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老婆的情色游戏


(一)在家乐福裡的骑马机上高潮  我们夫妻虽然已经有小孩,但还是像小孩一样爱玩,尤其婆的长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低了一些,所以常常被误以为还未婚而被外人追求着。  爱玩情色游戏的我们常常贪玩,所以都会想带来新的感官刺激,总觉可以为生活带来压力以外的新鲜感。  哈哈,接下来进入主题吧!  一天晚上在家裡閒来无事,想说跟婆一起到家附近的家乐福去逛逛,也该买一些日常用品了,就叫刚洗好澡的婆准备着装去家乐福。  此时看到婆从浴室中出来,晃着她那白白的C奶跟我说马上好,就因婆在擦乾身体而左右摇晃的C奶,我突然想,如果可以边逛家乐福边玩情色游戏该有多好,因此马上就帮婆选了一件极短白色纱质迷你裙(在强光下可以隐约看见裙内风光),然后加上白色蕾丝花边薄纱内裤。  最后,我迅速把一个长约13公分、直径约为4公分的像肉质的刺激G点按摩棒塞入婆的蜜穴中,然后再请婆马上穿上内裤后就出发囉!  途中因婆没有如此塞着按摩棒走路的经验,所以走起路来就是感觉很彆扭,但也满可爱有趣,尤其那表情似乎在爱爱前戏一样,只是看得出来刻意隐忍着那快要爆发出来的高潮。  直到十字路口过红绿灯时,因为路口已经快变红灯了,索性我在身后用推着方式堆着婆快走过去,这时婆说:「喔~~喔,慢点慢点啦!这样塞着走路,走太快的话我快不行了,我的……我的蜜穴快不行了。」  听到这当然心裡一喜,我马上勐推着婆再快步走过去,这时婆再也克制不住了,就转身抱住我,在我耳朵旁小小声说:「不要再跑了啦,呼……呼……我已经不行了,我的蜜水好像都洩了啦!我还穿这样短的裙子,如果蜜水稍渗出薄纱白裙外怎么办?」  我说:「好吧,看妳已经求饶了,就饶了妳。」(其实,刚刚婆抱住我的同时,我有感觉到婆不自觉地将下体在我身上磨蹭了一下,她一定是受不了,快爆发了。)  这时婆稍用微喘的声音说:「我想要坐着休息一下,我的蜜穴还在隐隐抽搐着。」  我说:「好啊!对了,前面刚好有一台骑马机可以让妳坐着休息。」  这时婆不疑有他,在我的搀扶下慢慢地跨坐上骑马机去,我也閒着在等婆休息。没想到我无意中按到那骑马机的启动钮,一按之下突然听到婆气喘吁吁急忙的说:「呀……呀……呀呀……不要,不要,怎会在动啦?呀呀……快停啦!快停啦!」  婆因为穿着短裙怕曝光,不敢贸然下骑马机,哈哈,玩弄她的掌控权俨然变成我的了。  我说:「好啊,我帮妳按停(其实我按下更快的节奏)。」只见婆在上面前后像骑真马一样前后晃动,颇为撩人。  这时婆说:「你按错了啦!快停啦~~」然后她用小声沙哑的声音跟我说:「我不行了啦!快高潮了啦!我快忍不住了啦……我的下面都湿了啦……」这样小声唉叫着。  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管旁边在逛街的人了,把最后的按钮一按,只看到婆因为骑马机以最快速前后震动,婆的臀部因此而腾空又坐下、腾空又坐下,接着只看到婆在这姿势下露出我常见到她高潮的表情,还有身体不自觉地抽搐。  婆脸低低的,然后突然胀着红脸失去控制的呻吟着说:「喔……喔喔……喔喔喔……我……我……高潮了啦……」此时我吓到发愣,看着她在家乐福的骑马机上连续高潮着……旁人的眼光也看着发愣的我与不知所措连续高潮中的老婆。  这个经验,是我无意间造成的,所以情色指数对我们夫妻来说可说是破表,建议各位也可以试试看喔,这是我们真实的体验喔~~          (二)婆与临桌的学生弟意外颜射  继上篇《在家乐福的骑马机上高潮》后,再发表《分享婆的情色游戏》中的《婆与临桌的学生意外颜射》。  