓋達一家從阿美爾來到國家社會主義的花都。比爾是個高級軟體工程師,但他還是一個高大的白人。外表總是和藹,身材發福略微禿頂。而他的妻子是個身材苗條的白人女子,她身高只有158釐米,長的十分秀氣文靜說話也文縐縐的,有知識份子女性的風範。蓋達家族有3個子女,大兒子加菲17歲,女兒瑪麗15歲,後來還有一個小女兒蘇妃。他們一家總是給別人一種內向保守感覺,不經常跟別人接觸卻爲人友善。以至於他們被捕後當地鄰居十分驚奇。根據交待,比爾本來就有吃人傾向,他還是阿美爾吃人狂網路俱樂部的秘密成員.他之所以選擇花都就是爲了成爲逃避法律制裁和利用冷戰空隙。而沙琳娜也是吃人狂,她更加的偏愛男人的生殖器。在阿美爾兩個瘋狂的罪犯就謀殺了3個不到18歲的男孩,沙琳娜更加形容自己僞裝成妓女,將他們騙到家中。然後比爾用獵槍打死他們。她坦然孩子們不喜歡火藥味,當時兩個人都非常的害怕,只能用這種簡單有效的方法。爲了逃避阿美爾聯邦調查局的追捕,兩個人改名儀容,從南部的麥克塔斯州,一直流亡到阿拉斯加。進入花都實際上利用了當時冷戰的空隙,許多從資本主義國家奔向社會主義自由的民主人士,可以在阿拉斯加弄到船隻.他們帶上孩子流亡到俄羅斯蘇維埃,然後從那裏住宿一段後來到民國,接著憑藉工程師的身份掩護終於來到夢想中的花都。在花都蓋世太保成立之前,花都奉行國家共産主義福利制度,許多人不勞而獲.這導致了毒品,還有犯罪滋生。不過奉行開放民主的政策下,政府一直打擊不力。雖然花都保留了死刑,可是很少有人真正被處死。人們稱花都是東方的伊甸園.國家共産主義制度下,來自阿美爾的自由人士受到優待,他們被允許擁有超標準的免費福利住房。比爾一家甚至分到了一個獨立的別墅。在一段時間的潛伏後,比爾失業了而這恰恰成爲他們擺脫束縛的開始。國家共産主義下糧食就在社區福利單位,可以隨便吃。而且還可以憑藉戶口帶走一天的食物。根本沒有任何思想和工作壓力的情況下,比爾用網路這個犯罪工具和阿美爾的同夥重新聯繫上。第一次謀殺是在2000年4月19日。雖然剛剛到來不久,可是兩個人已經無法克制心中殺人的衝動。沙琳娜打扮的妖豔去尋找獵物,終於一個黑人少年成爲犧牲品。這個少年十分的瘦弱,而且戴著眼鏡.沙琳娜主動的上前勾搭。當時性開放的環境下,她乾脆直接提出和她回家做愛。天真的孩子竟然答應了,他只是要求中午回到媽媽那裏吃飯。沙琳娜在監獄中回憶起那個少年,竟然淫笑的罵他是因爲好色才送了性命。花都當時交通工具都是免費的,空虛的國家共産主義是建立在巨大消耗上的。一到家中,沙琳娜十分高興的讓他喝茶吃糖果。當時比爾出去了,孩子們都去上學了。家中只是有她一個人。她形容自己非常的害怕,可是想到殺人的快樂,她卻十分的興奮.她不停的愛撫孩子,而且說自己喜歡在性虐待中體會高潮,那孩子猶豫一下還是答應了,條件是玩玩後也要讓他虐待沙琳娜。沙琳娜興奮的找來繩子,她把孩子捆綁起來。又在孩子嘴巴貼上膠布,而且蒙上眼睛。她赤身裸體坐在那個孩子的背上,用絲襪纏住他的脖子。大概那個孩子意識到不妙可是嗚咽的掙扎。沙琳娜回憶床抖動的非常厲害,她當時非常害怕孩子會掙脫開.她屁股下麻麻的根本沒有高潮只有緊張,她叉開腿光屁股用力壓在孩子身上,她腦子中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雙手死死扯住絲襪用力向兩邊拉扯。