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人无情的轮奸


加班至深夜,站在无人的街道,张望着远处等待着的士。站了不一会儿,就有一辆的士来了,今天运气真好,平时可要等比较长的时间!  上了的士坐在驾驶员的后面,说了地点,看着窗外流离的灯火,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上了一天的班真是累死了!  开到路边时,车子停了,车门突然打开,一个男人不由分说地挤了进来,玲儿还来不及反映,就被这名男子挤到另一边。  「你……」我第一个反映以为是这人有急事所以抢了的士。正准备指责他,上车就上车怎么这么粗鲁?这的士司机也是,都载了人,还停下来载客!  「今天这妞不错哦!」上车的男人色色的看着我。  「我看准了上去的。」司机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感觉不对头:「你们……」  我连忙去开车门,可车门被锁了打不开,我又慌忙去敲打玻璃,试图引起别人注意!  「给我老实点!」上车的男人,一把抱住我,用手直摸我的胸部。  「放开我!救命啊!」我拼命地挣扎!  「这奶子真大,一个手都包不满。」  我争扎的越厉害,那男人越是死死得抱着我,另一手搓揉着我左边的乳房,似乎要把我的乳房抓爆!我在争扎中一个手肘击中男人的头部,那男人疼得松了手。  「婊子!」那男人骂着就扑上来,抓住我的头发往车门上撞。我本能的用手  去捂着头。  「打老子,今天要操死你个婊子!」  我的头被撞得生疼,意识有点迷糊了。  「你轻点,哥们儿几天没开炮了,你搞死了我们玩什么?」司机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时那男人将我的头一甩,搓搓手,开始在我身上乱摸!  「求求你,不要,求求你……」我意识模糊,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我无助地哭着,声音从喉咙管里挤出来!可是那男人似乎看到我的无助更开兴奋。  他用力撕开我衣服,把我红色的胸罩掀起,俯下身子,用两只手将我的乳房挤到一起,用口贪婪地吮吸着我的乳房,大口大口地,似乎想把乳房都吸到他口里!这时他的另一手探进我的裙子,用整个手掌,使劲按揉着我的阴部。  这男人压得我快喘不气,我很痛苦:被一个男人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就像他发泄的工具。可自己一点劲也使不上!  车子停了,司机下车,打开后门:「到了,快出来,到房间里慢慢玩。」  「啊!」那男人用口狠狠咬了一下我的乳房,我惨叫一声!接着就被他扯着头发,拖出车子。  这两个男人毫不客气,将我连拉带拖的带到一个破旧的房子。我拼命的叫喊救命,可是他们似乎并不怕有人来。  这男人将我一推,我摔倒在地上。房间是一个倒闭工厂的车间,灯光却很明亮。这时我才看清楚,刚才在车子里那粗暴的男人!平头,脸有个刀疤,中等个很黑很黑,一看就绝非善类。那个司机很瘦,像是吸毒的人,目露凶光,颧骨很高!车间里还有两个男人,一个矮胖矮胖的,另一个小眼,身材魁梧!看到他们进来。高兴地走过来,看着我。我连忙扯着已被撕烂的衣服,企图摭住自己的上身。  可完全是图劳,我只有用双手摭住自己的胸口。  那矮胖男说:「兄弟,那妞奶子上的牙印是你咬得吧!红红得看着真带劲。  今天不错,抓了个长得这么甜的妞,身材不用说了,这是C罩的吧!哈哈!」  说着就过来抓我的胸部!  我闪开,企图逃跑。  「贱B,今天你就陪我们几个大爷玩玩,这里很偏,你叫破嗓子也没用。算你倒霉,哥在那条路上踩点,计划好了今天要抓个女的来玩玩,被你碰上了!」  那司机(吸毒男)说道。  那魁梧男抱住我:「老规矩,我先上,要好好的玩她!」说着不由分说地撕我的裙子。  我挥舞着双手挣扎着,那矮胖男按住我的手,那个刀疤男用劲地拧着我的乳头,那吸毒男用脚踩我的脸。我感觉我一争扎,我的脸就被那皮鞋底磨到脸皮。  「别动,我可不想毁容!」那吸毒男用脚像男人踩灭地上的烟一样,在我脸上转着。  我痛哭着!被男人这样对待!  「这B很嫩!」魁梧男用手掌「啪」得打了下来,接着吐了几口口水,用手揉了揉就把他那又粗又大的鸡巴插了进来。  「啊!不要!」我感觉下面一阵疼,像是被撕开了。  我下面一点水都没有,这男人完全是硬塞进来的。接着他就开始抽插。他用劲操着我。我被操得一动一动的,乳房也随着身体晃动。那矮胖男也不闲着,骑在我的脸上,想把鸡巴塞到我的口里,我紧闭着嘴。那个刀疤男用劲一拧我的乳头,我痛得大叫,这时那矮胖男用手掐住我的脸,强行用他那腥臭的鸡巴对着我的口,我一阵恶心。  「听着,你要是敢咬疼我的鸡巴,我就切掉你的奶子!」  我眼角流着泪,任那腥臭的鸡巴在我的嘴里捣鼓。下身一阵暖流,魁梧男射了,把精液射在我的体内。  「换我了!」那喜欢玩我的乳房的刀疤男,把鸡巴插到我体内。  这次我没明显痛苦的感觉,我下面已经被操大了。那刀疤男在操我时,都不忘玩我的乳房,他一边双手抓住我的乳房,一边操我,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我身上,我被压得胸闷。  他操得越厉害,他的手指就越嵌入我的乳房上的肉里。那刀疤男也射了。