记得是在台中的一个晚上,我跟婆在一间义式餐厅裡享受着浪漫气氛晚餐,席间喝着芬香的红酒,看着掉落左胸间微露出乳晕的细肩带,老婆看来已有五分醉意的笑着,看来一直散发着人妻独特的气味。  我心裡想说:「真好运娶到这美妻,但没娶到的话应该可以搭讪看看,有没有机会做做那档游戏吧!」  想着想着,因为酒喝多了起身要到化妆室,途中看见隔壁桌坐着两位可爱又帅帅、有着稚气味道的学生弟在谈笑,原来他们要用手机蓝芽来互传刚刚拍的相片。  此时,可能是常跟婆玩情色游戏的关係,我就坐下跟婆说:「隔壁那学生弟妳有看到吗?是妳喜欢的类型耶~~」  「呵~~的确很可爱耶!那又怎样呢?」  「他们要用蓝芽传相片,等下不管如何,妳配合一下我喔!不要慌噜!」  「公~~你想做啥啦?你该不会要我吃了他们吧?」婆担心又笑笑的说着。  此时,我将我婆的手机蓝芽打开,找一张露出酥胸露两点的性感照片,然后寻找附近的蓝芽系统,嘿嘿!果然发现有两个,一定是隔壁弟弟的。  接着我就按出传送,再找一张是婆满嘴含着精液的相片迅速按出传送。  嘿嘿!快接收吧,隔壁的~~  故作镇定的我们用眼尾瞄一下隔壁桌,那帅弟不疑有他的按了接收,此时我赶快把手机放在婆的面前,继续聊天。  「奇怪!这是谁?半裸体照片耶……」听到隔壁桌的惊讶声音。  「哇赛,还有一张耶!喔~~MY~~GOD~~好……(隐约听到好像是说好~~色喔~~)」  这时,看见他们东张西望,一下子就看见坐在他们旁边的婆了,我心裡直想着:「接下来怎办?」  「请问一下,这是……妳…… 的……吗?」其中一位帅弟忍不住问婆了。  「啊~~不好意思……我好像传错人了~~」我假装弄错,讶异地说:「我是要传给她的,她是我网友啦!!」(真佩服我自己了,竟然脱口指着婆却说是网友。)  「嗯嗯,对啦~~是我网友要传给我的……」婆害羞的在伸舌头。  「哇,那这相片我要留着喔!」(没想到看来清纯无辜样的学生弟竟然味口如此大喔!)  「好啊,你留着吧,反正都在你手机了。」我装作无奈地说。  「对了,你们要跟我们去附近的钱柜唱歌吗?」(婆突然说话邀约了,果然慾女一开口就是重点。)  没想到我们竟然如此意外地跟两位不认识的帅弟一起结帐要去唱歌了。  记得那晚是下大雨天,我们打算走路走到附近的钱柜,而突然的大雨让视线都看不清楚。  散步途中,我临时起意说:「不好意思,我想去旁边公园的厕所小解一下,一起去吧!」可能是学生弟的关係,他们还满听话的跟着一起去了,虽然身体都被淋湿了。  小解时,感觉我的小兄弟好像比平常胀大了一点,呵呵~~应该是精虫开始作祟了!  出来时,忍不住刚刚酒精情绪,在大家面前就将婆的细肩带上衣往下撤脱下去,露出白白嫩嫩的胸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嘴凑了过去……我是看到雨大而且视线不清,附近也没有其他的人了,才敢如此大胆。  这时听到婆说:「等一下啦!」就往两位学生弟的面前蹲下来,用双手各搓揉他们的下体。天啊!我愣着看婆的风骚举动,也可以看见在他们裤子裡的阳具已经变大。  婆开始呻吟:「好大喔……温温热热的好舒服喔……」(这是我记得的一小片段)  我回过神,将我的拉鍊拉下,蹦出我的小兄弟就往婆的脸上边磨蹭边拍打,婆不甘示弱的将我的小兄弟一口吸入。  「啊……妳好骚喔,好会吸吮喔!妳想很久了吧?嘴裡有肉棒,两手也享受着……」我忍着那很舒服的被口交中说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眼看婆发出吸吮声音,两手不断上下隔着学生弟的裤子感受裡面的大怪物。  「啊……啊……不行了~~」我婆吐出我的肉棒,急着要脱去那两位学生弟的外裤。  「哇~~你射了!」(原来,已经有一位学生弟刚刚就射在内裤裡了。)  「我可以含着它吗?」婆饥渴的说。  「呜呜呜呜~~」(学生弟都还没答应,婆就含入满根精水的棒棒了。)  「好好吃喔~~味道好鲜喔……」婆边吸边兴奋的说。  