漸漸的那個孩子停止掙扎,沙琳娜形容孩子就像一隻軟弱的大蟲子,很快就結束了性命。她裸體坐在孩子的屍體上手淫,她撫摸自己乳房還有大腿根。並且用相機拍攝了幾張照片。沙琳娜回憶晚上回家後,她悄悄的把比爾拉進屋子,指住床下說自己殺了人。她形容比爾興奮的慌忙把屍體從床下拉出觀察,他還變態的對屍體進行雞奸。而在那個晚上,他們夫妻在自己孩子入睡後把那個黑人孩子屍體拖到衛生間分屍。他們裸體幹了這一切,兩個人興奮的互相用血水搓洗身體.沙琳娜形容自己從來都沒有這麽興奮過,足足興奮了幾天。他們把屍體分割後的第二天竟然用人肉給自己孩子當早餐。沙琳娜想按照老規矩等待風聲過去,可是根本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切出氣的平靜.由於殘肢的腐敗氣味,沙琳娜認爲這根本不是辦法,她提出顧人修建一個地下室然後方便幹活。她的想法很快被實施。他們找到裝修公司設計一個地下室。那裏有暗門和旋轉的樓梯,設計爲上下兩層,上層可以存放東西,下層可以避難住人。他們還理所當然的稱之爲爲了冷戰做準備。由於房屋已經建設,修改難度很大,建築者從花園挖了地洞一直通到地下室。然後設立起支柱,掏空了地下室挖出一個大坑。雖然嘗試建立上下兩層但是失敗了,工程隊只好改爲縱向的兩個房間.而後來追加到3間.中間一間連通一樓的廚房,而右側房間和中間屋子可以通過暗門走向花園.他們建立一套完善的通風設備而且加以修飾,外界幾乎無法發現.整個工程花費了他們10萬美元,可是沙琳娜依然認爲那是生命中最有價值的投資.2000年8月11日,由一次血案開始了,他們以性活動爲藉口,很快騙取一名中年黑人婦女的信任。由於不放心,這名婦女還叫上自己的女兒。在沙琳娜的家中,蓋達夫妻非常熱情的給他們讓座送茶水。母女兩個根本沒有防備,她們喝下了放有安眠藥的茶水。在她們暈倒後,蓋達夫婦把兩個女人扒光衣服背下去關進左側的牢房。兩個人精心打扮後赤身裸體的下來,沙琳娜回憶那個黑人婦女非常的豐滿,她剃光頭髮,頭皮青青的身上脂肪豐厚。她的女兒比較瘦弱,留著一頭短髮,而且乳房也不大。他們在這個沒有人知道的地下室盡情的娛樂並且折磨兩個人。比爾強姦了母女,而沙琳娜割斷她們的喉嚨。她回憶血一下子就噴濺出來,噴到她裸體上,弄得她新絲襪上都是。可是她很痛快,她殺了兩個女黑鬼。在地下室還可以連接電線,而右側房間是一個儲藏室,裏面放了冰箱櫃子什麽。後來爲了防止逃跑,沙琳娜用水泥堵死了外通道,只是留下和一樓廚房連接的暗道。中間的房子就是恐怖的屠夫樂園,瓷片的牆壁上挂了各種刑具和人體殘肢。後來右側房間也成爲折磨人的地方。他們買來挂豬肉的大鈎子,還有各種刀具,鐵鍋和一把鍘刀十分的恐怖。沙琳娜說她清楚共産主義國家的法律,殺人是要判處死刑的,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所以在被捕前她要創造一個奇迹。雖然間隔不久就會有人被殺害,但是沙琳娜甚至研究了殺人方式,她從來不對鄰居和社區下手。而且從來不傷害熟悉的人。只是對付那些流動的窮人,流浪漢還有社會邊緣離家出走的青少年。11月8日那次屠殺最爲令他們滿意,他們把陸續騙來的6女2男一起關押在地下室。沙琳娜非常喜歡阿美爾的電影《血腥女角鬥士》她也認爲自己非常的野性。