成人玩具,男用壮阳延时,女用催情迷幻,六年老店信誉保证,买的多打折还包邮,保密配送货到付款,加客服咨询购买:1258400168。我的乳房上的皮被他抓破了,又红又肿,乳头硬硬的。这时吸毒男和刀疤男把我架起来,用手将我的大腿扯开,按下我的肚子,精液顺着我的大腿流下。  那矮胖男,不知从哪里拿来块脏布,把我的B一擦,就把他的鸡巴送入我的体内。  那矮胖一边操一边用手扇我的脸,扇我的乳房,嘴里骂着:「操死你个B,叫你长得漂亮!贱货!」  我的脸被扇得红肿起来。  刀疤男饶有兴趣的看着,笑着说:「你怎么还没忘记你读大学时,被那些漂亮妞蹊落你的事啊!每次我们找到一个婊子来操时,越是漂亮的,你越凶啊!」  那矮胖一拳打在我的乳房上,一挺射了!从我身上起来时,他还不忘踢我一脚,丢了一句:「他妈的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我的性工具!贱人!」  我的身体被折磨的散了架,动弹不得。下身又疼又麻的,液体流了一地!我没力气争扎,也没力气用手来摭拦我的身体。我躺在地上就象是等死!  「你们都玩儿完了,该我了!」那吸毒男扯住我的头发,将我头部垫高,然后用刀扯起我的一把阴毛,恶狠狠地说道:「我在你嘴里操,你要是伤了我的鸡巴,我就用这刀操你的B!」  我吓傻了,还没反映过来,吸毒男就骑在我的脸上,完全把我的嘴当成B那样的操,他鸡巴上的毛,压在我的鼻子上,我呼吸不过来!他的鸡巴压入我的深喉,我有呕的感觉。这样被操的感觉,比起操B来,要难受多了。  我的双手在空中乱挥,双腿乱蹬。在我快不行的时侯,他射了,他离开我的身体的同时,我大口的呼气,他射出的精液直接射入我的喉咙,我吞了下去,真是恶心!  我被这四个男人无情的轮奸着,他们完全不把我当人,根本不顾我的哭喊和惨叫,我就是一个性工具!我全身上下的每个洞都被他们操了无数次。身体上到处都是他们的精液!  他们终于累了,把像烂泥一样的我,架起来,绑在十字架上,把我的双腿分别吊起来。我整人上身是十字形,下身是M形,我的私处,张开着对着他们!  「烂货,我们都操累了,回去休息了,休息好继续来操你。」说完他们就关上大门走了,我听到车开走的声音。  他们到底要怎样?把我一丝不挂的,绑成这种令我羞耻的姿态!风吹进来,我张开的B,被风吹得凉凉的,还传来一股精液的味道……他们离开了,我子宫胀疼,下身麻木。我看向四周,这间破旧的车间,灯光却无比强烈。这更加让我感觉到羞耻。 我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大声的叫。如果有人听到来救我,而我却是这个样子。怎么办?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由于我的双腿是被分别吊起挂在十字架的横木上,双腿麻木了,绳子也勒进了肉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万一他们回来,还不知道怎么对我,于是我大声的呼救起来,心想这个样子被看到就被看到,只要能得救!  力气用尽了,也没什么动静!难道这里真如他们说的很偏!正在思索着时,门咯吱咯吱慢慢得打开了,我很紧张,不能呼吸!希望不要是那帮人!只见一个头发像鸡窝,衣衫槛褛的人怯怯的走进来,此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讨饭的!我顾不上害羞,“求求你,放我下来,求求你了!”那讨饭男,显然是被这样的景象吓到了,慢慢的走过来,还不望四处看下。“求求你放我下来,我被别人绑架到这里。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钱!”  讨饭男走到我跟前细细的打量着我,我看见他双眼放光。“你要干什么?”  我厉声问道,只见那讨饭男伸出手,轻轻的抚摸我的乳房,就像抚摸一件无价的宝贝一样。“求你,求你不要这样,他们马上要回来了,到时会杀了我!”那讨饭男似乎完全听不到我的声音。  讨饭男用双手揉着的我双乳,用嘴吮吸着我的乳头。天啦!怎么会这样!接着他迫不及待得掏出了他那脏兮兮的鸡蛋,一阵乱捅。可能是长期以来没有女人,笨拙的进了洞!他抱着我,抽插着。  我闻到讨饭男身上的恶臭味,我居然被一个这么恶心的男人操,他的头发散发着馊味!我要疯了。无论我怎么喊。都没用!他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只是拼命的操我。像是今生的最后一次。终于他射了!他喘着粗气,站在我面前!  我流着泪,我觉得自己很脏很脏!我的B口,流出他的精液!我哽咽着说:“现在你可以放了吗?”他摇了摇头,过来亲吻了一下我的乳房,就准备往门外走。正在这时那帮人回来了!来。  「啊!不要!」我感觉下面一阵疼,像是被撕开了。  我下面一点水都没有,这男人完全是硬塞进来的。接着他就开始抽插。他用劲操着我。我被操得一动一动的,乳房也随着身体晃动。那矮胖男也不闲着,骑在我的脸上,想把鸡巴塞到我的口里,我紧闭着嘴。那个刀疤男用劲一拧我的乳头,我痛得大叫,这时那矮胖男用手掐住我的脸,强行用他那腥臭的鸡巴对着我的口,我一阵恶心。  「听着,你要是敢咬疼我的鸡巴,我就切掉你的奶子!」  我眼角流着泪,任那腥臭的鸡巴在我的蝴蝶谷-咪咪男色网:  原创文章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