另一位学生弟好像忍不住了,直接自己脱下裤子后,一下子就往婆的头上、脸上喷出一次一次浓浊的精液,我看着再也忍不住了,往婆正在吸吮学生弟的肉棒嘴间射去一发。  「射给我,快、快……我要全部啦~~」边伸出舌头直舔嘴唇边说的婆,应该是快高潮了,看着她那满嘴精液的夸张情景,就往婆脸上射出我所有的……  只见婆最后吐出学生弟的肉棒后,一手搓揉自己的乳头,一手上下搓动着自己的阴蒂说:「我可以用你的内裤擦我的脸吗?」  最后,那学生弟的内裤,到今天还被我婆放在她的枕头底下呢!  而那两位学生弟,那晚很有礼貌的对我说:「谢谢你哦~~你真的是很特别的网友。」就微笑的冒着雨淋离开了。  这个真实经历,是不是很意外呢?(笑)            (三)照顾老闆的二儿子  想想离上次跟院友分享跟婆的秘密情色游戏2篇后,我们夫妻俩最近分别在工作上都很忙碌,也没有甚麽时间休閒娱乐,顶多是在床上以突击方式结束愉悦的床上运动吧,所以没有机会跟院友分享有趣的情色游戏,直到这几天又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可以再来这边抒发与分享。  其实,这次的经历比较特别,想来想去到底该不该跟大家分享呢,因为这次的经历说起来攸关婆的工作饭碗保不保,但另一方面又因为实在忍不住要抒发情绪,所以决定分享了。  老婆的工作环境说起来还不错,跟同事们也都相处融洽,虽然有几位大牌到不行的主管外,其他都还满符合老婆的工作期待。因为跟婆的公司骑车大约只要10分钟路程,所以上週一中午跟婆相约好一起午餐的,但当我到了餐馆一等再等就是不见老婆的现身,也不见他在餐馆裡面,就在等待同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中显示着「妻奴」(呵呵,不好意思 我的手机键入「妻奴」凌辱婆的字样),此时裡面记得我听到简单的几句话就挂断了。  妻:「阿~不好意思啦,常到公司的老闆二儿子在学校打篮球脚扭伤了,老闆临时外出,所以请我去学校带他儿子去民族路的骨科看看,之后还要送他回家。」  我听到婆有点慌张的说,本来要叮咛他慢慢开车的,没想到我都还没开口就挂断了………  直到晚上婆准时7点回到家后,就说他到学校后看到老闆的老二,小宥。坐在守卫室等他,扭到的右脚肿的像是「米龟」一样,足足肿了两倍大。  「因为小宥无法走路只好一手勾勒着我的肩,一跳一跳的跳着,他虽然长相斯文一脸的稚气娃娃脸,但是身材壮硕魁武,好几次都差点因他的重量而跌倒。」  又继续说:「看完医生后还要搀扶他回家,因为他家是透天的,好死不死他家人都上班,只好继续帮他搀扶到房间,更恼人的是他的房间竟然在顶楼。心裡想说如果没处理好的话,可能到时会被老闆冠个“事情处理不佳”的罪名吧,这可能永远别想加薪了,所以还是让小宥勾勒着肩慢慢走上房间。」  我说:「小宥被宠爱惯了,你没作好照顾好小宥的话,恐怕小宥会跟妳老闆抱怨吧,那你就忍耐着点,顺着小宥吧!」  「嗯嗯,我知道!而且下周一还要带他去换药呢~」妻抱怨的说。  就这样,我们想着身材高壮加上童颜稚气加上一跳一跳的小宥,想着这画面的不协调让我跟婆都不禁得笑了。  记得接下来一週后的星期一晚上,婆比原本时间慢了一个钟头才回到家,到家后看到婆的脸色表情有说不出的异样。  「你今天工作不顺喔?」我说。  「不是啦,老公。今天不是要带小宥覆诊然后带他回家吗,搀扶到他房间后,想说帮小宥脚上的绷带再缠好一点,但我蹲下忙完后小宥跟我说:「小C姐,你跟妳老公昨天有恩爱对吧!」  「你怎麽知道?」  「因为你弯腰的时候,我看到你的身上的吻痕。」小宥鬼裡鬼气的说。  这时,我看穿U领洋装的婆弯着腰,从宽垮垂下的领口裡直接目击到白白的乳房与稍微露出的乳晕,这………几乎都全露出了嘛!而且那吻痕就在右胸乳房上乳晕上方一点点的地方。  这时婆又说:「公~你不觉得………这吻痕有点不一样吗?」  