她買來面具把自己打扮一下子,再系上披風,她赤裸身體十分的興奮.爲了照顧妻子,比爾專門找到一些柔弱的女性,而且把男子戴上鐐銬.他陪伴妻子一起滿足殺人欲望。那砍殺聲音下,光屁股的女人害怕的尖叫起來只是往牆角蜷縮.血流了很多,比爾處理男人,而沙琳娜用刀子瘋狂的砍殺女人。她回憶自己把刀砍在一個金髮女人頭上時候,她堅硬的頭蓋骨把自己手腕振的發麻。刀子掉在地板上,可是那些膽怯的姑娘根本不敢反抗,她從容的拿起刀子把這個女人推倒牆角一刀刀刺入她沒有反抗的蒼白裸體.沙琳娜說人死的時候都是可憐的,那個女人沒有一下子死去,她用手捂住頭上的傷口,血水源源不斷的流出來。她還在起伏乳房呼吸,她非常的堅強什麽都不說,坐在牆角,而她身上的血洞還在流血。沙琳娜認爲如果不把這個精彩的場面記錄下來就太遺憾了。他們離開牢房,而且回到上面,他們找了半天才找到攝影機.不過這個時候已經臨近中午吃飯,沙琳娜非常高興的給孩子們用人肉作了午餐。他們下午匆匆來到牢房,這個時候那個金髮女子已經死去了,她的鮮血開始凝固。沙琳娜咒駡丈夫浪費糧食,而且人死了如果不儘快分割冷藏就不新鮮了。她形容自己像一個女皇,可以決定別人的生死。沙琳娜拿起砍刀走向裸體的女人中間,她們顫抖起來十分的害怕,終於一個高個子的女模特跪下求饒,只要不殺死她,她可以做任何事情。這個女模特乖乖的跟隨沙琳娜從牢房出來,可是當她看到廚房鈎子上挂的女人體時候,她尖叫的光了屁股要從梯子上爬上去。她光了腳丫粘上血水,她怎麽也爬不快。乳房聳顫起來,小肚皮積顯出肉褶。比爾拉扯住女模特的大腿,她被比爾一下子揪扯下來。她不停的踢打掙扎可是沒有用,沙琳娜用攝像機記錄下這精彩的時刻。那個不幸的女人被比爾舉起來,用她的下巴挂在鈎子上。“嘰”那鈎子伴隨女人體的重量,一下子刺穿女模特的下巴後側與喉嚨的交界處。鈎子恰好勾住女模特下巴,她被迫仰起自己脖子痛苦的踢動髒灰的腳丫掙扎,她還想用手把自己從上面揪扯下來。她無法慘叫,只有這樣讓血水從自己脖子流出。她顫抖起來尿水也噴出來。掙扎了足足30分鐘,女模特的手臂才僵硬的垂下來,可是她依舊還會眨動眼睛。血水順著她身體滴到地板上,她赤裸的陰戶裸露出來。她仰起脖子身體慢慢僵硬而且變得蒼白。沙琳娜形容死亡的時刻是美妙的,她喜歡讓年輕的姑娘體會死亡。比爾亢奮的抱住女屍,雞奸她的肛門,而從屍體上獲得性高潮是比爾的愛好。回到家的加菲發現自己攝像機上多了血印記,他十分害怕詢問父母。而沙琳娜威脅他參與謀殺在共産主義國家都要判處死刑。而且沙琳娜認爲自己攝影的並不精彩,她強烈要求自己的兒子爲自己殺人,她警告兒子每天吃的都是人肉。而且她還說加菲用迷藥誘姦少女,同樣是死罪難逃。被捕後的加菲怒駡母親是妖女,是她讓一家都陷入犯罪泥潭。兩個孩子被母親告知殺人就像電子遊戲中一樣,十分的簡單而且沒有人知道也不會受到懲罰.加菲給攝像機裝備上防水和防震的攝影頭.瑪麗則守護樓梯口,他們都非常的害怕,可是沙琳娜逼迫他們必須殺人,否則就要殺死他們。比爾帶出一個黑人小姑娘,先讓瑪麗練習殺人。瑪麗哆哆嗦嗦拿起尖刀,而殘酷的父親竟然親手幫助女兒刺向一個陌生的姑娘。那個小姑娘尖叫起來,刀子刺入她的脖子,而鮮血一下子噴濺到屋頂。鮮血在瓷片上凝結成血水珠,紛紛滴下。瑪麗回憶自己被噴濺了一身鮮血,她十分害怕裙子都濕透了,可是她不敢不幹。