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妈妈被“欺负”](01


(一)  舞厅的灯光很暗,我坐在墙角的椅子上,用目光搜寻着,看有没有中意的舞伴,这时,只见一位身穿白衬衣的高挑女人站在进门处,这不是我妈妈意珍吗?她怎么来这种地方?来找我的?不会吧,她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呢?  我妈妈今年50岁,1。70M,是一家医院的护士长,长得美丽端庄。我父亲五年前病逝后,一直未再谈再婚,近两年迷上跳舞,但仅在中老年早场跳,今天为何到这种地方来?  正想着,这时,我身边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开始议论:「这老娘们儿没见过啊……奶子还挺大,玩一玩怎样?」  他们中的一个25岁左右的瘦高个说:「我先搞定这老骚货,再带来给弟兄们干。」说着朝我妈妈走过去……                (二)  只见这家伙和我妈妈搭讪了几句后,两个人就开始跳舞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瘦高个紧搂着妈妈的背,将脸贴向她。妈妈好像并未拒绝。  瘦高个显然是个玩女人的老手,我看到他得寸进尺的将右手滑向妈妈的肥屁股,并隔着裙子乱摸,同时左手伸向妈妈的胸部解开衬衣上面两颗钮扣用手揉捏妈妈那曾经哺育过我的奶子。妈妈试图把身体向后移动,但瘦高个的手牢牢的控制着妈妈,两人像情人一样贴得很紧。  「刘哥,干老娘们儿的味道一定爽呆,我去要一间包房,等高杆跳完后把她带去,让我们哥四个好好操一下。」  叫刘哥的人25岁左右,看来是他们的大哥;说话的是一个粗黑的年轻人,还有个模样倒挺斯文,年龄都在20上下。  不知怎么了,我此时心里一阵狂跳,一股黑色的火焰在内心升腾,下面也开始变硬,我想制止他们,但又有一种想窥探的欲望。  这时,舞曲完了,瘦高个把妈妈带了过来,我赶紧埋头,妈妈没有看到我。妈妈的衬衣半敞着,露出雪白的胸口,非常性感。  「刘哥,介绍一下,这为是意珍阿姨。」  「我们去包房吧,那儿安静,喝点饮料好吗?」刘哥对妈妈说。  妈妈没发表意见,瘦高个搂着妈妈说:「好啊!」妈妈半推半就的随四个人向拐角处的包房走去……                (三)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跟了过去。妈妈是第四个进门,她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但被后面的刘哥推了进去。我走到门口时,听到反锁的声音,我的心直跳,手也有些颤抖,我强压激动紧张的心情,详装等人。  房间里传出我妈妈的呻吟:「唔……啊……」  「欠操的老××,他* 的奶子还真肥大,我干!」  「你们太粗暴了,我受不了啦,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啊……啊……啊……」  这些人肯定在折磨我亲爱妈妈,我想制止这伙狂徒,但又从心里想继续这种窥探。我的下面开始膨胀,我忍不住把头伸向门上的小玻璃窗口,隔着布帘我看到妈妈跪在茶几上,衬衣被人从两边扯开,胸罩被拉断扔在地上,两个肥大的乳房吊在胸前。那个粗黑的小子将我妈妈的双臂反扭到身后,另两人个扯住妈妈的头发使劲向后拉,一个用手掐妈妈的脖子,妈妈挺胸翘着屁股,仰头张大嘴痛苦的喘息着。  只见这个家伙将一瓶葡萄酒高高举后朝妈妈的嘴里倒,妈妈扭动着身体,酒顺着脖子流下,将白色衬衣染红,两个乳房甩来甩去。粗黑小子放开妈妈的手,让另两人抓紧,他脱下裤子将他那巨大的阴茎掏出,只见他把妈妈的黑裙向上拉起,然后用手指将妈妈黑红色的阴唇使劲往两边拉扯,接着把阳具刺进妈妈的阴道开始疯狂的抽动。  妈妈哭泣着,哭声刺激了这伙人,刘哥用各种下流的话侮辱妈妈,用力搧妈妈的脸颊,血顺着妈妈的嘴角流下。刘哥将他的阳具插入妈妈口中,一前一后两把枪插进妈妈两个洞,妈妈叫不出声来,她流着眼泪呜咽着,样子十分凄美。  我兴奋得快要射出,我强忍住,继续看这伙人还将用什么残酷的手段虐待我亲爱的妈妈……