我从婆走光的领口中端详了露出的白晰乳房。  「嗯嗯!!为什麽吻痕有重叠痕迹?而且颜色有部份比较鲜红??」我讶异的问。  「公~是小宥啦。」婆低头脸红着羞涩的继续说着。  「小宥当时把我拉起来坐在他床边,问我被咬被亲被吸吮的时候是甚麽感觉?小宥边轻柔的问着又不让我回答的把我慢慢倾倒在他床上……」  「那………结果咧?」我担心的问。  「我直觉他是老闆的宠爱儿子,就顺着他了。而且他当时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髮,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隔着衣服抚摸我的胸部,之后他将我的衣服拉到腰部,只剩下胸罩,边说我的乳房好美好白,接着就狂搓我的胸部了,而我的胸罩也被扯到腰部,他一脸像一头肌饿的狮子凑上来狂舔我的乳房我的乳晕,我却抵不过他的蛮力。」  「那………那………」我已经瞠目结舌无法置信了。  「然后小宥说他要像你一样的吸吮我,所以在原本的吻痕上重複吸吮一次,结果就变这样了………」婆言语娇滴的说。  我心裡想「挖哩咧………虽然在院裡看院友的诸多分享,但还是一股奇怪的醋意发酵着,一方面又在脑中蒙起一个新的情色游戏。」  「好啦~没关係啦,反正小宥不到20岁,原谅他年轻不懂事啦~」我深呼吸的缓和情绪的说。  接着那晚我跟婆在地板上翻云覆海时,想到小宥享受婆的那个色样,让我矛盾的醋劲狠狠的插入婆的蜜穴,可能是我心裡一直是小宥的色样子,忽略到满头汗水,双眼无神的婆可怜大声呻吟,我回神后,看到被我狂而插肿胀的无毛肉穴竟流出白白稀稀的淫水,牵成一条剔透的白丝连到我的棒头上,看着气喘吁吁的婆,哀嚎又呻吟又抽恸着的乳房,不忍婆好像快翻白眼的急促而来过份的高潮,我忍住接临快来的射精快感,就在婆的左侧乳房再种下一颗草莓已示主权。  隔天晚上8点,婆回到家后,大概对话如下:「公~,小宥说晚上要请我去他家,没有说是甚麽事,不过我的感觉怪怪的耶………」  「嗯嗯!没关係我开车带去你吧~」  接着婆就换了一件轻鬆的运动衣,一件牛仔迷你裙就出发了。  开着七人座休旅车上,想到等下婆可能会被小宥继续享受着婆风骚的肉体,还有玩弄婆昨晚被我操到肿胀的小穴,此时昨天忍住射精的我此时慾火中烧,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可能是精虫充脑吧!到小宥家楼下后,冲动的把婆拉到后座把婆弄成小狗跪趴的SM姿态,看到白白的臀部映在我的眼前,狠狠将他露出的粉红色水晶纱丁字裤扯下,就往婆的蜜穴直接插入,没想到连爱抚都还没的小穴早就湿漉漉了。  我醋意拍打着婆的臀部说:「哼~你等下就要被干了!快摇阿,快摇阿~说“小宥快点骑我,上我,干晕我!”」  没想到婆在兴奋之馀,快节奏的前后摇动着他又湿又黏的肉穴,用娇滴滴失了音准的呻吟声说:「阿~阿~呼~呼~快~快插~~我………上我………呜呜呜……小宥~你可以~~~可以骑~骑~我………你………可以上我干晕我~~~」  接着看着婆淫荡到极点的骚妇样,我不客气的往那欠人干的无毛肥穴趴啦趴啦连续大力撞击的内射了进去,这时看到婆身体往前移,脖子往上延伸,屁股翘得老高,我看到婆的肉体与骚穴抖了几秒后,才听到婆用沙亚的声音说:「喔喔喔~高潮了,死了………我被你干死了……」  接着,我收起婆的水晶纱网丁字裤,催促满头汗水的婆不要整理残局了,直接下车按电铃吧,等待小宥应门同时,想到用我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到婆的手机上,我示意婆按下手机上的接听键后直接将手机放到新发售的轻巧春捲包上了。  在车上的我将手机接到车上的车用音响,声音从车子喇叭装置出来,听了好一会儿的杂音还有开门关门声,这时才想到……刚刚射进去婆裡面的精液没有善后,应该没关係吧……。