一個黃皮膚的中年女人扭動自己青皮禿頭在地板上蠕動掙扎,她豐肥的小肚子上積顯肉褶。一對小奶子來回顫抖。由於嘴巴被貼上膠布,她只有嗚嗚的顫抖。女人的手腳都被捆綁,她手背在身後,肥潤的腳丫也被繩子捆綁勒出紅印記。加菲知道輪到自己了,他顫抖的接過刀子,走到那個女人身邊。可憐的中年婦女掙扎起來,她扭動自己青皮光頭似乎在祈求。繩索鑲嵌入她豐肥的小肚皮,黑黑的陰毛下陰戶絮積起來。她坐起來,搓動自己肥潤的腳丫掙扎。她就像一個蠕動的大蟲子,她麻木的扭曲自己身體十分的可憐.加菲強姦了她,而且他始終沒有敢下手。因爲他無法忘記那黃皮膚婦女可憐的掙扎,那是一個人爲了活命的掙扎。那個黃皮膚女人被比爾扛起來,他把她的肩胛挂在鐵鈎子上。母親沙琳娜熟練的抄起一把尖刀,刺入那個女人的肚皮。鮮血一下子流出來。“嘰~嘰”的切割聲音下,那個痛苦的女人還扭動青皮光頭掙扎,她似乎哭喪臉蛋想說出什麽,可是鮮血浸濕了膠布。她鼻孔也在流出血水來。那血淋淋的淡黃白色脂肪被切割開,還有令人噁心的內臟.沙琳娜興奮的掏出那女人褶子堆積的血淋淋白色腸子,她從裏面擠出還未成形狀的軟軟大便。她甚至強迫自己女兒吃下去。那個女人還扭曲身體,她痛苦而悲憤。她睜大眼睛久久的無法平靜.那一個晚上誰都沒有睡覺,加菲強姦了自己的妹妹,因爲他在強姦中體會報復母親的快感。那光了身子爬動的裸體女人讓他無法安靜.沙琳娜回憶,她把吃剩下的人骨頭扔到牢房中,這個樣子就像戰績一樣炫耀,而且她更加的擔心被發現.她承認在人骨頭上的收集有些誇張,而且她認爲許多骨頭是從墓地和醫院廢棄的人體解剖器官中偷盜的。她經常光了屁股去偷竊東西。這個樣子在裸體的奔跑中體會性愛無法比擬的高潮。而且她說在湖泊,也就是花都的天鵝湖,她發現一個党衛軍處決政治犯的墓穴。大量的屍骨都是在那裏偷竊的,她實際上根本沒有殺死172個人那麽誇張。因爲有的死人還有明顯的子彈射擊痕迹。2001年3月漂亮的女啤酒推銷員阿嫚妲凱莉被加菲騙到家中。她被灌下早已經準備好的安眠藥後昏迷過去。加菲給她剃光頭髮,而且拖到地下室關起來。加菲回憶那個女人長的非常漂亮,她一頭柔順的棕色頭髮,大眼睛高鼻梁。身材苗條,乳房豐滿誘人,臀部渾圓肉潤。加菲剃光她的頭髮,阿嫚妲那青青的頭皮讓加菲衝動起來,他握住自己陰莖在阿嫚妲光頭上面蹭觸幾次。那短短的青皮發碴真的太讓他興奮了。加菲把阿嫚妲當作自己的寵物,他祈求父母把阿嫚妲飼養起來。由於沙琳娜已經懷孕了,她顯得非常寬容。以後幾乎每天加菲都要到地下室和阿嫚妲做愛,他威脅不服從就殺死她。阿嫚妲被迫同意變態的性關係,可是加菲總是對她的禿頭還有腳丫和屁股感興趣。她被刮光了頭髮還有陰毛,甚至加菲還允許她上樓洗澡。當然是戴上手銬還有腳鐐。阿嫚妲洗澡時候十分誘人。她豐挺白潤的奶子被水沖去了污垢。乾乾淨淨的陰阜上毛碴膩膩動人。她抿夾的陰唇顫抖起來,她浮凸的小肚皮積顯肉褶。流水沖刷她那膩潤的光頭,她光潔的大腿還有滾圓的屁股膩顫細嫩。阿嫚妲戴上手銬,她腳鐐那種“嘩嘩”的聲音十分動聽。她的腳丫白膩,比較大嫩嫩的幾乎讓人想咬上一口。她每次都十分的聽話,有時候不方便,她還會祈求加菲爲她搓洗陰戶和裸背。那沐浴乳搓洗在她滑膩的光頭上,細潤的感覺格外令人心動。加菲爲阿嫚妲拍攝了大量的裸體照片。加菲甚至要和阿嫚妲結婚,而且他還強姦了自己的妹妹。