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地强奸上司并让她成为性奴]


今天很不爽,因为居然要失业了。原因都是我们那个风骚的女上司,经营不力,到处偷情,结果全公司被董事会清算,害得老子干得好好的也要失业。这口鸟气不能不出,于是我做了周密的计划,准备今晚将那个贱人修理一下。  因为是公司清算,所以保安设备都关了,人也都走光了。我码准这个婊子会在中午加班,因为还有一些涉及个人利益的文件要处理,我就在这个时候动手了。带上头套,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修车扳手,悄悄推开经理室的门。如我所料,那个贱人肯定是喝了下午我给她的饮料——加了致幻剂和泻药的——现在正在经理室的厕所里面坐着呢。我冷笑了一下,那贱人惊问:“谁?”  “砰!”  我可没那么笨,一下手就将她敲晕。晕倒的时候,那个婊子屎尿齐出,我拿出准备好的塑料袋将这些和马桶里的全部收集起来,呆会儿有用。然后,我细心将那个婊子拖出来擦干净,还伸手进入她后门摸了摸,拉得还真干净,看来肛交的准备也好了。  不用浪费时间了,我带上套子,特地把外面的油用纸擦干,因为我要这个婊子承受巨大的痛苦。把那个婊子平躺在大班桌上后,我狠狠捏了她的奶头,在她惊醒的时候,狠狠把大鸡巴插了进去。  “啊……”  她一声惨叫,我越发卖力的扭动腰肢,把她插得颤抖起来。  “啊……痛死了……饶了我吧,要……要什么,我……我都给!”  那个婊子喘息着求饶,我丝毫没有理会,插得越来越快,顺便把她桌上的金笔对着她的左乳头插了下去。  “呜呜呜……啊………………”  呻吟转瞬变成尖叫,但在这个隔音效果非常好的经理室里,即便外面有人,也听不清楚,因为这原本就是为了防止里面的机密被底下员工听见,现在反动成了这婊子的惨剧。我不动声色地将她流着血的左乳头来回拧着,她渐渐连叫都叫不动了,估计是致幻剂起作用了。我也感到她的阴道渐渐湿润,看来这婊子开始有快感了,不能让她这么好过。  我拔出鸡巴,用手摸摸套子的表面,那上面已经都是她的淫液,真是个天生的婊子!我又一次将套子表面擦干,把她转过来,她预感到危机,迷迷胡胡地说:“不要……不要那里……”  我怎么会听从,毫不留情地插入肛门,疯狂地来回抽拔,很快就赶到液体的出现——那肯定是血液,我太高兴了,终于让这婊子流血了!五年来欺凌我的代价终于看到了,但我可不会就这样罢手。因为致幻剂的作用,那婊子的叫声已经变得软弱无力,我于是把做头发的卷发器猛地塞进她阴道里,那婊子终于有反应了,但我早就把她的嘴用刚刚收集粪尿的带子堵住,她一口气,将刚刚自己拉出的东西都吞了进去。我又捏住她鼻子,逼使她全部吃干净,下体还在她的屁眼里插着。等到她全部吃完后,我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巴,一面来回抽动卷发器,一面加紧抽拔,因为急剧的快感袭来,我知道自己快射了。  终于射了出来,我感到腰间阵阵发麻,毕竟我和老婆做得时候绝对不会这么不计后果的乱来。看着这婊子前后两个洞都流着血且合不拢,我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点点头,将卷发器拔出来,看着那个婊子欲哭无泪的样子,我的鸡巴又硬了,也管不了这么多,就在她还流血的阴道里抽插起来,又干了一炮。两战下来,时间不早,我也累了,要干正事了。我把她的文件全部找出来,这婊子果然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交易,这回我可以在董事们面前立一功,足以将责任全部推在这婊子身上,自己平步青云了。我冷笑着问了她银行卡密码,并说会放了她,她忙不迭说了出来,我于是将这个婊子用绳子拴着,牵出办公楼,来到停车场,将她锁到后备箱中,不急不徐地将车开到最近的银行,用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把钱转帐到一个新户头下面,几天后我再做几笔转帐,就没人能查到那笔钱了。然后,我开车去了郊外,把那个婊子留在她秘密别墅的地下室里,拴上狗链,给她留了点食物和水,安然回到家中。  我悄然脱下衣服,将留在老婆下体里的振荡器拔出,晃醒被我迷昏的老婆,亲亲她,说:“亲爱的,你今天太棒了!”  老婆还有些晕,但记得阴道里的感觉,吻了我说:“你也很厉害哦,我们做了好久了?”  “大概整个上午吧?你饿了?”  “嗯,我来做饭吧!”  我笑着说我去做,接着穿上衣服满意地下了床。我至少有一个不在场的证人了,虽然几乎不可能需要到这点,但我还是注意了。  底下的事情按我意料中的发展:那个贱人被发现携款私逃,我又及时拿出几宗不正当交易的证据,为公司挽回了损失。虽然公司还是重组了,但我依然得以保全职位,还得到提升了。有了钱,我做了笔掩人耳目的交易,买下记在一个空户头底下的那栋别墅——当然,这段时间我一直养着这个贱人,时不时疯狂地在她身上发泄一下。然后,我有了另一种秘密生活,大部份时间作为一个称职的丈夫、父亲和高级管理者,偶尔地,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我会到别墅去将那个贱人好好折磨一番。  现在,她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地性奴了,你想不想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