此时听到的声音我用录音功能录下深怕漏失了。  以下文字是杂音后依照录音对话内容打出:  *********  「小C姐,你迟到了喔!还以为你骑到隔壁巷子裡了。」  「没有啦~临时有事情担搁了,对了~你在电话中都没说清楚你要我过来作啥呢?陈老闆在家吗?」  「喔喔,我爸妈跟朋友去吃饭了。」  「呵呵~吃好料的喔!」  「就是巷口那间阿~北海岸吧~我想!吼~说到好料的,我现在眼前也有一道好料佳餚拉~」  *******************************  「碰」一声,马的!吓我一跳,可能是手提包放在地上吧,那样大声!在车子裡听这个已经够紧张了!还「碰」一声以为是警察临检咧><  *******************************  「你上次在我身上的吻痕,我跟公说了~」  「喔~」   ~~~三分钟………没声音~~~  「我公说你还小不懂事!所以他不在意………小宥,你……………………你作甚麽啦………」  「上次的吻痕还在吗?我想看一下。」  「当然还在阿,才没多久呢~这个人家很难为情耶!!」  「难为情?」  「上班看到妳爸,就想到身上有你留下的痕迹………而且跟我公在一起的时候都差点叫成你的名字。」  *******************************  我心裡想,你已经在床上失神就叫过了~  *******************************  「呵~你不喜欢吗,我很温柔耶,那天晚上我一直想你的声音,想着你的体温………随时想要全部的你………」  *******************************  马的!才几岁就会把妹,喔~!是把人妻耶!不知道人妻的可怕吗?  *******************************  「你都乱想喔,坏小孩………你长得像小朋友,不过你好高喔,有180 吧!」  「183阿,不过我觉得我有点过重………90了。」  「真的有够重,呵呵~」  「吼~小C姐竟然说我重!看我到底有多重?」  「ㄟㄟ~你不要全部压下来啦!太重啦~~~~」  「你好娇小喔,几公分阿你~」  「讨厌耶~153啦~」  「我不知道你这样娇小,会有这样大的胸部,哈哈。」  「ㄟㄟ~你这样说的话,我是不是要说身高别高的男生,弟弟会特别的小阿~」  「小C姐,原来你说话这样调皮喔,压你喔~」  「喔喔喔喔喔………会重啦~~」  *******************************  马的!原来到现在还在床上压婆喔!!  *******************************  「你摸摸看~!」  「………」  「不好啦~~~~哇~好……大……喔!!」  「想看吗?」  「隔着裤子摸就感觉……吓死人了啦~!我看这样就这样就好了。」  「好啦~反正只有我们两个,你担心甚麽?」  *******************************  拉皮带与拉鍊声音……天阿~这声音真耳熟……  *******************************  「小宥……你不是才19……怎麽那个……比一般人还来………的大呢?呵呵~白白粉粉的头头好可爱喔~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肿肿胀胀的喔~」  *******************************  婆声音变娇滴滴而且变温柔了,这不用说我也知道是婆喜欢的型啦~><"  *******************************  「小C姐,我今天想要跟你,跟你那个………」  「做爱对吧!我就有不祥预感。」  「小C姐,你真会猜。」  「呵~看你吐舌头装可爱喔!呵呵~那你站起来呀,恩恩~~对~~过来一点,恩………再后面一点太近了啦………那……小宥~……我要握住了喔~呼~喔!