阿嫚妲微笑的答應了,而她成爲本案的唯一幸存者。爲了證明對家族的忠誠,阿嫚妲親手勒死了一個13歲的黑人小姑娘。加菲拍攝這一切,阿嫚妲神情緊張,她光了身子騎在那個小姑娘的屁股上。她叉開光潔的雙腿,光了白膩的腳丫子,夾動腳趾頭.她害怕的顫聳乳房,低下光頭用繩子勒住那個姑娘的脖子。阿嫚妲緊緊的扯動繩子,她閉上眼睛有些激動的咬住牙齒,她晃動自己方韻的青皮光頭,顫抖的肉褶小肚皮下,白膩的陰唇抿夾顫抖。她胳膊緊緊的用力,那大腳丫子也在地板上嘰嘰的搓揉出響聲。她腳趾頭忍不住繃緊起來,那關節幾乎發白變色。她勒死那個姑娘,她甚至發抖的尿失禁,她屁股軟軟的坐在屍體上不知道該怎麽辦.阿嫚妲在法庭上一直爲自己辯護,她聲稱如果不按照要求殺人,她自己也會成爲犧牲品。她痛哭流涕,她撫摸自己光頭說自己沒有犯罪請求法庭的寬恕。實際上除了那個黑人姑娘,她還殺了5個人,而其中3個都有人作證.另兩個是她在牢房中殺死的。一次一個黑人小男孩在牢房中和她發生爭執,她懷恨在心,在人格的極度扭曲下,她拿起一根人腿骨活活的把孩子打死。當時驚醒的男孩子和她撕扯起來,可是裸體的阿嫚妲把這個孩子壓在自己身體下,她光了屁股野性的騎在孩子身上用人腿骨不停的毆打這個孩子的頭部。打昏他後爲了防止不死,又狠狠的卡住脖子。瑪麗後來作證是阿嫚妲殺死孩子並且吸血,而加菲辯護是他殺死孩子。第二次有爭論的殺人時間在2001年10月。加菲又騙過來一個黃皮膚的小美女,並且當著阿嫚妲的面和她做愛。阿嫚妲非常的妒忌在晚上,她趁那個姑娘熟睡後赤身裸體的悄悄爬過去。騎在那個姑娘身上雙手死死的卡住她的脖子。姑娘一下子驚醒了,她用小黃腳丫掙扎起來踢打,可是高大的阿嫚妲坐在她肚皮上一下下狠狠的卡住她晃動。爲了怕這個小丫頭不死,阿嫚妲拿起尖利骨頭一下刺穿這個女人的脖子,而且爲了報復,她瘋狂的用骨頭紮這個姑娘的大腿根,陰戶還有乳房和腳丫,她要發泄那種畸形的戀情。事後加菲沒有責怪她,相反還表揚她的愛和忠誠.即使這個樣子,沙琳娜依然無法信任她,根本不讓她上樓只是把她關在地下室。讓她處理人的內臟,從骨頭上剔肉還有剝皮,以及看管其她受害人。阿嫚妲沒有事情就光屁股在下面走來走去,哼哼歌曲而且吃人肉幹。處理屍體的事情大多數在後來都交給她。她沒有事情的時候也幹個不停,偶爾休息也是躺在淩亂的骨頭中。她躺在加菲給自己準備的床墊上十分興奮,她每天把和加菲約會當做最大樂趣。她有時候會手淫,而用那些女人的骨頭插入自己陰道蠕動成爲性愛的樂趣。她最喜歡一截摩擦發亮女人腿骨,這就是那個黃皮膚少女的。她每天都接觸非常血腥的工作,清洗下水,掏出內臟,而且用人的腸子灌入人肉製作香腸.阿嫚妲有時候還以毆打那些將死的受傷者爲樂趣。這些日子殺人成爲一種必須的樂趣,不是一次偶然的意外,不知道暴行還要持續多久。懷特布徹曼32歲,她是加菲所在班機的外語教師。由於加菲不正常的表現和連續的成績下降讓她十分的關注。加菲整天曠課遲到,而且喜歡和女人勾搭。布徹曼夫人一直準備進行家訪,可是加菲總是以各種藉口阻攔.2002年3月18日,布徹曼夫人隻身前往,門半開著可是沒有人。她推門而入,看到地毯也脫去鞋子,只是穿上襪子進去。她打招呼可是沒有人,在花都良好的環境下她就坐下等待。她一邊喝茶,一邊欣賞雜誌.可是沒有多久她就昏迷過去。殺了人的加菲上來後看到自己老師躺在這裏非常的驚恐,他趕緊關上門,拿起布徹曼夫人的發臭鞋子回來。