真的好壮喔你~」  「小~~~C~~姐~~」  「嗯嗯?怎麽了?你可以吗?忍的住吗?嗯?我要搓囉~要搓囉~………好大喔~心跳都变快了~~~嗯嗯~越来越硬了你看~……啊…好利害呀,小宥~感觉怎样呢?你真精力充沛呢~你看你的头头分泌出来透明的液体耶,呵呵~好透明喔~」  「小C姐,你这样搓……………我快受不了了啦~我想试试看别种的。」  「你知道我喜欢帮男生口爱吗?呵~如果你愿意,不怕马上就投降喔就试试看吧!」  「嗯嗯!我愿意挑(战)……小C姐………我都还没准备好,你……你~嘴唇好软喔………恩嗯嗯嗯嗯嗯………你舌头好………灵巧……好会吸吮喔~而且你又长得这样正,让我好爽………好爽喔………好~~好棒喔~小~~C………C……姐………慢一点慢一点啦~~………」  *******************************  此时,阵阵都是婆吸舔淫乱声~  *******************************  「嗯,如何呀!小宥~,我只是先玩弄而已呢,我都还没享受到呢,你看我的眼睛……… 等下我再吸进去的时候你要看我的眼睛我的唇喔,伴着声音享受喔~」  ******************************* 听婆才刚说完就听到一连串口交特有的口水舔吮声音……声音来的又大又勐  ,各种口交的声音都有了……婆在享受他的肉棒了><  ******************************* 「呼~小C姐………你的表情好性感喔喔喔喔喔喔…………吸的又快又重,我的屌好撑了呢~」  「你年纪这样小就会说“屌”了喔,我要整根把你含进去喔!」  *******************************  接着又是一连串更急促的吸吮声,还有小宥与婆交杂的淫秽搓屌呻吟声。  *******************************  「小C姐,你好会舔喔,舔的让我感觉都快爆了………快要不行了!」  「呵呵,快投降了吗~让我再舔一下啦,我很喜欢这样舔男生的弟弟呢,让我舔让我舔啦~」  *******************************   天阿~我已经可以想像小宥又被婆抓回来继续舔的哀号呻吟样><  *******************************  「阿………阿………小C姐不要啦………………你这样……吸住我,你脸这样左右摇晃………我都快喷了啦~~」 「我~~哼哼~~~我不管~~呜呜~~~嗯嗯………呜呜……………嗯  嗯………好大~~喔~~阿……阿………你~~你喷一点点在我嘴裡了喔?」  「你怎知道?」 「我的嘴唇感觉到你的棒棒刚刚有胀缩……………你看我的舌头……看~……对吧………一点点。没关係,我可以吞进去的……嗯嗯~呵~你看~对吧一点点而已~再过来吧,我感觉我下面湿了呢,而且好痒喔~我的妹妹那边~小宥帮我看看,好吗?」  「小C姐,你~~~~~没穿喔~~~好骚喔~~而且~~~小C姐!!你……………流好多………白白的………你该不会已经………」  「小宥~我刚刚吸你的棒棒就受不了了,流了很多………很多的………淫水呢~小宥喜欢女人那边的水吗?」 「嗯嗯~是小C姐的淫水我就喜欢………而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耶~。」  「呵~你这色小鬼,都是在网路上看比较多对吧!你想~~~要舔吗?」  「嗯嗯~我超想的。」  「你先站好,看我………看我在你床上………手淫给你欣赏喔……… 恩~~~呼~~~我的小妹妹好湿了呢,看我的小荳荳都胀起来了~呼呼好麻喔~嗯嗯嗯嗯~你看我在你的床上用手指搅弄我的肉………我的肉穴………嗯嗯嗯嗯~~好舒服喔~小宥………你也可以搓你的棒棒给我看吗~呜呜呜呜~好想要男生的棒棒啦~~呜呜呜呜呜~嗯嗯嗯~~~阿~~~我快高潮了~~~小宥快来舔我的蜜~~~穴~~~~嗯嗯嗯~~~对~~~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好舒服喔~~~ㄚㄚㄚ」 「小C姐………嗯嗯嗯嗯…我喜欢你~~~我好喜欢舔你的私处喔~~你流了好多淫水呢。」  