加菲叫上阿嫚妲才把160斤重的布徹曼夫人擡到地下室。阿嫚妲扒光夫人的衣服,她就像白條豬一樣豐滿肥胖。她把布徹曼的頭髮剃光,她那乾淨的禿頭,圓圓腦袋刮的乾淨.僅僅留下一些稀稀的毛碴。布徹曼夫人乳房很大,她的大白奶子聳垂起來,十分的鬆軟。她腰肢上豐圓的脂肪兜積起來,腹部脂肪肥肥的凸出來兜積肉褶。濃密的陰毛彌散在小腹下,夫人鬆弛的陰唇也絮夾起來。阿嫚妲脫下夫人的襪子,撫摸她肥潤的白腳丫,那因爲高跟鞋擠壓而變形的趾頭擠並在一起。她舔允那腳掌享受女人腳丫的氣味,她熟練的給夫人開膛,用刀子“嘰~嘰”的切割開她豐肥的肚皮,掏出那血淋淋的粗大腸子。那切割開的肚皮鮮血流出來肥肥的脂肪潤顫起來。她掏出夫人的肝臟,撒上一些鹽水就開始享用。鮮血順著阿嫚妲指尖流下來,她不時的撫撫自己光頭淫蕩的笑起來。她切割下夫人的陰唇和陰蒂,就那麽帶上鬆軟的陰毛吃下去。那種血腥讓人性衝動。阿嫚妲說這個肥女人折磨自己的丈夫,讓他抄寫單詞,還有在課堂上批評.她吃下這個女人時候格外的興奮,她幾乎在衝動的享受高潮。那種肌膚滑膩的感覺,讓她一輩子無法忘記。布徹曼的家人發現她失蹤後,四處尋找,而學校也報案了。警方開始了盤查,但是只是抓走一個流氓學生,因爲他有強姦女人的前科。加菲只是被簡單的調查,他十分緊張,可是一切最終還是過去了。不久中學畢業後,加菲繼續待在家中和阿嫚妲做愛並且繼續殺人勾當。爲了防止別人發現,他們把受害者的遺物都放在地下室,不過漂亮的衣服阿嫚妲總是會激動的穿上。有時候殺死一個女人只是因爲她頭髮很漂亮,或者她穿了一雙漂亮的鞋子,或者她的腿非常迷人。加菲和阿嫚妲把布徹曼夫人吃光後,把她的屍骨放在一個袋子中。加菲經常去撫摸那些骨頭並且進行性幻想,佔有自己老師的骨頭,他把陰莖插入夫人的頭骨性交。他還命令阿嫚妲騎在布徹曼夫人的骨盆上拉屎,而這就是阿嫚妲的新便盆,她在佔有一個女人骨盆的時候體會無法形容的高潮。加菲不久後開始後悔爲什麽那麽快殺死自己老師,他想物色一個豐滿的家庭教師,他甚至強迫自己妹妹充當誘餌.瑪麗看到自己媽媽生下小女兒蘇妃後已經對自己沒有了興趣。而且她知道自己家族的性格,她是害怕自己會成爲犧牲品。她假裝順從然後跑了出去。見到自己妹妹逃跑,加菲十分擔心自己老師會報復,他匆匆的離開並且帶上老師的屍骨準備埋葬。由於布徹曼失蹤和許多人的失蹤已經讓花都警方開始搜查,加菲被警員搜查時候發現那一具人體骨骼。他隨即被逮捕。伴隨嚴厲的刑訊逼供他最終招認一切,警方立刻出擊將蓋達一家控制,從而這揭示了花都最爲瘋狂和血腥的案件。後記:由於涉及到許多敏感東西,科馬政府甚至不許對這件事情進行報道。而且前政府低下的效率,直到今天都沒有弄清楚案子的真相。對殺人犯的判決也久拖不決,人民群衆意見非常的巨大。偉大的領袖朱莉婭女佛,在3年後英明的決定,所有人犯要以血償血。不用浪費什麽精力再去審查。蓋世太保最高刑事部核准對比爾一家所有男犯人執行淩遲處死,死刑分3天執行,第一天從四肢開始割肉,然後是讓犯人鮮血流盡,並且在傷口上塗抹鹽水。女犯人關入精神病院終身關押,必須強制她們受到反覆的性摧殘,而且要天天強迫吃屎喝尿,屎尿成爲她們唯一的食物,直到死亡。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