「嗯嗯…你喜欢吗?快舔呀,呜呜呜呜呜 我快不行了~~~~~阿阿阿~~好舒服 好舒服~阿阿~」  「小C姐,我也快受不了了,我想我要站着,然后……你像小熊猫一样抱住我。」  「嗯嗯,阿~还好你够壮~~~~ㄚㄚㄚㄚㄚㄚ!!你不要动喔~我想用我的妹妹去找你的棒棒……ㄚㄚㄚㄚㄚ~找到了~~太粗了!!!呜呜呜……阿!进去了~~~快上下摇我呀~~ㄚㄚㄚㄚ好!好大喔~~快撑死我ㄌ~~阿ㄚㄚ~ㄚㄚㄚㄚ~~我不行了,你的棒棒好粗…我快死了………快点~~」  *******************************  婆的夸张呻吟声伴随着一连串的“趴啦趴啦”声响在车裡面缭绕~  ******************************* 「快点~快点用力干死我~~~快干死我~~~快~~我快ㄌ~~快了呼呼  呼呼呼呼~~~~………」 「阿~小C姐~~~~你~~~蜜穴夹住我好紧~~喔~~~~怎会这样~~~裡面好温暖喔~~~黏黏………水水的~~我要喷ㄌ啦,小C姐我不行了………阿~~」  「快啦!抱紧一点啦!!蹂躏我~上下插我!!快~呜呜呜呜~不管啦~喷在我裡面!!!快!!!ㄚㄚㄚㄚㄚㄚ ㄚㄚㄚ阿~~~全部喔~小宥~~我要你全部的喔~~~射~~~进~~~来~~~阿ㄚㄚㄚㄚㄚㄚ~~妈阿~好壮好壮~~妈呀~~~我~~快~~~被你操死了~~ㄚㄚㄚㄚ,快快快~~~我要高潮了…ㄚㄚㄚ~~喔===你喷了!!!!你~~喷了!!!===阿………好~~爽~~喔~~小宥====你………喷………了~」  *******************************  妈的!车上的喇叭实在太棒了,当初买的虽然比较贵,但总算值得了。  *******************************  「呼~喔~~~」又是一连串的喘气声。  「ㄏ~~呼~小C姐,你刚刚………高潮的时候,好激烈唷………吓到我了~你都不时翻白眼耶………而且………你蜜穴变紧收缩是高潮吗?抽蓄到乳房在左右晃动,看了我那时就喷了一点………告诉妳喔~这是我第一次跟女生作爱耶~全部都给你了~~~谢谢你~~~」  「嗯嗯~小宥,你表现的很棒呢!我也很享受喔~~阿~~~」  「怎麽了?」  「没有啦~又高潮了一次~好~~舒服喔,我没想到你的弟弟这样棒,你要当我的小情人吗?呵呵~好啦~我要去化妆室一下噜~」  *******************************  一阵杂音后,断讯了~  *******************************  唉~没想到婆已经被我调教成所谓的淫妻了吗?越来越会享受性爱了………  说是情色骚货一点都不为过………心裡这样想的时候,突然手机简讯过来了…  简讯内容:你都听到吗?(笑脸图桉)       发个即时影像电话给你喔(笑脸图桉)       我今天这一个小时裡       同时装着两个可爱男人的精液       真的很享受(脸红图桉)       真的享受到心裡想要的爱爱方式了       呵~开影音即时影像吧~  此时手机断线又响起接受视讯电话,竟然抖着手按下了接受键,看到的是美丽的骚妇在浴室裡,对着镜头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缓缓蹲下,看到小玻璃漱口杯移到他的私处下,此时他用食指与中指将阴蒂轻轻拨开,………一股蜜浆瞬间流下………从阴蒂流进杯裡了,光亮又浓稠……这个漱口杯裡面丰富的超过小宥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